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雄安新区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国家级新区

雄安新区中国第19个国家级新区,也是首个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成立的国家级新区,位于河北省保定市东部,由雄县容城县安新县及其周边部分地区组成[1],於2017年4月1日正式成立。定位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高水平社会主义现代化城市、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重要一极、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新引擎、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全国样板[2]

雄安新区
Government of Xiong'an 201910.jpg
雄安新区管委会,位于雄安市民服务中心
地名出处 雄县及安新县
Xiongan New Area.png
雄县、容城县、安新县在中国的位置
概览
国家  中华人民共和国
河北省
下级行政区 雄县容城县安新县及其周边部分地区
设立时间 2017年4月1日
党工委书记 陈刚
管委会主任 陈刚
政府驻地 容城县雄安市民服务中心
毗邻 徐水区清苑区高阳县高碑店市任丘市华北油田地区霸州市文安县固安县
城市称号 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城市定位 北京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
地理
气候类型 温带季风气候
其他
时区 UTC+8(东八区
網站:中国雄安
2019年10月底的雄安新区市民中心,该区域为雄安新区成立后第一处地标区域。容城以东5公里处,北邻荣乌高速

历史沿革编辑

2014年2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习近平听取三省市汇报后,正式把“京津冀协同发展”作为国家重要战略。随后,网络上产生了诸如“保定将成为政治副中心”、“白洋淀市”、“白洋淀自贸区”之类的传言。当年3月26日出台的《河北省新型城镇化规划》虽然未提到“副中心”,但明确保定将疏解北京首都機能(例如承接疏解北京的部分行政事业单位),并将保定定位为“畿辅节点城市”[3]

2015年2月10日,习近平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9次会议审议研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时,明确提出了“多点一城、老城重组”的思路。其中“一城”就是要研究思考在北京之外建设新城问题[4]。4月2日和30日,习近平先后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和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审议《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深入研究论证新城问题”“考虑在河北合适的地方进行规划,建设一座以新发展理念引领的现代化新城”。此后,由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牵头,组织研究论证设立集中承载地有关工作。[5]

2016年2月2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专题会议,提出对北京城市副中心和集中承载地的具体要求。[5]3月24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同意定名为“雄安新区”;5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关于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和研究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有关情况的汇报》,这是“雄安新区”首次出现在汇报稿的标题之中。此次会议原则通过《关于研究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实施方案》,而雄安新区规划的具体编制工作随即在“高度保密”的情况下展开[4]

2017年2月23日,习近平前往河北省安新县调研,并主持召开了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工作座谈会[6]

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通知中將此新區定位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是继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新區主要任務是成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1]

2018年4月14日,《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获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复[7]。12月25日,《河北雄安新区总体规划(2018—2035年)》获国务院批复[8]

2019年8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复同意设立中国(河北)自由贸易试验区,其中包括设在雄安新区境内的雄安片区[9]

政治编辑

雄安新区临时领导班底
党工委书记 陈刚 管委会主任 陈刚
党工委副书记 田金昌、张维亮、党晓龙
管委会副主任 田金昌、吴海军、傅首清
党工委委员 吴铁、牛景峰、于振海、翟伟、王纪平

2017年4月1日,中共河北省委省政府研究决定,成立雄安新区筹备工作委员会及临时党委(以下简称“两委”)[10]。两委是雄安新区筹办工作的过渡性机构,经中共河北省委省政府授权,负责“组织领导、统筹协调雄安新区开发建设管理全面工作,对雄安新区范围内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党的建设,行使组建、协调、督导、服务职能”[11]。由于雄安新区行政架构尚未建立,雄安两委实际承担起雄安新区筹办和日常行政工作。

2017年4月2日,在容城县召开的领导干部大会上,新区临时党委副书记党晓龙表示将“把管控工作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尤其是土地违法等方面”。会议同时宣布,根据省政府委托,临时党委将接管干部工作,并于4月2日起冻结人事变动[12]。4月3日,雄安新区临时党委在容城县开始办公。据媒体报道,临时党委已整体租下一个酒店作为临时办公地点[13]

2017年6月21日,在河北省做好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群众工作会议上,河北省省长许勤宣读了《中央编办关于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管理机构有关问题的批复》,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决定设立中共河北雄安新区工作委员会、河北雄安新区管理委员会,为省委省政府派出机构,负责组织领导统筹协调新区,开发建设管理全面工作,对雄县、容城、安新三县及周边区域实行托管。新区管委会同时受国务院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指导[14]。由陈刚任雄安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刘宝玲任雄安新区党工委副书记、雄安新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

建设初期,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下设党政办公室、党群工作部、改革发展局、规划建设局、公共服务局、综合执法局和安全监管局[14]。后增设公安局[15]、生态环境局[16]、税务局[17]、气象局[18]

2019年1月4日,河北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通过任命刘光辉河北雄安新区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纪志明河北省人民检察院雄安新区分院检察长[19]。雄安新区同两江新区西咸新区等新区一样还只设有党工委、管委会,便已经设立了行政区所对应的法院与检察院,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认为,这意味着雄安新区可能将来会过渡为河北省所下辖的行政区,这是为将来做行政架构方面的准备[20]

行政区划与空间布局编辑

 
雄安新区在保定市的位置规划范围(红线圈出区域),新區坐落於保定市的東側

雄安新区规划范围包括河北省保定市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高阳县龙化乡和隶属于沧州任丘市鄚州镇苟各庄镇七间房乡),共1770平方公里。规划建设将以特定区域为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先行开发(其中先行规划建设20-30平方公里的启动区),中期、远期发展区面积分别约为200平方公里和2000平方公里[1][2]

关于雄安新区的选址,河北省方面曾拿出了13个方案。经过反复比对、科学论证,方案范围逐步缩小,最终锁定“雄县-容城-安新”这一方案[4]

雄安新区
地图
行政区划 面积
平方公里
人口
(萬人)
生產總值
(亿人民幣)[21][22]
雄安新区 1576.6 104.7 218.36
保定市 安新县[23] 724 42 57.82
雄县[24] 513 39.2 101.14
容城县[25] 314 26 59.4
高阳县 龙化乡[26] 51.4 3.1 安新县托管[27]
沧州市 任丘市 鄚州镇[28] 58.2 2.91 雄县托管
苟各庄镇[28] 60.3 3.16
七间房乡[28] 52.2 2.94

雄安新区将规划形成“一主、五辅、多节点”的新区城乡空间布局,“一主”为位于容城、安新两县交界区域的起步区,也是新区主城区,“五辅”为雄县、容城、安新县城及寨里、昝岗五个外围组团。起步区将按照“北城、中苑、南淀”的空间结构设计,形成“一方城、两轴线、五组团、十景苑、百花田、千年林、万顷波”的空间意象[2]

地理编辑

 
雄安新区内的白洋淀晚霞

雄安新区位于华北平原,地处北京、天津、保定腹地,交通便捷、环境优良、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29]。雄安新区距北京、天津均为105公里,距保定30公里,距石家庄155公里。

当地位于海河流域大清河水系,有着华北第一大淡水湖——白洋淀,上游有潴龙河、孝义河、唐河、府河、漕河、萍河、杨村河、瀑河白沟引河

雄安新区地处南水北调工程中线附近,有引黄入冀补淀等水利工程。

雄安新区的城轴线西延太行山,东指向渤海,东西轴线串联起城市组团,根据规划将建成现代便捷的公共服务设施和创新场馆;北望潭柘寺定都峰,南经大溵古淀。在南北城轴线上,有序布局了历史文化生态设施[4]

交通编辑

公路编辑

雄安新区境内现有两条国道  112国道)、四条省道(  333省道  334省道  042省道  043省道)、两条国家高速公路  大广高速  荣乌高速)。规划构建“四纵三横”区域高速公路网,其中“四纵”为  京港澳高速  大广高速京雄高速(含  大兴机场北线支线)、新机场至德州高速,“三横”为  荣乌高速新线、津雄高速(即荣乌高速旧线)、  津石高速[2]

轨道交通编辑

雄安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快线(R1线)将与北京地铁大兴机场线贯通运营。[30]R1线已开展工程可行性报告编制工作,准备进入立项程序,力争2019年年底开工建设。[31]

铁路编辑

雄安新区现有津保铁路的两个车站白沟站白洋淀站,规划构建“四纵两横”区域高速铁路交通网络(其中“四纵”为京广高铁京港台高铁京雄-雄商段、京雄石雄城际、新区至北京新机场快线,“两横”为津保铁路津雄城际-京昆高铁忻雄段),形成“两主两辅”枢纽格局(“两主”为高铁站雄安站、城际站雄安西站,“两辅”为白洋淀站、白沟站)。[2]

2017年7月6日起,北京南站开行两对往保定站方向的动车组列车,经停霸州西、白沟、白洋淀、徐水等站。列车开行后,加强了雄安新区与北京的铁路通行便利[32]。2018年2月28日,京雄城际铁路開工,預計2020年底全线投入使用[33]

航空编辑

雄安新区附近机场有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天津滨海国际机场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等,通过高速公路、高铁等网络连接。[2]

2018年11月,中国民用航空局运输司拟批准筹建中国南方航空雄安航空有限公司,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为基地机场,与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统一运营。待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整体迁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四年过渡期满后,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将注入中国南方航空雄安航空有限公司,同时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将予以注销。[34]

影响和评价编辑

考察与合作编辑

 
阿里巴巴集团于新区内设立的办公室
 
北京市朝阳区实验小学在新区设立的校区

2017年5月11日下午,北京大学党委书记郝平率团访问河北。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赵克志,省委副书记、省长许勤会见了郝平一行,双方就加强校省战略合作进行了充分交流,并达成五点共识。其中,北大光华将在雄安建立分院。围绕建设雄安,北大与河北计划在五个方面开展合作:首先是发挥北大医疗资源优势,在雄安新区建立学科齐全,集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医疗服务于一体的一流医学中心;并计划在雄安新区建立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高端培训中心;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与国家有关部门合作建立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重点服务雄安新区建设;同时,在教育部统一部署下,北大将与兄弟高校一道,支持雄安新区高等教育发展;北大也承诺为河北发展和雄安新区规划建设输送更多的北大毕业生。

5月23日晚,中央国家机关住房资金管理中心发布《关于贯彻落实“放管服”改革精神做好住房公积金缴存有关工作的通知》,通知公布了住房公积金缴存服务八项新措施,为中央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城乡发展一体化、就业创业、创新创造、国有资产管理等领域出台了一系列全面深化改革的政策举措提供配套服务。

各方评论编辑

中國政府對雄安新區相當相當重視,中国媒体更将它与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相提并论,稱其為“首都副中心”[35],並有评论称“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东,21世纪看雄安”[36]。其起步区面积约为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为200平方公里,而远期控制区的面积则达到了2000平方公里[1],略大于深圳[37]

2017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组长张高丽就设立雄安新区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这项工作是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决策下推进的,倾注了习近平总书记大量心血,充分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强烈的使命担当、深远的战略眼光和高超的政治智慧。……在雄安新区前期谋划、研究论证、批准设立的每一个阶段,习近平总书记都主持召开重要会议研究部署,作出重要指示批示,亲自交代每一项任务。”[38]

2018年5月28日,中国外交部举办了以“新时代的中国:雄安 探索人类发展的未来之城”为主题的第十三场省区市全球推介活动,外交部长王毅表示:“雄安新区代表了中国的未来,引领了世界的潮流,也预示了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设立雄安新区是中国深化改革的重大决策,大量符合未来发展方向的改革创新举措将在雄安先行先试,为解决大城市病提供‘中国方案’,争取走出一条可复制、可推广的新路子。”[39]

中国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兼总工王金南在2017年4月23日举行的第六期钱学森论坛上表示,新区所在的白洋淀流域不仅水资源严重短缺,而且入淀河流的水污染非常严重。雄安新区的大气环境污染也十分严重。他认为环境问题是雄安新区发展所面临的最大挑战。[40]

参与雄安新区规划设计的专家、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尹稚在2018年8月举办的“清华大学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发展高峰论坛”上表示,跟当年的浦东深圳这些大型新城新区来比,雄安新区出台时,中国经济处于困难期,选址也有很多不利条件,不在已有的国家级大型交通网络的节点上,而且地势低洼,比常年洪水位低8到9米,需要大量的工程处理,白洋淀的水质是劣五类和劣四类,需要提升净化。[41]

中国科学院院士、地理学家陆大道撰文指出,雄安新区的选址不符合中国经济要素“自西向东”的宏观流向,难以吸引有利于产业发展的要素集聚,雄安新区发展的“母城”北京经济要素和技术创新要素迁到雄安的趋势不明显。且河北省不像多数省市那样具有一两个经济实力很强的特大城市引领全省经济的发展。京津冀现有的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亦庄开发区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滨海新区等发展条件明显要更加优越。[42]

传媒人潘小涛认为,“雄安新区的设立跟一带一路一样,事前未经专家详细研究和论证,只是习近平一时兴起的念头就变成国策,然后调动各方资源去落实其构思。而且,习近平并不懂经济,更不尊重经济规律,不知在沿海沿江建造城市才会事半功倍。雄安位处干旱且地下水已被抽干的华北平原腹地,既不近海也没江河,毗连的白洋淀虽是华北最大淡水湖,但仅能满足保定市及周边村镇需要,断难应付一个新兴大城市的需求。”[43]

其他影响编辑

雄安新区的设立对中国大陸股市和房价造成了很大的影响[44]。许多与河北相关的股票都一路暴涨甚至涨停[44][45]。当地的房价更是波动极大,雄安新区设立前每平方米的价格为五六千元左右,但设立后两三万一平米都开始出现,低于两万的价格已经成为不可能[46]。对此,当地政府关闭了70余个售楼处并逮捕了7人[44]

2017年4月10日起,人民网百度及各大論壇聯合發佈了一篇整理文,公告了網上亂傳較廣的雄安謠言與處置方式:

  • 雄安一男子將房子八千元賣出後隔日漲到2萬5千,所以跳樓。保定網警公告在4月3日白沟镇有一男跳樓,但他房為租住,該房也未有任何交易,其餘劇情為網路謠言。事後抓捕謠言散佈者楊姓男子,拘留10日處罰。
  • 首都第三機場將在保定市徐水区建设。保定市網警公告純屬謠言,第二機場尚未完工,就算真有第三機場也是在遙遠的未來。
  • 有87家央企將遷往雄安新區,包括華潤中石油等。國家發改委副主任澄清,根本無此計畫,部分民間企業發表要遷往意愿是企业行為。
  • 保定市6月起实行購車搖號制度。保定網警公告沒有接到此一訊息,此謠言文與近年石家莊等地出現的雷同,只是改掉地點。
  • 尹莊村的搬迁补偿协议书在網上散佈。中共安新縣委宣傳部在微信公眾號闢謠,称無此事,4月9日保定市公安抓獲城關鎮肖姓男子假造該文件散佈,并处拘留5日處罰。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 新华社. 2017-04-01 [2017-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3). 
  2. ^ 2.0 2.1 2.2 2.3 2.4 2.5 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 中共河北省委河北省人民政府. 2018-04.
  3. ^ 陈竹沁, 王哿. 河北雄安新区探路:对标深圳浦东,京津冀协同发展“试金石”. 澎湃新闻. 2017-04-02 [2017-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3). 
  4. ^ 4.0 4.1 4.2 4.3 雄安规划干货首次对外公开:新区选址曾有13个方案. 新华视点. 2018-04-27 [2018-04-30]. 
  5. ^ 5.0 5.1 张高丽就设立雄安新区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 新華網. 2017-04-15 [2017-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5). 
  6. ^ 侠客岛:雄安的雄心,从大历史观的高度出发. 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众号 (澎湃新闻). 2017-04-02 [2017-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0). 
  7. ^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对《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的批复. 人民日报. 2018-04-21 [2018-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1). 
  8. ^ 国务院关于河北雄安新区总体规划(2018—2035年)的批复. [2019-01-02]. 
  9. ^ 重磅!中国(河北)自由贸易试验区雄安片区来了. [2019-08-27]. 
  10. ^ 人民日报:房价不“飙车” 雄安才会安. 中财网. 2017-04-03 [2017-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5). 
  11. ^ 雄安新区筹委会临时领导班子成立 袁桐利任临时党委书记. 新华网. 2017-04-03 [2017-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5). 
  12. ^ 雄安新区临时党委接管干部工作 即日起冻结人事变动. 凤凰网. 2017-04-03 [2017-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3). 
  13. ^ 独家探访河北雄安新区筹委会办公地:租了整栋楼,已完成入驻. 澎湃新闻. 2017-04-03 [2017-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3). 
  14. ^ 14.0 14.1 河北雄安新区管理机构获中央编办批复. 参考消息网. 2017-06-22 [2018-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4). 
  15. ^ 雄安新区首任公安局长到位,雄安公安局将承担治安重任. 搜狐. 2018-06-11 [2018-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4). 
  16. ^ 全国首个生态环境局在雄安成立. 中青在线. 2018-05-16 [2018-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4). 
  17. ^ 郭东. 河北雄安新区税务局正式挂牌成立. 河北日报. 2019-06-26 [2019-11-26]. 
  18. ^ 原付川. 河北雄安新区气象局挂牌成立. 河北日报. 2019-11-13 [2019-11-26]. 
  19. ^ 雄安新区公检法负责人全部到位. 新京报. 2019-01-05 [2019-01-06]. 
  20. ^ 雄安新区人事任命再传新消息 :“法检两长”上任. 新浪. 2019-01-05 [2019-01-06]. 
  21. ^ 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 雄县容城安新3县概况一览. 证券时报网. 2017-04-01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8). 
  22. ^ 安新县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安新县人民政府.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8). 
  23. ^ 走进安新. 河北省安新县人民政府.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8). 
  24. ^ 雄县概况. 雄县人民政府.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8). 
  25. ^ 容城县情简介. 容城县人民政府.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8). 
  26. ^ 龙化乡概况. 高阳县人民政府. 2015-6-18 [2019-01-17]. 
  27. ^ 龙化乡情况说明. 高阳县人民政府. 2018-5-31 [2019-01-17]. 
  28. ^ 28.0 28.1 28.2 行政区划. 雄县人民政府. 2018-07-09 [2019-01-17]. 
  29. ^ 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 保定日报. 2017-04-03 [2017-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2). 
  30. ^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投运之际看雄安航空服务体系——20分钟京雄城际 30分钟机场快线 45分钟高速通达. 2019-09-29. 
  31. ^ 雄安至北京金融街将实现“一小时”通达. 北京商报. 2019-08-20 [2019-10-06]. 
  32. ^ 北京到雄安新区周四通动车 二等座票价45元. 新京报. 2017-07-03 [2017-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9). 
  33. ^ 北京至雄安城際鐵路開工建設. 新華網. 2018-02-28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8). 
  34. ^ 关于拟批准中国南方航空雄安航空有限公司筹建的公示. 中国民用航空局. 2018-11-15 [2018-11-15]. 
  35. ^ “首都副中心”雄安新区:周边县市全面限购房产、央企纷纷表态支持建设. 端传媒. 2017-04-06 [2017-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8). 
  36. ^ 荏苒. 前车可鉴:雄安新区面临三大挑战. 多维新闻. 2017-04-06 [2017-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1). 
  37. ^ 孙静波. 雄安新区横空出世:堪比深圳特区 还有啥不一样?. 中国新闻网. 2017-04-02 [2017-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6). 
  38. ^ 张高丽就设立雄安新区接受记者采访. 人民日报 02. 2017-04-15 [2018-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08). 
  39. ^ 携手未来之城,实现合作共赢——外交部举办雄安新区全球推介活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8-05-28 [2018-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9). 
  40. ^ 环保部:环境问题是雄安发展最大挑战. 新浪. 2017-04-23 [2018-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9). 
  41. ^ 一年多过去了,雄安为啥还没启动大规模建设?清华教授这篇文章讲透了. 搜狐. 22018-08-15 [2018-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8214523). 
  42. ^ 陆大道:对雄安新区规划建设中的困难的几点分析. 新浪. 2018-08-19 [2018-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9). 
  43. ^ 潘小濤. 習亂點鴛鴦 雄安新區手尾長. 蘋果日報. 2019-02-15. 
  44. ^ 44.0 44.1 44.2 查尔斯•克洛弗,俱菲. 雄安新区突显中国城镇化雄心. FT中文网. 2017-04-07 [2017-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7). 
  45. ^ 艾丽斯•伍德豪斯. 雄安新区概念股大面积涨停. FT中文网. 2017-04-05 [2017-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7). 
  46. ^ 张斌. 雄安新区房价爆涨:五万一平不是梦 卖主开始违约. 新浪财经. 2017-04-04 [2017-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8).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