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爾斯親王醫院

新界東區政府醫院和中文大學附屬醫院
(重定向自威爾斯醫院

威爾斯親王醫院(英語:Prince of Wales Hospital),簡稱威院,是一所位於香港新界沙田區沙田圓洲角[2]提供第三層醫護服務的大型公立全科醫院,亦是香港兩所教學醫院之一,為香港中文大學的教學醫院。

威爾斯親王醫院
Prince of Wales Hospital logo.svg
Prince of Wales Hospital Overview 201106.jpg
威爾斯親王醫院鳥瞰圖
基本信息
地址沙田圓洲角銀城街30-32號
隶属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
医疗服务
醫院类型教學醫院
地區性綜合醫院
医院网络新界東聯網
急症室有,一級創傷中心英语Level I Trauma Center[1]
床位数1,807張
網站www.ha.org.hk/pwh/
列表香港醫院列表
地圖

現時醫院有1,807多張病床及約5,500名員工,是新界東部的區域龍頭醫院,服務範圍廣泛,與沙田慈氏護養院白普理寧養中心沙田醫院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大埔醫院北區醫院組成新界東聯網,為沙田、大埔及北區的居民提供服務,並提供24小時急症服務。附設李嘉誠專科診所,提供全面的專科門診服務。

醫院歷史编辑

 
醫院入口
 
李嘉誠專科診療所(北翼)於1984年5月啟用
 
住院主樓暨創傷中心1樓設歷史展覽廊,介紹醫院發展

威爾斯親王醫院於1970年代規劃,在1978年10月動工,1982年11月1日由根德公爵夫人主持醫院揭幕典禮,同年成立全港第4間公立醫院註冊護士學校。醫院於1984年4月30日正式啟用,到6月1日李嘉誠專科診所開幕,同年9月急症室正式啟用。

1994年11月,吳光正伉儷慷慨捐款興建的「包玉剛爵士癌症中心暨包黃秀英女士兒童癌症中心」,由英國皇儲威爾斯親王揭幕,為病人提供最先進的癌症治療服務,推動癌症研究和教育工作。[3] 同年開設內鏡中心。

2010年10月,樓高12層的擴建大樓「住院主樓暨創傷中心」啟用,總樓面建築面積達71,500平方米。

威爾斯親王醫院在醫院管理局12/13年度《手術成效監察計劃》報告中預約手術表現出色,但緊急手術卻表現遜色,出現兩極化[4]

2012年9月14日,中文大學醫學院宣布與美國貝勒醫學院簽署合作備忘錄,為中大教授提供臨床遺傳病學培訓,并將在威爾斯親王醫院推出全港首個一站式遺傳病門診服務。

威爾斯親王醫院於2015年3月12日至15日期間,動用10個部門共370人次醫護人員為6名病人成功進行換腎手術,為香港醫療界一項紀錄[5]

李嘉誠專科診所编辑

李嘉誠專科診療所(北翼)附設於威爾斯親王醫院南端,樓高4層,於1984年5月隨著醫院落成正式啟用,內設49間各類全面性專科檢查及診症室。而南翼則在1995年2月開始興建,於1997年6月竣工,同年8月開放啟用,南翼包括地下共5層,總面積7,930平方米,設有70間診症室,裝置先進儀器設備。

癌症中心编辑

吳光正伉儷捐款興建的包玉剛爵士癌症中心包黃秀英女士兒童癌症中心於1994年11月正式啟用,中心樓高7層,其中一層闢作兒童骨髓移植中心,集合診斷、住院及門診治療、手術、病人輔導及教育、教學及研究於同一中心。

擴建工程编辑

 
住院主樓暨創傷中心
 
住院主樓暨創傷中心大堂
 
地下急診及入院登記處

威爾斯親王醫院第一期擴建計劃於2006年7月獲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正式提升為甲等工程項目及批准撥款,撥款數目為18億8210萬港元,其中大約16億元為建築費用,餘額用作儀器及家具設施預算[6]。「新昌有利聯營」獲聘為承建商,工程採用鑽樁技術,避免引起巨大聲浪及影響環境。

擴建工程將直昇機停機坪及網球場拆卸,原址興建一座樓高13層的新住院主樓及創傷中心,建築面積為75,000平方米,設於2樓的行人天橋連接醫院正座,而正門面向巴士總站。大樓設有800張病床提供內科外科住院服務,尚有24小時服務急症室服務及觀察病房、16個手術室及日間小手術服務、放射診斷影像科、24小時化驗室及血庫、藥房及入院登記處等。醫院的內科、外科及深切治療部等於2010年10月11日起分階段遷至新大樓,而大樓內的急症室於2010年10月28日上午8時起正式啟用[7]

新的住院主樓及創傷中心的設施如下[8]

設施编辑

12樓 內科病房、隔離病房
11樓 內科病房
10樓 內科病房、中毒治療中心、內科病房(心臟科、內科加護中心)
9樓 骨科病房
8樓 外科病房
7樓 外科病房(心胸肺外科、神經腦外科)、腦血管病治療中心/腦神經外科加護中心
6樓 私家病房、無菌物品供應部
5樓 深切治療部、手術室、燒傷中心、皮膚庫
4樓 深切治療部、綜合病房(眼/耳鼻喉頭頸外科/牙科)
3樓 手術室、日間手術中心、急診檢驗實驗室、血庫
2樓 急症科病房、心血管治療中心、影像及介入放射科(X光部)
1樓 藥房、繳費處、演講廳、的士站、咖啡店、歷史展覽廊
地下 正門入口、詢問處、創傷及急症中心、急診及入院登記處、磁力共振中心、便利店、復康店、殮房

重建計劃编辑

第二期重建計劃包括在2018年至19年分階段拆卸4座職員宿舍(A、C、D、E座),用作興建一座新住院大樓,現時位於舊大樓的兒科、婦產科及腫瘤科將率先遷入,新大樓落成後將可提供額外約450張病牀及16間手術室。重建計劃在2018年9月開始,預計第一階段工程將於2027年完成。

沙田醫院足球場現址將興建一座調遷大樓,供受威院第二期重建影響的後勤部門遷入。

服務範圍编辑

圖集编辑

8A病房與非典型肺炎编辑

2003年2月24日,一名26歲香港居民到京華國際酒店訪友後出現發燒症狀,在2月28日到威爾斯親王醫院急症室求診,被診斷為呼吸道感染後出院返家。3月4日返回急症室,並被安排入住8A病房。此病人實為非典型肺炎(SARS)帶菌者,引致病房中多人被感染。其後院方重開8A病房,不單令疫症在醫院中廣泛蔓延,而該名26歲的男病人出院後更把病毒傳入社區,尤其帶到了淘大花園,引致社區大爆發,釀成巨災。

由於新住院主樓及創傷中心內病房將以A、B、C為識別,為免與正座大樓病房名稱造成混淆,院方安排正座大樓病房更改名稱,A、B、C及D座病房於2010年1月2日起改稱為H、K、L 及M座,8A病房改名為8H病房[9]

醫療事故编辑

  • 2007年6月15日,21歲血癌女病人呂巧琳,在威爾斯親王醫院接受化療注射,女醫生梁錦雪錯誤將只可作靜脈注射的針藥長春新鹼(Vincristine)打入脊髓,導致呂巧琳昏迷,22日後不治去世。事後威院及醫管局成立委員會,提出多項建議,並已落實。2010年5月,案件於死因庭聆訊,涉案打錯針的梁錦雪醫生於死因庭哭著向死者的父母致歉。梁錦雪醫生供稱沒有留意裝有長春新鹼針筒上的標籤註明僅供靜脈注射,也不知道此藥經脊髓注射會致命。[10]2010年5月14日,死因庭裁定呂巧琳,在威爾斯醫院接受化療注射打錯針,是死於不幸。[11]裁判官說,呂巧琳的死因很清晰,是醫生及護士無看清楚藥物注射方法,將原應注入靜脈的藥,錯誤注入脊髓。
  • 2010年9月,一名曾中風的84歲老婦上月10日到威院覆診,醫生原想向病人處方抗凝血藥英语Antiplatelet drug(俗稱薄血丸),並需每日服食;但院方出錯,服藥指示變成隔日服食,劑量減少一半,令老婦出現缺血性中風,三日後去世。[12]
  • 2011年5月26日,中文大學眼科及視覺科學系一名助理教授在4月24日復活節假期凌晨,為一名年輕女病人進行緊急眼角膜移植手術,但他帶同女友入手術室觀看手術;該女子是中大醫學院碩士研究生,並非威院的醫護人員。她只在旁觀察手術,沒有接觸病人或參與任何醫療程序。[13]
  • 2011年7月13日,一名73歲,一向患有心臟病糖尿病慢性腎衰竭的女病人因一實習醫生出錯,導致誤服另一名病人的藥物,造成慢性腎衰竭急劇惡化而病逝。這名病人因氣促到威院急症室求診,診斷為充血性心臟衰竭。當值醫生巡房時發現病人藥紙上,除慣常服用藥物及利尿劑外,還有另外五種不屬病人慣常使用的藥物,並已服用一劑。病人其後血壓下降,處方升壓劑並轉送到深切治療部後但情況未改善,三天後病人慢性腎衰竭急劇惡化離世。[14]
  • 2011年8月26日,一名老婦入住內科隔離病房,家人質疑醫護人員未及時察覺其病情惡化,入院兩日後逝世。8月14日晚上,病人家屬指病人氣促,護士到場時監察儀器如常發出警報,翌日早上8時半和9時半,職員確認病人正常,但10時14分護士例行檢查時發現其心臟停頓,最終不治。[15]
  • 2011年9月6日,一名21歲男子當年在醫院出生後,被誤診為「大血管移位」,於出生後三日進行手術,拉闊他心臟間隔上的卵圓孔,開出一個九毫米的孔;但是在3個月後,醫院承認斷錯症,有關手術根本不必要進行,而當時醫生未有縫合缺孔。他於2002年,即他12歲時,發現心臟卵圓孔的問題,並於2003年轉到葛量洪醫院進行縫合手術,但當時這個缺孔已擴大至二點三厘米。[16]
  • 2011年11月28日,一名30多歲婦人,於半年前在威院進行剖腹生產手術,期間膀胱被意外割破,使她半年來長期漏尿失禁,影響生活。[17]
  • 2011年12月9日,一名末期肝癌男病人凌晨入院,苦候半日仍未獲安排上病房,因病情惡化,最終於人來人往、環境擠迫的急症室等候區病逝。[18]
  • 2012年2月2日,九磅重男嬰疑因在出生過程中被產鉗強行抽出,出生後發現顱內有出血情況及腦膜炎徵狀,導致嬰兒需在兒科深切治療部留醫。[19]
  • 2015年1月7日, 年僅一歲半的女嬰出生後確診患上先天多發性關節攣縮症,四肢嚴重扭曲,另外有耳積水及裂顎問題,動過六次手術,一直留院。其母陳太指她懷孕21周時曾於威爾斯親王醫院做結構性超聲波檢查,負責檢查的內地交流醫生指嬰兒「一切正常」,陳太質疑醫生疏忽誤判,導致產檢出錯。陳太指她懷孕21周時於威院做結構性超聲波檢查,由醫生負責,指胎兒正常,不料女兒出生後證實患先天多發性關節攣縮症、耳積水及裂顎,動過六次手術,一直留院。[21]
  • 2015年7月21日, 魂斷荃錦公路的鐵騎士李杰(五十一歲),生前在facebook透露被威院三次延期做手術,威院發言人昨證實,院方先後安排於今年四月廿七日及六月八日為事主進行手術,惟心胸外科因為要調動人手及資源為兩名血管撕裂的事主進行緊急手術,而須取消其手術。[22]
  • 2018年1月29日, 一名入男病人本月十日照胃鏡檢查期間靜脈破裂大量出血,威院資深腸胃外科醫生為病人置入食道球緊急止血時,竟插錯入氣管並充氣。涉事醫生無即時察覺,直至個多小時後由深切治療部醫生發現。病人氣管有十厘米傷口,當中四厘米「穿窿」,至今仍未能修補。病人術後肺部受感染,情況危殆,需使用人工肺。[23]
  • 2018年9月30日,一名29個月大男嬰因發燒及呼吸困難送到急症室,心跳跌至每分鐘51次的嚴重水平,醫生處方0.26毫克阿托品,惟男嬰情況持續惡化,護士覆查紀錄時發現阿托品的注射劑量為1.56毫克,高於處方水平5倍。[24]
  • 2018年10月10日, 一名四十三歲男病人去年除夕因牙痛及下頜腫脹到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求醫,診斷有牙原性感染及蜂窩組織炎,拔除智慧齒及放膿後離院,惟相隔半日病情即急速惡化,再求診時證實患「口腔底蜂窩組織炎」,需即時在咽喉開刀放膿。術後醫生極速拔除氣喉,結果病人出現缺氧,心臟更停頓三分鐘,經搶救後雖檢回一命,但從此癱瘓。目前需進行日間復康性治療,口齒不清、行動不便,需以輪椅代步,康復之日遙遙無期。[25]
  • 2018年12月9日, 72歲的男病人前晚(7日)嘔吐大作及頭暈,由救護車送入威爾斯親王醫院急症室求醫,獲分流為緊急個案,但竟要等近一小時才獲診症,醫生量血壓及聽心跳後,初步認為葉父僅是耳水不平衡,安排他「吊鹽水」,並驗血及檢查有否胃出血,期間父親仍清醒。後來男病人開始意識不清,不久臉色發紫,陪伴在旁的葉先生緊張得大叫護士,但未獲理會,直至父親完全失去反應,才有護士前來輕拍病人,見沒有反應始通知醫生將病人推入急救室。搶救五分鐘後,醫生告知家屬病人曾一度停止呼吸,且因為腦出血過多,腦幹已經死亡,最終病重去世。[26]
  • 2019年1月19日,甫出生便確診患「腸扭結」的一歲半邱浚恒,經歷多次手術、最後切除全部小腸及大部份大腸。浚恒父母一直質疑院方出錯,前年除夕到禮賓府向特首林鄭月娥請願,事後醫管局責成公眾投訴委員會跟進事件。浚恒一家人昨午到醫管局大樓聽取調查報告結果,會後浚恒父親斥報告偏頗,指已提交拍攝的影片作新證據供專家檢視。前年6月甫出生便因發燒及肺炎留醫威爾斯親王醫院,其間兩度嘔吐及腹脹,醫生開刀後發現浚恒腸道旋轉不良及小腸扭結,需施手術扭正小腸;但後來浚恒被發現腸扭結令腸臟壞死,最終全部小腸及大部份大腸遭切除,需注射營養液維持生命。浚恒父母質疑院方延誤發現兒子有腸扭結及進行電腦掃描,令其病情惡化,過去一年半四處奔走尋求真相,前年除夕向林鄭請願後醫管局責成公眾投訴委員會跟進事件。[27]
  • 2020年12月18日,一名63歲男病人12月16日下午因左手被電鋸鋸傷被送到急症室。病人當時左手五指嚴重受創,其食指被完全切斷,中指及無名指血管及神經亦被切斷,需進行緊急手術,接駁斷指及修復受傷血管和組織。病人於晚上約6時半被送入手術室,其斷指以無菌外科手套包裹並放置於存有冰水的膠盒內,膠盒外貼上病人資料及斷指標示以作識別。至晚上約10時半,手術室護士交更期間發現膠盒內並無斷指,即時在院內進行搜索,至凌晨1時30分於手術室棄置物品中尋回斷指,斷指當時被原有的外科手套包裹。惟手術後經接駁的食指未能重建血液循環,斷指須要移除。整項手術於翌日(17日)上午6時完成。[28]
  • 2021年3月22日,《蘋果日報》一名69歲男病人2020年10月23日在急症室獲分流為「次緊急」級別,不過候診約1小時後家人發現他面色轉黑,一度停止呼吸,醫護人員搶救後才發現腦部已嚴重出血,腦科醫生表示無法救治,數小時後不幸逝世。而根據分流站紀錄,護士遺漏填寫曾服用薄血藥。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認為院方分流不準確,若事主能夠獲分流高一級的「緊急」級別,有望於30分鐘內得到診治。[29]

交通编辑

交通路線列表

威爾斯親王醫院是沙田新市鎮少數可供新界的士(綠色的士)駛入的地方,亦是最接近港鐵站的醫院。

港鐵
圓洲角巴士總站
銀城街
插桅杆街
愉翠苑巴士總站
  • 182X線以此站為終點站及只供落客。
牛皮沙街
沙田圍路多石

參考資料编辑

  1. ^ 存档副本. [2019-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4). 
  2. ^ 香港尚禮坊. 威爾斯親王醫院 資訊. [2020-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2). (繁體中文)
  3. ^ http://oneclick.hku.hk/zh-hant/node/676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威爾斯親王醫院 | 一擊通 OneClick
  4. ^ 連續5年包尾 屯門醫院手術表現遜色. am730. 2014-01-09 [2015-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5. ^ 威院4日換6腎破紀錄. 明報. 2015-04-15 [2015-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4). 
  6. ^ 威爾斯親王醫院-擴建大樓 (PDF). 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文件. 2006-06-21 [2010-02-2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3-06). 
  7. ^ 威爾斯親王醫院擴建. 醫院管理局. [201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2). 
  8. ^ 威爾斯親王醫院擴建 - 樓層簡介. 醫院管理局. [201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2). 
  9. ^ 威爾斯親王醫院正座大樓病房2010年1月2日起更改名稱 (PDF). ha.org.hk. 2009-12-31 [2010-02-0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3-02) (中文(香港)). 
  10. ^ 打錯針醫生首道歉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明報 2010年5月13日
  11. ^ 少女打錯針案裁定死於不幸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明報 2010年5月14日
  12. ^ 威院處方薄血丸出錯婦枉死
  13. ^ 威院醫生做手術帶女伴. [2017-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28). 
  14. ^ 威爾斯醫院實習醫生開錯藥年老病人腎衰竭惡化病逝. [2021-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17). 
  15. ^ 威院雙重門求救無門. [2017-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2). 
  16. ^ 威院開錯刀 事主昨高院索償[永久失效連結]
  17. ^ 產婦遭誤割膀胱 威院無通報
  18. ^ 威院病人等上房等到死. [2017-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4). 
  19. ^ 威院強行鉗出男嬰如「謀殺」. [2017-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4). 
  20. ^ 威院血包染菌險殺兩歲童. 太陽報 (香港). 2013年9月5日 [2017年5月1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9月14日). 
  21. ^ 威院內地醫生涉產檢疏忽.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2). 
  22. ^ 炒車鐵騎士 威院證三度延心臟手術.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2). 
  23. ^ 東方日報A1:威院大失誤 插喉入錯膈. [2021-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9). 
  24. ^ 威爾斯醫院醫療事故 29個月男嬰遭注射高5倍心臟藥 曾完全昏迷. 香港01. 2018-10-03 [2018-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2). 
  25. ^ 威院害慘壯漢剝牙變癱.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2). 
  26. ^ 威院睇急症病人等到死 七旬漢輪候過久腦出血失救. [2021-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7). 
  27. ^ 斥醫管局報告偏頗 「問嘅嘢都答唔到」 扭腸B父 交新證據追究威院. [2021-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2). 
  28. ^ 威爾斯親王醫院手術期間遺失病人斷指逾7小時 最終缺血液循環須移除
  29. ^ 威院急症室疑錯誤評估非緊急 病人苦候治療2小時終爆腦血管亡. 蘋果日報. 2021-03-22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