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红色高棉大屠杀高棉语ហាយនភាពខ្មែរ / ការប្រល័យពូជសាសន៍ខ្មែរ罗马化Hayonphap Khmer / Karbraly Pouchsasa Khmer),或称红色高棉种族灭绝柬埔寨大屠殺柬埔寨种族灭绝(法語:Génocide cambodgien;英語:Cambodian genocide),指的是柬埔寨共产党总书记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共产主义政权在1975年至1979年期间在柬埔寨进行大规模杀戮的事件。据估计,在民主柬埔寨时期,全国范围内共有150万至300万柬埔寨人非正常死亡。[2]红色高棉计划创建一个农业社会主义英语Agrarian socialism的社会。当局将城市人口全部迁移到乡下。由于酷刑、大量处决、强迫劳动营养不良,造成了将近当时25%人口(约200万人)的死亡,[3][4]其中有约40万人被柬共当作革命敌人杀害,死于各省的监狱之中。[5]这一大屠杀在越柬战争之后结束,全国境内发现了超过两百个万人坑,这些地方后来被人称为“杀戮战场”。[6]

红色高棉大屠杀
紅色高棉統治的一部分
S-21 Skull Map.jpg
吐斯廉屠殺博物館用遇難者頭骨製成的柬埔寨地圖
位置 民主柬埔寨
日期

1975年4月17日 – 1979年1月7日

(3年8个月又3周)
目標 柬埔寨前军政要员、商业领袖、记者、学生、医生、律师、佛教徒、占族人华人、基督徒、知识分子泰族人越族人
類型 种族灭绝阶级灭绝英语classicide政治灭绝英语politicide酷刑饥荒强迫劳动驱逐出境危害人类罪行
死亡

167.1万 - 187.1万

180万 - 250万[1]
主謀 红色高棉
動機佛教、反占族阶级歧视英语Class discrimination反基督教英语Persecution of Christians反智主义反泰英语Anti-Thai sentiment反越英语Anti-Vietnamese sentiment反伊斯兰高棉极端民族主义英语Khmer nationalism反华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

红色高棉的领导人宣称要“洗净平民”,因而开始了这场杀戮。[7]考虑到民主柬埔寨统治时间之短,由某一政权造成死亡人数也是世界历史上最高纪录之一。[5]2001年1月2日,柬埔寨政府通过立法,对有限数量的前红色高棉领导人进行审判。审判开始于2009年2月17日。[8]2014年8月7日,柬埔寨共产党原副书记农谢和国家主席团原主席乔森潘因为反人类罪,被判处终身监禁

强制迁移编辑

早在1973年,波尔布特与农谢等就决定在解放金边后把全城300万人口疏散到农村,以解决粮食问题,并观察美国或越南是否会插手柬埔寨。1975年4月17日,波尔布特藉口美軍即將空襲金邊,将首都居民疏散至鄉下,並以三日後將可以返回為由,要求居民不必帶任何財產。所有居民被迫紧急撤离,部分不愿意的人被军队槍殺,一些没有能力离开的人如残疾人士被遗弃。三天时间内金边人口由原有300万人,变成几万人,撤离过程中造成大量無辜百姓伤亡。

政治清算编辑

红色高棉的政治清算和镇压的对象主要是前朗诺政权的军政人员,包括一般士兵、警察和公务员,也包括朗诺政变前的王室成员。处决方式一般是用卡车将大量此类人员运至某个地点,用棍棒斧頭鋤頭榔頭十字镐圓鍬鐮刀弯刀等各種農具打死或是直接枪决

强制劳动编辑

幸存的城市遣散的人员往往和农民一起被迫从事修筑水渠、农田和道路的工作。由于经济状况的恶化,粮食和生活物资缺乏保障,大量的人口在这种强制劳动下死亡。

内部清洗编辑

红色高棉对自身组织的“纯洁”追求近乎偏执,波尔布特喜欢用细菌来形容党内的异己思想,“它们”无处不在,所以党的眼睛必须时刻睁开。红色高棉从一建国开始就以肃清亲越分子(高棉身越南心)、蘇聯克格勃(KGB)间谍、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务和新混入党内的异己分子为藉口开始了内部清洗。在1975年10月宣布的民族阵线的13个领导人中,有5个在1977年的清洗中被处决,包括内政部长胡荣、两任商务部长、新闻和宣传部长、国家主席团第一副主席等等。各大区的党政军领导人被处决的更多。

1976年9月20日首先开始对东北大区的清洗。东北大区书记奈沙朗(Nay Saran,别名Yan)、盖敏(Kev Meas)、盖莫尼(Kev Mony)相继被捕。这些人都是原印度支那共产党成员。

1976年底到1977年初,农业部长农笋(Noun Suon)、商业部长贵敦(Koy Thun)、建筑部长笃澎(Thuch Pourn)等先后被捕。1977年3月,蒲才(Phouk Chhay)被捕。1977年4月文化与新闻部长符宁被捕。

由於1977年底在柬越边界冲突中失败,1978年1月底到2月间,由宋成负责对东部大区展开行清洗,400名干部被捕。1978年5月西南区领导人塔莫负责清洗东部大区,东部大区书记索平开枪自杀,数千东部大区的部队逃入森林,越界逃入越南。1978年7月就处决了万余人。而在金边郊外建立的S-21集中营,主要用来进行内部清洗。

1978年秋,主管经济的副总理温威被清洗处决。

S-21集中营编辑

当上百万柬埔寨人在集体农庄裡慢慢走向死亡,另外一些人和他们的家属则被贴上政治犯的标签,在红色高棉的审查中心里面临更为直接的恐怖。所有这些审查中心中,最著名的是S-21集中营,这是金边郊外的一栋砖石结构的法式建筑,以前是一所中学。

S-21集中营全称第21号保安监狱。1975年至1979年间,据估计有14,000至15,000人被囚禁在S-21集中营(部分人相信总数超过20,000人)。该集中营的犯人从柬埔寨全国选送而来,前期的犯人主要是朗诺政权时期的政府官员、军人以及学者、医生教师僧侣藝人等,后期的犯人主要是红色高棉政权的党员士兵甚至一些高级官员,如外务部副部长沃维、新闻部长符宁等,囚禁者中仅有7人幸免于难。

大部分进入S-21的人实际上是无罪的。S-21的运作模式是,首先抓住一批“叛徒”,然后用酷刑逼迫他们承认他们的罪行。因为不认罪是不被接受的,即使是最忠诚的红色高棉黨員也会最终承认他们为美国中情局做间谍、当越南共產黨的走狗、暗中反对党中央,甚至是非礼幼女。接下来,他们被要求供出同党的名字,然后犯人们以及他们的家人会被带往琼邑克灭绝中心用各種鋤頭斧頭鐮刀等各種農具或其他工具杀害。而被招认的同党又有了新的罪名,于是再被带进来,重复这一过程。[9]

图片编辑

争议及否认编辑

红色高棉当政期间造成大规模死亡是否构成联合国种族灭绝的规定,一直以来都存在着激烈地争论。赞成适用种族灭绝概念者认为这个案例与亚美尼亚大屠杀卢旺达大屠杀的行为非常类似。反对适用种族灭绝的人则认为,红色高棉的种族主义动机远远低于消灭政治敌人的动机,而这类受害者在种族灭绝的界定中被有意疏漏。因此大卫·钱德勒认为,反人类罪更适用于这个大规模死亡事件,而种族灭绝罪备受争议而且有些误导。[5]

1979年12月11日,波尔布特在接受罗伯特·怀特曼(Robert Whytman)的采访时首次承认了有人非正常死亡:“我们的政策是为人民提供富裕的生活。实施过程中出现了错误。可能有数千人死去了。”[10]1995年波尔布特声称自己对发生在柬埔寨的死亡事件负有责任,[11]但否认自己曾下令大规模杀戮。另一位红色高棉领导人乔森潘亦声称波尔布特“没有任何进行大规模杀戮的指示。”[12]具红色高棉一位干部的说法,波尔布特知道国内很多人恨他,且认为他要为屠杀事件负责;他也知道许多人死了,认为自己应该承担责任,但责任是太过信任下属,没有能够正确地跟踪正在发生的事情。[13]1998年,就在波尔布特死亡前的几个月,[14]这位柬共前总书记曾接受了纳特·塞耶的采访。在采访中,波尔布特说自己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是来开展斗争的,不是来杀人的”。他还指控称吐斯廉(S-21)只不过是“越南人的展览馆”,因为“当我们看图片时,图片都是一样的”。[15]据亚历克斯·阿尔瓦雷斯(Alex Alvarez),波尔布特“把自己描绘成一个被误解和被不公正地诽谤的人物”。[16]

2013年,柬埔寨首相洪森通过立法,禁止否定红色高棉所犯的柬埔寨种族灭绝和其他战争罪行。尽管柬埔寨救国党副主席、反对派领导人金速卡表示反对,立法仍获通过。金速卡表示,吐斯廉屠杀博物馆的展品是虚构的,而且这些文物是在1979年入侵后被越南人伪造的。柬埔寨救国党声称金速卡的评论被断章取义了。[17]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http://www.mekong.net/cambodia/deaths.htm COUNTING HELL by Bruce Sharp
  2. Frey 2009, p. 83.
  3. Etcheson 2005, p. 119.
  4. Heuveline 1998, pp. 49-65.
  5. 5.0 5.1 5.2 Chandler 2008, pp. 259-260.
  6. DeMello 2013, p. 86.
  7. Hannum 1989, pp. 88-89.
  8. Mendes 2011, p. 13.
  9. 凤凰资讯. 审判红色高棉:康克由和他的集中营. 2009年2月19日 (中文(简体)‎). 
  10. Interview with Robert Whytman for The Guardian (11 December 1979)
  11. As reported by David Ashley (1995) and quoted in Brother Number One (1999) by David P. Chandler
  12. Khieu Samphan, Reflection on Cambodian History Up to the Era of Democratic Kampuchea
  13. David P. Chandler, Brother Number One: A Political Biography of Pol Pot, Silkworm Books, Chiang Mai, 2000.
  14. Chan 2004, p. 256.
  15. "Day of Reckoning" by Nate Thayer, in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 (October 1997)
  16. Alvarez 2001, p. 56.
  17. Buncombe 2013.

来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