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本因坊道策(1645年-1702年4月22日)為日本江戶時代著名圍棋棋士,生於石見國馬路[註 1]幼名山崎三次郎法名日忠。四世本因坊碁所、四世名人[2]。確立圍棋段位制御城碁制度[3],創立近代圍棋理論基礎手割論,因此被稱為近代圍棋之祖[4];技壓當時眾多高手,譽有實力十三段之名[5],後世尊為棋聖,為江戶三棋聖中的前聖,石見三聖之一[6];2004年首屆圍棋殿堂票選即入選。[7]

本因坊道策
本因坊道策畫像
全名 本因坊道策
出生 1645年
日本石見國馬路[1]
逝世 1702年4月22日
日本
國籍 日本
師從 本因坊算悅本因坊道悅
名徒 井上道節因碩本因坊道的
星合八碩本因坊策元
熊谷本碩吉和道玄
林玄悅門入林朴入門入
井上策雲因碩井上友碩
本因坊道知
段位 名人(九段)
所屬 本因坊家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本因坊 道策
假名 ほんいんぼう どうさく
平文式罗马字 Hon'inbō Dōsaku

目录

生平编辑

青出於藍编辑

道策出生於山崎家,山崎家祖先為戰國時代大名毛利元就家臣松浦日语松浦氏但馬俸祿達一萬,後遷石見國大田村山崎[註 2],被稱作山崎公,因此改山崎,為一代名門[5]。父親為山崎七右衛門,道策為家中次男,另有弟弟千松後來成為棋四家之一井上家家督道砂因碩;一百多年後山崎家又出了另一位井上家家督因砂因碩[1]

七歲向母親學習圍棋,當時使用的棋盤、棋子至今仍保存在山崎家[8][5];十三歲與千松一同前往江戶拜於二世本因坊算悅門下,不久算悅去世,改拜三世本因坊道悅為師。1667年被立為跡目,此時道策的棋力已可與七段的道悅分先,有青出於藍之譽[9];但在此之前留下的紀錄、棋譜極少,難以知道道策如何進步。當時本因坊家對手安井家聲勢較大,處於巔峰[5];但道策在擔任跡目期間,逐漸超越各家好手如二世安井算哲安井知哲林門入,振興本因坊家。[10]

擔任名人碁所编辑

當時棋界長老、曾與本因坊算悅敵對的安井家家督安井算知,於1668年被官方指派為新任名人碁所,道悅認為自己與算知從未對局而提出異議,在輸了流放遠島的覺悟下,道悅與算知進行爭碁[註 3]。剛開始道悅贏得十分辛苦,但後面開始連勝並把算知降級,被認為是道策指導道悅而得[11][12][13]。1676年算知歸還碁所之位,由於道悅認為自己提出爭碁是違抗官命,而不願繼任名人碁所,隔年將本因坊家家督之位傳給道策引退,並推薦其為新的名人。

當時眾多棋士均被道策降級,遺留下的棋譜道策執黑從未輸過,執白勝率也很高[9];名人之位一直是棋四家相爭的目標,但此次卻是無人異議,1677年在算知、道悅見證下,道策成為四世名人;隔年遞交碁所申請書,其上註明「對知哲,從受先開始連降六次,手合改為讓知哲二子;對二世安井算哲連勝十幾盤,安井春知、林門入均為讓二子,井上道砂因碩則為先二」[14]:34,可見當時已無其他接近道策水平的棋士;之後老中寺社奉行召見道策,授予史上第一份碁所證書[註 4][1]

道策擔任碁所期間,制定許多規定,圍棋段位制即在此時訂下,手合規則訂為差兩段讓一子,七段稱為上手,讓上手先者為名人(九段),兩者間為半名人日语準名人(八段)[註 5]。段位制至今仍在使用(虽然职业段位之间的手合割早已废弃)。並將御城碁相關制度整備完成[7]。另外此時本因坊日蓮宗法號脫離[註 6],正式成為家元日语家元[15]

琉球棋士來訪编辑

1682年琉球國透過薩摩藩派遣使節前往江戶幕府,琉球圍棋國手毛榮清[註 7]與之隨行並希望與道策對弈。毛榮清原要求以前一次國際對局[註 8]規格讓三子,但道策要求讓四子,幕府認為名人碁所輸棋於日本國有失面子,但道策自信能讓四子。[19]

道策於薩摩藩藩主島津氏家中在島津氏見證下與毛榮清對弈,四子下了兩盤各一勝,第一局道策看破下手日语上手と下手心理而十四目勝被稱作「模範指導局」;之後毛榮清要求獲得段位證書日语免許,道策以碁所之名授予「上手讓二子」[註 9]的段位證書,毛榮清與仲介島津氏均表滿意而酬以謝禮,為成功的圍棋外交,之後琉球國因此常派棋士與使節同行。[19][1]

細川家事件编辑

道策的母親為肥後國熊本藩藩主細川綱利日语細川綱利的乳母,道策為綱利的乳弟;因此山崎家乃至本因坊家井上家皆與細川家關係密切。元祿年代前半,細川家丟失幕府御賜寶物,細川家可能因此斷絕,綱利因而求助於道策;由於道策與當時將軍德川綱吉側用人牧野成貞關係良好,牧野成貞常至本因坊家下棋,曾被道悅讓二子獲勝,棋力頗高;綱利向本因坊家與井上家借了三千二百黃金[註 10],並在道策與牧野成貞幫助下將此事平息。事後細川家感謝道策協助而每年給予本因坊家、井上家、山崎家上百石的報酬。[20][21]

繼任者编辑

道策振興坊門,帶動元祿年間弈風繁榮,門下弟子曾達三十多人[3];其中桑原道節小川道的星合八碩佐山策元熊谷本碩被稱作「坊門五虎」[22][23]、「道策五弟子」[10],除了道節外的四人均為年紀輕輕就六段以上的天才;加上原道悅門徒,後改拜道策為師,七段的吉和道玄合稱六天王[1]。另外林家家督玄悅門入[24]朴入門入[25],井上家家督策雲因碩[26]、跡目友碩[27]等人均為道策弟子。

道節為道悅弟子,後改拜道策為師,小道策一歲,為當時門下第一人者。道的則為十三歲就六段的神童,十四歲即可與道策分先[9]。道策認為道節年紀太大[14]:37,加上道的進步神速、人品出色,於是在1684年立十五歲的道的為跡目[3]。此舉引起道節不滿,要求與道的對局爭跡目之位,遭到道策拒絕;此時道策的弟弟、井上家家督道砂因碩正好無繼承人選,道策因而將道節過繼至井上家,1690年道節成為井上家跡目,六年後成為家督。[28]

1690年道的染上肺結核去世,兩年後八碩去世,同年道策立十八歲五段的策元為再跡目;但至1699年策元亦染病早逝,本碩不久也逝世,道玄生於豪門,其父不願其染病而召回道玄[14]:39。之後道策培養十歲不到的神谷道知,至1702年道策病重時已有三段;道策請道節指導照顧道知,並升道節為名人上手間(半名人),但道策要求道節不可繼任為碁所,並在林家安井家將棋名人日语名人 (将棋)大橋宗桂日语大橋宗桂 (5代)以及坊門門徒見證下,強迫道節簽署不做碁所的誓約書,此事被認作道策一生中的污點。[1][註 11]

1702年道策去世,累計御城碁不讓子十四局全勝,讓二子兩局皆輸一目;其墓有三處,本因坊家發祥地京都寂光寺、出生地山崎家[29][30],以及本因坊家歷代墓所江戶本妙寺日语本妙寺 (豊島区)

評價、影響编辑

道策在碁所確立的段位制度對圍棋影響深遠,至今仍在使用。而其創立的手割為首次帶入現代棋感的理論[31],因此被稱為近代圍棋之祖[4];當時圍棋主流安井流仍未脫中國古代棋風,只注重局部攻擊;而手割分析每一子的效率,因此不拘泥局部而有大局觀,合理棄子取得先手,被視為圍棋水準的一大躍進。[31][1][32]

由於道策領先各家棋士,取得壓倒性的勝利,沒有棋士能保持讓先等級,遺留下153譜持黑不敗,持白敗局不多,大部分敗局只有讓子棋[9];從手合上推測,道策因而被稱為實力有十三段[5][31],並被尊為棋聖,之後與丈和秀策合稱江戶三棋聖,為其中的前聖[1]。並與石見國畫聖雪舟、歌聖柿本人麻呂合稱為石見三聖[6]。另有名人之王[33][34][21]、碁神[35]等稱呼。

1987年日本圍棋俱樂部訪問當時六位頂尖棋士加藤正夫武宮正樹林海峰趙治勳小林光一大竹英雄,詢問「誰是史上最強棋士」,前四者回答昭和棋聖吳清源,小林與大竹則認為歷代的高手們處於不同的年代,要比較很為困難,但真的要說,則為道策、秀策、吳清源。名譽棋聖藤澤秀行自傳中則稱日本棋壇對此分為道策派、秀策派、秀榮派,各有不少擁護者[31]。後來二十世紀李昌鎬長居世界棋賽第一,因此韓國棋迷亦出現道策、吳清源、李昌鎬誰為史上最強的網路辯論[36]

名人因碩曾說「道策老師讓我先雖然下得很吃力,但那是因為19路的棋盤太過狹小,老師難以發揮,若是將四個棋盤並為38路,則老師可以讓我三子。」[14]:41,棋聖丈和亦曾說「與道策進行十局賽,因為年代的關係,新的定石布局會讓他不適應,因此第一次十局賽大概會平手;但之後習慣後,我將毫無勝算。」[14]:106[3]

名譽棋聖、碁聖名人小林光一曾說「在我的職業圍棋生涯中,早期用盡心力研究道策的棋,受益匪淺,打下了良好的基礎。」[33]、「有史以來數百年圍棋界最強者首推道策,擺他的棋譜對他的神算感到驚嘆,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37]2010年獲得本因坊戰冠軍的山下敬吾雅號日语雅号定為「道吾」,而不使用常用的「秀」,受訪時表示「因為江戶時代最強棋士為道策,加上我出生在北海道,所以選用道。」[38]

吳清源曾稱讚道策對於當時習慣下的古式戰鬥棋,提出了合理的思考改造,踏出現代圍棋感覺的第一步,這樣的功績就足以列入偉大棋士之列;但也評論道策因為在當代毫無棋士能靠近其水平,因此令人懷疑道策是否真的花苦心認真下棋,且道策偶爾會下出一些過強的無理棋。[32]

道策流编辑

道策的棋不拘小棋,願意棄子而換得更大的利益;由於道策在同時期無敵手,需要下大量的持白、讓子棋,在沒有貼目日语コミ[註 12]或讓子情況,持黑一方有著優勢,白棋需要講求布局速度;因此道策為了不讓局勢落後而寬大構陣,等待對手侵入而加以攻擊[10]。此外在道策以前的時代並不重視締角(守角),往往只進行攻擊性的掛角,而道策為首位重視締角的棋士[32]。另外道策承襲了道悅還不成熟的大模樣布局,下出了類似武宮正樹宇宙流

其他编辑

歷年御城碁成績编辑

  • 1667年 對安井跡目知哲 白五目勝
  • 1668年 對二世安井算哲 黑10目勝
  • 1669年 對二世安井算哲 黑13目勝
  • 1670年 對二世安井算哲 白九目勝
  • 1671年 對二世安井算哲 不明
  • 1672年 對二世安井算哲 白10目勝
  • 1673年 對二世安井算哲 黑12目勝
  • 1674年 對二世安井算哲 白六目勝

  • 1675年 對二世安井算哲 白16目勝
  • 1676年 對二世安井算哲 白10目勝
  • 1677年 對二世安井算哲 白五目勝
  • 1679年 對二世安井算哲 白三目勝
  • 1681年 對安井知哲   白19目勝
  • 1682年 對二世安井算哲 白15目勝
  • 1683年 對安井春知日语安井春知   授二子一目敗
  • 1696年 對安井跡目仙角 授二子一目敗

[39][9]

生涯名局编辑

棄子名局编辑

                                     
                                     
                                     
                                     
                                     
                                     
                                     
                                     
                                     
                                     
                                     
                                     
                                     
                                     
                                     
                                     
                                     
                                     
                                     

此局為1667年道策以本因坊家跡目身分首次參加御城碁,對手亦為剛成為安井家跡目的安井知哲,道策持白三目勝。在黑下Δ一子時,白進行64以下的棄子,並在76已活角情況下,又進行78的棄子,使68、82一塊棋子連接變強,並取得先手搶到要點84,為極為出色的大局觀,因此此局被稱為棄子名局。[10][40]

治孤名局编辑

                                     
                                     
                                     
                                     
                                     
                                     
                                     
                                     
                                     
                                     
                                     
                                     
                                     
                                     
                                     
                                     
                                     
                                     
                                     

此為1672年道策執白對上安井知哲,道策遺譜中有48局是對上知哲,兩人相差一歲,又剛好為本因坊家、安井家家督,自年輕時期即為好對手,但知哲從讓道策先到此局知哲八目敗後,被降級至先二手合。本局白棋在全局已經領先,但在左上角有一孤棋,被黑棋重重包圍,只有一眼,但白66(實戰第166手)、68、72三妙手使白棋逃脫重圍[41]。小林光一曾說「原以為左上白棋非常辛苦,沒想到第172手後,白怎樣下都處理得好,覺得很不可思議,重擺了好多遍。」[10]

模範指導棋编辑

                                     
                                     
                                     
                                     
                                     
                                     
                                     
                                     
                                     
                                     
                                     
                                     
                                     
                                     
                                     
                                     
                                     
                                     
                                     

此為1682年道策讓琉球國手毛榮清四子的第一盤對局,圖為第200手的局面。道策開頭使用了雙碰黑兩個大飛套手日语ハメ手[註 13]得手,並看破黑棋心理而棄子圍到右側大塊白地,最後白十四目勝,在日本圍棋史上被稱為模範指導局。[42]

畢生傑作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