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迪米爾·普丁

俄罗斯第3~4,6~7任总统

弗拉迪米爾·弗拉迪米羅維奇·普丁(俄語: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Путин羅馬化Vladímir Vladímirovich PútinIPA:[vɫɐˈdʲimʲɪr vɫɐˈdʲimʲɪrəvʲɪtɕ ˈputʲɪn] 關於這個音頻文件 聆聽;1952年10月7日),俄羅斯政治人物,出生於列寧格勒(今聖彼得堡),現任俄羅斯總統國務委員會主席聯邦安全會議主席全俄人民陣線領導人。曾任俄羅斯第5任、第9任總理、俄羅斯第3任、第4任、第6任、第7任總統、第3任統一俄羅斯黨主席[3]。普丁更換職位均沒有離開過權力核心以及其在政府中的聲望極大,故被外界認為是俄羅斯自2000年以來實際上的最高領導人,多次入選《富比士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

弗拉迪米爾·弗拉迪米羅維奇·普丁
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Путин
Путин В.В. 16-06-2020 (cropped).jpg
2020年6月16日的普丁
 俄羅斯第3、4、6、7任總統
現任
就任日期
2012年5月7日
總理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米哈伊爾·米舒斯京
前任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任期
2000年5月7日-2008年5月7日
代理:1999年12月31日-2000年5月7日
總理米哈伊爾·卡西亞諾夫
米哈伊爾·弗拉德科夫
維克托·祖布科夫
前任鮑利斯·葉爾欽
繼任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俄羅斯聯邦國務委員會主席
現任
就任日期
2000年5月8日
前任職務設立
Emblem Security Council of Russia.svg 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主席
現任
就任日期
2012年5月7日
副主席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自2020年)
前任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任期
2000年5月7日-2008年5月7日
代理:1999年12月31日-2000年5月7日
前任鮑利斯·葉爾欽
繼任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Logotip ONF.svg 全俄人民陣線領導人
現任
就任日期
2013年6月12日
前任職務設立
Flag of Russia.svg 俄羅斯聯邦總理
任期
2008年5月8日-2012年5月7日
總統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副職伊高爾·舒瓦洛夫英語Igor Shuvalov
前任維克托·祖布科夫
繼任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任期
1999年8月16日-2000年5月7日
代理:1999年8月9日-1999年8月16日
總統鮑利斯·葉爾欽
副職維克托·赫里斯堅科
米哈伊爾·卡西亞諾夫
前任謝爾蓋·斯捷帕申
繼任米哈伊爾·卡西亞諾夫
俄白聯盟國部長會議主席
任期
2008年5月27日-2012年7月18日
前任維克托·祖布科夫
繼任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統一俄羅斯黨主席
任期
2008年5月7日-2012年5月26日
前任鮑利斯·格雷茲洛夫
繼任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Emblem Security Council of Russia.svg 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秘書
任期
1999年3月9日-1999年8月9日
總統鮑利斯·葉爾欽
前任尼古拉·博爾久扎
繼任謝爾蓋·伊凡諾夫
Flag of FSB.svg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
任期
1998年7月25日-1999年3月29日
總統鮑利斯·葉爾欽
前任尼古拉·科瓦廖夫
繼任尼古拉·帕特魯舍夫
個人資料
出生 (1952-10-07) 1952年10月7日70歲)
 蘇聯列寧格勒
國籍 蘇聯(1952年-1991年)
 俄羅斯(1991年-至今)
政黨無黨籍(1991年-1995年;2001年-2008年;2012年至今)
全俄人民陣線(2011年至今)
其他政黨蘇聯共產黨 蘇聯共產黨(1975年-1991年)
我們的家園-俄羅斯英語Our Home – Russia(1995年-1999年)
團結(1999年-2001年)
統一俄羅斯(2008年-2012年)[1]
配偶柳德米勒·什克列布涅娃1983年結婚;2014年離婚)
兒女長女:瑪麗亞·沃龍佐娃
么女:卡捷琳娜·吉洪諾娃
居住地Flag of Moscow, Russia.svg 莫斯科新奧加略沃
學歷列寧格勒國立大學國際法學系法學士
名譽學位
清華大學名譽博士
母校列寧格勒國立大學(現:聖彼得堡國立大學)
宗教信仰 俄羅斯正教
獲獎
榮譽勳章 榮譽勳章
法國榮譽軍團大十字勳章 荷西·馬蒂勳章 胡志明勳章
簽名
網站官方網站
軍事背景
效忠 蘇聯
 東德
服役Emblema KGB.svg 國家安全委員會
Emblem of the Stasi.svg 國家安全部
服役時間1975年-1991年
軍階Ussr-kgb 10.png 國家安全會議 中校
ГБ-п.п-к.svg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 上校
公務員階級
Действительны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советник РФ 1 класса (Генерал армии)г.png 俄羅斯聯邦一級高級國家官員
各地用詞差異
中國大陸普京
台灣普丁、蒲亭[2]、普廷、普亭、普欽
普京
新加坡普京
馬來西亞普汀

普丁最早任職於蘇聯國家安全會議(KGB),蘇聯解體後進入俄羅斯聯邦政府工作,並在1999年中獲得時任俄羅斯總統葉爾欽任命為總理。在1999年12月31日即將踏入2000年的數小時前,葉爾欽突然宣布辭去總統職務,時任總理的普丁受命成為代理總統。之後,普丁陸續贏得2000年2004年的總統選舉。由於憲法規定了連任的限制,普丁無法參與2008年俄羅斯總統選舉。隨後,普丁指定的候選人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當選了俄羅斯總統。2008年5月7日普丁卸任總統後,總統梅德維傑夫提名普丁第二度出任總理,繼續掌握國家的實權。2012年普丁第三度參選總統選舉且勝出並辭去統一俄羅斯黨主席職務,第四度參選2018年大選再度連任,任期至2024年。2020年3月14日,普丁簽署由本人提出的《俄聯邦憲法修正案》,使其可再競選2任總統,突破當時受到憲法限制的任期,其修正案原訂於2020年4月22日舉行全國投票,但因為COVID-19疫情而被延後,7月該提案獲得通過[4]

人物生平編輯

早年生涯編輯

普丁的父母:弗拉迪米爾·斯皮里多諾維奇·普丁及瑪麗亞·伊凡諾夫娜·普丁娜

1952年10月7日,普丁出生於列寧格勒(現名聖彼得堡)第六婦產科醫院。[5][6]他的傳記《第一人稱》(俄文:От Первого Лица,英文版名為From the first person,在普丁的競選團隊支持下於2000年出版)描述了他卑微的出身。根據這本傳記,普丁早年生活在社團公寓中,不斷學習以期擁有像蘇聯電影中的官員們一樣的智慧。

普丁的母親瑪麗亞·伊凡諾夫娜·普丁娜(1911年10月4日-1998年7月6日)[7]是一名工廠女工,而他的父親弗拉迪米爾·斯皮里多諾維奇·普丁(俄語:Владимир Спиридонович Путин,1911年2月10日-1999年8月2日)[8]則在蘇聯海軍服役。1930年代,普丁的父親在一支潛艇部隊中服役,其後他在二次大戰中擔任蘇聯內務部的爆破手。普丁的兩個哥哥均出生於1930年代中期,其中一個早夭,另一個在列寧格勒保衛戰中死於白喉。他的祖父斯皮里東·普丁曾為列寧史達林擔任私人廚師。[9] 普丁小時候很頑皮,小學六年級才當上少年先鋒隊隊員。[10]1975年,普丁畢業於列寧格勒大學國際法學系,有資格攻讀副博士學位[3],但是他沒有申請繼續深造。擁有經濟學,隨後他加入了蘇聯國家安全會議(簡稱「КГБ」,KGB),並在列寧格勒區工作。這段時間他熟悉了其後擔任俄羅斯國防部長的謝爾蓋·伊萬諾夫[11]。他在大學時期加入了蘇聯共產黨,且至今沒有正式宣布過退黨。[12]1976年,普丁完成了KGB的訓練,兩年後他進入了列寧格勒情報機關機要部門。他在此部門工作到1983年,隨後在莫斯科KGB學校安德羅波夫學院學習一年。1985-1990年,KGB將普丁派遣到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的德勒斯登,普丁在當地得到一個次要工作。[13]不過資料顯示,所謂的次要工作其實是間諜任務,普丁於東德收集當時西德的經濟諜報[14]。另外,根據2018年解密的一份歷史檔案顯示,普丁在東德期間,除為KGB效力外,也同時為東德情報機關國家安全部史塔西)工作(當時KGB與史塔西合作相當密切)[15]兩德統一後,普丁被召回列寧格勒,此後,普丁又在列寧格勒大學國際事務系得到一個職位。1991年8月20日,他在KGB主席弗拉迪米爾·克留奇科夫發動八一九事件策劃推翻任蘇共中央總書記兼蘇聯總統米哈伊爾·戈巴契夫期間擔任列寧格勒市長阿納托利·亞歷山德洛維奇·索布恰克的特別助理,他與索布恰克市長並肩對抗政變,他擔心萬一政變者獲勝的話他以KGB官員的身分所做出的行動可能會被看成是瀆職罪,他向索布恰克市長表達出心中憂慮後索布恰克市長幫他打了電話給克留奇科夫,他在電話中與克留奇科夫討論之後決定立刻辭去他在KGB的職位。[16]

從政初期編輯

 
穿著KGB制服的普丁

1991年6月28日,他成為聖彼得堡市市長辦公室外事委員會主任,主管對外交流事務、吸引外資和登記商業企業。[17]儘管在任內得到了同僚的高度肯定[18],但普丁仍在市議會的調查中被發現其低估價格以允許出口價值9300萬美元的金屬,換取從未到達的外國糧食援助。[19][20]雖然調查人員因此建議解除普丁的職務,但是普丁仍然擔任外事委員會主任直至1996年。[21][22]從1994年到1996年,他還在聖彼得堡擔任了其他政府職務。[23]

1994年3月,普丁被任命為聖彼得堡政府第一副市長兼外事委員會主任,成為索布恰克市長的左膀右臂深受重用。[18]1995年5月,他組織了由總理維克托·斯捷潘諾維奇·切爾諾梅爾金創立的黨派「我們的家園–俄羅斯」在聖彼得堡的分支機構,並管理該黨的議會選舉工作,從1995年至1997年6月,他擔任該黨聖彼得堡市黨部的領袖。[23]

1996年索布恰克在市長選舉中落選,副市長弗拉迪米爾·雅科夫列夫英語Vladimir Anatolyevich Yakovlev當選市長。普丁不願留在聖彼得堡工作,透過自己的同鄉、當時擔任葉爾欽總統辦公廳主任的阿納托利·丘拜斯來到莫斯科任職。[18]1996年6月至1997年3月,他在帕維爾·鮑羅廷英語Pavel Borodin任局長的俄羅斯總統辦公廳資產管理局英語Administrative Directorate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擔任副局長。任職期間,普丁負責政府在外國的資產,並組織將蘇聯政府的原有資產轉移給俄羅斯聯邦政府。[24]

1997年3月26日,普丁被葉爾欽任命為俄羅斯總統辦公廳副主任(至1998年5月)兼資產管理局局長(至1998年6月)。1998年5月25日,普丁再次升任分管地方經濟的俄羅斯總統辦公廳第一副主任。[24]1998年3月29日,葉爾欽解除了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秘書尼古拉·勃德涅尼的職務,任命普丁接任(至1999年)。1998年7月25日,普丁被提升為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局長,主管俄羅斯的情報工作,並再次回到原KGB系統。[18][25]

首任總理編輯

 
1998年,普丁出任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

1999年8月9日,普丁被委任為三位俄羅斯副總理之一。在此之後,前一屆總理謝爾蓋·斯捷帕申領導的政府倒台,俄羅斯總統葉爾欽指定普丁出任總理。[26]葉爾欽公開希望普丁能夠繼承他的衣缽,普丁也宣佈接受臨危受命。[27]8月16日,國家杜馬以233票通過普丁出任總理(84票反對,17票棄權)。[28]由於葉爾欽在一年來換了四任總理,公眾並不對當時默默無聞的普丁有所期待,認為他只不過是葉爾欽下台前過渡時期的看守內閣總理。普丁的主要對手尤里·盧日科夫等人當時已經開始了競選活動,且致力打擊普丁,避免他成為葉爾欽的繼承人。然而,普丁堅持法律與秩序的公眾形象,以及他對車臣衝突的堅決態度,最終使普丁成為了超高人氣的總統候選人。

普丁對車臣分離組織的恐怖活動,始終態度強硬。1999年底,車臣分離主義分子入侵鄰近的達吉斯坦共和國,時任總理普丁馬上下令還擊,他在視察達吉斯坦時發表了要將恐怖分子「淹死在馬桶裡」的言論,引起極大反響。12月31日,時任代總統普丁訪問了車臣的俄軍官兵,這極大地提升了普丁的公眾的形象。後來車臣建立了選舉制度與地方政府,車臣事件順利解決。(2003年,車臣新憲法規定車臣是俄羅斯的一部分,此事方才緩和。)當時普丁是無黨籍,但他支持的政黨在1999年國家杜馬大選中贏得了23.32%的票數,在所有黨派中位列第二名。至此,普丁已成為2000年俄羅斯總統選舉中勝算最高的候選人。

首任總統編輯

1999年12月31日,葉爾欽突然宣布辭職,普丁根據俄羅斯聯邦憲法規定出任代總統。根據葉爾欽女兒塔季揚娜事後的說法,普丁當時並不希望接班總統,反而希望葉爾欽能把總統任期完結。[29]原定於2000年6月舉行的俄羅斯總統大選提前到3月26日。大選的提前使反對黨派無法充分做好準備,由執政黨控制的大部分媒體起到了極大的作用,而普丁實際掌權也削弱了反對派的力量,因此在隨後的大選上,普丁獲勝。

2000年10月,普丁通過了俄羅斯國歌修改法案,將國歌曲調修改為1991年前蘇聯國歌的曲調,但配上了不同歌詞。[30]

2001年2月12日,普丁簽署了一項法案,規定國家保護前總統與他們的家庭。這主要是因為1999年前總統葉爾欽與家人被懷疑參與洗錢等腐敗行為。[31]

 
2001年10月,普丁到上海參加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第9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與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莫哈末會面

2004年3月14日,普丁成功連任總統,在執政黨所控制的絕大部分媒體的影響下,得到71%的絕對多數票。在他的第二屆總統任期中,西方人士廣泛抨擊他對新聞自由的打壓。前俄羅斯總統葉爾欽也曾在2004年反對普丁修憲更改俄羅斯議會結構[32]。與此同時,2005年俄羅斯執政黨所控制的媒體聲稱,82%的俄羅斯人同意新聞審查。對這一調查,社會學家們認為俄羅斯人所同意的是對倫理方面有爭議的內容進行限制,而非對政治內容的限制。[33]

2004年9月13日,在貝司蘭人質事件後,普丁建議原由地方選舉產生的州長改由聯邦總統提名人選,再交由地方議會表決。普丁亦加大了對恐怖主義的打擊力度,尤其是加重了對政府官員包庇恐怖分子的懲罰。普丁說,俄羅斯有權力「從恐怖分子的藏身所中逮捕並消滅他們,且若有必要,可以在國外逮捕。」[34]

主要由普丁支持的統一俄羅斯黨在普丁任期內亦多次表達對普丁及其思想的認同。2006年12月,統一俄羅斯黨第七次代表大會通過綱領我們選擇的俄羅斯,歸納並聲明了普丁思想為該黨的指導思想。這一聲明中的主要戰略均與普丁的政策一致,且與普丁的「國情咨文」內容基本思想相同。[35]

由於俄羅斯憲法對總統任期的限制,普丁無法參與2008年的總統大選。2007年,普丁在接受八國集團記者採訪時認為,「5到7年的總統任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36],暗示他可能通過修改憲法延長總統任期。2007年國家杜馬選舉上大勝的統一俄羅斯黨主席也發表意見說,普丁不會修改憲法。

然而憲法沒有限制一人當選總統的次數,因此普丁可能會在2012年繼續角逐總統位置。普丁亦可在大選前宣布辭職,然後參與競選。一些媒體還認為,普丁可能選擇指定接班人後離開,並繼續操縱俄羅斯政治局勢[37],然而,2007年2月1日,普丁公開否認這一可能。他說:「我不會指定繼承人。俄羅斯聯邦的總統將會通過大選公正生成。」[38]

2007年12月,統一俄羅斯黨等黨派推舉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為下任俄羅斯總統,普丁表示同意。[39]

2007年時,普丁被美國《時代雜誌選為當年的年度風雲人物[40]

再任總理編輯

 
2008年3月,普丁與候任總統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2007年12月,迪米特里·梅德維傑夫統一俄羅斯黨等政黨推舉為普丁的接班人,普丁對此表示同意。[39]普丁說:「我完全支持這一提名。」[41]大多數普丁的支持者隨後表達將接受普丁的選擇。在被普丁指定為接班人後,梅德維傑夫任董事會主席的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股價當天上漲2.7%。[42]

在得到總統提名後,梅德維傑夫表示要提名普丁為俄羅斯總理。梅德維傑夫說:「保持現任總統組建班子的工作能力同樣重要。我認為,普丁繼續留在執政權力機關最重要的總理位置上,對我們的國家非常重要。」公正俄羅斯黨中央理事會主席團秘書亞歷山大·巴巴科夫則說:「當然,首先應該等待總統對梅德維傑夫的建議做出回應。但是我認為,普丁當總理對國家有利。」[43]普丁對於擔任總理一事亦曾說,如果政黨能夠取得壓倒性的勝利,自己也找到了名副其實的接班人,就同意未來出任政府總理。[43]

一位俄羅斯政治家認爲,普丁試圖以梅德維傑夫作出妥協與讓步,在這之後,他便可以空出一段時間休整。不用説,假使普丁願意出任下屆總統,梅德維傑夫將會二話不説將機會給他。俄共領袖久加諾夫則認爲,俄羅斯與白俄羅斯之間關係日益密切,假若某天兩國合併,普丁有可能繼續出任總統,使憲法成爲一紙空文。久加諾夫說:「梅德維傑夫,這位普丁自己選定的接班人出任總統一年後,俄羅斯便有可能與白俄羅斯合併,屆時普丁仍有可能出任總統,那將是俄羅斯的大不幸。」[44]

2011年9月24日,俄羅斯總統梅德維傑夫在統一俄羅斯黨代表大會上說,他提議由現任總理普丁參加將於2012年3月舉行的總統選舉,此舉被認為是普丁試圖重新掌權俄羅斯的標誌。[45]

再任總統編輯

 
2012年2月4日,在莫斯科的反普丁示威

俄羅斯憲法規定,每屆總統最多連任一次。2008年11月,俄羅斯國家杜馬通過總統梅德維傑夫提交的關於延長總統和議員任期的提案,修改俄羅斯憲法,將總統任期從4年延長至6年,將國家杜馬議員任期從4年延長至5年。分析認為,梅德維傑夫修改憲法,是為普丁再任總統鋪路,同時延長總統任期,代表普丁將來若再次參選,可能會再執政12年。[46]

普丁由1999年出任總理,2000年首次當選總統,2004年成功連任,2008年卸任總統後,他出任統一俄羅斯黨主席兼政府總理,確立半總統制,並代表其繼續掌握國家的實權。普丁2012年第三次當選總統,代表他將可能執政至2024年。

2011年12月,俄羅斯某左翼網民製作名為「沒有蘇聯的二十年」的短片,反映出俄羅斯國內各左翼政黨與前蘇聯共產黨支持者——如俄羅斯聯邦共產黨和比俄共更加親近史達林主義俄羅斯共產主義工人黨全聯盟共產黨布爾什維克以及第三位置政黨俄羅斯民族布爾什維克黨,基本上都反感與厭惡普丁,稱普丁是「葉爾欽的親西方、賣國和對本民族進行種族滅絕政策的延續者」[47]

普丁在2012年俄羅斯總統選舉中得票率為63.6%。在其他4名總統候選人中,俄羅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久加諾夫的得票率為17.18%,獨立候選人普羅霍羅夫的得票率為7.98%,自由民主黨主席季里諾夫斯基的得票率為6.22%,公正俄羅斯黨領導人米羅諾夫的得票率為3.85%。中央選舉委員會會議一致通過的決定確認,總統選舉成立並有效,普丁當選俄羅斯第四任總統,任期將由2012年5月7日至2018年5月7日。2012年3月5日,俄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主席弗拉迪米爾·丘羅夫宣布,統一俄羅斯黨領導人、現任總理弗拉迪米爾·普丁在首輪投票中獲得63.75%選票,直接勝出,當選總統。這將是普丁第三任總統生涯。[48]

2012年8月,女子朋克樂隊暴動小貓三名成員因在教堂進行反普丁抗議而獲刑兩年,這個審判事件被一些俄羅斯人認為類似蘇聯時期的作秀審判和恐嚇手段,「民主狀況較15年前明顯惡化,」「我們正在朝獨裁極權主義邁進」[49]。8月28日,俄反對派領導人鮑利斯公布了一份32頁的報告——《囚犯的生活》,披露普丁擁有58架飛機和直升機,20座奢華的房子。而據收集普丁出席活動時拍攝的照片統計,普丁至少佩戴過11塊豪華手錶,其總價值約70萬美元。鮑利斯在報告中寫:「促使普丁繼續掌權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權力能給他帶來他已經習慣的富貴奢華的環境。在一個國家,在還有2,000多萬人只能勉強度日的情況下,總統的奢華生活是對整個社會的公然挑釁和嘲諷。我們絕對不能容忍這種情況。」[50]

2016年俄羅斯國家杜馬選舉,普丁由於併吞克里米亞等事蹟,所在的統一俄羅斯黨得票大幅成長,議會席也暴增105席達到343席,另一結盟政黨俄羅斯自民黨也有所得票增加,兩者佔據絕對壓倒性優勢[51]

四任總統編輯

普丁參加2018年俄羅斯總統選舉,並以76.67%的支持率在選舉勝出,獲得連任,任期六年,他並將會執政至2024年5月7日[52]。自上次總統選舉以來,普丁的民意支持率一直高於80%[53][54]

2020年3月15日,普丁指導國務委員會成立特別工作小組,負責應對COVID-19疫情,由莫斯科市長謝爾蓋·謝苗諾維奇·索比亞寧擔任負責人[55]。之後普丁在新奧加廖沃英語Novo-Ogaryovo辦公室遠程工作,每天接受病毒檢測[56][57]。3月25日,普丁宣布原定4月22日舉行的修憲公投因疫情推遲[58]。次年6月,普丁表示自己已全程接種俄產衛星V號疫苗[59]。9月,因身邊人病毒檢測陽性,普丁進行自我隔離[60]

連任總統編輯

2021年4月5日,普丁簽署了一項憲法修正案,允許他再參加兩屆總統競選,有可能將他的總統任期延長至2036年,並將既有的總統當選次數從零重新計算[61],換言之普丁可在2036年才離任[62]

任內施政編輯

改革編輯

普丁擔任總統期間的主要政治改革如所得稅改成13%、降低利潤稅稅率,以及制定新的土地政策和法律條文,利用他擅長的特工施政手段,確保政權的穩定[63][64]。普丁在位期間遇上史上最高油價,俄羅斯受惠於石油出口,賺進大量資金,使俄國的軍事與政治實力得以在蘇聯瓦解後稍稍恢復,政治以都獲得了穩定發展[65]。普丁在施政與管理方面遭到很多爭議,被評價為「鐵腕總統」[66][67][68]。在他的管理下,任內吸引許多外匯公司進駐俄羅斯,但國際原油價格反轉下跌後又呈現經濟疲態[69]。總體而言,在普丁任內國內生產毛額上升將近72%,購買力平價也上升6倍左右[70][71],俄羅斯國內的貧窮人口亦減少一半[72][73][74],平均月薪從80美元增加至640美元[70][75]。有分析人士形容普丁的經濟改革,令人印象深刻[63][64]

外交政策編輯

 
2003年8月5日普丁在布城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莫哈末會面交流

在外交方面,普丁試圖恢復俄羅斯在蘇聯時代的超級大國地位,並取得了一定成功。例如,2007年慕尼黑會議上,普丁指責華府在國際事務上的專橫,並聲稱美國在國際事務上「毫不遮掩地使用強權」。此外普丁還說:「沒有人會感到安全。沒有人會認為國際法是一堵能保護他們的牆。美國的政策正在激發世界範圍內的軍備競賽。」[76]

普丁指出,理想的世界秩序應是「一個公正、民主的世界秩序,它能保證所有人的安全與財富,而非少數人的。」他在鈾開發控制和防止太空軍備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2007年1月,普丁在採訪中說,俄羅斯主張民主與多極化的世界秩序,且支持鞏固國際法系統。[77]

 
2018年5月18日,普丁在索契會見德國總理安格拉·梅克爾

與此同時,普丁領導下的俄羅斯也和歐盟、美國等西方國家締結戰略關係。因此,俄羅斯已成為八國集團的成員,且於2006年出任主席國(2007年交由德國擔任)。普丁也關注亞洲事務,尤其關注中國與印度的動向。

普丁在外交事務中也並非一味反西方,而是經常與西方國家合作,2011年3月17日,普丁與梅德維傑夫所領導的俄羅斯政府聯合國安理會關於制裁利比亞格達費政權的聯合國安理會第1973號決議投票中,跟中華人民共和國一起投了棄權票,未反對美國提出的加大對格達費政權制裁力度的要求。[78]早在當年5月格達費政權與反對者交戰正酣、難分勝負之時,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便表示承認得到美國給予的武器援助的利比亞反對派政權——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為合法對話夥伴。[79]而當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剛剛奪下首都的黎波里,格達費還在堅持抵抗時,俄羅斯便在2011年9月1日就正式承認得到西方各國支持的「過渡委」成為利比亞唯一的合法政權。[80]俄羅斯在格達費還在繼續抵抗時便相繼承認「過渡委」為利比亞唯一合法政府之後,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控制的石油公司的發言人通過電話向道瓊通訊社表示:「那些曾經長期支持格達費政權、對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採取敵對立場的國家,今後在利比亞將難以獲得新的石油勘探特許權,這些國家包括印度、中國和俄羅斯。」。[81]

 
2019年4月25日,普丁在海參崴會見朝鮮勞動黨委員長金正恩

2000年7月19日,普丁首次訪問北韓,與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日舉行會談,恢復了因1990年蘇聯與韓國建交[82]而中斷的兩國關係[83]

2006年10月14日,因為北韓成功進行了第一次核試驗,中美俄三國一起在聯合國安理會投贊成票,使聯合國安理會15個理事國一致通過譴責並制裁北韓的聯合國安理會第1718號決議[84],2009年北韓第二次核試驗成功,中美俄三國再次一起在聯合國安理會上贊成票,通過譴責並制裁北韓的聯合國安理會第1874號決議[85],2012年與2013年,中美俄三國一起在聯合國安理會上投贊成票,通過譴責並制裁北韓發射人造地球衛星光明星三號與進行第三次核試驗的相關決議[86]。2010年11月23日,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通過記者會譴責北韓炮轟韓國領土延坪島,之後於11月25日再次譴責北韓對美國盟友韓國的炮擊,稱:「不能將韓國進行射擊訓練與北韓炮擊平民居住的韓國領土相提並論。重要的是延坪島事件造成人員傷亡。」[87]

 
2016年5月20日普丁與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會面

一些西方政治家長期指責普丁的極權主義傾向。[88]儘管普丁與美國前總統布希、英國前首相布萊爾、德國前總理格哈特·施羅德等人保持友好關係,但繼任德國總理梅克爾與普丁的關係並不理想。[89]2005年,普丁與德國總理格哈特·施羅德對俄羅斯與德國之間的一條天然氣管線的建築事宜進行了磋商,同年,施羅德參加了普丁在聖彼得堡舉辦的53歲生日宴會。然而,俄羅斯與英國的關係卻不容樂觀:2006年底,逃亡英國的前俄羅斯特工利特維年科中毒身亡一事[90],極大地惡化了俄英關係。此外,普丁也多次試圖與獨立國協國家建立良好的外交關係。普丁與歐盟北約等西方組織都積極拉近與中、東歐各國(尤其是波羅的海各國)的關係。

2004年烏克蘭總統大選前,普丁兩次訪問烏克蘭以表示他對烏克蘭總理亞努科維奇的支持。選舉結果揭曉前,普丁還特地為亞努科維奇「幾乎可以確信的勝利」致賀信。普丁對於親俄羅斯的亞努科維奇的支持被廣泛批評為干涉烏克蘭內政。此外同屬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喬治亞摩爾多瓦還批評了俄羅斯政府對兩國分離主義分子的支持。俄羅斯與波羅的海國家的外交關係亦處於緊張的狀態中,而愛沙尼亞對俄羅斯的批評也使兩國外交關係進一步僵化。值得注意的是,普丁的父親曾在二戰一次爆破任務中險些於愛沙尼亞被殺害,有學者認為這是普丁對愛沙尼亞態度冷淡的一個原因。[91]

2001年,美國九一一事件發生後,普丁同意在中亞成立合作軍事基地。這一決定不僅使俄羅斯民族主義人士感到吃驚,亦使俄國國防部長感到驚訝。2003年,俄羅斯聯同中國和法國反對美國在未取得聯合國安理會同意和授權的情況下入侵伊拉克。開戰後,美國總統布希要求取消對伊拉克的制裁,普丁支持取消制裁,並認為聯合國應該先完成對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調查。

慕尼黑演說[76]後,大西洋兩岸爆發了對普丁的討論。在衛國戰爭勝利62周年紀念日上,普丁說:「我們的威脅並未減退。相反,它們正在慢慢轉變,披上一層面紗──而新形成的威脅要在世界建立一個與納粹德國無異:草菅人命、剛愎自用、集權獨裁的政權。」[92]有評論認為,這是將美國與納粹德國相比較。在第33屆八國峰會前夕,波蘭政治家的妻子、美國記者安妮·艾普鮑姆寫道:「不管是威脅與愛沙尼亞資訊戰、威脅斷絕立陶宛的資源供給,還是禁運喬治亞酒和波蘭肉資源,這一切都有力地證明了,他(普丁)近年來準備將俄羅斯的影響力擴大到前蘇聯加盟共和國──而完全不顧這些國家自己的感受。與此同時,一個事實也越來越清楚:與其將西方國家視作貿易與政治的夥伴,他更傾向於以冷戰的老思維將它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93]

普丁從始至終一直反對美國在歐洲建立導彈防禦系統的計劃。為警示美國總統小布希,普丁於2007年6月7日與捷克簽署協議,允許捷克使用亞塞拜然的前蘇聯雷達,以免去另行修繕的費用。普丁亦聲稱已準備好重修1985年的前蘇聯導彈預警系統。儘管各國預計俄羅斯會在波蘭建立攔截系統,普丁卻指出在必要情況下會尋求與俄友好的北約成員國土耳其援助。此外普丁還聲稱,俄羅斯會接受其他歐洲國家的參與請求。[94]

 
普丁和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莫哈末莫斯科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2002年3月14日)

核問題政策編輯

 
2018年,普丁在上海合作組織青島峰會會見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

作為唯一一個曾與伊朗就核研究問題合作的國家,俄羅斯被認為是伊朗問題中的關鍵,具有「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決定性地位。儘管俄羅斯曾與伊朗關係密切,並試圖利用伊朗牽制美國等西方國家[95],但普丁並不支持伊朗核計劃。雖然俄羅斯幫助伊朗建設布希爾核電站,但伊朗在核研究方面卻主要依賴巴基斯坦。普丁不僅多次表態不支持核擴散[96],且在八國集團會議上也簽字反對。

而至於朝鮮,俄羅斯在建國後便對其冷淡,轉而支持韓國。普丁上任以來,不僅多次訪朝,且化解了朝韓之間潛在的戰爭危機。此外,普丁曾對朝鮮表態,願意幫助朝鮮緩解經濟問題。2002年朝核問題再度浮現以來,俄羅斯多次尋求加入會談,並最終如願以償。2006年,朝鮮進行核試爆。普丁在獲悉後,當即表示譴責朝鮮核試驗,並召集了六國會議中的五國,討論朝核問題。總的來講,可以說普丁對核擴散問題持堅決反對的態度。

俄日領土問題編輯

 
南千島群島是日俄談判中的關鍵點,A及B的為日蘇聯合聲明中,俄方同意歸還四島中較小的齒舞群島色丹島

2000年5月7日,普丁正式出任俄羅斯總統,便致電與其有交情的日本內閣總理大臣首相森喜朗,希望雙方進行會談。剛上台便陷入政治危機的森喜朗當場同意,希望以會談解決兩國領土問題,獲得政治資本。然而普丁態度堅決,同年9月訪問日本時拒絕了森喜朗執行川奈提案的要求。普丁提出先行締結中間性條約,亦被森喜朗拒絕。雙方經過談判後,於2001年3月共同宣布通過1956年日蘇聯合聲明。然而,森喜朗內閣當時的支持率已下降到9%,且已有要求其下台的呼聲。同年4月,由於依靠俄羅斯反戈一擊的希望已破滅,森喜朗就任僅一年便被迫下台,由強硬鷹派小泉純一郎拜相

2003年,由於小泉純一郎多次以「內閣總理大臣官銜多次參拜靖國神社中國大陸認為首相只允許以私人名目參拜,不得簽署官銜),導致日本中國大陸出現外交僵局,小泉決定訪問俄羅斯尋求支持。在這次訪問中,普丁支持日本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但在領土問題上,兩國仍未達成一致共識。2004年,由於日本自民黨參議院選舉落敗,情況不利的背景下,小泉決定再提領土問題作為主要問題討論。同年9月2日,小泉訪問南千島群島,遭俄羅斯強烈抗議,兩國外交陷入僵局。11月,為打破外交僵局,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稱願遵守日蘇聯合聲明,歸還四島中較小的齒舞群島色丹島。普丁表示贊許,以為訪日造勢。然而,俄羅斯右翼反對派人士表示強烈反對。薩哈林島民眾甚至組織民兵,阻止日本得到四島。極端者更聲稱,若俄羅斯要歸還領土,將會要求普丁下台。日本對於俄羅斯僅還兩島亦極為不滿,指稱普丁的話全是「蘇聯時期的陳詞濫調」。普丁回應說,在日蘇聯合聲明中僅有歸還二島的條款,直到現在俄日領土問題仍未解決。

利特維年科事件編輯

2007年7月20日,英國首相戈登·布朗宣布將四名俄羅斯外交官驅逐出境,理由是俄羅斯拒絕交出被控謀殺另一名前間諜亞歷山大·瓦爾傑洛維奇·利特維年科的前KGB間諜安德烈·盧戈沃伊[97]儘管俄羅斯憲法規定禁止將俄羅斯公民遣送至其他國家,但英國外相大衛·米勒班說:「為全歐洲通緝令修改憲法並非史無前例,有一些國家已經做過。」[98]這一言論後被俄羅斯媒體指為「英國試圖要求俄國修憲」。[99]根據一項民調,62%的俄羅斯人反對修憲。[100]對此,英國駐俄羅斯大使東尼·布蘭頓回應說,英國並未強迫俄羅斯修改憲法,而只是為了描述遣送盧格沃伊的可能性。[101]普丁隨後要求英國官員「修理一下自己的腦子」,又說英國的要求是「殖民時期舊思想的遺毒」。[102][103]利特維年科的一個朋友曾稱,利特維年科死前指責普丁操縱謀殺案。[104]俄媒體後指責這一言論不實[105][106],而普丁則說:「死人說的話不配被評論。」[107]這一事件被視作俄英關係自1996年間諜事件後最大的衝突。普丁後又說:「我們會度過這個小危機。俄英關係仍將平穩前進,無論是俄國人還是英國人都希望兩國關係儘早正常化。」儘管如此,東尼·布蘭頓仍被俄羅斯外交部限期10天做出回應,俄羅斯政府還停止為英國官員頒發簽證。俄羅斯也停止了與英國在反恐上的合作。俄羅斯工會主席亞利山大·索金亦稱,在俄投資的英商將會面臨「稅務和條例上的限制,而且他們還會失去政府採購的機會。」有人認為,謀殺案的根源是2003年英國宣布對曾試圖推翻普丁政權的俄羅斯富豪鮑里斯·別列佐夫斯基提供的政治庇護,而別列佐夫斯基是利特維年科的贊助商。[97]

克里米亞危機編輯

 
2014年6月6日,普丁、德國總理梅克爾及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出席D日70周年紀念

2014年3月1日,俄羅斯議會批准總統普丁在烏克蘭使用武力,將出動俄羅斯聯邦武裝部隊進駐烏克蘭境內。3月31日,普丁簽署成立克里米亞事務部的命令,任命奧列格·薩維利耶夫為部長。[108]

2018年3月11日在拍攝紀錄片時,記者問到在甚麼情況下才會放棄克里米亞。普丁即時回答:「什麼?你瘋了嗎?這個選項(放棄克里米亞)從來不存在,將來也不會出現。」以示任何情況下都拒絕克里米亞與烏克蘭合為一體。[109]

2018年5月15日,克里米亞大橋完工,普丁主持開幕儀式。由於普丁約二十年前就考取了砂石車等級貨車的駕照[110],更親自駕駛砂石車駛過大橋[111]

敘利亞內戰編輯

 
2018年5月17日,普丁與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塞德索契會面

敘利亞內戰起源於阿拉伯之春活動和伊拉克戰爭的後續效果,敘利亞總統是親俄派,俄羅斯在中東唯一軍事基地也在敘利亞,普丁在2011年至今的過程中巧妙運用實力引導局勢,並結合伊朗與敘利亞政府天然的什葉派同盟關係,瓦解了美國歐巴馬總統原本預定對敘政府實施武力推翻的圖謀,之後事件走向國際聯合打擊伊斯蘭國(IS),俄國因為得到當地所有反美群眾的情報支援,以少於美軍的空軍實力,卻對IS造成關鍵重創,大幅擴增中東影響力,之後促成一股混合軍隊,也就是什葉派民兵與敘利亞官軍為主體,伊朗軍隊派出少量精銳以志願軍名目潛入擔任骨幹的混合軍隊,並擔任地面戰鬥任務,至2017年底已經收復92%領土。殘餘IS和美國支援的叛軍被壓縮在北部靠近土耳其的邊陲地帶。

其中兩大關鍵事件是土耳其未遂政變庫德族獨立問題,這是美國自身的戰略失誤被普丁反向利用,[112]目前北約的土耳其由原來的堅定親美派轉變為遊走在美俄之間的雙面人,以謀求獲得最大利益。

全面入侵烏克蘭編輯

2021年11月30日,普丁就北約在烏克蘭加緊行動、部署能命中俄羅斯城市的長距離飛彈飛彈防禦系統發表談話,表示有關行為觸及克里姆林宮「紅線」[113]。他要求美國總統喬·拜登從法律層面保證北約不東擴,或是「在俄羅斯領土附近部署威脅到我們的武器系統」[114],但被北約和美國拒絕[115][116]。儘管如此,俄羅斯還是多次重申無入侵烏克蘭的計劃[117][118][119]

2022年2月,普丁表示烏克蘭如果加入北約英語Ukraine–NATO relations,就會奪回克里米亞地區或親俄分裂分子控制的頓巴斯地區[120]。2月7日,在與法國總統艾曼紐·馬克宏的聯合記者會上,普丁承認不會在烏克蘭附近展開新的軍事行動[121]

2022年2月15日,俄羅斯國會下議院國家杜馬支持一項承認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和盧干斯克人民共和國為獨立國家的法案[122]。2月21日,普丁簽署法案[123]。2月24日,普丁發表電視講話,宣布向烏克蘭展開「特別軍事行動」[124],隨後轉為全面入侵[125]。英國首相鮑里斯·強森暗示普丁可能面臨戰爭罪指控,表示正努力與盟國一同合作,為在烏克蘭地區犯下戰爭罪的人士設立「專門的國際戰爭罪法庭」[126]。2月25日,美國財政部將普丁及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列入《特別指定國民和被封鎖人員》進行制裁,一同被制裁的還包括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委員[註 1][127]。2月28日,加拿大跟進制裁[128]

俄羅斯外交部其後於3月15日對美國進行反制裁,被制裁人士包括總統喬·拜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丁等13人[註 2],他們將無法進入俄羅斯,同時在俄羅斯的資產會被凍結[129]。另外在基輔近郊的小鎮布查出現大量有凌虐痕跡的烏克蘭平民屍體,因為此舉明顯是由俄軍所為且殺害平民依據國際法已經觸犯戰爭罪,因此普丁遭到國際社會要求負起戰爭罪的責任[130]。同年6月9日,烏克蘭總統弗拉迪米爾·澤倫斯基簽署一項法令,將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丁在內的35名俄羅斯官員列入該國旅行與金融制裁的黑名單[131]

9月21日,針對烏克蘭在哈爾科夫地區的反攻行動大捷,同時配合頓內次克和盧干斯克地區即將舉行的吞併公投,普丁發表電視講話,宣布在俄羅斯發起局部軍事動員,動員令即日起施行。據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透露,此次軍事動員計劃調動30萬預備役公民[132][133]。12月20日,普丁罕見地承認俄軍在領占烏克蘭的4個地區上陷入嚴峻的軍事挑戰[134]

個人生活編輯

 
1983年7月28日,普丁與柳德米拉在婚禮上

1983年7月28日,普丁與柳德米拉結婚。柳德米拉1958年1月6日生於加里寧格勒,曾任空服員,當時是列寧格勒大學語言系西班牙語組的大學部學生。普丁夫婦的長女瑪麗亞生於1985年,小女兒葉卡捷琳娜生於1986年。2013年6月6日,夫婦二人在克里姆林宮觀看芭蕾舞演出後宣布,他們決定離婚。[135][136]2008年4月,俄羅斯報章《莫斯科記者報》在其網站報導俄羅斯藝術體操運動員阿林娜·卡巴耶娃與普丁之間存在感情並計劃結婚[137],不過普丁否認該報導[138]。另有情婦斯維特蘭娜·克里沃諾吉赫英語Svetlana Krivonogikh,兩人於普丁出任聖彼得堡市長時結識,2003年生下女兒伊莉莎白(Елизавета)[139]。根據國際調查記者同盟揭秘的潘朵拉文件,斯維特蘭娜在伊莉莎白出生半年後,通過個人在摩納哥蒙特卡羅設立的離岸公司,在當地買下賭場附近的一間四層樓高的豪宅,時值310萬美元。負責為她設立離岸公司Moores Rowland的是普丁好友、俄羅斯寡頭根納季·季姆琴科及英國人埃蒙·麥格雷戈(Eamonn McGregor),其中季姆琴科於2014年不顧美國針對克里米亞危機對俄羅斯的制裁,利用個人在瑞士成立的貿易公司Gunvor向俄羅斯出口石油,結果被歐巴馬政府制裁。在普丁的幫助下,斯維特蘭娜陸續在家鄉聖彼得堡及莫斯科購買房產,還有遊艇及其他資產,身家估計超過1億美元[140]

普丁的父親是一名「模範共產黨員,他堅信共產主義並試圖將它應用於日常生活。」由於他的貢獻,他成為了核心黨員的秘書,並在學習了共產主義課程後加入了工廠的黨支部。儘管普丁的父親是一名無神論者,但是普丁的母親是一名堅定的俄羅斯正教會信徒(東正教當時正在被蘇聯政府打壓)。普丁的母親並不在家中進行宗教活動,但她經常參與教會活動。她在普丁小時便教導他基督宗教思想,普丁的父親儘管對此事心知肚明,卻沒有進行干涉。[141]1993年,普丁的妻子遭遇了一次車禍後受傷,且一場大火燒毀了他們的房屋。這一事件使得普丁成為了一名東正教徒。[142]在他一次訪問以色列前,他的母親給了他一個十字架並囑咐他戴上。後來普丁回憶說:「我遵照她說的做了,將十字架戴在脖子上。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摘過它。」[141]

在思想方面,普丁將自己對烏克蘭的攻勢彼得大帝相提並論,辯稱其責任是奪回屬於俄羅斯的土地[143]

普丁最喜愛的運動是柔道。他在14歲時習武,當時他練習俄羅斯傳統的桑搏防身術,爾後轉為相近於俄國桑搏的日本柔道,並一直練習至今。[144]普丁在列寧格勒的柔道競賽中曾獲得過冠軍。普丁曾與他人合著一本名為《與弗拉迪米爾·普丁練習柔道》的書,英譯版名為《柔道:歷史、理論與練習》(Judo: History, Theory, Practice.)。[145]普丁並非第一個練習柔道的國家領導人,但他在柔道方面取得的成就是其他領導人難以相比的。他目前是黑帶六段,且很擅長掃腰摔[146]普丁也是柔道與桑搏的「體育大師」(Master of Sports,蘇聯體育頭銜之一)。此外,普丁還喜歡滑雪冰球賽車,每天幾乎游泳1,000米。[147]由於他在行走時右臂的擺動幅度明顯小於左臂,他一度被懷疑有帕金森症,不過被英國科學家認為是槍手步態。[148]普丁一直以硬漢政治家形象深受世界民眾的歡迎。而中國中央電視台記者水均益索契冬奧會採訪時曾詢問普丁退休後是否會拍攝電影,但普丁否認了記者的詢問,他退休後想打冰球。[147]

而飲食方面,根據報導,普丁很喜愛食。此外,普丁對煎烤類食品亦有特別愛好。[149]另有媒體報導,普丁亦喜歡收藏手錶[150]他還有飼養多隻

評價與公眾形象編輯

積極評價編輯

 
普丁的形象遍及俄羅斯街巷。

俄羅斯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評價普丁:「真正的男子漢和一名強而有力的領袖」。[151]

傳記作者克羅波克評價普丁:「從許多方面來看,普丁是俄羅斯民族意識的具體體現。在過去100年中,我們從來沒有一個領導人能夠像普丁一樣如此接近俄羅斯的魂。」[152]俄羅斯著名評論家格雷布·帕維洛夫斯基說,他的電台不會有批評普丁的言論,因為他喜歡普丁。[153]

一項民調顯示,截止到2007年11月,普丁的支持率高達84%,位列世界第一。[154]他的支持率在1999年8月只有31%,但11月時已達80%,從那以後再沒有跌過65%。分析人士認為,普丁的高支持率主要來源於他任期內民生的顯著提高和俄羅斯重獲世界發言權的事實。[155][156]普丁獲高支持率的另一原因是大多數俄羅斯人經歷了蘇聯解體後,對西方國家感到極大的失望,因此他們不再相信傾西方的民主派政治家,而這些人在普丁任內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壓。

非政府機構列瓦達中心於2007年6月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普丁的支持率是81%[157],是該段時期世界上民望最高的領導人[158];據全俄輿情研究中心於2012年的調查,在俄國人心中,普丁的聲望高於20世紀以來俄國蘇聯其他領袖[159]。普丁支持率在他的第一個總統任期內從來沒有跌破65%[160],但在2013年1月,他的支持率下滑至62%,是自2000年以來的最低點[161];觀察家認為,普丁的高支持率是因為他擔任總統期間俄羅斯的生活水準顯著改善,又在世界舞台上重新抬頭[162][163]

由美國和列瓦達中心在俄羅斯各地2006年6-7月的聯合調查顯示[164],世界輿論指出無論是俄羅斯還是美國民眾,也相信俄羅斯正朝著一個反民主的方向,但俄羅斯人普遍支持普丁和他的團隊的政治進程[165]。2005年的一項調查顯示,俄羅斯人認為該國在普丁的統治下比葉爾欽戈巴契夫年代更民主,人權思想亦更好[166]

列瓦達中心在俄烏戰爭後舉辦了民意調查,顯示普丁的支持率達到83%,處於4年來最高水準。勒瓦達中心採取自主調查活動,資訊的可靠性被認為比較高,同時勒瓦達中心也被俄羅斯當局認定為外國代理人[167]

負面評價編輯

他所帶領的政府被反對派、西方政府和歐美人權組織質疑,尤其是他在任內所主導的第二次車臣戰爭頓巴斯戰爭克里米亞戰爭南奧塞提亞戰爭俄烏戰爭敘利亞內戰中,展現出強硬態度,以及國內經濟體制改革中出現的寡頭化等問題。普丁對共產主義者評價偏向負面,於2009年12月在俄羅斯國家電視台評論前蘇共中央總書記約瑟夫·史達林:「很難被非黑即白地評價,很難說他的一生是功是過。」[168][169];而俄羅斯聯邦共產黨、比俄共更加親近史達林主義蘇聯共產黨俄羅斯共產主義工人黨全聯盟共產黨布爾什維克以及第三位置政黨俄羅斯民族布爾什維克黨基本上都對普丁持負面評價[170][171][172][173][174]

 
普丁下令侵略烏克蘭後受到猛烈抨擊。圖為抗議者發起反戰運動

2009年12月,俄羅斯共產黨主席久加諾夫在評價普丁執政10年的功過時說:「從重大的經濟及國家政策的角度講,與上一個十年相比,現行(普丁的)執政團隊並沒有鞏固國家,反而是進一步搞壞了國家,進一步削弱了國家。普丁政權僅僅是前政權(葉爾欽政權)的變種而已,其威望在許多方面只是靠空洞的言辭說教來維持的,其所作所為實際上進一步加深了上世紀90年代所建立的犯罪性的資本主義制度的危機;挽救國家的唯一出路是採納俄共的社會經濟改革綱領,在俄羅斯重新恢復社會主義原則。」[175]

2004年1月,美國國務卿克林·鮑爾在訪俄時指出,普丁壓制反對派媒體,逮捕支持反對黨派的財閥,這是「民主倒退」的體現。[176]美國第43任總統喬治·沃克·布希卸任後在個人自傳《抉擇時刻》評價世界各主要國家領導人時寫到「有時候,他驕傲自大,有時候,他又充滿了魅力,但更多的時候,他表現得太過強硬」。[177]

英國王儲查爾斯於2014年5月在加拿大哈利法克斯的二戰紀念館參觀,與一位曾經受到納粹德國迫害的猶太裔紀念館義工交談時,批評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查爾斯稱「普丁目前在烏克蘭的作為,猶如二戰期間的希特勒。」[178]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2014年8月在接受德國記者專訪時批評普丁是以自我為中心,認為普丁想要「重建柏林圍牆」。[179]

美國《紐約時報》批評,在俄羅斯經濟中出現一組新的巨商集團,並明顯地控制住俄羅斯的整體經濟情況,這與普丁本人有密切的關係。包括羅曼·阿布拉莫維奇奧列格·傑里帕斯卡米哈伊爾·普羅霍羅夫以及尤里·科瓦利丘克等人[180][181][182][183][184][185]英國廣播公司批評普丁於總統任期內塑造一種個人崇拜的價值觀[186][187]

普丁執政的二十年間一直與東正教保持緊密的聯繫,並試圖使俄羅斯遠離西方價值觀,包括對同性戀和性別流動性的自由態度。2013年,俄羅斯將同性戀定為非刑事罪,普丁簽署了一項立法,禁止「宣傳非傳統性關係」,表示是促進傳統俄羅斯價值觀超越西方自由主義的一部分。法案規定,若俄羅斯公民向未成年人提供有關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者社區資訊的人,或舉行同性戀集會,將處於高額4,000英鎊罰款和拘留最多14天,若是外國民眾則可驅逐出境[188]。引起LGBT團體和國際人權組織廣泛批評,認為普丁已經違反了俄羅斯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及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承諾[189]

獎項和榮譽編輯

榮譽稱號及學位編輯

爭議編輯

關於普丁宮的爭議編輯

2010年,俄羅斯商人謝爾蓋·科列斯尼科夫英語Sergei Kolesnikov (whistleblower)在向時任總統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發表公開信後透露,他是普丁委託修建黑海豪華宮殿的建設者,表示其宮殿是通過腐敗,賄賂和盜竊的結合,要求梅德維傑夫徹查,以向俄羅斯民眾表明,包括普丁在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過普丁的發言人駁回了這一指控[191]。該宮殿後來被商人亞歷山大·波諾馬連科(Aleksandr Ponomarenko)購買後,2014年科列斯尼科夫透露,該物業由一家賽普勒斯公司所有,而該公司又由在英屬維京群島註冊的公司所有,表示沒有人真正知道那個宮殿的最終受益者是誰[192]

2021年1月19日,亞歷克賽·阿納托利耶維奇·納瓦利內團隊的反腐敗基金會(FBK)發布一段他在德國療養時錄製長約兩小時的調查紀錄片,指控俄羅斯總統普丁秘密在位於黑海格連吉克沿岸,透過賄賂資助,建造了價值10億美元的的奢華宮殿。FBK表示,其報​​告是基於對承包商的採訪,藍圖和可公開獲取的文件,納瓦利內在影片中聲稱這處豪宅為「全球最貴宮殿」,占地面積約1萬7691平方公尺,為摩納哥國土面積的36倍。FBK也引用圖紙,官方文件和航拍照片,詳述豪宅內的設施,包括溜冰場、葡萄園、教堂、圓形劇場、劇院、賭場和直升機停機坪等。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駁斥納瓦利內的報告,強調該宮殿與總統或克里姆林宮無關,並指該紀錄是陳詞濫調,指該指控最初是由一名與普丁有聯繫的商人謝爾蓋·科列斯尼科夫英語Sergei Kolesnikov (whistleblower)於2010年提出的:「我不清楚有關調查,很多年前,我們已經解釋了普丁在格連吉克沒有宮殿」[193]。隔日,佩斯科夫再次表示「該指控都是毫無根據的主張。純粹是胡說八道」[194]

軼事編輯

  • 1988年5月,美國總統隆納·雷根訪問蘇聯,在莫斯科紅場被拍下一張照片。在照片中有雷根一行與一大一少兩名男遊客,雷根正與少年遊客握手。拍照的美國總統專職攝影師彼得聲稱,脖子上掛著相機,站在少年背後的男子正是當時蘇聯國家安全會議(KGB)的要員、俄羅斯現任總統普丁[195]
  • 美國副總統迪克·錢尼指責普丁後,普丁回答說:「你們副總統的言論,似乎可以和失敗的狩獵相比。」(錢尼曾在打獵時誤傷他人,此處被普丁拿來取笑。)[196]
  • 對於小布希在第32屆八國峰會後記者招待會上批評俄羅斯民主問題,普丁說:「讓我跟你老實說罷,俄羅斯人壓根就不想要伊拉克那種民主。」[197]據小布希自傳回憶,兩人的第一次見面,普丁曾因自稱渾身充滿熱血而遭反駁為「不,弗拉迪米爾,你是個冷血動物」[177]
  • 普丁在批評美國進攻伊拉克後,又說:「不過話說回來,如果美國就此拍屁股走人,而不在伊拉克建立一個有秩序的政府機關,那它就犯下又一個錯誤了。」[198]
  • 普丁曾乘坐過,甚至是駕駛過戰鬥機。2000年曾乘坐蘇-27戰鬥機視察車臣,2005年還坐上了圖-160戰略轟炸機的機長位置去北方視察軍事演習。[199]
  • 由於普丁喜愛打獵、格鬥以及駕駛多種載具的經歷,日本漫畫家馬場康誌以此為靈感創作出了連載漫畫《騎乘之王》,漫畫主角亞歷桑德·普魯契諾夫即是以普丁做為樣本。普魯契諾夫是中亞普魯吉亞共和國的終身大總統,心中充滿「駕馭」(騎乘)一切事物的欲望。一日普魯契諾夫遭恐怖分子暗殺,暗殺行動雖然失敗,但導致普魯契諾夫轉生到異世界,並在異世界開始他的「騎乘」之旅。
  • 普丁在國內通過立法禁止民眾使用「戰爭」來描述自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作戰,並一直將俄軍在當地的衝突定義為特別軍事行動,許多反戰人士也因此遭到政府起訴。在莫斯科經歷入侵烏克蘭將近10個月後,普丁於12月23日一次政府會議的新聞發布會上首次承認,俄羅斯與烏克蘭的衝突實際上都是一場「戰爭」。有因為持反戰觀點而逃離該國的俄羅斯議員對此象徵性地向俄羅斯檢察總長致信,要求起訴普丁[200][201]

注釋編輯

  1. ^ 包括國安會主席瓦蓮京娜·馬特維延科、對外情報局局長謝爾蓋·納雷什金、國家杜馬議長維亞切斯拉夫·沃洛金、生態環保和交通問題特別代表謝爾蓋·伊凡諾夫、安全會議秘書尼古拉·帕特魯舍夫、內政部長弗拉迪米爾·科洛科利采夫英語Vladimir Kolokoltsev、聯邦安全局局長亞歷山大·博爾特尼科夫、總統駐中央聯邦管區特別代表伊高爾·曉戈列夫、駐南部聯邦管區特別代表弗拉迪米爾·烏斯季諾夫英語Vladimir Ustinov和國家近衛軍總司令維克托·佐洛托夫
  2. ^ 共13人:總統喬·拜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丁、白宮新聞秘書珍·莎琪、前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拜登總統次子杭特·拜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國家安全顧問傑克·蘇利文、副國家安全顧問達利普·辛格英語Daleep Singh美國國際開發署署長薩曼莎·鮑爾、副財政部長沃利·阿德耶莫英語Wally Adeyemo美國進出口銀行行長雷塔·喬·路易斯英語Reta Jo Lewis

參考文獻編輯

  1. ^ Vladimir Putin quits as head of Russia's ruling party. 24 April 2012 [2018-02-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1-21) –透過www.telegraph.co.uk. 
  2. ^ 中央通訊社. [2016-03-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06). 
  3. ^ 3.0 3.1 著名人物 ─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 俄羅斯新聞社. [2011年1月23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年2月10日). (簡體中文)
  4. ^ 存档副本. [2022-10-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10-03). 
  5. ^ 有傳記作者認為,普丁應於1950年在俄羅斯南部某地出生。參見《普丁先生是誰》(Who is Mr. Putin),弗拉迪米爾·普里拜羅夫斯基與尤里·費爾什丁斯基著。
  6. ^ Short, Philip. Putin: The explosive and extraordinary new biography of Russia’s leader. Random House https://books.google.com.hk/books?id=_mcBEAAAQBAJ&pg=PP20&dq=vladimir+putin+born+hospital&hl=zh-TW&sa=X&ved=2ahUKEwiY3LPBxbX7AhXb1GEKHZ91Ds0Q6AF6BAgBEAM#v=onepage&q=vladimir%20putin%20born%20hospital&f=false. 2022-06-30. ISBN 978-1-4735-2160-5 (英語).  缺少或|title=為空 (幫助)
  7. ^ 《Maria Ivanova Putina》. [2017-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17). 
  8. ^ 《Vladimir Spiridonovich Putin》. [2017-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1). 
  9. ^ 《弗拉迪米爾·普丁與革命的終結》(Vladimir Putin and the End of Revolution)第40頁,彼得·貝克與蘇珊·格拉瑟著,ISBN 978-0-7432-6431-0
  10. ^ 小學老師撰寫回憶錄 大曝普丁鮮為人知的故事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新華網
  11. ^ ИВАНОВ Сергей Борисович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俄文),Антикомпромат (anticompromat.ru)
  12. ^ ПУТИН 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俄文),Антикомпромат (anticompromat.ru)
  13. ^ 《成功者一生中的七個時刻》,莫斯科夫斯基·克索姆萊特著,1999年8月18日出版
  14. ^ 普丁:昔日間諜 今日總統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BBC,2000年3月27日
  15. ^ 俄國總統普京80年代在前東德特工證件曝光. BBC. 2018-12-12 [2018-12-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06). 
  16. ^ 《蘇聯的最後一天》(Moscow, December25, 1991: The Last Day of the Soviet Union)第252頁,康納·歐克納瑞著,2013年12月12日出版,ISBN 978-986-6723-98-8
  17. ^ Archived copy. [21 February 20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2-21). 
  18. ^ 18.0 18.1 18.2 18.3 俄罗斯总理普京早年生涯. 騰訊網新聞. [2017-06-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0-11) (中文(中國大陸)). 
  19. ^ Kovalev, Vladimir. Uproar at Honor For Putin. The Saint Petersburg Times. 23 July 2004 [2017-06-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3-20). 
  20. ^ Hoffman, David. Putin's Career Rooted in Russia's KGB. The Washington Post. 30 January 2000 [2017-06-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8-21). 
  21. ^ Archived copy. [27 September 20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9-27).  by Catherine Belton
  22. ^ Walsh, Nick Paton (29 February 2004). "The Man Who Wasn't There"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The Observer.
  23. ^ 23.0 23.1 Владимир Путин: от ассистента Собчака до и.о. премьера. GAZETA.RU. [2017-06-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8-10) (俄語). 
  24. ^ 24.0 24.1 Pribylovsky, Vladimir. Valdimir Putin. Власть-2010 (60 биографий) (PDF). Moscow: Panorama. 2010: 132–139 [2017-06-11]. ISBN 978-5-94420-038-9.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3-07-31) (俄語). 
  25. ^ Rosefielde, Steven; Hedlund, Stefan. Russia Since 198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 139 [21 May 2017]. ISBN 978-0-521-84913-5. 
  26. ^ 葉爾欽演講原文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1999年8月9日,BBC新聞
  27. ^ 葉爾欽重畫世界政治地圖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1999年8月10日,BBC新聞
  28. ^ 葉爾欽接班人出任總理已通過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1999年8月16日,BBC新聞
  29. ^ 葉爾欽女兒博客文章顛覆普丁「強人形象」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香港新聞網
  30. ^ 杜馬恢復蘇聯國歌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CNN新聞
  31. ^ 葉爾欽陷入丑聞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BBC新聞
  32. ^ 葉爾欽警告普丁不要讓民主開倒車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BBC中文網
  33. ^ 82%俄羅斯人支持新聞審查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俄羅斯發展報,2005年6月24日
  34. ^ Putin tightens grip on security. BBC新聞. 2004-09-13 [2007-12-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9-15). 
  35. ^ 普丁與「接班人」觥籌交錯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新華網
  36. ^ 八國集團新聞記者採訪(官方原文)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2007年6月4日
  37. ^ 普丁可能指定接班人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Bloomberg新聞
  38. ^ 2007年2月1日普丁新聞發布會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Kremlin.ru
  39. ^ 39.0 39.1 俄總理等政要表態支持梅德維傑夫為總統候選人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多維新聞網
  40. ^ Person of the Year 2007 - TIME. Time. 2007-12-19 [2020-11-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9-29). 
  41. ^ 普丁同意梅德維傑夫作爲接班人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BBC新聞
  42. ^ 普丁支持第一副總理梅德維傑夫為總統候選人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新浪網
  43. ^ 43.0 43.1 解讀普丁接班人梅德維傑夫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新浪網
  44. ^ 普丁支持梅德維傑夫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MSNBC
  45. ^ 普丁將參加2012俄總統選舉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Bloomberg新聞
  46. ^ 俄罗斯首次修宪专为普京?. 新華網. [2008年].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2-06) (中文(簡體)). 
  47. ^ 没有苏联的二十年(中文字幕)—在线播放—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v.youku.com. [2017-03-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6-14). 
  48. ^ 普京当选总统迎来新挑战 能否遏制腐败有待观察. 南方日報. 環球網. [2012年].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1) (中文(簡體)). 
  49. ^ 俄反对派人士指责普京开民主倒车. 路透社. 2012年8月2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7月6日). 
  50. ^ 俄反对派称普京拥有20套豪宅58架飞机. 解放牛網. 2012-08-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3). 
  51. ^ mskagency.ru/materials/2574786. [2017-1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06). 
  52. ^ Putin Announces He Will Run For Reelection In March. RadioFreeEurope/RadioLiberty. 2017-12-06 [2017-12-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27). 
  53. ^ It’s Official: Putin Says He’ll Run for Re-Election. Bloomberg.com. 2017-12-06 [2017-12-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06). 
  54. ^ Walker, Shaun. Vladimir Putin makes it official – he's running for re-election in 2018. The Guardian. 2017-12-06 [2017-12-07]. ISSN 0261-307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8) (英國英語). 
  55. ^ Кремль объяснил разницу в полномочиях Собянина и Мишустина по вирусу. РБК. [2020-03-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1-02) (俄語). 
  56. ^ Песков сообщил о регулярных тестах Путина на коронавирус. Interfax. 2020-04-03 [2020-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14) (俄語). 
  57. ^ Путин перешел на удаленку. Росбалт. 2020-04-03 [2020-04-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16) (俄語). 
  58. ^ Путин: дата голосования по поправкам к Конституции должна быть перенесена. TASS. 2020-03-25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3-26) (俄語). 
  59. ^ Litvinova, Daria. Putin reveals he was vaccinated with Russia's Sputnik V. Associated Press. 2021-08-13 [2021-09-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9-18). 
  60. ^ Litvinova, Daria. Putin in self-isolation due to COVID cases in inner circle. Associated Press. 2021-09-14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19). 
  61. ^ 普京为当“终身总统”铺平道路. DW. 2021-04-06 [2021-06-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6-20). 
  62. ^ Putin signs law allowing him to serve 2 more terms. ABS-CBN News. 2021-04-05 [2021-04-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3). 
  63. ^ 63.0 63.1 Michael McFaul. The Putin Paradox. 美國進步中心. 2004年6月24日 [2011年1月26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年5月13日) (英語). 
  64. ^ 64.0 64.1 Stephen White、Zvi Gitelman和Richard Sakwa. Developments in Russian Politics 6. 杜克大學出版社. 2005年6月16日. ISBN 0822335220 (英語). 
  65. ^ Gabriele Krone-Schmalz. Was passiert in Russland. 慕尼黑: 赫比格出版社. 2007年9月30日. ISBN 9783776625257.  (德文)
  66. ^ 吳迪. 從無名小輩到鐵腕總統 普京的「五大戰役」(上). 香港01. 2018-03-18 [2021-05-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6-03) (中文(香港)). 
  67. ^ Welle (www.dw.com), Deutsche. 普京的铁腕式民主 | DW | 14.07.2006. DW.COM. [2021-05-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6-20) (中文(中國大陸)). 
  68. ^ “铁腕总统”普京的六重面孔_中国台湾网. www.taiwan.cn. [2021-05-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6-02). 
  69. ^ The World Bank in Russia ─ Russian Economic Report (PDF). 世界銀行. 2009年11月 [2011年1月23日].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8年10月21日) (英語). 
  70. ^ 70.0 70.1 Russians weigh Putin's protégé. 美聯社. 2008年5月3日 [2011年1月23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年2月23日) (英語). 
  71. ^ Report for Selected Countries and Subjects.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2011年1月23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6月24日) (英語). 
  72. ^ Igor Fedyukin. Putin’s Eight Years. 《生意人報》. 2007年9月18日 [2011年1月23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年1月6日) (英語). 
  73. ^ Russia’s economy under Vladimir Putin: achievements and failures. 俄羅斯新聞社. 2008年1月3日 [2011年1月23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9月13日) (英語). 
  74. ^ Katya Malofeeva和Tim Brenton. Putin’s Economy – Eight Years On. RUSSIA PROFILE.ORG. 2007年8月15日 [2011年1月23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年12月22日) (英語). 
  75. ^ Mu Xuequan. Putin visions new development plans for Russia. 新華網. 2008年2月3日 [2011年1月26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年2月1日) (英語). 
  76. ^ 76.0 76.1 2007年2月10日,普京在第43屆慕尼黑會議上的演講。. [2007年12月5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年5月4日). 
  77. ^ 2007年1月18日,普京在印度電視台「Doordarshan」的採訪. [2007年12月5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年5月4日). 
  78. ^ 新华网: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命令制裁利比亚. [2013-05-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26). 
  79. ^ 凤凰网:俄罗斯承认利比亚反对派过渡委员会为合法对话伙伴. [2013-05-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27). 
  80. ^ 新浪网:俄罗斯承认利比亚反对派政权. [2013-05-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05). 
  81. ^ 搜狐网:利比亚反对派称中俄将难获石油新合同. [2013-05-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04). 
  82. ^ 朝鲜人民军史上最大的叛徒—李相朝大将_解密军情_西陆网. junshi.xilu.com. [2017-03-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17). 
  83. ^ 普京开始访问朝鲜. www.people.com.cn. [2017-03-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9-24). 
  84. ^ 搜狐网:联合国制裁朝鲜. [2013-05-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02). 
  85. ^ 财经网:俄罗斯执行联合国制裁朝鲜决议. [2013-05-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1-16). 
  86. ^ 新浪网:联合国安理会曾两次通过决议制裁朝鲜. [2013-05-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26). 
  87. ^ 韩联社:俄罗斯再次谴责朝鲜炮击延坪岛. [2013-05-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02). 
  88. ^ 對普丁說不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2004年9月14日,華盛頓郵報
  89. ^ 梅克爾僵化俄德關係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BBC新聞
  90. ^ 利特維年科中毒案始末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俄新網
  91. ^ 《普丁「愛沙尼亞情結」的根本原因》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林·貝里,2007年5月25日,莫斯科時報
  92. ^ 慶祝衛國戰爭62周年的演講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2007年5月9日
  93. ^ 普丁正在玩火自焚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安妮·愛普巴姆著,2007年5月6日
  94. ^ 八國峰會後記者招待會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2007年6月8日
  95. ^ 俄證實向伊朗出售核武器是為牽制美國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東方網
  96. ^ 《猜謎遊戲──俄伊核問題決策》,60頁
  97. ^ 97.0 97.1 英國對抗俄驅逐威脅 公布謀殺案真相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岡薩羅·維納、賽巴斯蒂安·亞利森著,2007年7月20日,Bloomberg新聞
  98. ^ 大衛·米利班德的聲明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2007年7月16日
  99. ^ 英國試圖要求俄國修憲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2007年8月29日
  100. ^ VCIOM:俄國人反對遣送盧格沃伊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2007年8月21日,RBC.ru
  101. ^ 英國大使建議俄羅斯換個角度看憲法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2007年7月23日,Gorod.lv
  102. ^ 英國佬爬進俄國憲法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2007年8月17日
  103. ^ 普丁總統對俄青年組織講談錄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2007年7月24日
  104. ^ 利特維年科的聲明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BBC新聞
  105. ^ 俄國人該為利氏之死負責麼?利氏奇怪的遺願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Izvestia
  106. ^ 普丁是否被誣陷?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Townhall.com
  107. ^ 俄羅斯-歐盟峰會會後記者招待會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芬蘭赫爾辛基
  108. ^ chinanews. 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命令 成立克里米亚事务部-中新网. www.chinanews.com. [2017-03-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18). 
  109. ^ 普京霸氣回應記者:克里米亞是俄羅斯的 堅拒歸還烏克蘭. [2018-03-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23). 
  110. ^ 郭鵬飛. 普京开重卡是无证驾驶?克宫:20年前就拿货车驾照. 環球網. 2018-05-16 [2022-03-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6-14) (中文(中國大陸)). 
  111. ^ 國際中心. 19公里歐洲最長! 克里米亞大橋通車 普亭讚奇蹟. ETtoday新聞雲. 2018-05-16 [2022-03-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6-14) (中文(臺灣)). 
  112. ^ 与埃尔多安会晤 普京访土有. [2017-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0-27). 
  113. ^ Russia will act if Nato countries cross Ukraine 'red lines', Putin says. The Guardian. 2021-11-30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17). 
  114. ^ Putin Demands NATO Guarantees Not to Expand Eastward. U.S. News & World Report. 2021-12-01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12). 
  115. ^ US will help to end Ukraine conflict with Russia, Biden tells Kyiv. Euronews. 2021-12-10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20). 
  116. ^ Is Russia preparing to invade Ukraine? And other questions. BBC News. 2021-12-10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19). 
  117. ^ Russia spy chief says Ukraine invasion plan 'malicious' U.S. propaganda. Reuters. 2021-11-27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22). 
  118. ^ West voices its concern over Russia's military build-up on Ukrainian border ahead of Biden call with Putin. Sky News. 2021-12-07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1-24). 
  119. ^ Russia denies looking for pretext to invade Ukraine. Associated Press. 2022-01-17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1-22). 
  120. ^ Ukraine tensions: US trying to draw Russia into war, Putin says. BBC News. 2022-02-02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22). 
  121. ^ France says Putin promised no 'new military initiatives' near Ukraine in talks with Macron. ABC News. 2022-02-08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18). 
  122. ^ Russian Parliament Backs Plan to Recognize Breakaway Ukrainian Regions. The Moscow Times. 2022-02-15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15). 
  123. ^ Extracts from Putin's speech on Ukraine. Reuters. 2022-02-21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27). 
  124. ^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announces military assault against Ukraine in surprise speech. Msn.com. 2017-04-19 [2022-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24). 
  125. ^ Russia launches massive invasion of Ukraine — live updates. DW.COM. 2022-02-24 [2022-02-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24) (英國英語). 
  126. ^ Johnson: Putin may face war crimes charges. The Guardian. [2022-02-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25). 
  127. ^ U.S. Treasury Imposes Sanctions on Russian Federatio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and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Sergei Lavrov. U.S. Department of the Treasury (新聞稿). 2022-02-25 [2022-02-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28). 
  128. ^ Regulations Amending the Special Economic Measures (Russia) Regulations. international. 2022-02-24 [2022-05-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3-29) (英語). 
  129. ^ Russia sanctions Joe Biden, Hillary Clinton and othersRussia sanctions Joe Biden, Hillary Clinton and others. BBC News. 2022-03-15 [2022-03-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08). 
  130. ^ 俄烏戰爭:布查平民殺戮是否構成種族滅絶罪. BBC News 中文. 2022-04-08 [2022-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5-03) (中文(繁體)). 
  131. ^ Ukraine Imposes Sanctions On Putin, More Than 30 Other Russian Government Officials. RadioFreeEurope/RadioLiberty. [2022-06-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6-23) (英語). 
  132. ^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刚刚发布的视频讲话中宣布进行部分动员. 央視網 (新浪新聞中心). 2022-09-21 [2022-09-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10-17). 
  133. ^ 成依華. 俄烏局勢︱普京宣布俄羅斯展開局部動員 徵召30萬預備役公民入伍. 香港01. 2022-09-21 (中文(香港)). 
  134. ^ Putin admits to ‘complicated’ situation in Russian-occupied Ukraine. the Guardian. 2022-12-20 (英語). 
  135. ^ 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夫人离婚. 新華網. 2013年6月7日 [2013年6月6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年10月3日). 
  136. ^ 俄羅斯總統普丁與夫人電視宣佈離婚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亞太日報,2013年6月7日
  137. ^ Quetteville, Harry de. Vladimir Putin 'to wed Olympic gymnast half his age'. The Telegraph. 2008-04-17 [2008-04-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2-10). 
  138. ^ Putin denies tabloid report that plans to marry former champion gymnast.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2008-04-18 [2008-04-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4-29). 
  139. ^ What connects Svetlana Krivonogikh with Vladimir Putin. Проект. 2020-11-25 [2021-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1-30). 
  140. ^ Harding, Luke. Pandora papers reveal hidden riches of Putin’s inner circle. The Guardian. 2021-10-03 [2021-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2-22). 
  141. ^ 141.0 141.1 《普丁:俄羅斯的選擇》,2004年,理察·薩科瓦著
  142. ^ 《公眾的選擇,受管制的民主:1999-2000年俄國選舉》,2003年,提摩西·科爾頓、麥可·麥克法爾著
  143. ^ Putin makes Peter the Great comparison over 'taking back Russian land'. euronews. 2022-06-10 [2022-06-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6-17) (英語). 
  144. ^ Vladimir Putin: the NPR interview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U.S. radio station National Public Radio New York(2001年11月15日)
  145. ^ 《柔道:歷史、理論與練習》,弗拉迪米爾·普丁、瓦西里·謝斯塔科夫、阿列科謝·李維茨基著,2004年7月出版,ISBN 978-1-55643-445-7
  146. ^ 總統與柔道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湯姆·羅斯著,FightingArts.com
  147. ^ 147.0 147.1 普京受访称生日那天和习近平一起喝伏特加. [2014-0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06). 
  148. ^ 普丁走路疑現帕金森前兆 外媒:是「槍手步態」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搜狐網
  149. ^ 普丁愛吃什麼菜?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新華網
  150. ^ 普京认栽吧 证明实力不是靠腕表数量. [2014-0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7-06). 
  151. ^ 莫斯科市长称普京是真正的男子汉和领袖. 環球網. [2012年].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1) (中文(簡體)). 
  152. ^ 外媒:普京演讲征服国内 西方制裁影响有限-中新网. www.chinanews.com. [2018-06-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6-20). 
  153. ^ 帕維洛夫斯基:提摩申科敢於冒險,卻不是反俄派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2007年11月16日
  154. ^ 俄羅斯民調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Russiavotes.org
  155. ^ 俄國人認為普丁統治帶來生活提高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Oprosy.info
  156. ^ 俄人生活素質提升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RBC Daily
  157. ^ Dmitry Sudakov. Vladimir Putin’s trademark begins to decline. 2008-01-25 [2019-03-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8-09). 
  158. ^ Madslien, Jorn. Russia's economic might: spooky or soothing?. BBC News. 4 July 2007 [2010-03-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06). 
  159. ^ «ИДЕАЛЬНЫЙ ПРАВИТЕЛЬ ДЛЯ РОССИИ - ВЧЕРА И СЕГОДНЯ». 2012-02-02. [2019-03-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8-08). 
  160. ^ Putin's performance in office — Trends. Russiavotes.org. 31 October 2007 [2010-03-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9-15). 
  161. ^ Arkhipov, Ilya. Putin Approval Rating Falls to Lowest Since 2000: Poll. Bloomberg. 2013-01-24 [2013-06-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5-26). 
  162. ^ Quarter of Russians Think Living Standards Improved During Putin's Rule. Oprosy.info. [2013-06-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7-31) (俄語). 
  163. ^ Norman Stone. No wonder they like Putin. [2019-03-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5-25). 
  164. ^ Levada-Center -Description. Levada.ru. [2010-03-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9-24). 
  165. ^ Russians Support Putin's Re-Nationalization of Oil, Control of Media, But See Democratic Future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 World Public Opinion.org
  166. ^ Russia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openDemocracy. "...while only about half of Russian households have a telephone line at home, well over 90% have access to the First Channel and Rossiya. And for a vast majority of Russians, they are virtually the only source of information about political events. Given that typically well over half of their news broadcasts consist of sympathetic coverage of Vladimir Putin and members of the United Russia party, and oppositional figures are always presented in a negative or ironic light (if at all), it is unsurprising that the president is enjoying considerable popularity.". Retrieved 16 April 2008.
  167. ^ 普丁支持率達83%,4年來最高. 日本經濟新聞社. 2022/04/02 [2022-04-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02). 俄羅斯獨立調查機構勒瓦達中心(Levada Center)3月實施的調查顯示,普丁的支持率達到83%,處於4年來最高水準。大幅高於「不支持」的15%,俄羅斯進攻烏克蘭後的支持率也在繼續上升。勒瓦達中心採取自主調查活動,資訊的可靠性被認為比較高。 
  168. ^ Putin said Stalin's legacy can't be judged in black and white.. [2014-05-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12-07). 
  169. ^ 南方周末:俄罗斯会为斯大林全面恢复名誉吗?. [2014-05-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12-31). 
  170. ^ 没有苏联的二十年(中文字幕)—在线播放—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v.youku.com. [2017-03-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6-14). 
  171. ^ 久加诺夫:欺骗的十年——普京执政10年总结. [2013-05-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21). 
  172. ^ Kremlin has plan B for poll run-off. [2014-05-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7-24). 
  173. ^ Political Report of the CPRF Central Committee to the 13th Party Congress. [2014-05-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2-14). 
  174. ^ Russian Communist leader denounces Putin for US alliance.. [2014-05-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21). 
  175. ^ 久加诺夫:欺骗的十年——普京执政10年总结. [2013-05-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21). 
  176. ^ 日本《產經新聞》,2004年2月16日
  177. ^ 177.0 177.1 布什新书评各国领导人:胡锦涛实干普京冷血(图). [2013-12-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11-13). 
  178. ^ 普京被英王儲比作希特勒 中國媒體網民點評口水戰. RFI. 2014-05-25 [2022-10-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3-19). 
  179. ^ 達賴喇嘛:普廷「自我中心」. 台北時報. [2014-09-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9-24). 
  180. ^ Andrew Kramer. Former Russian Spies Are Now Prominent in Business. 《紐約時報》. 2007年12月18日 [2011年1月28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7月6日) (英語). 
  181. ^ Anders Aslund. Russia's New Oligarchy: For Putin and Friends, a Gusher of Questionable Deals. iie.com. 2007年12月12日 [2011年1月29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年3月24日) (英語). 
  182. ^ RМиллиардер Тимченко, "друг Путина", стал одним из крупнейших в мире продавцов нефти. NEWSru. 2007年11月1日 [2011年1月29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年7月24日). (俄文)
  183. ^ Путин остается премьером, чтобы сохранить контроль над бизнес-империей. NEWSru. 2007年12月17日 [2011年1月29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年7月24日). (俄文)
  184. ^ За время президентства Путин "заработал" 40 миллиардов долларов?. allcred.ru. 2007年12月16日 [2011年1月29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年12月6日). (俄文)
  185. ^ Путин под занавес президентства заключил мегасделки по раздаче госактивов "близким людям". NEWSru. 2008年5月13日 [2011年1月29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年5月15日) (俄語). 
  186. ^ Private enterprise meets personality cult. 英國廣播公司. 2001年6月15日 [2011年1月29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7月6日) (英語). 
  187. ^ Anna Badkhen. CULT OF PERSONALITY SWEEPS PUTIN'S RUSSIA. pqarchiver.com. 2001年2月19日 [2011年1月29日] (英語). 
  188. ^ Press, Associated. Russia passes anti-gay-law. The Guardian. 2013-06-30 [2020-07-17]. ISSN 0261-307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8-27) (英國英語). 
  189. ^ Board, The Editorial. Opinion | Mr. Putin’s War on Gays. The New York Times. 2013-07-27 [2020-07-17]. ISSN 0362-4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1-01) (美國英語). 
  190. ^ [World Taekwondo] Official Announcement from World Taekwondo. www.worldtaekwondo.org. [2022-09-29]. 
  191. ^ 存档副本. [2021-01-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8-12). 
  192. ^ Kremlin Whistle-Blower: 'Putin Has No Option But To Stay In Power'. RadioFreeEurope/RadioLiberty. [2021-01-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03) (英語). 
  193. ^ Welle (www.dw.com), Deutsche. Navalny team releases investigation into 'Putin's Palace' | DW | 19.01.2021. DW.COM. [2021-01-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30) (英國英語). 
  194. ^ Bostock, Bill. Jailed Russian critic Alexei Navalny released a video accusing Putin of secretly building a $1 billion coastal palace funded through bribes. Business Insider. [2021-01-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02). 
  195. ^ Did Vladimir Putin meet Ronald Reagan as an undercover KGB man?. The Telegraph. [2015-08-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2-20) (英語). 
  196. ^ 普丁取笑錢尼游獵事故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時代周刊
  197. ^ 普京與小布希對話. [2007-12-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2-13). 
  198. ^ 普丁接受採訪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CBS新聞
  199. ^ “感觉如同梦中一样”搭战斗机后普京说. [2010-04-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8-15). 
  200. ^ Putin declares ‘war’ – aloud – forsaking his special euphemistic operation. Washington Post. [2022-12-23]. ISSN 0190-8286 (美國英語). 
  201. ^ Vlamis, Kelsey. Putin said he wants the 'war' in Ukraine to end, acknowledging for the first time it's more than just a 'special military operation'. Business Insider. [2022-12-23] (美國英語). 

外部連結編輯

政府職務
前任:
鮑利斯·尼古拉耶維奇·葉爾欽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長
1998年7月25日-1999年3月29日
繼任:
尼古拉·帕特魯舍夫
前任:
謝爾蓋·斯捷帕申
俄羅斯聯邦總理
(一次)

1999年8月9日-2000年5月7日
繼任:
米哈伊爾·卡西亞諾夫
前任:
鮑里斯·葉爾欽
俄羅斯聯邦總統
(一次)

2000年5月8日-2008年5月7日
繼任:
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前任:
維克托·祖布科夫
俄羅斯聯邦總理
(二次)

2008年5月8日-2012年5月6日
前任:
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俄羅斯聯邦總統
(二次)

2012年5月8日-
現任
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主席
(二次)

2012年5月8日-
政黨職務
前任:
鮑利斯·格雷茲洛夫
統一俄羅斯主席
2008年1月1日-2012年5月6日
繼任:
德米特里·梅德維傑夫
外交職務
前任:
東尼·布萊爾
八國集團主席
2006年
繼任:
安格拉·梅克爾
榮銜
前任:
時代年度風雲人物
2007年
繼任:
巴拉克·歐巴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