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

二戰期間專門服務於日軍的女性

慰安妇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戰爭期間,日本军强制為其提供性服務的民間婦女[1][2][3][4],主要來自大日本帝国內地臺灣朝鮮中国中南半島,也有從歐美殖民地來的美屬菲律賓人、英屬馬來亞人(華人巫來由人),極少數白人來自印尼的荷兰女殖民者。日籍慰安婦主要分為兩種:日本國內召募的妓女或家境較為貧困的受誘騙者,當中有少數如《從軍慰安婦·慶子》一書中提及來自長崎的坂田慶子一般,因被愛人拋棄而憤而加入的例子。[5]日本以女人也是為國做出了奉獻為由,誘導單純的少女為了「國家、理想」而奔向了戰場,除了對日本國內招募以外,也有從朝鮮半島、中國大陸擄掠了很多當地女性充當慰安婦[5]。而日本右翼[來源請求]、部分美國學者則聲稱也有自願[6]

慰安妇
汉语名称
繁体字 慰安婦
简化字 慰安妇
朝鲜语名稱
諺文위안부
汉字慰安婦
日语名称
日语原文 慰安婦

1931年11月,日本海军将日本侨民在上海虹口经营的4家「风俗场所」指定为日本海军特别慰安所,此后慰妇安妇制度蔓延到日本在东亚的整个战场。[7][8]

由於有些慰安妇招募方式相當於詐騙或者逼良為娼:一開始經常以一般工作的名義掩飾,如招聘護士、工廠女工、軍中女清潔隊員,直到該等女性簽約赴工,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軍妓。日本兵敗太平洋戰爭後,中國大陸臺灣朝鮮半島的慰安婦向繼任的新日本政府展開了漫長的司法訴訟,並要求道歉,糾紛甚起,紛紛成為各政府的政治角力場。日本數十家教材出版社和辭書對慰安婦的本質並無一致的定義,韓國學校教材多強調慰安婦的性質為「性奴」,臺灣的歷史教材中此事也引致爭議。

词源编辑

日语中「慰安妇」一词是对军妓的统称,并不特指日本的军妓[9]

制度编辑

 
位于上海东宝兴路125弄的日军第一个慰安所“大一沙龙”遗址

慰安妇制度的提出,据当时日军官方的说明是为了减少因性侵犯而带来的性病问题[10]。大部分日本軍駐紮在農村中,很容易發現中國女子而對其實施強暴;而日本軍為提高戰鬥力,解決士氣低下之問題,往往容忍軍人對被侵略國家婦女之強暴行為[11]:136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远东审判案》备用资料第103册51章342页,记载的当时日本情报部发给日本陆军部的一份文件写道:“用中国女人做慰安妇会抚慰那些因战争而产生沮丧情绪的士兵,他们在战场上被中国军队打败的心理在中国慰安妇的身上得到最有效的校正。占有中国女人,便能滋长占有中国的雄心。我们必须更多地征用中国女人做慰安妇,从精神和肉体上安慰我们的军人,树立他们必胜的信心。”[12][13][14]即使如此,日本軍人為逃避其強姦行為被日本憲兵發現而遭軍法審判,多將被害婦女殺死滅口[11]:136

如1937年12月,日軍第18師團(牛島部隊)侵入安徽蕪湖,當地之女性未能逃走之大多數受到性侵害;日軍在強暴婦女後,還殘忍地將她們全部剌死;被害婦女身體受到傷害,甚至永遠不能生育,心理創傷嚴重[11]:136

1931年年底,為解決日本軍人性需求,海軍指定在上海4個日本風俗店為特別慰安所[11]:136。1931年11月,日本海军将日本侨民在上海虹口经营的4家风俗场所指定为日本海军特别“慰安所[7][8]。其中“大一沙龙”(上海东宝兴路125弄)为是世界第一个日军慰安所,亦是存在时间最长的慰安所[15][10]。其它三所是“小松亭”(虬江路大富里5号)、“永乐馆”(狄思威路)、“三好馆”(吴淞路松柏里)[16]。1932年1月中國上海事變以後,日本軍隊性侵犯中國婦女的事不斷發生。日本开始在上海组建“慰安妇团”[17]。1932年3月,上海派遣軍副參謀長岡村寧次到達上海後,考慮到防止性病在日軍官兵中蔓延,同時希望避免發生更大規模之強姦事件而招致批評,決定仿照海軍推廣設立慰安所;於是,首先從日本國內招募「慰安婦團」,設立為日軍官兵提供性服務之場所;這是日軍「慰安婦」制度之開端[11]:136

隨着戰爭之發展,日本軍中患性病人數大增,嚴重影響戰鬥力;於是日軍開始大規模迅速建立軍妓體制;「慰安所」制度先在東北,逐漸在其他各地也開始推廣[11]:136。1937年12月,日軍進佔南京之後隨之而起的性侵案件不斷,造成中國人更強烈的抗日意識,國際輿論也對日本激烈譴責[17][14]。1937年12月在南京發生大規模強暴中國婦女事件後,日本軍決定在華東地區也推行「慰安所」制度;名義上,「慰安婦」制度是為防止日軍大肆強暴婦女引起性病之泛濫,是統治層期望讓軍人們在「合法」、衛生之條件下,安全進出軍隊控制下之強姦中心——慰安所[11]:136-137。但實際上由於日軍軍紀鬆懈,儘管設立「慰安所」制度,日軍強暴婦女事件之數量並沒有減少[11]:137

2007年3月5日,韓國釜山外國語大學教授金文吉公開日本駐中國上海領事館警官田島周萍於1937年12月21日發給長崎水上警察署的公文《有關為皇軍官兵徵調慰安婦委託文件》,記錄當時日本為廣泛動員慰安婦,領事館、憲兵隊、陸軍武官室等單位分工縝密:日本領事館簽發營業執照給慰安所,對慰安婦被運抵各港口時提供方便;日本憲兵隊負責將慰安婦運送至慰安所,及保護慰安婦營業者和慰安所的安全;日本陸軍武官室負責闢建慰安所、檢診慰安婦等工作。該文件指稱:「經各個有關部門深入研究及與(上海)總領事館、陸軍武官室、憲兵隊協商結果,為維持軍紀和前線皇軍士氣,決定在各戰線設置慰安所。……根據此項決定,正在日本和朝鮮徵召慰安婦。凡持有相關證件的人員,務必保障其順利搭乘船隻前往目的地。」[18]

第二次世界大战結束後,美軍為主的盟军佔領日本朝鮮半島後,日本韩国为防止美军骚扰当地妇女,也曾针对美军招募慰安妇、设立慰安所[19][20][21]

概况编辑

 
被日本人從檳城擄走擔任慰安妇的華裔和馬來裔女孩
 
一名盟军軍官在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于缅甸仰光的日军慰安所遇到的一名中国少女慰安妇

戰場上之日軍慰安妇主要由中國婦女和朝鮮婦女構成;日軍依靠漢奸之協助,或以招工之名目欺騙,或強徵婦女充當慰安婦,而被俘之抗日女戰士則被迫送進慰安所[11]:137。在这一制度下,東亞有数十万妇女被日军强迫或徵招为慰安妇。朝鲜中央通讯社主张朝鲜人的“慰安妇”有14万人[22]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也主张中国妇女沦为“慰安妇”的有20万人,但两者都数据来源不明。婦女救援基金會主张台灣慰安婦至少在1,200人以上。[23][24]有的历史学家认为曾经沦为慰安妇的各国妇女达40万,甚至更多[25]。一项调查表明慰安妇被允许留下百分之40军人那里赚来的钱,百分之60交给军方[26]

亞洲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本政府和軍隊又把菲律賓,荷蘭東印度群島等東南亞地區之婦女強徵為「慰安婦」[11]:137。在日美軍慰安婦的日本女性5万5千人[21]。 证据显示慰安妇除了被用作高强度的軍妓外(据《台湾慰安妇报告》中回忆,一开始一月10元,后来薪水变为15元),並遭受性病的毒害,有的慰安妇由于多次堕胎造成终身不孕,且由于日本人力资源不够,慰安妇还不时充当护士、脚夫甚至被武装起来充当炮灰,极个别情况下为了掩盖罪证甚至被集体枪杀[25]。 中国方面,在文革时期,倖存的慰安妇往往受到社會的誤解且严重的歧视及行為迫害和言辭羞辱[27][28][29]

被強迫作為慰安婦之婦女身心都受到嚴重傷害,有的至今仍有很深心理障礙;「慰安婦」制度是日本軍隊和國家對女性之戰爭犯罪[11]:137

2014年4月25日,吉林省档案馆公布了新发掘的证据。这些证据當中有25件档案记载了20余个地方建有武装部队的强迫妇女卖淫的场所,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强迫女性从事其不愿的性行为。[30]

「慰安所」之設置、管理與控制是由日軍進行,而日本外務省、內務省以及朝鮮總督府台灣總督府等國家機構都參與招募和移送慰安婦之活動;所以,「慰安婦」制度是日本政府與軍隊之集體之犯罪;而「慰安婦」則是沒有任何人身自由,被迫為日軍提供性服務之婦女,是日軍之軍事性奴隸(sex slave)[11]:137

爭論编辑

绝大部分学者都認為慰安婦是存在的,日軍公開允許慰安婦制度並有許多強迫誘騙的手法。但由於部份日本人主張慰安婦自願,因此產生一些爭論,至今仍对日本国际形象产生影响,並嚴重影響日本二戰時受過日本侵略的東亞東南亞等國的關係,其中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南韓最甚。而台灣基本上大部分民眾對此議題不甚在乎[來源請求],中華民國(台灣)政府之教育部門於2015年,擬於高中歷史課本對慰安婦章節加註"被迫"兩字,遭致一些學生與政治團體的反對。

1944年,美军情报心理战部门的报告指出在缅甸的慰安所处有若干朝鲜女还完了欠债就回朝鲜去了,此外慰安妇有个人房间,有拒绝接客的自由,每周一日休息,多半生活充裕,经常去城里购物或是进行娱乐活动,也有士兵向慰安妇求婚[31][32]。另外还有日本军官为了替相好的慰安妇赎身而贪污公款的事。[33]

日本学者秦郁彦在他的研究中称,据他了解到的资料,称慰安妇的来源为半日本人、半朝鲜人,但是介绍人百分百地为朝鲜人。[34]

据日本研究者查得1944年朝鲜《京城日报》7月26日刊登的慰安妇广告,其工资为300日元(当时京城帝国大学的毕业生就职水平是75日元),而且所登的联系人名也是朝鲜式姓名,由此对于“强征”之说提出质疑。[35]

『京城日報』(1944年7月26日広告)
「慰安婦至急大募集」
年齢 一七歳以上廿十三歳迄
勤先 後方○○隊慰安部
月収 三〇〇圓以上(前借三〇〇〇圓迄可)
『毎日新報』(1944年10月27日広告)
「『軍』慰安婦急募」
行先 ○○部隊慰安所
応募資格 年齢十八歳以上三十歳以内身体強健女性
募集期日 十月二十七日부터十一月八日까지
契約及待遇 本人面接後即時決定
募集人員 数十名
希望者 左記場所에至急問議○事
京城府鍾路区○園町一九五 朝鮮旅館内光○二六四五 (許氏)

紀念性建築编辑

 
在日本駐韓國大使館門外的韓國慰安婦紀念銅像

2010年,美國新澤西州博根郡帕利賽公園市英语Palisades Park, New Jersey在市立公園中設立『慰安婦紀念碑』。2012年,兩個日本外交代表團要求移除紀念碑,被市政府拒絕。[36][37][38]韓國官員對帕利賽公園市的決定表示支持。[37]

2011年12月14日,韓國民間團體在日本駐韓大使館對面樹立『慰安婦紀念銅像』,要求日本對慰安婦道歉並賠償。[39][40]

2012年6月16日,美國紐約州納蘇郡韋斯特伯里英语Westbury, New York艾森豪公園英语Eisenhower Park退伍軍人紀念堂中設立紅色花崗岩的『慰安婦紀念碑』。[41][42]

2013年7月30日,美國加州格倫代爾市在中央公園設立1100磅重的『慰安婦紀念銅像』,引起許多日本人抗議。該銅像與日本駐韓大使館對面的慰安婦紀念銅像完全一樣。據2010年人口普查,格倫代爾市5%人口是韓裔。[43][44][45][46]2013年12月11日,日裔向白宮請願,要求移除慰安婦銅像,不到一個月簽名者已超過十萬人。白宮表示,紀念碑屬於地方(加州)政府管轄。[47][48]

2013年8月,美國加州普安那公園市議會在收到電郵抗議後,決定取消設立慰安婦紀念銅像的計畫。[49][50]

2014年5月30日,美國維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縣政府內的慰安婦和平紀念園正式向民眾開放,85歲高齡的韓國慰安婦倖存者姜日出親赴揭幕現場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日本政府在慰安婦問題上仍欠全世界一個“正式道歉”,而且應該“馬上道歉”[51][52][53]

2016年12月10日,位於臺灣臺北市的臺灣慰安婦紀念館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開幕。

2017年7月7日,香港保釣行動委員會聯同紀念抗日受難同胞聯合會,在香港中環交易廣場日本領事館所在地前的行人天橋上,設置了兩座以玻璃纖維制成的慰安婦少女像,一個為仿南韓首爾日本領事館前的少女像,另一個為中國少女像。日本領事館曾促香港政府取締,但不得要領,亦有人發信抗議,更有人企圖偷走兩個雕像,但都未有給雕像帶來損害或令主辦者放棄,一年多後主辦團體更添置了另一以菲律賓少女為原形的雕像,安坐在原來兩個雕像旁。其後主辦團體更另制兩個中韓少女雕像在香港和澳門市內與慰安婦歷史材枓一起巡迴展覽。

2017年9月22日,慰安婦紀念雕塑在美國舊金山市唐人街聖瑪麗廣場英语Saint Mary's Square (San Francisco)揭幕。這是第一座在美國大城市豎立的慰安婦紀念雕像。[54][55]

2018年8月14日,台灣首座慰安婦銅像在台南市國民黨市黨部旁空地設立,並邀請前總統馬英九到現場參與揭幕儀式。[56]

有关影视作品编辑

纪录片
電影
電視劇
  • 雪地裡的擁抱》韓國KBS 2015年特別劇,2017年以電影的形式在韓國電影院上映。
音樂錄影帶

相關書目编辑

  • 《血痛》,北京出版社 《血痛》,新浪读书
  • 《真相:慰安妇调查纪实》,江苏文艺出版社 [1]
  • 《阿媽的秘密:台籍慰安婦的故事紀錄片》,台北:婦女救援基金會,1998年出版。
  • 《台灣慰安婦報告》,台北:婦女救援基金會,1999年出版。
  • 《煙花三月》,李碧華,台北:臉譜出版社,2001年出版。
  • 《血痛:26個慰安婦的控訴》,陳慶港,北京:北京出版社,2005年出版。ISBN 978-7-200-06103-1
  • 鐵盒裡的青春:台籍慰安婦的故事》(婦女救援基金會採訪記錄,),夏珍改寫,台北:天下文化,2005年出版。
  • 《沈默的傷痕:日軍慰安婦歷史影像書》,婦女救援基金會賴采兒、吳慧玲、游茹棻,台北:商周出版社,2006年出版。沈默的傷痕
  • 《阿嬤的臉:台灣慰安婦倖存者影像紀錄》, 矢嶋宰、沈君帆、黃子明攝影,台北:婦女救援基金會,2006年出版。阿嬤的臉
  • 《阿嬤的故事袋:老年‧創傷‧身心療癒》,婦女救援基金會整理,台北:張老師文化出版社,2006年出版。阿嬤的故事袋
  • 朱德蘭. 《台灣慰安婦》. 五南圖書. 2009. 
  • 台灣論》,小林善紀,日本小學館,2000年出版。(許文龍評:「成為慰安婦對這些婦女而言,反而是出人頭地。」)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方對日官員有關“慰安婦”言論表示強烈憤慨 - 亞太 - 東北亞 - 亞太日報. 亞太日報. 2013-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22). 
  2. ^ 战争扭曲人性:争做慰安妇的日本女人. 凤凰资讯. 
  3. ^ 侵华日军究竟强迫多少中国妇女充当慰安妇. 凤凰网. 
  4. ^ 图揭慰安妇屈辱生活. 云南网. 
  5. ^ 5.0 5.1 814 國際慰安婦紀念日|兩項歷史的鐵證
  6. ^ 哈佛教授稱慰安婦自願賣淫.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21-02-10 [2021-04-10] (中文(台灣)). 
  7. ^ 7.0 7.1 金日文. 上海149家慰安所是日军暴行铁证. 上海: 新华社. 2005-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8). 
  8. ^ 8.0 8.1 袁婷. 李淑国 , 编. 让曾被凌辱的同胞永被铭记-揭秘日军慰安所(图).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5-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1). 
  9. ^ 慰安婦(いあんふ)の意味. dictionary.goo.ne.jp (日语). かつて、主に戦地で将兵の性の相手をさせられた女性。 
  10. ^ 10.0 10.1 世界上第一个日军慰安所:上海“大一沙龙”揭秘,新华网
  11. ^ 11.00 11.01 11.02 11.03 11.04 11.05 11.06 11.07 11.08 11.09 11.10 11.11 《東亞三國的近現代史》共同編寫委員會 (编). 《東亞三國的近現代史》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三聯書店(香港). 2005. ISBN 962-04-2496-4. 
  12. ^ 海南日军如何征慰安妇:有美女来领良民证就扣留,中国政协网
  13. ^ 慰安妇——日军性奴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14. ^ 14.0 14.1 中国“慰安妇”:校正战败日军心理的工具,网易新闻
  15. ^ 上海将保留世界第一家日军慰安所 不忘侵华铁证,搜狐网
  16. ^ "大一沙龙":亚洲第一个日军慰安所,网易新闻
  17. ^ 17.0 17.1 “慰安妇”问题的过去与近况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世界军事网
  18. ^ 姜遠珍. 南韓學者:日本駐外領事館曾參與強徵慰安婦. 中央通訊社. 2007-03-05. 
  19. ^ 日本战后招募七万女子 为占领美军慰安内幕. 环球网. 2013-03-26 [2021-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01). 
  20. ^ 日本二战战败后曾备7万妇女给美军当“慰安妇”,凤凰网
  21. ^ 21.0 21.1 Fearing G.I. Occupiers, Japan Urgesd Women Into Brothels. 紐約時報. 1995-10-27. 
  22. ^ Comfort Women in China. www.awf.or.jp. [2021-08-19] (英语). 
  23. ^ 王清峰; 江美芬. 日本應負法律賠償責任-台灣慰安婦對日求償記. 台北市婦女救援基金會. 1997-10-31. 
  24. ^ 還給阿嬤一個公道——台籍慰安婦走出悲情. 光華雜誌. 台灣. 1999年12月. 
  25. ^ 25.0 25.1 二战日军屠杀慰安妇灭口(图). 2007-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1-24). 
  26. ^ 吉見義明. Comfort Women: Sexual Slavery in the Japanese Military During World War II.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0: 101. ISBN 978-0-231-12032-6. 
  27. ^ 刘萍. 慰安妇生存状态透视(图). 中国妇女报. 2006-08-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13). 
  28. ^ 国内首家慰安妇资料馆在上海对外开放(组图). 东方早报. 2007-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29. ^ 海南慰安妇. [2013-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2-09). (其中伍来春、林亚金等人自述中有提及)[需要更好来源]
  30. ^ 吉林发布日本侵华铁证. 中国新闻网. 2014年4月25日 [2014-04-27]. 
  31. ^ Report No. 49: Japanese Prisoners of War-Interrogation on Prostitution. 美国戰爭情報局心理作戰班報告(UNITED STATES OFFICE OF WAR INFORMATION Psychological Warfare Team Attached to U.S.Army Forces). 1944年. 
  32. ^ Yuki Tanaka. Japan's Comfort Women. Routledge. 7 March 2013: 215. ISBN 978-1-134-65012-5. 
  33. ^ 女性のためのアジア平和国民基金. 政府調査「従軍慰安婦」関係資料集成. 1997-03-20. ISBN 4844734741 (日语). 
  34. ^ 『たかじんのそこまで言って委員会』2005年4月10日放送
  35. ^ 日本文化チャンネル桜』2005年6月15日放送
  36. ^ Semple, Kirk. In New Jersey, Memorial for ‘Comfort Women’ Deepens Old Animosity, 紐約時報, May 18, 2012. "The monument, a brass plaque on a block of stone, was dedicated in 2010 to the memory of so-called comfort women, tens of thousands of women and girls, many Korean, who were forced into sexual slavery by Japanese soldiers during World War II. "
  37. ^ 37.0 37.1 Alvarado, Monsy. Palisades Park monument to 'comfort women' stirs support, anger [video]. northjersey.com. 2012-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8). 
  38. ^ The Comfort Women Monument in New Jersey. 2012-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30). 
  39. ^ 韓裔組織將在美建慰安婦銅像 日本人強烈反對. 環球網. 2013年7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28). 
  40. ^ Comfort Woman Statue Erected Outside of Japanese Embassy in Seoul. 2011-1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12). 
  41. ^ 'Comfort Women' Memorial Set Up in New York State. 朝鲜日报. 2012-06-18. (英文)
  42. ^ J304-2013 - NY Senate Open Legislation - Memorializing a Memorial Monument in the State of New York that pays tribute to those who have become known to the world as 'Comfort Women'. New York State Senate. 2013-01-29. (英文)
  43. ^ Glendale unveils 'comfort women' statue, honors 'innocent victims'. 洛杉磯時報. 2013-07-30. (英文)
  44. ^ Buena Park reconsiders comfort women statue after Glendale fuss. 洛杉磯時報. 2013-07-29. (英文)
  45. ^ Glendale steps into controversy with memorial to WWII sex slaves. 洛杉磯時報. 2013-07-10. (英文)
  46. ^ 日本对美国新建慰安妇纪念像表示“极其遗憾”(图). 新华网. 2013年7月3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06). 
  47. ^ Remove offensive state in Glendale, CA public park. We the People: Your Voice in Our Government.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3). (英文)
  48. ^ White House petition: Remove "comfort women" memorial - Opposers of comfort women statue have petition on president's 'We The People' website. Glendale News-Press. 2014年1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9) (美国英语). 
  49. ^ Statue Brings Friction Over WWII Comfort Women To California. 全國公共廣播電台. 2013-07-29. (英文)
  50. ^ Comfort women monument officially shot down. Orange County Register. 2013-08-28 (英语). 
  51. ^ 慰安婦紀念園首現華盛頓. 澳門日報. 2014-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28). 
  52. ^ 張蔚然. 慰安婦紀念園現華盛頓近郊 倖存者要求日本道歉. 華盛頓: 中国新闻社. 2014-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24). 
  53. ^ Memorial to ‘comfort women’ unveiled near Washington D.C.. 日本時報. 2014-05-31. (英文)
  54. ^ 張潔嫻. 歷史不會被歪曲:“慰安婦”紀念雕塑在舊金山揭幕. 人民网. 2017-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5). 
  55. ^ 舊金山慰安婦雕像揭幕. 自由时报. 2017-09-24. 
  56. ^ 修瑞瑩. 慰安婦銅像台南揭幕 馬英九:對民進黨政府感到遺憾. 聯合新聞網. 2018-08-14 [2018-08-14]. 

外部連結编辑

相關網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