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許多文化中的卐符號,以不同風格繪製,具有不同含義。

(右旋)或(左旋)[注 1]梵語स्वस्तिक转写:svástika;中文读作“[注 2]注音:ㄨㄢˋ;拼音:wàn;[1]粵拼:maan6;该字称“万字[注 3])是一个古代宗教信仰的标志。它在印度教佛教耆那教等宗教中被认为是一个神圣和吉祥好运的标志。它宗教的用途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世纪,它史前的出现更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0000至13000年。

西方语言中卐字称为“swastika”,这源于梵语拉丁字母转写的“svástika”。印度的卐字形状中,四笔的每笔中还包括一点(如右图所示)。在西藏原始宗教苯教中,卐字(藏文གཡུང་དྲུང་།威利g.yung drung)是“永恒不变”的象征,由于藏传佛教中使用的转经筒都是从左向右转,所以都写作“卐”(右旋)。

纳粹德国纳粹党的标志与卐字相似,但两者有少許差异:纳粹标志的方向通常是右旋[注 4]和黑色的,除元首旗和少数特例之外,通常正式的纳粹标志呈45度倾斜;而传统信仰中代表吉祥美好的卍字符多是明亮的色彩[2],右旋和左旋均有使用,通常无倾斜。

远在佛教产生并传入中国之前,卍字符已出现在距今5000多年前的中国古老的马家窑文化彩陶上。卍字符也出现在中国汉代通行的五铢钱币上。在佛教传入中国后,鸠摩罗什唐代高僧玄奘将「卍」翻译为“”。[2]北魏菩提流支在《十地经论》中译为“萬”字,中国唐代武则天定音为“万”,义为“吉祥万德之所集”。佛教中亦写作左旋的“卍”,但唐釋慧琳一切经音义》等认为应以右旋的「卐」為準。中國傳統紋樣中就有使用這個符號的萬字不到頭

康熙字典收录了左旋的卍为汉字,其部首是“十”,笔划数为6。[1]卐和卍两个字符作为中日韩统一表意文字收录于Unicode之中。

印度教中的带点右旋卐字
耆那教官方标识中包含右旋卐字
一胸前带有左旋卍字的
藏傳佛教寺庙門上的右旋卐字
各种宗教中的典型卐/卍字

目录

起源编辑

 
漢《絲狀彗星圖鑑》局部
 
古代希臘頭盔上的卐字

卐字在很多文化中出現。它的對稱性與簡潔引領著各地的獨立發展。

它歷史悠久,在新石器時代的歐亞大陸已經被採用。卍字常見於印度國家(特別是尼泊爾和印度)的宗教和民間儀式。多數印度的房屋的門口、寺廟、婚禮、節日和慶典中用卍字來裝飾。後來,印度國王把這個標誌介紹給東南亞。到了今天仍然是峇里島印度教的一部分,在印度尼西亞是隨處可見。在歐洲,它出現在前基督徒歐洲文化的人工製品中。美國印地安文化也獨立地採用了它。

起源假說编辑

卐字在各地出現,可能因為圖案簡單,在編織籃子的社會中容易流行起來。卐字是一個可以拼貼的圖案,可以在方型的籃子中屈曲蘆葦或茅草而成的。其他理論則沿著文化擴散與卡爾·榮格集體潛意識來嘗試解答這個起源的問題。在卐字出現初期,常與十字連用,就像原始宗教中的「太陽輪」。

卡爾·薩根在《彗星》認為卐字來自彗星噴出氣體並且於大氣層旋轉的型態。

考古記錄编辑

卐字在歐亚大陆有很悠久的歷史,早見於印歐文化之中,譬如印度阿利安文化波斯文化赫梯文化、斯拉夫文化、凱爾特文化、希臘文化、中國馬家窯文化等等。根據考古記錄,卐字最早已經在新石器時代出現。考古學家在伊朗胡齊斯坦省出土的陶器碎片中發現了這些圖案。在青銅時代初期,在俄羅斯烏拉爾山南部的辛達雪塔出土的陶器之上也有卐字圖案。早期印度的卐字卻在古吉拉特邦羅索爾(Lothal)和巴基斯坦哈拉帕等地出土的印鑑中。[3]

類似卐字的符號也在高加索地區中北部、阿塞拜疆斯基泰人薩爾馬提亞人於青銅時代或者石器時代器物中出現。[4]在這些文化中,卐字符號不在重要的位置出現,只是眾多類似複雜程度不一的符號中的一員。

卐字常見於非洲東北部古代庫施地區考古發掘的陶器之上,譬如博爾戈爾山(Gebel Barkal)神廟內的陶器。[5]

藝術與建築编辑

中国明清时期所建的皇家建筑的椽子头都被装饰有金“卍”字,另一头画有蝙蝠,意为万福。

宗教與神話编辑

在歷史中,卍字在印度教佛教耆那教密特拉教被當作神聖的符號。由於這些宗教信徒眾多,遍佈全世界,讓卍字在古代或現代的社會中都非常常見。在東南亞,印度教國王引入了卍字,並且構成現今印尼印度教的一部分。

而在印度,卍字隨著孔雀王朝笈多王朝佛教沒落時期,先後在佛教與印度教中變得越來越重要。

西藏的苯教,越南的高台教出现卍字。法轮功法轮图形有五個卍字(中間一個大卍字,四周四個小卍字)。

印度教编辑

在印度教中,創造之神梵天分別以左旋右旋的卍字符號[天城文:प्रवृत्ति(Pravritti)與निवृत्ति(Nivritti)]作為代表, (左旋)代表宇宙向外的演化與 (右旋)代表向內的沈思。卍字也被視為指向四方,意指安穩通達。它首次被當作太陽符號,見於印度教太陽神蘇利耶(天城文:सूर्य)。在印度教徒心中,卍字是最神聖的,最吉祥的符號,是印度教文化中常見的裝飾符號。差不多在整個印度大陸的廟宇、宗教雕塑、禮物與信件都見到它的蹤影。而印度教的格涅沙常常被描繪坐在卍字與蓮花之上。

卍字除了在廟宇、祭壇中被人崇拜外,也在印度教的婚禮、節日、典禮、房屋、門戶、衣服、珠寶,甚至食物中出現。

對於印度教來說,卍字-這個純粹幾何無音節相關的符號與「」-單一原始發音的符號都被認為是神聖的。而卍字是毗濕奴108個符號之一,代表生命賴以存活的陽光。

佛教编辑

 
南韓首爾的佛寺上的卍字

卍字隨著佛教傳入中國,根據《大方廣佛華嚴經》卷六五《入法界品》說:釋迦牟尼「胸標卍字,七處平滿。」因此卍被認為是吉祥,也是釋迦牟尼的32相之一。[6]當時本來沒有適當的名稱。到了宋朝,法雲在《翻譯名義集》卷六中引用了唐代慧苑《新譯大方廣佛華嚴經音義》說:「案卍字本非是字,大周長壽二年(公元693年)主上權制此文,著于天樞,音之為萬,謂吉祥萬德之所集也。」他說明了卍字的讀音在唐代被確定為「萬」。[7]

於古代西藏地區中,卍字被稱呼為「雍仲」,有永恆的象徵意義。到了今天常見於佛教藝術作品中。於日本,卍字被稱呼為まんじ(manji,萬字),代表佛法、宇宙和諧、兩極的平衡。 (左旋)代表愛與仁慈, (右旋)代表智慧與力量。

基督教编辑

一些基督教教堂都建立於罗马式和哥特式时期,沿用了早期罗马式设计,都装饰有卐字记号。 犹太教会堂位于Ein Gedi, 建造时當地正是在罗马帝國占领猶太地古代罗马所统治的巴勒斯坦南部)治下,還是有用卐字记号镶嵌来做装饰的。

道教编辑

卍象征着九宫。[來源請求]

4 9 2
3 5 7
8 1 6
甲乙

其他亞洲國家编辑

 
支倉常長的家族徽章

歐美傳統文化编辑

在20世紀早期的美國,仍然把「卍」字符用作童子軍、男女平等、女孩俱樂部等的標誌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美國第45軍團的臂章。在美國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一個猶太會堂裡,「卍」字符曾被用作地板的裝飾圖案。其實現在的考古發現,在哥倫布到達美洲以前,美洲的土著在生活中使用「卍」字符的歷史已經很久了。在德國,可知的最早使用「卍」字符的歷史要追溯到普魯士時代。在中亞還發現過大約公元前6世紀的猶太會堂使用「卍」字符作裝飾。

臺灣賽夏族编辑

「卐」符號在賽夏族文化中被稱為雷女紋,根據賽夏傳說,雷女是雷神的女兒,下凡教導賽夏族編織和耕種,並與賽夏青年結婚。為了紀念雷女的貢獻,賽夏族人把閃電符號織在布上,稱為雷女紋。[8]

二十世紀初编辑

歐洲编辑

  • 芬蘭,從1918年到1944年,与卐字類似的「hakaristi」成為空軍及陸軍徽章。蓝色hakaristi来自芬蘭內戰中,最初赠给白軍飛機的瑞典伯爵埃里克·冯·罗森英语Eric von Rosen(Eric von Rosen,亦是一名纳粹主义者)的幸運符號。通常為藍色、正放的hakaristi与纳粹的黑色、傾斜卐字無關。Hakaristi現在仍然以不突出的形式用于芬蘭的獎牌及裝飾物。
  • 瑞典的公司ASEA(現在瑞士企業ABB的一部分),從1800年代到1933年的標誌使用了卐字。
  • 雷爾運動圖騰外圍為「大衛之星」,象徵著上下相同,中間有個「卐字」,代表無限循環。

納粹德國编辑

随着卐字标志20世纪初在西方的广泛使用,纳粹党亦在1920年启用了卐字标志。這個傾斜45°的右旋字圖案被稱為Hakenkreuz(德語直譯為鉤十字),用於納粹黨的旗幟、徽章及臂章。

阿道夫·希特勒1925年在《我的奋斗》中提及: “同时,我自己在无数次的努力之后制定了这样一个最终方案:一面红色的,上面有白色圆形,中间有黑色卐字的旗帜。在长期试验后,我也发现了旗帜与白色圆圈的准确尺寸比例,还有卐字的形状和粗细。”

希特勒在设计纳粹党旗时,试图在旗帜中同时包含卐字和“那些代表我们辉煌过去、为德国带来诸多荣耀的令人尊敬的颜色”(红、白、黑是德意志帝國国旗的颜色)。希特勒亦称:“作为国家社会主义者,我们在旗帜中反映我们的计划:红色反映这一运动的社会思想,白色反映民族主义思想,卐字则反映为雅利安人奋斗的胜利以及这一创造性思想的胜利。”[9]

卐字亦被理解为“创造、影响生活的符号”(das Symbol des schaffenden, wirkenden Lebens)和“日耳曼主义的种族符号”(Rasseabzeichen des Germanentums)。[10]

黨衛隊第5志願裝甲兵師徽章
黨衛隊第11志願擲彈兵師徽章

使用卐字的纳粹理论家推测德国人在文化上源自雅利安人。在北欧主义者提出雅利安人入侵理论后,纳粹声称印度的早期雅利安人就是最初入侵的白人。纳粹主义的核心思想正是種族優生,而这一思想现已被证明不科学。阿爾弗雷德·羅森堡认为种族上的相似容易引发精神和种族上“混淆”的危险,认为卐字标志适合作为雅利安优等民族的符号。关于将卐字用作雅利安人種符号的最初记载在埃米尔-路易·比尔努夫的作品中出现。其后,德国的圭多·冯·李斯特英语Guido von List等作家认为卐字是独有的雅利安符号。

在纳粹产生之前,卐字即已用在德国民族主义运动中。希特勒1933年成为德国总理后,纳粹党旗即与德国国旗共同悬挂,1935年9月15日經微調的黨旗更被用作纳粹德国的国旗。

卐字被用于纳粹德国的多数徽章和旗帜中,尤其是政府和军事组织,但一些民间组织(如德國狩獵協會英语Deutsche Jägerschaft)亦使用卐字标志。[11]

德国工人党和纳粹党均同时使用右旋和左旋的卐/卍字,但右旋卐字自1920年起被更频繁地使用。然而,陆上使用的卐字旗两面均为右旋,但海军旗反面为左旋卍字。[12]

纳粹卐字标志有数个变种:

  • 白色圆形上的45°倾斜黑色卐字(如纳粹党旗和纳粹德国国旗);
  • 白色菱形上的45°倾斜黑色卐字(如希特拉青年團[13]
  • 有白色轮廓的45°倾斜黑色卐字,出现在納粹德國空軍飞机尾部;
  • 白色圆形上带有黑白轮廓的的45°倾斜黑色卐字(如纳粹德国军旗)[14]
  • 白色圆形上带有黑白轮廓的的正黑色卐字(如元首旗);
  • 金色、银色、黑色或白色的小型45°倾斜卐字,见于一些徽章[15]
  • 外臂弯曲的卐字,形成一个破碎的圆(如第11志愿掷弹兵师)[16]

萨维特里·黛维英语Savitri Devi等人亦试图将卐字在纳粹和印度教的使用相结合,认为希特勒是毗湿奴化身[17](参见纳粹神秘主义英语Nazism and occultism)。

由于纳粹德国的使用,卐字自20世纪30年代起就被多数西方国家视为纳粹主义白人優越主義的象征。二次大戰後,德國刑法典第86a部英语Strafgesetzbuch section 86a規定任何人不得展示或散播屬於違憲組織的標誌,其中包括卐字、党卫队符号(SS-Runen)、凯尔特十字等納粹符號;歐洲許多國家也禁止這個的標誌在公共場所張貼或發放,卐字和納粹(Nazi)一詞一起成為了歐洲人的忌諱

注释编辑

  1. 右旋的卐也称顺时针,左旋的卍也称逆时针
  2. 在无法、不方便输入或显示卐/卍字符时,也常写作“万”
  3. 日语对卍/卐的称呼まんじ(manji)即来源于中文的“万字”
  4. 1920年前纳粹标志两者都用,而1920年后几乎都用右旋标志,除了两面的海军军旗是一面左旋一面右旋

参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1.0 1.1 康熙字典卍的解释. 汉典. [2016-08-19]. 
  2. 2.0 2.1 神秘的卍字符
  3. Indus Valley Swastika
  4. Cultinfo Department of Culture of Vologda Regional Government[永久失效連結]
  5. Dunham, Dows "A Collection of 'Pot-Marks' from Kush and Nubia," Kush, 13, 131-147, 1965
  6.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六五
  7. 鲍晶. “卍”与“卐”漫议. 新華網. 2004-01-06 [2009-03-08] (中文(中国大陆)‎). 
  8. 苗縣出現納粹黨徽!? 這下誤會大了. 蘋果日報. 2014-08-20 [2015-10-09]. 
  9. text of Mein Kampf at Project Gutenberg of Australia. Gutenberg.net.au. [2 March 2010]. 
  10. Walther Blachetta: Das Buch der deutschen Sinnzeichen (The book of German sense characters); reprint of 1941; page 47
  11. Santiago Dotor and Norman Martin. "German Hunting Society 1934-1945 (Third Reich, Germany)" Flags of the World. March 15, 2003. The flag of the Reichsbund Deutsche Jägerschaft
  12. Mark Sensen, António Martins, Norman Martin, and Ralf Stelter. "Centred vs. Offset Disc and Swastika 1933-1945 (Germany)". Flags of the World. December 29, 2004.
  13. Marcus Wendel et al. "Hitler Youth (NSDAP, Germany)". Flags of the World. January 17, 2004.
  14. Norman Martin et al. "War Ensign 1938-1945 (Germany)". Flags of the World. The "Reichskriegsflagge"
  15. Flags at Flags of the World:
  16. Nordland: A Brief History (Archived 19 October 2009)". Includes photo of the unusual curved Swastika worn by the division. Retrieved 3 October 2010.
  17.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南方周末. 2015-02-13 [2015-08-04]. 
  • Aigner, Dennis J. (2000). The Swastika Symbol in Navajo Textiles. Laguna Beach, California: DAI Press. ISBN 0-9701898-0-X.
  • Sagan, Carl, and Ann Druyan (1985). Comet. New York: Random House. ISBN 0-394-54908-2. London: Joseph. ISBN 0-7181-2631-9.
  • Tan Huay Peng. (1980-1983). Fun with Chinese Characters. Singapore: Federal Publications. ISBN 981-01-3005-8.
  • Wilson, Thomas (Curator, Department of Prehistoric Anthropology, U.S. National Museum) (1896). "The Swastika: The Earliest Known Symbol, and Its Migrations; with Observations on the Migration of Certain Industries in Prehistoric Times". In Annual report of the Board of Regents of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Washington DC: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有關文獻编辑

  • A critical update to remove unacceptable symbols from the Bookshelf Symbol 7 font. Microsoft Knowledge Base Article 833407. 2004-11-08.
  • Aigner, Dennis J. (2000). The Swastika Symbol in Navajo Textiles. Laguna Beach, California: DAI Press. ISBN 0-9701898-0-X.
  • Clarence House issues apology for Prince Harry's Nazi costume. BBC News. 2005-01-13.
  • Clube, V. and Napier, B. The Cosmic Serpent. Universe Books, 1982.
  • Enthoven, R.E. The Folklore of Bombay.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24 (pp. 40–45).
  • Gardner, N. (2006) Multiple Meanings: The Swastika Symbol. In Hidden Europe, 11, pp. 35–37. Berlin. ISSN 1860-6318.
  • Jaume Ollé, Željko Heimer, and Norman Martin. "State Flag and Ensign 1935–1945" 2004-12-29. The Reichsdienstflagge.
  • Lonsdale, Steven. Animals and the Origin of Dance, Thames and Hudson Inc., NY, 1982 (pp. 169–181).
  • MacCulloch, C.J.A. Canon, John A. (Ed.) Mythology of all Races. vol. 8 ("Chinese Mythology" Ferguson, John C.) Marshall Jones Co. Boston, MA 1928 (p. 31).
  • ManWoman. Gentle Swastika: Reclaiming the Innocence, Cranbrook, B.C., Canada: Flyfoot Press, 2001. ISBN 0-9688716-0-7.
  • Marcus Wendel, Jaume Ollé, et al. "Schutzstaffel/SS" 2001-12-14.
  • Morphy, Howard (Ed.). Animals into Art (ONE WORLD ARCHAEOLOGY; vol. 7) Unwin Gyman Ltd., London, 1989 (chapt. 11 Schaafsma, Polly).
  • Norman Martin et al. "Standard of the Leader and National Chancellor 1935–1945". 2004-04-09. Hitler's personal flag.
  • Roy, Pratap Chandra. The Mahabharata, Munshiram Manoharlal, New Delhi, 1973 (vol. 1 section 13–58, vol. 5 section 2–3).
  • Schliemann, Henry. Ilios Harper & Brothers, Franklin Square, NY, 1881 (pp. 334–353).
  • Tan Huay Peng. (1980–1983). Fun with Chinese Characters. Singapore: Federal Publications. ISBN 981-01-3005-8.
  • The Swastika: The Earliest Known Symbol, and Its Migrations; with Observations on the Migration of Certain Industries in Prehistoric Times. In Annual report of the Board of Regents of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Washington DC: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 Whipple, Fred L. The Mystery of Comets Smithsonian Inst. Press, Washington, DC 1985, (pp. 163–167).
  • Wilson, Thomas (Curator, Department of Prehistoric Anthropology, U.S. National Museum) (1896).

外部連結编辑

一般
起源
納粹用途
禁忌
  • Report: Lampposts (a "City of Glendale Interdepartmental Communication" from the City Attorney to the Mayor discussing swastikas on 1920s lampposts in Glendale, California; Attachment E has photographs of the lampposts in question)
康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