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PODY barnstar.png
東南亞主題頁-典範條目
PODY barnstar.png

第一篇[编辑]

Nepenthes rajah.png

马来王猪笼草婆罗洲马来西亚沙巴坦布幼昆山附近及基纳巴卢山特有的热带食虫植物。仅生长于蛇纹石土壤基质中,特别是有地下水渗出、土壤松散且长期湿润的地区。其海拔分布范围为1500米至2650米。由于其分布局限,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评估为濒危物种,列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中。马来王猪笼草以巨大的瓮形捕虫笼而著名。其捕虫笼可高达41厘米,宽至20厘米。容积可达3.5升,其中的消化液可达2.5升,为猪笼草属中捕虫笼容积最大的物种。马来王猪笼草另一个形态上的特征为叶片与笼蔓的盾形衔接方式,其笼蔓并不由叶尖伸出,而是从距离叶尖2至5厘米处的叶片下表面伸出。该特征仅出现于少数猪笼草属物种上。其捕虫笼偶尔可捕获脊椎动物甚至小型哺乳动物。马来王猪笼草与莱佛士猪笼草是仅有的两种有捕获哺乳动物野外记录的猪笼草属物种。昆虫,特别是蚂蚁,是其上位笼下位笼的主要猎物。

第二篇[编辑]

2010 Manila hostage crisis bus.JPG

馬尼拉人質事件,發生於2010年8月23日當地時間上午10時半左右,遭革職的前菲律賓國家警察高級督察羅蘭多·門多薩手持步槍,登上香港康泰旅行社在菲律賓馬尼拉的旅遊巴士,挾持車上23名人質,並要求菲律賓政府讓他復職。綁匪先後釋放了6名香港遊客、1名菲籍導遊及2名菲籍攝影師,另有1名菲籍司機逃脫。事發近10小時後綁匪與菲律賓國家警察馬尼拉警區特種武器和戰術部隊及特別行動隊爆發槍戰,駁火逾1小時後綁匪被擊斃。事件持續12小時後以流血告終,最後15名被挾持的人質中,8死7傷。馬尼拉人質事件造成菲律賓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緊張。香港保安局向菲律賓發出黑色外遊警示並實行制裁直到2014年4月23日。

第三篇[编辑]

胡春香

胡春香(1772年-1822年),越南女詩人,生於後黎朝末年,經歷西山朝,卒於阮朝初年。胡春香擅寫喃字詩,被譽為越南最偉大的詩人之一。胡春香袭用要求苛刻的七律格律寫詩,語言凝炼,格律严谨,对仗工整,读起来令人感到痛快淋漓,卻又丝毫感觉不到任何格律上的束缚。胡春香的作品常會从民间俗语中撷取精华,极大地丰富了民族诗歌的语言。胡詩用字的另一個特點是经常运用汉字「拆字謎」的手法,使其诗读来妙趣横生。她的詩在內容和思想上歷來引起不少爭議,越南歷代對她褒貶不一,卻在形式和藝術技巧上有驚人成就,而她的生平也是另一個具爭議性的話題。現代越南詩人春耀肯定了她對越南文學發展的貢獻,稱她為「喃字詩女王」。

第四篇[编辑]

Map of the Lý dynasty.png

李朝,是越南歷史上的一個朝代,因该朝君主姓李而得名,历经九代君主,凡217年。李朝開創於1009年。該年農曆十一月,前黎朝的左親衞殿前指揮使李公蘊(即李太祖)奪取帝位,次年改元順天,定都昇龍(今稱河内)。李朝建國後,採取唐朝宋朝的中央政治制度模式。在太祖、太宗、聖宗、仁宗四代君主的百餘年間,越南進入了政治集中、國家統一、國勢強盛的時期。李朝的治國政策包括興建昇龍城,分封中央軍政諸臣職位,改組地方政治機構,發展佛教,實行科舉制度,改革土地和稅收制度,制定《刑書》以改良法律,對外採取擴張政策等。李朝前半段時期多次與宋朝真腊占城發生戰爭,佔領了大片領土。1054年,李圣宗改国号为「大越」,并成为此后越南数个朝代的国号。李英宗時,獲中國宋朝冊封為安南國王,越南從此亦被稱作安南國。李朝在中葉以後逐漸衰弱,國內封建諸侯相互交戰,爭奪權力。李朝晚期,發生了「范猷之亂」、「郭卜之亂」和陳嗣慶陳承兄弟專權的場面。最後權臣陳守度趁李昭皇年幼,於1225年年底(或1226年初)安排從姪陳煚(陳承之子)「受禪」,取代李氏帝位,建立陳朝

第五篇[编辑]

Typhoon Vamei 2001.jpg

热带风暴画眉2001年太平洋台风季期间形成的最后一场风暴,于12月26日在南海北纬1.4°至1.5°海域发展形成,比有纪录以来世界上任何一个热带气旋都更靠近赤道。系统迅速增强并沿马来西亚最东南端登陆,然后迅速减弱,于12月28日在苏门答腊上空消散,其残留最终在北印度洋重新组织。画眉的正式分类为热带风暴,但各气象机构对其强度并未达成一致,部分机构认为气旋最大持续风速为每小时140公里,并且有风眼存在,因此属于台风。风暴在马来西亚东部引发洪灾和山体滑坡,造成5人丧生,经济损失约360万美元(2001年美元,相当于2019年的487萬美元)。“画眉”之后成为日本气象厅自21世纪开始为太平洋台风命名以来退役的第一个风暴名称,用“琵琶”代替。

第六篇[编辑]

赵佗雕像

南越国是约前203年至前111年存在于岭南地区的一个国家,国都位于番禺。南越国是秦朝将灭亡时,由南海郡赵佗起兵兼并桂林郡象郡后于约前203年建立。前196年,赵佗向西汉皇帝刘邦称臣,南越国成为西汉的一个“外臣”。约前183年,南越国与西汉交恶,赵佗开始称帝,其后,闽越夜郎、同师等国皆臣属于南越国,南越国的势力影响范围扩张至顶峰。前179年,南越国与西汉修好,赵佗再次向西汉皇帝汉文帝称臣。前113年,南越国第四代君主赵兴因向西汉请求“内属”,而和丞相吕嘉发生争议。吕嘉杀死赵兴,立其兄赵建德为新君主,并与西汉对峙。前112年,汉武帝出兵10万发动对南越国的战争,并在前111年将南越国灭亡。

第七篇[编辑]

Djuanda Kartawidjaja.jpg

朱安达·卡塔维查亚(1911年-1963年)通常简称朱安达,是已故印度尼西亚无党派政治家,属印尼巽他族穆斯林。朱安达生前多次进入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内阁,担任过多部门的部长,是印尼第11任、第17届内阁总理,同时兼任国防部长,他所领导的内阁即朱安达内阁。由于朱安达卸任总理后苏加诺总统自称总理,苏加诺下台后蘇哈托废除总理职位,故朱安达常被视为印尼历史上最后一任总理。卸任总理兼防长后,他任苏加诺内阁首席部長(第一部长)直至逝世,也是印尼史上唯一的首席部长。朱安达任部长、总理和首席部长期间执行积极的独立自主的对外政策,把握反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大方向,同时团结国内各党派和政治集团,打击各地分裂势力,重视经济建设,为印尼的独立、统一和发展做出了贡献。但批评者认为他是苏加诺的橡皮圖章,而且他任职期间印尼的经济状况未见起色。

第八篇[编辑]

新加坡殖民地政府皇家徽号

林有福(1914年-1984年),新加坡马来西亚华裔政治家,1948年至1963年历任新加坡立法局立法议会议员,1956年至1959年出任第二任首席部长。出身草根的林有福在二战结束后投身工运,继而从政,1956年6月接替辞职的劳工阵线党友大衞·马绍尔出任首席部长。在任内,他透过高压手段打击境内左派活动,促成英政府在1957年4月同意新加坡在1959年落实全面自治。可是,他对左派的强硬作风使他的支持度急降,最终在1959年立法议会大选中遭人民行动党重挫,自治邦首任总理席位更由李光耀夺得。此后,林有福遂渐淡出新加坡政坛,1964年获马来西亚政府起用为驻澳洲高级专员,但1966年发生的离奇失踪事件使他在大马政坛提早止步。晚年的他皈依伊斯兰教,并迁到沙特阿拉伯低调过活,从此绝迹新马政坛。

第九篇[编辑]

Ngo Dinh Diem - Thumbnail - ARC 542189.png

吴廷琰访问澳大利亚:1957年9月2至9日,越南共和国总统吴廷琰澳大利亚进行正式访问。吴廷琰还在这年正式访问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反共国家。与美国之行相同,吴廷琰在冷战高峰期间的到访得到热烈而奢华的迎接,时任总理澳大利亚自由党创立者罗伯特·孟席斯和在野反对党澳大利亚工党都给予他高度评价。吴廷琰在澳大利亚国会讲话,并获颁圣米迦勒及圣乔治勋章。访澳期间,吴廷琰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公众场合露面,没有与澳大利亚领导人开展实质性政治对话。媒体一律赞颂于他,称他是南越成功、充满魅力、民主和正义的领导人,对他的专制、操控选举及各种腐败行为视而不见。澳大利亚天主教领袖和媒体对这位南越国家首脑更是青眼相看。身为在南越属少数的天主教徒和南越首席大主教的弟弟,吴廷琰在国内极力奉行有利于教友的政策。他给予天主教堂土改豁免,还让教友获得更多的援助和职务升迁机遇,甚至默许天主教准军事组织攻击在全国人口中占绝对多数的佛教徒。吴廷琰的到访标志着南越和澳大利亚的关系达到新的阶段,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失去外国盟友的支持,他们批评他独断专行的统治和宗教偏见。到1963年遇害时,吴廷琰的支持者已寥寥无几。澳大利亚此后曾在反共斗争中派兵支援南越,但到了20世纪60年代,澳大利亚工党开始同情北越,反对越战扩大化,原本站在同一立场的两党因此分道扬镖。工党之后不再支持南越,并且掌权后也拒绝南越难民进入澳大利亚,但在1975年政治立场属中间偏右自由党-国家党联盟重新掌权后,大量越南难民还是得以进入该国避难。

第十篇[编辑]

Flag of South Vietnam.svg

順化化學攻擊是一件發生於1963年6月3日的暴力鎮壓事件。在此次事件中,越南共和國陸軍(南越陸軍)部隊於順化市內向街上一群正在舉行示威活動的佛教徒和順化市民灑下紅棕色的催淚化學藥劑。事發當時,這些群眾正在抗議天主教徒總統吳廷琰的排佛政策。順化化學攻擊時的示威行動是佛教徒危機的一部分,在這場危機爆發期間,佔南越大部分人口的佛教信眾群起要求宗教平等,而使其爆發的導火線則是更早前發生的「順化佛誕槍擊案」——該案導致9名抗議當局禁止佛陀誕辰紀念日懸掛佛教旗的人士身亡。順化化學攻擊的事發使美國私下威脅要削減對吳廷琰政府的援助。數個月後,美國的態度被數名密謀政變的南越高級將領視為許可信號,而發動政變推翻了吳廷琰。一項調查報告確定南越陸軍在事件中使用的液體,是法國殖民時代遺留的催淚彈當中的成分,由於揮發失敗才會導致民眾重傷。雖然這項發現免除了南越軍方動用毒氣芥子毒氣攻擊平民的罪嫌,但事件後引起的抗議仍迫使琰政府派出三名高官組成小組,跟佛教界領袖磋商宗教平等及其他善後事項。儘管政教兩界在會晤之後簽署了聯合公報,不過因為公報內提及的政策改革並未付諸實行,最後演變成吳廷琰在政變中遇刺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