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隆语

罗曼语族语言

瓦隆语(Walon;法语wallon)是一种罗曼语族语言,分布在瓦隆尼亚和比利时布鲁塞尔(少部分)、法国北部日韦附近的村庄、美国威斯康星州北部几个社区、[3]和加拿大部分地区。[來源請求]到20世纪中叶,法国北部地区的一些村庄及瓦隆尼亚地区尚有超过70%的人使用该语言。瓦隆语是一种奥依语,奥依语中最主要的成员是法语。从历史上来看,这一现象的形成与自公元980年开始的列日公国领土扩张有关。

瓦隆语
walon
母语国家和地区比利时法国
区域瓦隆尼亚阿登省多尔县 (威斯康辛)
族群瓦隆人
母语使用人数60万(2007)[1]
瓦隆尼亚乡下可能只有约30万活跃使用者
語系
文字拉丁文字(瓦隆语字母)
語言代碼
ISO 639-1wa
ISO 639-2wln
ISO 639-3wln
Glottologwall1255[2]
ELPWalloon
语言瞭望站51-AAA-hf×××
Idioma valón.png
本条目包含国际音标符号。部分操作系统浏览器需要特殊字母与符号支持才能正確显示,否则可能显示为乱码、问号、空格等其它符号。

虽然瓦隆语有过丰富的文学作品,自16世纪开始、1756年知名学者们开始关注的瓦隆语使用者减少的现象在1795年法国吞并瓦隆尼亚后迅速变得严重,法语的通用语地位得以坚实地确立。[4]二战后,法语教育向所有儿童放开,而瓦隆语在学校的使用则遭限制,1952年甚至发布了限制瓦隆语学校使用的行政令。20世纪中叶之后,瓦隆语的代际传授渐渐式微,今日它在年轻人间不具多少知名度,使用者大多是65岁以上的老人。2007年,仍部分了解瓦隆语的人数约是60万。[5]

剧场为首的非政府组织正挽救这濒临灭绝的语言。瓦隆语1990年获比利时政府认证为“本地语言”,[6]此后也一直从类似的语料库规划中受益。Feller system (1900)规范化了不同方言的正字法。 1990年代以来,普遍的正写法得以确立(Rifondou walon),使得大体量出版物成为可能,如2003年成立的瓦隆语维基百科。2004年,瓦隆语版《丁丁历险记·绿宝石失窃案》出版。

瓦隆语比比利时法语更难懂,后者与法国法语只在少量词汇发音上有差别。

语言或方言编辑

 
Hèsta是埃斯塔勒的瓦隆语名称

瓦隆语很长时间以来都被认为是法语方言。和法语一样,它也是通俗拉丁语的后代。 Jules Feller (1859–1940)发现法语母语者没法轻易听懂瓦隆语,据此坚称瓦隆语当是一种独立的语言。[7]

比利时南部语言的音系分布研究有当代语言学家E.B. Atwood,他将瓦隆语方言从皮卡第语洛林语香槟语下分离出来,并定义了4种主要方言的精确分布。[8]

那时起,以Louis Remacle为首的语言学家,后来也包括瓦隆政治家,都将瓦隆语视作在瓦隆尼亚占主导地位的地方性语言看待。《[[大英百科全书》第11版将瓦隆语描述为“最北端的罗曼语”。

地理分布编辑

瓦隆编辑

瓦隆语分布在比利时瓦隆尼亚,此外还分布在:

尽管瓦隆语直到20世纪中叶还被广泛使用,今日的当地居民还能流利使用的只有少数。1970年代之后出生的只知晓少量熟语,还常是脏话

方言编辑

 
瓦隆尼亚语言地图
 
瓦隆语主要方言分布

瓦隆语的4种主要方言分别对应瓦隆尼亚的4个主要行政区:[11]

统一各地正字法的运动被称为Rifondou walon,是一个通变系统,对不同方言反映不同的发音。这主要受布列塔尼语的拼写启发。瓦隆语拼写试图调和各地发音差异,特别是重新起用了到19世纪末用于书写瓦隆语的xh、oi两种字母组合。

其他区域性语言编辑

分布在瓦隆尼亚的其他语言有:

分布在瓦隆尼亚的皮卡第语、洛林语和香槟语方言有时也被称为“瓦隆语”。

音系编辑

瓦隆语辅音
唇音 齿音/
齿龈音
龈后音 硬颚音 软腭音 小舌音 声门音
鼻音 m n ɲ ŋ
颤音 r ʀ
塞音 p t k
浊音 b d ɡ
擦音 f s ʃ ç χ h
浊音 v z ʒ
塞擦音 t͡ʃ
d͡ʒ
近音 普通 l j
圆唇 ɥ w
元音
前元音 央元音 后元音
展唇 圆唇
普通 鼻化 普通 鼻化 鼻化元音
闭元音 ɪ i ĩ ʏ y ʊ u ʊː
半闭元音 e ø øː ə
半开元音 ɛ ɛː ɛ̃ œ œː œ̃ ɔ ɔː ɔ̃
开元音 a ɑː ɑ̃
  • 拉丁语在/a/前的/k/、在/e//i//a/前的/ɡ/颚化,产生瓦隆语tch/t͡ʃ/和dj/d͡ʒ/:vatche(比较法语vache“牛”)、djambe (法语jambe“腿”)。
  • 拉丁语复辅音中的[s]保留:spene(法语épine“角;脊柱”)、fistu“一绺稻草”、mwaîsse(法语maître“大师”)、fiesse(法语fête“宴会”)、tchestea(法语château“城堡”)。
  • 末阻碍音清化:rodje“红”读音同rotche“石头”。
  • 鼻化元音后可跟鼻音,如djonne“年轻”、crinme“泡沫”、mannet“脏”。
  • 元音长度对立,cu“屁股”和cû“熟”、i l' hosse“他轻抱着她”和i l' hôsse“他使它增加”、messe“质量”和mêsse“大师”构成对立。

特征编辑

系属编辑

瓦隆语和奥依语其他语言间的差异既在所继承的拉丁语古词的差别,也在于瓦隆语从日耳曼语借来的大量借词,影响了其音系、词汇语法。同时,瓦隆语音系十分地保守,其形态与中世纪中期的样子无甚差别。

词法编辑

  • 阴性复数形容词在名词前带不重读后缀-ès(除阿登方言外):比较li djaene foye“黄叶(单数)”和les djaenès foyes“黄叶(复数)”
  • 定冠词和所有格无性对立(除阿登方言外):比较瓦隆语li vweteure(“车”阴性)、li cir(“天”,阳性),法语la voiture但le ciel;瓦隆语si coir(“他/她的身体”阳性)、si finiesse(“他/她的窗户”阴性),而法语son corps但sa fenêtre。

词汇编辑

  • 瓦隆语有些邻近罗曼语中消失了的拉丁语残留词汇:比较瓦隆语dispierter、西班牙语despertar、罗马尼亚语deștepta(均为“唤醒”)
  • 最明显的特征是其大量日耳曼语借词,以荷兰语、德语方言借词为主。比较瓦隆语flåwe与今日荷兰语flauw“弱”。其他借词如dringuele(“尖”;荷兰语drinkgel)、crole(“卷曲”;荷兰语krul)、spiter(“洒”;与英语spit、spew、德语spützen、荷兰语spuwen同源), li sprewe(“椋鸟;荷兰语spreeuw、德语Sperling)。

句法编辑

  • 形容词总在名词前:比较瓦隆语on foirt ome、法语un homme fort“一个强壮的男人”;瓦隆语ene blanke måjhon、法语une maison blanche“一间白色房屋”。
  • 有大量日耳曼语借词,Cwè çki c'est di ça po ene fleur?“这是什么花?”可与德语词词对应:Was ist das für eine Blume?、荷兰语Wat is dat voor een bloem?;而标准法语Quelle sorte de fleur est-ce?、非正式Quelle sorte de fleur est-ce que c'est?。

短语编辑

瓦隆语 音值 法语 林堡语 荷兰语 德语 英语
Walon [walɔ̃] Wallon Waals Waals Wallonisch Walloon
Diè wåde [djɛ woːt] / [djɛ wɔːt] Adieu Diè wah Tot ziens Tschüss Bye (<Goodbye<“God be with ye”)
Bondjoû [bɔ̃dʒuː] Bonjour Daag Goedendag Guten Tag Hello
A [a] Salut Ha/haj Hoi Hallo Hi
A rvey [arvɛj] Au revoir}} Saluu/Daag/Hajje/Diè wah Tot ziens Auf Wiedersehen Goodbye
Cmint dit-st on? [kmɛ̃ dɪstɔ̃] Comment dit-on? Wie zaet me? Hoe zegt men? Wie sagt man? How do you say ?
Cmint daloz? [kmɛ̃ dalɔ] Comment allez-vous? Wie geit 't? Hoe gaat het? Wie geht es? How are you?
Dji n' sais nén [dʒɪn sɛː nɛ̃ ] / [dʒɪn se nẽ] Je ne sais pas Ich weit 't neet Ik weet het niet Ich weiß es nicht I don't know

另见编辑

参考编辑

脚注编辑

  1. ^ 瓦隆语于《民族语》的链接(第18版,2015年)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Walloon.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Université du Wisconsin : collection de documents sur l'immigration wallonne au Wisconsin, enregistrements de témoignages oraux en anglais et wallon, 1976 (英語)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Digital Collection : Belgian-American Research Collection
  4. ^ “似乎是革命分子们自己觉得,法语与瓦隆语足够像,因而无需像布列塔尼、科西嘉、阿尔萨斯、弗兰德斯的语言那样保护它。”(法語) "Le décret du 8 pluviôse An II (...) ne prévoit pas d'envoyer des instituteurs dans la Wallonie romane (contre l'avis de Grégoire qui souhaitait une campagne linguistique couvrant tout le territoire). Les révolutionnaires eux-mêmes semblent donc considérer que la proximité entre le français et le wallon est suffisamment grande pour ne pas traiter la Wallonie comme la Bretagne, la Corse, l'Alsace ou la Flandre.}}" (法語) Astrid Von Busekist, Politique des langues et construction de l'État, Éd. Duculot, Gembloux, 1998, pp. 22–28
  5. ^ “Europe and North Asia” (211-282) . Tapani Salminen (2007) , C. Moseley · London & New York: Routledge
  6. ^ Décret Valmy Féaux, 14 December 1990
  7. ^ Feller Jules. Notes de philologie wallonne. Liège: Vaillant Carmanne. 1912. 
  8. ^ E.B. Atwood, "The phonological divisions of Belgo-Romance", in Orbis, 4, 1955, pp. 367–389.
  9. ^ "Belgian-American Research Collection",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10. ^ Mf. Phlegmish & Walloony: Walloon ancestry in Wisconsin (USA). Phlegmish & Walloony. 2015-10-17 [2020-01-17].  Notes from the Field: Wisconsin Walloon Documentation and Orthography by Kelly Biers and Ellen Osterhaus, Language Documentation and Conservation, Vol. 15, 2021, pp. 1–29
  11. ^ Steven G. Kellman Switching languages: translingual writers reflect on their craft, p. 152.

引用编辑

  • Maurice Piron, Anthologie de la littérature wallonne, Mardaga, Liège, 1978 (661 pages) ISBN 2-8021-0024-6.
  • de Reuse, Willem J. La phonologie du français de la région de Charleroi (Belgique) et ses rapports avec le wallon. La Linguistique Vol. 23, Fasc. 2. 1987.
  • Hendschel, Lorint. Li Croejhete Walone Contribution à une grammaire de la langue wallonne. 2001, 201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