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军

张作霖及其子张学良创立的军队

東北軍中华民国東北奉系军阀武装,是当时中国唯一海、陆、空编制齐备的军队。東北易帜之后,编为國民革命軍东北边防军,纳入南京國民政府的军隊系统,拥有兵力约三十万。

中東路事件時的东北军
在哈爾濱行軍的东北军

发展历程编辑

军阀时期编辑

前身为奉系军阀张作霖所统率的军队,称为奉军。辛亥革命之后由東北地區的保安部队和新军组成。1920年协助直系军阀击败皖系段祺瑞,势力扩张到山海关关内。1922年与直系冲突,爆发第一次直奉战争,结果兵败被迫退回关外。1924年再次爆发直奉战争,直系内部冯玉祥在跟奉系谈判之后倒戈发动北京政变,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失败,奉军重新控制大部分关内地区,远达上海。1925年秋吴佩孚发动反奉战争,冯玉祥也策动奉军郭松龄反叛,最終奉军击败冯玉祥,郭松龄被殺。1926年春,张作霖入主北京,并与直军妥协停战。

1927年张作霖自命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摄行大总统职责。1928年,奉军被蒋介石李宗仁、冯玉祥、阎锡山北伐军联军打败,退回南滿。因一直未回应日军南滿的种种经济和政治上的诉求,张作霖乘火车,被日本关东军行刺,炸成重伤,当日送回奉天官邸后即死去,是為皇姑屯事件。其子张学良趕回東北继任,隨即歸順國民政府,史稱東北易幟

东北边防军编辑

1929年,奉军被蒋介石改编为國民革命軍东北边防军,简称“东北军”,约30万人,由张学良统辖。1930年爆发中原大战,东北军支持蒋介石,主力再次入关,控制京津地区,并收编冯玉祥军宋哲元部。原奉军的方面军团、军、师等大编制取消,步兵统编为27个国防旅(三团制)、3个省防旅又若干个团;骑兵编为6个国防旅(二至三团)、一个省防旅和若干骑兵团;炮兵整编为十个团,分属于三个炮兵旅;工兵整编为八营。

1929年“防俄”战役,东北军编成两个军,仍然军-旅编制:

  • “防俄”第一军军长王树常,指挥步兵第四、第十二、第十九三个旅,炮兵第二团(团长黄永安)。
  • “防俄”第二军军长胡毓坤,指挥步兵第五、第十四、第二十四三个旅,炮兵第五团(团长张福山)。

1930年中原大战后期,东北军为蒋介石助战,张学良派10个精锐国防旅约10万余,编为第1、2军,于学忠王树常分任军长。后又从东北调6个精锐旅增援,扩编成第1集团军、第2集团军,仍由于、王任集团军司令。于学忠、王树常成为国民革命军上将

九一八事变后国共内战时期编辑

九一八事变前,国防旅改为独立旅,另有省防军、屯垦军等若干地方军。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张学良为保存实力,对日本侵略不作抵抗,主力大部退入关内,只有黑龙江省主席马占山和少量东北军官兵拒绝执行张学良的“不抵抗政策”,自发组织反抗日本侵略军。

1933年2月,根据國民革命軍的编制序列,东北军整编,取消原国防军、省防军的编制,统一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番号。编成4个军,同时将旅恢复成师,番号是旅号加100,变为师号。如王以哲独7旅变为107师,但其所辖部队基本不变。

  • 第五十一军:于学忠带过来的直军,加一部奉军。军长于学忠 第111师师长:董英斌 第113师师长:李振唐 第114师师长:牟中珩 第115师师长:熊正平
  • 第五十三军吴俊陞一脉为主。军长万福麟 第118师师长:杜继武 第119师师长:孙德荃 第129师师长:周福成 第130师师长:朱鸿勋
  • 第五十七军张作相一脉为主。军长何柱国 第108师师长:张文清 第109师师长:贺奎 第112师师长:张廷枢 第116师师长:缪澄流
  • 第六十七军:原为张学良的第3、4方面军团为主。军长王以哲 第107师师长:刘翰东 第110师师长:张政钫 第117师师长:翁照垣 第120师师长:赵毅
  • 直辖第105师师长:姚东藩
  • 直属第106师师长:沈克

1933年初发生热河抗战。随后发生长城抗战。张学良下野出洋,南京国民政府派出何应钦成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北平军分会),接管华北的军政权力。

1934年3月,张学良就任鄂豫皖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驻武昌;部分东北军南下围剿鄂豫皖红二十五军。1935年上半年,东北军的编制及驻地如下:

1935年夏,张学良任西北剿总副总司令(总司令是蒋介石),16万东北军主力被蒋介石调至陕甘一带围剿红军,经历劳山、榆林桥、直罗镇三次战役,损失近三个师。官兵久厌内战,张学良秘密至上海会见杜重远李杜等人士,中共秘密党员刘鼎赴张学良处工作。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和西北军将领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迫使蔣介石與中國共產黨合作抗日

东北军骑兵军编辑

1935年8月底,由东北军骑兵6个师(骑兵第1至第6师)与中央军骑兵3个旅(骑兵第1、第11、第13旅)改编组建“东北军骑兵军”。成骑兵第三、第四、第六、第七、第十师。以上东北、中央骑兵番号皆取消整编情况下:

  • 军长何柱国
  • 骑兵第3师:以原骑兵第1师全部、骑兵第3师一部和第—O五师骑兵团整编而成,以原骑兵第4师师长郭希鹏任师长,原骑兵第1师师长张诚德任副师长,辖骑兵第7、第8、第9团。1937年春,郭希鹏升任骑兵军副军长,骑兵第4师副师长徐梁接任师长。
  • 骑兵第4师:以原骑兵第3师一部和第4师全部编成,以原骑兵第3师师长王奇峰任师长,辖第10、第11、第12团。编入骑兵军后,第十团调至陕甘、余驻河北大名.
  • 骑兵第6师:原骑兵第2、第5、第6师各一部编成,以原骑兵第6师师长白凤翔任师长,原骑兵第5师师长李福和任副师长,辖第16、第17、第18团。调驻甘肃,围堵红军长征。1937年初,白凤翔、李福和调出,刘桂五任师长,王照堃任副师长。
  • 骑兵第7师:以中央军嫡系骑兵第1旅(旅长章鸿春)、骑兵第11旅(旅长蒋侃如)、骑兵第13旅(旅长刘凤岐)编成,调行营高级参谋门炳岳任师长,以原第13旅旅长刘凤岐任副师长,辖第19、第20、第21团。1936年11月该师北上援助绥远抗战,归傅作义指挥。
  • 骑兵第10师:以暂编骑兵第10师全部和骑兵第2师一部编成。原暂编骑兵第10师师长檀自新为师长,辖第28、第29、第30团。西安事变发生后,1937年2月3日檀在蒲城县叛张投蒋,调至河南。

1937年3月,东北军东调出陕,该军仍驻陕甘,辖骑兵第3、第4、第6师。因骑兵第4师仍驻河北大名县、归驻豫绥靖公署节制,该军军实际只辖骑兵第3、第6师,直属西安行营

1937年8月该军改为骑兵第二军,北上参加晋北会战

西安事变后编辑

1937年1月2日,蔣介石離開南京回奉化養傷,處理兄長蔣錫侯喪事。脫險後,認為「內亂癥結仍在共產黨」,決心不准張再回西北,並從行政上取消三位一體,1937年1月5日,以顧祝同孫蔚如等取代張、楊。

 
九一八事變中遭炮擊的東北軍北大營

蒋回南京扣留张,激怒西安方面[1]:626。近20万东北军群龙无首,并在主战主和问题上发生严重分歧,最后发展到内部残杀。

1937年2月2日上午,东北军少壮派应德田、苗剑秋、孙鸣九等少數人派衛隊團連長于文俊率部衝入王宅,杀害臥病在床之东北军元老派第六十七軍军长王以哲、西北总部参谋处处长徐方、副处长宋学礼和交通处长蒋斌等人[1]:632。血案发生后,王以哲的至交第一○五师师长刘多荃將于文俊殺害,祭奠王以哲[1]:632。刘多荃将部队开进西安搜捕少壮派军官。未參與「二二」事件之旅长高福源也被刘多荃下令槍殺[1]:632。东北军内部残杀的悲剧愈演愈烈。经过中共代表周恩来多方做工作,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大。

「二二」事件還使東北軍放棄甲案,接受乙案,全體東開,導致三位一體瓦解[1]:633。東北軍接受東調地區[1]:633

1937年3月,东北军高级将领接受蒋介石提出的东北军东调的“乙案”。东北军遂东调,分驻豫南、皖北、苏北地区。4月到6月,南京政府对东北军进行整训、缩编。由每军四师的甲种军缩编成每军二师、每师二旅的乙种军编制,仅骑兵第2军保留三个师。

整编后的东北军有6个军,番号如下:

西安事變后离开东北军的第一〇六师(师长沈克)、骑兵第十师(师长檀自新)、炮兵第六旅(旅长黄永安)、炮兵第八旅(旅长乔方)均依附蒋军另立门户。原由东北义勇军编成的冯占海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三军番号被撤销,仅保留第九十一师。

八年抗战期间东北军四十九军、五十七军和六十七军参与淞沪战役南京保卫战,五十一军参加保卫淮河及徐州会战,五十三军则转战冀、豫、鄂、湘。五十三军六九一团团长吕正操编入八路军。著名的东北军将领有于学忠缪澄流何柱国汤玉麟吴克仁万福麟王以哲崔连山刘多荃黄显声[2]

另外,马占山还在张学良劝导下,决定再次起义抗日,还受蒋命令组建东北挺进军。抗日战争爆发后,东北军被蒋分割使用于各个战场,也有一部分在战场上倒戈,投奔中国共产党。1949年1月,马占山与傅作义邓宝珊等人一起接受中国共产党掌控北平的条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寓居北京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授衔时原东北军出身的将领有25名被授予将衔,其中上将1人:吕正操;中将1人:万毅;少将23人:解方、陈锐霆、贾陶、沙克、封永顺、赵东寰、于权伸、赵承金、高存信、李觉、徐明、宋学飞、金振钟、张志毅、杨有山、张加洛、罗文、纪亭榭、管松涛、郭维城、王振乾、江潮、张学思(张学良胞弟,早年即参加中国共产党)。

中共组织与活动编辑

1932年初黄显声率部被迫入关后,所部骑兵总队改编为东北军骑兵第二师,河北省委派遣孙志远等17名党员到该部工作,1933年4月成立中共骑二师工委。

1935年12月中共中央瓦窑堡会议后,1936年1月毛泽东、周恩来等20位中共和红军负责人联名发表《红军为愿意同东北军联合抗日致东北军全体将士书》。成立以周恩来为书记、朱理治为秘书长,叶剑英、李克农为主要成员的中共中央东北军工作委员会,於委員會中成立训练班培训做东北军工作的干部。苏区参加对东北军工作的有欧阳钦曹力如肖劲光朱瑞白坚聂洪钧潘振武萧向荣周桓刘培植等。上海地下党、北方局、东工委派遣了刘澜波刘鼎宋黎苗渤然高崇民孙达生郭维城等。1936年3月,从陕北瓦窑堡的党中央驻地回到上海的董健吾宋庆龄,说张学良需要一位中共人士作顾问,宋庆龄推荐了1935年秋天从九江俘虏营越狱逃回上海藏在路易·艾黎家中的刘鼎。刘鼎到西安任中共驻东北军代表,对张学良开展统战工作。1936年4月9日,周恩来与张学良在肤施举行了历史性会谈。4月10日,中央根据周恩来的提议,正式任命刘鼎为驻东北军的中共代表,负责中央与张学良的日常联络沟通事务。

1936年4月底5月初,刘澜波到天津向北方局汇报后,北方局指示成立中共东北军工作委员会(简称“东工委”),由北方局柯庆施直接领导,北方局指定东工委书记刘澜波,组织部长苗渤然,宣传部长宋黎,工作方针是团结改造东北军,增强抗日力量,争取东北局早日转变到抗日战线上来。1936年7、8月,中央决定东工委直接由党中央领导,周恩来负责。1936年8月底,中共中央特派员朱理治到西安向东工委传达了《中央关于东北军工作的指导原则》。

1936年7月,东北军成立“抗日同志会”,张学良自任主席,书记应德田,行动部长孙铭久,理论部长苗剑秋,组织部长刘澜波,宣传部长苗勃然

1936年1月,骑兵军第三师第七团团长陈大章(原为张学良副官)为改造部队做抗日准备,经张学良批准于到北平招收了100名一二九运动的积极分子,大部分都是大专或中学学生,其中有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民先队员,在西峰镇成立骑兵第七团抗日学生队,由他亲任队长,还为学生购买进步书刊,向学生进行抗日救国教育。学生中建立了党支部。李觉(1955年开国少将二机部副部长)、朱明文化部对外文化联络司司长)、高尚林等都是这个队的成员。后来,这些进步学生中的很多人都去了延安。2月中旬,李克農代表中共再次赴洛川,與王以哲會談;經10數天真誠友好的談判,於2月28日雙方取得諒解,與東北軍六十七軍訂立局部口頭協定[3]:139。4月,团长万毅也在卫曲镇开办军士连,招收了20余名进步学生。4月6日,彭德懷同毛澤東致電王以哲轉張學良:中共全權代表周恩來偕李克農等約於4月7日由瓦窑堡啟程,7月8日到達膚施城東北之川口,派人接入城內,此行安全請張妥為布置[3]:142。1936年7月初,张学良与地下党负责人宋黎谈办军校问题,张学良担心南京当局不会同意,举定办东北军学兵队,放在卫队二营。由宋黎、参秘室主任应德田、卫队二营营长孙铭九具体筹办。“目的是把他们培养成新的血液,输送到各部队中去,以便改造部队,为抗日做准备。”[4]1936年8月,宋黎通过北方局安排北平地下党组织为学兵队招收学员,招来的大部分是参加过一二九运动的大中学生,不少是民先队员,一部分是社会进步青年,少部分是身份暴露不宜继续在华北的地下党员。共计110余人,在西直门车站乘坐3节闷罐军列赴西安,途中成立临时党工委,书记郭峰。1936年9月18日,东北军学兵队在西安正式成立。第二批120人于10月下旬到达西安,由赵天野带队。第三批200多人。第一、第二、第三批学兵分别编为学兵一连、四连、三连。驻西安东城门楼子。9月中旬,東北軍何柱國部乘西方野戰軍主力西進,以六師、一〇五師一旅、三十五師3個團共約8個團(內騎兵3個團)開進7營以北與紅軍對峙[3]:157。12月14日,彭德懷收到毛澤東關於西安事變後軍事布置的指示:一、南京已發動大規模內戰,全力對付張、楊,主力由潼關開進;二、張、楊內部有許多不穩成份,南京政府拉楊打張,紅軍與之靠攏,壯其膽而振其氣;三、靠近張、楊,可應付各種事變,遠離則不能;四、西峰鎮靠近王以哲,仍可打胡;五、在現地不動,無仗可打,對張、楊危急又不能救;根據上述情況,我野戰軍第一步應開至西峰鎮[3]:166-167

兵种编辑

东北空军编辑

1921年1月,张作霖下令设置东三省航空处,并派其参谋长乔赓云为处长,委派副官、军需官、军医官、工厂管理员、技工等干部掌握航空处各项事务,在沈阳东塔农业实验场旷地修建飞机场,以章斌、庄以临等为飞行骨干,组建航空队。这样东北航空军成形。飞机主要以购买,列强赠送,战场上缴获等方式获得。张学良又创办了沈阳航空学校,作为训练航空人员的机构,并从陆军军官中选拔人员赴法留学。

1923年9月,张作霖任命张学良为东三省航空处总办,用以加快东北航空军的建设步伐。1925年,东北航空处已经拥有六十多名飞行员,五十多架飞机,于是正式建立飞龙、飞虎、飞鹏、飞鹰、飞豹等5个航空兵队。飞豹队成立不久,即归张宗昌指挥。1925年秋,成立东北空军司令部,由张学良兼司令。这是一支拥有现代技术装备和具有坚强战斗力量的空军劲旅,在张作霖入关作战中充分发挥作用。如1927年对直系靳云鄂部的战斗中,奉军空军出动30多架战机,直军在奉军陆空攻击下溃不成军。据估计,在东北空军全盛时期,飞机约有250架至300架。

东北易帜前,东北空军估计还有200架左右。1929年因中东路事件东北空军损失惨重,因此张学良刚从法国进口大量新式飞机。滿洲事變,1931年9月19日清晨,日军攻入沈阳东塔机场。丧失飞机100余架,40余架成套从捷克购来的尚未启封安装的机件及附设工厂的全套设备等全部落于敌手,东北空军至此终结。

东北海军编辑

东北海军,在中华民国北洋政府时期,由东北奉系军队张作霖、张学良的奉系集团建立并控制的海军部队。由东北海军总司令由先后由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兼任,沈鸿烈任副总司令(海军上将衔)兼代总司令职。总司令部设在沈阳,设有参谋处、副官处、秘书处、军衡处、军需处、军械处、军法处等机构。

1911年,北京政府派遣江亨、利捷、利绥、利川等舰远赴东三省的黑龙江,以防范俄国革命後中俄边境的动乱。这是东北第一只正规海军舰队。

1920年,庙街事件,江亨舰长陈世英借炮给蘇俄红军,炮轰日本领事馆。日本扣留江亨舰,後经长期交涉,日本方才归逻。4月,吉黑江防筹备处购买三艘江轮,改装为军舰,成立吉黑江防舰队。之後因经费不足,奉军张作霖提供他们经费,江防舰队慢慢成为奉军的一部份。 1922年8月,在北京政府、吉黑江防舰队、奉系军阀三方因素的作用下,张作霖收编原属北京政府的吉黑江防舰队,创建东北江防舰队,迈出了建立东北海军的第一步。而后奉系军阀不断地对海军加大投入和建设,不仅购买军舰扩充实力,而且创办自己的海军学校,建立了东北海防舰队。

1928年后东北海军吞并直系的渤海舰队,达到全盛时期。拥有巡洋舰“海圻”号、“海琛”号、“肇和”号,驱逐舰“同安”号,炮舰“永翔”号、“楚豫”号等大小舰只21艘,约有3.22万吨,舰队官兵约3300人。当时全国海军舰只有4.2万吨,官兵约有5400人。东北海军在全国海军中是占有绝对优势的。

1928年底东北易帜后,东北海军成为南京国民政府统辖的仅次于中央海军的一支海上武装。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 , 编. 《中華民國史》第八卷.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 
  2. ^ 西安事变后20万东北军去哪儿了. [2013-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7). 
  3. ^ 3.0 3.1 3.2 3.3 王焰主編 (编). 《彭德懷年譜》.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8. 
  4. ^ 郭维城:“我在东北军学兵队的日子”,《百年潮》2018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