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二二八事件受难者列表

维基媒体列表条目

以下所列人物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所認定並公告的部分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由於該事件受難者過多,這裡只舉例比較有名的人物,不完全具備代表性。並按照受難者姓氏教會羅馬字拼音順序排列。

部份死者编辑

姓名 說明
莊木火 瑞芳小學校長,臺灣教員檢定試驗合格,於瑞芳市場遭到槍決。
楊元丁 藝人伊能靜的外公、抗日人士、第一屆基隆市參議員、基隆市副議長。籌設「基隆行商自冶協會」、組織 「瑞芳農民協會」熱心幫助藍領階級。二二八事件時基隆地區鬧米荒,運米車前往基隆因為沒有通行證,副議長楊元丁於是前往交涉,被軍人槍殺後踢入河中。
陳澄波 台灣知名畫家、嘉義市參議員、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畢業、東京美術學校研究所畢業、日本畫家石川欽一郎的得意門生、台灣首位入選日本「帝國美術展覽會」。受聘擔任上海新華藝專西畫系教授兼系主任、上海昌明藝專教授兼主任。1931年獲選為「當代十二位代表畫家」之一,作品參與美國芝加哥世界博覽會之展出。「二二八事件」時擔任和平使者去水上機場慰問國軍卻遭逮捕,並被以粗鐵線捆綁起來,未經審判槍斃於嘉義火車站前。
陳炘 台北師範學校畢業、美國愛荷華吉奈爾學院就讀、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創設日治時期第一家臺灣人經營的金融機構「大東信託」、戰後創辦「大公企業公司」,「二二八事件」時被警察帶走而遇害,信託公司的資產被沒收。
陳能通 基督教世家、京都帝國大學物理科畢業,任教於台南長榮中學淡水中學校長。二二八事件爆發後,於清晨五時在校長宿舍中被闖入的軍人帶走後失蹤。馬偕醫師之子偕叡廉(George William Mackay)為營救陳能通,親身冒險拜訪警總參謀長柯遠芬未果。
陳屋 抗日人士、台北市參議員。日治時期熱衷於勞工運動、組織「台北店員會」。二二八事件發生時親自前往警總軍法處調查專賣局私菸查緝員的偵辦狀況,確認兇手是否已遭羈押,後於國軍掃蕩行動中遇害。
黃朝生 台北市參議員、臺灣總督府臺北醫學專門學校(今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畢業。就讀醫學專門學校時寄宿在學長蔣渭水的大安醫院樓上,開業數年後當選台北市市參議員,曾與妻子陳招治(臺北市立女子初級中學校長)協助多位外省籍老師躲藏到他們的親友住處。先參與維護治安,後獲推選代表「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赴南京向中央陳情說明事件真相,出發前遭陳儀柯遠芬所部殺害,屍首下落不明。
黃媽典 台灣總督府直屬醫學校(今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畢業、日治時代任朴子街長(今鎮長)、台灣總督府評議會員、經營嘉義客運、台南縣商會理事長。二二八事件時任台南縣參議員,在新營被槍斃示眾。
黃阿統 新竹芎林客家人、台北第二師範畢業、淡水中學訓導主任。二二八事件中一天清晨到校處理遇害的學生,卻與校長一同被闖入校園的武裝軍人帶走後失蹤。
簡錦文 台北帝國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今台灣大學公共衛生系)畢業、基隆要塞司令部軍醫。二二八事件在基隆要塞司令部上班後失蹤,之後警備總部告知家屬其罪名為煽動暴動及叛亂,並已遭正法,遇害時年僅23歲。簡錦文遇害一年後,家屬在掩埋現場民眾的幫助下,取得遺骨。
廖進平 台灣總督府農事試驗場結業、台中葫蘆墩區役所書記、台中州豐原郡神岡庄協議會員、廣福洋行常務董事、南部電氣工業會社監查、日治時期台灣民眾黨創黨黨員、社會運動家,蔣渭水大眾葬出殯遊行的總指揮。二二八事件時於台北八里被憲兵逮捕後失蹤。
顧尚泰 西醫師。二二八事件時與好友中醫師李持芳、印刷廠技師王濟寧一同被槍斃於虎尾鎮和平路東市。地方民眾於1975年建廟,三人於1977年入祀,名虎尾三姓公廟
許朝宗 藝人許效舜的祖父、八堵火車站副站長。於二二八事件時不聽親友之勸阻,為免耽誤火車正常營運堅持上班,後連同同事共八人,被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部下帶走後失蹤。
許錫謙 花蓮人、花蓮首富許柳枝之子、三民主義青年團花蓮分團擔任宣傳幹事及該團7名幹事之一、知名作家楊照的外祖父。「二二八事件」爆發後擔任「青年大同盟」總指揮、「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花蓮分會」成立後為該會重要幹部。後走避台北,經當時官派花蓮縣長張文成及憲兵隊長遊說其叔父勸許錫謙回鄉,保證無事。許錫謙於返回花蓮途中於南方澳附近遭埋伏的軍憲人員捕殺,頭與手肘均中彈,後腦破裂,死狀悽慘。
徐春卿 台北市松山區人、台北市參議員、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今台北教育大學)畢業,服務於羅東公學校順安分教場、錫口(今台北松山)公學校,擔任公學校訓導及教師13年。國民政府駐台後,徐春卿受聘為行政長官公署諮議,日產處理委員會委員。1946年當選台北市參議員。徐春卿於參議員期間勇於揭發弊端,批評陳儀政府貪污腐敗,並公開反對浙江財團廉價收購在台日產,因而得罪官僚財閥。二二八事件發生後,被推選為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交通組組長,徐提議鐵路不許運兵,及監視水源地以保護人民。友人勸徐暫時躲避,但徐自認沒做虧心事,而繼續留下來維持社會秩序,遭二名便衣特務騙出門後失蹤。
郭章垣 日本慶應義塾大學醫科畢業、宜蘭省立醫院院長。二二八事件時被軍人打破窗戶撬開門侵入家中帶走,後發現郭被射殺陳屍於宜蘭頭城媽祖廟前。郭章垣遇難後,郭妻發現一張書信:「生離祖國,死歸祖國,死生天命,無想無念」。
郭守義 名醫郭太平之子,日本昭和醫學專門學校日语昭和大学畢業、基隆市博愛醫院院長。二二八事件時在家中遭軍人以患者求診為由誘捕,被軍人擄走後開槍射擊左胸貫穿死亡。
李仁貴 台北市參議員、經營「御成軒」、台北商工協會理事、台北電氣廣福產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會員。二二八事件發生前一個月還捐款300萬元改建介壽館。二二八事件時於住處無故遭三名便衣特務逮捕遇害。
李瑞漢 日本東京中央大學法科畢業、高等文官司法科考試及格、台北市議員、台北市律師公會會長。二二八事件時,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以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邀請開會為由,將李瑞漢兄弟及參議員林連宗一同帶走,竟一去不回。律師事務所遭到劫掠、孩兒送到孤兒院。
李瑞峰 執業律師,與兄長李瑞漢同是中央大學畢業。二二八事件時與兄長、及參議員林連宗同被四名便衣和一個憲兵軍官帶走後失蹤。
李丹修 基隆八堵火車站站長。二二八事件時連同車站副站長、總務、運轉、剪票員等八人於二二八事件時被軍人押上軍車後失蹤。
林旭屏 東京帝國大學法務部畢業、日本高等文官考試及格、台籍菸酒專賣局菸草課長。二二八事件時外省籍員工皆離去,林旭屏照常乘公車上班,被軍人騙出後殺害,陳屍於台北市南港橋下。
林連宗 台灣省制憲國民大會代表、台灣省參議員、台灣省律師公會會長、日本中央大學畢業、行政科及司法科雙料高等考試通過、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委員。台灣省參議會中多次質詢台灣警政、教育以及司法方面時弊,並提案組織地方監察委員會、撤銷壟斷經濟的貿易局以防貪污腐化及壟斷操控,引起政府不滿,於二二八事件中被憲兵帶走後失蹤。
林桂端 台中神岡人、日本早稻田大學法律部畢業、執業律師。因為擔任過王添灯的辯護律師,於二二八事件中,憲兵隊長藉口王添灯有事找林桂端律師談話,於是率領四位帶槍的憲兵將林桂端從家中帶走後失蹤。
林茂生 東京帝國大學文學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博士、台灣歷史上第一個哲學博士(1929年)和留美博士、長榮中學教務主任、台南師範學校兼職、台北高等商業學校(今台灣大學管理學院)教授、台南高等工業學校(今成功大學)教授、台南商業專門學校任教。曾於終戰後協助接收台灣大學,並創辦《台灣民報》,結交了不少外省籍的朋友。擔任台灣文藝社理事,與另一位江西籍的理事曾經過從甚密。「二二八事件」時被八名武裝人員藉口陳儀長官找談話並帶走,一去不回。
阮朝日 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今台北教育大學)、福島高等商業學校日语福島高等商業学校畢業、阮家家族企業董事長、林邊庄協議會議員、《台灣新生報》總經理。「二二八事件」時於自宅被五名著中山裝人士強行帶走,從此失蹤。女兒阮美姝於1960年在日本學音樂時開始進行父親死亡原因調查,至今仍積極從事「二二八事件」研究。阮美姝於2002年3月23日在屏東設立阮朝日228紀念館,2006年6月30日紀念館經營結束。文物分為四部份,分別保存於台北的台灣神學院、台南的真理大學麻豆分校、阮美姝二二八紀念室,及施國政先生(阮朝日二二八紀念館執行長)保存。
施江南 京都帝國大學醫學博士,杜聰明之後的台灣歷史上第二位醫學博士、京都帝國大學醫學部內科專攻。日治時期曾任台北州議員,受邀擔任皇民奉公會中央本部參事、台灣奉公醫師團本部理事。戰後曾任「台北市醫師公會」副會長、「台灣省科學振興會」主席。二二八事件時患瘧疾臥病在床,於台北市「四方醫院」療養,遭五、六個軍人及兩個便衣撞壞兩扇門闖入醫院帶走後失蹤。
宋斐如 台南仁德人、台北高等學校北京大學經濟系畢業,行政長官公署唯一一位一級單位副首長(教育處副處長)的台籍高級官員、《人民導報》創辦人。「二二八事件」時在自宅被強行逮捕,從此失蹤。
湯德章 執業律師、高等文官司法人員考試通過。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敦請湯德章擔任「臺灣省公務員訓練所」所長,湯深知官場貪污成習而予以拒絕。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台南市分會」於3月6日成立,湯被推為治安組長。3月11日被二、三十名憲警闖進家中逮捕。3月12日,由於國軍嚴刑逼供,湯德章被懸吊刑求一夜,肋骨被槍托打斷[1],並夾手指造成手指腫脹[2],遭受酷刑後反綁雙腕,背插書寫姓名之木牌,綁在卡車上遊行臺南市區[1]。3月13日,被控叛亂罪名押赴民生綠園公開槍決,湯仍神情自若,並向四周市民微笑示意[1]。臨刑時不斷遭受幾名士兵踹踢,並強逼下跪,湯德章向士兵破口大罵,並堅拒下跪,士兵踹湯德章的腳,隨即開槍[3][4],子彈貫穿湯的鼻梁及前額,鮮血腦漿噴灑一地,湯之雙眼怒目圓睜,傲立不動良久,過些時才倒下[1],雙眼依然圓睜未闔,死狀悽慘[5]。由於湯德章久為市民所尊崇景仰[1][6],現場圍觀群眾見湯遭此不公平待遇內心悲憤交加,紛紛落淚並當場傳出哭泣聲[7][1]。湯德章遭到槍決之後,國軍不讓親人收屍,逼其曝屍公園,經一再哀求,才准許以毛毯覆屍,但仍不准移動,置於地面曝屍三日[1],而湯的妻子守候在屍體旁邊哭泣。[8]
凃光明 高雄市政府日產清查室主任,與高雄市長黃仲圖和高雄市參議會議長彭清靠前往壽山要塞司令部找彭孟緝談判,凃被以鐵絲捆綁起來,鐵絲並以老虎鉗旋緊,直到凃痛極慘叫,經過一夜苦刑後,凃光明被槍殺[9]
王添灯 台灣省參議員、日治時期實業家,戰後擔任三民主義青年團台北分團主任、《人民導報》社長。王添灯強烈批判行政長官公署腐敗、公務人員貪污,引起政府不滿。「二二八事件」中被國軍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審訊時淋汽油燒死[10]
王育霖 東京帝國大學法律系畢業、司法官高考及格、日治時期的律師、台灣第一位檢察官,戰後曾任新竹地檢署檢察官。王個性耿直、不懼權勢。於查緝新竹市長郭紹宗少將(河南人)涉貪污奶粉案時倍受打壓。王育霖屢傳郭不至,只好率警親赴市府捉拿郭,王育霖反而遭受警察局長派人包圍,並搶走他辦案的卷宗,王育霖因此案成為新竹市長郭紹宗的眼中釘,派警察將王育霖逮捕處死[11][12]。「二二八事件」中,被埋伏的便衣憲兵、警察拘捕。被捕後,王育霖被監禁於西本願寺歐陽可亮當時與王育霖關在一起,恐怖情況詳見歐陽可亮的「地獄--西本願寺」一文),受盡酷刑折磨,三月底被處死,棄屍於淡水河。
吳金鍊 台北師範畢業、東京青山學院文學部畢業、台灣新生報日文版總編輯,日治時期曾任《台灣新民報》台南支局長、宜蘭支局長,並曾任職於總社社會部、政治部。總編輯吳金鍊於「二二八事件」時每日大篇幅報導各地二二八事件的消息,引起政府不滿,於報社被強行帶走後失蹤。
吳鴻麒 中壢客家人台北地方法院法官台灣高等法院法官、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師範部(今台北教育大學)畢業、任教於龍潭公學校、中壢公學校。日本大學法科司法科畢業、高等文官考試通過、執業律師。「二二八事件」時在台灣高等法院被便衣人員以柯遠芬要求見面為由強行帶走。四、五天後,被發現陳屍於南港坑道口,生前身受酷刑、臉被槍托打爛、頭部中彈。曾因判定一件軍民糾紛,得罪軍官而惹禍[b]。吳氏秉性耿介,常批評法界之黑暗,並奉勸其同僚,可能得罪人。其中王姓檢察官嫌疑不小,吳夫人稱吳氏屍體所留下之名片,有用指甲押刻字跡清晰的「王」字,似暗示王氏所害[13]。國防最高委員會委員劉文島於4月7日則指稱吳鴻麒(因承辦「員林事件」)得罪臺北市警察局長陳松堅而被押走遇害[14]
蕭朝金 日治時期牧師、三民主義青年團岡山地區負責人。「二二八事件」時蕭朝金勸阻平息反政府行動,並出面交涉被捕青年,仍遭羅織罪名逮捕。蕭被捕後受盡酷刑,但拒絕下跪。蕭的鼻子、耳朵、生殖器都被割掉,後遭槍斃。
張七郎 台灣省制憲國民大會代表花蓮縣參議會議長、醫師。自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畢業後,曾先後在基隆醫院、台北馬偕醫院服務。二戰結束後,張七郎在花蓮籌建一個高大的牌樓歡迎國民政府,並要求三個兒子盡速返台服務。二二八事件發生時,長子張宗仁醫師先被軍人以士兵上吐下瀉需要醫治為由騙出門,而後張七郎與三子張果仁醫師被軍人強行帶走,三人均以繩子反縛手背後,於鳳林郊外的公墓遭到槍決。後來證明是被當時的花蓮縣長張文成挾怨報請軍人報復[15]。其次子張依仁醫師曾前往中國東北病院服務,醫治過蔣介石腹瀉。張依仁被搜身時,衣袋內有一枚現職軍醫上尉證章,及蔣的親筆手條(感謝紙),才免去殺身之禍,後來避居巴西[16]。官派花蓮縣長張文成報請廿一師獨立團第五連連長董至成密裁(意即不經審判、動用私刑)張家。保密局南京站在此事爆發、震驚地方之後,指示台灣調查站明確指出「張為一良善之代表,未曾參與事變之活動,似此不分善惡而捕殺,今後公家之事何人敢為。」
潘木枝 日本東京醫學專門學校畢業、東京長谷川內科醫院實習三年、嘉義市東區參選參議會參議員最高票當選(第二高票為台灣第一位女博士許世賢,二二八事件發生時許世賢與其女兒張博雅前往陽明山避難),競選期間仍繼續在醫院為病人看病。潘木枝醫師免費幫駐紮在嘉義的國府軍隊看診,也免費醫治付不出醫藥費的窮人,救了許多嘉義市民的生命,其中包含蕭萬長,嘉義市長孫志俊更稱呼潘木枝是他的再生父母,潘木枝醫師廣受嘉義市民眾愛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潘木枝與多人代表嘉義市處理委員會赴水上機場與國軍談和,卻遭逮捕,經國軍嚴刑拷打、指甲被插刺鐵釘,被全身綑綁押赴嘉義火車站前槍斃示眾,潘痛極喊叫直至下巴脫臼,曝屍街頭多日不許家屬收屍,其兒子潘英哲欲救父親途中遭國軍射擊頭部中彈身亡,年僅十五歲。
盧園 日本上田纖維專門學校日语上田蚕糸専門学校 (旧制)纖維化學科畢業、淡水中學化學科教師、三芝北新莊田心仔人。訂婚當日早上,聽聞陳能通校長長女之哀求,出門營救校長,遭兩名持槍士兵射擊中彈。陸路封鎖,轉送到北投一家外科醫院急救,後又經淡水河以舢舨轉送雙連馬偕醫院救治,不治身亡。
盧炳欽 醫師、嘉義市參議員。二二八事件時舅子林文樹參議員,和潘木枝、陳澄波、柯麟、邱鴛鴦、劉傳來等多名參議員一起到機場擔任談和代表卻遭逮捕。盧炳欽的大姊準備好行李要求盧快逃以避免被抓,但盧炳欽自認無錯,表示「自己身為參議員,不出面解決不行」。國軍21師開進嘉義市時,市街更顯恐怖氣氛,慘殺、搶掠、強姦等事件相繼發生,市民唯恐遭難紛紛向市外疏散[17]。盧炳欽出面欲解救幾位議會同儕,當場遭憲兵隊捉走,後被槍殺於嘉義火車站前[18]台北二二八紀念館現存盧炳欽遭受子彈貫穿的血衣一件,以及「與妻訣別書」一封。

部份倖存者和親歷者编辑

姓名 說明
蔣渭川 台灣日治時期民族運動領袖蔣渭水的胞弟[19][20],台灣貿易商同盟會會長、台北市商會理事長、省商聯會常務理事。三月十日,警察進屋搜查,蔣渭川當時逃過一劫[21],但其女兒蔣巧雲頸部中彈,11天後死亡,時年十七歲,就讀北二女中二年級。[22]其兒子蔣松平胸部中彈重傷、蔣妻遭步槍槍柄重擊倒地。之後蔣渭川過著逃亡的生活,直到丘念台向政府作保,蔣渭川方出[23]
彭清靠 醫師、第一屆高雄市參議會議長。二二八事件發生當時,高雄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在市政府召開會議,決定要求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禁止他的士兵再繼續射擊高雄市民與威脅處理委員會,並推派高雄市長黃仲圖與議長彭清靠等七人前往高雄要塞司令部向彭孟緝交涉談判。彭清靠和其他代表一進入司令部營地,隨即遭到逮捕,被以繩索捆綁並在頸後打結,期間士兵不停地用刺刀指向胸部,眾人只能坐以待斃。隔天彭突然被釋放回家,之後二天沒有吃東西,心情粉碎,徹底幻滅,從此彭清靠再也不參與中國的政治,或理會中國的公共事務了。
張秀哲 原名張月澄魯迅最親近的台灣學生,台北人。二二八事件時任長官公署經營的台灣紡織公司副總經理,將許多戰後從唐山過來的朋友藏在自己的大宅裡,保護他們的安全。國府大軍抵台後,被特務從家裡帶走,關押在警總情報處地窖(被誣關過的前中研院副院長張光直稱該處為人間地獄)。家族用盡所有的政商關係疏通,還送上鉅款救援,直到台灣行政長官陳儀親自下條子要求放人,警總參謀長柯遠芬親自到牢裡將人提出,才讓他倖免被殺。其獨子張超英在《宮前町九十番地》書中形容父親「全然不同的另一個人……永遠面無表情」、「放出來後就如同廢人一般,連笑都不會笑了」、「他的夢、他的希望,完全的破滅」、「他的餘生從此在孤獨的書房度過,不再與外界接觸,也不與家人多說一句話,過著自我封閉的日子」。張超英猜想是好友居然全都人間蒸發所致,這種刻骨銘心的打擊對他真是情何以堪,故於經歷過台籍菁英一夕之間被害的沖擊,自此灰心喪志。
洪炎秋 魯迅、周作人許壽裳的台灣學生,彰化鹿港人,和台南人宋斐如同期到北京大學留學。二二八事件時任台灣省立台中師範學校校長。二二八事件後被國府當局以「鼓動暴亂,陰謀叛國」罪名撤職查辦,在自己的老師許壽裳力保下被釋放。
莊垂勝 洪炎秋的彰化鹿港同鄉。二二八事件時任台灣省立台中圖書館館長,被推舉為台中市二二八事件時局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二二八事件後被國府當局以「鼓動暴亂,陰謀叛國」罪名撤職查辦,通過洪炎秋和許壽裳的緊密師生關係倖免被殺。
張深切 魯迅的台灣學生,南投草屯人。二二八事件時任台灣省立台中師範學校教務主任。二二八事件後蒙上「鼓動暴亂、陰謀叛國」罪名。躲藏了半年,通過洪炎秋和許壽裳的緊密師生關係,及魯迅和許壽裳的兄弟情誼倖免被殺。
杜聰明 台北淡水人、日本京都帝國大學醫學博士,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也是台灣有史以來的第一位博士。台大醫學院第一任院長、台大醫學院附屬醫院院長、台大代理校長、高雄醫學院創校者暨首任院長。二二八事件時被列入黑名單,於3月16日被免去台大醫學院院長的職務。杜聰明躲了半年,總算逃過國民政府軍警特務的捕殺。
蔡丁贊 台灣醫學家、醫學博士、台南人、台南市民營蔡耳鼻咽喉科醫院院長。二二八事件時任台南市參議會參議員,後被抓捕,倖免被殺。
朱點人 台北萬華人、台灣日治時期的知名作家,用日本語漢語寫作。因為不滿國民政府,又受到二二八事件的刺激,思想逐漸左傾,後來加入共產黨,於白色恐怖時期被國民黨特務捕殺。
呂赫若 原名呂石堆,台灣作家、台中人,用日本語和漢語寫作。「二二八事件」後左傾逃入臺北縣石碇鄉鹿窟,被毒蛇咬死,是鹿窟紀念碑提到的白色恐怖受難者。
鍾理和 台灣知名作家、高雄美濃客家人。2月28日當日正在台大醫院內科病房住院治療肺結核吐血,親耳聽見行政長官公署衛兵向民眾射擊的槍聲,並紀錄送來屍體的槍傷傷勢,以及228當天發生的情況,並用鉛筆在藥袋背面寫成三張日記,收錄在《原鄉人‧二二八記事》。
鍾浩東 高雄美濃客家人,鍾理和的異母弟。二二八事件時任基隆中學校長,作家藍博洲的《幌馬車之歌》一書便是以鍾浩東為題材,導演侯孝賢更據此拍攝電影《好男好女》。之後鍾成為共產黨員,於白色恐怖時期被國民黨特務捕殺。
蕭道應 屏東佳冬客家人、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畢業、抗日份子。二二八事件時任台大醫學院法醫學科教授兼主任。二二八事件爆發,蕭道應對國民政府深感失望,之後被吸收為共產黨員,白色恐怖時期被國民黨特務抓捕轉向。
林木杞 《基隆雨港二二八》一書之封面人物,被國軍以鐵線貫穿手腳的證人,戰後擔任基隆市警察局第二分局工友。二二八事件中無故被三位刑警帶往總局刑求,後由國軍帶到軍營刑求,此一批連同林木杞共81人被軍車載到基隆元町派出所後面海灣(現今基隆文化中心停車場)槍決,林木杞當時被綁在9個人一串的第9個,因前面8個人一一被射殺後跌入海中的拉力而順勢被拉入海中,子彈從頭上掃過未擊中,落海後掙脫鐵線死裡逃生。台北二二八紀念館經常性展示受難者遭國軍以鐵線貫穿手腳成串槍決的大型畫作。
王桂榮 事件當時為台北二中(今成功中學)學生、台美基金會台灣人公共事務會創辦人。二二八事件當時和林江邁同在延平北路近南京東路口的天馬茶房與黑美人的牌樓前當小販賣洋煙,並親眼目睹專賣局查緝員緝菸的事發經過[24]
柯喬治 美國外交官,在二次大戰前即住在台灣。在擔任美國外交服務幹事和副領事之時,目睹了二二八事件,後來將此經歷寫入《被出賣的台灣》。
艾倫·謝克頓(Allan J. Shackleton) 紐西蘭聯合國駐台官員,目睹了二二八事件,後來將此經歷寫入《福爾摩沙的呼喚》[25]


 
杜聰明博士

註釋编辑

  1. ^ 靠山指擔任政府官吏卻仗勢欺人的台灣人
  2. ^ …三月十五日深夜十二時,南港橋邊聞槍聲數響,次晨即發現吳鴻麒等八具屍體,南港橋下八命案為暗殺團之作為。官方指為有民間不良分子專以殺害官兵、外省人及靠山[a]為對象組暗殺團之說法。一般人與吳氏家屬卻認為係為人挾怨報復的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湯德章(1907-1947),李筱峰,自立晚報社文化出版部,1990-01-01
  2. ^ [1],第136頁,張玉法,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2015-08-31
  3. ^ 第三章創傷的紀念性,具變動力量的集體性文化資產:論標注性事件紀念物之紀念性意涵,第97頁,林蕙玟,文化部網站,2008
  4. ^ 【犧牲小我 完成大我】228 死難者 :湯德章 (二),李谷,TAIWANCON台灣控
  5. ^ 張大邦的故事,林家鴻,<台灣教會公報>第3287期
  6. ^ 緬懷湯德章賴市長:湯德章律師樹立台灣精神典範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臺南市政府,2014-03-13
  7. ^ 《湯德章—不該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新書發表會,李筱峰教授,主辦:玉山社出版公司,協辦:台南市政府文化局,2017-01-06
  8. ^ 518來台文館,遇見愛情、親近文學,國立台灣文學館,2013-05-17
  9. ^ 《自由的滋味》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彭明敏(網路版回憶錄)
  10. ^ 王添灯先生事略,《未歸的臺共鬥魂》,頁125,蘇新,臺北:時報文化,1993
  11. ^ 《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頁299,行政院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臺北:時報文化出版公司,1994-02
  12. ^ 《臺北南港二二八》,頁138-140,張炎憲、胡慧玲、黎中光,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2006-03
  13. ^ 二二八事件傷亡與受害情況. 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3-01) (中文(台灣)‎). 
  14. ^ 《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頁297-298,行政院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臺北:時報文化出版公司,1994-02
  15. ^ 張七郎洗冤! 史料證張遭挾怨槍殺,TVBS新聞,2009-02-26
  16. ^ 曾韋禎. 張七郎案唯一倖存者 張依仁逝世「不會原諒國民黨」. 自由時報 (臺北市). 2011年2月28日 [2015年4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2月12日). 
  17. ^ 台灣二二八事件綜合研究,林啟旭,二二八出版社,東京都,1983年
  18. ^ 盧炳欽(1912-1947)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4-09-15.,財團法人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19. ^ 蔣渭川和他的時代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3-05.,陳芳明,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20. ^ 蔣渭川先生,歷屆省議員查詢,臺灣省諮議會
  21. ^ 憶四妹巧雲/蔣碧雲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2. ^ 蔣渭川和他的時代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3. ^ 李翼中〈帽簷述事〉,《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二),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2
  24. ^ 敬悼王桂榮與緬懷張超英,綠色和平電台,2012-03-02
  25. ^ 《福爾摩沙的呼喚:一位紐西蘭人在台灣二二八事件的親身經歷》,Allan J. Shackleton著,宋亞伯譯,望春風出版社,199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