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

防空识别区

中華民國防空識别區一般认为是1950年代初,与日本大韩民国菲律宾防空识别区一同由美国方面(在日美军[a])划定[1][2][3]。前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指,1953年由中华民国政府美国政府协商制定[2]。范围覆盖台湾本岛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管辖的浙江江西福建三省部分和广东省极小部分[b],以及日本與那國島附近的日本领空[1]。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东海防空识别区[4]:53、日本防空识别区部分重叠[5]

中华民国国防部空军司令部就2017年10月11日,民航局飞测机与日本F-15J型战斗机航迹所绘示意图。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位于左侧。
2020年9月,中華民國國防部公布的解放军军机进入海峡中线以西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的示意圖。

除途经此处的俄罗斯苏联[c]、美国[8]军机外。近年来,中华民国军方日常应对的、进入台灣海峽中線以東防空识别区的军机主要来自于中华人民共和国。195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中華民國空軍長期掌握中國大陸东南地区乃至華東地區制空權,此后逐渐丧失[9]:14。1999年时,解放军軍機大舉出海,中華民國在美國的要求下,中華民國空軍的活動範圍被限縮在台灣海峽中線以東,從此之後,兩岸的空中勢力範圍,就由中國大陸海岸線退到海峽中線[10][11]。2010年以来,中华民国政府部门虽在相关事宜上坚持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的完整[1],公开图示仍包括海峽中線以西的防空识别区,但有自然忽略的情况[d],已不再对海峽中線以西的飞行器进行防空识别[5]

有数位中华民国作者表示,目前在中华民国法律体系中,中華民國防空識别區尚无法源依据,未有明確法律授权[4]:56[12]:71

识别区相关编辑

名称编辑

除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的名称外,中华民国(台湾)方面称之为“台灣防空識別區”[13]或“台灣空域”[14]。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出于不承认中华民国为国家的政治习惯[e],亦有使用“台灣防空識別區”这一称谓[6]:32,以及“台湾地区防空识别区”[15][7]:16

防空识别区的西南部分,称为西南防空识别区[13]。而中華民國國防部在2020年10月的公开报告中,则以含义不同的中英文名称称呼该空域,中文为“我西南空域”,英文为则是“Taiwan’s southwestern ADIZ”[16]中華民國外交部新闻稿称为“台灣西南部空域”[14]

制定者、时间编辑

具体的制定者和时间,有不同说法。

2010年5月[17]中華民國外交部回应日本政府知会的新闻稿中,指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为“美軍佔領琉球期間所劃定”,“美軍[a]以縱貫「與那國島」上空之東經123度線作為台日間ADIZ界線,該線以東屬日本空域,以西屬台灣空域,該界線一直沿用迄今。”日本政府“擬將「與那國島」西側12浬[日本]領空線外加2浬緩衝區”作为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和日本防空识别区新的交界线。这一提议,被中华民国外交部以“事涉我國主權及空域[防空识别区]完整”,予以拒绝[1]

2013年12月11日,时任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接见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薄瑞光时表示,中华民国政府在1952年公布防空识别区,2004年后,陈水扁政府缩小范围[18]。但马英九未提及具体范围。12月26日,马英九接受《亞洲週刊》采访时,指中华民国政府与美国政府协商于1953年划定防空识别区[2]

此外,有1950年时由美国主导的駐日盟軍總司令制定[3],以及張誠美國遠東駐軍英语United States Army Forces in the Far East司令部於1951年所劃定的说法[5]

范围编辑

最初,由于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与日本韩国菲律宾防空识别区同样均是在美方主导下一同划定,双方是密合的[2]。目前,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东北部分,即台灣海峽中線以東部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东海防空识别区重叠约2.3万平方公里[4]:53。在日本與那國島附近,与日本防空识别区重叠[5]

防空识别区为五边形,可视为四条经纬线组成的缺少右下角的长方形。除中華民國外交部提及的东经123度线外[1]內政部警政署下属机构[19]和外界一般认为,另外三条经纬线分别是北纬21度线、北纬29度线、东经117.3度线[20][10][5]。与國際民航組織在1953年划定的台北飛航情報區重叠。1955年台北飛航情報區东扩至东经124度线。目前,两者的西南北界仍是重合的[21]:90

包括唐湘龙[20]張誠[5]等人,台海两岸的作者一般认为,美军选择缺少右下角,是为减少对日本和东南亚之间(第一岛链)美军航线的飞行影响[22][10][6]:32,有减轻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工作量的意图[5]。另外,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黃居正指出,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选择履盖到江西省境内是為配合美國蒐集情報要求的说法“無法得到證實[12]:71”。

在实务和学术研究中,存在自然忽略海峡中线以西防空识别区的状况[d][f]

中華民國內政部警政署民防指揮管制所网站[19]和其他作者[21]:90提供的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界线交接点:

No. 东经 北纬 区域位置 实际地点
1. 123.00 29.00 最东北点 浙江省宁波市台州市之间的东部海域
2. 123.00 23.00 台湾东部海域
3 121.30 21.00 台湾和菲律宾之间的海域
4. 117.30 21.00 最西南点 广东省福建省两省交界——汕头市漳州市的南部海域。沿东经117.30度线北上,首先触及广东省汕头市南澳县的外岛——南澎列岛。南澎列岛的中澎岛在东经117.30度线东侧。东经117.30度线继续北上,则触及福建省漳州市诏安县梅岭镇的外岛——城洲岛,其后是诏安县所在的大陆。
5. 117.30 29.00 最西北点 江西省景德镇市乐平市境内,临港镇下堡村附近。

法律相关编辑

国内法编辑

中華民國法律中,中華民國交通部制定的《飛航規則民國103年12月31日修正)》对防空识别区做出相关规范。第2條第79款“防空識別區:指經特別指定範圍之空域,於該空域內之航空器除應遵循飛航服務相關規定外,並應符合特殊識別及(或)報告程序。”第19條“航空器進入或飛航於防空識別區時,應遵守防空識別規定。[23]”然无明确法条使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获得法律授权[4]:56[12]:71

中华民国法律条文中的关于航空器的禁止性规定实与台北飛航情報區及其限制區域相关。中華民國國防部交通部于1970年6月发布实行[24],2001年9月废止的《臺北飛航情報區中外航空器飛航申請處理及管制辦法》。在台北飛航情報區完全履盖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包括海峡中线以西区域的情况下,除中华民国军用航空器外,进入该区域的航空器均需获得批准、接受管制。该法第9條要求“中國(中华民国)空軍得派機攔截”违规航空器[25]。现行法律法规中,《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二十九條规定“大陸船舶、民用航空器及其他運輸工具,非經主管機關許可,不得進入臺灣地區限制或禁止水域、臺北飛航情報區限制區域。前項限制或禁止水域及限制區域,由國防部公告之。”1992年9月,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制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施行細則》,第二章行政第四十一條规定“大陸民用航空器未經許可進入臺北飛航情報區限制區域者,執行空防任務機關依下列規定處置”,分为四类不同的限制區,可採取攔截及辨證、驅離、開槍示警、引導降落、強制驅離、嚴密監視戒備以及逼其降落等措施。同时,“臺灣、澎湖海岸線三十浬以外之區域”仅能“實施攔截及辨證後,驅離或引導降落”。在海峡中线以西的金門、馬祖、東引烏坵等外島限制區域內,仅能“實施辨證,並嚴密監視戒備。必要時,應予示警、強制驅離或逼其降落。”两类限制區域均不包含“開槍示警”措施[26]

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黃居正在2014年的文章,指中华民国与美国締結《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後,即已配合國防法規建立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的说法,以及防空识别区“目前是否繼續運作,都無法得到證實[12]:71。”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政治研究所博士候選人羅正南在2019年的文章指应由交通部民航局公告防空识别区坐标,具体不详[4]:56內政部警政署下属机构网站公布“臺灣防空識別區”的座标包括了海峡中线以西区域。要求“任何飛達或飛經臺灣防空識別區之航空,於五十前應有請求飛航報告,五浬前應直接報告查證,請求進入。五十浬前應有請求飛航報告,五浬前應直接報告查證,請求進入”[19]。但其定义与台北飛航情報區混淆,亦未提及具体法律依据。目前,台北飛航情報區在海峡中线以西区域实质归属上海飞航情报区。

羅正南文章指出,“我國防空識別區之劃設,並無法源依據,主管機關亦未有明確法律授權”,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加拿大相比“在國內法基礎上仍有不足”,“[中华民国方面]有必要針對防空識別區之劃設、座標及管制措施立法,並明確律定主管機關”[4]:56

主权、入侵的相關争論编辑

马英九执政的2010年5月,中華民國外交部处理日本政府企图变更中华民国和日本防空识别区分界线的知会时表示,“中華民國政府基於本案事涉我國主權及空域(防空识别区)完整”,予以拒绝[1]。2013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划定与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重叠的东海防空识别区,并涉及多方主张主权釣魚台。对此,在野的民主進步黨主席蘇貞昌表示“防空識別區是國防主權與國防安全最重要的界線。”“不能對國防安全被侵害而不展現意志,這樣不但會被人家看不起,還會被侵門踏戶”要求總統馬英九马英九政府强硬以对[27]。12月,總統馬英九接受采访表示,防空識別區並無主權的涵義,亦从军事实际出发,对是否向东扩大防空别识区、纳入釣魚台提出意见,「所以我認為大家可能誤解,認為這是主張宣布領土领空)主權,其實並非如此」[g]。此前9月,中華民國空軍退役中将李貴發撰文指,防空识别区是各国基于本国国家安全需求单方面划定防空识别区,不属于国际法定义的主权范畴[28]。2014年9月,执政党国民党官方智库——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吳銘彥於撰文指,“說大陸軍機闖我防空識別區是一種『侵門踏戶』、『對我主權嚴重挑釁』的行為,恐怕言過其實,並不公允,實故意混淆『防空識別區』與『領空』之不同,”别国防空识别区被外国军机闯入时,通常不视为对该国主权的侵犯[29]

蔡英文执政时期,中华民国政府官员[30]和总统蔡英文[h]将防空识别区视为有主權涵義的领土。202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军机进入台灣海峽中線以东的防空识别区,主要是西南防空识别区(西南空域)时[13]中華民國國防部称之为“挑釁、侵擾[33]”、“侵門踏戶[34]”,中華民國外交部称之为“公然入侵[14]”。执政的民主進步黨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公然入侵”本国防空识别区,“呼籲不分朝野黨派應與國人共同站在一起,捍衛國家主權。[35]”后又正告“中共當局”,“台海領空及領海,都是台灣不容妥協的主權範圍,絕不是中國解放軍的練兵場[36]”。中华人民共和国军方在相关飞行活动中,自称为“例行训练”[37]

輔仁大學法律學院的范聖孟在博士論文中認為,虽然防空识别区是为空域预警及敌我识别而设的区域,但不等同于领空,无主权意涵。飞行器享有飞行自由。未经通报、不明身份的飞行器进入防空识别区后,主权方虽可伴飞和监视,但在进入主权方领空前,主权方无权采取干扰、拦截、射击、击落[38]或迫降[7]:18等强制性措施,更禁止对民用飞行器使用武器[38]國防大學中校教官林士毓观点与之相反,在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与國際民航組織划定的台北飛航情報區大致重叠、林士毓自动忽略台灣海峽中線以西防空識別區的情况下[f],林认为“依我國航空相關管制法令及國際民航組織協議,外國航空器必須接受飛航管制,否則可以行使攔截、驅離或迫降[39]:66”等强制措施[i]

中國大陸《环球飞行》杂志作者南青云認為,中华民国政府部门和社会舆论对进入台灣海峽中線以东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军机有强烈抵触,称为“入侵”[7]:18。南青云对中华民国方面的“入侵”定性亦有所质疑。2010年1月28日,俄罗斯Tu-95战略轰炸机进入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被中华民国(台湾)媒体定性为“入侵”。他/她指媒体“如果不是出于故意炒作就是缺乏基本常识”[7]:18

国民党籍立委吳斯懷於2020年2月向行政院提出書面質詢,對於國防部多次公布軍機對峙,認為造成人民無端緊張必要,應避免狼來了效應。3月11日,吳斯懷再度发出書面質詢,指出繞台究竟是經過台灣『周邊空域』還是『侵犯領空』相差極大,不論美軍或共機經(繞)過台灣周邊空域,“法理上並不能算是對我國有顯著的挑釁意味”,要國防部不要誤導[40]。國防部於3月21日发布新闻稿回应,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军机在“我周邊海空域進行四次『針對性』訓練,絕非僅『繞經或無害通過』週邊海、空域,都是『挑釁』、『威脅』的具體事證”[41][42]

历史与现状编辑

1950—1990年代编辑

1953年,中華民國政府重返国际民航组织。同年,国际民航组织划定与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北西南三边重合、东扩一个经度的台北飛航情報區。1950年代,在美国和中华民国军事实力优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情况下。中华民国政府“关闭台湾海峡,掌握整个中国东南地区华南地区制空权,并进出中国大陆本土进行轰炸、掃射、侦察等任务。新华社公布的数据,仅1954年初至1958年6月期间,国军對東南沿海要地和軍事設施轟炸、掃射達400多次,偵察飛機達3100架次[9]:14。1958年初,解放军空军海军航空兵方才进驻福建。当年,双方空军展开一系空战。虽然中國大陸方面有觀點宣称於1958年,解放軍取得东南地区的制空权[43],但双方空战持续至1960年代[j]解放军海军在1974年突破中华民国在台湾海峡的军事封锁,1976年突破第一岛链。但解放军空军则长期被限缩于中國大陆本土之上,军机不得出海,軍機出海就被中华民国方面視為挑釁[11]

1972年,日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与中华民国断交。双方因此在于1974年4月至1975年8月间断航。1974年4月21日下午4時起,日本飞机正式被禁止进入台北飛航情報區與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断航之初,參謀總長賴名湯与民航局長毛瀛初曾商討,预备派機攔截飞经此空域的日本飞机[44]

苏联军机飞行海参崴越南金兰湾航线,即所谓的“東京急行”,途经台湾东部海域的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时,中华民国军机则“起飛監控一路隨同”[2]或拦截。这也是其它沿途国家对待苏联军机的常规作法[7]:17—18

1990—2010年代编辑

进入1990年代後,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实力持续增强。1995年與1996年的台灣海峽飛彈危機中,解放军已有藉演習出海的紀錄,1999年兩國論危機發生,解放军軍機大舉出海,甚至直衝海峽中線,引發高度緊張。中華民國在美國的要求下,中華民國空軍的活動範圍被限縮在海峽中線以東,從此之後,兩岸的空中勢力範圍,就由中國大陸海岸線退到海峽中線,中华民国丧失海峡中线以西空域的控制权[10]。中华民国空军对东南沿海地区的侦巡亦在1990年代末结束[11]

2010年1月28日,一架俄罗斯Tu-95战略轰炸机短暂的进入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引发“台湾空防是否疏漏”的疑虑。实际上,与苏联类似,俄罗斯军机在2007年恢复[7]:16—17飞行库页岛海参崴越南航线[6]:33,而途经中华民国防空别区的东南部分,是为常见现象。美国军机亦通过此空域飞行菲律宾。美俄军机亦或反方向,飞进东海[8]

2011年至2013年10月,台南IDF战机升空拦截进入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东南部分的不明军机为30架次。2013年11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划定东海防空识别区。东海军情升高,台南IDF战机升空次数增加至160架次。“经目视识别美、俄军机都有,主要仍是俄军TU-95、美军P-3CEP-3C[8]。12月11日,时任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表示中国大陸所公布的防空識別區,跟1952年所公布的防空識別區,一共有兩萬三千平方公里的重疊,2004年以前的防空識別區比現在大,當時是民進黨政府執政,把航空識別區縮小到目前的規模[18]

2020年起 编辑

2016年起,解放军开始不定期绕台湾岛巡航。2020年时,解放军军机時常进入海峡中线以东空域[13]中華民國國防部公开报告显示,中华民国空军应以“派遣空中巡邏兵力應對、廣播驅離、防空飛彈追監”进行应对[16]

2020年9月18日,解放军否认海峡中线的存在。10月7日5时许,进入海峡中线以东空域飞行的解放军飞行员在广播回应中,自称为“例行训练”,要求中华民国空军不要干扰“我正常行动”[13]。7日上午,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嚴德發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報告並備詢时表示,“今年初到目前為止,共253架次共機侵擾台灣防空識別區,其中202架次共機侵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此外,今年迄今共有49架次共機逾越台灣海峽中線……為1990年以來最高的數目。”而“為攔截監偵共軍侵擾,今年截至目前止,海空軍耗費成本約新台幣312億元。據統計,所耗費成本已占[2020年度国防]總預算[3580億元[45]]的8.7%”[13]。对于民進黨籍立委趙天麟詢問当日解放军飞行员相关事宜,嚴德發表示“台灣視其為挑釁、侵擾,國軍都有相關程序,希望共軍有所節制。”[33]

10月,中华民国海军前舰长吕礼诗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中国主要目的,是要否定台湾周边海域,造成一种台海内海化的事实……为了要慢慢营造这个事实,先要否定海峡中线,完全不承认台湾划定的防空识别区,藉由否定过去惯例,压缩台湾空域[37]。’”而前海基会董事长洪奇昌在6月的撰文则指,“中共解放軍動作頻頻,既是針對我國,但更著眼於北京的亞太區域戰略布局。我政府與社會必須審慎應對,但媒體與論者也不宜因此宣傳恐慌。”同时,他指出解放军军机“自台灣北部經宮古海峽或自台灣南部經巴士海峽穿越第一島鏈進入西太平洋菲律賓海海域的行動”都必然经过海峡中线以东的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46]

备注 编辑

  1. ^ 1.0 1.1 因未提及具体时间,中华民国外交部新闻稿中[1]的“美軍”是指1952年4月之前、以美军为主体的同盟国占领军,还是駐日美軍,不得而知。另有制定者是駐日盟軍總司令的说法[3]
  2. ^ 广东省汕头市南澳县外岛南澎列岛的一部分(中澎岛及以东)在东经117.30度线东侧,属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范围。
  3. ^ 俄罗斯[6]:33和苏联[2]军机曾飞行的库页岛海参崴越南金兰湾)航线会途经中华民国防空识别区(台湾东部海域[7]:18),即所谓的“東京急行”。
  4. ^ 4.0 4.1 2013年12月11日[18],时任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曾说「區內到目前為止也沒發現有大陸的飛機進來」,已自然忽略海峽中線以西防空识别区日常存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军机。
  5. ^ 类似案例,可参见:台湾地区领导人
  6. ^ 6.0 6.1 林士毓文章[39]:66提及,在台北飛航情報區設置防空識別區,而台北飛航情報區“面積廣達17萬6千平方浬”,已忽略台灣海峽中線以西区域。
  7. ^ 相关报道[2]原文:對是否有必要重新劃設防空識別區,馬總統說,防空識別區並無主權的涵義,是為空域的預警及識別所用而設的區域,並不表示宣布防空識別區,即具有領土主權[……]他表示,如果要擴大,釣魚台的位置較為特殊,目前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要向東增加2度才能將釣魚台列嶼劃入,而劃入的目的為何?凡有任何國家的飛機經過釣魚台列嶼上空,中華民國都要起飛攔截,是否有此必要?『所以我認為大家可能誤解,認為這是主張宣布領土主權,其實並非如此』,總統說[……]
  8. ^ 2020年9月11日,针对频繁进入西南防空识别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军机,蔡英文在脸书发文“嚴正警告”,表示「『國土主權,我們寸步不讓』,國防安全24小時確保中,請國人放心」[31]。10月6日,蔡英文在屏東視導负责空中預警、潛艦偵查行等任务的空軍第六混合聯隊时表示,「當國人面對中共的文攻武嚇……展現我們『國土主權、寸土不讓;民主自由、堅守不退」』的信念」[32]
  9. ^ 林士毓文章[39]:66未提及“行使攔截、驅離或迫降”权利所依据的中华民国法律条文。國際民航組織(ICAO)標準下的飛航管制流程亦不涉及“行使攔截、驅離或迫降”。
  10. ^ 1967年1月,台海空战双方在金门空域发生最后一场空战——一一三空战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我國政府回應日本政府擬擴張台日間防空識別區界線. 中华民国外交部网站. [2020-11-08] (繁体中文).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黃名璽. 總統:防空識別區無主權涵義. Yahoo 奇摩新闻,来源:中央社. 2013-12-26 [2020-07-28] (繁体中文). 
  3. ^ 3.0 3.1 3.2 中山真. 美国对中国划设防空识别区有苦衷. 日经中文网. 2014-01-09 [2020-11-05] (简体中文). 
  4. ^ 4.0 4.1 4.2 4.3 4.4 4.5 羅正南. 《中共東海防空識別區合法性及其影響之研究》. 復興崗學報 (台北巿: 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 2019, (114期(2019/06/01)): 41–60. ISSN 0429-8063. doi:10.29857/FHKAJ (繁体中文).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張誠. 張誠/名存實亡的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 ETtoday新聞雲. 2014-01-09 [2020-11-09] (繁体中文). 
  6. ^ 6.0 6.1 6.2 6.3 豫夫. 责编:张蕾. 《台湾防空识别区由美国划定》. 环球军事 (北京市: 中国国防报社). 2013, (2013年第24期): 32–33. ISSN 1009-9816 (简体中文).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南青云. 《“误入”风波背后的防空识别区之争》. 环球飞行 (北京市: 中航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2010, (2010年第6期): 16–19. ISSN 1009-4679 (简体中文). 
  8. ^ 8.0 8.1 8.2 李柏涛. 台空军拦截闯入空域美俄战机达160架次(图). 责编:libaitao. 环球网,来源:台湾《联合晚报》. 2014-01-26 [2020-10-10] (简体中文). 
  9. ^ 9.0 9.1 陳偉寬. 《論「八二三臺海戰役」中之--空軍作戰》. 空軍軍官雙月刊 (高雄縣岡山: 空軍軍官學校). 2018年8月, (第201期): 2–16. ISSN 1683-092X (繁体中文). 伍、結語 回顧共軍的空中兵力於短時間內膨脹過快,1949年才由蘇聯協助建立第1批6所航空學校[……]此亦導致國軍空軍在1950年代,仍長期掌握中國大陸東南乃至華東地區的制空權,並得以隨意進出中國大陸上空進行各種任務。註35[……]註35 據中共新華社指稱:從1950年7月至1954年9月為止,「國民黨空軍」飛機「竄入」中國大陸領空,前後共8,220批次,合計達32,955架次,並投下炸彈2,408枚。又1954年初到1958年6月的4年多時間裡,「國民黨空軍」則出動飛機1,100架次,對東南沿海要地和軍事設施轟炸掃射達400多次,在沿海和進入中國大陸偵察的各型飛機高達3,100架次。 
  10. ^ 10.0 10.1 10.2 10.3 中共、日戰機 都為了台灣這個區域. 远见网站,来源:联合新闻网. 2017-10-25 [2020-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2) (繁体中文). 
  11. ^ 11.0 11.1 11.2 許紹軒. 台海中線-1950年代美軍劃定 約束兩岸.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8-01-12 [2020-10-10] (繁体中文). 
  12. ^ 12.0 12.1 12.2 12.3 黃居正. 《對中國「東海防空識別區」的回應與台灣領空主權策略》. 新世紀智庫論壇 (台北巿: 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 2014, (第六十六期(2014/06/30)): 71–77 (繁体中文). 台灣並沒有法律明文設置ADIZ’s。不過據了解,台灣自《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締結後,即已配合透過國防法規建立了台灣本身的ADIZ’s,只是因為設置範圍與周邊美國盟邦之ADIZ’s重疊,所以是劃定在「台北飛航情報區」(Taipei FIR)的內緣[……]另有一說是為了配合美國蒐集情報的要求,台灣ADIZ’s其實已經涵蓋到中國境內的南昌。上述二說以及台灣所設置之ADIZ’s目前是否繼續運作,都無法得到證實。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游凱翔. 監偵共軍侵擾花312億元 國防部滾動檢討編列預算. 編輯:蘇龍麒. Yahoo 奇摩新闻. 2020-10-07 [2020-10-10] (繁体中文). 
  14. ^ 14.0 14.1 14.2 中華民國政府嚴厲譴責中國軍機連日挑釁,並籲請國際社會正視中國對區域的威脅. 中华民国外交部网站,第198號新聞稿. 2020-09-10 [2020-10-10] (繁体中文). 
  15. ^ 张环影. 摘要. 《防空识别区制度初探》 (硕士论文). 北京大学. 2009 [2020-11-09] (简体中文). 对北美防空识别区、日本防空识别区、华盛顿防空识别区和台湾地区防空识别区的概况做了简要说明。 
  16. ^ 16.0 16.1 中共解放軍進入我西南空域活動情況. 中华民国国防部网站. 2020-10-11 [2020-10-12] (繁体中文). 中共解放軍進入我西南空域活動情況 PLA aircraft entered Taiwan’s southwestern ADIZ[……]四、空軍應處作為(Reactions):派遣空中巡邏兵力應對、廣播驅離、防空飛彈追監[……] 
  17. ^ 张慈. 外交部: 我國政府回應日本政府擬擴張台日間防空識別區界線. 中央社,来源:中华民国外交部. 2020-10-07 [2020-11-08] (繁体中文). 
  18. ^ 18.0 18.1 18.2 王鼎鈞. 馬英九:民進黨執政 把台灣防空識別區縮小至目前的規模. Yahoo 奇摩新闻. 2013-12-11 [2020-11-02] (繁体中文). 
  19. ^ 19.0 19.1 19.2 常見問題》臺灣防空識別區為何?. 中華民國內政部警政署民防指揮管制所网站. [2020-11-14] (繁体中文). 
  20. ^ 20.0 20.1 唐湘龙. 【Yahoo論壇/唐湘龍】台灣該不該修改防空識別區?該面對了. Yahoo奇摩新闻. 2020-06-18 [2020-07-28] (繁体中文). 
  21. ^ 21.0 21.1 胡志泓. 《海上機動之國際法探討-以防空識別區為例》. 國防雜誌 (桃園縣: 國防大學). 2008, (23卷6期(2008/12/01)): 83–99. ISSN 1727-2432 (繁体中文). 
  22. ^ 林彥臣. 台灣防空識別區為何「東南方缺一角」 補起來「美軍會很不方便」. ETtoday新聞雲. 2019-03-13 [2020-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繁体中文). 
  23. ^ 法規名稱:飛航規則. 全国法规资料库. [2020-11-13] (繁体中文). 
  24. ^ 歷史沿革. 中华民国交通部网站. [2020-11-18] (繁体中文). 
  25. ^ 條文內容. 中华民国交通部网站. [2020-11-18] (繁体中文). 
  26. ^ 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施行細則. 中华民国大陆委员会网站. [2020-11-18] (繁体中文). 
  27. ^ 記者:蘇龍麒. 防空識別區 蘇要政府硬起來. Yahoo 新闻,来源:中央社. 2013-11-24 [2020-11-13] (繁体中文). 蘇貞昌上午出席[……]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防空識別區是國防主權與國防安全最重要的界線,中國不經由外交協商、沒有善意,就直接劃定,是區域霸權的手段。他說,不能對國防安全被侵害而不展現意志,這樣不但會被人家看不起,還會被侵門踏戶[……]釣魚台主權屬於台灣的,不容用霸道[……]馬總統一定要堅定表示態度,希望馬政府要硬起來。 
  28. ^ 李貴發. 釣魚台爭議「防空識別區」|李貴發. 《观察》杂志网站,2013年9月. [2020-11-13] (繁体中文). 一、由於「防空識別區」是國家基於安全需要的單方面行為,各國均可依需要劃定,不屬於國際法中的「主權」範疇[……] 
  29. ^ 吳銘彥. 「防空識別區」與「領空」不可混為一談.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网站. 2014-09-05 [2020-11-09] (繁体中文). 
  30. ^ 共機再擾我空域 陸委會:台灣有決心捍衛國家主權. 中央广播电台网站. 2020-09-10 [2020-11-13] (繁体中文). 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表示,維護兩岸和平是雙方共同責任,近期共機多次騷擾我周邊與西南空域[……]我們要在這邊呼籲中共當局,切勿誤判情勢、刻意挑釁,台灣有堅定的信念及決心,捍衛我們國家的主權以及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 
  31. ^ 總統警告不速之客 勿低估國軍護家園決心. 編輯:李自立. 中央广播电台网站,新聞引據:中央社. 2020-09-11 [2020-11-13] (繁体中文). 總統說,嚴正警告這些不速之客[……]「國土主權,我們寸步不讓」,國防安全24小時確保中,請國人放心,也請給辛苦的國軍弟兄姊妹們鼓勵。 
  32. ^ 記者:楊淳卉. 蔡總統:面對中共文攻武嚇 更要展現「國土主權、寸土不讓」信念(軍聞社提供). 自由电子报. 2020-10-06 [2020-11-13] (繁体中文). 蔡總統於會餐前致詞表示[……]我們聯隊的弟兄姊妹,可說是身負重任,除了要不分晝夜負起空中預警、潛艦偵查[……]蔡總統說,她相信[……]尤其是當國人面對中共的文攻武嚇,以及有心人士的操作,我們更要拿出精實的表現,展現我們「國土主權、寸土不讓;民主自由、堅守不退」的信念,讓不實的言論不攻自破。 
  33. ^ 33.0 33.1 游凱翔. 共機擾台廣播稱台灣地區 嚴德發證實:挑釁侵擾. 編輯:楊玫寧. 中央社. 2020-10-07 [2020-10-10] (繁体中文). 
  34. ^ 記者:涂鉅旻. 共機越台海中線 國防部批侵門踏戶.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20-08-12 [2020-11-14] (繁体中文). 
  35. ^ 中國政府勿當麻煩製造者 民進黨籲不分朝野黨派與國人一同捍衛國家主權. 民主进步党网站. 2020-09-10 [2020-11-13] (繁体中文). 中國政府不顧區域安全穩定,公然入侵其他區域成員國的防空識別區,做出挑釁行為,已對區域、國際社會造成威脅。外交部已將[……]台灣人民擁有捍衛自由民主的堅定意志,民進黨呼籲,國際社會應共同正視這個正在形成中的侵略性力量,正為區域投入極端不穩定因素,也呼籲不分朝野黨派應與國人共同站在一起,捍衛國家主權。 
  36. ^ 台海領空與領海是台灣不容妥協的主權 不要低估台灣人民捍衛國家的決心. 民主进步党网站. 2020-09-22 [2020-11-13] (繁体中文). 面對中共變本加厲升高台海情勢,企圖將武嚇台灣常態化,我們必須嚴正告知中共當局,台海領空及領海,都是#台灣不容妥協的主權範圍,絕不是中國解放軍的練兵場。 
  37. ^ 37.0 37.1 张慈. 中国军机天天扰台 专家: 意图把台海“内海化”.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20-10-07 [2020-10-10] (简体中文). 
  38. ^ 38.0 38.1 范聖孟. 《以國際法觀點論各國劃設防空識別區之爭議問題》. 輔仁法學 (新北市: 輔仁大學法律學院). 2016, (52期(2016/12/01)): 249–308. ISSN 1729-3340 (繁体中文). 
  39. ^ 39.0 39.1 39.2 林士毓. 《從國際法談台灣海峽軍事力量的運用》. 海軍軍官 (高雄市: 海軍軍官雙月刊社). 2016, (第32卷第1期): 60–69. ISSN 1997-6879 (繁体中文). 
  40. ^ 鍾麗華. 共機繞台恫嚇 吳斯懷稱「不算挑釁」.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20-03-21 [2020-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1) (繁体中文). 
  41. ^ 陳弘美. 吳斯懷稱共機繞台不算挑釁 國防部狠打臉. 中時新聞網. 2020-03-21 [2020-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7) (繁体中文). 
  42. ^ 國防部發布新聞稿說明,媒體報導「吳斯懷委員向行政院提出書面質詢,認為不論美軍或共機經(繞)過台灣周邊空域,法理上並不能算是對我國有顯著的挑釁意味,要國防部不要誤導」乙節(109年3月21日). 中华民国国防部网站. 2020-03-21 [2020-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繁体中文). 
  43. ^ 王小源、廖新华. 《1958夺取台湾制空权人民空军入闽作战回顾——台海空战系列О战略篇:克制与冲突——金门空战双方作战指导思想浅析》. 国际展望 (上海市: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 2005, (2005年第5期): 10–14. ISSN 1006-1568 (简体中文). 
  44. ^ 高凌雲. 高凌雲/台日外交戰 蔣經國曾與日右派團體合作. 自联合新闻网. 2018-04-22 [2020-11-11] (繁体中文). 
  45. ^ 台灣國防預算大幅上漲. 美国之音网站. 2019-08-15 [2020-11-09] (繁体中文). 
  46. ^ 洪奇昌. 控制軍事衝突風險是重中之重. Yahoo 奇摩新闻,来源:中时电子报. 2020-06-26 [2020-11-05] (繁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