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Macau History.png
本條目為澳門歷史系列之一
澳門歷史年表

早期歷史
澳門殖民地時期

鴉片戰爭前
完全佔據及擴張時期
1945年澳門
葡方開發時期
葡萄牙革命後
澳門回歸過渡期

澳門政權移交
澳門特別行政區史

2012年澳門
2013年澳門
2014年澳門
2015年澳門
2016年澳門
2017年澳門
2018年澳門
2019年澳門

澳門教育史
澳門規劃史
澳門經濟史
澳門軍事史
澳門航空史
澳門巴士史
澳門鐵路史

澳門法定古蹟
澳門歷史建築

另請參看:
香港歷史   中國歷史   台灣歷史
葡萄牙歷史

其他澳门主题
文化人口 - 教育 - 经济
地理 - 历史 - 政治政府
澳门主题

澳門歷史是指澳門範圍內由史前時期到2000年代澳門的地理、面貌、事物和人民生活的重大變遷。自有史記載以來,澳門至少已有5000多年的歷史。自十六世紀葡萄牙人抵達澳門以來,澳門便成為東方其中一個重要的港口,是溝通東西方文明的門徑、西方與華人交流的窗戶,為東西方文化的交流及共存提供了重要的平台,而這種交流及共存亦塑造澳門本身獨特的個性,以及豐富多元的歷史文化。

在葡萄牙人抵達澳門之前,已有華人漁民和農民在這裏生活(蜑家人福佬人)。南宋末年,宋兩軍曾在澳門附近的水域(十字門)展開水戰。自1557年起,葡萄牙人便逐步在澳門定居,使澳門成為一個有規模的商業城市。澳門是歐洲在中國最早的據點,亦是中國、歐洲和日本之間重要的貿易中轉站,為葡萄牙人帶來了極大的商業和戰略價值。

澳門開埠以來,澳門的重要性不斷提高,歐洲列強荷蘭英國等也曾試圖佔領澳門。澳門的發展在十六世紀和十七世紀初達到了顛峰。到了十九世紀,由於鄰近的香港被英國佔據及開通,澳門在國際貿易上的地位便開始被香港取代並快速下滑。1865年,澳門建成南中國海岸的第一座燈塔——東望洋燈塔。1887年,清政府葡萄牙王國北京簽署了《中葡和好通商條約》,官方認可了葡萄牙永久佔領澳門的主權。1999年,澳門主權移交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

目录

早期歷史编辑

1970年代起,有多次考古工作在澳門展開,在澳門離島路環氹仔等地發現了不少石器陶器,時間約為新石器時代西周時期,將澳門出土的彩陶與內陸地區所出土的文物比較,更顯示與鄰近地區的文物屬相同的文化體系,均源自長江流域大溪文化。1995年和2006年,香港中文大學澳門大學師生在路環黑沙公園內挖掘出完整的玉器作坊遺址。並推斷在公元前4000至公元前2000年期間已經有人在澳門居住[1]

澳門古稱濠鏡澳[2],與香山縣的歷史關係極其密切。在春秋戰國時期,香山已屬百粵海嶼之地。至秦始皇統一中原後,澳門屬南海郡番禺縣。420年(晉朝元熙二年),澳門屬新會郡封樂縣地[3]。590年(隋朝開皇十年),废新會郡改屬寶安縣地,757年(唐朝至德二年),廢寶安縣,改為東莞縣轄。自南宋開始,澳門屬廣東省香山縣。據史料記載,宋末名將張世傑與軍隊曾在此一帶駐紮;早期在澳門定居的人主要倚靠捕魚與務農種植為生,在此形成小村落,由於長期在大海中飄泊,十分渴望有神明保佑,因此媽祖信仰便進入澳門。

1540
1565
1590
1615
1640
1665
1690
1715
1740
1765
1790
1815
1840
1865
1890
1915
1940
1965
1990
2015

澳門各段歷史時期示意圖(1540年起)

葡治澳門時期编辑

 
1639年的澳門地圖

鴉片戰爭前编辑

 
19世紀畫家錢納利筆下的聖保祿學院

15世紀和16世紀是地理大發現時期,也是葡萄牙的黃金年代。葡萄牙人欲在中國建立一個殖民據點,以「佛朗機」(Frank)之名,經過多次對中國的調查後最初選定了屯門,並在1517年展開入侵,佔領了一段時間後於屯門海戰敗於明朝水師,被中國取回。葡萄牙人欲在漳州建立據點,同樣失敗而回,轉回廣東珠江口外活動,後來退至澳門。葡萄牙人正式在澳門定居的時間說法不一,主要有1535年、1553年及1557年三說[4]。大約是在1553年左右,以船遇風暴,貨物被水浸濕為由要求濠鏡借地晾曬貨物,官員一口答應,自此便賴著不走。當時葡萄牙人索薩與受賄的明朝官員汪柏簽定拹議,把佛朗機改稱為葡都麗加,以規避明朝當時不准與佛朗機貿易的命令。這個協議可能是口頭協議,目前找不到原件,關於此協議的資料主要來自1556年索薩詳述交涉過程的一封長信。1554年明政府批准汪柏的請求,允許葡萄牙人在廣東沿海進行貿易,條件是每年須向明政府進貢[5][6][7]。當時葡萄牙人已開始在澳門進行貿易和修建洋房居住。當時明朝實行閉關鎖國的政策,所以傳教士未能獲准進入中國傳教前,都停留在澳門。1580年羅明堅神父首次跟隨葡萄牙商人前往廣州。同年葡萄牙被西班牙吞併。1583年羅明堅與利瑪竇巴范濟神父獲准入居廣東肇慶活動,同年亦成立了澳門議事會進行葡萄牙社區的自治管理。

明政府早期對葡萄牙人嚴格管治,葡萄牙人不能買賣土地、每年需繳付500兩白銀予明政府及其後的清政府為地租、房屋修建須經過明政府批准,甚至摧毀葡萄牙人自行修建的城牆,限定只能居住在澳門南方,由果亞親王管轄。1601年,荷蘭欲取澳門為遠東根據地,艦隊進攻澳門但失敗[8]。到1616年,西班牙任命卡洛告澳門總督,但並沒有到任。1622年6月23日,荷蘭再次組織編隊艦隊進攻澳門,6月24日被葡軍成功擊退,後該日被定為澳門「城市日」。荷蘭未能佔領澳門,後改為佔領台南等地。直至1623年,西班牙任命馬士加路也為另一任澳督,並正式到澳門到任就職,由於最初只負責澳門防務,因此其官邸設於大炮台。1640年當葡萄牙擺脫西班牙統治後,因澳門在西班牙統治葡萄牙時期(1580年至1640年),依舊懸掛葡萄牙旗幟,於是獲授「天主聖名之城」(Cidade do Nome de Deus)稱號[9],又稱「英雄城」[8]

1644年明朝滅亡,清政府沿用明制,繼續行使在澳門的主權和治權。1685年成立粵海關,執行在澳門的關稅主權。1743年發生澳門葡萄牙人殺害中國商人事件,1748年又有另一名中國人遇害。次年(1749年)清政府制定了治澳法令《澳夷善後事宜條議》十二條,要求葡方嚴格遵守。

 
畫家筆下1788年的媽閣廟與內港

1783年4月4日葡萄牙海事暨海外部部長以葡萄牙女王名義發佈《王室制誥》後,議事會逐漸失去其大部分權力,而作為葡萄牙國家代表的澳門總督的權力則不斷擴充膨脹。

完全佔據及擴張時期编辑

1802年英國同樣欲取得澳門為根據地,派艦隊進攻,但亦失敗[8],改為向香港打主意。 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之後,英國戰船駛至澳門關閘,強行登陸,香山的清朝駐軍曾作勉強抵抗。 1842年清政府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割讓香港島,完全暴露清政府弱點,葡萄牙派代表與清朝欽差大臣愛新覺羅耆英談判,要求豁免地租銀,可享有條約中五口通商權利,葡萄牙軍隊可以駐防澳門半島。可是到最後除了五口通商外,其它要求一一被拒,繼續維護中國在澳門的主權。為了與1841年成為自由港的香港競爭,1845年11月20日,葡萄牙女王瑪麗亞二世單方面宣佈澳門為自由港,除容許外國商船停泊進行貿易活動外,更拒絕向清朝政府繳付地租銀。 [10]1846年4月萄牙派駐澳門的澳督亞馬留上任後,隨即推行一系列殖民統治政策。 1846年5月,亞馬留宣佈對澳門華籍居民徵收地租人頭稅不動產稅,把衹對葡萄牙居民實行的統治權,擴大到華籍居民,又下令所有停泊在澳門的中國船隻都對向理船廳登記交稅。當時,關閘與半島中段的城牆之間是「中間地帶」,分佈著葡人教堂與七座華人村莊,都屬香山縣管轄。其後從1849年開始,亞馬留更停止向清政府繳付地租銀,並限令中國海關撤出澳門[11],又派兵入侵望廈村,強迫村民搬遷祖宗墳墓,服從的付洋銀,不服從的挖掘後把骸骨投入海中。1849年8月22日,亞馬留因為修築從澳門到關閘的公路,毀壞當地居民的祖墳、農田,被龍田村的村民倪志亮等七人刺殺,史稱“亞馬留事件”。 23日葡萄牙方面向兩廣總督徐廣縉抗議這是清朝當局策劃或支持的暗殺,24日徐廣縉調兵應變,澳葡當局認為清軍將進攻澳門,決定佔領澳門半島與中國大陸連島沙堤的要衝關閘以保衛澳門,英法美等國表示支持。8月25日,澳葡當局佔領已被清軍棄守的關閘,拉塔石砲台清軍開砲將關閘轟毀,隨後170名葡軍攜炮4門,攻擊拉塔石砲台。守台清軍400餘名開砲,在傷亡100多人後被迫於當天北撤到前山寨,砲台為葡軍佔領,史稱「拉塔石砲台之戰」或關閘事件。同期,清政府駐澳門的海關和香山縣丞衙門也被迫撤出,清政府對澳門的主權一步步喪失了。澳葡當局卻開始了對香山縣“近佔七村、遠控三島”的蠶食行動。1851年,葡萄牙佔領氹仔。1864年,葡萄牙再佔領路環。1868年葡萄牙宣佈在澳門擁有3英里領海。1874年,葡萄牙拆毀舊關閘,在舊關閘北300米建西洋式新關閘。1879年佔龍田。 1883年,葡萄牙再佔領望廈青洲。1887年,清政府與葡萄牙先後簽訂《中葡會議草約》和《中葡和好通商條約》,條約列明中國允許葡萄牙「永居、管理澳門」,但未經中國同意葡萄牙永不得將澳門讓與他國。1890年正式佔領青洲。1895年派兵佔據大橫琴島小橫琴島,1897年拆毀兵營退出。

1908年底中國駐法公使劉式訓前往里斯本,同葡萄牙政府商談澳門劃界問題。 1909年2月中葡雙方達成協議決定派員查勘澳門界址。葡屬東非殖民總督馬沙鐸為葡方談判代表,中法雲南交涉使高而謙為中方代表。 1909年7月1日中葡談判在香港正式開始。葡方在第一次會議上提出了索地要求,他聲稱澳門包括:一、澳門半島,由媽閣直至關閘;二、海島包括對面山(即灣仔、銀坑、南屏、北山等28鄉)、青洲、氹仔、路環、大橫琴島小橫琴島馬騮洲等島嶼;三、領水則為以上陸地及海島附近之水路;四、關閘至北山嶺為“局外地”。按照這個劃界方案,葡萄牙新擴佔的領土將比原租居地面積大30倍之多。 [12]高而謙同意“割棄澳門半島(由媽閣至關閘),以及青洲、氹仔、路環等地,附近內河和海面由中葡共管”。但葡萄牙堅持索取對面山和大小橫琴島,以及控制全部水界。香山縣勘界維持會通過《聯力九十八鄉民團章程》,宣布成立民團,武裝抗擊澳葡保衛家鄉。第九次會議破裂。 1910至1911年間,澳門先後發生了路環血案和浚海交涉兩大事件。

1910年7月,一些天主教徒被擄至路環,葡萄牙派兵進攻。島民三次打退葡軍進攻,並奪回葡萄牙在島上的砲台。8月4日葡軍增調軍艦,傾其全力在島上登陸,“村民數百家慘遭鋒鏑以死”。村民撤退乘坐的漁船亦被葡艦追逐擊沉,38人葬身魚腹。[13]

1922年發生了捷成事件,澳葡政府宣佈軍隊可任意開槍、捕人和強迫店舖供應貨物,宣佈68個工會為非法團體,使當時澳門人口由不足十萬人一度減少至只有兩萬餘人,雖然隨後幾年大部份居民逐漸回流澳門,但澳門工運仍然受滯達20年。

1927年,在國聯日內瓦鴉片會議上,葡萄牙政府承諾對於澳門的洋藥貿易施行較嚴厲的監察。澳門鴉片專賣期滿後,葡澳當局於1927年7月1日將澳門製造藥膏及專賣各事改由政府專營。 1931年7月25日,澳葡總督阿爾·巴爾博札簽署行政命令並作行政立法,撤銷鴉片專理局局長一職,其職權改由經濟局稽查員負責。

 
葡屬澳門徽章(1935-1951)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大量中國內地難民湧入,各界紛紛發起救濟行動,青年人返回內地參與抗日戰事。澳門政府初期對民間抗日運動採取較寬容態度。其後日本軍將領在澳門設置情報機關並縱容漢姦囤積物資,欺壓百姓。 1939年,基於日本國葡萄牙設有機關收集歐洲情報,當時葡萄牙政府是卡爾莫納薩拉查為主軍政府控制,外交是親法西斯意大利納粹德國軸心國,意大利納粹德國軸心國是日本政府盟友,日本政府不可能與意大利和[ [納粹德國]]等軸心國開戰,所以葡萄牙政府與日本當局於澳門簽訂協議,日本軍不入侵澳門(當時同為葡萄牙屬地的東帝汶卻遭日軍佔領)。與此同時,澳門政府審查新聞紙內容,刪改對日本軍不利的消息,亦不能使用「日寇」等蔑稱。及至香港淪陷,不少香港居民逃到澳門,人口從十五萬急增至約五十萬,日軍封鎖對中國海路運輸,同時大量套購糧食,導致澳門物資短缺,米價漲至每擔(60千克)800元,路有餓殍。後得鏡湖醫院同善堂賑濟居民,饑荒才稍為紓緩。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澳門成為華南唯一中立港口和日本保護地,投機活躍,大官富商赴澳門賭博、享樂,帶來短暫旺盛經濟。 [14]

1946年5月28日,澳門政府頒佈第933號法令,正式宣佈澳門“徹底根除鴉片”。所有煙館全部被取締、封閉。澳門政府對吸毒、販毒者採取嚴刑處分,檢獲毒品與煙具均一律充公,由公物保管處保管,定期銷毀。至此,澳門作為遠東地區最後一個地方終於終止了它的鴉片貿易合法化生涯。

1949年后与中国大陆关系编辑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由于朝鲜战争,1951年2月1日第五届联合国大会《关于中国干涉朝鲜》的498号决议案,对中国实行战略物资禁运。美国商务部在1950年12月2日宣布运往中国大陆的一切货物均需要有许可证,即全面禁运。英国作为朝鲜战争参战国,在香港厉行对华禁运。因此,葡澳当局统治能力薄弱的澳门成了中国大陆打破禁运的窗口。澳葡当局在这种有利背景下,1952年7月25日在澳门与珠海交界关闸发生军事冲突事件。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边防部队)首次与外国军队发生边界冲突。

1955年,葡萄牙当局纪念澳门开埠400周年系列庆祝活动。建立占据澳门纪念碑,举行澳门总督升像礼,葡萄牙政府宣布将澳门改为葡萄牙的“澳门海外省”,隶属葡萄牙海外部。1955年7月颁布了《澳门海外省组织法》。1955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以《警告澳门葡萄牙当局》为题发表评论员文章称:“澳门是中国领土,中国人民从来没有忘记澳门,也从来没有忘记他们有权利要求从葡萄牙手中收回自己的这块领土。”

葡方開發時期编辑

1961年,葡萄牙海外部確定澳門為旅游區,特准設,認為此舉對澳門經濟的發展能起促進作用。同年澳葡政府頒佈《承投賭博娛樂章程》,由此將澳門博彩業合法化。此發展時間,澳葡政府亦未與澳門華人改善關係,華人社群與葡人社群的張力不斷提升,形成表面上導火線,終在1966年12月3日發生重要的一二三事件,但該事件實際上與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存在直接關係,類同於兩年後在香港發生的六七暴動。交通方面,在1974年澳門首條陸路連接建設──澳氹大橋落成啟用,將氹仔島與澳門半島連繫起來。

葡萄牙革命後编辑

1974年4月25日,葡萄牙國內的極右政權被推翻,新政府承認澳門不是殖民地,是中國的領土。1975年12月31日,葡萄牙將最後一批駐澳門軍隊撤離澳門。1979年2月8日,葡萄牙更進一步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中葡雙方共同肯定澳門是中國領土,葡方更定義澳門為「葡萄牙管治的中國領土」,至於歸還時間與細節將在適當時間由兩國政府以談判解決。1984年11月,中國派出國家主席李先念訪問葡萄牙,與葡萄牙總統埃亞內斯會面交換對澳門問題的意見。1985年5月葡萄牙總統訪問中國,與當時中國的領導人鄧小平會晤,同表友好地解決澳門問題。1986年5月20日,中國與葡萄牙政府正式發佈新聞公報,宣佈6月30日在北京展開澳門問題的談判,解決澳門問題。

澳門回歸過渡期编辑

1987年4月13日,中葡兩國政府正式簽署《中葡聯合聲明》。1987年,中葡兩國各在各自政府內取得《中葡聯合聲明》的批准。中葡兩國政府終於在1988年1月15日互換批准書,《中葡聯合聲明》正式生效。在此過渡期間,澳葡政府實行公務員本地化,並宣佈把中文成為官方語言。1989年1月初,澳葡政府宣佈在10和11日為18歲以下的無證青少年進行身份識別登記,1月13日由治安警察廳派員到各校為曾於1986年和1988年接受調查的無證學生登記,龍的行動正式展開。1996年7月22日,澳門身份證明司為所有持臨時逗留證者發出澳門永久性居民身份證,龍的行動至此暫告一段落。直至1999年12月19日下午,第127任澳督韋奇立於澳門總督府進行降旗儀式,這為整件主權移交儀式拉開了序幕。到子夜12時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與葡萄牙總統桑帕約分別代表雙方政府主持主權移交儀式。在2,500位中外來賓的見證下,葡萄牙的國旗及葡萄牙殖民時期的澳門旗幟緩緩降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澳門特別行政區區旗在子夜12時整徐徐上升,主權移交儀式順利完成。

澳門特別行政區時期编辑

主權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编辑

1999年12月20日到午夜一時半,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成立暨宣誓儀式在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的監誓下進行,首任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何厚鏵與新政府成員一同宣誓效忠澳門政府中央政府

何厚鏵政府编辑

自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之後,澳門經濟強勢增長。由於賭權的開放,各行各業都受惠於博彩旅遊業,帶動建築業、服務性行業、餐飲業和保險業也有增長。另外,中國政府於2003年實施的港澳個人遊內地與港澳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政策和2005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澳門歷史城區等事件,都對澳門持續發展帶來積極影響。

2006年澳門勞動節遊行,由於失業等的社會問題沒有解決,示威人士曾與警員爆發衝突。

2007年,社會問題仍沒有解決,再加上歐文龍貪污案,引發起更多的不滿。在2007年澳門勞動節遊行中,示威人士與警員爆發激烈衝突,其中因警員開槍事件更引起了國際傳媒關注。

崔世安政府编辑

2010年澳門勞動節遊行中,示威人士在沙梨頭因路線問題與警員爆發激烈衝突。

2014年,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交《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的保障制度》法案,讓行政長官和九名主要官員享有優厚的離任補貼,激起巨大民怨。細則性表決前兩日,即5月25日,約有兩萬人參與「反離補 反特權 大遊行」,是次遊行是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以來最大的遊行,更創下八九民運後最多人遊行的紀錄。5月27日表決當日,立法會大會先否決吳國昌提出的撤回離補法案動議,再一致通過刪除表決的議程,暫緩法案的通過。場外超過7000人包圍立法會,要求撤回法案,象徵澳門公民社會的萌芽。

現代中國及澳門政府對歷史的修改编辑

2018年,由澳門教育暨青年局和直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雙重領導的人民教育出版社合編的澳門最新中國歷史教科書正式出版和使用,在最新人教澳門版中國歷史教科書(高中年級)中,被指有多處錯漏及粉飾太平的成份[15]

  • 教科書中指「澳門回歸以來,社會和諧穩定,不同族群和睦相處,多元文化共同發展。居民實現充分就業,生活水準持續提高,基本養老保障和醫療衛生保健體系全面覆蓋,人均壽命居世界前列……當今的澳門,已基本實現幼有所育,老有所養,病有所醫,學有所教。」然而澳門的高度自治權、普選、住屋、交通、醫療、文化、教育等社會問題皆沒有提及。
  • 忽略中國大陸和澳門重大歷史事件,在門歷史部份沒有提及葡萄牙人在中國通過勾結中國商人、假冒他國、賄賂官員方能在澳門開展貿易,亦沒有提及澳門黃賭毒行業的歷史,重要事件如捷成事件、1952年的關閘事件等也沒有提及,對於一二三事件也只有一小段略略提及。
  • 沒有仔細提及中國大陸文革期間武鬥事件和紅衛兵破壞中國各地文物,也避提毛澤東錯誤發動文革,亦沒有提及蔣介石蔣經國在台灣的活動和台灣重大民主和民生建設。
  • 大篇幅講述中共在抗日戰爭曾經發生的事蹟以及論古說今地大力推行過推進民主政治的舉措,對於中華民國軍隊抗日事蹟則沒有大量篇幅介紹。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澳門博物館
  2. ^ 澳門|《四庫全書》有翔實記載,朱岩
  3. ^ 林则徐巡阅“天朝疆土”澳门
  4. ^ 澳門史新編──第一冊 p.49
  5. ^ Denis C. Twitchett; Frederick W. Mote.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lume 8, The Ming Dynast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8 January 1998: 343. ISBN 978-0-521-24333-9. (英文)
  6. ^ Urs Bitterli; Ritchie Robertson. Cultures in Conflict: Encounters Between European and Non-European Cultures, 1492-1800.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3: 140. ISBN 978-0-8047-2176-9. 
  7. ^ 生活時報-澳門風雲
  8. ^ 8.0 8.1 8.2 http://www.kac.org.hk/pastor/macau.htm[永久失效連結]
  9. ^ 澳門─獨特的城市 - 澳門旅遊通勝
  10. ^ 吳志良; 湯開建; 金國平 (编). 〈第一部分亞馬留構釁(1845—1851)〉. 《澳門編年史——第四卷:清後期(1845—1911)》. 廣東人民出版社. 2009年12月: 第1611-1612頁. ISBN 978-7-218-06327-0. 
  11. ^ 吳志良; 湯開建; 金國平 (编). 〈第一部分亞馬留構釁(1845—1851)〉. 《澳門編年史——第四卷:清後期(1845—1911)》. 廣東人民出版社. 2009年12月: 第1641頁. ISBN 978-7-218 -06327-0. 
  12. ^ 鄭勉剛:《澳門界務錄》,卷2,《澳界片片錄》,又見《香山旬報》,1910年,第53期,頁1~5。
  13. ^ 黃鴻釗. 《香山志士楊應麟抗葡事蹟考略》. 《文化雜誌》. No. 第76期. 2010年秋季: 第18頁. 
  14. ^ 澳門五百年. 亞洲電視本港台. 2010年1月10日. 
  15. ^ 建燁. 最新人教澳門高中版中國歷史教科書的十大錯漏(上). 獨立媒體. 2018-11-23. 

参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