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富特文格勒


威廉·富特文格勒(德語:Wilhelm Furtwängler,1886年1月25日-1954年11月30日),德国指挥家作曲家。富特文格勒被公认为20世纪、甚至整个西方音乐史上最重要的指挥家之一,尤其是他对德奥交响音乐的诠释,总能完美地诠释貝多芬布拉姆斯布魯克納等人的作品,相當具有權威性。[1]

富特文格勒
Wilhelm Furtwängler.jpg
原文名Wilhelm Furtwängler
出生1886年1月25日
德意志帝國柏林
逝世1954年11月30日(68歲)
西德巴登-巴登
国籍德国
知名作品三部交响曲,钢琴协奏曲
所属时期/乐派浪漫主义,20世纪
擅长类型管弦乐
威廉·富特文格勒1928年时的肖像,埃米尔·奥尔利克英语Emil Orlík

富特文格勒在1922至1945年间,以及1952至1954年间出任柏林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并将这一名团带至顶峰。1922至1928年间,他还担任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的音乐总监。富特文格勒曾是维也纳爱乐乐团1927至1930年间的年度指挥,并长期与该团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在富特文格勒之外,没有哪位指挥家能同时执掌德奥三大名团。

富特文格勒对音乐的理解深受维也纳犹太音乐理论家海因里希·申克英语Heinrich Schenker的影响,他的指挥风格则常常被拿来和阿图罗·托斯卡尼尼作比较。富特文格勒对之后的指挥家有着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塞尔吉乌·切利比达克。在谈及指挥风格的时候,富特文格勒往往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2]

富特文格勒是二战时德国首屈一指的指挥家,但他并不是第三帝国的拥趸。[3] 他战时所扮演的角色和一系列决定在战后引发了大量的争议,但他并不是个纳粹,也没有证据证明他赞同纳粹的行为。

生平编辑

童年和早期生涯编辑

童年编辑

 
富特文格勒出生地——柏林市舍讷贝格区外的说明饰板

威廉·富特文格勒的父亲阿道夫·富特文格勒英语Adolf Furtwängler是一位著名的考古学家,曾主持德国在埃伊纳岛迈锡尼奥林匹亚的挖掘工作,他关于古希腊陶器的著作有一些至今仍是权威。[4][5]:1-2

威廉的母亲雅德蕾得则是一位画家,外公则是勃拉姆斯的朋友。威廉1886年1月25日出生在德国柏林市舍讷贝格区,是家中的长子,有三个弟妹,名为名为瓦尔特[6]、玛丽和安妮特[7]。威廉的大部分童年都在慕尼黑度过,因为他的父亲是这里的大学教授。[8]:3威廉很小就开始接受音乐教育,他对贝多芬特别偏爱——这位伟大作曲家贯穿了他整个的艺术生涯。[5]:2

指挥家的妻子伊丽莎白曾谈及年轻的富特文格勒和贝多芬之前的心灵联系:“威廉曾告诉我,当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父亲曾经在[1901年]主持过埃伊纳岛的挖掘工作,他也跟着去了。在岛上,他常常早起去松林和山丘之间,独自在广阔无垠的大自然中阅读贝多芬的四重奏。”[9]:51

除了指挥,富特文格勒还是一位作曲家——他七岁时就决心要走这条路[8]:6,并随即开始作曲,但这一时段的作品只让他紧张、一直失眠[8]:55。尽管小威廉非常聪明,但他很快就对学校感到厌倦,很早就离开了学校[8]:5。父母为他请来了知名学者充当家教,其中包括考古学家路德维希·库尔蒂乌斯英语Ludwig Curtius、音乐学家瓦尔特·里茨勒德语Walter Riezler、作曲家安东·比尔·沃尔布伦英语Anton Beer-Walbrunn约瑟夫·赖因贝格尔。在1902-1903年间,富特文格勒跟随指挥家、作曲家马克斯·冯·席林斯学习作曲[5]:2。从1903年起,他还跟着康拉德·安索尔格英语Conrad Ansorge学习钢琴,成为了一名颇为熟练的钢琴师[10]

1902年,路德维希·库尔蒂乌斯英语Ludwig Curtius将年轻的富特文格勒带到了托斯卡纳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给富特文格勒的影响是无比深远的:他经常坐在美第奇小圣堂里,身边只有米开朗基罗所作的群像,在那儿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拒绝大人的干扰,开始创作自己谱曲的赞美颂[8]:8

早期生涯编辑

富特文格勒在二十岁时首次以指挥家的身份登场——此时他已创作了几部作品,包括自己的小提琴奏鸣曲、第一弦乐四重奏,以及17岁时为西里西亚爱乐乐团所作的D大调第一交响曲。然而,这些作品得到的评价却是毁誉参半[5]:2[8]:12。考虑到将作曲家作为职业并不稳定,富特文格勒开始专心于指挥交响乐团[5]:2[8]:13。1906年2月19日,富特文格勒在慕尼黑指挥了自己的第一场音乐会,指挥的乐团是凯姆管弦乐团(今慕尼黑爱乐乐团),曲目有贝多芬的《大厦献礼》(序曲)英语The Consecration of the House (overture)、他自己创作的B小调交响诗,以及安东·布鲁克纳第九交响曲英语Symphony No. 9 (Bruckner)[5]:3。乐团的音乐家们一开始非常恼火——这个刚刚出道的年轻人居然会在自己的第一场音乐会上,就选择布鲁克纳的第九交响曲这么艰深困难的曲子。第一次排练时,富特文格勒的指导技术简直是一场灾难,以至于演奏家们都不相信演出能够进行。但出于意料的是,借由自己浑然天成、自然迸发的指挥手势,富特文格勒将自己对这首交响曲的理解传达给了乐团。演出结束后,乐团的音乐家们情绪高涨;公众和业界的评论也是一片大好[8]:13。富特文格勒成了一位排练指导,并在1905年管理布雷斯劳的临时乐团[8]:11;1907-07乐季,他前往苏黎世[8]:11;1907到1909年间则在慕尼黑[8]:14。到了1910到1911年间,富特文格勒在斯特拉斯堡(当时属德意志帝国)受作曲家汉斯·普菲茨纳的指导。此公对富特的影响颇深:终其一生,他都执棒指挥普菲茨纳的作品,并对其评价颇高[11]:203[8]:14-16

1911年,吕贝克城市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赫尔曼·阿本德罗特英语Hermann Abendroth宣布辞职[8]:18。到了四月,市政当局组织了一场比赛,以此找到其继任者。其实乐团已经私下找到了自己心仪的下任音乐总监,组织比赛不过是走个过场,但富特文格勒抓住了这个展示自己的机会[8]:18。评审团一开始并没有把富特文格勒当回事:他几乎没有经验,指挥技术也太过戏剧化,到处乱舞手势,缺乏理性[11]:204。然而,富特文格勒在排练和试演时征服了乐团。他完全被音乐占据,并将这份热情通过一种“第六感”传达给了乐团:他们要了富特文格勒[8]:19。他现在是汉萨市的指挥家了,文化生活在这里一直非常重要。1913年4月28日[12],富特文格勒在吕贝克第一次指挥了第九交响曲。这次演出没有录音,但听众们都说自己从未感受过如此杰出的演绎, 简直可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8]:20。富特文格勒随后指挥的《英雄》(1915年1月2日)和布鲁克纳第八交响曲英语Symphony No. 9 (Bruckner)的柔板乐章(1914年3月28日)也得到了类似的评价[8]:26。但富特文格勒意识到自己的指挥技艺还需要精进,他于1912年2月前往汉堡观赏一场柏林爱乐乐团(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音乐会——当时BPO的音乐总监尼基什被世人认为是德国,乃至全世界最好的指挥。尽管富特文格勒向来对同行颇为严苛,但是夜他非常沮丧。在音乐会之后,一位朋友把他介绍给了尼基什,但富特文格勒过于激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8]:23。富特文格勒之后观摩了尼基什在汉堡的多场音乐会,希望以此找到这位大师的“秘密”,了解自己缺乏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尼基什只需要有限的、简单的手势,就能让乐团创造出如此美妙的声响。尼基什不断邀请富特文格勒参加自己音乐会后的晚宴。有宾客问尼基什这个穿着朴素、害羞腼腆、不发一语的年轻人究竟是谁,尼基什简单地答道:“他完全配得上伟大的事物。”,还预言道:“这位年轻人可能会成为我的继承人”[8]:24。对富特文格勒而言,尼基什是他在指挥道路上唯一的偶像[5]:4[9]:32

1915年,富特文格勒任职曼海姆歌剧院,这是他的第一个重要职位,可视作他光辉生涯的盛大开幕[9]:83[5]:5[13]。9月7日,富特文格勒在曼海姆的第一场音乐会开幕,曲目是《费德里奥》——这一直是他最爱的歌剧[9]:88。评论一片赞誉:德国到处都在盛传“富特文格勒奇迹”[5]:5。曼海姆的职位也极具象征意义:正是曼海姆乐派在十八世纪中叶系统性地发展了奏鸣曲式,使其随后成为交响曲的一部分。据指挥家的妻子伊丽莎白回忆道,曼海姆的职位是富特文格勒生涯中最开心的时刻,甚至连随后柏林的任命也不能与之相提并论[9]:54

富特文格勒本人曾多次提及这次选拔。长期负责富特文格勒录音事物的弗里德里希·施耐普德语Friedrich Schnapp也讲述过这一故事[14]阿图尔·博丹茨基将要前往美国,亟需为自己找到一位继任者,他本人和一个三人评审团一起负责此事。富特文格勒指挥了《费德里奥》,但犯了不少技术错误,而他的竞争对手却发挥无误。据施耐普所言,富特文格勒当时非常失落,以为自己绝对不会中选。但博丹茨基却邀请富特文格勒共进晚餐,并在席间问他打算什么时候到任。富特文格勒万分惊讶,指出自己犯了许多技术错误,完全比不上其他竞争对手。施耐普说:“博丹茨基道:‘我对这毫无兴趣,你是最棒的!其他人当然都不能跟你相比。’富特文格勒告诉我:‘喏,他是个犹太人,所以你得……我怕是有一天得记下自己欠了犹太人一笔!他们有一种特殊的才能’……这就是富特文格勒的开始。”

富特文格勒对曼海姆也有着个人感情:他年幼时曾随祖母在此待过一段时间,并认识了盖斯马尔一家——这个犹太人家族在当地是颇为有名的律师,也是业余的爱乐者。贝塔·盖斯马尔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富特文格勒很擅长滑雪,几乎可以说是职业水平……他几乎喜欢所有的运动:网球、帆船和游泳他都热衷……他还是一位很好的骑手……”她也提及了富特文格勒非常擅长登山和远足[15]:15。贝塔·盖斯马尔随后成了富特文格勒在曼海姆和柏林的秘书和经纪人,直到她1934年被迫离开德国。自从1921年起,富特文格勒经常会和贝塔与其母亲在恩加丁度假,他1924年还在那里买了一套房子。在他婚后,不少朋友都曾造访此处。

德国第一指挥家编辑

在1920-1922年间,富特文格勒轮流在法兰克福、曼海姆、维也纳柏林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英语Staatskapelle Berlin工作。1922年,他接替尼基什同时执掌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和声名昭著的柏林爱乐[5]:6[11]:62。时年36岁的富特文格勒,已然成为德国首屈一指的指挥家。乔治·施耐德写道:“1922年10月,一位36岁的年轻人在旧爱乐大厅里指挥了柏林爱乐乐团。他刚刚被选为这个全世界最知名乐团的掌门人。包厢里坐着玛丽·冯·彪罗夫人,她的丈夫汉斯·冯·彪罗是一位伟大的指挥家,也是李斯特、勃拉姆斯和瓦格纳的挚友。彪罗夫人评价道:‘在彪罗之后,还是第一次有音乐会能让我起一身的鸡皮疙瘩。’”[16]:11[15]:30

1931年起,富特文格勒成为拜罗伊特音乐节的常客;1937年起,每逢萨尔茨堡音乐节他也执棒[17]:171-194。富特文格勒常常和曾属古斯塔夫·马勒的维也纳爱乐乐团(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合作,并于1927年继任费利克斯·魏因加特纳出任乐团指挥。1930年,在德国参议院的压力下,他被迫辞去这一职位——因为当局希望将其留在德国[18]。继任富特文格勒的是克莱门斯·克劳斯。1933年起,VPO不再设常任指挥,只保留客座指挥。不过,克莱门斯·赫尔斯伯格曾说:“在1927年到1954年间,威廉·富特文格勒就是VPO事实上的首席指挥,他带领乐团上演了超过500次[19]音乐会。”但富特文格勒本人一直宣称,他重视柏林甚于维也纳[7],他将自己和柏林爱乐紧紧联系在一起,这也是他为什么选择留在德国。维也纳爱乐的音乐家们会抱怨,在大师心目中,自己只是“情妇”,柏林爱乐才是“正妻”[20]:83。富特文格勒将柏林爱乐视作自己的家人,对他们满怀爱意,即便是纳粹统治时期也不遗余力地保护他们[17]:103[15][21]

富特文格勒在自己的前半段生涯中曾致力于创作,正因此,他也对现当代作曲家很感兴趣,总是编排他们的曲目[7][9]:122,包括阿尔蒂尔·奥涅格汉斯·普菲茨纳阿诺德·勋伯格巴托克·贝洛、古斯塔夫·马勒、谢尔盖·普罗科菲耶夫卡尔·尼尔森莫里斯·拉威尔理查·施特劳斯[9]:19,其中他最爱的是巴托克[17]:32。富特文格勒还指挥了一些著名当代作品的世界首演。

富特文格勒在二十年代开始和音乐理论家海因里希·申克英语Heinrich Schenker合作——申克对于调性音乐的解释理论堪称权威[22]——直到申克于1935年去世。申克常常出席富特文格勒指挥的音乐会,对他的诠释做出评价和指正。

1924年,富特文格勒首次在伦敦演出。直到二战前爆发前的1938年——彼时他正在指挥瓦格纳的《指环》[3],他都一直为伦敦的观众挥动指挥棒(二战结束后,在1948年到1954年间,富特文格勒也一直在伦敦演出)。1925年,富特文格勒出任纽约爱乐乐团(New York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客座指挥,并在接下来的两年间和NYPO多次合作。

魏玛共和国编辑

 
斯特拉文斯基与富特文格勒,拍摄于1930年。

一战后,尽管大环境很不友好,但富特文格勒依然坚持指挥法国音乐[17]:33[23]比才《卡门》更是数度列入他的演出曲目。洛迦诺公约签订后,富特文格勒理所当然地领导着德法文化交流与和解。无数传记都表明,虽然当时德国弥散着对法国和犹太人的仇恨,但富特文格勒并没有陷入其中[17]:100[24]。1939年2月20日,法国政府授予富特文格勒荣誉军团勋章,这一举动说明西方民主国家的政要认识到,富特文格勒在政治上并不认可纳粹政权。富特文格勒获勋的消息被希特勒禁止在德国传播。在德军占领法国期间,富特文格勒始终拒绝在法国演出[17]:59。他和法国的特殊关系在二战后很快得以恢复。在纳粹审查结束后,法国是最先邀请富特文格勒出国演出的国家:富特文格勒1947年才恢复自己在柏林爱乐的位置,1948年1月24日和25日,他就已经在巴黎执棒。

德国的文化事业在魏玛共和国期间飞速发展——不只是古典音乐,还有建筑(包豪斯学派)、电影、绘画(德国表现主义)等等,而富特文格勒成为了德国伟大音乐传统活的化身,在美学领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无论是他的职业生涯、音乐影响力,还是领导风格,在溯源时都不应归于纳粹时期[18][15]

在三十年代,富特文格勒便被認為是當世其中一位最偉大的指揮大師。在希特勒上台后,富特文格勒對其文化政策十分反感,曾公開與納粹的“文化衛士”對抗,如拒絕在音樂會上行納粹舉手禮等。1934年,納粹禁止著名作曲家欣德米特的歌劇《畫家馬蒂斯》上演,並藉此掀起一場政治狂瀾;富特文格勒在此時毫不猶疑地站在興德米特一邊,並向納粹當局表示強烈的抗議;結果遭到納粹解職,這便是著名的“欣德米特事件”。至1935年才懾於其巨大威望而恢復其職務,並受聘于帝国文化部。1942年为庆祝希特勒生日演奏了贝多芬第九交响曲。联军后来以此反复诟病富特文格勒。[來源請求]而且很多艺术家对他此行为表示悲愤。如托斯卡尼尼便說:「在作為藝術家的富特文格勒面前,我願意脫帽;但在作為一個普通人的富特文格勒面前,我卻要戴上兩頂帽子。」但也有人认为,他在帝国任职期间,掩护幫助了大批犹太指挥家出國,包括華爾特克倫佩勒等大師級藝術家。因此其屈身于帝国旗下目的并非为虎作伥,而是伟大的人道主义行为。而事實上,柏林愛樂樂團在戰時没有一個團員被徵去服兵役;而他與柏林愛樂在戰時的音樂會,也成了飽受戰禍之苦的柏林居民的最大安慰。

战后,经小提琴演奏家梅纽因的帮助,富特文格勒在柏林和维也纳被非纳粹化,再經盟军审查批准,他很快恢复了演出活动,并分别在德意志留聲機公司和 HMV(EMI Classics 的前身)录下了很多传世录音。战前和大战期间,富特文格勒也有不少录音;而他的戰時錄音,有很多更是被喻為無法超越的典範。

1954年11月30日,富特文格勒病逝於巴登-巴登附近的艾博施坦因堡(Ebersteinburg),享年六十八歲。他被安葬于海德堡南郊的山顶墓地(Bergfriedhof Heidelberg)。

作品编辑

錄音编辑

  • Tchaikovsky: Symphony No. 6 "Pathétique". Wagner: Prelude/Liebestod from "Tristan und Isolde". Naxos 8.110865 (Great Conductors).

评价编辑

作為上世紀最偉大的指揮大師之一,富特文格勒的影響是極為深遠的。以他爲代表的德国酒神指挥风格兼具浪漫主義色彩,與托斯卡尼尼那客觀理性、忠於原意的阿波罗式風格大大影響了後世的指揮;他演奏往往并不僵死于音符和標記本身,而是在深入地考察作品本身之后,将音符背后的音乐真意呈现出来。所以这样的演绎在顾及原作的風格及結構上卻有著更加鲜活的生命和内在統一的平衡。雖然富特文格勒的指挥技术与今日的精确风格相去甚远,甚至被人描绘成为不停的颤抖,比如每次在重拍拍子上都是把幾個動作連在一起,結果是一連串難以辨認的抖動,但他本身卻有著一種難以說明的、磁石般的魔力及超人的音樂說服力,能凝聚、刺激樂團演奏出超過其本身水平的演奏。種種,均構成了他卓爾不凡、後人難以企及、模彷的獨特風格。

正如許多老一輩大師一樣,富特文格勒不太喜愛錄音,認為錄音不能確切表達音樂,但他留下的有聲資料卻恐怕是老一輩大師中最多的一位:僅貝多芬、布拉姆斯的交響樂錄音便能分別輕易湊成兩套全集;還有其他留下的录音有:瓦格纳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尼伯龙根的指环》,贝多芬的《费德里奥》,与小提琴家梅纽因合作的贝多芬、布拉姆斯、门德尔松的小提琴协奏曲等。

富特文格勒1951年在拜罗伊特节日剧院录制的贝多芬第9交响曲,演出时长74分钟,CD的长度正是由此而定的。[25]

參考資料编辑

参考文献与参照编辑

  1. ^ 威廉·福特萬格勒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 ^ Cowan, Rob. Furtwängler – Man and Myth. Gramophone. 2012-03-14 [10 April 2012]. 
  3. ^ 3.0 3.1 Cairns, David. "Wilhelm Furtwängler" in The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 London: Macmillan. 1980. 
  4. ^ Brulé, Pierre. Chapitre IV. En Grèce antique, la douloureuse obligation de la maternité. La Grèce d'à côté. 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Rennes. : 85–101. ISBN 978-2-7535-0495-0.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Société Wilhelm Furtwängler. Wilhelm Furtwängler (1886-1954). In Memoriam Furtwängler. 1994. 
  6. ^ Tassin, Guy. Le nom réellement porté dans un village du Valenciennois, Haveluy (1701-1870). Nouvelle revue d'onomastique. 1998, 31 (1): 11–36. ISSN 0755-7752. doi:10.3406/onoma.1998.1304. 
  7. ^ 7.0 7.1 7.2 Stéphane Topakian. Wilhelm Furtwängler, un mystère de la musique. 1994.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8.16 8.17 8.18 Hans-Hubert Schönzeler,, Hans-Hubert Schönzeler. Furtwängler. Portland (Ore.): Timber press. : 3. ISBN 0-7156-2313-3.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Furtwängler, Elisabeth; Barenboim, Daniel; Albrecht, Georg Alexander. « Über Wilhelm Furtwängler »]. Pour Wilhelm : suivi d'une correspondance inédite (1941-1954). Paris: l'Archipel. impr. 2004. ISBN 2-84187-646-2. OCLC 492724561. Wilhelm m'a raconté qu'adolescent il avait accompagné son père à Égine [en 1901], où ce dernier dirigeait des fouilles archéologiques. Là, le jeune Furtwängler montait dès le matin dans les forêts de pins et les collines, et lisait les quatuors de Beethoven dans l'immensité solitaire de la nature. 
  10. ^ Portrait of Conrad Ansorge - Emil Orik. www.orlikprints.com. [2020-07-01]. 
  11. ^ 11.0 11.1 11.2 {Lang, Klaus; Hélène Boission. Celibidache et Furtwängler [« Celibidache und Furtwängler »]. Paris: Buchet/Chastel. 2012: 416. ISBN 978-2-283-02559-8. 
  12. ^ Liste des concerts – Société Wilhem Furtwängler. [2020-07-05] (法语). 
  13. ^ Stéphane Topakian. Wilhelm Furtwängler, un mystère de la musique. 1994 (法语). 
  14. ^ Schnapp, Friedrich. CD Furtwängler Hambourg 921/922. SWF. 1992: 52. 
  15. ^ 15.0 15.1 15.2 15.3 Geissmar, Berta. The Baton and the Jackboot: Recollections of Musical Life.. London and Edinburgh: Morrison and Gibb ltd. 1944. 
  16. ^ Furtwängler, Wilhelm. Musique et Verbe [« Ton und Wort ; Vermächtnis »]. Paris: Le Livre de poche, coll. 1979: 413. ISBN 2-253-02355-8.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Roncigli, Audrey. Le cas Furtwängler : un chef d'orchestre sous le IIIe Reich. Paris: Imago. 2009: 294. ISBN 978-2-84952-069-7.  Editors list列表中的|first1=缺少|last1= (帮助)
  18. ^ 18.0 18.1 Strasser, 0tto. CD Jubilé de l'Orchestre Philharmonique de Vienne 435 324-2. DG. 1991: 19. 
  19. ^ Hellsberg, Clemens. CD Jubilé de l'Orchestre Philharmonique de Vienne 435 324-2. DG. 1991: 16. 
  20. ^ Thärichen, Werner. Furtwängler ou Karajan. Arles: B. Coutaz, coll. 1990. ISBN 2-87712-043-0. L'orchestre philharmonique de Vienne nous regardait avec envie, nous qui étions « mariés » avec lui. Pour se consoler, il s'est appelé sa « maîtresse » et en était très fier 
  21. ^ Riess, Curt. Furtwängler, Musik und Politik. 1953. 
  22. ^ Luciane Beduschi and Nicolas Meeùs. Analyze schenkérienne. 
  23. ^ René Trémine. Furtwängler et la France. 1984. 
  24. ^ Furtwängler, Wilhelm. Carnets 1924-1954 : suivis d'Écrits fragmentaires. Genève: éditions Georg. 1995: 189. ISBN 2-8257-0510-1. 
  25. ^ Recording: Beethoven's Ninth Symphony of greater importance than technology (cache)

延伸閱讀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