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粵語歷史

粤语的历史

本條目是介紹粵語的發展歷史,據流傳史載,古粵語是楚人百越人語言,自秦始皇攻嶺南起,中原雅言多次隨著諸夏族群南遷,與百越語言相互影響,至五胡亂華後,語言發展逐漸穩定,隋唐以降建立起完備的語言體系[1]

上古到南越編輯

自上古時期,居於嶺南地區的多個原始部族,被居於中原地區的華夏部落泛稱為南蠻。而秦南下前,嶺南與其他南方地區同為楚之屬地,使當地語言兼備有古楚語與土百越語的特徵,古代粵語可視為與現代壯侗語系存在一定血緣關係,學界研究通過語言比較可發現,粵語閩語客家話中均存在大量「有音無字」的詞彙,這些是從壯侗語系語言中保留下來的詞彙底層[2]。兩廣百越所操語言,也就被中原漢人稱為 「鴂舌」,比喻蠻夷難懂的語言[3]

據著名語言學家邢公畹等考證,早在堯舜時期,黃河流域就發生一場以中原為中心的「夏語化」運動,發展到西周時期,形成了以秦晉的方言為標準音的「雅言[4]秦國於秦始皇二十九年(前218年)開始攻打嶺南百粵之地,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年),開通了秦鑿渠(唐後稱為靈渠),打通楚地(現在的湖南)及粵西(現在的廣西)之間的水路,使中原與嶺南交流更頻密。及後秦國征服整個嶺南,設郡置縣。秦二世二年(前208年),時任秦國龍川縣令的趙陀受託自南海郡尉任囂,擁兵自立,稱南越王,起兵嶺南其餘兩郡獨立建國,國號南越,定都蕃禺南越國時期,君主推行和輯百越政策,任用越人,夏越通婚,越人自治。鞏固了南越政權,亦加快了文化交流與融合的步伐。

漢朝到魏晉南北朝編輯

元鼎五年秋(前112年),漢朝皇帝劉徹(即漢武帝)攻打南越國,吞併整個嶺南,自此之後,嶺南同中原交流多了很多,當地土著開始學習雅言,除對外交流,族群部落內溝通也有受到雅言影響。古百越語也在此時進一步影響南下古漢語[5]

王莽始建國元年(9年)至地皇四年(23年),不少人亦都來到中原,陳元,及之後士變世家都在此時過來。他們在此處開館讀學。新至東漢末期,中原一帶很混亂。政體上,嶺南九郡之上加一級為之州,叫交州士燮做了交州太守,去除了州刺史,其後形成割據政權。經學家劉熙,就於交州開學,程秉薛綜許慈都是他在這裏的徒弟。還有很多讀書人來到此處,許靖許邵兩兄弟、袁沛鄧小孝徐元賢張子雲劉巴袁忠桓邵住等等。他們在這裏開館授徒,無形中是為中原文化及雅言播種,加速雅言普及。

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不少中原人因戰亂南逃至嶺南地區,嶺南地區漢族人口大量增加。其中一部分移民入粵北定居始興,當時中原傳入的漢語與秦漢時期形成的古粵語混合,進一步疊加影響古粵語,逐步改變了古粵語的面貌,拉近了古粵語和中原漢語的距離[1]。這一時期是粵語的成長時期[6]。在長達270餘年的南北分治時期,中原雅言因外族南下衝擊而逐漸消失,而在嶺南紮根的雅言在較爲穩定局面之下,仍保持著源於中原的音系,並與原有的古楚語、古百越語共融[2],奠定日後粵語的語音基礎[7]

隋唐與宋朝時期編輯

隋唐時期,嶺南地區的漢族人口進一步增加,部分少數民族在漢族分佈較少的山區裡繼續保持自己的語言文化。這一階段粵語再次進一步受隋唐時期中原漢語疊加影響,被貶諦廣東的文人學士對中原文化的傳播和漢語讀書音的影響[8],令粵語由原來的混合語,演變成一種既能對應中古漢語發音,又有自身獨特詞彙和文法結構的語言,而在由上古到中古這個演化、完備過程中,粵語還相對動盪多變的中原傳承了更多的古語元素[註 1]。而此間屬土著百越的黎族瑤族等部分接受漢化,部分轉遷移向山區與廣西;原居粵西南,即雷州半島一帶的俚()人則大規模南渡,定居海南島,成為海南黎語的先祖[2]

明清編輯

明朝清朝中期,粵語平穩而緩慢地變成現代粵語,按粵語韻母長短把陰入聲派入高低兩種陰入聲(如「色」、「錫」兩個陰入聲字分別帶有短和長的韻母,前者被派入尖銳的高陰入聲,後者被派入近似陽入聲般低沉的低陰入聲),西洋學者在清朝中後期見證粵語不再分辨z/c/s聲母和j/q/x聲母的過程(現時香港帶有sh/ch的粵語音譯英文名詞可被視為活化石,因為當時sh/ch未有混到s/ts之中,例如:香港沙田的沙-sha)。

清朝中期、末時期編輯

由於清朝乾隆二十五年(1757年)開始鎖國政策一口通商僅保廣東省城(即廣州城,舊名為廣州府,英文名為Canton)作為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故此洋人來到中國後所掌握的漢語是粵語而非官話。洋人為了方便與廣東十三行廣州十三行)的中國商人溝通,他們便要自然學習粵語進行不少貨品和金錢交易[9]。不少地方官員、京官和商人等達官貴人來到廣東省城(即首府)為了與洋人經常議事常常接觸到粵語。由於在廣州說粵語多數是地位較高的文人、平民和富戶人士,而廣州長期以來是廣東保持繁華和百業興旺的省城,因此也有省城話之稱,粵語以廣州話為粵語標準音作中心,影響絕大部份的「粵語方言」和「廣東方言」人數跟隨使用。

隨著「廣州十三行」的貿易往來,外國經商人士學會了粵語也把英語等詞彙融入粵語,而粵語和英語開始接觸,各自融入中文和英文不同的譯音名稱。加上外國人一到步廣州通商時誤將省城(今廣州)等於廣東「Canton」,把廣州的英文名為Canton,導致Cantonese(即廣州話)直譯中文為廣東話,因此後世把英文直譯中文稱廣東話的原因[10][11]。因這段時期是粵語最頂峰時期,導致不少廣西人的粵語人數也跟隨使用廣東人的粵語口音。此時,大量原本在廣州經商西進的廣州人移民至廣西,廣東曾有句諺語:「生在蘇州,住在杭州,食在廣州,死在柳州。」,廣西柳州棺木(即棺材)向來最出名。而梧州為廣東接壤的邊界城市,長期受廣州文化影響,並以廣州濃厚商業文化為中心向西部擴散進入梧州,梧州闢為通商口岸,「粵商 」活躍,並沿潯江鬱江一線進入廣西南部腹地,至南寧取代桂柳官話壯族壯語廣西平話作為通用語;有極少量粵語人口從桂平一線折向西北,進入廣西的桂中平原,但這一線的粵語人口多居住於沿江市鎮碼頭附近,雖然對當地桂柳官話的詞句字義有一定影響,如影響柳州話的音調[12],但未能改變桂中平原原有的語言格局,逐漸被當地人的語言消滅,粵語僅能保存於其家族生活中;同時海南沿岸也有粵語人口分布。

鴉片戰爭清朝國力持續衰退,為了生計,又有大量的廣東人(包括廣東粵民系、廣東客家民系、廣東閩民系廣東人)遷移北美洲、歐洲、澳洲、南洋、東南亞一帶等世界各地。特別是人數最多的粵語民系大半數是廣府族羣較多,廣東客家人在這段時期因為粵語與客家話很多語調、語音是較相近,有些已經會曉說粵語,以及本身是說粵語四邑方言(如台山話等)四邑人有些已能說廣州話。其廣東人口一向眾多,尤其原本自居廣東裡較多的廣府人遷移英、美、加、澳、紐和東南亞等各地,後人表示自己是從廣東而來的廣東人(包括潮州人、客家人、雷州人等曉說粵語的廣東後裔)。

現代編輯

中華民國成立,要統一全中國語言作為官方語言,在訂立國語時,雖然用北京官話白話文取代文言文之正式書寫地位。即使在辛亥革命後,民國建立之初在廣州仍然是不少地方黨、政、軍、高層和名人的所在地,因多次以廣州為首都,居住在廣東的人物大部分都非富則貴,粵語實際使用未受到任何限制,國民黨「二大」之會議語言是粵語,大會更議及照顧粵語人士需要,將是次與之後會議的各項重要報告及決議翻譯為粵語[13]

中國共產黨創建者陳獨秀李大釗瞿秋白都積極狂熱地支持漢字拉丁化,他們認為漢字是「腐毒思想之巢窟」;而拉丁字母則推進社會進化和「世界大同」。瞿秋白等左翼知識分子抨擊五四白話文成為一種「新文言」,認為漢字是不能承載人民聲音的死文字,他們反對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的「資產階級國語運動」。1930年瞿秋白赴蘇聯與蘇聯漢學家制定「拉丁化新文字」方案,「這種拼音文字拼寫的不是文言,也不只以北京一地方言為標準的『國語』,而是各大方言區的大眾口語」。之後各地知識分子致力於方言拉丁化,制訂出上海話、蘇州話、廣州話等新文字方案。戰後留在香港的左翼文藝人響應中國共產黨文藝「大眾化」之路,而發起方言文學運動,催生了不少粵語書寫作品,如黃谷柳的小說《蝦球傳》等[14]。在革命時期,粵語在廣東上升為一種革命的語言,粵境內非粵語區民眾將學粵語視為一種時尚與革命行為[15]。甚至在一些場合,只有講粵語者才被視為真正的革命者,如省港罷工時湖南籍李森(啟漢)被選為罷委會幹事局局長,不少工會以「外江佬不懂廣州話」為由提出抗議[16][17]。國民革命到中日戰爭時期,在廣州市一級到省級黨政部門,長時期仍然以粵語作為公務語言[16]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在全國範圍內「推廣普通話」,由於大量政治運動的影響,對廣東推普工作無法展開。在1956年全國推廣普通話以後,粵劇、粵曲、講古、粵語話劇照樣推陳出新,以統戰華僑,及配合中國共產黨對民眾進行意識形態教育。1958年建成的珠江電影製片廠雖然主要拍國語片,但仍出了一部喜劇粵語片《七十二家房客》。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時期,各色粵語文藝多數消失,廣州只餘下粵語樣板戲,例如1973年珠影製作的《沙家浜[14]

語言特徵現狀編輯

現時廣東逾1億人口以上當中,粵語使用人數約6,700萬[18]、廣西約2,500萬[18]、香港700萬、澳門55萬、泰國500萬、新加坡和馬來西亞500萬、美國和加拿大200萬[18],全球有約1.2億人口使用粵語[19]。粵語為澳大利亞第4大語言(次於英語意大利語希臘語)、加拿大第3大語言(次於英語、法語),美國第3大語言(次於有英語、西班牙語[20][21]

中國大陸編輯

1980年代改革開放,為吸引香港外資企業和海外華人到中國大陸投資,廣東成為改革開放試點,企業家從香港進入珠江三角洲珠三角經濟區,打通整個廣東再到其他省份通商,大量粵商和外商活躍。粵語不但未受到外省南下大軍影響,反而因廣東能接收香港頻道,令到不同省籍的工廠民工和專業人士透過電視娛樂,也紛紛認識和學習聆聽粵語。全球華人也會收看的香港電台、影視、藝術,就連海外商品、產品、外國品牌、消費品等廣告也在中國大陸播放[22]

廣東汕頭潮陽海陸豐閩語區一些潮州人粵西一些雷州人也開始使用粵語,形成雙語區,加之廣東內人口流動,香港頻道落地在潮州,當地潮汕地區居民,特別是汕尾年輕一輩外出廣州等珠三角地區大城市工作時,大多具備粵語交際能力[23]客家地區也使用粵語[24]。廣東地方逐漸變為雙語區,廣府方言也吸收納入了潮州話客家話等詞語,例如「口渴」讀成「口涸」、「喉乾」或「口乾」等,因此有些潮州人說粵語時充滿濃濃的潮州口音,並且廣東人將去食潮州菜,讀成「打冷」這一詞,其實也源於潮州話融入「廣州話」裡。為方便海外華人投資,不少本地廣東家庭能曉至少兩至三種廣東語言,以與別人溝通[25]。此外,廣西、海南 [來源請求] 一直存在粵語分佈地區,廣西南寧梧州蒼梧欽州等等在粵語大城市生活的少數民族也受粵語城市影響,有些也能會曉粵語,例如本身說粵語的漢族壯族通婚人士[26][27]。2009年,由於廣東商人在中國—東盟博覽會後開始向廣西投資,南寧青秀區也有大量粵語使用者,對會曉粵語之投資人士十分方便,商人可從廣東向廣西經商西進[28]

海外編輯

海外華人世界各地,由於不受普通話政策約束,粵語被香港廣泛運用於立法、行政、法庭、教育、新聞、傳媒、選舉、電視、藝術、曲藝當中,發展出獨具特色的現代粵語文化,尤其是戲說中國歷史古裝劇完全反映出當時古代的原本詞句、語法、用詞和用語等,對傳統粵劇粵曲南粵文化嶺南文化)以及文革破壞,對中華文化作出保護。例如在中國大陸範圍大力推廣普通話,廣東與廣西、海南 [來源請求] 等地民眾之粵語會話就逐漸大受普通話影響──詞彙次序掉換,如:原本「質素」—顛倒—「素質」、「消夜」(宵夜)—顛倒—「夜消」(夜宵)、「緊要」—顛倒—「要緊」等古代文學詞彙用法,反而香港等海外民眾之粵語會話保留了較多「消夜」、「緊要」、「質素」等等古代用語對傳統文化保護作用。特別在「消夜」(宵夜)一詞一直用到現在,是唐代更最早期使用,唐代詩人方幹的詩《冬夜泊僧舍》之中「無酒能消夜,隨僧早閉門」的一句。

馬來西亞編輯

除了在中國粵語地區之外,粵語是馬來西亞華人主要語言之一。雖然馬來西亞的學校皆以北方華語為主要媒介語來教授中文,但大部分本地華人都懂得粵語。主要原因是馬來西亞華人先輩祖籍廣東,而近代原因則是長期受到香港電視節目的影響。Astro華麗台Astro至尊HDAstro On Demand為本地的粵語台,並以粵語原音播出TVB製作的節目。所有本地中文電台(國營電台愛FM除外)都會全天候以華語和粵語交替廣播。同時,當地上映的香港電影皆不作配音,以原音上映。[29]

香港編輯

在香港行政、司法、立法、新聞發佈等行政人員一般規定有粵語或英語能力才可擔任公職,更要規定先使用粵語和英語作回應。新聞電視、廣播、行政機構等亦會服務多數已經定型語言(粵語、英語)使用者為先。若果有需要立法會等政府新聞處都會提供粵語、英語及北京話三種語言的傳譯。學校亦使用兩文三語教學授課,學校可全面用英語或粵語授課其他科目。

而中文科則多數學校使用粵語授課中文,幼稚園先從粵語辨中文字為基礎。然而在東南三音(、粵)中,粵語是可以和官話對應,例如:日常生活粵語會話的「食」(sihk/jih/yih) 或「喫」(yaak)——對應北京話讀〈吃chī〉-但粵語則讀「吃」(hek/hat1/gat1),「唔」mh1——對應北京話讀〈不bù〉-粵語則讀「不」(bat1/fau2),「係」(haih)——對北京話讀〈是shì〉-粵語則讀「是」(sih),「喺」(hai2)——對北京話讀〈在zài〉-粵語則讀「在」(joih/zoi6),《詩經·鄭風·大叔於田》春秋戰國時用法本字為「忌」(gei6)[可疑 ]助詞變讀「嘅」(ge3/koi3)——對北京話讀〈的dì/dí/de〉-粵語則讀「的」(dik1),漢代用法本字眾數為我(ngo5)「等」(dang2)、你(nei5)「等」(dang2)、渠(keoi4)「等」(dang2)[可疑 ]變讀我「哋」(dei2/dei6/di4)、你「哋」(dei2/dei6/di4)、渠「佢」(heoi5/keoi5)「哋」(dei2/dei6/di4)——對眾數普通話讀〈們men〉-粵語則讀「們」(muhn/mun4),《楚辭·山鬼》戰國時期用法「睇」(tai2/dai6)——對北京話讀〈看kàn/kān〉-粵語則讀「看」(hon1/hon3),宋代用法本字為「蒞」(leih)[可疑 ]變讀「嚟」(lei4)——對北京話讀〈來lái〉-粵語則讀「來」(loih/loih4/loih6)等等漢字單字,整篇官話文章是完全可以用粵語朗讀出來[30],以及作文、寫文章,中文科教師都可以使用粵語教授學生每一個官話單字來書寫和閱讀,還有分析和理解古文古體詩文言文、讀誦唐詩宋詞中國文學作品等詩、詞、歌、賦。只有少數學校因為創校逾半世紀的歷史緣故,而使用北京話,但是香港絕大部份的幼稚園、小學及中學都是使用粵語學習中文,用粵語讀、寫、聽、說為先,而另外將北京話獨立成為普通話一科,普通話科教師則專注教授學生拼音

香港主權移交後,有小學及中學為得到納稅人資助,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即使語常會研究指,普教中無助學生學中文,香港教育局仍維持普教中為遠程目標[31]

參見編輯

註釋編輯

  1. ^ 李如龍教授在《方言與文化的宏觀研究》說:「中古之塞擦音聲母的分化,鼻音韻尾的合流,塞音韻尾的弱化和脫落、濁上歸去、入派三聲這些在許多方言普遍發生的變化都被粵方言拒絕了。」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詹, 伯慧. 廣東粵方言概要. 廣州: 暨南大學出版社. 2002: 617. ISBN 9787810790628. 
  2. ^ 2.0 2.1 2.2 侯精一主編,《現代漢語方言概論》,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
  3. ^ 粵語說略 張錦少 RTHK
  4. ^ 粵語的由來:源於中原夏語 2016-01-26
  5. ^ 歷史專家公布研究新成果 粵語原來是古代普通話. 搜狐網. 2004-08-06. 
  6. ^ 廣州人都說粵語嗎?粵語有什麼歷史嗎. 搜狐. 2017-02-25. 
  7. ^ 粵語形成於古廣信——兼談粵語的文化價值和保護問題 羅康寧 中國評論學術出版社 2004年7月
  8. ^ 試論粵語在中國語言生活中的地位 陳恩泉 暨南學報1990 第一期
  9. ^ 洪任輝事件
  10. ^ 1958年:漢語拼音方案公布. 騰訊網. 2009-07-03 [2012-06-29]. 
  11. ^ 廣州洋名公推「Guangzhou」 替代「Canton」. 人民網. [2012-06-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當時廣州在世界上影響之大,可以從國外許多地名取名為「Canton」略見一斑。廣州市委宣傳部理論處副處長郭德焱博士說,僅美國一地至少有5個地方的地名叫做「Canton」。 
  12. ^ http://bbs.guilinlife.com/viewthread.php?tid=634300&extra=&ordertype=1[永久失效連結]
  13. ^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中國國民黨第一、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會議史料 南京 江蘇古籍出版社,1986,245.
  14. ^ 14.0 14.1 池偉添. 粵語的政治 (46).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 2015-05. 
  15. ^ 廣東區黨、團研究史料(1921-1926) 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1983,257.
  16. ^ 16.0 16.1 喻忠恩:粵語VS國語:國民黨「二大」時期的廣東國語運動 2017-06-08
  17. ^ 羅聲.幹事局局長李森同志[A.《廣東文史資料存稿選編》編委會.廣東文史資料存稿選編第三卷 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5,483.
  18. ^ 18.0 18.1 18.2 粵語使用人數眾多,與絕大多數廣東人生活方式息息相關. i-talk自由談 鳳凰網. 2011-12-21. 
  19. ^ 全球近1億2千萬粵人喜訊 《粵語》聯合國正式定義為法定語言. News Chinatown. 2012-02-18. 
  20. ^ Bauer, Robert S.; Benedict, Paul K., Modern Cantonese Phonology, Walter de Gruyter, 1997, ISBN 978-3-11-014893-0. 
  21. ^ Yue-Hashimoto, Anne Oi-Kan, Studies in Yue Dialects 1: Phonology of Cantones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2, ISBN 978-0-521-08442-0. 
  22. ^ 存檔副本. [2013-09-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5-29). 
  23. ^ 存檔副本. [2013-09-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9-05). 
  24. ^ Team, Discuz! Team and Comsenz UI. 說粵語的潮州人客家人-廣東發展論壇-廣東第一政民互動平台 - Powered by Discuz!. bbs.southcn.com. [2013-09-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5-29). 
  25. ^ 存檔副本. [2013-09-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1-07). 
  26. ^ 我是壯族人,但我要教兒子講白話 - 農民進城找幸福 - 時空博客. blog.gxsky.com. 
  27. ^ 壯族史基本脈絡-中文百科在線. www.zwbk.org. 
  28. ^ 存檔副本 (PDF). [2013-09-06].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2-10-04). 
  29. ^ GSC. www.gsc.com.my. 
  30. ^ 粵語審音配詞字庫. humanum.arts.cuhk.edu.hk. 
  31. ^ 研究證普教中無助學中文. 蘋果日報. 2016-06-01.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