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判

(重定向自判教

教判,即教相判释,亦称教相判教教摄佛教术语,即判別解釋佛陀教法相狀差別之理論。大乘佛教諸多教典傳至中國後,佛教僧眾就教说的形式、深淺、先後等,進行分类而判別教说。佛陀教法應對象根機,義理互有出入,教相判释因此产生,以明佛陀言行之真意,建立貫攝全部佛法的綱領與體系[1]。自智者大師創建天台宗,論難南三北七諸師,貢獻了新的判教理論,和華嚴宗法相宗之教判並爲漢傳佛教傳統通行之判教體系[2]

淵源编辑

早在部派佛教時代,就有人探討佛所說經是否皆為了義(梵語:nitartha)的問題。[3]

根據《異部宗輪論》,大眾部主張「世尊所說無不如義,佛所說經皆是了義」;說一切有部則認為「世尊亦有不如義言,佛所說經非皆了義,佛自說有不了義經」,不了義經是「假施設,有別意趣」,應求「此經意趣」,別為解說。

到了大乘佛教時代,龍樹認為佛經有「易了義」和「深遠難解義」,主張佛陀為應機設教的方便,而有了義說和不了義說;因此龍樹立了四種悉檀,以世界悉檀、各各為人悉檀、對治悉檀、第一義悉檀,通攝佛說。無著持相同看法,主張「復有四種意趣,四種祕密」,依照平等意趣、別時意趣、別義意趣、補特伽羅意樂意趣,則「一切佛言應隨決了」。

漢傳大乘佛教認為,釋迦牟尼根據弟子不同根性,因時因地,而給予不同教法。由此產生了天台宗五時八教法相宗三時教華嚴宗五教十宗等教判學說。

傳統部派和大乘的關係编辑

印度大乘佛教的三大派系,中觀瑜伽如來藏,重釋了三轉法輪之說,以聲聞為初轉法輪之方便說,是小乘法;自宗為最勝法輪了義教,判他宗為不了義。[4][5][6][7]

說一切有部迦濕彌羅國論師,廣集各家解說加以論定,編成《大毘婆沙論》,特別針對分別論者譬喻師加以論難。承繼此一毘婆沙宗學說的眾賢,稱大乘為空花論宗,否定其見解,認為大乘非佛說[8]

歷史编辑

教判盛行于南北朝,当时有“南三北七”一说。此後天台宗智顗改易顿、渐、不定等三种教相,为五味八教三论宗吉藏则立声闻、菩萨二藏,於二藏中又别开根本、枝末、摄末归本三法轮,此为二藏三轉法輪判。南山律宗道宣化制二教,化教又分諸法性空無我(二乘)、諸法本相是空(小菩薩)、諸法外塵本無,實唯有識(大菩薩)之南山三教法相宗玄奘则依照《解深密经》、《金光明经》等,立转法轮、照法轮、持法转三法轮的“三时教判”,其弟子窥基则发展为“三教八宗”的教判。而华严宗法藏则于《华严经探玄记》中立「五教十宗[9]

藏傳佛教寧瑪派把佛教分为九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薩乘是共三乘,事續行續瑜伽續是外三乘,最高级是内密三乘

拉薩法諍编辑

赤松德贊時期,西藏桑耶寺發生過一場拉薩法諍,由來自印度那爛陀寺隨瑜伽行中觀派日语瑜伽行中観派,師承寂護蓮花戒代表漸教,以及來自漢地敦煌禪門北宗,師承神秀弟子義福、降魔藏等人的堪布摩訶衍代表頓教,此場法諍反映了大乘教法中頓漸法門的諍辯。[10][11][12][13]

主要傳統判教學說编辑

法相宗判教编辑

法相宗判教的理論依據是《解深密经》、《金光明经》等。唐玄奘法師立“三时教判”,即转法轮、照法轮、持法转三法轮之判。

其弟子窺基法師發展爲“三教八宗”,三教中以诸阿含「我空法有」为有教,“三论”、《般若》等「諸法皆空」为空教,《华严经》、《解深密经》、《法华经》等「非有非無之中道」为中道教;八宗為[14][15]

華嚴宗判教编辑

華嚴宗判教的理論依據是《華嚴經探玄記》,提出“五教十宗”。

  • 小教
  • 始教
  • 終教(小、始、 終皆為漸教)
  • 頓教
  • 圓教


十宗之前七取自窺基所立,後三宗為:

  • 真德不空宗(終教)
  • 相想俱絕宗(頓教)
  • 圓明具德宗(圓教)

天台宗判教编辑

天台宗判教的理論依據是《妙法蓮華經玄義》和《維摩經玄疏》之《四教義》,提出“五味八教”,或稱「五時八教」。

五味编辑

隋朝智顗在《法华玄义》提出五味教的理論。他認為佛陀順應眾生根機,說法有深淺不同之五味。

  • 乳味:如日初先照高山,厚殖善根,頓說佛道。頓說本不為聲聞,聲聞雖在座,如聾如瘂,此如《華嚴經》。約法被緣,緣得大益,名頓教相。
  • 酪味:次照幽谷,淺行偏明,漸為開解,為說三藏(《四阿含》、《五部律》、《婆沙》、《俱舍》等)。三藏本不為菩薩說,菩薩雖在座,聲聞不識,此乃小隔於大,大隱於小。約法被緣,名漸教相。
  • 生蘇味:次照平地,示一佛土,令淨穢不同,示現一身,巨細各異,一音說法,隨類各解。此如《維摩詰經》等諸方等經。約法被緣,猶是漸教。
  • 熟蘇味:大人蒙其光用,嬰兒喪其睛明,雖三乘俱學,二乘取證寂滅,此如《大品般若經》等諸般若經。若約法被緣,猶是漸教。
  • 醍醐味:日光普照,高下悉均平,令皆成佛道,不令有人獨得滅度,皆以如來滅度而滅度之。此如《妙法蓮華經》。若約法被緣,名漸圓教。《大般涅槃經》為根性未熟者,具談佛性,與《法華》醍醐佛性味同。

八教编辑

化儀四教编辑

  • 頓教
  • 漸教
  • 秘密教
  • 不定教

化法四教编辑

  • 藏教
  • 通教
  • 別教
  • 圓教

日本编辑

藏传佛教判教编辑

藏传佛教九乘判教编辑

藏传佛教宁玛派(舊譯派)在《宁玛九乘次第》提出世间所有哲学和宗教,分为世间法出世间法;总判爲颠倒外道乘、凡夫人天乘(即修善修禪定可往生人道天道之教法)和真实内道乘(佛法),人天乘受摄於佛法;真实内道乘(佛法)又判爲九乘次第[16]

其中,前三乘即显教,声闻、独觉爲小乘,菩萨爲大乘;外密三乘基本等同于汉传密宗的教法;内密三乘又叫大密咒乘,是藏密不共法,第九乘無上瑜伽爲最上乘。

藏傳佛教其他判教编辑

宁玛一派,其他各派皆主張四部说:

  1. 事部
  2. 行部
  3. 瑜伽部
  4. 无上瑜伽

現代發展编辑

  • 太虛法師判印度佛教為三期:一、小行大隱,二、大主小從,三、大行小隱、密主顯從。又判佛法為:五乘共法、三乘共法、大乘不共法,判大乘不共法為三宗:法性空慧宗、法相唯識宗、法界圓覺宗。出自〈我怎樣判攝一切佛法〉,《海潮音》二十一卷第十期。
  • 印順法師判印度佛教為五期:一、聲聞為本之解脫同歸,二、菩薩傾向之聲聞分流,三、菩薩為本之大小兼暢,四、如來傾向之菩薩分流,五、如來為本之天佛一如。沿用五乘共法、三乘共法、大乘不共法的次第,判大乘不共法為三系:性空唯名系、虛妄唯識系、真常唯心系。出自《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成佛之道》。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法華玄義》(卷十):“「聖人布教各有歸從,然諸家判教非一。」”
  2. ^ 《法華經三大部補注》:「已上諸師判教,依天台宗則無取焉。當今之世盛流布者,唯慈恩、賢首二家耳。」
  3. ^ 釋悟殷. 讀《大毘婆沙論》劄記論師的佛陀觀(三). [2017-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5). 
  4. ^ 聖嚴法師. 華嚴心詮:原人論考釋. [2017-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5). 
  5. ^ 班班多傑. 藏傳佛教史上的“他空見”與“自空見”. 哲學研究. 1995 [2017-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6). 
  6. ^ 法藏《大乘起信論義記》:「近代天竺那爛陀寺。同時有二大德論師。一曰戒賢。一曰智光。並神解超倫。聲高五印。六師稽顙。異部歸誠。大乘學人仰之如日月。獨步天竺。各一人而已。遂所承宗異。立教互違。謂戒賢則遠承彌勒無著。近踵護法難陀。依深密等經瑜伽等論。立三種教。以法相大乘為真了義。謂佛初鹿園轉於四諦小乘法輪。說諸有為法從緣生。以破外道自性因等。又由緣生無人我故。翻彼外道說有我等。然猶未說法無我理。即四阿含經等。第二時中。雖依遍計所執。而說諸法自性皆空。翻彼小乘。然於依他圓成。猶未說有。即諸部般若等。第三時中。就大乘正理。具說三性三無性等。方為盡理。即解深密經等。是故於彼因緣生法。初唯說有。即墮有邊。次唯說空。即墮空邊。既各墮邊。俱非了義。後時具說所執性空。餘二為有。契合中道。方為了義。此依解深密經判。二智光論師遠承文殊龍樹。近稟提婆清辯。依般若等經中觀等論。亦立三教。以明無相大乘為真了義。謂佛初鹿園為諸小根說於四諦。明心境俱有。次於中時。為彼中根說法相大乘。明境空心有唯識道理。以根猶劣未能令入平等真空故作是說。於第三時。為上根說無相大乘。辨心境俱空。平等一味為真了義。又初則漸破外道自性等。故說因緣生法決定是有。次則漸破小乘緣生實有之執。故說依他因緣假有。以彼怖畏此真空故。猶在假有而接引之。後時方就究竟大乘。說此緣生即是性空平等一相。是故即判法相大乘有所得等。為第二時非真了義也。此三教次第。如智光論師般若燈論釋中。引大乘妙智經說。」
  7. ^ 廖本聖. 蔣央協巴《宗義理論》藏本譯注:毘婆沙宗與經部宗 (PDF). 正觀. [2017-02-2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2-27). 
  8. ^
    • 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其四部之中,大乘小乘區分不定。北天南海之郡,純是小乘。神州赤縣之鄉,意存大教。自餘諸處大小雜行。考其致也,則律撿不殊,齊制五篇通修四諦。若禮菩薩讀大乘經,名之為大。不行斯事,號之為小」
    • 釋慧立《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戒日王於那爛陀寺側造鍮石精舍,高逾十丈,諸國咸知。王後行次烏茶國,其國僧皆小乘學,不信大乘,謂為空花外道,非佛所說。既見王來,謂曰:聞王於那爛陀側作鍮石精舍,功甚壯偉,何不於迦波釐外道寺造而獨於彼也?王曰:斯何言甚!答曰:那爛陀寺空花外道,與迦波釐不殊故也」
    • 順正理論》:「世尊不應依不實法說勝義有,又亦不應唯證假有成等正覺,空花論者可說此言。稱佛為師,不應黨此。故十二處皆是實有,非於假法可說勝義……今詳經主似總厭背毘婆沙宗,欲依空花撥一切法皆無自性...若言意顯自體不能於自體中守自性義,則應同彼空花論宗。」
  9. ^ 《大乘义章》卷一、《大乘玄论》卷五、《解深密经疏》卷一、《华严经疏钞玄谈》卷四
  10. ^ 釋慧嚴. 中國禪宗在西藏. 中華佛學學報. 1994, 7 [2017-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17). 
  11. ^ 楊富學. 摩訶衍禪法對吐蕃佛教的影響. [2017-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1). 
  12. ^ 沈衛榮. 西藏文文獻中的和尚摩訶衍及其教法 ── 一個創造出來的傳統 (PDF). 新史學. 2005, 16 (1) [2017-02-2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9-06). 
  13. ^ 冉雲華. 元代禪僧與西藏喇嘛辨論考. [2017-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8). 
  14. ^ 《佛光大辭典》【教相判釋】. [2018-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2). 
  15. ^ 廖明活(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 窺基的判教思想, 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佛學研究中心學報第三期(1998年), [2018-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3) 
  16. ^ 九乘次第. [2019-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5). 
  17. ^ 阿努瑜伽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龙钦宁提百科

参考书籍编辑

  • 《大乘玄论》(卷五)
  • 《解深密经疏》(卷一)
  • 《华严经疏钞玄谈》(卷四)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