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國際機場

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舊金山市的機場

舊金山國際機場(英語:San Francisco International AirportIATA代码SFOICAO代码KSFOFAA代码SFO)位於舊金山市南方大約13英里(21公里),毗鄰聖馬刁縣密爾布瑞聖布魯諾,是美國加州的一座大型商用機場,擁有可直飛美洲歐洲亞洲大洋洲各個大城市的航班。舊金山國際機場是舊金山灣區和北加州最大的機場和主要的國際門戶,也是到2004年為止在旅客人數上加州第二大、美國第12大、和全世界第23大的機場[1]。機場由舊金山機場管理委員會(San Francisco Airport Commission)所管理。

舊金山國際機場
San Francisco International Airport
SFO Logo.svg
San Francisco International Airport - aerial photo.jpg
概览
机场类型商用國際
營運者舊金山機場委員會
服務城市美國加州舊金山
離市中心13英里/21公里
啟用日期1927年5月7日
樞紐航空公司
  • 聯合航空
  • 維珍美國航空
  • 海拔高度13英尺(4米)
    坐標37°37′08″N 122°22′30″W / 37.61889°N 122.37500°W / 37.61889; -122.37500
    地圖
    SFO在旧金山的位置
    SFO
    SFO
    SFO在美国的位置
    SFO
    SFO
    跑道
    方向 长度 表面
    英尺
    10L/28R 11,870 3,618 柏油
    10R/28L 10,602 3,231 柏油
    01R/19L 8,648 2,636 柏油
    01L/19R 7,500 2,286 柏油
    統計數據(2020)
    客流量16,427,801
    起落架次231,163
    貨運量439,358

    舊金山國際機場是聯合航空維珍美國航空的主要樞紐,也是聯合航空太平洋航線的樞紐機場和阿拉斯加航空的重點机场之一。

    歷史编辑

    舊金山機場在1927年5月7日啟用,舊址為150英畝的牧牛場。該地段向當地主要的地主Ogden L. Mills租借出來,在當時機場被稱為米爾斯田市立機場(Mills Field Municipal Airport)。1931年改稱舊金山市立機場(San Francisco Municipal Airport);1955年,再改為舊金山國際機場(San Francisco International Airport)。

    從1935年開始,泛美航空公司使用該機場為其太平洋航線China Clipper飛船服務的總站。國內線在二次大戰之後才突增,原因是奧克蘭國際機場被軍方徵用,其民間客運服務被遷往舊金山。

    戰後,聯合航空進駐舊金山機場,使用泛美的航廈提供至夏威夷和其他國內地點的服務。在1954年,中央航廈投入服務。舊金山機場的噴射機服務始於1950年代:聯合為其新型的道格拉斯DC-8型客機在舊金山興建了一個大型的維修中心。在1974年,新的國內線航廈建成,中央航廈則成為了國際線航廈(現今的第二航厦)。

    在1990年代,隨著經濟和dot com(以互聯網為本的公司)起飛,舊金山機場成為了世界第六繁忙的機場。可是,在2001年以後當經濟不再興旺,舊金山機場跌出二十大繁忙機場之外。

    舊金山機場在過去的數載中不斷地擴張。最近一次是在2000年12月以成本十億元興建的新國際線航廈,取代第二航廈。此航廈擁有一個世界級、關於航空的圖書館和博物館[2]灣區捷運的舊金山機場延伸線在2003年6月22日通車。旅客可以在國際線航廈搭乘往舊金山市區和東灣地區的捷運列車。捷運亦提供週間夜間及週末往密爾布瑞車站的服務,乘客可以轉乘加州通勤鐵路聖荷西舊金山半島,或SamTrans公車前往舊金山半島,但週間日間往密爾布瑞的旅客必須搭乘往舊金山的列車並在聖布魯諾換車[3]旧金山国际机场旅客捷运系统機場運輸系統於2003年開始投入服務,用小型列車接載旅行來往各航厦、停車場、BART車站和租車中心。

     
    舊金山國際機場的夜景

    在惡劣的天氣下,舊金山機場的四條跑道中只有一條能夠使用,所以經常會有嚴重的延誤。機場計劃者曾提議把跑道延長至舊金山灣以迎合新一代的超大型客機。根據法例規定,填海所得出來的土地需要在灣內的其他地方去作補償。這些提議都受環保份子的抗議,因為他們害怕會損害在機場附近的生態環境和灣區的水質。

    因此,雖然舊金山國際機場將會持續受歡迎,但其發展則預計會停滯,而鄰近的奧克蘭國際機場聖荷西國際機場則會繼續有增長。舊金山國際機場現在四條跑道給商用航機使用,而奧克蘭只有一條,聖荷西兩條。舊金山機場可以容納每小時60班次降落,而奧克蘭和聖荷西則只有每小時30班次降落。舊金山機場的另一個優點是其鄰近的101號美國國道和灣區捷運,但聖荷西機場也鄰近87號加州公路和101號美國國道,奧克蘭機場則位於880號州際公路旁,灣區捷運亦提供奧克蘭機場至競技場站的捷運支線,未來更計畫興建自費利蒙向南至聖荷西國際機場的延伸線。

    舊金山機場的復甦雖然緩慢確是明顯的。冰島航空於2005年5月18日開設了舊金山至雷克雅維克的航班,澳洲航空也分別於2006年3月和6月14日開設了往雪梨加拿大溫哥華的航班。聯合航空於2006年10月將本來往首爾的季節性航班提升到全年航班,也曾於2007年4月1日恢復往臺北的直飛航班,以及增加往香港的班次[4]聯合航空也申請了飛往廣州的權利[5]。但這些航線在2008年油價高漲之後均有所調整,冰島航空撤出舊金山機場,澳洲航空亦取消往溫哥華的班次,聯合航空取消廣州航線,直飛台北航線改中停東京,香港和首爾均改為一天一班。另外,本機場在2006年底成為維珍美國航空(Virgin America)的主要樞紐。

    減低航機噪音编辑

     
    舊金山國際機場四月某天的傍晚

    舊金山國際機場(SFO)航機噪音遞減處的宗旨包括:

    • 確保所有聯邦本地有關航機噪音條例遵守
    • 為公眾提供航機運作的資料
    • 為舊金山國際機場/社團圓桌會提供技術支援
    • 作為機場對社區外展的中心點,致力於減低航機噪音對機場附近社區的影響
    • 繼續成為國內對於減低航機噪音的的代表者,並採用創意科技去服務於受航機噪音影響的社區

    舊金山機場是首批實行Fly Quiet Program(寧靜飛行計劃)的機場之一,對個別航空公司在飛抵和飛離舊金山時減低噪音的表現而作出評分。航機噪音遞減處實施Jon C. Long的寧靜飛行計劃,以鼓勵航空公司在舊金山機場採用最寧靜的方法。該計劃推動實踐性的方法去符合減低噪音的要求,職員會以下列條件在Fly Quiet Report(寧靜飛行報告)去作出評分:

    • 機隊噪音質素
    • 噪音超越量
    • 晚間較佳跑道使用
    • 海岸線起飛質素
    • Gap departure quality

    舊金山機場是首批實行重置住宅減低噪音計劃的美國機場。這個計劃在1980年初由美國聯邦航空局創立,評估減少機場附近民居的屋內噪音(更確切來說,那些位於65 CNEL噪音等級面範圍內的民居)所帶來的成本效益。此計劃使用一個電腦模型,預測使用不同的噪音控制策略,為特定的室內環境帶來的噪音水平改善程度。先導計畫包括了一批舊金山南部的民居,而全部的個案都成功達到了預期的噪音消減水平。改善工程的成本溫和,而改善工程後的屋內噪音水平測試,也與噪音消減的電腦預測模型吻合。至今,SFO已用了超過一億二千萬美元,降低了一萬多間房子的噪音。

    航廈编辑

    (航空公司與航班資料隨時都在變動,更準確的資料請參見各航空公司網站)

    第一航廈编辑

     
    整修中的第一航站楼(2019年)
     
    第三航站楼联合航空值机区

    舊稱南航廈(South Terminal)的第一航廈是由登機區B(Boarding Area B)和登機區C(Boarding Area C)所組成的,原有建築於1963年開放使用。於1974年增建的登機廳A(Rotunda A)在全美航空和中西航空於2005年12月1日搬遷至登機區B後關閉,並於2007年第二航廈整修工程完成後被拆除。

    • 登机口:B1-B27, C1-C11[6]

    第二航廈编辑

    第二航廈在1954年啟用時的名稱是中央航廈(Central Terminal),自1974年起到2000年新國際航廈啟用前第二航廈也曾是舊金山國際機場的國際航廈。2000年後封閉整修,於2011年4月完工,由美國航空阿拉斯加航空進駐,並設有美國航空貴賓室。 舊金山國際機場還在此航厦裡開設了一個瑜伽館,讓乘客在等待飛機的時候能夠放鬆一下。[7]

    • 登机口:D1-D18[6]

    第三航廈编辑

    由登機區E和登機區F所組成的第三航廈之前的名稱是北航廈(North Terminal)。第三航廈為聯合航空的國內航班。 旅客可以透過步道往來第三航廈與國際航廈G登機區,無需再次通過安檢。

    • 登机口:E1-E13, F1-F22[6]

    國際航廈编辑

    国际航站楼
    值机大厅

    於2000年12月啟用的舊金山國際機場國際航廈是目前北美洲最大的國際航廈,也是目前建築在有地震保護功能的地基隔離器英语Seismic base isolation上的全世界最大建築物。它被用來取代2000年前仍是舊金山國際機場國際航廈的第二航廈。舊金山機場國際航廈的登機區主要分為二層樓,上層主要由餐廳和商店所使用,下層則主要是登機門的候機室。一件有趣的事是旅客不會在舊金山機場國際航廈找到任何尋常的速食店,取而代之的是由舊金山灣區著名餐廳以它們本店為版本的所經營的快餐店。2019年11月13日,该航站楼的出发大厅被命名为“李孟贤市长国际航站楼离境大厅”,以纪念旧金山已故华裔市长李孟贤[8]

    由於可供擴建的空間已所剩無幾,新國際航廈基本上是以相對昂貴的費用建築在機場的主要通路之上。這個地點好處是新航廈與舊航廈以停車場為中心形成了一個連續的圓環;壞處是新國際航廈不能使用原有的道路系統而必須建築它專用的複雜交流道與一旁的101号美国国道連接。

    為了增加國際航廈的使用率,有少數美國國內班機使用這個航廈,例如捷藍航空[9][10]

    • 登机口:A1-A15, G1-G14[6]

    航空公司及航点编辑

    • 备注: 除经过美国境外入境审查的航班以外,所有国际到达航班将降落在国际航站楼(A区和G区)。

    客运编辑

    航空公司目的地航站楼/登机区
      联合航空 阿姆斯特丹奥克兰北京-首都坎昆法兰克福香港伦敦-希思罗墨西哥城大阪-关西帕皮提巴黎-戴高乐首尔-仁川上海-浦东新加坡悉尼墨爾本特拉维夫台北-桃园东京-羽田东京-成田
    季节性: 巴亚尔塔港圣荷西(墨西哥)英语Los Cabos International Airport
    I-G
      联合航空 亚特兰大奥斯汀巴尔的摩波士顿卡尔加里芝加哥-奥黑尔辛辛那堤克利夫兰达拉斯/沃斯堡丹佛底特律劳德代尔堡檀香山休斯顿-洲际印第安纳波利斯卡胡卢伊英语Kahului Airport科纳拉斯维加斯利胡埃洛杉矶邁亞密明尼阿波利斯纳什维尔新奥尔良纽约-肯尼迪纽约-纽瓦克橙县奥兰多费城, 凤凰城匹兹堡波特兰(俄勒冈州)罗利/达拉姆圣路易斯圣地牙哥西雅图/塔科马坦帕温哥华华盛顿-杜勒斯华盛顿-里根
    季节性: 安克雷奇
    3-E, 3-F, I-G
      联航快运 阿尔伯克基, 奥斯汀, 贝克斯菲尔德, 博伊西, 博兹曼, 伯班克, 卡尔加里, 奇科科罗拉多泉, 克雷森特城英语Del Norte County Airport, 达拉斯/沃斯堡, 尤金, 阿克塔, 费耶特维尔 (阿肯色州)弗雷斯诺, 爱达荷福尔斯, 堪萨斯城, 基隆拿, 拉斯维加斯洛杉磯梅德福英语Rogue Valley International-Medford Airport, 明尼阿波利斯, 蒙特雷英语Monterey Regional Airport, 北本德英语Southwest Oregon Regional Airport, 俄克拉何馬城奧馬哈英语Eppley Airfield安大略, 橙县, 棕榈泉, 帕斯科英语Tri-Cities Airport (Washington), 凤凰城, 波特兰(俄勒冈州), 雷丁, 雷德蒙德, 里诺, 萨克拉门托, 圣路易斯, 盐湖城, 圣安东尼奥, 圣迪哥, 圣路易斯奥比斯堡英语San Luis Obispo County Regional Airport, 圣芭芭拉英语Santa Barbara Municipal Airport, 斯波坎, 图森英语Tuc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温哥华, 北萨尼齐
    季节性: 利哈伊谷英语Lehigh Valley International Airport, 杰克逊(怀俄明州)英语Jackson Hole Airport卡利斯佩爾英语Glacier Park International Airport马麦斯湖英语Mammoth Yosemite Airport, 米苏拉英语Missoula International Airport, 蒙特罗斯英语Montrose Regional Airport太阳谷伊格爾
    3-F
      维珍美国航空 奥斯汀, 波士顿, 坎昆, 芝加哥-奥黑尔, 达拉斯-爱田丹佛劳德代尔堡檀香山, 卡胡卢伊英语Kahului Airport拉斯维加斯, 洛杉矶, 纽约-肯尼迪, 纽约-纽瓦克, 波特兰(俄勒冈州), 巴亚尔塔港, 圣迪哥, 圣荷西(墨西哥)英语Los Cabos International Airport, 西雅图/塔科马, 华盛顿-杜勒斯, 华盛顿-里根
    季节性: 奥兰多, 棕榈泉
    2-D
      美国航空 夏律第芝加哥-奥黑尔达拉斯/沃斯堡洛杉矶迈阿密, 纽约-肯尼迪费城凤凰城 1-C,2-D
      美国之鷹 洛杉磯
      达美航空 亚特兰大波士頓辛辛那提/北肯塔基底特律明尼阿波利斯纽约-肯尼迪盐湖城
    季節性:檀香山
    1-C
      达美连接航空 盐湖城 1-C
      达美快线航空 洛杉矶[11]西雅图-塔科马 1-C
      夏威夷航空 檀香山卡胡卢伊英语Kahului Airport I-A
      阿拉斯加航空 盐湖城波特兰(俄勒冈州)西雅图-塔科马巴亚尔塔港圣荷西(墨西哥)英语Los Cabos International Airport墨西哥城 I-A
      阿拉斯加航空
    地平線航空營運
    西雅图-塔科马埃弗里特 (华盛顿州), 阿布奎基堪薩斯城明尼亞波利斯-聖保羅橘郡(加利福尼亞州)
      阿拉斯加航空
    天西航空營運
    明尼亞波利斯-聖保羅橘郡(加利福尼亞州)
      捷蓝航空 波士顿劳德代尔堡拉斯维加斯长滩纽约-肯尼迪 I-A
      西南航空 亚特兰大芝加哥-中途丹佛达拉斯-爱田拉斯维加斯洛杉矶密尔沃基英语General Mitchell International Airport橙县凤凰城圣迪哥圣路易斯柏本克奧斯汀 1-B
      太阳城航空 明尼阿波利斯 I-A
      边疆航空 亚特兰大奧蘭多丹佛凤凰城
    季节性: 辛辛那提/北肯塔基克利夫兰科羅拉多泉
    1-C
      加拿大航空 蒙特利尔多伦多-皮尔逊温哥华 I-G
      加拿大快运航空 卡尔加里 I-G
      西捷航空 季节性: 卡尔加里, 温哥华 I-G
      墨西哥國際航空 瓜達拉哈拉墨西哥城 I-A
      沃拉里斯航空 墨西哥城
    季節性:瓜達拉哈拉
    I-A
      萨尔瓦多航空英语Avianca El Salvador 圣萨尔瓦多 I-A
      巴拿马航空 巴拿马 I-G
      英国航空 伦敦-希思罗 I-A
      维珍大西洋航空 伦敦-希思罗
    季節性:曼徹斯特
    I-A
      爱尔兰航空 都柏林 I-G
      法国航空 巴黎-戴高乐I-A
      法国藍色航空 巴黎-奧利帕皮提
      荷兰皇家航空 阿姆斯特丹 I-A
      伊比利亞航空 馬德里(季節性)
      水平航空 巴塞羅那
      葡萄牙航空 里斯本 I-G
      瑞士国际航空 苏黎世 I-G
      汉莎航空 法兰克福, 慕尼黑 I-G
        北欧航空 哥本哈根 I-G
      冰島航空 雷克雅未克(季節性) I-G
      沃奥航空 雷克雅未克 I-G
      芬蘭航空 赫爾辛基(季節性) I-G
      日本航空 东京-羽田 I-A
      全日本空輸 东京-成田 I-G
      大韩航空 首尔-仁川 I-A
      韩亚航空 首尔-仁川 I-A, I-G
      中国国际航空 北京-首都重庆 I-G
      中國东方航空 上海-浦东青岛昆明 I-A
      中国南方航空 广州 I-A
      国泰航空 香港 I-A
      中华航空 台北-桃园 I-A
      长荣航空 台北-桃园 I-G
      菲律宾航空 马尼拉 I-A
      新加坡航空 香港新加坡 I-G
      印度航空 德里 I-G
      土耳其航空 伊斯坦布尔 I-G
      以色列航空 特拉維夫
      阿联酋航空 迪拜 I-A
      卡塔尔航空 多哈 I-A
      斐济航空 楠迪 I-G
      澳洲航空 悉尼墨爾本布里斯本 I-A
      新西兰航空 奥克兰 I-G
      越南航空 胡志明市

    机场数据编辑

    2016年旧金山国际机场最繁忙的国际目的地[12]
    排名 目的地机场 客运量 同比
    2012/2013
    航空公司
    1 伦敦-希斯罗 989,098 03.0% 英国航空,联合航空,维珍大西洋航空
    2 香港 895,772 08.9% 国泰航空,新加坡航空,联合航空
    3 台北-桃园 811,079 01.7% 中华航空,长荣航空,聯合航空
    4 首尔-仁川 725,044 00.8% 韩亚航空,大韩航空,联合航空
    5 温哥华 699,938 06.0% 加拿大航空,联合航空,西捷航空
    6 法兰克福 629,367 05.4% 汉莎航空,联合航空
    7 巴黎-戴高乐 490,482 04.2% 法国航空,联合航空,法国超大航空
    8 北京-首都 477,920 014.0% 中国国际航空,联合航空
    9 多伦多-皮尔逊 473,583 04.5% 加拿大航空
    10 上海-浦东 407,616 011.4% 中國东方航空,联合航空
    年客流量[13][14]
    排名 客流量 同比 起降量 货运量(吨)
    1998 40,101,387 432,046 598,579
    1999 40,387,538 0.7% 438,685 655,409
    2000 9 41,048,996 1.8% 429,222 695,258
    2001 14 34,632,474 15.6% 387,594 517,124
    2002 19 31,450,168 9.2% 351,453 506,083
    2003 22 29,313,271 6.8% 334,515 483,413
    2004 21 32,744,186 8.8% 353,231 489,776
    2005 23 33,394,225 2.0% 352,871 520,386
    2006 26 33,581,412 0.5% 359,201 529,303
    2007 23 35,790,746 6.6% 379,500 503,899
    2008 21 37,402,541 4.5% 387,710 429,912
    2009 20 37,453,634 0.1% 379,751 356,266
    2010 23 39,391,234 5.2% 387,248 384,179
    2011 22 41,045,431 4.2% 403,564 340,766
    2012 22 44,477,209 8.4% 424,566 337,357
    2013 22 44,944,201 1.2% 421,400 325,782
    2014 21 47,074,162 4.9% 431,633 349,585
    2015 15 50,067,094 6.2% 429,815 389,934
    2016 23 53,106,505 6.1% 450,388 420,086
    2017 24 55,832,518 5.1% 460,343 491,162
    2018 25 57,793,313 3.5% 470,164 500,081

    機場交通编辑

    公路编辑

    該機場位於舊金山市中心以南13英裏(21公裏)的   101號美國國道上。它靠近   101號美國國道  380號州際公路的交匯處。

    旅客捷運系統(Airtrain)编辑

    旅客捷運系統是舊金山國際機場的全自動旅客捷運系統。它連接了所有四個航站樓,兩個國際航站樓車庫,灣區捷運站,機場酒店和機場汽車租賃中心。

    鐵路编辑

    舊金山灣區捷運系統(BART)编辑

    舊金山國際機場捷運站位於國際航站樓的停車庫G(International Terminal and G Gates),是機場,舊金山市區和整個灣區之間的唯一直達鐵路線。此站可搭乘两条湾区捷运(BART)地铁线,分别为 安條克-舊金山國際機場/密爾布瑞線(黄线,途经旧金山,奥克兰,核桃溪与康科德)和舊金山國際機場-密爾布瑞線(地图上标为紫线,仅停机场与Millbrae Caltrain火车站)。乘坐BART到旧金山市中心仅需半小时,到奥克兰市中心约四十分钟。若要前往伯克利加州大学,需要搭乘黄线到12th St. Oakland City Center,19th St Oakland或MacArthur搭乘开往Richmond方向的红线或橙线列车,全程约一小时。更多关于BART的路线班次票价信息,请查阅BART官网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加州列車 (Caltrain)编辑

    來往於舊金山吉爾羅伊之間的加州列車與灣區捷運共用密爾布瑞站,供旅客換乘。

    公交汽車编辑

    舊金山城市鐵路不向機場提供服務。但是,聖馬特奧縣的運輸公司SamTrans有6條線路將機場與舊金山市區,半島以及最南端的帕羅奧圖連接起來,分別是SFO、ECR、140、292、397和398。

    可以在國內航站樓及機場國際A號和G號航站樓的到達層/行李領取處轉乘SamTrans

    航機事故编辑

    • 在1964年12月24日,前往紐約市的飛虎航空第282號班機在機場西的山羣墜毁,機上3名機員喪生。
    • 1968年11月22日,日本航空的一架道格拉斯DC-8(注册编号JA8032)在执行由东京至旧金山的JL002号班机时因浓雾误降舊金山灣,无人受伤。
    • 在1971年7月30日,一架泛美航空波音747客機(註冊號碼:N747PA,名稱:Clipper America),在執行845號前往東京的航班、起飛時在1R跑道末與導航儀器有碰撞。飛機的起落架受損,飛機繼續飛出至太平洋上空去倒掉燃油,以減低在緊急降落時候的重量。緊急救援人員在機場戒備,飛機折回機場並用28R跑道成功降落,但只能使用在機身一面的起落架。當起落架受荷不住時,航機滑到跑道外的土地之後停下來,但沒有失火。乘客成功利用逃生滑梯疏散,全部218名乘客和機員無一遇難,有些受重傷。調查報告指意外的起因是航班發送員向機員提供對載重量和跑道長度的資料有所錯誤[15]
    • 在1995年,許多班飛往舊金山的航班成為波金卡計劃的目標,一個失敗了的恐怖分子計劃。
    • 在2000年1月31日,阿拉斯加航空261號班機沿普多幕拉塔-舊金山-西雅圖/塔科馬的飛行路線,在洛杉磯附近的太平洋墜毁,機上的所有人均喪生。
    • 聯合航空93號班機是在2001年9月11日四架被騎劫而墜毁的航機之一,當天原訂由紐約紐華克飛往舊金山。
    • 2013年7月5日4:00(UTC+8)左右,韩亚航空214号班机(波音777-200ER,注册编号HL7742)在机场降落时机尾着地坠毁。机上加机组人员共有307人。三名中国的女旅客在事故中死亡。

    備註编辑

    1. ^ [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irports Council International
    2. ^ 機場航廈展覽(英)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6-02-02.
    3. ^ 灣區捷運系統地圖. [2009年9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8). 
    4. ^ 存档副本. [2006-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11-30).  聯合航空將增加往亞太地區航班。2006年8月7日摘錄
    5. ^ http://www.united.com.ar/press/pressroom/2004/us_0831.htm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聯合航空申請往廣州航線。2006年8月7日摘錄
    6. ^ 6.0 6.1 6.2 6.3 New Gate Numbering System at SFO. SFO. 2019-10-16 [2020-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0). 
    7. ^ Dorene Internicola. San Francisco airport unveils yoga room for travelers. 路透. 2012-01-31 [2012-01-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02). 
    8. ^ Late Mayor Ed Lee memorialized at SFO departures hall. SFBay. 2019-11-13 [2019-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6). 
    9. ^ Armstrong, David. "Startup Airline Revving up its Engine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07年3月21日 舊金山紀事報 (英文)
    10. ^ Murtagh, Heather. "Virgin America Cleared.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07年3月21日 聖馬刁日報 (英文)
    11. ^ Delta Launches Los Angeles to San Francisco Shuttle - Yahoo Finance Canada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3-21.
    12. ^ RITA | BTS | Transtats. transtats.bts.gov. [March 22,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5). 
    13. ^ Air Traffic Statistics. San Francisco Airport Commission. [January 31,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14). 
    14. ^ Ranking from: World's busiest airports by passenger traffic
    15. ^ http://www.airdisaster.com/reports/ntsb/AAR72-17.pdf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irdisaster.com PAA845意外(PDF檔案)。2006年8月9日摘錄。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