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翻译运动

2022年網路運動

大翻译运动(英语: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 TGTM[1][2]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期间出现的一场网络群体运动,旨在翻译中国互联网的舆论内容,中国共产党党媒官媒的部分报道以及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控制与洗脑”,以展现中国共产党治下的中国亲俄反美反日民粹主义排外主义立场以及中国部分城市在清零政策下的负面社会景象,促使海内外华人从中国大陆的假新闻以及政治宣传中脱离。[3][4][5][6]3月17日,大翻译运动官方推特称其目的不是抹黑,而是忠实地翻译“谎言”,使人们“觉醒”、让中国走向“自由民主”,“宪政”。[7]中国大陆媒体则普遍批评这场运动是通过“片面”截取中文社交媒体上一些过激言论,从而故意抹黑中国。[8][9]卫报》指出大翻译运动已经成为英文读者了解中国官媒如何分析评价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信息来源。[10]

大翻译运动
日期2022年2月至今
地点RedditTwitter等网络平台
类型翻译
主题俄罗斯侵略、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宣传、反种族歧视、反假新闻
起因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发起人Reddit部分中文子板块用户
参与者中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持不同政见者

起源编辑

大翻译运动最早起源于Reddit论坛的数个中文子板块之间,其参与者呼吁将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上的支持俄罗斯入侵的言论翻译并发布到外国平台,以“期望可让更多国家的人知道,中国人不是如同官方大外宣般地热情、好客、温良;而是自大、民粹和毫无同情心”。他也表示希望那些人能“真正和文明社会融为一体,为自己的愚昧而感到羞耻”。[3][11][12][13]

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开始后,环球网央视新闻环球时报人民日报[14][15]等中国官媒因报道手法而受到质疑,例如入侵开始当天,共青团中央在影音平台bilibili官方帐号发布内容为中文普通话版苏联歌曲《喀秋莎》视频,被解读为对战争的“娱乐化操作”甚至是对俄方行动表达支持[16]。入侵前两日,《新京报》所属国际栏目“世面”疑似不慎将有关入侵相关内容的审查准则内部通告当成新闻稿在官方微博公开发布,其中要求限制发布“对俄不利”和“亲西方”的内容[15][17][18]等。民间舆论也受到广泛关注。据美国之音的报道,全面入侵爆发初期,中国社交媒体出现了大量争议性言论[19],当中有不少支持俄罗斯的入侵行为、认同俄罗斯之立场的言论,或赞扬俄罗斯总统普京为敢于挑战西方的英雄人物[14][20][21][22]。中国舆论场中也有部分反对战争的声音[23][16][24][25],然则遭到强烈攻击,并被社交平台屏蔽或删除[20][21][24][26][27]。不少报导都认为只有“挺俄”言论最终被留在了中国的舆论可见圈中[14][15][19][20][21][22]

具体事件编辑

大翻译运动一般被认为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运动[注 1],其翻译的内容多种多样,不仅仅局限于下文中提到的内容[28]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编辑

自2022年2月起,就有网民翻译中国网路中的低俗留言,含有性骚扰、物化女性意味的“接收、进口、收留乌克兰美女”等不当言论。有报导指出,这些戏谑战争的言论被传播至境外,引发了乌克兰的反华浪潮,危及当地华人的安全[29][30][31][32];更有网民借战事宣扬武力统一台湾[33]

3月2日,发起大翻译运动的子版块之一r/chonglangTV(冲浪TV)被Reddit以“曝光他人隐私”为由而解散。接受采访的该社群成员称,他们曝光一位自称运用权力拒绝了近期通过SWIFT从上海往乌克兰汇款以阻止中国人捐助金钱予乌克兰的中国金融业微博用户的身份信息,或许与之有关[3]。然而,解散的理由受到了关注人士的质疑。有部分网友认为,“曝光他人隐私”只是表面理由,而实质原因是中国政府的长臂审查。[34]3月6日微博发布公告称:“近期,国际热点事件引发热议,站方重点加大对“乌克兰美女”等低俗恶搞、调侃战争等不良言论的治理,同时对相关内容进行了细致的溯源核实。经站方严密排查,发现了平台上重要的传播节点、规律和关键帐号。”开始出手封禁极端排外言论[35][36]。另外,微博表示为避免有心人士再操作言论,将会展示用户发文所在地[37]

3月16日,“大翻译运动”官方推特继续发布了一条中国网民讨论乌克兰女兵、著名演员保家卫国而阵亡的贴文,许多中国人宣称要以开香槟等方式庆祝。“大翻译运动”表示中国人似乎忽略了战争本身的残酷。[38][39]

3月28日,大翻译运动发布了“大翻译运动”在中国境内取得的“成果”(第一期),称多个大翻译运动的素材在中国境内被销毁,介绍极端民族主义的帐户被封,包括教委通知各校停止俄乌局势备课工作,教导和平与正确的价值,日本地震有关视频内大量弹幕评论被删除,仅剩下祈福与日本加油等同情言论,“大翻译运动”视频内容的消失以及多地学校开始要求禁止外传部分党宣活动内容,并声称这些是“对大翻译运动最好的鼓励”,要继续“坚持大翻译运动精神,让世界听见中国声音”。[40][41]

2022年3月上海市疫情编辑

上海封城发生后,大翻译运动报道翻译了封城期间的乱象以及部分中国官员对中国共产党处理新冠疫情的积极评价,其内容不再局限于互联网。其中较为受关注的有外交官赵立坚“能够在抗击疫情期间生活在中国,你们就偷着乐吧!”的言论[42][43]以及防疫人员将宠物狗殴打致死,仅因为其主人被检测出阳性的场面。[44]此外,大翻译运动还开始翻译一些中国共产党以防疫为名控制中国人民的政策,如4月10日,大翻译运动翻译了北京市某小区奥威尔式的管制疫情相关言论的指令。[45]

哥伦比亚大学拒绝入学案编辑

2022年4月中旬,传出有一位中国留学生考上了哥伦比亚大学后,在微信上用中文放话“要买枪轰杀美国人”,结果“大翻译运动”将消息传到哥伦比亚大学,对此大学查核该生行为,并亲自对学生发信教育“有鉴于近期纽约发生的悲剧”,指出校方十分重视安全问题,“在微信上的言论是不符合校方的期待,也是个不能被容忍的行为。”,并告知因他自己的行为所致,学校不得不因此把他被除籍。中国一些留学资讯评论也强调,学生要有正确的价值观谨言慎行,任何时候都不应发表“涉恐”言论[46][47]

安倍晋三遇刺案编辑

安倍晋三遇刺案发生后,大翻译运动对中国大陆部分网民幸灾乐祸的言论进行了翻译[48]

其它编辑

3月19日,品葱在首页开设“大翻译运动”专区,并发布“运动区规则”,鼓励用户在保证个人安全的情况下将截图散播至外国观众。这导致了品葱网遭到来自中国共产党进一步的攻击。[49]

4月1日,“大翻译运动”官方推特发文称,“良心比初心更可贵”,“长江黄河不会倒流,大翻译的浪潮绝不回头”。其以虚构的“日人民报”身份针对海外网的反对意见[50]做出了回应,指责当局管理境内法西斯言论的失职,境外的反华情绪也是中国政府自己引起的。除此之外,文章中还讽刺了中国大陆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为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而采取的过度的核酸检测及动态清零政策等。[51][52]

4月2日,大翻译运动的官方推特账号被推特官方限制访问一段时间。4月3日19:00,大翻译运动的官方推特账号发表声明称,推特账号的限制访问被解除,尽管遇到了很多困难,但不会退缩,要“用竖起的中指笑对社会主义的铁拳”。[53][54]

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参访新疆称,新疆曾经因为恐怖主义而危险,但现在很安全。其发言被大翻译运动翻译[55]

7月28日凌晨1时许,推特公司以“违反推特规则”为由冻结了大翻译运动的官方推特帐号,隔天下午凌晨2时30分左右账号恢复正常[56][57][58][59],7月30日,大翻译运动的推特帐号对此事做出了回应[60]。另外据中央社报道,账号被冻结前,帐号曾翻译前环时总编胡锡进主张中国派军机伴飞裴洛西访台专机的文章[61]

8月9日,大翻译运动官方推特账号成为推特认证账号[62]

跟进编辑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一些会中文的乌克兰人把大量有关俄乌战争最新情况的外语资料翻译成中文在中文社交媒体上发布,以对抗传播假消息的宣传战。[63]

各方反应编辑

赞同意见编辑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称中国共产党的内外宣传有明显区别。在内部的影响下,部分中国人已变得不友好、不理性,以至于对战争的认识出现问题。而大翻译运动则借此将原本面向中国国内的宣传暴露给了国际社会。他认为大翻译运动是一种非常先进的颠覆形式。这一说法得到了台湾民主实验室理事长沈伯洋的赞同。[64]

全球之声报道,作家长平认为大翻译运动攻击的对象并不是中国人,而是一个生产大量爱国“僵尸”以及小粉红的宣传机器。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指出,大翻译运动“揭露中共极权意识形态毒害中国人”,并提醒全世界各国警惕中国共产党大外宣制造虚假信息,误导公共舆论空间。另一些人认为大翻译运动给中国审查工作构造的两难的局面:如果禁止小粉红的言论,那中国共产党会失去一部分支持者;如果默许,则相当于赞成这样的言论。[65]

中国数字时代报道,推特网友柳嘉宛Svetlana就官方媒体批判“大翻译运动”发布有关感想。柳嘉宛Svetlana指出,在国内,屠美灭日、俄军留地不留人的言论往往没有被国内社交媒体删除。而批评防疫政策,批评杀猫杀狗,关注铁链女,关注家暴的言论却会面临删帖封号的可能。发表涉及政治的言论甚至会有人身危险。这说明,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前者是被允许的言论,因此不存在极端一说。柳嘉宛Svetlana表示屠美灭日、俄军留地不留人这样极端言论事实上很符合党的言论审查标准。[66]

大纪元称大翻译运动是“拒绝被中共洗脑”的行为。据大纪元时报报道,部分民主人士称赞大翻译运动可以揭露中共在国内制造的假话与煽动性言论,让西方社会主流民众看见,是有意义的。[38]

国立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宋国诚认为,人性病态并非中国文化长期积累而成的素质,因为中国文化向来抱持悲天悯人、人溺己溺的思想,而是中共“灵魂改造工程”所铸造出来的“非人性样本”,这是一次“阳光消毒”的反洗脑与反认知作战,当暴力藏在单一语言内,其暴力形式是内隐的、暗藏的,其暴力施行者是隐匿的键盘杀手,但经过跨语际、跨国境的“转译/外爆”之后,就会产生一种俗称“见光死”的“去暴”效应,通过对“原文暴力”的再现,达到对暴力的消解和反制。并称赞为对中文圈“一场深具意义的价值苏醒与文化圣战。”[67]

美国之音报道,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杨大利称大翻译运动可以对中国国内一部分人的极端言论起到震慑作用,并且可以让发出其以自我批判的角度看待一些事情,可能有一定的积极作用。此外,环球时报这类指控文章的出现是有着经济利益的驱动,杨大利在声明中说,“发起这些攻击的人不是中国的政府官员,我把这些人叫做民族主义创业者(nationalist entrepreneurs )。他们找到了用中国网络上的愤怒情绪来赚钱的方式。”美国之音指出在中国国内也有一定的民意支持。有网民在环球时报文章下发表“不怪自己那帮脑残,怪外面传播?”“没有鸡哪有蛋,不说混帐话不就好了”这样的言论,并获得高赞。[68]

大翻译运动也得到了一部分小粉红的支持。据中国数字时代报道,有部分持民族主义立场的网民认为大翻译运动反映了中国国内的民意,填补了外宣的不足,“是免费的大外宣”。[69]

日本记者兼作家矢板明夫指出,大翻译运动暴露了中国当局的两面性,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结果。大翻译运动将中国官方报导翻译成外文的做法并不违法,中国当局无法删除外国网站上的帖子;可以说,大翻译运动是对抗独裁统治的明智策略。[70]

新唐人电视台世界的十字路口栏目的主持人唐浩认为大翻译运动对全世界至少带来几个正面作用:揭穿中共假面外交与“平行世界”陷阱;警惕国际社会 中共无法信任;曝光中共对人民的思维灌输与言论操控;民间自发 跨国集结 反抗中共暴政。[71]

加州民运人士黄建斌称大翻译运动“是击碎中共言论审查的一把利器”,并号召民众参与大翻译运动。[72]

自由时报的投稿评论中指出大翻译运动让中国共产党的审查机制“掉入“不控评就是大翻车,一控评就是大翻译”的两难”,并称赞大翻译运动去中心化、年轻化、与时俱进的特点是“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共圈的蜕变”,“给反共群体一张新的面孔”。[73]

德国之声采访海外律师时表示,“这起事件虽然主要是一些网民的言论,但也会间接影响中国政府的形象。中国政府若不加以妥善处理,对中国政府的国际形象也是不利的。”[74]

德国日报认为,这场运动揭露了中国政府虽然在对外宣传中把自己塑造为一个可爱的熊猫国家,但自己的人民却用民粹主义言论把西方塑造成威胁。日报还认为,中国越来越严格的审查制度,不断遮掩自身社会的所有阴暗面,这些都和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世界观有关。[75]

反对意见编辑

海外网认为大翻译运动是参与者片面截取中文社交媒体上一些过激言论,不仅引起中国国内网民激烈争辩,部分翻译内容诱导外国读者反华[50]

环球时报署名王强的文章指出大翻译运动背后有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民进党的1450网军等机构参与,称是一出“闹剧”,其本质还是“和平演变”,“在舆论斗争即文化建构中的标签化、长期交往中的污名化、历史叙事中的虚无化,自内向往散布诱导民间仇恨对立的一套。”[76]对此,大翻译运动参与者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回应其并不是反华势力,且期望中国走向“自由”、“民主”、“宪政”[77][78],并且还通过大翻译运动官方推特反指环球时报等官媒片面翻译外国的负面新闻和俄罗斯假新闻,向中国读者灌输军国主义思想,扼杀和平主义者的声音[79]

中国网信办认为网上发表的调侃乌克兰女性的贴文是来自“台湾帐号”,是“台湾透过大陆舆论场配合,让涉乌克兰恶俗言论成为重大负面舆论”[80],暗示大翻译运动可能有自导自演的成分。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支振锋在环球时报发文,认为大翻译运动是在“专注恶意抹黑中国”[81]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在环球时报发文称“大翻译运动是敌对势力发动的对华认知战”,“接收、进口、收留乌克兰美女”等言论是通过“双簧”“苦肉计”,“饭圈控评”等卑劣手段故意炒作而来,并精挑细选其中远没有任何政治代表性的激烈、极端言论进行多语种翻译,从而达到假借公共外交绑架政府外交的阴暗目的[82]

中央团校青少年思想政治教育教研部副教授丛培影发文称,“大翻译运动”在使用不同语言的人群中制造矛盾,播种仇恨,违背了“翻译”的初衷,是一场新型的舆论斗争。他表示,要采取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的斗争策略,主流媒体要借助事实呈现和数据支撑,对以偏概全、歪曲事实的言论进行有力驳斥和还击。在民间层面,要发挥爱国家、有情怀的海外留学生群体外语好、掌握跨文化传播技巧的优势,正面传递客观、理性声音,在全球范围内塑造一个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83][84]

中国传媒大学港澳台与世界事务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海峡研究院(香港)理事长雷希颖发文称,“大翻译运动”成员是典型的境外反华人群,持反共、反中的极端立场,长期发表‘屠支’、‘蜘蛛切’、‘核平中国’等极端言论,受CIA美国民主基金会及其他反华力量驱使。他表示,对大翻译运动,可以依托海外爱国华侨,就地以当地法律为武器,展开线下斗争。 要通过强化对国内网民的认知塑造,提高大家的警惕意识,降低此类事件在境内炒热的可能,加强对境外账号在境内活动的管理,提高炒作言论的成本,降低反串的风险。他表示,此类言论在日本、韩国、西方民众中也有,应当通过以民间力量对抗民间力量的形式进行对等处置。他还表示,“大翻译运动”是老调新唱的一种反华舆论运动,是中国大陆提升自身在舆论领域的国际博弈实战能力的最佳陪练。 [85]

中国日报发文称,大翻译运动是西方反华势力所制造的“话语陷阱”的一部分。指责大翻译运动“从来不去想化解矛盾、缓解冲突”,反而“变本加厉、火上浇油”,“其行可憎、其心可诛”,称大翻译运动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善意、善心、善举置若罔闻,把一些网民的过激言论上升到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层面,炒作手段之拙劣令人惊愕,险恶用心昭然若揭,只能引起全世界热爱和平人们发自内心的厌恶、唾弃。还声称在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问题上“中国的立场[注 2]与国际社会大多数国家并无二致。”[86]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汤景泰表示,大翻译运动专注于将极少数网民的极端言论搬运至境外社交媒体,虽然其参与者声称反种族主义,但实质上仍有明显的种族主义色彩,其危害不容小觑。其还表示,通过国际协作,加强对仇恨、歧视言论与虚假信息的治理,理应成为未来互联网全球治理的重要内容。[87]

争议编辑

德国之声报道,有北美华人对此运动表示怀疑,认为对于部分华人极端言论的曝光会加剧对亚裔人士的仇恨。亦有观点认为该运动过于偏颇,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在网络上也有性别歧视、偏激、好战言论。还有观点认为“家丑不可外扬”。不应该翻译这些言论。对此,ChongLangTV社群成员在德国之声的采访中表示不担心因此引起其他国家的人仇恨亚裔,其认为“文明世界的人们是具备逻辑思考能力的,会将个人与群体区分开来看待,只要个人行为表现出较高的文明程度,那么其他国家的人会非常乐意与之交往”。也有在外华人认为发现问题就要揭露,关注中国共产党控制下的极端言论的问题的意义要比对华人社区造成的影响大。亦有网民认为谴责网络上的极端言论和谴责对亚裔进行仇恨犯罪的人并不矛盾。[3]此外,大纪元时报引述专家分析认为大翻译运动可以保护海外华人,因为其可以让西方人区分中国与中共,中国人与中共官媒,从而明白中共舆论操纵下的观点不代表海外华人的观点,这样海外华人就会安全。[88]

其他观点编辑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引述媒体专家指出,被翻译的帖文并没有表现出中国公众的整体真实观点,反而是似乎选出有一部分在中国网络舆论中具有“震撼价值(Shock Value)”的言论(如极端言论等)进行翻译并发布,以此来达到其宣传目的。但对于曝光中国媒体圈中的部分元素仍有积极作用。同时引述的专家指出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获得关注的帖子必须考虑到其高度审查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中,民族主义的声音如日中天,而自由主义的声音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审查和压制。文中同时指出有批评人士指责“该组织发布的推文中本身就具有偏见,例如将中国与纳粹德国进行比较”[89]

美国商业内幕的一篇文章认为该运动虽然有助于突显中国亲俄反西方的观点,但同时告诫读者不要过度依赖网络上的情绪及言论来定夺中国人的真实想法[90]

香港媒体端传媒对此运动评论认为,这是持不同政见者的一场去中心化网络行动,他们既然无法改变宣传的本质,但可以“鹦鹉学舌”,大翻译运动的参与者都是不再麻木,是看到中国互联网在经过审查过滤后呈现的模样,而非真实的面貌,并感受到了灵魂上的痛苦的正常人,并让宣传造成的恶化环境透露出去。运动既揭露了一部分网民极端的思想和话语,更揭露了中国宣传系统也知道错误言论的危害性,并赶紧收回对此类话语的默许与事后被迫调整时的尴尬。然而有网民[谁?]在其报道下面留言[重要吗?]认为其运动并不能改变中国政府原本的宣传系统,反而可能会让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的处境更不利,并认为该运动方向开始就是错误的。但也有网民[谁?]在其报道下面留言支持该运动,并认为这是其对抗中国宣传系统的最好方式[91]

另外,德国之声注意到,在台湾事实上也有类似调侃乌克兰女性的事件。该报指出在PTT实业坊中,就有发现网民表示战争开始后可以收留、迎娶乌克兰女性,并强调“肯定可以生个2胎以上,还能抢救生育率,大家是否要存钱娶乌克兰女了?”[74]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国际舆情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李晓蒙认为,大翻译运动虽然有“去中心化”的模式,但主要还是以“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大翻译运动官方推号”为首的账号在发布翻译信息,每条点赞和转发数虽多,但大部分人不会自己参与翻译,评论相对较少,评论中的互动也少,所能起到的实际社会影响可能是极小的,并且在翻译过程中进行了刻意选取和夸大[92]

上海的澎湃新闻于4月底发布了一篇名为《拆解“大翻译运动”》的文章,用大数据技术调查了大翻译运动,并进行语言库分析,组织此次调查的“澎湃明查”研究团队,对@TGTM_Official的互动数据(点赞、转推、评论、引用)进行了爬取分析,据发表的数据,发现共有27863个推号与之产生过互动,其中频率在日均1次及以上或总互动数在34次及以上的推特账号有562个,约占总数的2%,用户规模并不大。利用AI语言处理分析宣称,位于前100的账户发布的6000余条涉华消息中,超过65%的消息对中国呈批判、辱骂、不友好等负面态度,并指出这些账号中,将中文作为第一语言发布推文的有52个;另有41个和4个账号分别将英语和日语作为首选语言,此外澎湃认为其政治倾向方面,他们普遍关注对中国持批判态度的媒体、个人,或至少阅读材料不算中立广泛。作者并以翻译业为例,指出一些与官方翻译文本有所出入,翻译精确度与完整度上不符合职业标准的例子,还提到几个翻译内容,发现新闻多属于网路误传,对于是否有进行基本的事实查核与澄清表示怀疑。澎湃方面也注意到大翻译运动内部,参与者对于翻译材料的客观性时有争执,故该文认为在缺乏专业能力的情况下,总体影响力应该只能局限于少数圈子中[6]中国数字时代称与以往大陆媒体的相关报道不同的是,“这篇由‘澎湃明查’栏目发表的文章对于‘大翻译运动’的起底、分析、评价更为详细,更像是一篇知识普及文,围绕着‘大翻译运动’的活跃账号进行曝光,甚至让一些‘反华名单’、‘反华言论’足以直接在“墙内”得到呈现,也被不少“墙外”网民调侃为‘变相宣传’、‘反向引流’。”[28]自由亚洲电台也表示该文起到了“变相宣传”的作用[93]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尽管有一个官方推特账号
  2. ^ 该文作者称,中国的立场是:秉持一贯立场,积极劝和促谈,并为争取和平和克服人道主义危机采取了一系列切实可行的举措。

参考文献编辑

  1. ^ Hsia Hsiao-hwa. Anonymous account translates China's online discourse on Ukraine. 自由亚洲电台. 2022-03-15 [2022-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6). 
  2. ^ 홍우리. 중국 SNS에 부는 '위대한 번역 운동'…"中 실체 알리는 게 목적". News Pim. 2022-03-14 [2022-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3). 
  3. ^ 3.0 3.1 3.2 3.3 刘文. 大翻译运动:告诉世界中国人怎么看战争. 德国之声. 2022-03-12 [2022-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6). 
  4. ^ Simone McCarthy. Twitter users are exposing pro-Russian sentiment in China, and Beijing is not happy. CNN. 2022-04-13 [2022-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美国英语). 
  5. ^ 大翻译运动 撕开中共长城防火墙口子. 大纪元. 2022-04-26 [2022-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3). 
  6. ^ 6.0 6.1 澎湃明查. 拆解“大翻译运动”. 澎湃新闻. 2022-04-28 [2022-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7). 
  7. ^ 大翻譯運動向全球展現中國網民言論 指中國官媒“說謊”. 法国广播电台. 2022-03-28 [2022-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8). 
  8. ^ McCarthy, Simone. Twitter users are exposing pro-Russian sentiment in China, and Beijing is not happy. CNN. [2022-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9. ^ 大翻译运动向全球展现中国网民言论 指中国官媒"说谎" [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 shows the world what Chinese netizens say, accusing Chinese state media of "lying"].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2-03-28 [2022-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0) (中文(简体)). 
  10. ^ The Guardian. China’s pro-Russia propaganda exposed by online activists. 2022-05-10 [2022-05-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31). 
  11. ^ 推特、脸书、Telegram、Instagram等中翻英揭露中国对乌克兰战争立场 快与痛并在?. rfi.fr. 2022-03-13 [2022-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5). 
  12. ^ 梒青 (编). 告诉世界中国人怎么看战争: 网上兴起“大翻译运动”. 自由亚洲电台. 2022-03-12 [2022-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13. ^ 歌頌侵略!小粉紅舔「俄爹」 「大翻譯運動」讓他們海外現形. 自由时报. 2022-03-13 [2022-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14. ^ 14.0 14.1 14.2 從歷史到現實 中港台三地民眾如何觀察俄烏之戰. BBC News 中文. 2022-02-25 [2022-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0) (中文(繁体)). 
  15. ^ 15.0 15.1 15.2 Bureau, Simone McCarthy and CNN's Beijing. China's promotion of Russian disinformation indicates where its loyalties lie. CNN. 2022-03-10 [2022-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0). 
  16. ^ 16.0 16.1 中港台輿論觀察:烏克蘭危機,在台海引起的擔憂、裂變與「狂歡」. 端传媒. 2022-02-24 [2022-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5). 
  17. ^ Carl Samson. Chinese news outlet accidentally posts censorship instructions on Russia-Ukraine coverage. NextShark. 2022-02-24 [2022-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7). 
  18. ^ 【乌克兰危机】官方严禁媒体批评俄罗斯 要求严控「支持欧美」言论#. 自由亚洲电台. 2022-02-23 [2022-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5). 
  19. ^ 19.0 19.1 Saibal Dasgupta. Ukraine Invasion Sparks Controversial Commentary on Chinese Social Media. VOA. 2022-03-02 [2022-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英语). 
  20. ^ 20.0 20.1 20.2 「俄烏」撕裂內地輿情 學者聯署反戰被封號. 2022-02-28 [2022-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21. ^ 21.0 21.1 21.2 张淑伶. 俄烏戰事讓中國網友對立 言論控管痕跡處處. 2022-03-06 [2022-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7) (中文(台湾)). 
  22. ^ 22.0 22.1 德语媒体:在中国被捧为英雄的普京. 德国之声. [2022-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23. ^ 法国世界报 - 在中国,反对俄罗斯入侵的网民正在想方设法发出自己的声音.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2-03-25 [2022-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中文(简体)). 
  24. ^ 24.0 24.1 反戰聲不息 衝不破牆壁. 明报新闻网. 2022-03-06 [2022-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中文(繁体)). 
  25. ^ 批蒲亭發動侵略戰爭 北京清華校友連署取消榮譽博士學位. 中央社. 2022-03-06 [2022-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6) (中文(台湾)). 
  26. ^ Welle (www.dw.com), Deutsche. 中国社媒封杀反战声音 金星谴责普京被微博禁言. DW.COM. 2022-03-02 [2022-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中文(中国大陆)). 
  27. ^ 中国多位历史学家反战公开信遭封杀 海内外中国大学校友联署反战. 美国之音. 2022-03-01 [2022-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9) (中文). 
  28. ^ 28.0 28.1 澎湃新闻|“大翻译运动”本质上是一场去中心化的反华运动. 中国数字时代. 2022-04-28 [2022-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0). 
  29. ^ 烏媒指中國「支持俄入侵」 內地網民稱「收留烏美女」 烏現反華情緒 中使館籲公民勿亮身分. 明报新闻网. 2022-02-27 [2022-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中文(繁体)). 
  30. ^ 苏子牧. 中国网民称“收留乌克兰美女” 乌现反华情绪 华人安全受瞩|多维新闻|中国. 多维新闻. 2022-02-27 [2022-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中文(简体)). 
  31. ^ 戲謔戰爭掀反華情緒 中國留學生在烏克蘭被潑水. 中央社. 2022-02-26 [2022-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7) (中文(台湾)). 
  32. ^ 凤凰连线|乌克兰出现反华情绪 在乌华人呼吁不要调侃战争. [2022-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0). 
  33. ^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际,中国社交媒体充斥着对西方的嘲讽和对台湾的警告. 华尔街日报. [2022-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34. ^ 声援乌克兰Reddit中文社区 「冲浪TV」遭封杀 疑涉中共长臂审查. 自由亚洲电台. 2022-03-04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3). 
  35. ^ 禁炒作涉俄烏戰爭言論 微博封上千帳號. 世界日报. 2022-03-07 [2022-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7). 
  36. ^ 嚴禁散播調侃、仇恨言論 微博出手禁言、封鎖中國網友酸烏俄戰爭帳號. CNEWS汇流新闻网. 2022-03-08 [2022-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37. ^ 封殺俄烏戰爭假訊息 微博將揭露用戶發文所在地. 经济日报. 2022-03-17 [2022-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38. ^ 38.0 38.1 拒絕被中共洗腦 社群發起「大翻譯運動」. 大纪元. 2022-03-16 [2022-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2). 
  39. ^ 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 大翻译运动官方推号 [@TGTM_Official]. 中国人似乎是忽略了战争本身的残酷 (推文). 2022-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1) –通过Twitter. 
  40. ^ 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 大翻译运动官方推号 [@TGTM_Official]. 近日大翻译运动在中国境内取得的成果(第一期) (推文). 2022-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30) –通过Twitter. 
  41. ^ 林妍. 原样呈现中共反人类言论 大翻译运动方兴未艾. 大纪元. 2022-04-03 [2022-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4). 
  42. ^ 【404档案馆】第91期:“大翻译运动”如何激怒了中国官媒?. 中国数字时代. 2022-04-13 [2022-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1). 
  43. ^ 【CDT周报】第65期:“抗疫期间,生活在中国,你们就偷著乐吧”. 中国数字时代. 2022-04-17 [2022-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44. ^ A Covid worker beat a dog to death in Shanghai after its owner tested positive. CNN. 2022-04-08 [2022-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4). 
  45. ^ China internet censors scramble as lockdown frustration sparks ‘creative’ wave of dissent. The Guardian. 2022-04-20 [2022-05-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5). 
  46. ^ 考上美國名校卻因嘴秋慘遭開除 陸網友「戰狼言論」丟臉全球. CTWANT. 2022-04-29 [2022-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8). 
  47. ^ offer被取消!哥大新生因不当言论录取被撤销,太可惜了!这些行为一定要注意!. 2022-04-17 [2022-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8). 
  48. ^ 【安倍中槍】小粉紅幸災樂禍 大翻譯運動誓將醜行公諸於世. rfa. 2022-07-08 [2022-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49. ^ “大翻译运动”令中共裸奔 中共恼怒打压. 大纪元. 2022-03-26 [2022-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50. ^ 50.0 50.1 海外网评:小偷小摸的“大翻译运动”抹黑不了中国. 海外网. 2022-03-29 [2022-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51. ^ 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 大翻译运动官方推号 [@TGTM_Official]. 大翻译运动对逆贼“人民日报”作出以下批示 (推文). 2022-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1) –通过Twitter. 
  52. ^ 专栏 | 中国透视:给皇帝脱衣——「大翻译运动」一瞥. 自由亚洲电台. 2022-04-06 [2022-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53. ^ 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 大翻译运动官方推号 [@TGTM_Official]. 大翻译运动官方重振声明 (推文). 2022-04-03 –通过Twitter. 
  54. ^ 王允. "大翻译运动"遭中国批斗 为何从未停止?. 自由亚洲电台. 2022-04-04 [2022-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0). 
  55. ^ 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先为新疆洗白 又称两岸互不隶属是谎言. 自由亚洲电台. 2022-06-08 [2022-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0). 
  56. ^ 萧雨; 鸣笛. “大翻译运动”突遭冻结一天后复活. 美国之音. 2022-07-30 [2022-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30). 
  57. ^ 金函儒. 「大翻譯運動」推特二度遭封 異議人士:中共20大前的集體行動. Newtalk新闻. 2022-07-30 [2022-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2) (中文(台湾)). 
  58. ^ 李新安. 孙芸 , 编. 大翻譯運動推特再遭封號 管理員:不能停擺. 大纪元. 2022-07-30 [2022-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59. ^ Hatred, racism-loaded Twitter account suspended, as Chinese netizens call for permanent ban. Global Times. 2022-07-30 [2022-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英语). 
  60. ^ 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 大翻译运动官方推号 [@TGTM_Official]. 大翻译运动声明 (推文). 2022-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30) –通过Twitter. 
  61. ^ 邱国强; 李雅雯 (编). 大翻譯運動推特帳號一度凍結 疑遭中國小粉紅檢舉. 中央社. 2022-07-31 [2022-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1). 
  62. ^ @TGTM_Official. 🎉 (推文). 2022-08-09 –通过Twitter. 
  63. ^ 另一種“大翻譯運動” 烏克蘭人在中文社媒散佈俄烏戰真相. 自由亚洲电台. 2022-03-28 [2022-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4) (中文(繁体)). 
  64. ^ Anonymous account translates China's online discourse on Ukraine. 自由亚洲电台. 2022-03-15 [2022-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6). 
  65. ^ The Chines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 Exposing Chinese propaganda or spreading hate?. Global Voices. 2022-03-22 [2022-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6). 
  66. ^ 柳嘉宛Svetlana|“极端言论”事实上很符合党的言论审查标准. 中国数字时代. 2022-03-23 [2022-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6). 
  67. ^ 宋國誠專欄:讓世人看看中國人的素質-「大翻譯運動」的戰略意義. 上报. 2022-03-20 [2022-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9). 
  68. ^ 网民好战不雅言论遭翻译曝光 中国官媒怪“境外势力辱华”. 美国之音. 2022-03-24 [2022-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4). 
  69. ^ 【404档案馆】第91期:“大翻译运动”如何激怒了中国官媒?. 中国数字时代. 2022-03-20 [2022-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1). 
  70. ^ John Ai. 网络翻译活动揭露中国对乌克兰的宣传. AsiaNews.it. 2022-04-12 [2022-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5). 
  71. ^ 【十字路口】上海疫情数据神秘 大翻译揭中共画皮. 新唐人电视台. 2022-04-01 [2022-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72. ^ 加州民众中领馆前烧中共血旗 声援遭迫害女性. 大纪元. 2022-04-10 [2022-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2). 
  73. ^ 吓坏中共的大翻译运动. 自由时报. 2022-04-15 [2022-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1). 
  74. ^ 74.0 74.1 William Yang. 两岸“乌克兰美女”言论惹议 专家:突显长久问题. 德国之声. 2022-03-07 [2022-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1). 
  75. ^ 德语媒体:西方工业依赖一个自由的台湾. 德国之声. 2022-08-05 [2022-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6). 
  76. ^ 王强:所谓“大翻译运动”,一出闹剧而已. 环球网. 2022-03-17 [2022-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8). 
  77. ^ 奉劝伪刊环球时报认清局势休得猖猖狂吠 (PDF). 自由亚洲电台. 2022-03-22 [2022-03-2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4-14). 
  78. ^ 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 大翻译运动官方推号 [@TGTM_Official]. 向这种邪恶行为的反华境内势力发出严正警告 (推文). 2022-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7) –通过Twitter. 
  79. ^ 大翻译运动向全球展现中国网民言论 指中国官媒“说谎”. [2022-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0). 
  80. ^ 兩岸網民收留烏克蘭美女言論令人厭惡 德媒:突顯物化女性問題. 中国时报. 2022-03-07 [2022-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4). 
  81. ^ 【智库思享】支振锋:信息平台是“舞台”,也是“战场”. [2022-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30). 
  82. ^ 孙佳山. 孙佳山:“大翻译运动”,就是敌对势力发动的对华认知战. 环球时报. 2022-03-29 [2022-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83. ^ 丛培影. “大翻译运动”抹黑中国的险恶图谋必然不会得逞. 中国日报网. 2022-04-08 [2022-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8). 
  84. ^ 曹宇帆; 邱国强 (编). 中國學者玻璃心 指大翻譯運動辱華反華. 中央社. 2022-05-03. 
  85. ^ 雷希颖. 自称“神蛆、浪人、鼠人”,一场抹黑中国的“大翻译运动”开始了. [2022-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1). 
  86. ^ “大翻译运动”的“话语陷阱”枉费心机定破产. 中国日报网. 2022-04-11 [2022-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2). 
  87. ^ 汤景泰:警惕翻译活动的“武器化”. 环球网. 2022-07-07 [2022-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29). 
  88. ^ 揭中共画皮 “大翻译运动”官推突然被限制. 大纪元. 2022-04-02 [2022-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89. ^ McCarthy, Simone. Twitter users are exposing pro-Russian sentiment in China, and Beijing is not happy. CNN. [2022-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90. ^ Sun, Weiloon. An anonymous Twitter account built 60,000 followers translating Chinese propaganda about the Ukraine war and is setting off an international firestorm. Business Insider. [2022-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5). 
  91. ^ 「大翻譯運動」能否對抗大外宣:持不同政見者的一場去中心化網絡行動. 端传媒. 2022-03-23 [2022-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6). 
  92. ^ 李晓蒙. 全球舆观|“凑热闹”者居多的“大翻译运动”能有多大影响?. 澎湃新闻. 2022-04-27 [2022-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29). 
  93. ^ 官媒批“大翻译运动” 反促“反华类”媒体流量大增. 自由亚洲电台. 2022-04-28 [2022-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2).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