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丈語

八丈语日语八丈方言/はちじょう ほうげん罗马字Hachijō hōgen,当地人称作岛言叶島言葉/しまことばshima kotoba日語發音:[ɕima kotoba],是日语中最独特的一支方言,在另外一些分类方案中是日本语系的单独一支(与日语、北琉球语南琉球语并列)。[5]以此語為母語的人口分佈在八丈島青島沖繩縣大東群島也說此語言,他們是在明治時代伊豆群島遷過去的。根据相互理解性的标准,八丈语可被视作独立于日语的一种独特语言。[2]:100-120

八丈语
島言葉 sima kotoba
母语国家和地区 日本
区域伊豆群岛南部和大东群岛
母语使用人数< 1000(2011)[1]:3–14[2]:13–14
語系
早期形式
語言代碼
ISO 639-3
ISO 639-6hhjm
Glottologhach1239[3]
ELPHachijo
瀕危程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瀕危語言[4]
危险UNESCO
UNESCO AWLD DE CHS.png
伊豆群岛的位置

八丈语是上代东国方言的后代,保留了8世纪《万叶集》中吾妻方言诗和《古风土记》所载常陆国方言特征。八丈语和九州方言的词汇也有相似之处,目前尚不清楚这指示着什么。[6]

八丈語脫胎自上古日語東國方言日语日本語の方言#上代東国方言,保留有很多上古日語的特色,與今日其他地區的日本語方言差別迥異,難以互通。但由於島民與本土交流變得頻繁,加上大氣電波的標準日語廣播對民眾的影響,會說八丈語的當地人變得愈來愈少。2009年2月19日,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瀕危語言[7][8]

分类与方言编辑

伊豆群岛的巴掌方言根据八丈支厅内历史上不同的村庄建制,可分为八组。八丈岛上有大贺乡、三根、中之乡、㭴立、末吉方言;八丈小岛上有宇津木、鸟打方言;青岛村自成一支。大贺乡与三根方言十分相似,中之乡与㭴立也是如此;而青岛方言和末吉方言与它们都不太相同。宇津木、鸟打方言没有被归入八丈语,尽管鸟打方言在语音上和大贺乡十分相似。[9]:196–198大东群岛方言未被分类。

八丈语及其方言的分类由John Kupchik[10]:7国立国语研究所(NINJAL)[9]:162–166[11]:9分别独立作出,在日本-琉球语系内部的分类地位如下:

  • 日本-琉球语系
    • 日本语族
      • 上代东国方言/上古日语东部方言
        • 八丈语
          • 大贺乡-三根方言(坂下方言)
          • 中之乡-㭴立方言(坂上方言)
          • 末吉方言
          • 青岛方言
      • 中-西部上古日语
    • 琉球语

青岛和㭴立方言与其他方言、与彼此均有较大差别。青岛方言与其他方言在语法上有细微的差异,[1]:39词汇上则有明显不同。㭴立方言在词汇上和鸟打方言、八丈岛诸方言十分相近,但经历了一些独特的音变,例如/s、ɾ/消失;其他村庄的人把失去后者称作シタギレチャッチャ(sitagirecjaQcja)“无舌者”。[9]:191–201

八丈岛的方言和其村庄一样,常被分为“坂上”和“坂下”两支。位于西北部的大贺乡和三根属于坂下,而位于南部的中之乡、㭴立和末吉属于坂上,尽管末吉方言与其他“坂上”方言并不太想尽相近。[2]:95–96因此,末吉方言经常被排除在“坂上”方言之外。

由于八丈语剩余的使用者人数不详,每种方言剩余的使用者人数也不详。自1969年八丈小岛被遗弃为无人岛后,一些讲宇津木和鸟打方言的人搬到了八丈岛,并继续讲八丈语,不过他们的语言似乎已经与坂下方言趋同。[2]:95–96截至2009年,鸟打方言至少还有1名话者,宇津木方言至少还有5名。[12]

音系编辑

音位配列编辑

与标准日语类似,八丈语音节可表示为(C)(j)V(C):可选的声母辅音C;可选的颚介音/j/;强制的音节核元音V;可选的韵尾/N或Q/。韵尾/Q/只能出现在词中,音节核可以是短元音或长元音。

介音/j/表示前面的辅音颚化,有时也会导致特定辅音调音部位调音方法发生变化。与日语相似,这些变化可在音位上被分析为颚化与不颚化的两类辅音。[2]:63–66然而,从形态、跨方言的视角来看,将颚化辅音视作/C+j/的序列要更加直接,本文也用此方法,遵循Kaneda (2001)的分析。[1]:15–16另外,当元音以闭前元音/i/起首,前面的辅音(若有)也会与有/j/一样被颚化。

八丈语区分三级音节重量,取决于音节的韵母:

  • 音节带短元音且无韵尾(如ko)。也可分析为1音拍
  • 音节带短元音且有韵尾(如koN),或带长元音且无韵尾(如koo)。也可分析为2音拍
  • 超重音节带长元音且有韵尾(如kooN)。也可分析为3音拍

超重音节在八丈语中几乎不存在,也几乎不参与任何动词变位。它们即便出现,韵尾也往往会消失,长元音也可能缩短,使其变为重音节。当使用后者时,罗马音可用联结符表示为⟨kogo͡oN⟩,或径直写作短元音⟨kogoN⟩“这边走”;本文采用前一种写法。这些被缩短的元音和短元音的长度完全相同,但它们在不同方言间的反映仍和长元音相同(后详)。

还有少数词存在以N做韵核的音节,如ンンマキャ(NNmakja)“好吃”[m̩ː.ma.kʲa](词根为NNma-,与日语美味いuma-i同源)。

元音编辑

八丈语所有方言都有下列5个短元音:[1]:15–16

八丈语短元音
  前元音 央元音 后元音
闭元音 i   i u   u[a]
中元音 e   e o   o
开元音 a   a
  1. ^ /u/与标准日语的相同,一般是不圆唇的[ɯ]或压唇的[ɯᵝ],此处仍记作[u]

八丈语很多长元音实际上是双元音。其中大部分的音值在不同方言间差异不小,有些方言中是单元音,另一些方言中是双元音。因此,本文的“长元音”也会包括双元音。不同方言间长元音的对应相当的直接:[1]:17–28[9]:129–134, 191–201

长元音的对应
本文 ii uu aa ee ei oo ou
㭴立 ia~jaː[a] iː~ɪː~e̝ː[b] [c] ʊː~oː[d] ai ui oi
中之乡 ea~jaː[a] ɪː~e̝ː~eː[b] [c] ʊː~oː[d] ai ui oi
末吉 ai ui oi
三根 eː~ei[e] ei oː~ou[e] ou ai ui oi
大贺乡 ai ui oi
鸟打 ai ui oi
宇津木 ɐi[c] ɐu[c] ɐi[c] ui oi
青岛 ei~eː ɔu[f] ai ui oi
南大东[13] (eː?) (oː?) ai ui oi
  1. ^ 1.0 1.1 坂上方言部分话者的口音中,双元音的第一个组分已经变为[i]或介音/j/,这一音变一般会引发前接辅音的颚化。㭴立方言的颚化比中之乡方言更普遍。变化后的元音常被写作⟨ea/ia/jaa⟩。[2]:100, 149–151
  2. ^ 2.0 2.1 [ɪ][e̝]常分别记作⟨i⟩和⟨e⟩~⟨ė⟩。
  3. ^ 3.0 3.1 3.2 3.3 3.4 [ɐ]常记作⟨a⟩。
  4. ^ 4.0 4.1 [ʊ]常记作⟨o/u⟩。
  5. ^ 5.0 5.1 不同文献描述的三根方言在/eː//ei//oː//ou/合流与否存在差异。Kaneda (2001)认为它们尚未合流,在转写中区分它们,而NINJAL (1950)则只列出了[ei][ou][1]:27–28[9]:129–134, 191–201
  6. ^ 青岛方言[ɔu]常被记作⟨au/ao⟩。

aĭ、uĭ、oĭ较罕见,主要产生自缩略形式。

另外,少数话语标记中还有鼻化元音,如oĩ“我的天!”及hõõ“哦?”或“哦吼!”。

辅音编辑

八丈语的辅音与标准日语的基本相同,大多数辅音都能接所有元音或/j/[1]:15–16

八丈语的辅音
唇音 舌冠音 软腭音 喉音
鼻音 m   m n   n
塞音 /
塞擦音
清音 p   p t   t c   t͡s k   k
浊音 b   b[a] d   d z   d͡z[b] g   ɡ
擦音 s   s[c] h   h[d]
闪音 r   ɾ[e][f]
近音 w   w[g] j   j[g]
特殊音拍 N   /N/,[h]   Q   /Q/[i]
  1. ^ 宇津木方言中,元音间的/b/偶尔会实现为唇擦音[β][9]:196
  2. ^ T塞擦音[d͡z~d͡ʑ]和擦音[z~ʑ]实际上无别。本文都写作塞擦音。
  3. ^ 宇津木方言的/s//t͡s/合流。[9]:195[2]:59
  4. ^ /h/接闭后元音/u/时,实现为唇音[ɸ];被颚化时,实现为硬颚音[ç][2]:41–42另外,中之乡方言部分话者在低元音/a/前也会将其发作[ɸ],如ha[ɸa]“齿”;hara[ɸaɾa]“腹”。其他所有环境的/h/都实现为[h]
  5. ^ 宇津木方言的/ɾ/依不同的音韵环境与/j/零声母合流。具体地,共同八丈语/ɾa、ɾo、ɾj/在宇津木方言中一般变为[ja、jo、j]/ɾi, ɾu/变为[i, u]/ɾe/变为[je][e][9]:192–194
  6. ^ /ɾ/少见于词首(主要出现在日语汉字词中),倾向于变为/d/。如八丈语デエネン(deeneN);日语“来年”(rainen)。[2]:50–51
  7. ^ 7.0 7.1 /j、w/分别后接/i、u/时会消失,如向格助词i~jii的变体jii[iː]
  8. ^ /N/仅见于韵尾,与声母位置的m、n对应。默认实现为舌背音[ɴ~ŋ],若后跟阻碍音或鼻音,则其发音部位与后跟的音变为相同的。[2]:62
  9. ^ /Q/表示后接辅音的延长,如日语的促音。与标准日语不同的是,八丈语的Q还能出现在浊音之前。[2]:62–63

音系过程编辑

除上述变化之外,八丈语还有一些别的条件音变:

/t、d/擦化编辑

后接高元音/u、i/(无论长短)时,塞音/t、d/变为塞擦音,分别同c/t͡s/、z/d͡z/合流。[2]:52–61

舌冠音颚化编辑

后接高元音/i/(无论长短)或介音/j/时,舌冠音n、t、d、c、z、s从齿龈音变为硬颚音。于是t-j、c-j变为cj[t͡ɕ];d-j和z-j变为zj[d͡ʑ];s-j变为sj[ɕ],n-j变为nj[ɲ][2]:44–50[2]:52–61[1]:15–16

/j/已经是硬颚音了,任何类似于**/jj/的序列都会被简化为/j/

舌冠塞擦音c、z偶尔会自发地颚化为cj、zj,比较宇津木方言ミゾマ(mizoma)[mʲid͡zoma]和㭴立方言ミジョマ(mizjoma)[mʲid͡ʑoma]“下水道;排水”,比较日语“溝”(mizo)。[2]:52–54, 264

元音接合编辑

除上述长元音之外,八丈语一般不允许出现跨词素的连续元音。若通过复合、加缀、辅音省略等手段造出了相邻的元音,两个元音会发生接合。两个元音接合的情况如下表:

-e -i -o -u -wa[a]
a- ee oo ee oo awa, oo
e- ei[b] ei ei ei ewa, ja
i- je ii jo[c] ju iwa, ja
o- ei ei ou[b] ou owa, oo
u- ii ii uu uu uwa, uu
  1. ^ 元音与主题标记助词wa的共时接合一般会被词素边界阻断。
  2. ^ 2.0 2.1 值得注意的是,e-e、o-o分别产生ei、ou,而不是**ee和**oo。
  3. ^ 青岛方言和末吉方言中,i-o组合同现代ii。词中的*io则规则变为jo,如ショ(sjo)“潮”←上古日语“潮”(sipo)。

值得注意的不规则变化有:

  • a-woou,如1.1Aʼ类动词的活用,其词干以...aw-结尾,如utaw-“歌”→作定语*utaw-o→utou。
  • e-waa,见于某些方言人称代词接主题标记-wa(ware-wa→wara)。
  • o-waa,见于状态动词-ar-的活用(*-arowa→-ara)、系词dara的活用(*darowa→dara)、新型否定-Nn(ak)-的活用(*-Nnakowa→-Nnaka),等等。

词源上一般都遵循这些规则,但也有些例外:

  • *uwaa,见于*kuwa→ka“锄头”(与日语“鍬”(kuwa)有关)。
  • *ieei,见于一些二段动词活用,如*kierowa→keirowa“消失”(与上古日语“消ゆ”(ki1yu、ki1ye-)有关)。
  • *ueei,见于*suerowa→seirowa“设置”(与日语“据える”(sueru)有关)。
  • *uiei,见于*uttui→uQcei“前天”(与日语“一昨日”(ototoi)有关)。
  • *eiee,见于一个词:*tame(s)ite→tameete“试着”(tamesowa“尝试”的分词形式,与日语“試す”(tamesu)有关)。[1]:155
  • *owaou,见于一个词:*kowasowa→kousowa“摧毁”(与日语“壊す”(kowasu)有关)。

元音接合可被词法统一阻断,也可被其他方言或本土日语影响。

不接合编辑

作为上述元音接合规则的例外,有些特殊情况下元音[i]接短元音a、o、u时不会发生接合,而是变成长元音aĭ、oĭ、uĭ。这一般发生在/ɾe/变成{IPA-ja|i|}}之后,如wra“我们”(来自warera)和nomardou“尽管喝酒”(来自nomararedou)。这种现象取决于不同方言、不同话者。

不接合的元音在宇津木方言中较为普遍,这主要是因为其他方言中的ri、ru、re因为词中/ɾ/的消失变为[i][u][e]。因此,古代的ari和aru合流为[ɐi][ɐu],与共同八丈语ei、ou相同。比较:[9]:192–194

共同八丈语 三根方言发音 宇津木方言发音 词义
オジャリヤレ/ozjarijare [od͡ʑaɾʲijaɾe] [od͡ʑɐijɐe] “欢迎”
タル/taru [taɾu] [tɐu] “桶”
マルバラ/marubara [maɾubara] [mɐubaː] “死了”
オキレバ/okireba [okʲiɾeba] [okʲɪeba] “当(他)醒”
カブレ/kabure [kabuɾe] [kabʊe] “戴(帽子)!”

辅音延长编辑

大多数辅音在延长时没有特殊变化:t[t]→Qt[tt]。也有些例外,主要是以/Q/结尾的前缀引起的:

  • h的延长:h延长时,变为Qp[pp]—例如oQ-(强化前缀)+hesowa“推”→oQpesowa“推”。[14]
  • n和m的延长:n或m延长时,分别变为Nn[nn]或Nm[mm]—例如,hiQ-(强化前缀)+magarowa“弯折”→hiNmagarowa“弯折”。
  • s的延长:s或sj延长时,会产生一个插音[t],分别变为Qc[tt͡s]或Qcj[tt͡ɕ]—例如hiQ-(强化前缀)+simerowa“系”→hiQcimerowa“系”。这一特征见于除末吉方言外的所有方言,末吉方言规律变为Qs[ss]和Qsj[ɕɕ][2]:59–63

坂上方言(其他方言偶见)中,/N/后接浊阻碍音会变为/Q/:

  • b、d、g、z的特殊延长:坂上方言中,古Nb、Nd、Ng、Nz常会变为Qb、Qd、Qg、Qz。例如,jomowa“读”的分词在㭴立方言中是joQde[jodde],不同于其他大多数方言的joNde[jonde]

连浊编辑

与日语一样,八丈语也会发生連濁,即清阻碍音在组成复合词时浊化:

无连浊 p h t c s k
有连浊 b d z g

其他音不受连浊影响。

语法编辑

八丈语的主要语法特征有中心词后置、左向分支、话题优先论元省略,默认语序为SOV,名词无之分,也几乎没有的变化。

八丈语保留了一些上古日语—特别是上代东国方言(EOJ)—的语法特征:[10][1]:3–14, 35–38, 109–120

  • 形容动词用定语后缀-ke来自EOJ。比较上古日语西部方言-ki1>现代日语~い(-i)。
  • 动词定语后缀-o ~ -ro'来自EOJ。比较上古日语西部方言和现代日语-u ~ -ru。
  • 从动词派生状态词的中缀-ar-来自EOJ。比较上古日语西部方言-e1r-。
  • 动词过去时后缀-ci ~ -zi,来自上古日语-si(-ki1的定语)。
  • 动词推量形-naw-来自EOJ-nam-。比较上古日语西部方言-ram-、现代日语-rō。
  • 存在动词arowa可用于所有主语,没有有生性
    • 动词irowa(与日语iru同源)只有“坐”的本义。
  • 助词ga、no均用于标记主格属格
  • 许多疑问助词基于an-,如ani“什么”、aNde“为什么”、aNsei“为什么”。比较上古日语西部方言nan-:“何”nani、なんで(nande)“为什么”、なぜ(naze)“为什么”。
  • 日语的系结日语係り結び/かかりむすび罗马字kakari-musubi仍可见于疑问助词ka(与日语か/ka有关)和焦点助词ka、koo(可能与日语こそ/koso有关)。这一现象在中世日语中逐渐消亡,江户时代已经彻底消失。[15]:358–361
  • 原始日语*e和*o常常没有经历高化,保留了原貌,EOJ也如此。上古日语西部方言中,这两个元音常常与i1和u合流。

八丈语也有不见于现代标准日语的自己的变化:

  • 许多情景下的动词后缀-u ~ -ru被新的陈述式-owa ~ -rowa取代。
  • k-和g-词干动词的分词(te形)以-Qte、-Nde结尾,不同于现代日语方言的-ite和-ide。


  • 一些动词词汇基于类祈愿式后缀-oosi,某种程度上与中古日语的祈愿式~ま欲し-(a)maosi有关。

词汇编辑

八丈语有大量无法从日语同源词推出的词汇。这主要是因为八丈语的主体来自上古日语东部方言(上代东国日语),或发生过不规则变化。

八丈语 上代东国方言 同源词
nubur- “爬” -- 上る nobor-ModJ
no2bor-WOJ
nubuyuɴ (冲绳语)
horow- “捡起” pirop- 拾う hirow- (ModJ)
拾ふ firof- (EMJ)
pi1rip- (WOJ)
firiɴ ~ firiyuɴ (冲绳语)
phurūruɴ (今归仁国头语)
houm- “口衔” popom- 含む fukum- “包含”(ModJ)
pupum- (WOJ)
nogow-“擦拭” nogop- 拭う nuguw- (ModJ)
拭ふ nogof- (EMJ)
nuguyuɴ (冲绳语)
ote- “掉” -- 落ちる ochi- (ModJ)
oti- (WOJ)
*ote- (PR)
ʔutiyuɴ (冲绳语)
ore-“减少;下(船、车)” -- 降りる ori- (ModJ)
ori- (WOJ)
*ore- (PR)
ʔuriyuɴ (冲绳语)
memezume “蚯蚓” -- 蚯蚓 mimizu (ModJ)
mimidu (EMJ)
*memezu (PR)
mimiji (冲绳语)
asub-“玩” -- 遊ぶ asob- (ModJ)
aso1b- (WOJ)
*asub- (PR)
asibuɴ ~ ashibuɴ (冲绳语)
igok- “工作” -- 動く ugok- (ModJ)
ugo1k- (WOJ)
*igok- (PR)
ʔɴjuchuɴ, ʔɴjuk- (冲绳语)
kasjag- “倚靠;倾斜” -- 傾ぐ kashig- (ModJ)
kashig-, katag- (近世日语)
kasik- “蒸;煮” -- 炊ぐ kashig- (ModJ)
kasik- (EMJ)
kashichii强饭”(冲绳语)
katog- “忍受” -- 担ぐ katsug- (ModJ)
katug- (近世)
jo “鱼” -- uo (ModJ)
uwo ~ iwo (EMJ)
*iyo (PR)
ʔyu (冲绳)
ɿɿu (宫古语)
hito, tecu ~ teQcu “1” -- hito, 一つ hitotsu (ModJ)
pi1to2, pi1to2tu (WOJ)
*pito, *pitetu (PR)
chu, tiitsi (冲绳语)
pɿtu, pɿtiitsɿ (宫古语)

八丈语也保留了大部分日语方言中已经废弃不用的词,如:[1]:159–168

八丈语 同源词
magure- “模糊的” 眩る magure- “变晕” (LMJ)
heirak- “伤害;叮、蜇” 疼らく fifirak- “叮、蜇” (EMJ)
hotour- “变热” 熱る fotofor- ~ fotobor- “排热” (EMJ)
sjo-ke “已知” 著き siru-ki1 ~ (iti)siro1-ki1 “已知、显著” (WOJ)
nabure- “藏” 隠る nabar- ~ namar- “藏” (EMJ)
njow- “呻吟” 呻吟ふ niyof- ~ niyob- “呻吟” (EMJ)
kour- “爱”[a] 恋ふ kofi- (EMJ)
ko1pi2- (WOJ)
  1. ^ 从二段动词不规则地变为1.1B类动词,最可能是经过上古日语定语形式*kop-uro,重分析为kopur-o。[1]:147–158

也有些词在标准日语中确实存在,但词义发生了变化:[2]:147–269

八丈语 日语同源词
ヤマ/jama“原野” yama
ゴミ/gomi“柴火” ゴミ gomi“垃圾”
オヤコ/oyako“亲属” 親子 oyako
コワキャ/kowakja“疲劳” 怖い kowai
ニクキャ/nikukja“丑” 憎い nikui“可憎”
カモワ/kamowa“吃” 噛む kamu“嚼、咬”
イジメロワ/izimerowa“骂” 苛める ijimeru“虐待”
ヘイロワ/heirowa “叫” 吠える hoeru“(狗)吠叫”
ヤドロワ/jadorowa“就寝(敬语)” 宿る yadoru “过夜”
マルボワ/marubowa “死” 転ぶ marobu “摔倒”

八丈语也有一些来源不明的词:[2]:71–92

八丈语 词义
トギロワ/togirowa 邀请;唤起
カスロワ/kasurowa
デーツィキャ/deecikja 整洁
クツカワスメ/kucukawasime
ケービョーメ/keebjoome 蜥蜴
ヒョウラ/hjoura 午饭
ツゥベ/cube 屋顶
ゾクメ/zokume 公牛
アビ/abi

另见编辑

参考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Kaneda (2001).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Iannucci (2019).
  3.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Hachijō.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4. ^ 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 UNESCO
  5. ^ Thomas Pellard. 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Japonic languages. Approaches to endangered languages in Japan and Northeast Asia: Description, documentation and revitalization, National Institute for Japanese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Aug 2018, Tachikawa, Japan. ffhal-01856152
  6. ^ Masayoshi Shibatani, 1990. The Languages of Japan, p. 207.
  7. ^ 消滅の危機にある方言・言語. 日本文化廳. [2017-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6) (日语). 
  8. ^ 八丈語? 世界2500言語、消滅危機 日本は8語対象、方言も独立言語 ユネスコ. 朝日新聞. 2009-02-20 [2014-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29) (日语).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NINJAL (1950).
  10. ^ 10.0 10.1 Kupchik (2011).
  11. ^ Kibe (2013).
  12. ^ 山田平右卫门, 2010. 消えていく島言葉~八丈語の継承と存続を願って~, pp. 181–182. ISBN 978-4-87302-477-6
  13. ^ 中井 精一, Daniel Long, et al. 南洋プランテーション社会における方言—南大東島のフィールドワークをもとに—. 地域言語 第15号, pp. 51–60. 地域言語研究会, 2003-10-26. 富山, 日本.
  14. ^ Iannucci (2019),第39頁.
  15. ^ Frellesvig (2010).

文献编辑

  • Frellesvig, Bjarke, A History of the Japanese langua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0, ISBN 978-1-107-40409-0. 
  • Iannucci, David J., The Hachijō Language of Japan: Phonology and Historical Development, University of Hawaiʻi at Mānoa, 2019. Ph.D. Thesis. 
  • Kaneda Akihiro, 八丈方言動詞の基礎研究, 笠間書院, 2001. 
  • Kibe Nobuko (编), 八丈方言調査報告書, 大学共同利用機関法人, 2013. 
  • Kupchik, John E., A Grammar of the Eastern Old Japanese Dialects, University of Hawaiʻi, 2011. Ph.D. Thesis. 
  • NINJAL, 八丈島の言語調査, 1950. 
  • Vovin, Alexander, Origins of the Japanese Language, Oxford Research Encyclopedia of Linguistic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7, ISBN 978-0-19-938465-5, doi:10.1093/acrefore/9780199384655.013.277 . 
  • Vovin, Alexander, A Descriptive and Comparative Grammar of Western Old Japanese, Part 2, Global Oriental, 2009, ISBN 978-1-905246-82-3. 

阅读更多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