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政府主义

一种致力于推翻所有政府或者认为政府都是不必要存在的政治思想
(重定向自无政府主义者

無政府主義(英語:Anarchism),又譯作安那其主義,是一門政治理念及運動,其反對所有強制性的階級制度。它認為國家對人民有害,本身沒有存在的必要。

在眾多國家建立之前的史前時代,人們一直活在沒有統治者的社會。隨著階級制度建立,對權威的質疑聲浪也隨之提高,但是擁有無政府主義自覺的政治運動於19世紀才正式出現。到了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無政府主義思潮直捲全球,並為眾多工人解放鬥爭帶來影響。同時內部湧現了各種不同的分支。

無政府主義者參與了當時部分革命,當中又以西班牙內戰的CNT-FAI為著名例子,不過他們於1939年被國民軍及其外部支援勢力(纳粹德国法西斯意大利葡萄牙独裁政权天主教会)所擊倒,標誌著古典無政府主義的時代落幕。在20世纪的最后數十年及21世纪,无政府主义运动又再卷土重来。

無政府主義會採用各種策略來達至理想,它們可分為革命式策略及演變式策略兩大類。前後兩者有相當大的共通之處。革命式策略旨在消滅壓迫人民的國家和權威,在激烈程度上又以古典時代為高。演變式策略皆在展示無政府主義者心目中理想的社會是怎樣的。無政府主義的思想、實踐及對之的批評,已影響了人類社會的不同層面。

对无政府主义的批评主要認為它内部存有矛盾、跟暴力有關,或視之為一種烏托邦理想

詞源及定義编辑

英語中的無政府主義「anarchism」一詞源於希臘語「anarkhia」,意指「沒有統治者」。該希臘語由前綴「a-」(即沒有)及單詞「arkhos」(即統治者或領導者)所組成。後綴「-ism」表示有利於無政府狀態的思想潮流[1]。自1642年起,「anarchism」一詞以「anarchisme」的形式出現在英語中[2][3];1539年起則以「anarchy」來表示[4]法國大革命期間,參與其中的各個派別皆標籤敵方為「無政府主義者」,不過當中有些派別與後來的無政府主義者存有很多共同理念。部分19世紀的革命活動家(包括戈德温魏特林)影響了下一代的無政府主義學說,但他們不會把自身的理念稱為「無政府主義」[5]

第一位稱自身為無政府主義者(法語:anarchiste)的政治哲學家為普魯東 ,這使得無政府主義於19世紀中葉正式誕生。自由意志主義一詞在19世紀90年代於法國誕生以後[6],人們常把它視作無政府主義的同義詞[7],這一現象仍見於美國以外的部分地區[8]。不過仍有人以自由意志主義特指個人主義自由市場的理念,把自由市場無政府主義英语free-market anarchism稱為自由意志無政府主義[9]

儘管反對國家這一政治實體本身為無政府主義者的中心思想,但學者及無政府主義者仍很難對它下一個普遍定義,因為他們對此的理解會存有少許差異[10]。因此儘管定義無政府主義為「一系列希望社會依據自願結社自由去中心化的理念來建立人際關係,反對权威階層式組織英语Hierarchical organization(包括國家資本主義英语Anarchism and capitalism國家主義英语Anarchism and nationalism制度)」的學說可能是對的,但此定義與依據詞源(沒有統治者)、或像反國家主義(無政府主義遠超於此)、反威權主義(這是「後驗」的結論)般的思想特性的定義一樣,存有弊病[11]

不過有關無政府主義的定義一般包括以下基本元素[12]

  1. 對非高壓式社會的渴求。
  2. 對國家機關的抵制。
  3. 相信人性能使人類在一個非高壓式社會中存活及進步。
  4. 對如何追求理想中的無政府社會的一套想法。

歷史编辑

史前時代及古代编辑

 
芝诺的《共和国》影響了「無政府共產主義」的創始人克鲁泡特金[13]

在史前時代,並不存在一個在眾人之上的權威。階級制度在人們建立城鎮之後才得以確立,於是便有思想家以無政府主義的理念回應之[14]。古代中国希腊出現了最著名的無政府主義思想。在古代中國,像莊子和老子般的道家思想家便阐述了「和平地使國家非法化」的哲學無政府主義英语philosophical anarchism思想[15]

同樣,無政府主義傾向也可以溯源至古代希臘哲學家的觀點。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以有關安提戈涅的神話故事,來證明國家與個人自主的衝突。索福克勒斯質疑雅典當局不斷打壓個人自由的合理性。犬儒學派反對人治(Nomos)及生於人治的機關,支持人們依據自然(physis)而活。斯多葛學派支持公民在沒有國家的存在底下,依據非官方的友好關係來建構社會[16]

到了中世紀期間,除了基督教歐洲及伊斯蘭世界的一些禁慾主義宗教運動帶有無政府主義色彩外,社會沒有其他的無政府主義運動。這一傳統後來導致了宗教無政府主義英语religious anarchism的出現。在伊朗,祆教僧侶玛兹达克提倡建立一個沒有君主制英语abolition of monarchy平等社會,但他後來受到皇帝所處決[17]

巴士拉,一些宗教派別在佈道中加入反對國家存在的內容[18]。歐洲的一些教派出現了反國家及自由意志主義的傾向[19][20]。這些思想是後來的宗教無政府主義思潮的先驅[20]。宗教無政府主義的理念隨後成功進入文艺复兴時期。另一邊廂,由於理性主義人文主義開始盛行,所以社會亦出現了以理性及邏輯為基礎的無政府主義理念[21]

近代编辑

法國大革命為無政府主義思潮的轉捩點,當中反對國家及支持聯邦制的情感開始萌芽。大多受此一情感影響的人為無套褲漢(下階層的老百姓)及激情氓流英语Enragés(無套褲漢內的激進派)[22]。一些有關無政府主義的推廣形象促成了首位現代意義上的無政府主義者[23]。此後直到1936年的西班牙内战結束以前,無政府主義一直處於黃金時期,當中又以古典無政府主義為主流。英格兰的戈德温透過在道德論證上把國家的正當性消除,來支持哲學無政府主義英语philosophical anarchism施蒂納的思想為個人無政府主義奠基。而在法國,普魯東所提出的互助主義理論亦盛行起來[23]

 
無政府主義者巴枯宁反對馬克思主義者无产阶级专政為目標,支持集體反抗。他曾與第一国际結盟,但最終被馬克思主義者們開除出協會。

巴枯宁同樣支持互助主義,並把其延伸至集體無政府主義上。巴枯宁的思潮以汝拉联盟的形式引進到1864年成立的,史稱「第一國際」的工人聯合組織國際工人協會。該協會的成立目的在於團結各式各樣的革命思潮。由於它參與了當時眾多的工人運動,所以知名度亦逐漸提高。及後馬克思成為協會實際上的領導者。巴枯宁的追隨者及一眾互助主義者反對馬克思主義者所支持的國有社會主義,並主張政治上的不干涉主義英语abstentionism,容許個人掌握少量財產[24]。巴枯宁的追隨者跟馬克思發生過激烈的論戰。1872年,論戰伴隨著工人運動的正式決裂而結束[25]。巴枯宁之後作出了以下著名預言:若果這樣一個政党由馬克思主義者所掌權,它終將會成為對工人階級的專政。在被開除出國際工人協會後,一眾無政府主義者創立了聖伊米耶國際。在俄國哲學家克鲁泡特金的影響之下,無政府共產主義與集體主義出現了重合的趨勢[26]。從巴黎公社的誕生中獲得啟發的一眾無政府共產主義者主張,人民應自由地結盟,盟內亦應按照需求向人民分發資源[27]。無政府共產主義對集體主義的主要批評在於,它認為集體主義必然會導致信奉者的對立[28]

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無政府主義思潮直捲全球[29]。中國的一些學生引入了無政府共產主義思想,並在此之上追隨民主及科學[30]。東京亦吸引了一些具有顛覆國家思想的遠東青年前往學習[31]。在拉丁美洲聖保羅是无政府主义者的一個據點,當中又以无政府工团主义為左翼意識形態中的主流[32]。這段時期的一少部分无政府主义者利用暴力手段來達至他們的政治目的。這種策略被稱為行動宣傳[33]。無政府個人主義者的政治表達和行為在法國社會主義運動解體及巴黎公社社员英语Communards被處決和放逐後興起[34]。儘管許多无政府主义者不從事任何的恐佈主義行為,但他們仍受到迫害及污名化[33]。 同一時期,一些無政府主義者選擇去偷取英语Illegalism富人的財產,因為他們認為資本家不是財產的合法所有者[35]

 
马赫诺為無政府主義武裝團體烏克蘭革命起義軍中的一員

1917年俄国革命得到了無政府主義者的熱烈參與。在革命期間,無政府主義者儘管對於革命本身存有擔憂,但是他們還是選擇支持之,聯合紅軍一起對抗白军。不過他們在布爾什維克政權穩固後遭到清算。俄国中部的無政府主義者要不受到監禁或加入布爾什維克派,就要轉至地下活動。圣彼得堡及莫斯科的無政府主義者為此逃至烏克蘭[36]喀琅施塔得起义马赫诺自由地區的扺抗就是當地無政府主義思潮的一些著名例子。就在無政府主義者於俄國受到打壓之時,兩股對立的無政府主義思潮先後湧現——平臺無政府主義英语platformism合成無政府主義英语synthesis anarchism。平臺無政府主義主張把無政府主義者分成若干羣體,以便進行革命;合成無政府主義則反對任何類近於成立一個政黨的做法。十月革命及隨後的俄国内战促成了布爾什維克派的崛起,對全世界各國的無政府主義運動構成了嚴重打擊。許多工人及活動家皆視布爾什維克的成功為一個模範,共产党數目在與無政府主義及其他社會主義運動此消彼長的情況下增加。在法國及美國,大多數參與無政府工團主義運動的法國總工會世界产业工人的成員最終退出了組織,轉而加入共產國際[37]

西班牙内战中,無政府工團主義者及合成無政府主義者(全國勞工聯盟伊比利亚无政府主义联合会)再一次跟其他左翼分子結盟。西班牙的無政府主義思潮由來已久,無政府主義者在內戰中所扮演的角色同樣舉足輕重。為了防止內部的軍事叛亂,武裝民兵向農民和工人推廣無政府主義,結果他們成功控制了巴塞罗那和西班牙大部分農村,並使土地集體化[38]。儘管蘇聯在一開始時提供了有限度的援助,但它的介入始引發了無政府主義者和共產主義者之間的一場激烈鬥爭[39]

二戰以後编辑

 
羅賈瓦支持工人自行嘗試成立合作社,上圖的縫紉合作社便是例子之一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首年,無政府主義運動受到沉重的打擊[40]。然而無政府主義思潮在20世紀60年代隨即復興。復興的主要原因可能在於人們認為马克思列宁主义已經失敗,以及冷戰期間的緊張局勢[41]。這一時期的無政府主義思潮以融合其他批判國家和資本主義的運動為主,包括反核運動環保運動和平主義運動新左翼運動、1960年代反文化运动[42]。除此之外,無政府主義亦跟朋克搖滾運動有密切關係,像克拉斯英语Crass性手枪般的朋克搖滾樂隊帶有無政府主義思想的色彩[43]。儘管女性主義傾向一直以無政府女性主義的形式出現在無政府主義運動中, 但它在20世紀60年代中的第二波女性主義裏才開始蓬勃發展[44]

現代编辑

在人類步入21世紀時,支持無政府主義的人口亦有上升趨勢,並對反戰反資本主義反全球化运动構成影響[45]。同時無政府主義者因參與反對世界贸易组织世界經濟論壇八大工業國組織舉辦會議的示威而獲得關注。一些參與示威的無政府主義派別會把行動升級至骚乱層面、試圖毀壞他人財産或跟警察進行武力對抗。該些行動一般由多群去中心化的匿名組織(黑群)所進行,其他首創的組織性策略包括保安文化同質群組英语affinity group、使用像互聯網般的去中心化技術。1999年西雅圖反世界貿易組織運動英语1999 Seattle WTO protests中的對抗為這段時期內無政府主義的標誌性事件[45]。無政府主義的理念已影響了墨西哥薩帕塔及北部和東部敘利亞自治行政區(羅賈瓦)的發展[46]

隨著稜鏡計劃大規模政府監視事件的曝光促使了密碼學無政府主義的興起[47]對等網路區塊鏈3D列印等科技的突破也幫助了無政府主義的發展,這些技術使支持者更容易對抗中央政權[48][49]。這些科技的產物包括:去暱名而且不受監管的加密貨幣及交易方式,例如比特幣絲綢之路;去中心化的法律服務[50];暱名而且不能被篡改的意見發表平台,例如Steemit英语SteemitMatters;通過生產3D打印槍械,更容易地獲得生產避過槍枝管制的槍械[51]

思想學派编辑

無政府主義的思想學派英语Anarchist schools of thought一般分為兩大傳統類别——社會無政府主義個人無政府主義,兩者的起源、演化及價值觀存有些許差異[52]。個人無政府主義注重消极自由(反對國家或社会控制個人);社會無政府主義則注重积极自由,希望能以其實現人的潜能,並宣稱社會應該滿足人的某些需求,「承認人應得到平等的權利保障」[53]

除了上述主流思想學派,還有從理論上證明國家沒有道德合法性的哲學無政府主義英语philosophical anarchism,但它沒有試圖證明以革命消滅國家的必要性。它是眾多無政府主義思潮背後的理論基礎,尤其是個人無政府主義[54]。哲學無政府主義可能會接受守夜人國家的存在,視其為一時性的必要之惡,但仍同時認為若國家的法律與個人自由存有衝突,那麼公民便沒有道德責任去服從它[55]

為了回應無政府主義的內部派別鬥爭,馬莫爾於1899年提出不帶形容詞的無政府主義,主張寬容地對待內部的不同意見[56]。它試圖強調所有無政府主義學派共有的反威權理念,以便求同存異[57]。不同的學派或思潮現已不再獨立存在,而是在彼此融合[58]

政治光譜上,無政府主義的位置一般處於極左[59],它大部分的經濟英语Anarchist economics法律英语Anarchist law理念反映了共產主義集體主義工团主义互助主義英语Mutualism (economic theory)参与型经济阐述[60]。由於無政府主義沒提供一個有關世界的單一闡釋[61],所以其有不同的類型,對無政府狀態的理解和實踐也有差異[62]

古典编辑

 
普魯東是無政府互助主義的主要支持者,並影響了後繼的個人無政府主義社會無政府主義思想家[63]

古典无政府主义始於互助主義及個人主義,之後開始出現不同的社會无政府主义學派,包括集體無政府主義无政府工团主义無政府共產主義。它們在「理想社會及其經濟如何運行」上看法各異[64]

互助主義英语Mutualism (economic theory)始於18世紀英國與法國的工人運動,在經過普魯東等人改良後便成了一種無政府主義思想[65]。它關注的議題包括互惠英语Reciprocity (cultural anthropology)、建立自由人聯合體、自願合同联邦制信貸和貨幣改革英语Monetary reform(改革至由人民銀行監管)[65]。互助主義處於個人與集體無政府主義之間[66]。普魯東把他的目標自定為「社會的第三種形態,共產主義與私有制的结合——我們稱之為自由!」[67]

集體無政府主義(或稱無政府集體主義[68]),是革命社會主義中的無政府主義理論,其跟巴枯宁密切相關[69]。集體無政府主義者反對生產資料的私有化,主張其應集體擁有。他們亦同意以暴力革命來達至這個目標——先由一個团结的小群體使用暴力開始,來激發全體工人起義,強行使生產資料集體化[70]。但集體主義不會把影響範圍擴至收入分配,工人的薪酬依舊按工作時數調整,不會像無政府共產主義般主張按需分配物資。儘管集體無政府主義與馬克思主義在同一時期兴起,兩者皆希望建立無國家的集體社會,但前者反對馬克思主義所主張的无产阶级专政[71]無政府共產主義(或稱共產無政府主義、自由意志共產主義)是無政府主義中的一套理論,其支持建立共產主義社會英语Communist society生产资料公有化[72]直接民主;支持建立志願組織的縱向網絡,及依照「各盡所能、各取所需」這一方針生產和消費的工人委員會[73]。無政府共產主義在法國大革命之後的激進社會主義思潮中誕生[74],但這種思想直至第一國際的意大利分部成立後才首次确切地阐述[75]。在經過延伸和發展成組織主義與反組織主義後,克鲁泡特金理論的地位開始提高[76]

无政府工团主义(或稱革命式工團主義)是無政府主義中着重勞工運動的一門學說。无政府工团主义者認為,工會是一種能帶來革命性社會變革的潛在力量。當工會革命成功後,新社會將沒有資本主義與國家,並由工人民主自治。无政府工团主义的基本原則是工人團結、直接行動工人自治[77]

個人無政府主義是無政府主義運動內的一種思想流派,其特別強調個人及他們的意志,認為上述兩者比起群體、社會、傳統及意識形態等因素更為重要[78]戈德温施蒂納梭罗對這種思潮產生很大影響。個人無政府主義影響了各國一少部分的波希米亞主義藝術家及知识分子[79]自由戀愛生育控制提倡者[80]、個人天然主義[81]自由思想反教权活動家[82],以至故意作出違法行為的年輕無政府主義者(這後來被稱作罪犯無政府主義或個人收復主義英语individual reclamation[83]

後古典與當代编辑

 
兩位著名的當代無政府主義作家賈拉奇英语Lawrence Jarach(左)與瑟爾津英语John Zerzan(右),其中瑟爾津是無政府原始主義內的重要喉舌,賈拉奇則是後左翼無政府主義英语post-left anarchy的著名提倡者

無政府主義是當代激進左翼社會運動的基礎。當代無政府主義運動亦跟反全球化运动存有緊密關係[84],當中較著名的活動網絡仍以無政府主義者為主[85]。該些運動塑造了21世紀的激進主義思潮,並使無政府主義更廣泛地為人接受,令其出現復蘇的跡象[85]。當代新聞報導在報導相關示威時較著重描述黑群的行動,使大眾眼中的無政府主義更向暴力和混亂這兩個既定印象靠攏,但這亦吸引了一些學者參與無政府主義運動[84]。無政府主義繼續催生各種理念及運動。透過結合不同的概念,各種嶄新的無政府主義思想亦得以誕生[86]反對資本主義的思想在當代無政府主義中仍具有重要地位,繼續延續古典無政府主義的傳統[87]

由於當今的無政府主義思潮出現各種流派,所以當代無政府主義運動很難去概括[88]。儘管理論家和活動家已提出了「相對穩定的無政府主義者信念光譜」,但對於哪種信念為核心主流仍缺乏共識。於是評論者只好把眾多思潮的共同內容描述一遍,不過每個流派在該些信念上仍有優次之差。比如性別平等雖為大多派別認同的概念,但在優次上,無政府女性主義者會把它排得較前,而無政府共產主義者則排得較後[89]。無政府主義者一般反對以下具強制力的威權:「所有中央集權且依賴階級制的政府(比如君主制、代議制民主、國家社會主義)、經濟階級體系(例如資本主義、布爾什維克主義、封建主義、奴隸制)、父權制、異性戀霸權主義、白人至上主義、帝國主義」[90]

策略编辑

無政府主義者的策略各式各樣,但大多是為了兩大目的——一是反抗建制,二是推廣無政府主義者的倫理標準及理想社會形態,令「手段和目的統一」[91]。可把無政府主義者的策略分為兩大類:消滅壓迫人民的國家和機構的革命性策略,以及令社會思潮得以演變的手段[92]。後者反對暴力,並希望以循序漸進的方法達至無政府主義者眼中理想的社會,不過前後兩者有相當大的共通之處[93]

無政府主義者的策略在20世紀期間出現轉變。他們於20世紀早期聚焦於武力鬥爭及罢工,當代的無政府主義者則會採取多樣化的策略[94]

古典策略编辑

 
無政府主義者內部對於「暴力是否違反理念」這一道問題存有分歧。上圖展示了無政府主義者里昂·喬戈什刺杀第25任美國總統威廉·麥金萊的場景。

在古典時代,無政府主義者相對較為好戰。他們不僅會與國家武裝部隊進行武力對抗(相關例子包括西班牙和烏克蘭等地的無政府主義者軍隊),其中一些更視恐怖主義行動為行動宣傳的一環。部分無政府主義者會試圖暗殺國家首腦,其中一些成功殺掉之。 無政府主義者還會參與革命[95]。無政府主義者對暴力的態度具有一定復雜性及爭議性[96]。無政府和平主義者認為手段和目的需要統一[97]。另外一些無政府主義者則支持包括破壞或恐怖主義行為在內的直接行動。這一觀點在19-20世紀尤其盛行,因當時部分無政府主義者視國家為暴政的體現,故認為一切反抗手段皆是合理的[98]戈尔德曼馬拉泰斯塔英语Errico Malatesta支持有限度地使用暴力,並認為暴力只是對抗國家暴力的必要之惡。和平活動家兼無政府主義者卡特英语April Carter則認為無政府主義跟暴力不相容,因為暴力跟國家有密切的關係,且在很多時候國家皆會透過暴力來獲得認授。她認為由於現今國家能使用極大的暴力,所以武裝起事或內戰最終將導致人民生活在另一種極權之下[99]

無政府主義者會積極參與罷工,但他們一般對正式的工团主义持反感態度,視之為改良派。他們視罷工為推翻資本主義及國家的手段一環[100]。無政府主義者亦會利用行動來加強宣傳效果,例如參與裸體主義運動、依據友好關係來建構社群、參與出版事務[101]

革命式策略编辑

在現代,印度的起事無政府主義者博南諾英语Alfredo Bonanno因反對一切非暴力手段,而把19世紀後期克魯泡特金等無政府主義者探討過的暴力問題帶回主流討論。博南諾及法國極左派組織隐形委员会英语The Invisible Committee皆鼓吹人們自行組織多個非正式的小團體,當中每個成員都應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但他們會自行配合,以暴力破壞的形式反抗國家、資本主義等他們眼中壓迫眾人的事物。隐形委员会的成員於2008年被捕,並被控以多項罪名,包括從事恐怖主義活動[102]

當今的無政府主義者的暴力程度比以往為低。他們大多會在示威時跟警方進行武力對坑、把行動升級至騷亂層面,並投擲燃烧瓶,這在加拿大、墨西哥、希臘等地較為常見。激进示威者也會以黑群的形式出現,當中每個人都穿着黑色服裝,然後當中一些會跟警方發生衝突[103]。不過他們不僅會跟權力機關發生衝突,還會參與對抗種族主義者及法西斯主義者的鬥爭。當法西斯主義者舉行仇恨集會時,無政府主義者便會採取反法西斯主義行動,阻止集會進行[104]

演變式策略编辑

無政府主義者也普遍採取直接行動的方式以嘗試達至他們的目標,包括以破壞和示威的方式去反對其眼中不公平的階級制度,或透過建立公社和去階級化的集體組織來實現他們理想中的自治[92]。 他們作集體決定時通常以反威權的形式進行,讓所有人皆能對每一個抉擇發表自身的觀點,從而影響最終決定,這一種方法被稱為橫向主義[105]。當代無政府主義者一直在參與各種基層運動,它們不一定是完全帶有無政府主義色彩的,但或多或少都滲入了橫向主義的理念,尊重個人的自主決定。他們亦會參與像罷工和示威般的群眾運動。當代部分無政府主義者為了強調自己不依照傳統策略(big-A anarchism)行事,而以新造詞「small-a anarchism」代指自身的這種傾向。他們不會依照代表人物的思想來判斷自身,反之自身的想法及經歷才是判斷的重點[106]

無政府主義同質小組的決策過程在策略上起著重要的作用[107]。小組會在沒有領導者的情況下,透過各種途徑來達至粗略的共識。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小組内每個成員都扮演协调者的角色,在不推廣某個觀點的同時,促進小組達成共識。少數者通常會接受小組粗略的共識,除非他們認為提案與無政府主義者的目標、價值觀或道德觀念相違。他們一般只會成立20人以內的小组,以促進自主性及成員間的友誼。該些小組一般不會進行互聯,只維持細小的人際網絡。無政府主義者讚同並會參與罷工,特別是野猫罢工,因為它是沒有領導者的罷工[108]

當今的無政府主義者會以線上形式傳播訊息。過去則會用到報紙及雜誌等媒介,但由於發行等方面有一定門檻,故他們會改用門檻較低的互聯網發佈資訊,並營運電子圖書館等平台[109]。無政府主義者還開發了各類軟件,它們皆免費地予人使用。黑客行動主義者的理想與無政府主義者很像,特別是在保障公民免受政府監控方面[110]

無政府主義者還會以回收公共空間的方式,建構社交空間,使相同理念者能夠聚在一起。在像示威般的重要事件發生時,該些空間會被稱作臨時自治區(由哈基姆·貝提出的構想,能讓無政府主義者展示自身的理想[111][112][113]。無政府主義者視佔屋為從資本主義市場手上奪回城市空間的方法,並能滿足務實需要,故為直接行動的典範[114]。該些空間能讓無政府主義者實踐自身的想法及加強社會紐帶[115]。並非所有無政府主義者皆對該些策略持相同態度,當代無政府主義者會在高度象徴性事件之下,進行混集嘉年華會狂歡元素的示威活動[116]

關注議題编辑

由於无政府主义是一門包含了各種流派的哲學理念,故在價值觀、意識形態及策略方面存有內部衝突的情況並不罕見。无政府主义的多樣性也使得世人難以為它下一個精確定義。譬如「無政府主義跟資本主義英语Anarchism and capitalism[117]民族主義英语Anarchism and nationalism宗教英语Anarchism and religion是否兼容」這一道問題便帶有一定爭議性。除此之外,無政府主義跟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集體主義、工團主義的關係仍有一定複雜性。無政府主義者也可受到各種信仰;開明自利英语Enlightened self-interest人文主義、素食主義等思潮所推動。當中一些流派會批判文明、民主、科技等現象,而另外一些則選擇讚揚之[118]

性與自由戀愛编辑

 
法國個人無政府主義者阿尔曼德英语Émile Armand在20世紀初期提出了自由戀愛的好處

無政府主義者因反對階級制度,而較為關注與制度相關的性與性別議題;無政府主義會分析及反對任何對性自主的壓迫,因為這間接反映了傳統強加於人身上的性別期望[119]

在1890-1920年間,自由戀愛成了無政府主義內的重要思潮;現今其則以擁護多邊戀及酷兒無政府主義的形式存在[120]。自由戀愛提倡者因認為婚姻法是以男性佔優的形式確立,故反對任何形式的婚姻制度,視之為男性壓迫女性自主的一種手段。除此之外,他們亦批評社會的既有秩序限制了女性的性自由及性愉悅權[121]。在運動參與上,他們會為想同床的同志伴侶們安排多間房子,坐言起行地支持自由戀愛這一概念[122]。自由戀愛思潮深深紮根於歐美各國。一些無政府主義者在參與運動時發現,自由戀愛並非完全沒有負面影響,比如其能讓人心生妒火[123]。無政府女性主義者支持自由戀愛、女性的墮胎選擇權;反對婚姻制度本身。無政府主義者跟不支持無政府主義的女性主義者雖在選舉權議題上有分歧,但大體上仍處於互相支持的關係[124]

在20世紀下半葉,無政府主義融合至第二波女性主義裏,並影響了某些女性主義思潮,使之基進化。在20世紀的最後數十年,兩者皆在提倡女性及性少數平權,並積極擁護他們的自主性,使得部分女性主義思想家稱兩者出現了融合的跡象[125]。到了第三波女性主義,強制異性戀英语Compulsory heterosexuality及性別認同開始進入無政府主義者的主流探討,同時他們會以後結構主義視角來批判既有的性規範[126]。不過少有無政府主義者會偏離此一視角——這顯示他們日益傾向個人主義,及放棄了解放社會的理想[127]

教育编辑

公立教育及無政府主義教育的不同
(由金娜於2019年總結)[128]
無政府主義教育 公立教育
理念 教育是一種讓人掌握自我的方法 教育是一種服務
管理 社群管理 國家營運
方法 實踐學習 口頭傳授
目標 讓人成為社會的关键一员 讓人能為社會貢獻生產力

無政府主義者對教育的關注可追溯至古典無政府主義興起之時。他們認為普及教育能為個人及社會的自主奠下基礎,故為互助行為的一種[129]。像戈德温及施蒂納般的無政府主義者會反對精英教育及公立教育,視之為國家延續階級特權的一種手段[130]

1901年,加泰羅尼亞的無政府主義教育家和自由思想家費雷爾英语Francisco Ferrer於巴塞羅納創辦了一系列以現代或进步主义思想為其理念的學校,以抗衡羅馬天主教所控制的教育體系[131] 。費雷爾的學校建立在世俗主義之上、盡量不讓教会及国家干預教育內容,並提供一個富有自主性的學習環境予學生學習(即在課程編配上學生能有更大的參與度)。費雷爾主要希望能對工人階級進行教育。費雷爾所創辦的學校最後在國家不斷騷擾的情況下被迫關掉,而他本人亦於隨後被捕。費雷爾的理念影響了美國一些以現代為名的學校[132]。俄國基督教無政府主義者托爾斯泰在其晴園創立了一間以農民的孩子為對象的學校。托爾斯泰這樣解釋它的主要原則:「唯自由,才能有效地進行教育」[133]。尼爾於1921年創辦夏山学校,同樣宣稱要從壓迫中解放人們[134]。所有以無政府主義為其主要理念的學校皆會遵從一個大原則——尊重孩童的自主發展,避免刻意操縱。但他們同樣在「應否教授政治理念或階級鬥爭」上面臨兩難處境。20世紀初期,大多數無政府主義者都沒有採取政治中立的立場,但在接下來數十年,此一問題便一直困擾著他們[135]。再之後的數十年,像沃德、里德、古德曼般的無政府主義者開始把對公立教育的批判範圍擴展,當中甚至包括質疑學校這一概念本身的論述,同時提倡一套注重創造力的教育體系[136]

儘管大多無政府主義學校不能存活至今,但它們的理念已滲入至主流教育體系,比如尊重孩童的自主性及自由、以理性思考取代填鴨式教育[137]

國家编辑

反對國家及其結構是無政府主義的充要條件[138]。無政府主義者認為國家是掌權者支配人民的工具,故認為不論整體的政治形態為何,皆沒有合法性可言。他們認為國家的存在會使人們無法控制自己生活,同時少數精英會擁有重大抉擇的決定權。即使政府具備開放性及透明度也好,它的權威性依然依據其權力而建立,因為它仍具有脅迫人們的能力。另一項反對國家存在的論點則有以下論證:體制內的人員不論多麼無私也好,也會以追求更多權力為目標,最終使人腐化。無政府主義者認為由於統治階級與其他階級存有很大差異,所以國家根本不是人民集體意志的體現[139]

藝術编辑

 
無政府主義畫家畢沙羅畫家所繪的《奧尼的栗子树》(Les chataigniers a Osny)。19世紀的新印象派運動常以生態美學為主題,並为無政府主義者提供了一個渠道,以讓他們表達對社會主義路線的印象[140]。如上圖則為生態美學跟社區農業的結合——作者以此展示他理想的無政府主義農業社區是怎麼樣子[141]

藝術跟古典無政府主義的關係挺為深厚,於該時興起的藝術風格較受到無政府主義影響,未來主義及超現實主義便是當中兩個例子[142],文學當中則以新浪漫及新末日幻想運動所受的影響為深[143]。像托爾斯泰及里德般的無政府主義者認為,藝術家與非藝術家的隔膜是資本主義所造成的,它會令藝術跟日常行為區隔開來,繼使人們不能活得愉快[144]。另外一些無政府主義者則鼓勵以藝術為手段,幫助達至他們理想中的社會[145]。無政府主義者認為藝術有三用——首先其可用於表達對當下社會及階級制度的批判;其次它可用於描繪他們眼中理想的社會是怎樣的;最後它也可是直接行動的一環,比如用於示威行動當中[146]

批評编辑

哲學系講師菲亞拉列出了反對无政府主义的五大論點。首先,他提到了無政府主義跟暴力及破壞有關,這種關係不僅體現於現實上(例如示威活動),還體現於他們的道德觀上。第二點則是認為社會不能在沒有國家或類國家政體的情況下正常運作,他們的主張會使人失去國家保護,令他們不能免受犯罪份子侵害。菲亞拉以霍布斯利维坦諾齊克守夜人國家作相關論證。第三,無政府主義被視為毫無可行性的構想,或視之為一種乌托邦,因為國家幾乎不可能滅亡——這一論點常會帶出要人從體制內進行改變的觀點。第四點則指無政府主義是自相矛盾的,因為它主張沒人應受到管治,但若其為眾人所接受,那麼便會成為一種管治理論。除此之外,矛盾之處還在於它主張集體行動之餘,又同時尊重個人自主,後者會使人無法採取集體行動。最後他提到了對哲學無政府主義的批評,表示所有論點皆被指責「过于薄弱」,同時資本主義和資產階級仍然不見動搖跡象[147]

在支持无政府主义的著作出版以後(比如西蒙斯的《道德原则与政治义务》),哲學無政府主義受到了學術界批評[148]。法律系教授埃德蒙森撰寫了一篇文章,於當中反對哲學無政府主義三大原則,指它們都是錯誤的。埃德蒙森稱,儘管的確沒義務服從正常國家,但仍不能由此推導「無政府主義為必然的」的结论,國家在道德上仍有合法性可言[149]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引用编辑

  1. ^ Bates 2017, p. 128; Long 2013, p. 217.
  2. ^ Definition of Anarchism by Merriam-Webster 2019.
  3. ^ anarchism.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4. ^ anarchy.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5. ^ Joll 1964, pp. 27–37.
  6. ^ Nettlau 1996, p. 162.
  7. ^ Guerin 1970, The Basic Ideas of Anarchism.
  8. ^ Ward 2004, p. 62; Goodway 2006, p. 4; Skirda 2002, p. 183; Fernández 2009, p. 9.
  9. ^ Morris 2002, p. 61.
  10. ^ Long 2013, p. 217.
  11. ^ McLaughlin 2007, pp. 25–29; Long 2013, pp. 217.
  12. ^ McLaughlin 2007, pp. 25–26.
  13. ^ Marshall 1993, p. 70.
  14. ^ Graham 2005, pp. xi–xiv.
  15. ^ Coutinho 2016; Marshall 1993, p. 54.
  16. ^ Marshall 1993, pp. 4, 66–73.
  17. ^ Marshall 1993, p. 86.
  18. ^ Crone 2000, pp. 3, 21–25: Anarchist historian David Goodway is also convinced that the Muslim sects e Mu'tazilite and Najdite are part of anarchist history. (Interview in The Guardian 7 September 2011)
  19. ^ Nettlau 1996, p. 8.
  20. ^ 20.0 20.1 Marshall 1993, pp. 86–89: Marshall mentions the English Peasants' Revolt in 1381, the Hussite Revolution in Bohemia at Tabor in 1419–1421, the German Peasants' Revolt by Thomas Munzer in 1525, and Münster rebellion in 1534"
  21. ^ Joll 1975, p. 23.
  22. ^ Marshall 1993, p. 4.
  23. ^ 23.0 23.1 Marshall 1993, pp. 4–5.
  24. ^ Dodson 2002, p. 312; Thomas 1985, p. 187; Chaliand & Blin 2007, p. 116.
  25. ^ Graham 2019, pp. 334–336; Marshall 1993, p. 24.
  26. ^ Marshall 1993, p. 5.
  27. ^ Graham 2005, p. xii.
  28. ^ Turcato 2019, p. 238.
  29. ^ Moya 2015, p. 327.
  30. ^ Marshall 1993, pp. 519–521.
  31. ^ Dirlik 1991, p. 133; Ramnath 2019, pp. 681–682.
  32. ^ Levy 2011, p. 23; Laursen 2019, p. 157; Marshall 1993, pp. 504–508.
  33. ^ 33.0 33.1 Marshall 1993, pp. 633–636.
  34. ^ Anderson 2004.
  35. ^ Bantman 2019, p. 374.
  36. ^ Avrich 2006, p. 204.
  37. ^ Nomad 1966, p. 88.
  38. ^ Bolloten 1984, p. 1107.
  39. ^ Marshall 1993, pp. xi, 466.
  40. ^ Marshall 1993, p. xi.
  41. ^ Marshall 1993, p. 539.
  42. ^ Marshall 1993, pp. xi & 539.
  43. ^ Marshall 1993, pp. 493–494.
  44. ^ Marshall 1993, pp. 556–557.
  45. ^ 45.0 45.1 Rupert 2006, p. 66.
  46. ^ Ramnath 2019, p. 691.
  47. ^ Forget far-right populism – crypto-anarchists are the new masters. 英國衛報. 2017-06-04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2). 
  48. ^ Russell D. Hoffmann (1996). Interview with author of PGP (Pretty Good Privacy)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ranscript of a radio interview, retrieved 2008-01-21.
  49. ^ John Pilger (2002). Impartiality of British Journalism[永久失效連結]. ZNet article, retrieved 2008-02-11.
  50. ^ What Happens When Legal Tech Meets Blockchain. forbes. 2019-01-24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5). 
  51. ^ Rosenwald, Michael S. Weapons made with 3-D printers could test gun-control efforts. Washington Post. February 25, 2013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0). 
  52. ^ McLean & McMillan 2003, Anarchism; Ostergaard 2003, p. 14, Anarchism.
  53. ^ Harrison & Boyd 2003, p. 251.
  54. ^ Ostergaard 2006, p. 12; Gabardi 1986, pp. 300–302.
  55. ^ Klosko 2005, p. 4.
  56. ^ Avrich 1996, p. 6.
  57. ^ Esenwein 1989, p. 135.
  58. ^ Marshall 1993, pp. 1–6.
  59. ^ Brooks 1994, p. xi; Kahn 2000; Moynihan 2007.
  60. ^ Guerin 1970, p. 35, Critique of authoritarian socialism.
  61. ^ Marshall 1993, pp. 14–17.
  62. ^ Sylvan 2007, p. 262.
  63. ^ Wilburn 2019, p. 216-218.
  64. ^ Levy & Adams 2019, p. 2.
  65. ^ 65.0 65.1 Wilburn 2019, pp. 213–218.
  66. ^ Avrich 1996, p. 6; Miller 1991, p. 11.
  67. ^ Pierson 2013, p. 187: The quote is from Proudhon's What is Property? (1840).
  68. ^ Morris 1993, p. 76.
  69. ^ Shannon 2019, p. 101.
  70. ^ Avrich 1996, pp. 3–4.
  71. ^ Heywood 2017, pp. 146–147; Bakunin 1990.
  72. ^ Mayne 1999, p. 131.
  73. ^ Marshall 1993, p. 327; Turcato 2019, pp. 237–323.
  74. ^ Graham 2005.
  75. ^ Pernicone 2009, pp. 111–113.
  76. ^ Pengam.
  77. ^ van der Walt 2019, p. 249.
  78. ^ Ryner 2007.
  79. ^ Marshall 1993, p. 440.
  80. ^ McElroy 1996; Díez 2006.
  81. ^ Díez 2006; Ytak 2000.
  82. ^ McElroy 1981, pp. 291–304; Díez 2007, p. 143.
  83. ^ Imrie 1994; Parry 1987, p. 15.
  84. ^ 84.0 84.1 Evren 2011, p. 1.
  85. ^ 85.0 85.1 Evren 2011, p. 2.
  86. ^ Perlin 1979.
  87. ^ Williams 2017, p. 4.
  88. ^ Franks 2013, pp. 385–386.
  89. ^ Franks 2013, p. 386.
  90. ^ Jun 2009, pp. 507–508.
  91. ^ Williams 2019, pp. 107-108.
  92. ^ 92.0 92.1 Williams 2017, pp. 4–5.
  93. ^ Kinna 2019, p. 125.
  94. ^ Williams 2019, p. 112.
  95. ^ Williams 2019, pp. 112-113.
  96. ^ Carter 1978, p. 320.
  97. ^ Fiala 2017.
  98. ^ Kinna 2019, pp. 116-117.
  99. ^ Carter 1978, pp. 320–325.
  100. ^ Williams 2019, p. 113.
  101. ^ Williams 2019, p. 114.
  102. ^ Kinna 2019, pp. 134–135.
  103. ^ Williams 2019, p. 115.
  104. ^ Williams 2019, p. 117.
  105. ^ Williams 2019, pp. 109–117.
  106. ^ Kinna 2019, pp. 145–149.
  107. ^ Williams 2019, pp. 109, 119.
  108. ^ Williams 2019, p. 119-121.
  109. ^ Williams 2019, pp. 118-119.
  110. ^ Williams 2019, pp. 120-121.
  111. ^ Kinna 2019, p. 139.
  112. ^ Mattern 2019, p. 596.
  113. ^ Williams 2017, pp. 5–6.
  114. ^ Kinna 2012, p. 250; Williams 2019, p. 119.
  115. ^ Williams 2019, p. 122.
  116. ^ Morland 2004, p. 37-38.
  117. ^ Marshall 1993, p. 565; Honderich 1995, p. 31; Meltzer 2000, p. 50; Goodway 2006, p. 4; Newman 2010, p. 53.
  118. ^ De George 2005, pp. 31–32.
  119. ^ Nicholas 2019, p. 603.
  120. ^ Nicholas 2019, p. 611; Jeppesen & Nazar 2012, pp. 175-176.
  121. ^ Jeppesen & Nazar 2012, p. 175-176.
  122. ^ Jeppesen & Nazar 2012, p. 177.
  123. ^ Jeppesen & Nazar 2012, pp. 175-177.
  124. ^ Kinna2019, pp. 166-167.
  125. ^ Nicholas 2019, pp. 609-611.
  126. ^ Nicholas 2019, pp. 610-611.
  127. ^ Nicholas 2019, pp. 616-617.
  128. ^ Kinna 2019, p. 97.
  129. ^ Kinna 2019, pp. 83-85.
  130. ^ Suissa 2019, pp. 514 & 521; Kinna 2019, pp. 83-86; Marshall 1993, p. 222.
  131. ^ Suissa 2019, pp. 511-512.
  132. ^ Suissa 2019, pp. 511-514.
  133. ^ Suissa 2019, pp. 517-518: For more see Tolstoy essay's Education and Culture.
  134. ^ Suissa 2019, pp. 518-519.
  135. ^ Suissa 2019, pp. 519-522.
  136. ^ Kinna 2019, pp. 89-96.
  137. ^ Suissa 2019, pp. 523-526: Suissa names 3 schools as explicitly Anarchists schools, Free Skool Santa Cruz in USA which is part of a wider US-Canadian network of schools, Self-Managed Learning College in Brighton, England and Paideia School in Spain
  138. ^ Carter 1971, p. 14.
  139. ^ Jun 2019, pp. 32–38.
  140. ^ Antliff 1998, p. 78.
  141. ^ Antliff 1998, p. 99.
  142. ^ Mattern 2019, p. 592.
  143. ^ Gifford 2019, p. 577.
  144. ^ Mattern 2019, pp. 592-593.
  145. ^ Mattern 2019, p. 593.
  146. ^ Mattern 2019, pp. 593-596.
  147. ^ Fiala 2017, 4. Objections and Replies.
  148. ^ Klosko 1999, p. 536.
  149. ^ Klosko 1999, p. 536; Kristjánsson 2000, p. 896.

資料编辑

第一手資料
第二手資料
第三手資料

延伸閱讀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