打开主菜单

商那和修(梵文:Śāṇavāsi, Sambhūta,Sanakavasa,或 Shanavasa),又譯為舍那婆斯、舍那婆數、舍那波私、舍那和修、奢搦迦、商諾迦縛娑。古印度佛教僧侶,相傳為阿難弟子,證阿羅漢果,是先上座部大眾部共尊的早期大師。

漢傳佛教中,以他為印度第四祖[1],列為異世五師之一,禪宗西天二十八祖中以其為印度第三祖。

目录

名稱编辑

商那、奢那、設若迦、奢搦迦,是印度一種草名,可能是指大麻苧麻一類的植物,其纖維可做衣服。商那尊者之名,可意譯為胎衣、自然衣、麻衣、紵衣[2][3][4]

生平编辑

商那和修的生平,記載的並不多。

相傳他在摩揭陀國王舍城出生,原是商人[5],於竹林精舍成為阿難弟子。在阿難於摩揭陀國毘舍離國間的恒河中涅槃後,居住在摩偷羅國優留曼荼山(Urumaṇḍa),在此傳教[6]。相傳商那和修付法給優波鞠多後,至罽賓修行[7]。在其晚年,優波鞠多弟子發生紛爭,商那和修曾出面解決[8]

玄奘至印度時,在梵衍那國寺院中,尚保存了商那和修的鐵缽與袈裟[9]

考證编辑

流行於摩偷羅國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記載,奢搦迦尊者與弟子鄔波笈多尊者等離世後[10],舉行了第二次結集。後來的傳說不斷加工臨終付法譬喻,如《阿育王傳》和《阿育王經》增加了佛陀向大迦葉付法之說[11],異於《大般涅槃經》和《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的有關記載,更有彌勒佛將至大迦葉入滅處取釋迦牟尼佛的袈裟之說[12]

印順法師比對四個部派律藏五種記錄後,認為商那和修可能參與了第二次結集。他認為《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是“胡扯亂說”[13],導致不能如《阿育王傳》等所傳說的那樣,鄔波笈多會見阿育王並參與到其大作佛事的活動中[14],從而有利於呂澂所支持的南傳佛教阿育王於佛滅218年登位之說。

七百集結中,東西方的僧團,各自推舉四位長老。在《十誦律》中記載的住在摩偷羅國僧伽遮僧伽藍阿波大羅林的東方長老三菩伽[15],在《五分律》稱為住在阿哹山的西方長老三浮陀[16],《四分律》稱住在阿吁恒河山的東方長老三浮陀[17],《善見律毘婆沙》譯為婆那參復多(巴利語Sāṇasambhūta[18],《巴利律藏》稱為西方長老三浮陀舍那婆斯[19],這些記錄中認為其為阿難弟子,應是同一人物的不同譯名,印順法師認為此人即是商那和修。

阿育王傳》記載的第一次結集合誦了三藏,在商那和修因緣中,提及了七萬七千本生經和一萬阿毘曇隨其入滅而失傳[20]

註釋编辑

  1. ^ 僧祐薩婆多部記目錄序》:「大迦葉羅漢傳第一。阿難羅漢第二。末田地羅漢第三(譯曰中也)。舍那婆斯羅漢第四。優波掘羅漢第五。慈世子菩薩第六。迦旃延羅漢第七。婆須蜜菩薩第八。吉栗瑟那羅漢第九。長老脇羅漢第十。馬鳴菩薩第十一。鳩摩羅馱羅漢第十二。……」
  2. ^ 《付法藏因緣傳》卷2:「處於母胎著商那衣,乃至與身俱共增長。出家受戒,得道涅槃。是商那衣,未嘗離體。因即號曰商那和修。」
  3. ^ 《景德傳燈錄》卷1:「梵云『商諾迦』,此云『自然服』,即西域九枝秀草名也。若羅漢聖人降生,則此草生於淨潔之地。和修生時,瑞草斯應。」
  4. ^ 《阿育王經》卷7:「舍那婆私(翻紵衣)」。
  5. ^ 阿育王傳》:「尊者迦葉以法付囑阿難而作是言。……時王舍城有一長者生一男兒。合衣而出衣名商那。即名此兒為商那和修。以漸長大將入大海。迦葉語阿難言。商那和修發意入海得寶來還欲作般遮于瑟。若作會已汝度令出家以法付囑。」
    阿育王經》:「是時摩訶迦葉往至阿難處。語長老阿難言。……爾時王舍城當有商主兒生。以舍那衣覆。是故名舍那婆私。舍那婆私入大海。後歸於世尊法。當修供養。汝當教化令其出家。汝當以佛法藏以傳與之。」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時大迦攝波告阿難陀曰。……我滅度後。於王舍城有商主妻當生一子。其子生時以奢搦迦衣裹身而出。因即名為奢搦迦(即是麻類此方先無高共人等堪織為布舊云商那和修者訛)後因入海求諸珍貨安隱迴還。於佛教中遂設佛陀五年大會當得出家。所有佛教轉付於彼。」
  6. ^ 阿育王傳》:「尊者阿難語商那和修。佛以法付囑尊者迦葉。迦葉以法付囑於我。我今欲入涅槃。汝當擁護佛法。摩突羅國有優留曼荼山。當於彼立塔寺。時有長者兄弟二人。一名那羅。二名拔利。佛說此二檀越。當於此優留曼荼山造僧房阿練若處。摩突羅國有長者名毱多。當生一子名優波毱多。汝好度使出家。佛記此人我百年後當大作佛事。」
    阿育王經》:「是時阿難付囑舍那婆私。復說世尊付法藏摩訶伽葉竟入涅槃。摩訶迦葉付囑我竟入涅槃。今我欲入涅槃。此佛法藏應當受持守護。於摩偷羅國有山名優流漫陀(翻大醍醐)。摩偷羅國有長者生二子。一名那哆(翻無)。二名婆哆(翻軍)。是佛所記。於彼山中應當起寺。復有摩偷羅國賣香商主名笈多。笈多當生兒名優波笈多。汝當教化令其出家。其是世尊所記無相佛。我涅槃百年後當作佛事。」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時具壽阿難陀。告奢搦迦苾芻曰。尊者大迦攝波。以世尊教付囑於我已般涅槃。我今轉付於汝。而取滅度汝可守護。當於末度羅國有牟論荼山可造住處。於此國中有長者子。世尊已記當為寺主。又此國內有賣香人名曰笈多。當有一子名鄔波笈多。汝度出家。世尊記:『彼名為無相好佛。然我涅槃百年之後大作佛事。』」
  7. ^ 《阿育王傳》卷5:「尊者商那和修付囑法已,至彼罽賓,入於禪定。歡喜悅樂,而說偈言:『著商那衣服,成就五支禪。山巖空谷間,坐禪而念定,誰不忍風寒。商那阿羅漢,心善得解脫,心得自在慧』。」
  8. ^ 《阿育王傳》卷5:「尊者優波鞠多,有五百凡夫弟子譏嫌和上,度摩訶羅三藏法師,將諸徒眾而不共語。尊者鞠多觀見是五百弟子與我無緣,於我和上有度因緣。即便生心念,其和上商那和修以大神力來到那羅拔利阿練若處。」
  9. ^ 《大唐西域記》卷1〈梵衍那國〉:「臥像伽藍東南行二百餘里,度大雪山,東至小川澤,泉池澄鏡,林樹青蔥。有僧伽藍,中有佛齒及劫初時獨覺齒,長餘五寸,廣減四寸;復有金輪王齒,長三寸,廣二寸;商諾迦縛娑(舊曰商那和修,訛也)大阿羅漢所持鐵缽,量可八九升。凡三賢聖遺物,並以黃金緘封。又有商諾迦縛娑九條僧伽胝衣,絳赤色,設諾迦草皮之所績成也。商諾迦縛娑者,阿難弟子也,在先身中,以設諾迦草衣,於解安居日,持施眾僧。承茲福力,於五百身中陰、生陰,恒服此衣。以最後身,從胎俱出,身既漸長,衣亦隨廣;及阿難之度出家也,其衣變為法服;及受具戒,更變為九條僧伽胝。將證寂滅,入邊際定,發智願力,留此袈裟,盡釋迦遺法。法盡之後,方乃變壞。今已少損,信有徵矣。」
  10. ^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爾時鄔波笈多。以法付囑具壽地底迦(此云有媿)。此既弘通正法教已。轉付具壽黑色(梵云訖里瑟拏)。次復轉付具壽善見(梵云蘇跌里舍那)。如是等諸大龍象皆已遷化。大師圓寂。佛日既沈。世無依怙。如是漸次至一百一十年後。爾時廣嚴城諸苾芻等。作十種不清淨事。」
  11. ^ 阿育王傳》:「佛從是漸進向拘尸那城。佛欲般涅槃告摩訶迦葉言。於我滅後當撰法眼使千年在世利益眾生。迦葉答言請受尊教。」
    阿育王經》:「乃至佛次第行到拘尸那城。涅槃時至。告長老摩訶迦葉。我今欲入涅槃。汝當聚集法藏令住千年。為攝受眾生故。摩訶迦葉白佛言。世尊。如世尊教。我當奉行。」
  12. ^ 阿育王傳》:「阿難言。尊者摩訶迦葉以定住身。待於彌勒。不可得燒。彌勒出時。當將徒眾九十六億至此山上見於迦葉。爾時眾中皆作是念。聲聞身小。彼佛亦然。皆生輕想。摩訶迦葉踊身虛空。作十八變。變身為大。即時彌勒從迦葉取釋迦文佛僧伽梨。當摩訶迦葉現神變時。九十六億沙門見其身小。道德光備。神通如是。深自慚愧憍慢心息。皆成羅漢。」
    阿育王經》:「阿難答言。莫燒莫燒。此身神力所持。乃至正覺彌勒佛。九十六千萬弟子圍繞來至此處。取迦葉身現諸弟子。時彌勒說言。此迦葉是釋迦牟尼弟子。少欲知足最為第一。又結集釋迦牟尼法藏。復說偈曰。此仙比丘姓迦葉。釋迦牟尼大弟子。最勝善見益世間。是其受持彼法藏。是時彌勒弟子生念。彼時人身小。釋迦牟尼身。為如是。為當大。是時彌勒佛見其弟子而語言。摩訶迦葉身糞掃僧伽梨。是釋迦牟尼世尊僧伽梨衣。彼弟子聞已憂愁。故九十六千萬弟子當得證阿羅漢果。復得受持戒行功德。」
  13. ^ 印順《佛教史地考論》,四、優婆鵋多中心的法系,二、育王時代的大德:罽賓的善見比丘:善見與優婆鵋多同時,如晉譯(卷五)說:…… 善見Sudars/ana曾受優波鵋多的教導,而有部後出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胡扯亂說,杜撰付法七代的傳說。七代是:迦葉──阿難──奢搦迦──鄔波笈多──地底迦(有媿)──訖栗瑟那(黑色)──蘇跌里舍耶(善見)。…… 而『雜事』的擴編者,自作聰明,不知第三師為七百結集時人,將五師傳承說擴編為七世,這才造成初期佛教史的混亂!呂澂竟據『雜事』,以為優婆鵋多與育王不同時,因而反證錫蘭傳的年代──阿育王登位於佛滅二百十八年──為合理,更為謬誤!其實,『根有律』的後起與雜亂,是無可諱言的。如『藥事』(卷九)以為:末田地那度優波鵋多(「近密」)出家;而『雜事』又說鄔波笈多從奢搦迦出家:前後的矛盾如此!至於訖栗瑟那kalas!kne,依中國禪者的傳說,出於婆須蜜Vasumitra──世友以後。『雜事』編為善見的師長,也不可信。
  14. ^ 阿育王傳》:「爾時比丘知阿育王是大檀越。必能分布佛之舍利饒益天人。時佛說言。我是大悲斷結使者。佛之法子於三有中已得解脫。為調御者所調。為寂滅者所滅。為解脫者所解。大王當知佛亦記汝。將來佛滅百年後。王華氏城號阿恕伽。轉輪聖王王四分之一。為正法王廣分舍利。而起八萬四千寶塔。……便詣王舍城取阿闍世王所埋四升舍利。即於此處造立大塔。第二第三乃至第七所埋舍利悉皆取之。於是復到羅摩聚落。海龍王所欲取舍利。龍王即出請王入宮。王便下船入於龍宮。龍白王言唯願留此舍利。聽我供養慎莫取去。王見龍王恭敬供養倍加人間。遂即留置而不持去。王還於本處便造八萬四千寶篋。……作此語已向雞頭摩寺。到於上座夜舍之前合掌而言。我今欲於閻浮提內造立八萬四千寶塔。上座答言。善哉善哉。王若欲得一時作塔。我於大王作塔之時。以手障日可遍勅國界。手障日時盡仰立塔。於是後即以手障日。閻浮提內一時造塔。造塔已竟。一切人民號為正法阿恕伽王。廣能安隱饒益世間。遍於國界而起塔廟。善得滋長惡名消滅。天下皆稱為正法王。」「(優波毱多)尊者和色而言。福田勝妙能令施土獲尊貴報。王聞是語。生未曾有歡喜之心。勅諸群臣。我以土施得轉輪王。以是義故。宜當勤心供養三寶。王白尊者言。佛所遊方行住之處悉欲起塔。所以者何為將來眾生生信敬故。尊者讚言。善哉善哉。大王。我今當往盡示王處。」「阿恕伽王於佛法中已得信心。問優波毱多言。佛在世時誰最大施。答言有長者名須達多最為大施。問言以幾許施。答言以真金百億。阿恕伽王言。彼長者尚能布施爾所珍寶。況我今者王閻浮提豈可不能。於是便以己身及拘那羅群臣大地盡用布施。而起八萬四千寶塔及聲聞塔。灌菩提樹。合集計校都得九十六億兩金。於是阿恕伽王遇病。知己必亡涕泣不樂。羅提毱提於阿恕伽王昔施土時在傍隨喜。今得作最大輔相。見王不樂合掌而言。……王答言曰。……我今本望滿百億金施。今方得施九十六億。四億不滿用為懊惱。羅提毱提言庫藏甚多可施使足。於是王便以金銀珍寶與雞頭摩寺。王立駒那羅子貳摩提以為太子。邪見惡臣語太子言。阿恕伽王命臨欲終。散諸庫藏悉與欲盡。汝當為王。夫為王者以庫藏珍寶以為力用。今應遮截莫使費盡。於是貳摩提共諸臣等。因王疾患一切所有斷絕不與。唯聽以一金盤銀盤為王送食。王得此盤即用施與雞頭摩寺。於是乃至瓦盤瓦器為王送食。最後與王半菴羅摩勒果。……說是偈已即喚傍臣授菴摩勒與而勅之曰。汝持此果向雞頭摩寺施彼眾僧可白上座言。阿恕伽王最後所施。唯於此半菴摩勒果而得自在。一切所有悉皆喪失。……王聞此語即起合掌遍觀四方而作是言。唯除庫藏今以四海一切大地悉施佛僧。并諸前後所作功德。不求轉輪聖王釋梵尊位人天之樂。正欲願我將來生處心得自在速成聖果。便作詔書以齒印印付與輔相羅提毱提。於是氣絕遂便命終。」
    善見律毘婆沙》:「(阿育王)語已而作是問。諸大德。佛所統領有幾種法耶。比丘答言。支法有九。法聚有八萬四千。王聞已至心於法。王作是念。我當立八萬四千寺。以供養八萬四千法聚。即日出銀錢九十六億。而喚大臣。臣到已王語臣言。我所領八萬四千國。遣人宣令。國起一寺。阿育王自作阿育王僧伽藍。眾僧見阿育王欲起大寺。見已有一比丘。名因陀掘多。有大神力漏盡羅漢。眾僧即差因陀掘多。統知寺事。是時因陀掘多見寺有所闕短處。自以神力修治令辦。王出銀錢。羅漢神力三年乃成。諸國起寺來啟答王。一日俱到白統臣言。造塔寺已成。統臣入白王言。八萬四千國。起八萬四千寺塔。皆悉已成。」
    琉璃宮史》:「《世名經》(lokapañatti)說,為制服魔羅,眾僧伽推舉名為帝須那伽的優波毱多長老。優波毱多長老施展神通變化為妙翅鳥、老虎等來制服魔羅。《緬甸大史》也完全按《世名經》的說法寫了下來。」
  15. ^ 《十诵律》:「爾時長老三菩伽。住摩偷羅國僧伽遮僧伽藍精舍。阿波大羅林中烏頭婆羅樹下。是三菩伽。持三藏得三明。有名稱大阿羅漢。長老阿難弟子。」「何等阿盤提、達嚫那婆多國四客比丘。一薩婆伽羅婆梨婆羅(一切去)上座。二沙羅。三耶輸陀。四級闍蘇彌羅。是為四客比丘。何等東方四舊比丘。一上座梨婆多。二長老三菩伽。三修摩那。四薩波摩伽羅摩。……是八人作烏迴鳩羅。」《薩婆多毘尼毘婆沙·七滅諍》:「烏迴鳩羅者。烏迴名二。鳩羅名平等。心無二其平如秤。」
  16. ^ 《五分律》:「時長老三浮陀在阿哹山上。」「彼此眾應各求四人僧為白二羯磨差為斷事主。跋耆比丘先求四人。一名一切去。二名離婆多。三名不闍宗。四名修摩那。波利邑比丘亦求四人。一名三浮陀。二名沙蘭。三名長髮。四名婆沙藍。」
  17. ^ 《四分律》:「離婆多言。……汝可往阿吁恒河山中。彼處有三浮陀比丘。是我同和上。與六十波羅離子比丘共住。」「時波夷那比丘。語波梨比丘言。汝等今可出平當人。彼即言。上座一切去、離婆多、耶舍、蘇曼那。是平當人。波梨比丘。語波夷那比丘言。汝等亦應出平當人。彼即言。長老三浮陀、婆搜村。長老沙留、不闍蘇摩。是平當人。」
  18. ^ 《善見律毘婆沙》卷1:「是時,薩婆迦眉、蘇寐、離婆多、屈闍須毘多、耶須、婆那參復多,此是大德阿難弟子,修摩[少/兔]、婆娑伽眉,此二人是阿[少/兔]留馱弟子,已曾見佛,而說偈言:『第二好集眾,大法一切出,已至重法處,應作已作竟,愛盡比丘者,是名第二集。』。」
  19. ^ 《巴利律藏》:「波夷那比丘是具壽一切去、具壽沙蘭、具壽不闍宗、具壽婆沙藍。波利邑比丘是具壽離婆多、具壽三浮陀舍那婆斯、具壽耶舍迦乾陀子、具壽修摩那。」
  20. ^ 《阿育王傳》卷5:「尊者商那和修語鞠多言:『諸佛三昧,一切緣覺不識其名。緣覺三昧,一切聲聞不識其名。舍利弗三昧,其餘聲聞不識其名。目揵連所入三昧,其餘聲聞亦不識名。我和上阿難所入三昧,我不識其名。我之三昧,汝鞠多亦不識名。我入涅槃,如此三昧亦隨我滅,七萬七千本生經亦隨我滅,一萬阿毘曇亦從我滅。』」
    大毘婆沙論》:「曾聞尊者商諾迦衣大阿羅漢。是尊者阿難陀同住弟子。是大德時縛迦親教授師。彼阿羅漢般涅槃時。即於是日。有七萬七千本生經。一萬阿毘達磨論。隱沒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