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马来西亚政治危机

希望联盟政府的执政危机

2020年馬來西亞政治危機,又称喜来登政变,是指在從2020年2月24日起,馬來西亞執政黨希望聯盟政府所發生的執政危機。该危机目前仍持续进行中。

2020年马来西亚政治危机
Coat of arms of Malaysia.svg
日期2020年2月21日 – 現在(173天)
参与者
结果

背景及关键人物编辑

马哈迪,第七任首相
阿兹敏,人民公正党前署理主席
慕尤丁,第八任首相

2018年5月9日,馬來西亞舉行國會下議院第14屆選舉。由人民公正黨民主行動黨土著團結黨國家誠信黨所組成的希望聯盟,成功終結國民陣線馬來西亞獨立以來近61年的政權,實現馬來西亞聯邦政府首次政黨輪替。希望聯盟與其盟友取得國會222席中的122席,馬哈迪則二度擔任首相

馬哈迪,事件前是土著团结党总裁兼希望联盟名誉主席,马来西亚第四任及第七任首相。其在1981年至2003年期间作为巫统国民阵线领袖担任第四任首相,被称为“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是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2016年,因第六任首相纳吉1MDB丑闻而离开巫统并成立反对党土著团结党,并加入希望联盟,最终在2018年赢得大选成为第七任首相,以92岁高龄拜相成为世界上最年长的政府首脑。

安华人民公正党实际领袖,1993年至1998年间曾是马哈迪副手,担任马来西亚第七任副首相,一度被视为马哈迪的接班人。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其主张紧缩政策与马哈迪意见相左,之后因腐败等指控罪名被开除党籍并在1999年入狱,入狱前,其成立了今天人民公正党的前身国民公正党。2004年其上诉成功被无罪释放,并组建反对党联盟,但于2014年再度因鸡奸罪而被纳吉政府判决监禁。2018年希望联盟执政后,安华被特赦出狱。依照之前联盟内部达成的协议,安华将作为马哈迪的接班人,在两至三年内接替首相一职。

阿兹敏,原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于1987年由时任首相马哈迪介绍给时任教育部长安华,直至1998年前一直担任安华的政治秘书。1998年,安华被马哈迪开除后,随安华脱离巫统,走上街头展开烈火莫熄运动。1999年安华入狱后,阿兹敏与安华妻子旺阿兹莎等人一同创立人民公正党的前身国民公正党,并在大选中成功当选州议员。2014年成为雪兰莪州州务大臣。2018年大选前,阿兹敏在内的希盟各领导人物与马哈迪和解,接纳土團黨共同应对大选。于胜选后,阿兹敏进入中央,担任经济事务部长一职。

慕尤丁土著团结党主席,曾任巫统署理主席,并于2009-2015年间担任马来西亚第六任副首相兼教育部长。在任期间废除马哈迪任期时推行的英语教数理政策,坚持“马来人优先”。2015年因批评第六任首相纳吉1MDB丑闻而被解职,并于2016年被开除出党。同年,慕尤丁等因批评1MDB丑闻而被开除的前巫统成员与马哈迪共同成立土著团结党,并于胜选后担任内政部长。

交棒日期未定编辑

选前,马哈迪曾与希盟高层达成协议,若胜选则由他出任首相,尽快特赦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并承诺在两年内将首相职位交棒于安华。

大選後,馬哈迪指令特赦局著手處理安華的特赦事宜,並使安華於2018年5月15日在得到最高元首特赦後重獲自由。出獄之後,安華正式加入希望聯盟黨主席理事會,成為執政聯盟領導之一。2018年10月13日,安華在波德申补选獲勝,重新當選國會下議員,為代替馬哈迪成為下一任首相鋪路。不過希盟在大選前並沒訂下明確的馬哈迪交棒日期。大選後,馬哈迪最初聲稱會在希盟執政兩年後交棒,後來數次更改承諾的交棒時限,最後一次是決定在2019年11月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峰會之後。巫統和伊斯蘭的聯合土著團結黨及部分公正黨議員共組“國民聯盟”(Pakatan Nasional)的謠言開始浮現。

公正黨派系鬥爭编辑

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中,希盟胜出大选,安华随即获得特赦重归政坛。安华与人民公正党名誉主席的妻子旺阿兹莎联合,在同年10月13日,安华以希望联盟的公正党旗帜,成功在波德申补选中胜出。之后在11月的公正党选举中, 安华正式担任公正党主席,成为该党真正的「实权领袖」,时任首相马哈迪也承诺,会在两年内交权给安华 。与此同时,与安华同属政党的阿兹敏阿里则在署理主席之战中,击退亲安华派的拉菲兹,成功担任署理主席职位,两人在公正党内形成两大势力。

2019年6年13日,马来西亚媒体之间流传「男男性爱的短片」,引发政治风波。短片内显示,一名貌似阿兹敏的人士与另一名男主角发生性行为,但时任首相马哈迪力挺阿兹敏,称短片可能造假,而且具有政治意图。安华派系对阿兹敏立场非常强硬,促请他应该告假接受调查或辞职,安华也发出“若真的涉及就该辞职”,让两人关系进一步破裂。自此之后,阿兹敏的立场开始改为力挺马哈迪任相直到期满为止。

同年11月,希盟在柔佛2019年丹绒比艾补选惨败后,阿兹敏在布城的官邸召见22名巫统和5名公正党国会议员。尽管没有公布会见内容,但这也让阻挡安华任相和组织后门政府的消息不胫而走[1]

12月7日举行的公正党大会中,安华与阿兹敏的派系出席党大会,准备提出休战。但是,安华在大会上发表致词时引用马六甲王朝叛徒的历史典故,指内斗导致马六甲被葡萄牙人侵略,让在座的党员将矛头指向阿兹敏,引发阿兹敏的派系强烈不满,并拉大队集体离席,期间更发生冲突事件。隔日,阿兹敏在创党地点吉隆坡万丽酒店举行的千人晚宴上指出,心痛过去20年来一直为公正党奋斗,但在20年后的12月7日却被指背信弃义[2]。安华与阿兹敏正式公开翻脸,两派阵营均不愿向另一派妥协。

随后安华的派系要求马哈迪实践承诺,尽快公布退位日期,让安华担任首相职位。阿兹敏的派系则是保相立场,支持马哈迪继续任相,并不断在首相职位的议题上与安华针锋相对。

2020年2月23日,阿兹敏与敌对阵营的在野党联盟国阵马华公会伊斯兰党巫统领袖,在八打灵再也喜来登酒店进行会面[3],其中张发虎也参与其中。[4][5] 公正党领袖以阿兹敏企图夺权和组织后门政府的背叛行为,宣布2月24日开除阿兹敏和支持他的祖莱达党籍。阿兹敏随后率领10名公正党议员出走, 阿兹敏与安华正式决裂。2月28日,阿兹敏率领10名出走的国会议员加入土团党,改为支持慕尤丁任相[6]

马哈迪辞职原因编辑

2020年2月23日,希望联盟在会议上决定让马哈迪自由决定辞职和交棒的时间。马哈迪与丹斯里慕尤丁商讨土团党与希盟的会议中,慕尤丁提出,土团党应该马上退出希盟,否则马来人的权益会遭到民主行动党摧毁的建议。马哈迪不太认同慕尤丁说法,他表示已经获得希盟的支持,因此没有退出希盟的理由,并拒绝与巫统合作的建议。同一时刻,土团党国会议员违背了马哈迪的劝告,前往喜来登酒店赴会反对党联盟。马哈迪意识到,他已经失去了土团党的支持和信任,成为他宣布辞退土团党总裁和首相职位的原因[7]

土团党退出希望联盟编辑

2020年2月24日,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发表文告指出,土团党在23日的会议已议决,正式退出希盟。[8]这一项决定导致当时的执政党希望联盟面临垮台危机。

重要經過编辑

2月21日编辑

希盟主席理事會達成交棒共識编辑

据《星洲日報》獨家報道,在2月21日,希盟3個成員黨宣稱在針對首相馬哈迪移交職權給公正黨主席安華的課題達成共識,並促成了“交棒配套”。這3個成員是公正黨、行動黨以及誠信黨,但不包括土團黨,土團黨要求馬哈迪做滿一屆。根據這個交棒配套,一旦馬哈迪願意在今年底交棒,在交棒過渡期間,安華將入閣取代夫人旺阿茲莎出任副首相。希盟將獻議委任馬哈迪入閣,或出任內閣資政,但前提是馬哈迪必須宣布明確的交棒日期,以穩定希盟和國內政局。

2月22日编辑

安华不否认会议出现紧张气氛编辑

安华不否认于21日召开的会议中,就交棒一事的讨论出现紧张气氛,但他表示出现紧张是正常的事,每个人在会议中都有言论自由。此外,他也表示交棒的“适当的时间”将由首相马哈迪决定。[9]

2月23日编辑

朝野政黨召開會議编辑

2月23日,朝野政黨紛紛召開會議。

政黨 派系 會議地點 時間 動向 出席者
土著團結黨 土團黨總部 上午11時至下午2時50分
人民公正黨 阿茲敏派系 八打靈再也喜來登酒店 上午10時
安華派系 泗岩末安華住宅
巫統 吉隆坡太子世界貿易中心巫統總部 下午3時
砂盟成員黨 吉隆坡麗斯卡爾頓酒店 下午3時

六党领袖觐见最高元首编辑

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伊斯兰党主席哈廸阿旺、土保党主席阿邦佐哈里(砂拉越首长)和民兴党主席沙菲益阿达(沙巴首长),傍晚在国家皇宫觐见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此外,据首相马哈迪的助理透露,马哈迪并没有觐见元首,他在主持土团党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就已回家休息。[10]

2月24日编辑

馬哈迪辭首相職编辑

2020年2月24日下午1时左右,马来西亚第七任首相马哈迪宣布辞职[11]。为马来西亚政坛投下了第一个震撼弹。最高元首随即委任马哈迪为这段时期的过渡首相,直到选出新任首相为止。

阿兹敏派系退党编辑

同日下午2时,公正党总秘书拿督斯里赛夫汀宣布,由于数名党领袖公开背叛了公正党,因此一致同意,开除阿兹敏祖莱达[12]。下午2时30分左右,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在其面子书宣布,包括他在内共有11名阿兹敏派系的公正党国会议员将退出公正党[13],但在数日后有其中2名在之前宣布退党的国会议员倒戈重新支持希盟。

土团党退出希盟编辑

2020年2月24日,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发表文告指出,土团党已在23日的会议已议决,正式退出希盟。[14]随后,土团党发表文告指出,马哈迪已正式辞去土团党总裁一职,辞职信已提交至土团党办公室[15]

这两天来一连串的政治事件让金融市场饱受惊吓,马来西亚富时综合指数猛挫近45点[16]

2月25日编辑

2月25日这一天,最高元首召见了第一批国会议员入宫,以国阵和伊党的党员为主,以便询问他们支持的首相人选,或是希望进行闪电大选。[17][18][19]

巫统和伊党撤销对马哈迪的支持编辑

随着元首召见完第一批国会议员后,巫统和伊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撤销支持马哈迪任相的法定声明[20]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英语Annuar Musa表示,基于巫伊联盟拒绝与行动党合作的立场,两党反对马哈迪提出的大联合政府概念。除此之外,隶属两党的国会议员也向最高元首提议进行闪电大选[21]也有消息指出,马哈迪开出的条件无法满足巫伊两党[22]

希盟邀请马哈迪参加会议被拒编辑

希盟三党: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在当天晚上邀请了马哈迪参加希盟的紧急会议,以阻止政变的阴谋、保住希盟的政权,但马哈迪拒绝出席这项会议。[23]

2月26日编辑

2月26日,最高元首召见第二批国会议员进宫,其中以希盟国会议员为主。

马哈迪发表全国演讲编辑

过渡首相马哈迪于下午四点四十五分,在电视上发表全国讲话。首先就当年政治僵局向国民道歉,随后证实了外界对他“要组建一个统一的跨党派政府”的猜想,并表示新政府将专注于国家利益而不是政党。马哈迪否认了部分人士对他关于“权力执迷”的指控,并重申他拒绝与巫统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马哈迪并没有提及安华,也没有提及2月21日希盟内部会议达成的的将领导棒交给安华的协议。相反,马哈迪声称,相关决定应当国会下议院做出。

希盟转而支持安华编辑

希望联盟宣布,在前一日晚上的内部会议后,他们已决定提名安华作为首相提名人选。希望联盟议员表示,希盟决定反对一个“无党派的马哈迪政府”,因为这将会使得马哈迪能完全随心所欲,而任何政党或联盟都无法约束他。

2月27日编辑

马哈迪觐见最高元首编辑

2月27日上午,马哈迪再次前往国家王宫。会议的内容未知,尽管据说正在讨论组建新内阁。当天下午,土团党秘书长马祖基确认,马哈迪已辞职,不再担任土团党总裁。在2月27日晚上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马哈迪透露,议会中“无法找到拥有多数席位的任何人”当选首相,因此将于3月2日举行议会特别会议,以解决这一困境。他暗示如果其他一切都失败了,将进行一次紧急选举。

不过,马哈迪的这项宣布,被希望联盟领袖指为不尊重最高元首,因为马哈迪抢先在最高元首宣布之前就率先宣布这项消息。之后,国会下议院议长也表示,召开这次紧急会议并不符合议会常规,因此宣布本次会议将不会召开。

2月28号编辑

马来统治者们召开会议编辑

当天早上,九名马来统治者一起在吉隆坡国家皇宫,就当时的政治情况进行了讨论。

最高元首无法确认首相人选编辑

当天下午,最高元首表示他依旧无法确认哪一位首相人选获得了多数议员的支持,并表示要召见各政党的领袖以了解他们所支持的首相人选。

两名首相人选拼支持度编辑

就在这天,希望联盟表示他们已经有92名议员会支持安华担任下一任首相。而另一边厢,阿兹敏派系的十人加入了土团党,并且支持由慕尤丁担任首相。[24]在当天,支持慕尤丁担任首相的人已经达到96人。不过安华在当晚表示仍然有信心他得到了大部分的国会议员支持,能顺利成为首相。[25]

2月29号编辑

马哈迪回到希望联盟编辑

当天,马哈迪转而重新回到希望联盟,希望联盟也同意让马哈迪成为他们的首相人选。

当天,希望联盟的领袖和国民联盟的领袖都入宫觐见最高元首。[26]

最高元首宣布慕尤丁为首相编辑

当天下午四点四十五分,马来西亚最高元首发布正式文告,宣布丹斯里慕尤丁得到大部分国会议员的支持任相。将在3月1号早上在国家皇宫宣誓。

砂拉越政党联盟是造王者,因为他们表态支持慕尤丁担任首相,并拒绝与行动党合作,使得支持慕尤丁任相的国会议员达到114人。[26]

当天晚上,希望联盟召开紧急会议,并宣布他们才是获得多数(114名)国会议员支持的联盟,但为时已晚。

3月1日编辑

马哈迪无法觐见最高元首编辑

当天早上,马哈迪在记者会上表示,国家皇宫拒绝了他觐见最高元首,以证明自己获得多数议员支持的请求。

慕尤丁宣誓成为首相编辑

当天早上十点三十分,慕尤丁在吉隆坡国家皇宫宣誓出任第8任马来西亚首相。[27]

5月7日编辑

马哈迪致函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阿里夫,并提呈的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的不信任动议。丹斯里阿里夫宣布已接纳前首相马哈迪尔向国会提呈的对首相丹斯里穆希丁不信任动议

5月11日编辑

马哈迪辞职原因编辑

马哈迪在他的个人脸书专页上发表视频演讲,并解释他为何会辞去首相一职位。[28][29]

5月15日编辑

民政党全国主席刘华才展开线上记者会,宣布该党将全力支持慕尤丁的国民联盟执政。

5月18日编辑

国会开幕编辑

早上10时20分,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发表施政御词,赞扬慕尤丁领导的国民联盟抗疫有功,并大力支持其政权的正当性,训诫全体国会议员勿再将国家陷入政治动荡,之后率领国会议员鼓掌致敬感谢抗疫前线人员贡献,结束施政御词。国会会议历时1个小时,是马来西亚历来最短的国会会议。[30][31]

在这次会议中,根据座位排阵一共有114名国会议员坐在执政党的座位上,另外108名国会议员坐在反对党的座位上[註 1]。其中,虽然副首相一职并不存在,但是阿兹敏的座位显示他的地位如同副首相。

5月28月编辑

土团党执行秘书莫哈末苏海米志期发函宣布,对马哈迪派系在5月18日的国会会议中,没有支持首相兼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领导的国民联盟政府,因而违反党章开除马哈迪派系等5人[32]

6月27日编辑

干涉三权分立争议编辑

慕尤丁亲自向国会提呈动议,要求在国会下议院会议于7月复会时,撤换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莫哈末阿里夫以及副议长倪可敏,打破马来西亚国会历史,即史上首次由首相亲自提呈动议,引发干涉三权分立争议[33]

7月13日编辑

撤换国会下议院议长动议编辑

撤换国会下议院议长的动议在国会辩论和投票。在经过大约一个小时的辩论后[34],国会下议院议员们进行投票表决。投票结果显示,111名国会议员支持撤换,109名国会议员反对撤换,撤换国会下议院议长动议成功通过,国会下议院迎来新议长。[35]下午议会复会时,新议长发表上任感言,朝野议员对此争吵不休,导致议会提早休会。[36]

7月30日编辑

沙巴州议会宣布解散编辑

因前任沙巴首长慕沙阿曼宣称已获得沙巴州议会简单多数议员支持,与执政沙巴的首长沙菲益阿达政权产生冲突。沙巴州元首敦朱哈宣布批准沙菲益解散沙巴州议会的建议,正式颁布宪报,解散州议会,沙巴州政府则进入看守政府状态,并于60天内举行州选举[37]

州权变动编辑

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的13个州属中,希望联盟成功夺得槟城雪兰莪柔佛森美兰马六甲霹雳吉打沙巴8个州属的执政权,并与砂拉越组成政治联盟执政中央政府。在2月24日土团党宣布退出希望联盟后,对各州政权的议会票数产生了重大的变动危机。

砂拉越政权编辑

砂拉越政党联盟分别由四个成员党组成,分别是保守联合党(PBB)、砂拉越人民党(PRS)和民主进步党(PDP)、砂拉越人民联合党(SUPP)。这四个成员党原本都是砂州国阵成员党,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国阵倒台后,四党宣布退出国阵,组成亲希盟的政党联盟。

砂拉越政党联盟在国会中握有18席国会议席,分别是保守联合党(PBB,13席)、砂拉越人民党(PRS,3席)和民主进步党(PDP,2席)、砂拉越人民联合党(SUPP,0席)[註 2]

2月29日,砂拉越州最高首长阿邦佐哈里表态支持丹斯里慕尤丁任相,砂拉越政党联盟加入支持慕尤丁的「国民联盟」,使慕尤丁获得砂拉越政党联盟的18名国会议员加持,成功凑足114票,是让慕尤丁登上首相宝座的关键。砂拉越政党联盟因此成为首相职位的造王者[38]

砂拉越政党联盟强调,该联盟是以「政治盟友」的身份加入了中央内阁,本身不会加入国民联盟阵营,并采用“国民联盟+砂政党阵线”的模式[39]

柔佛州政权编辑

柔佛州议会共有56个州议席,希盟掌握39席,分別是民主行动党14席、人民公正党5席、国家诚信党9席,及土著团结党8席,之后3名巫统州议员跳槽希盟,促使土团党拥有11席。国阵巫统掌握17席,之后3名议员跳槽,只剩下14席,另加国大党2席、伊斯兰党1席。

柔佛希盟上台执政后,由于选前结盟的协议,柔佛大臣职由时任土团党州秘书拿督奥斯曼出任,10名州行政议员中,行动党分得4席、公正党2席、土团党2席、诚信党2席。土团党宣布退出希盟后,与国阵及伊斯兰党组成执政联盟,使朝野形成28席对28席的悬峙情况。

2020年2月27日,希望联盟在柔佛的政权首先倒台。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依斯迈召见56名州议员,了解他们支持希盟或新联盟,在一名希盟议员和一名土团党议员的缺席下,加上一名公正党议员表态支持新联盟,希盟政府以26对28票宣布倒台,由国阵巫统伊斯兰党及土团党组新联盟政府[40][41]。新任州务大臣在2月28日下午5时,在柔佛州苏丹面前宣誓就职。[42]

马六甲州政权编辑

马六甲州议会共有28个州议席,其中希盟掌握15席,分别是行动党8席、公正党3席、诚信党及土团党各2席。国阵巫统掌握13席。2月24日,土团党宣布退出希望联盟,使得希盟在马六甲州的政权随时变天。

3月2日,马六甲州巫统宣布已取得多数议席,取得马六甲州政权,将成立国民联盟政府。马六甲州共有28个州议席,希盟拥有的15个议席因2名土团党、1名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议员加入巫统阵营,马六甲州巫统联委会主席拿督阿都拉勿宣布以取得17席的过半议席,将从巫统的13席及土团党的2席州议员中,选出新任马六甲州首长[43]

3月4日,2名土团党议员与巫统在新任首长的人选上产生意见分岐,巫统联委会主席拿督阿都拉勿即日宣布终止2人加入新联盟的合作关系,巫统仍维持拥有15个州议席的优势[44]

霹雳州政权编辑

霹雳州议会共有59名州议席,希盟掌握30个州议席,分别是行动党18席、公正党4席、诚信党6席与土团党2席,巫统25席、伊斯兰党3席和独立人士1席。2月24日,土团党宣布退出希盟后,并未加入巫统伊斯兰党阵营,使朝野形成希盟28席对巫伊28席的悬峙情况。

3月9日,希盟在霹雳州的政权宣布倒台。希盟因1名公正党议员和独立人士宣布加入土团党后,土团党原任霹雳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末费沙带领4名议员宣布与巫统及伊斯兰党合作,国民联盟取得霹雳州32个多数议席。同日下午,希盟再有3名州议员宣布退出各自的政党,以独立人士的身份支持国民联盟新成立的霹州政府[45]

吉打州政权编辑

吉打州议会共有36个州席,希盟握有19席、分别是公正党7席、诚信党4席、行动党2席、土团党6席,其中伊党15席,巫统2席。

2020年2月27日,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马哈迪宣布自己取得另外吉打州18名来自希盟及土团党州议员的一致支持,得以保住吉打大臣一职,而吉打州政府是希盟及土团党组成的联合政府,使朝野形成了19席对17席的情况。

2020年5月12日,两名亲阿兹敏派系的公正党议员,分别为阿兹曼和林桂亿医生宣布退出安华领导的公正党,以独立议员的身份,弃暗投明,支持慕尤丁领导的国民联盟,使希盟与巫伊阵营的国州议席票数反转[46]。伊党随后召开记者会,声称已再获得土团党4名议员的支持,掌握23席多数议席,慕克里则掌握13席,吉打希盟政权至将倒台。

2020年5月14日,吉打36名国州议员觐见吉打苏丹东姑沙烈胡丁英语Tunku Mahmud Sallehuddin,并呈交23名国州议员签订的法定宣誓书与吉打州务大臣人选名单[47]

2020年5月17日,慕克里宣布辞去州务大臣职务,由伊党莫哈末沙努西接任州务大臣职位,吉打希盟政权正式倒台。

沙巴州政权编辑

沙巴州议会共有65名州议员,以民兴党为首的执政党握有43席,即民兴党31席、民统党4席,希盟行动党6席和公正党2席。土团党宣布退出希盟后,国民联盟握有17席,分别是土团党9席、团结党4席、立新党3席和巫统1席。

另有5位沙巴管理委员会州议员,分别来自民兴党2位、民统1位、行动党1位及1独立议员。

6月1日,沙巴立新党呼吁其它政党与国民联盟合作,共同组成新联盟推翻由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民兴党沙巴州政权,改为成立新沙巴团结政府。沙巴国民联盟此后积极拉拢沙巴希盟国州议员倒戈,为第一次企图推倒沙巴政权行动的先声[48]。6月11日,沙巴前首长慕沙阿曼重返沙巴后,成为沙巴国民联盟的领导者,与沙菲益展开政治对立[49]

6月16日,沙巴民统党两名国州议员宣布退党,改以独立州议员的身份,支持慕尤丁领导的国民联盟。民统党原本有4席,如今剩2席。截至6月16日,希盟与国盟在沙巴州议席的票数是41席对19席,希盟依占有2/3州议席的优势[50]

7月21日,沙巴州政局盛传慕沙阿曼已经掌握或接近拥有多数沙巴州议员的支持,之后更宣称已有14至16名州议签署法定宣誓书[51]。7月24日,沙巴民兴党对此反驳谣言,沙菲益阵营内的议员也在随后日子陆续否认签署法定宣誓书,表明支持沙菲益领导的沙巴政权,第二次企图推倒沙巴政权行动宣告失败[52]

7月29日,国盟的慕沙阿曼声称自己已获得沙巴65名州议员中的简单多数议员支持,将成立新联盟执政沙巴政权。慕沙阿曼声称新联盟成员包括沙巴巫统、土团党、沙巴立新党、沙巴团结党,以及沙巴人民团结党,但沒有透露所掌握的人数。沙菲益则对此反驳,指本身也获得简单多数议员支持。沙菲益之后在当晚和隔日二度拜会州元首敦朱哈,慕沙阿曼则迟来一步,被拒绝接见。7月30日,沙巴州元首敦朱哈宣布批准沙菲益解散沙巴州议会的建议,正式颁布宪报,解散州议会,沙巴州政府则进入看守政府状态,沙菲益担任看守首长,并于60天内备战即将举行的州选举。

后续编辑

社会反应编辑

慕尤丁在2月29日由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委任首相职位后,引起马来西亚社会一片哗然,其一是苏丹阿都拉以最高元首的地位和权力,以折中的方式强制压抑了反对派的不满。其二是慕尤丁宣称已获得多数议员支持的名单并不明朗,引起希盟质疑以慕尤丁为首的国民联盟并没有获得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慕尤丁接受与在野党联盟的合作,也引起社会大众议论纷纷,认为在野党联盟企图夺取政权组织后门政府的消息已经成真。

土团党及公正党也各自分裂成两派,其中有支持马哈迪、慕尤丁及安华、阿兹敏的党派。土团党也因为这次的分裂,虽然名义上是加入了国民联盟成为执政党,但是因为有马哈迪的少数派存在,所以也同时是反对党。著名的马哈迪派系成员为土团党青年团长赛沙迪和党总秘书玛祖基英语Marzuki Yahya,其他马哈迪派系土团党国会议员为慕克里·马哈迪马智礼阿米鲁丁韩沙[53]

3月1日早上,马哈迪在记者会上表示,他对错信慕尤丁会支持他感到很失望,也为自己没有早点发觉慕尤丁的背叛而道歉[54]。更责备安华执意要成为新首相,导致他无法组成新政府[55]。安华的阵营则对此情况不予置评,只表示了「至少阻止马哈迪继续任相的目的已经达成」。从结果来看,两名首相热门候选人都在政治危机中两败俱伤。

慕尤丁组建内阁编辑

3月4日,政府宣布预定在3月9日的国会开幕展延至5月18日[56]。慕尤丁领导的国民联盟对此趁机拉拢希望联盟的国会议员,导致希盟在各州属的多位议员相继退出各自政党,加入国民联盟阵营。3月9日,慕尤丁公布其内阁名单。隔日,除了被委任为国民团结部副部长的张庆信缺席之外,所有被委任的部长在国家王宫宣誓就职。

随着国民联盟的执政地位逐渐稳固后,身为土团党总裁的马哈迪在3月11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慕尤丁透过部长职位拉拢国会议员的行为,导致他已经失去了多位议员的支持,他只能被迫接受国民联盟执政的事实[57]。慕尤丁在发表演讲时表示不会举行闪电大选,同时感激马哈迪之前的领导工作,并去信联络马哈迪致歉和要求进行会面,但被马哈迪拒绝[58]

国会论战编辑

5月18日国会论战编辑

鉴于马来西亚新冠肺炎疫情和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的影响,国会下议院在4月7日发函宣布,5月18日开幕的国会会议只召开一天,会议只会讨论法案和政府动议,不会有问答、部长问答、动议或任何议员动议的环节。这项宣布随着遭到反对派的不满,包括希盟、土团党和沙巴民兴党[59]

5月18日,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国会正式开幕后,只有最高元首苏丹阿卜杜拉发表施政御词的一个环节,会议时间只召开一个小时。马哈迪在会议结束后召开记者会,称只召开一个小时的国会不仅违反民主,更让国会沦为哑堂(gedung bisu),质疑国民联盟在国会的安排是不让他说话,并批评国盟搞政治多过应对疫情。对于马哈迪被批评是不尊重最高元首苏丹阿卜杜拉谕令国会议员勿把国家再次牵扯进入政治危机一事,马哈迪表示,最高元首的意思是要各党不要互相谩骂。而身为国会议员本来就有责任批评政府,表达人民面对的问题,认为批评和监督政府没有违反最高元首的劝谕[60]

7月13日国会论战编辑

2020年7月13日,第14届第3季国会会议首日,慕尤丁提呈撤换马来西亚国会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的动议,最后以111票支持、109票反对通过,成为马来西亚历史上首次议长在没有犯错的情况下被开除。副议长倪可敏在撤换国会议长阿里夫的动议通过后,在还沒提呈撤换副议长和提呈新任副议长的动议时,率先宣布辞职,表示与阿里夫共同进退。两人随后展开新闻发布会,阿里夫形容,他是英国西敏寺制度的800年历史里,第二位被撤换的在任议长[61]。倪可敏形容,今天是马来西亚历史黑暗的一天,国会下议院在毫无理由下,撤换议长[62]。两人随后也表示,会根据议会程序接受动议,以遵守宪法的方式离职[63]

国会下议院议长由阿兹哈阿兹占·哈仑在一片争议声中接任,民主行动党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以副议长职位刚悬空,要求根据议会第4条文,赋予所有国会议员在议会召开的14日前,提议一名副议长人选。议长阿兹哈以议会第4条文并沒有阐明议长职位悬空需要14日准备为由,宣布阿莎丽娜接任副议长职位。两者皆是在沒有第二候选人的情况下接任,引起朝野议员群起抗议和展开辩论[64]

阿兹哈在反对党一片反对声浪中就任下议院议长职位后,反对派阵营高喊「羞耻」和「非法议长」的言论此起彼落。其中,国家诚信党莎亚南国会议员卡立阿都沙末高喊批评:「现在的政府是后门政府,就连议长也是后门议长」。卡立沙末随着被阿兹哈逐出议会厅,直到议会休会为止[65]

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达基尤丁在提呈要求撤换国会遴选委员会成员的动议后,引起民主行动党峇都加湾国会议员卡斯杜丽质疑,新的替代人选中没有女性代表。巫统华玲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都阿兹·阿都拉欣对此表示:「太暗了,看不到”(Gelap,tak nampak)」,涉及种族主义与侮辱女性言论,再次引起反对党群起的抗议声浪,导致国会会议提早休会[64]

土团党内斗编辑

5月13日和14日外洩录音编辑

5月11日,马哈蒂尔在他的个人脸书专页上发表视频演讲,并解释他为何会辞去首相一职位的理由。之后在5月13日和14日,土团党亲敦马哈迪的媒体“Bersatu TV”在脸书专页上载两则2月23日的土团党最高理事的会议视频录音,内容是要证实土团党并没有在当天达致退出希盟的协议。马哈迪在音频中的原意是要多等待1个星期时间才决定是否要退出希盟,但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却在2月24日发文告谎称土团党已在当天会议中决定让土团党退出希盟[66]

5月16日外洩录音编辑

5月16日,面子书专页「土团党支持敦马哈迪」再洩出一段2月21日的希盟会议录音,也是亲马哈迪媒体释出的第3个音频。音频中,希盟在2月21日举行会议时,会中一派人马支持马哈迪完成5年首相任期,另一派则是希望马哈迪在亚太平经合组织峰会结束后交棒,但最后两派达成共识,交由马哈迪作出最终决定。

安华在5月22日面子书直播时指出,他是当天会议的出席者,因此能证明该录音内容属实。并表示他是不想背叛共识和协议,避免希盟因此分裂才会处处忍让。并指责会议中的某些议员口口声声说会为了改革而牺牲,但之后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倒戈的人是「叛徒」[67]

5月19日外洩录音编辑

5月19日,一个名为“Bersatu sokong Tun Mahathir”的亲慕尤丁面子书专页上传了一段1分钟50秒的录音,内容指2月23日的土团党最高理事会议中,马哈迪在会议上同意了土团党立刻退出希盟的建议,并表示:“我唯一不喜欢的是行动党,我不喜欢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其他事没变。”与慕尤丁的「土团党已在2月23日已决定离开希盟」的说法互相呼应。同日,马哈迪在推特上反驳这个录音明显经过剪辑,强调当天没有做出「立刻」退出希盟的决定。当时身在会议现场的赛沙迪坚称录音是“公然的谎言”。他要求土团党最高理事会,公开完整的会议录音。

终止党籍风波编辑

5月28月,土团党执行秘书穆罕默德苏海米志期发函宣布,对马哈蒂尔派系在5月18日的国会会议中,没有支持首相兼党主席丹斯里穆希丁领导的国民联盟政府,宣布马哈迪派系等6人自动丧失党籍[32]。同日,马哈蒂尔反驳穆罕默德苏海米志期以抵触土团党第10.2.2和10.2.3条文的理由,即“宣布退党”和“参与国内其他任何政党”撤销他们的党籍是非常肤浅且不合理的。

5月29日,在得知韩沙扎因丁将于下午4点钟在土团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宣布开除马哈蒂尔等5名土团党党员之党籍后,马哈蒂尔和赛沙迪等土团党领袖前往土团党总部召开记者会[68]。马哈蒂尔在记者会上表示“听闻有人要开除我,我在这里等他”,并质问执行秘书苏海米是凭什么权力开除他和另外5名国会议员。马哈迪在记者会反击,表示慕尤丁在党内屡次犯错,包括委任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为土团党总秘书,又指示执行秘书莫哈末苏海米行使超乎职权的权力,宣布开除苏海米的执行秘书职位,并将会依循正规管道,召开党最高理事会开除党主席穆希丁,[69][70]

韩沙扎因丁在得知马哈蒂尔人在土团党总部后宣布他的记者会将延迟到下午5点30分,并将记者会地点更改到白沙罗[70]。并指出,马哈迪等5人并没有被开除,而是因为抵触党纪,而被终止党籍,即时生效[71]

5月30日,慕尤丁召开记者会强调,马哈迪等6人并不是遭党开除,是因为违反了党章,党籍才会被立即遭终止,并重申任何行动都根据党章行事,没人可超越党章[72]

6月4日:土团党最高理事会会议编辑

2020年6月4日晚,土团党最高理事会和慕尤丁派系成员在马来亚大学校友会(PAUM)会所举行会议,但马哈迪没有出席。会议中,4名马哈迪派系的最高理事会成员中途离席,以抗议土团党早前宣布终止马哈迪和其派系6人党籍和宣布加入国盟[73]。6月5日,慕尤丁派系韩沙再努丁宣布,土团党正式终止马哈迪派系等5人党籍和退出希望联盟,全力支持慕尤丁领导的国民联盟[74]。不服此结果的哈马迪在6月8日带领被终止党籍的土团党领袖入禀法院,挑战该党终止他们党籍的决定,该诉讼于8月7日被法庭撤销宣告失败[75]

马哈迪另起炉灶编辑

8月7日,马哈迪联同5名被终止党籍的土团党领袖(赛沙迪除外)召开记者会,宣布成立以马来人和土著斗争为主的新政党,以持续其创立土团党时的斗争理念,由敦马父子分别担任主席与总裁[76]。隔日,土团党巴生区部主席拿督赛阿迪拉宣布,解散土团党巴生区部,并导领23名区部中委退出土团党,以转投马哈迪新成立的政党[77]

影响编辑

司法界影响编辑

希盟政府执政时期,以政治委任的方式委任3名司法界人士担任司法要职[註 3],任期一般为2年。受到政治危机的影响,司法界人士职位也有所变动。

2020年2月,马来西亚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托马斯向最高元首要求缩短服务任期,最高元首阿都拉根据宪法条文,准许提出的要求后,汤米托马斯于2月28日宣布辞职。汤米托马斯是2018年6月委任为总检察长,原定2020年6月期满[78]。他的职位于3月6日由联邦法院法官丹斯里依德利斯·哈伦英语Idrus Harun接任。

3月2日,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拉蒂花(Latheefa Beebi Koya)向新任首相慕尤丁提交辞呈,在处理完移交职务后,于3月6日宣布正式辞职。拉蒂法是2019年6月取代提早卸任的前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苏克里的职位,原定2021年6月期满[79]。她的职位于3月9日由反贪污委员会副首席专员拿督斯里阿占峇基接任。

2020年7月13日,马来西亚国会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在第八任首相慕尤丁提呈的撤换国会议长的动议成功以111票对109票成功通过后,由阿兹哈阿兹占·哈仑在一片争议声中接任国会下议院议长职位。副议长倪可敏在撤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的动议通过后,在还沒进行对他的投票程序时率先宣布辞职。倪可敏的职位由阿莎丽娜接任,也成为马来西亚首位女性副议长[80]

社会影响编辑

2020年3月,政变后的新政府并未及时出台新政策,而多名政府高官也相继感染新冠肺炎,并间接导致了接下来于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爆发的新一波群聚感染。详情见2019冠状病毒病马来西亚疫情

公正党影响编辑

2020年3月1日,公正党成员在其总部举行会议,与阿兹敏有联系的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雪州大臣拿督阿米鲁丁、公正党槟州行政议员阿菲夫巴哈鲁丁及巴生港口州议员阿兹米占离开公正党总部时,遭安华支持者和党员包围辱骂是「叛徒」,蔡添强在上车离开之际更被人袭击。警方其后透露,与袭击蔡氏事件有关的一人已被捕[81]

自从政治危机开始以来,许多公正党的基层成员宣布脱离该党。公正党的三名吉兰丹分支机构的领导人宣布,他们将在党副主席阿兹敏和祖莱达被解职并被开除后,于2月26日离开该党。2月28日,巴西富当分支机构的大约2,000名成员离开党,表示对党的领导感到失望。3月1日,来自亚庇分支的536名成员也退出了该党,理由是他们不再相信该党的方向。3月1日,槟州公正党逾3000名党员宣布集体退党,隔日再有200人退党。3月2日,霹雳州大约有400名公正党成员也离开了该党。3月12日,柔佛峇株巴辖逾500名公正党员宣布退党[82]。随后,3月15日,来自玻璃市分支机构的500名成员宣布退出[83]。他们也引用自己对安华领导下的公正党失去信心,认为该党已经失去了对国家建设的关注,而只着眼于向该党主席安华的权力移交。

公正党随后展开对党员的开除和清算行动,加剧了该党的分裂,也是导致马来西亚各州属的公正党国州议员倒戈国民联盟的原因之一。

股市影响编辑

受到马哈迪在2月24日宣布辞职的影响,马来西亚富时综指股市跌至自2011年12月以来,逾9年来的最低点。当日以1501.47点开盘后,收窄跌幅至1510.42点,过后不敌卖压,急速下挫至全天最低的1486.71点,跌失1500点大关。之后午盘交易价格上涨0.78%,最终以1490.06点结束当日交易,全天倒退41.14点或2.69%,在东南亚中跌幅仅次于泰国[84]

反應编辑

国内编辑

2020年3月1日,以拯救大马委员会(Demonstrasi Selamatkan Malaysia)发起「拯救大马,拒绝叛徒」的示威集会,要求还政于民。由数十名社运分子和民众聚集在独立广场,参与者包括净选盟成员,马哈迪长女玛丽娜、知名人权律师西蒂卡欣等,提出要求解散国会、重新进行全国大选、继续提控前朝涉贪者、维护人权等各项诉求[85]。马来西亚皇家警察称该集会未获警方批准举办,有数名相关人士已被传召问话。

国际编辑

国际社会因对马来西亚政局危机的情况掌握并不明朗,认为存有变数而仍在观望,对政局危机的情况并未发表立场。只有邻国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印尼总统佐科威汶莱苏丹哈桑纳尔·博尔基亚在3月1日对新任首相慕尤丁发表贺词,期盼与马来西亚关系更进一步[86][87]

3月3日,英国卫报》在一篇社评中,批评马来西亚政治危机是一场「皇室政变」(royal coup),主要内容是指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绕过马哈迪委任慕尤丁任相,有如推翻民主的选举结果,选择了腐败的旧秩序,并指是皇室的傲慢和内讧所导致的政变。马来西亚国家王宫在3月8日发文驳斥《卫报》的社评,表示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是在首相及其内阁成员辞职后,并聆听了马哈迪失去多数议员的支持,才根据联邦宪法条文委任获得多数议员支持的慕尤丁任相。并指责《卫报》使用「皇室政变」一词,有如羞辱马来西亚皇室[88]

备注编辑

  1. ^ 三名砂拉越议员因曾接触过新冠肺炎正在隔离中,分别是哥打三马拉汉国会员鲁比雅旺,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和泗里街国会议员黄灵彪。因此国会222个议席中,只有219人出席国会
  2. ^ 由于砂拉越向来抗拒外来政党在当地执根,因此该州是少数沒有国阵和希盟等西马议员的州属。
  3. ^ 分别是担任马来西亚总检察长的汤米托马斯,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的拉蒂花,马来西亚皇家警察总长的阿都哈密。目前只有阿都哈密依然在任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阿兹敏见30国阵议员·柏特拉:争取支持敦马阻逼宫. www.sinchew.com.my. [2020-03-02]. 
  2. ^ 为蓝眼奋斗20年 阿兹敏心痛领袖被指“背信弃义” | 国内.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20-03-02] (中文(简体)‎). 
  3. ^ ◤希盟崩盘◢ 喜来登酒店现场 伊党马华也到了|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3-02] (美国英语). 
  4. ^ 张发虎:敦马料今晚宣布成立国民联盟. 东方日报. 2020-02-23 18:16 [2020-07-14] (中文(马来西亚)‎). 
  5. ^ 证实马哈迪已见国家元首!蓝眼州议员:今晚料宣布成立新联盟. 精彩大马. 2020-02-23 19:51 [2020-07-14] (中文(马来西亚)‎). 
  6. ^ 从敦马手接过党员证·敏派10议员加入土团党. www.sinchew.com.my. [2020-03-02]. 
  7. ^ ◤希盟崩盘◢ 失去土团信任 促使敦马辞首相与党主席|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5-11] (美国英语). 
  8. ^ 土著团结党宣布退出希盟! | 国内.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中文(简体)‎). 
  9. ^ 安华不否认会议现紧张·仅回应“与会者有言论自由”. 星洲日报. [2020-04-27]. 
  10. ^ 6党领袖觐见最高元首. 星洲日报. [2020-04-27]. 
  11. ^ 最新消息!敦马辞首相. 
  12. ^ 赛夫丁:公正党一致认同 · 开除阿兹敏祖莱达. 
  13. ^ [共有11名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派系的公正党国会议员宣布退党! Proceedings of the compilation of the co-located workshops on DSM'11, TMC'11, AGERE!'11, AOOPES'11, NEAT'11, & VMIL'11 - SPLASH '11 Workshops] 请检查|url=值 (帮助). ACM Press. 2011. 
  14. ^ 土著团结党宣布退出希盟! | 国内.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中文(简体)‎). 
  15. ^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222363.html.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16. ^ 政壇震撼彈連爆 截至下午3点 馬股大跌43點. 光明日报 Guang Ming Daily. 2020-02-24 (英语). 
  17. ^ 元首今明召见国会议员 新任首相明天揭晓!. 诗华日报. 25 February 2020 [7 July 2020] (中文(马来西亚)‎). 
  18. ^ 最高支持率者当选 元首明选定下届首相. 中国报. 25 February 2020 [7 July 2020] (中文(马来西亚)‎). 
  19. ^ 元首问三道问题 召222国会议员 确定首相人选. 星洲日报. 25 February 2020 [7 July 2020] (中文(马来西亚)‎). 
  20. ^ Muafakat Nasional cadang bubar Parlimen, tarik balik SD sokong Dr M. Bernama. 25 February 2020 [27 February 2020]. 
  21. ^ Umno and PAS withdraw support for Dr M. malaysiakini.com. 25 February 2020 [27 February 2020]. 
  22. ^ Dr Mahathir proposes to lead 'unity government' — sources. The Edge Markets. 25 February 2020 [27 February 2020]. [永久失效連結]
  23. ^ Mahathir refused to commit to Pakatan Harapan manifesto after resignation, says DAP. Channel News Asia. 27 February 2020 [1 March 2020]. 
  24. ^ 综合报道. 指阿兹敏已入土团党!助理:他支持慕尤丁当首相. 精彩大马. 2020-02-28 [2020-07-07] (中文(马来西亚)‎). 
  25. ^ 安华相信能获足够“数目”,指敌营或有人挺他. 当今大马. 2020-02-28 [2020-07-07] (中文(马来西亚)‎). 
  26. ^ 26.0 26.1 2月29日滚动报道. 当今大马. 29 February 2020 [22 May 2020] (中文(马来西亚)‎). 
  27. ^ 慕尤丁宣誓就任大马第8任首相. 东方日报. 2020-03-01 [2020-07-07] (中文(马来西亚)‎). 
  28. ^ 28.0 28.1 Mengapa Letak Jawatan? Ini ulasan saya. - YouTube, YouTube, 2020-05-11, Chedet Official
  29. ^ 29.0 29.1 Mengapa letak jawatan?, Facebook, 2020-05-11, Dr. Mahathir bin Mohamad
  30. ^ 马来西亚最高元首敦促朝野团结应对新冠疫情. 新华网. 18 May 2020 [7 July 2020] (中文(中国大陆)‎). 
  31. ^ 成也马哈迪,败也马哈迪. 大马华人周刊. 19 May 2020 [7 July 2020] (中文(马来西亚)‎). 
  32. ^ 32.0 32.1 慕尤丁出手了!马哈迪与4“挺马”国会议员遭开除|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5-29] (中文(马来西亚)‎). 
  33. ^ 证实接慕尤丁撤换动议‧议长:没受困扰. www.sinchew.com.my. [2020-06-28]. 
  34. ^ 马新社. 首相提呈动议撤换议长 朝野议员热烈辩论. 精彩大马. 2020-07-13 [2020-07-13] (中文(马来西亚)‎). 
  35. ^ 张晓真. 111票对109票!国盟成功悬空议长职. 精彩大马. 2020-07-13 [2020-07-13] (中文(马来西亚)‎). 
  36. ^ 7月13日国会下议院滚动报道. 当今大马. 2020-07-13 [2020-07-13] (中文(马来西亚)‎). 
  37. ^ ◤沙巴“变天”◢沙菲益:州元首已批准 沙州议会解散!|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7-30] (美国英语). 
  38. ^ 大平. 主要是两大原因 砂首长:最终选择慕尤丁. 马来西亚诗华日报新闻网. [2020-05-22] (中文(中国大陆)‎). 
  39. ^ 沙巴支持马哈迪 砂拉越挺慕尤丁. 光华网. [2020-05-22] (美国英语). 
  40. ^ 许元龙.柔佛变天了!. www.sinchew.com.my. [2020-02-27]. 
  41. ^ 柔佛变天!苏丹:新联盟组新政府.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2020-05-14]. 
  42. ^ 柔变天成定局 哈斯尼宣誓新大臣. 中国报. [2020-05-22]. 
  43. ^ 继柔州后第二个倒台 马六甲变天! | 国内.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20-03-02] (中文(简体)‎). 
  44. ^ ◤甲州变天◢ 首长之争落败 甲巫统与土团翻脸|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3-06] (美国英语). 
  45. ^ 综合报导, 2020年 3月 09日 星期一 11:35 上午 Myt. 霹雳州变天!阿末法依扎:国盟以32席执政 | 精彩大马. www.cincainews.com. [2020-03-09] (中文). 
  46. ^ 吉打州政权演变 | 北马.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20-05-12] (中文(简体)‎). 
  47. ^ ◤吉打变天◢ 吉大臣觐见吉苏丹 密谈州政权|中國報. 北马人 - 中国报 Penang China Press. [2020-05-16] (美国英语). 
  48. ^ 放话各党合作推翻沙菲益·立新党要组新沙巴政府. www.sinchew.com.my. [2020-07-30]. 
  49. ^ 下午抵达沙巴·慕沙:一切安好. www.sinchew.com.my. [2020-07-30]. 
  50. ^ 大平. 沙巴行动党团结一致 与沙菲益同一阵线. 马来西亚诗华日报新闻网. [2020-06-16] (中文(中国大陆)‎). 
  51. ^ 综合报导, 2020年 7月 21日 星期二 10:38 下午 Myt. 积极拉拢沙巴州议员!传慕沙要推翻沙菲益重当首长 | 精彩大马. www.cincainews.com. [2020-07-30] (中文). 
  52. ^ 主要人物否认签SD 慕沙推翻沙菲益政权 计划触礁|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7-30] (美国英语). 
  53. ^ “不惜一切推翻后门政府” 敦马:慕尤丁麻烦大了!. Astro AEC 新闻报报看. 2020-05-22 [2020-05-21] (中文(马来西亚)‎). 
  54. ^ 马哈迪:慕尤丁背叛我. 早报. 2020-03-01 [2020-03-04] (中文(新加坡)‎). 
  55. ^ “安华太心急当首相”·敦马:害我组不成新政府. www.sinchew.com.my. [2020-03-04]. 
  56. ^ 议长指接获首相回应 国会5月18日召开 | 国内.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20-03-04] (中文(简体)‎). 
  57. ^ “慕尤丁有足够议员支持”·马哈迪:国会不信任动议或失败. www.sinchew.com.my. [2020-03-11]. 
  58. ^ https://www.chinapress.com.my/20200311/慕尤丁:感谢敦马相信-国盟能维持至下届大选/
  59. ^ 希盟土团沙民兴党 要求国会开两周 | 国内.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20-05-11] (中文(简体)‎). 
  60. ^ 敦马称批评监督政府 不是违抗元首谕令 | 国内.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20-05-20] (中文(简体)‎). 
  61. ^ 800年里无前例 阿里夫:换议长不寻常 | 国内.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20-07-14] (中文(简体)‎). 
  62. ^ 毫无理由下撤换议长 倪可敏:国史黑暗一天. 光华网. [2020-07-14] (美国英语). 
  63. ^ 阿里夫:不能因政治不当 而不接纳换议长动议|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7-14] (美国英语). 
  64. ^ 64.0 64.1 倪可敏主动辞职 慕尤丁撤动议|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7-14] (美国英语). 
  65. ^ 指阿兹哈“后门议长” 卡立沙末被逐出议会厅 | 国内.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20-07-14] (中文(简体)‎). 
  66. ^ 土团录音外泄 老慕是叛徒?|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5-13] (美国英语). 
  67. ^ 安华:音频是真的!交棒从1年变2年等. www.sinchew.com.my. [2020-05-21]. 
  68. ^ 韩查记者会前遇敦马踩场最后移到酒店召开. 《中国报》. 2020-05-29. 
  69. ^ 土团党有意开除慕尤丁 敦马:按正规管道进行. 《透视大马》. 2020-05-29. 
  70. ^ 70.0 70.1 敦马:将开最高理事会开除慕尤丁. 《马来西亚东方日报》. 2020-05-29. 
  71. ^ 没开除敦马和4人 韩沙:仅冻结党籍|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5-29] (美国英语). 
  72. ^ “没有人能超越党章” 慕尤丁:我没仓促对付5领袖|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5-30] (美国英语). 
  73. ^ 最高理事会通过 终止马派5人党籍 | 国内.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20-06-13] (中文(简体)‎). 
  74. ^ 韩沙再努丁:土团正式退出希盟·加入国盟. www.sinchew.com.my. [2020-06-05]. 
  75. ^ 高庭批准土团党主席 撤销敦马等人诉讼. 光华网. [2020-08-08] (美国英语). 
  76. ^ 敦马宣布 成立新马来人政党. www.sinchew.com.my. [2020-08-08]. 
  77. ^ 马新社, 2020年 8月 08日 星期六 11:22 下午 Myt. 转投马哈迪新党 土团党巴生区部解散 | 精彩大马. www.cincainews.com. [2020-08-08] (中文). 
  78. ^ 马国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辞职. 早报. 2020-02-28 [2020-03-07] (英语). 
  79. ^ 张晓真, 2020年 3月 06日 星期五 10:34 上午 Myt. 证实已辞去反贪会主席职!拉蒂花:没人施压我 | 精彩大马. www.cincainews.com. [2020-03-07] (中文). 
  80. ^ 111票 VS 109票 国会通过撤换议长|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7-14] (美国英语). 
  81. ^ 警方针对视频展开调查·蔡添强被打案 捉1男. www.sinchew.com.my. [2020-05-19]. 
  82. ^ 与莫哈末拉昔同进退 峇株巴辖500人退党|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5-19] (美国英语). 
  83. ^ 因不满领导层 玻蓝眼约500党员退党. 光华网. [2020-05-19] (美国英语). 
  84. ^ 政治乱侷打断12年牛市 马股崩跌创逾9年新低 | 财经.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20-05-19] (中文(简体)‎). 
  85. ^ 民众号召发动集会·要求还政于民. www.sinchew.com.my. [2020-03-02]. 
  86. ^ ◤慕尤丁任相◢ 佐科威祝贺慕尤丁 盼马印关系持续友好密切|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3-02] (美国英语). 
  87. ^ ◤慕尤丁任相◢ 李显龙祝贺慕尤丁 期待两人尽速会面|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3-02] (美国英语). 
  88. ^ 重定向声明. www.google.com. [2020-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