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族

中國56個民族之一
(重定向自維吾爾族

維吾爾族维吾尔语ئۇيغۇر‎ / Uyghur / Уйғур),古稱回鶻畏兀儿,是生活在歐亚大陆內陆的民族,主要分布在东突厥斯坦和中亚地区,主要使用属突厥语族维吾尔语[b]和以波斯阿拉伯字母为基础的维吾尔老文字。大部分维吾尔人信仰伊斯兰教逊尼派[c]。1934年,中華民國新疆省发布政府令,统一使用“维吾尔”作为汉文规范称谓。在1949年後,被中華人民共和國認定為其境內的少數民族[19]目前,全世界维吾尔族人口在2000万左右,主要生活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约1300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统计的55个少數民族之一。

ئۇيغۇر
維吾爾族
Уйғур
Uyghur
Khotan-mercado-chico-d01.jpg
和田地區的维吾尔族男孩
分佈地區
 中华人民共和国[a]12,710,000 (2018)[1]
 哈萨克斯坦223,100 (2009)[2]
 乌兹别克斯坦55,220 (2008)
 吉尔吉斯斯坦49,000 (2009)[3]
 土耳其45,800 (2010)[4][5]
 沙烏地阿拉伯50,000 (2013)[6]
 叙利亚3,500 (2015)[7][8][9][10]
 巴基斯坦
1,000 (2010)[11]
 俄羅斯3,700 (2010)[12]
 烏克蘭200 (2001)[13]
語言
維吾爾語
漢語普通話西北官話西南官話湖南))
俄语中亚俄罗斯
宗教信仰
Star and Crescent.svg 多數人信仰伊斯蘭教遜尼派[14]少數信仰什葉派[15]
極少數人信仰基督宗教[16]或者無信仰[17]

族名來源编辑

维吾尔族世居於今中華人民共和國新疆地區,是经过长期迁徙、民族融合形成。其族名來自古代回鶻,曾有乌护、乌纥、袁纥、韦纥、回纥、畏兀兒、回鹘等多种音譯。

最早居住於新疆地區的民族,包括伊朗裔吐火羅人塞種蒙古族突厥族羌族等,曾分別在此地建立月氏烏孫樓蘭龜茲等國家。在漢朝時,此地屬於匈奴的勢力範圍。在匈奴勢微後,鐵勒柔然勢力先後進入此地,在唐朝時,回鶻人建立回鶻汗國,成為維吾爾族名的起源,包括昭武九姓等胡人,由新疆移居中國。在蒙古帝國時,被歸類為回回畏兀兒,為色目人。元、明、清時代,被中國歸類為回回回族。在中華民國建立後,被認為是中國五大民族之一,歸屬為回族。1934年,中華民國新疆省政府发布政府令,决定统一使用“维吾尔”作为汉文规范称谓,寓意为维护你我团结,據說首次准确表达了“Uyghur”名称的本意。至1949年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將他們認定為少數民族,但其定義被縮小為只特指居住在新疆一帶的族群,以維吾爾族為名,原來回族的名稱限縮於居住在中國內地的族群。

唐代的粟特人沙陀部和元代的蒙兀兒人等,皆為維吾爾族先祖。

历史编辑

古代编辑

 
一名維吾爾男子,攝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吐魯番市

其先民為最早居住於新疆地區的各民族,包括伊朗裔吐火羅人,塞種,蒙古族,突厥族與羌族等。至隨唐帝國時代,活动在蒙古高原和中亚的回鹘人進入新疆,成為統治民族。从语言角度来说,现代维吾尔语与中亚第一个皈依伊斯兰教喀喇汗王朝葛邏祿最为接近,而葛邏祿并非回鹘人的主体,只是这个松散集体后期加入的一个分支。葛邏祿语言的现代传承主要包括维吾尔语乌兹别克语。古代回鹘的直接传承如高昌回鹘的语言回鹘语更接近现代裕固族等的语言,由此可以推测,古代回鹘人的后代涵盖范围要远远大于今天的维吾尔族,一部分转变为裕固族,回族,一部分转化为今天的维吾尔族,一部分融入今天的蒙古族和汉族等。

隋唐时期,為反抗突厥汗國的統治,回纥联合铁勒诸部中的仆固、同罗、拔悉密等部组成了回纥联盟。744年,统一了回纥各部的首领骨力裴罗受唐帝國支持,推翻了后突厥汗国,建立了回紇汗國。安史之乱时,回纥曾协助唐帝國出兵。788年,回纥统治者向唐朝,自请改为“回鹘”。

840年,回鶻汗國被破,向西分三支遷移,其中一支南下。866年,回鶻建立了西州回鶻政權。10世紀中葉,葛邏祿在中亚建立喀喇汗王朝(也有說為回鶻,一說為樣磨、葛邏祿),這對維吾爾族伊斯兰化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此時維吾爾族的生產由遊牧為主逐漸轉變到以定居為主。天山一帶和南部原來的印歐語系民族逐步被回鶻同化。

從1124年至13世紀初,今新疆境內的維吾爾族祖先先後被西遼乃蠻等政权統治。1209年,高昌回鹘亦都護”主動要求臣服於成吉思汗蒙古帝国。同年置達魯花赤監之。1324年併入察合台汗國,初建都阿力麻裏,即今天的新疆霍城縣水定鎮西北。元代文献中,将回鹘翻译为畏兀儿

1371年,西察合台汗國亡國,西域分裂成許多割據政權。這些割據政權的統治者仍然是察合台蒙古貴族的後裔;出於爭權奪利,这些政权之间發生了一系列的戰爭。在此時期,蒙古貴族為了便於統治当地信奉伊斯兰教、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諸民族,在当地的蒙古族中也大力推行伊斯蘭教,以禿忽魯帖木兒汗以及別失八里馬哈麻为代表人物,使數目相當的蒙古族居民也改信伊斯蘭教,生活在農業區的蒙古族(蒙兀兒人)逐渐突厥化伊斯蘭化,相繼失去了蒙古族的特性。

16世紀初,察合台後裔賽德天山南麓建立了葉爾羌汗國。這個汗國的居民主要是信仰伊斯蘭教蒙兀儿人,它是突厥和蒙古部落的混合体,成为构成维吾尔人一部分[20],特别是刀朗人。葉爾羌汗國與清朝政府維持著友好的貿易關係。在葉爾羌汗國內部由於白山派黑山派的對立與鬥爭,1680年,白山派的阿帕克和卓聯合北方鄰國準噶爾汗國的首领噶尔丹攻灭叶尔羌。一部分维吾尔人被噶尔丹迁至伊犁,为准噶尔人种田,被称為塔蘭奇(種糧食人)。

18世紀初,大清帝國消滅准噶尔汗国,并趁勢吞并了天山南麓原葉爾羌汗國的领土。1755年,准噶尔统治时期被囚禁于伊犁的波罗尼都霍集占(即大小和卓)被清军释放,派往回部(新疆天山以南地区)管理维吾尔人。其后大小和卓率兵反抗清廷的征服,终因寡不敵眾、军力差距等原因失败,于1759年出逃,被巴达克山头人处死,尸首移交清廷。1758年,乌鲁木齐建立城市的雏形,清政府在这里开始修筑城堡,形成一定规模后,乾隆帝赐名迪化”取啟迪教化之意思。1762年設置管理天山南北的伊犁将军,又设置总管回部各城事务的喀什噶尔参赞大臣,其下设办事大臣、领队大臣,分驻叶尔羌(莎车)、和阗、乌什、阿克苏、库车、喀喇沙尔等城。此时期的维吾尔族社会基本处于自治状态,满、汉、蒙古官员对其军事、贸易、治安以外的日常行政事务较少干涉,主要交由当地各级伯克毛拉根据伊斯兰教法管理。清廷在对准噶尔部屠杀后导致新疆北部人口稀少,塔兰奇人向北方迁徙以填补空虚,其中穆斯林文化和身份得到了清朝官员的容忍甚至提倡,对此亨利·施瓦茨(Henry Schwarz)称,“从某种意义上说,清朝的胜利是伊斯兰的胜利”。[21] 1860年代,整个西北地区爆发大规模反抗清朝统治的穆斯林武装起义,中國方面史称“同治回乱”。1867年,中亞浩罕汗国将领阿古柏率部进军新疆,攻占了库车库尔勒,收复天山以南地区,建立“哲德沙尔汗国”,后改为“洪福汗国”。1870年代初,阿古柏政权已实际控制了几乎全部新疆地区。1870年末,由左宗棠率领的清军攻占新疆,消滅了“洪福汗国”,清军收复新疆之战。1884年,新疆正式建省

近代编辑

20世紀以前的历史上,各地维吾尔族群缺乏統一的近代民族意识,而是各自用本族群居住地附近的綠洲來稱呼自己;因為這些部族都信仰伊斯蘭教(舊稱“回教”),一般清代文書把他們稱為缠回,俄羅斯人則稱呼他們為布哈拉人和撒爾塔人

20世纪早期,中亚从旧式社会向民族国家转化,当时在中亚知识分子中流行的泛突厥主义提出,将从安纳托利亚到新疆的所有使用突厥語族语言的民族视为一个整体的“突厥民族”,并据此成立一个穆斯林突厥斯坦国家。当时的部分回部精英接受了大量从奥斯曼帝国来的伊斯兰新式学校的老师,并逐渐接受了随之而来的泛突厥斯坦思想。为大力推广泛突厥思想,部分接受伊斯兰新式教育的回部精英在当时的文化机构、国家机关、报纸上大力推行维吾尔身份意识[22]。同时俄罗斯帝国韃靼族穆斯林改革分子发起扎吉德运动(Jadids),在新疆教授阿拉伯字母、同时传播泛突厥思想。一方面,传统的旧式小学Maktab(阿拉伯语“小学”)仍然存在并且是主流;但另一方面新式学校教育出的精英分子广泛接受了以土耳其、伊斯兰和俄罗斯世界为中心的民族国家思想,后来成为1933-1934年及1944-1949年试图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主要力量。新式学校将历史、算术、地理从伊斯兰教学中分离出来,尝试减少伊斯兰教的影响,因此与宗教保守派人士发生冲突。新式伊斯兰学校这些把知识从神学中剥离的去神圣化活动,削弱了传统伊斯蘭文化的地位,并试图建立统一的“突厥民族”意識,植入新的泛突厥理论。

宗教保守派倾向于归顺于中华民国,多向新疆省政府寻求帮助,而作为中华民国新疆省政府主席的金树仁盛世才则对新式回部精英们推崇的“维吾尔”意识时而支持,时而怀疑。一方面,盛世才主政期间的亲苏政策加强了新疆地区和“西突厥斯坦”的共同性:盛世才曾经和苏联结盟,并财政支援了一部分到西突厥斯坦留学的精英阶层的学生,直到1930年,盛世才每年都送出超过100名学生。另一方面,在西方留學的維族精英分子经由新式教育,思想上被近代民族主義思潮所吸引,於苏联加盟共和国中看到了激烈的政治辩论,他们学习马克思主义,参加学联,创作政治文章[22];从苏联归来的留学生,大多投身于“中亚身份”和“维吾尔民族”的塑造和推广运动。最后,苏联的政治影响力不断通過其在中亚同样信仰伊斯兰教的加盟共和国(例如哈萨克自治社会主义共和国)唤醒维吾尔族的民族意识;当苏联意图成立突厥斯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时候,維族精英对自身民族身份的讨论达到高潮。

1935年,盛世才同意采用“维吾尔”作为七河流域居民的官方名称;但根据当时报纸的情况,受教育程度較低的普通回部民众尚未广泛接受“维吾尔”作为一种身份,该词一定程度上仅代表部分回部精英阶层的意识。

名称编辑

清朝灭亡后,新疆为拥护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的漢族都督杨增新所统治。1928年金树仁成为新疆省主席后,哈密等地发生起义。1933年11月新疆喀什一帶成立东突厥斯坦第一共和国。新诞生的“共和国”尚未得到任何国家所承认,不久便为军阀马仲英所扑灭。1934年,新疆维吾尔文化促进会成立,该会呈请将族名恢复原名。1935年,新疆边防督办公署及新疆省政府发布关于将“缠族”名称改为“维吾尔族”的通令。[23]1935年1月14日,巴楚县政府奉命张贴该通令。1930年代初,盛世才在新疆主政,對之以採取鐵腕政策。1944年9月,在伊犁塔城阿山三個地區爆發大規模起义,並于11月成立東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國

现代编辑

1944年三区革命后,中国共产党势力进入新疆。1949年8月27日,應毛澤東邀請以阿合買提江·哈斯木為首的維吾爾代表團赴北平出席會議,途徑蘇聯伊爾庫茨克外貝加爾湖地區上空時,飛機失事,全部遇難。9月,中华民国国军驻疆部队和新疆省政府相继倒戈,新疆和平解放。12月17日,新疆省人民政府新疆軍區宣布成立。1955年10月1日,改新疆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1950年代,在部分维吾尔民族主义者被肅清以後,殘部流亡他鄉,后于2004年在美国成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流亡政府,但未受到任何国家承认。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前三十年,是维吾尔意识兴起的重要时期,卻因共產黨壓制而導致历史资料十分缺乏。[22]共产党官方沿用了盛世才的民族分类。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维吾尔语”沿用阿拉伯字母作为书写文字。維吾爾族内部如何传播这种新兴的民族国家思想则尚未得知。

新疆「再教育營」爭議编辑

习近平在2012年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西方国家认为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中国人权状况明显变差,尤其是北京當局在新疆兴建大量再教育营[24]纽约时报》在2019年根据流出的中国内部文件披露是习近平下令兴建新疆再教育营,西方国家普遍批评再教育营严重侵犯维吾尔族的人权。[25]

根據2018年經濟學人雜誌的報告,新疆地區目前變成一個“警察國家”。新疆的維吾爾族人受到大規模的監視,他們也不能自由地舉行宗教活動,同時文化和社交生活也受到嚴格的限制。[26] 在新疆,北京當局建立大範圍的監視網絡。為了壓制官方聲稱的“宗教極端主義”,政府亦禁止维吾尔族人戒煙或者戒酒。政府也雇傭了很多警察監視當地的居民,並且在當地居民家中安裝了攝像頭。[27][28]

据英国BBC网站等西方媒体报道,至少有100万[29]維吾爾人被關押在大型的拘留營中[30] ,而中國政府把這些關押場地稱為“再教育營”[31]。被拘留的人可能超過100萬。政府建立這些營地,是想改變被關押者的政治觀點,他們的維吾爾人的身份認同感,還有他們的宗教信仰。[32] [28]不同的營地對待犯人的方式有所不同。有的營地不會釋放被關押的人,犯人一整天都被關在營地中,而有的營地到了夜晚則會把犯人送回家。

根據多個媒體的報導,被關押的維吾爾族人唱出讚美中國共產黨的歌曲,還被迫寫“自我檢討”的文章;監獄的獄卒也會毆打,也會用言語攻擊被關押的人。[27]有的中國官員會接收到任務,要去監視被关押者的家人。有時候,女人會因為他們的丈夫或兒子做過的事而入獄。[27] 對於某些家庭,所有的成員都被關押;有消息透露,在父母被關押之後,他們的孩子會被送去公立的孤兒院。[28]當局還開始為這些孩子建立收留園,並安排老師對孩子進行漢化、無信仰教育,讓這些孩子從小遠離宗教[33]

一開始,雖然有衛星圖像和建築文件顯示新疆正在建造大型的關押設施,但北京當局說新疆並沒有所謂的“再教育營”[34]。後來他們又改口,承認當地確實有這些設施,不過辯解說设施會向維吾爾人提供職業培訓課程,還會提供“反恐怖主義教育”。不過,中國政府拒絕讓德國的人權官員檢查這些設施[35]。不但如此,很多新聞報導和自稱從再教育營中逃離的人都說,在新疆很多人因為宗教信仰和進行宗教儀式而被關入集中營,而且被關押的人會受到監視和虐待。[27]

美國國務院發佈《2019年度全球宗教自由報告》,報告估計,被中國政府監禁在新疆再教育營的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回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人士,數目目前逾100萬名。中國表示,再教育營是職業訓練中心,有助培訓營裡人士新技能。[36]

人口编辑

2010年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境内的维吾尔族人口为10,069,346人,占中国人口的0.7555%,是中国第四大少数民族。[37]

在維吾爾人的傳統居住地(新疆西南部)內,維吾爾族佔據著當地多數的人口,90%的維吾爾族在這裡生活。[38]

中国各省分布编辑

基因遺傳编辑

現代維吾爾族基因為來自於東亞的蒙古人種高加索人種的多種民族混血,2008年的一份研究只採樣於來自和田地區的維吾爾人,發現有60%左右的歐洲或西亞遺傳基因,以及40%左右的東亞/西伯利亞基因。[39]進一步的研究發現略多一點的歐洲/西亞基因(52%)在南疆地區,而北疆地區的維吾爾族只有47%左右歐洲/西亞基因。[40] 另外一份2009年的研究使用更大範圍的抽樣數據,發現維吾爾族有更高的東亞基因達到70%,而歐洲/西亞基因的比例在30%左右。[41]

一份2017年的基因分析,從新疆14個不同地區的951份維吾爾人基因裡,發現了一個從西南到東北由天山形成的一個自然屏障構成的基因组成的區别,從東到西來自這兩組的基因比例逐漸增加:來自歐洲的為25%到37%,來自南亞的為12-20%,另一方面來自西伯利亞的基因出現相反的趨勢,從17%到15%,來自東亞祖先的基因也是如此,從47%下降到29%。這也反應了3750年前古代定居的趨勢,從距今4000到2000年前的呈現歐羅巴人種(白種人)特徵的塔里木木乃伊,到距今750年前的近代移民。这些分析说明了維吾爾人更接近於中亞國家的人種,緊跟着是東亞和西歐的人種基因。維吾爾人呈現出豐富的基因多樣性,但是同時維吾爾族内部的基因區别小於對比於其他種族時的外部區别。[42]

維吾爾族擁有多種人類Y染色體DNA單倍型類群,有單倍群O單倍群C單倍群L單倍群R單倍群K單倍群Q單倍群H單倍群N單倍群J等。[43]

喀什的維吾爾族男子
和田的兩名維吾爾族男子
和田的維吾爾族男孩
吐魯番的維吾爾族女孩
莎車縣表演麥西熱甫的維吾爾族男子

服飾编辑

維吾爾族人生活受古西域,以及外来的波斯文化伊斯蘭文化影響,服飾以毛織而成,圖案豐富多運用幾何紋樣。作为穆斯林,維吾爾婦女歷來与周边地区的穆斯林妇女一样,在外出时會穿戴稍微保守卻又色彩繽紛。近代以来,由于受到西方和蘇俄的影响,年纪较大或南疆部分地区维吾尔族人大多喜好穿着西式服装并配以花帽朵帕)、头巾等装饰品以表明民族身份。維吾爾女性则喜歡穿戴艳丽的头巾,喜愛“艾德莱丝绸”縫製的鲜艳色彩的連衣裙。男子愛穿豎條花布,“拜合衫綢”製作的無領外衣,全族都有戴“花帽”习俗。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隨著中国政府对宗教信仰的解禁,伊斯兰教在新疆得到極大的復興,部分維吾爾族婦女恢復在家庭以外不露臉的所謂伊斯蘭传统,並穿戴在穆斯林世界的常見蓋頭(希賈布)。但同時,由于西亞的伊斯蘭教瓦哈比派薩拉菲派的積極傳入,源自阿拉伯半岛的遮蓋全身以及面部的伊斯蘭極端服飾尼卡布布爾卡反而在部分保守的維吾爾族婦女中流行起來。而中國西北的伊斯兰教宗教势力在1980年代以后的复兴,与其他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民族类似,要求女性穿着保守成为穆斯林社群的准则。21世纪,是否禁止女穆斯林蒙面成为全球性的话题。同样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也逐漸成為一個有爭議性的話題

1965年和田繅絲廠的女工
1986年喀什的學校中,為外賓表演的女孩
1986年喀什,兩名穿著中山裝的男子
2005年,正在工作中的新疆地毯編織女工
2017年,喀什街头身穿艾德莱斯绸的维吾尔族女性
穿著希賈布蓋頭的維吾爾穆斯林婦女
抱著孩子的維吾爾穆斯林婦女用蓋頭將臉部和頭部包覆住
2016年,穿戴著白色蓋頭的喀什老年維吾爾婦女

飲食编辑

維吾爾人以(nang)為主食,也食用甜瓜等水果。

常飲用磚茶奶茶玫瑰花茶,有節日時,會用抓飯招待訪客。

羊肉串(kawap)也是非常著名的维吾尔族食品。

拉條子(leghman),又稱拌面、拉面,是維吾爾的主食之一。通常選用精白麵加水和制,麵團要軟硬適度,太軟、太硬都不行,麵團要多揉,揉出筋道。然後切成細條搓圆后拉開入沸水煮熟即可食用。拌面的菜可根據個人的喜好選擇。維吾爾人最喜歡吃的拌面菜是“過油肉”:選用羊肉或牛肉揉入淀粉過油,加青椒、番茄、洋蔥或蒜炒熟佐面。則紅、綠、白相間,香辣可口。另外还有土豆丝拌面、野蘑菇拌面等。

烤包子(samsa),是比較普遍的維吾爾族食品,大多數為矩形,也有菱形或其他不規則形状。由麵粉做皮包裹,並以羊肉,洋葱为主要餡料烘焙出來的食品。

大盤雞源于新疆沙灣縣,是一種具有地域特色的食品,主要用雞肉、麵條、馬鈴薯、辣椒製作的一道菜品。將處理乾淨的雞剁成小塊,馬鈴薯去皮切片。調料可以有鹽、薑、蒜、蔥、花椒、辣椒,根據口味自選。

姓名编辑

近代在新疆的维吾尔人采用阿拉伯式的父子联名制,其全名由本名和父名組成,本名在前,父名在后。比如一個叫「约麦尔·阿布拉(Ömer Abla)」的人,「阿布拉(Abla)」是他父親的名字,而「约麦尔(Ömer)」則是他本人的名字,他的兒子會採用「约麦尔(Ömer)」這個名字作为父名。因此除贵族外的维吾尔人大部分是没有姓氏的。

中亚各国的维吾尔人,由于受到苏联统治的影响,有固定的姓氏,如已故俄罗斯維吾爾族流行歌手「木拉提·纳斯洛夫」(Murat Nasirow)和其父「司馬義·納斯洛夫」(Isma'il Nasirow),均以「納斯洛夫」作为姓氏。现代中国境内的少数维吾尔人也会采用固定姓氏,如现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其祖父名叫“凯吾尔·扎克尔”,父亲名叫“阿不都拉·扎克洛夫”(曾留学苏联,受苏联影响采用了俄化姓氏)。

而中国河南、湖南等地的回鹘人后代早已汉化,使用汉族姓氏,如翦伯赞等。

文化编辑

語言文字编辑

維吾爾族使用維吾爾語,屬於阿爾泰語系突厥語族西匈语支。維吾爾的祖先回鹘人使用回鹘文字母。喀喇汗王朝时期,随着伊斯蘭教国教地位的确立,大规模的文化转型使得这一时期的突厥文开始使用阿拉伯字母来拼写,但高昌地区未改宗伊斯兰教的回鹘人一直使用回鹘文至15~16世纪。

中國新疆是大多維吾爾族的居住地,於1949年後,文字改革開始活躍。一度蘇聯語言學家曾試圖將維吾爾,哈薩克吉爾吉斯蒙古錫伯等文字西里尔字母化。但隨著中蘇關係的破裂,而流產。1959年的冬天,一個以拉丁文為基礎的新文字(新維文)草案浮出水面,並被自治區採用。1960到1964,開始實驗,之後在全自治區推行。1982年9月,自治區又恢復使用以阿拉伯字母為基礎的老維文(UEY),並對其進一步完善。

2000年開始,由新疆大學發起制定了一套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的拉丁維文(ULY),但與會方強調這套方案僅僅適用於計算機領域。[44]

哈薩克斯坦等前蘇聯國家居住的維吾爾人使用一套以西里爾字母為基礎的維文(USY)。

三種不同字母體系的維文
拉丁維文
ULY
Uyghurche Unicode asas qilin'ghan tékist kirgüzüsh ramkisi.
老維文
UEY
ئۇيغۇرچە ئۇنىكود ئاساس قىلىنغان تېكىست كىرگۈزۈش رامكىسى.
西里爾維文
USY
Уйғурчә уникод асас қилинған текист киргүзүш рамкиси.

维吾尔语的電腦输入问题编辑

Unicode的到來和電腦的普及,不但解決了老维吾尔文的 問題,同時也將拉丁维吾尔文在互聯網上廣泛應用。中國新疆大學維吾爾計算機科學協會(UKIJ)等致力於维吾尔語軟體的開發,以及維語電腦標準化的制定,目前初見成效。[來源請求]

神話编辑

維吾爾族的文化深受伊斯蘭教的影響,神話自然也不例外,但是由於伊斯蘭教傳入時間較晚,因此仍存在著未受神話所影響的神話故事。自唐代約七、八世紀時伊斯蘭教即由西域傳入,因此維吾爾族的傳說故事多受其影響,不過在此之前的神話故事較可以發現的是薩滿信仰的影響。維吾爾族的代表神話有《女天神創世神話》、《頂地球的公牛》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女天神創世神話》裡,既有受到伊斯蘭文化影響的版本,也有未受到伊斯蘭文化影響的版本。

文學编辑

簡介编辑

維吾爾地處古絲綢之路的交通要道,受多種文化的影響,是各種文化的交匯點,理所當然地表現出多樣性。先後湧現出了一大批經典的古典文學,流傳至今的有《烏古斯可汗傳》、《福樂智慧》、《突厥语大词典》、《真理的入門》等。以及很多民間作品,如著名的“阿凡提笑話”。詩歌在維吾爾文學中佔有優勢地位,並出現了不少優秀的作品和著名詩人。如14世紀的詩人尤素甫·賽喀克的抒情短詩和15世紀詩人鲁提菲的抒情短詩和長詩《花兒與春天》等。

17世紀末至18世紀初,維吾爾族文學史上又出現了三個抒情詩人:赫爾克提翟梨裏諾比提。19世紀中葉,在維吾爾族文學史上出現了反抗满清封建統治的詩篇和歌謠,同時提出發展教育、向愚昧挑戰、學習科學等極為進步的口號。代表人物就是阿布都哈里克·維吾爾

《突厥語大詞典》编辑

《突厥語大詞典》是一本出自11世紀的突厥語詞典。 在1072-74年,突厥學者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研究了當時的突厥语,然後寫了這本書。《突厥語大詞典》是第一本詳細地記錄突厥語的詞典。這本書是寫給巴格達地區的哈裏發國的人看的。因為,當時說突厥的民族建立了塞尔柱王朝並且統治了這個地區,所以作者麻赫穆德便寫這本字典給當地的人學習突厥語。這本字典同樣收錄了用古突厥語寫成的詩歌。字典中的詩歌大多數是四行詩,也包括了當時主要的詩歌題材:史詩,牧歌,說教的訓話,抒情詩和哀歌。在用了15年時間研究語言學之後,麻赫穆德去了巴格達巴格達是當時的伊斯蘭中心和哈裏發國的首都。在巴格達,他和著名的學者、語言學家交流,向前賢們請教。[谁?]1072年2月25日,麻赫穆德·喀什噶里開始了他一生中最輝煌的事業,經過四次反復編纂充實和完善,1077年1月9日,《突厥語大詞典》這部經典巨著終於面世了。這部語言學巨著,不僅得到了阿拔斯王朝二十七世哈里發奧布林凱西姆·阿布杜拉的獎勵,還在當時就產生了相當廣泛的影響。後來,突厥歷史學家Ali Amiri也編輯過這詞典。

突厥語大詞典》的75000條詞目是西元11世紀生活在中亞地區人民的生活百科全書。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用生動的實例闡釋了這些詞目的詞源和使用,同時指出了11世紀維吾爾族和其他突厥語族的語言、以及各個方言的區別,說明了語法、語音規則。《突厥語大詞典》還詳細地介紹了突厥語的有關部落的歷史知識。當時,伊斯蘭哲學觀佔有統治地位。但是麻赫穆德·喀什噶里沒有局限於單純的宗教思想,儘可能還原當時突厥民族的歷史原貌。《突厥語大詞典》敍述的事件和阿拉伯波斯旅遊者的記錄以及漢文史書上的記載,基本吻合。在用阿拉伯語寫作的學者中,關於中亞民族的記載,麻赫穆德·喀什噶里是唯一的不依賴書本而且是在生動事實和傳說的基礎上嚴肅求證的人。總而言之,百科全書《突厥語大詞典》講述了黑汗時代的物質和精神生活。[來源請求]

《福樂智慧》编辑

哲理長詩《福樂智慧》有著語言,文化、藝術、法律、天文學、倫理道德、文化人性論、哲學等多方面的知識和價值。

近代詩歌编辑

由於近代維吾爾湧現出了一批傑出的民族詩人,其中的代表人物為詩人阿布都哈裏克·維吾爾,詩人努甫拉·穆塔里甫。80年代,新疆的文學工作者搜集和整理,出版了《阿布都哈力克·維吾爾詩歌集》。為了紀念努甫拉·穆塔里甫,1952年新疆人民出版社維吾爾文首次出版了他的詩集《愛與恨》。1962年,新疆天山電影製片廠拍攝了以努甫拉·穆塔里甫的生平、文學創作和革命活動為情節的故事片《遠方的星火》。紀念他的歌曲“Salam Lutpulla”(努甫拉),被歌手艾斯卡爾(灰狼)在90年代重新演繹。

觉醒(Oyghan,節選)」
作者:阿布都哈裏克·維吾爾
1921年於吐魯番
嘿,困苦的維吾爾,觉醒!你也该睡够了,
你已一无所有,再这样就是走向毁灭~
你要是不从灭亡中自救,
啊,你的境况危险,境况危险~
原文:
Hey, péqir uyghur, oyghan, uyqung yéter,
Sende mal yoq, emdi ketse jan kéter.
Bu ölümdin özengni kutkuzmisang,
Ah, séning haling heter, haling heter.

庆典文化编辑

麦西热甫维吾尔语مەشرەپ‎,英語:meshrep)又称麦西来甫,是维吾尔族的一种含舞蹈的一系列传统表演艺术。麦西热甫源自阿拉伯语维吾尔语意为“聚会、场所”,是古代维吾尔族先民祭祀、祈福、庆典活动的遗存和发展[45]。2010年11月15日,经正在内罗毕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麦西热甫被列入2010年《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意即麦西热甫的存续状况受到威胁,需制订专门计划进行急需保护[46]

 
麦西热甫会用到的维吾尔乐器

音樂编辑

維吾爾傳統音樂编辑

維吾爾地區的音乐也为古代西域文化的传承。

維吾爾木卡姆编辑

木卡姆”是中亞南亞西亞北非及整個伊斯蘭文化圈內擁有的一種樂舞形式。“木卡姆”這個詞源於阿拉伯語。在現代維吾爾語中,這個詞有廣、狹兩個含義,廣義指一種大型古典歌舞套曲,狹義則指以散板形式維吾爾木卡姆,他被譽為“維吾爾音樂之母”,源於民間,是融合維吾爾民歌、器樂、說唱、歌舞於一體的大型歌舞套曲形式。維吾爾木卡姆與其他國家的木卡姆相比,數量最多,藝術形式完整,為世界所矚目。

椐今新疆和田學者毛拉·伊斯邁托拉·穆吉孜的《樂師傳》 (1893)記載,木卡姆形成於15到16世紀。維吾爾木卡姆按流行地區和風格特色,可分為南疆木卡姆、北疆木卡姆、刀郎木卡姆、哈密木卡姆、吐留番木卡姆等等多種。每一種木卡姆有六至十二套。人們常說的十二木卡姆,是指南疆木卡姆,是由十二部大型古典套曲組成,每一部套曲又包括“窮乃合曼”、“達斯坦”和“麥西熱甫”這三個大部分。“窮乃合曼”從散板序唱開始進行,緊接是慢速的太孜,到熱烈的賽乃姆和大賽勒克,末尾以輕快的太喀特結束,其中有歌曲和舞曲,各曲間有間奏曲。“達斯·坦”由三到六首敍事歌組成,曲間有完整的間奏曲,音樂由慢而快,曲調相當流暢。“麥西熱甫”由三至六首節拍不同的舞蹈歌曲組成,曲間無間奏曲,情緒熱烈而奔放。十二木卡姆共有歌曲、樂曲260首,全部演唱一遍需要二十多個小時。伴奏樂器有薩它爾(主唱者自拉自唱)、彈布林熱瓦甫都它爾丈介克卡龍小手鼓等等。

北疆木卡姆,是19世紀由南疆傳入,也有12套。除沒有“窮乃合曼”之外,結構與南疆木卡姆相同。音樂比較明快,主演唱者用彈布林或者薩它爾。而哈密木卡姆流行於東疆的哈密地區。與南、北疆木卡姆相比較,風格結構不盡相同。它由短小的散序起唱,接著演唱系列短小的歌曲和歌舞曲,無間奏曲。它也有十二套,稱哈密十二木卡姆。其伴奏樂器有哈密艾介克(似中胡)、刀郎熱瓦甫手鼓等。全部歌曲有262首,從頭演唱一遍約需12個小時。

木卡姆唱詞,一些為古代名人詩作,每行15個音節,基本表現人民熱愛生活,批判黑暗,嚮往幸福;另一類來自民間藝人,每節4句,每句7個音節,內容多反映愛情和生活。

刀郎藝術编辑

刀郎喀什地區麥蓋提巴楚莎車的一種文化現象。刀郎舞刀郎賽乃姆,音樂稱刀郎木卡姆刀郎舞是一種禮俗性舞蹈,逢節日喜慶,人們都要跳刀郎舞。開場時唱散板序歌,不舞。接著按嚴格的程式歌舞:奇克提麥(6/8)、賽乃姆<4/4)、賽乃克斯(2/4)、賽勒瑪(2/4),跳刀郎舞的時候,人們要圍圈席地而坐,男女相對起舞,動作粗獷、豪邁。音樂由慢變快,舞蹈由兩人對跳變為集體舞。隨後出現雙人競技性旋轉表演。刀郎舞的唱詞,有表現狩獵、打仗和生產勞動的,也有反映愛情生活。歌腔高亢激越。伴奏樂器有刀郎熱瓦甫刀郎艾介克卡龍小手鼓等。

民歌编辑

維吾爾族民歌木卡姆有近似的情況。由於地理環境等多種因素不同,各地維吾爾族民歌風格有著明顯的不同。伊犁民歌多抒情;哈密民歌多簡短明快;喀什民歌多奔放粗獷。維吾爾歌手演唱常有樂器伴奏。北方歌手喜用都它爾彈布尔哈密歌手喜用哈密艾介克;南方歌手喜用喀什熱瓦甫。民歌的音階調式方面,南疆大部分地區的民歌運用七聲音階或多於七聲的音階,有不一般的感受。東北地區有不少民歌運用五聲、六聲音階。

維吾爾族說唱音樂形式多樣,十分活潑,在人民生活中影響廣泛。它主要有達斯坦柯夏克等。

達斯坦有兩種類型,分別為長篇和短篇。長篇多說唱帶故事情節的內容,曲調通常由上下句組成,多數沒有有拖腔。演唱者可根據唱詞內容靈活壓縮或擴展樂句,比較自由。短篇達斯坦,通常反映新鮮事物或愛情。音樂多方整結構,旋律性強,有的唱腔直接採用民歌,歌詞七詞一句,四句一首。伴奏樂器,南疆用熱瓦甫,北疆、東疆用都它爾柯夏克是由藝人自彈白唱有一種民間彈唱形式。它用一段曲調演唱多段唱詞,內容有愛情和對社會不正之風的諷刺等。

器樂编辑

維吾爾族的樂器、形式豐富多彩,在不同的地區和不同的音樂生活現場,有不同的樂器與樂器組合演奏形式,表現力豐富,有中國一帶的古樂器,又有來自波斯阿拉伯等地的薩它爾彈布林等。大部分得樂器與波斯阿拉伯國家的同名樂器近似,少數則是同名異器,反映出伊斯蘭世界所用樂器的共性。譬如達蔔納格拉奈依薩它爾都它爾彈布林卡龍等是中亞西亞許多國家中的主要樂器。這類樂器在維吾爾民間同樣流行。樂器往往製作精美,隨著演奏技巧高度發展,樂器都具有獨奏性能和豐富的獨奏曲目,這顯示出維吾爾族器樂的發展水準。同時,維吾爾族樂器吹、拉、彈、打各種形式俱全,打擊樂器在音樂和歌舞中佔有重要的地位。《西域聞見錄》(雲岫抄藏)卷七寫道:“回樂以鼓為主”’“聲音抑揚高下,隨鼓而起落,而歌舞節奏之盤旋,亦以鼓為節”。

由於地處中西交通的樞紐,維吾爾族音樂的顯著的特點是它的音階調式採用中國波斯——阿拉伯歐洲三個音樂體系。以喀什文化古城為中心的南疆地區,大多採用波斯——阿拉伯體系,東疆、北疆地區則借鑒了中國音樂的元素。波斯——阿拉伯體系的音階調式的特點之一是音階的第三,五,七級音常閑升高或降低 ——個全音的1/4音。這些變化音的運用,是形成維吾爾族音樂獨特風格的重要成分。

流行音樂编辑

由於維吾爾族在音樂方面有著廣泛的民眾基礎、悠久的傳統、和獨特的感情和熱情,近些年,維吾爾流行音樂發展迅速。維吾爾流行音樂繼承了維吾爾傳統音樂的一些元素,但也大膽的進行創新和改革,隨著電子樂和現代樂器的出現,使得維吾爾流行音樂有了更大的選擇空間,比如對於西班牙弗拉門戈風格的嘗試。

艾斯卡爾(Esqer,灰狼)是維吾爾搖滾音樂的代表。對音樂的追求,使得他放棄了電影播放員的工作,而來到北京創建了灰狼樂隊。幾經轉載,終於實現了歷史的突破,在維吾爾流行音樂歷史上,有著里程碑的作用。艾斯卡爾的音樂深深地呼喚著自己的民族,有著很深的感情,因此為廣大維吾爾人民所愛戴,他曾被譽為“維族人一生的老師”。

除了音樂本身十分震撼人心,在歌詞的處理上,艾斯卡爾更是達到了一個從未有過的高度,往往內涵很深,使人久久不忘。艾斯卡爾的成名曲“Salam Lutpulla”(努甫拉)歌詞:

salam Lutpulla esleymen séni, tapsam qewrengge yupuq yasaymen, qaysi yer séni aldi qoynigha, qewrengni sha'ir nedin soraymen.
ajayip heywet qeyser iding sen, shunga düshmenler körelmigenni, qaysi namert sanga qildi biwapa, salam Lutpulla esleymen séni.
帶上我出發,去尋找努甫拉。蹋遍烈日下的黃沙,是哪里掩蓋著他。為你種上花,你能否看到它。我們在尋找著你,呼喚著努甫拉。每個人身體中,流著你的血。因此這塊土地,也就是你的家。眼中沒有淚水,我不再懼畏。因此這塊土地,也就是我的家。你的靈魂和詩句,已經融入我身軀。

艾爾肯·阿布杜拉出生於喀什地區葉城,憑藉英俊的相貌和深情的吉他演奏,成為近年湧現出的另一個新星。艾爾肯的音樂風格不同于傳統風格,音樂更現代更具國際化。艾爾肯的舞臺演出形式多樣、格調時尚,展現了維族新生代的新形象具有強烈的時代感。

艾爾肯的代表曲目

專輯 代表曲目
走出沙漠的刀郎 Karwan yoli 奧達木 Orda xénim,維族姑娘 Uyghur Qizi
一千零一夜 Ming Bir Kéche 巴郎仔 Balangza,愛的要死 Men öley
城市之夜 Sheher Kéchisi 城市之夜 Sheher kéchisi
二道橋的故事 Döngköwrük 愛的墓碑 Abide,二道橋的故事 Döngköwrük
博客 Blog 博客 Blog,媽媽,你不在 Anam, sen yoq

在中亚地区,木拉提·纳斯洛夫被誉是为“世界上最著名的维吾尔”,他英年早逝,但留下了众多作品,其中最脍炙人口的属一曲“Aydin Kéche”,传遍独联体大江南北。同时,他也演唱了很多的俄语歌曲。

此外,流行音樂在維吾爾年輕人中盛行,校園大都有維族樂隊,如湖南大學的“新樓蘭樂隊”(Yéngi kiroran)。

傳統醫學编辑

經濟编辑

維吾爾族祖先进入西域后有經營農業的悠久傳統,對於灌溉和植棉園藝尤其具有豐富經驗。元朝 (1279~1368)以後,植棉技術由西域傳入內地。由於有發達的園藝業,很多地區都出產大量的、品種繁多的瓜果。其中著名的有和田核桃水蜜桃皮山的石榴,吐魯番無核葡萄葡萄乾伊犁蘋果以及呼圖壁西瓜等。

維吾爾族的手工業有久遠的歷史傳統和精湛的技藝。聞名世界的有和田地毯絲綢莎車巴克衫綢喀什的繡花小帽。庫車的“砍土曼”(一種鐵制農具),烏魯木齊市烏修爾鐮刀等。尤其是和田至若羌一帶出產的美玉。和田的地毯圖案精美,色澤鮮明,作工精細,經久耐用。英吉沙庫車製作的小刀,刀柄和刀鞘鑲嵌精美。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1952年夏季,在新疆地区的農村完成了“減租反惡霸”運動;1953年底完成了“土地改革”。從1953年起先後建立9個民族鄉、7個民族區、6個自治縣和5個自治州,1957年,全區完成了“社會主義改造”。

1950—1988年新疆用於基本建設的投資累計330億元。經過投資建設,初步形成了相對獨立的國民經濟體系。經濟格局發生了變化。自然經濟計劃經濟正在向商品經濟市場經濟轉變;封閉型經濟開始向外向型經濟轉變;單一的農牧經濟結構正在向綜合經濟結構轉變。1990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工農業總產值達207.6億元。很多等現代化工業在天山南北發展壯大。農、林、牧、副、漁、鄉鎮企業繼續發展。商業流通、對外貿易出現了新的機遇。

宗教编辑

维吾尔族先民回鹘人信奉騰格里萨满教摩尼教回鹘西迁后,祆教景教高昌回鹘王国均有传播,而佛教则成为高昌龟兹回鹘的主流宗教信仰。公元10世纪上期,喀喇汗王朝统治者接受伊斯兰教,及後亦以王權壓迫臣民皈依伊斯蘭教,伊斯兰教成為國教後由喀什噶尔传播到叶尔羌于阗等地,到明末已遍及吐鲁番哈密地区成为在维吾尔族中占居统治地位的宗教(因東察合台諸汗和蘇菲的活動)。

维吾尔族主流信奉伊斯兰教逊尼派,在教法学上归属于哈乃斐派,但蘇菲派亦曾於葉爾羌汗國時期成為主流。

名人编辑

古代编辑

现代编辑

軍政界
  • 包爾漢:前新疆省政府主席
  • 阿合买提江·哈斯木:三區革命的指挥者
  • 賽福鼎·艾則孜:中國共產黨第十、十一屆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八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
  • 阿巴索夫:三區革命領導人
  • 翦伯赞:湖南维吾尔族,歷史學家
  • 铁木尔·达瓦买提:第八、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前主席,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前主任
  • 司马义·艾买提: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國務委員,政治家,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七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
  • 阿不来提·阿不都热西提: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十一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前主席,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前主任
  •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前主席
  • 努爾·白克力: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政府主席
体育界
演艺界
社会名人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https://www.facebook.com/1418921401682874/posts/2750604648514536/
  2. ^ Агентство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писью на 26,1% и составила 10098,6 тыс. человек. Увеличилась численность узбеков на 23,3%, составив 457,2 тыс. человек, уйгур - на 6%, составив 223,1 тыс. человек. Снизилась численность русских на 15,3%, составив 3797,0 тыс. человек; немцев - на 49,6%, составив 178,2 тыс. человек; украинцев – на 39,1%, составив 333,2 тыс. человек; татар – на 18,4%, составив 203,3 тыс. человек; других этносов – на 5,8%, составив 714,2 тыс. человек.
  3. ^ Национальный статистический комитет Кыргызской Республики : Перепись населения и жилищного фонда Кыргызской Республики 2009 года в цифрах и фактах - Архив Публикаций - КНИГА II (часть I в таблицах) : 3.1. Численность постоянного населения по национальностям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3-08.
  4. ^ Yitzhak Shichor; East-West Center. Ethno-diplomacy, the Uyghur hitch in Sino-Turkish relations. East-West Center. 2009: 16 [2017-12-26]. ISBN 978-1-932728-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09). 
  5. ^ Uygur Ajan Rabia Kadir, Doğu Türkistanlı Mücahidleri İhbar Etti. ISLAH HABER "Özgür Ümmetin Habercisi". 2015-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3). 
  6. ^ Nitaqat rules for Palestinians and Turkistanis eased. arabnews.com. Sadui Labor Ministry. [2015-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01). 
  7. ^ قرية الزنبقي السورية أقرب إلى الصين منها الى دمشق + صور. [2017-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5). 
  8. ^ داعش جلب آلاف المقاتلين مع عائلاتهم إلى الرقة. 
  9. ^ قرية الزنبقي صينية أم سورية!. [2017-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13). 
  10. ^ بالفيديو : قرية الزنبقي يتحول الى مستوطنة للأيغور والتركمان.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5). 
  11. ^ Hoshur, Shohret; Shemshidin, Zubeyra, Pakistan Uyghurs in Hiding: Brothers blame raids and arrests on pressure from China, Radio Free Asia, 2010-04-06 [2010-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13) 
  12. ^ Перепись населения России 2010 года. [2014-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9). 
  13. ^ State statistics committee of Ukraine - National composition of population, 2001 censu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Ukrainian)
  14. ^ CNN.com - Xinjiang: On the new frontier - Apr 21, 2005
  15. ^ 中国西北伊斯兰教什叶派
  16. ^ 新疆维吾尔族基督教会领袖阿里木江•依米提—案全程回顾分析
  17. ^ 新疆日报反对三股势力
  18. ^ 阿布力米提·亚森. 试论新疆维吾尔族中的什叶派穆斯林——来自莎车的调查研究. 北方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0, (2). 
  19. ^ 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新华网. www.xinhuanet.com. [2019-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6). 
  20. ^ Юдин В. П. О родоплеменном составе могулов Могулистана и Могулии и их этнических связях с казахами и другими соседними народами 3. 1965: 52—65 (俄语). 
  21. ^ Liu, Tao Tao; Faure, David. Unity and Diversity; Local Cultures and Identity in China.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ress. 1996 [4 June 2018]. ISBN 978-9622094024. (原始内容存档于13 July 2018). 
  22. ^ 22.0 22.1 22.2 Rian Thum. What Is a Uyghur. [2014年10月]. 
  23. ^ 巴楚县志,乌鲁木齐:新疆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27页。
  24. ^ Human rights in China under Xi Jinping ‘worst since Tiananmen crackdown’: Amnesty. Amnesty International.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7-11-17 [2020-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1) (英语). 
  25. ^ 纽约时报:中共文件显示习近平主导新疆镇压. 美国之音(中文). 2019-11-17 [2019-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7). 
  26. ^ China has turned Xinjiang into a police state like no other. The Economist. 31 May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5 June 2018). 
  27. ^ 27.0 27.1 27.2 27.3 Buckley, Chris. China Is Detaining Muslims in Vast Numbers. The Goal: ‘Transformation.’. The New York Times. [9 Septem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08). 
  28. ^ 28.0 28.1 28.2 Sudworth, John. 中國的秘密營地 消失的新疆維吾爾人都遭遇了什麼?.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BBC). [27 Octo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3). 
  29. ^ Thum, Rian. China Uighurs: One million held in political camps, UN told. Foreign Policy. The Slate Group. [26 August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3). The most widely circulated estimate of the number of people interned in re-education camps—several hundred thousand to just over 1 million—was developed by Adrian Zenz of the 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 from leaks that surfaced in January and February. 
  30. ^ China 'holding at least 120,000 Uighurs in re-education camps'. The Guardian. 25 January 2018 [2018-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9). 
  31. ^ 「學校」還是監獄? ——《寒冬》獨家曝光關押維吾爾人的教育轉化營. [2020-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0). 
  32. ^ Chinese mass-indoctrination camps in Muslim-majority Xinjiang evoke Cultural Revolution. abc.net.au. 17 May 2018 [25 June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11 July 2018). 
  33. ^ 新疆當局建穆斯林兒童「收留園」
  34. ^ NICK CUMMING-BRUCE. 「不存在這種東西」:中國政府否認在新疆建再教育營. The New York Times. [10-12-2018]. 
  35. ^ 访新疆被拒 德人权事务专员去西藏. Deutsche Welle. [10-12-2018]. 
  36. ^ 《花木蘭》致謝新疆政府惹爭議 網民批評:迫害維吾爾族「幫兇」. 蘋果日報. 2020-09-08 [2020-09-08]. 
  37. ^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2/09/201209172007.shtml,[永久失效連結]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
  38. ^ Department of Population, Soci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atistics of the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of China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社会科技统计司) and Department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the State Ethnic Affairs Commission of China (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经济发展司), eds. Tabulation on Nationalities of 2000 Population Census of China (《2000年人口普查中国民族人口资料》). 2 vols. Beijing: Nationalities Publishing House (民族出版社), 2003. (ISBN 7-105-05425-5)
  39. ^ Xu S, Huang W, Qian J, Jin L (April 2008). "Analysis of genomic admixture in Uyghur and its implication in mapping strategy".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82 (4): 883–94. doi:10.1016/j.ajhg.2008.01.017. PMC 2427216. PMID 18355773
  40. ^ Shuhua Xu & Li Jin (September 2008). "A Genome-wide Analysis of Admixture in Uyghurs and a High-Density Admixture Map for Disease-Gene Discovery". Am J Hum Genet. 83 (3): 322–36. doi:10.1016/j.ajhg.2008.08.001. PMC 2556439. PMID 18760393
  41. ^ Li, H; Cho, K; Kidd, JR; Kidd, KK (2009). "Genetic Landscape of Eurasia and "Admixture" in Uyghurs".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85 (6): 934–7, author reply 937–9. doi:10.1016/j.ajhg.2009.10.024. PMC 2790568. PMID 20004770
  42. ^ Qidi Feng, Yan Lu, Xumin Ni, Kai Yuan, Yajun Yang, Xiong Yang, Chang Liu, Haiyi Lou, Zhilin Ning, Yuchen Wang, Dongsheng Lu, Chao Zhang, Ying Zhou, Meng Shi, Lei Tian, Xiaoji Wang, Xi Zhang, Jing Li, Asifullah Khan, Yaqun Guan, Kun Tang, Sijia Wang, Shuhua Xu (October 2017). "Genetic History of Xinjiang's Uyghurs Suggests Bronze Age Multiple-Way Contacts in Eurasia". 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 34 (10): 2572–2582. doi:10.1093/molbev/msx177. PMID 28595347
  43. ^ Yali Xue et al 2006, Male demography in East Asia: a north-south contrast in human population expansion time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September 6, 2008,.
  44. ^ Jean R. Duval, Waris A. Janbaz. An Introduction to Latin-Script Uyghur (PDF). 2006 [2006-10-0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10-11) (英语). 
  45. ^ 韩春英, 毛海英. 维吾尔麦西热甫-木卡姆的社会特征与功能价值研究[J]. 新疆教育学院学报, 2008, 24(4): 15.
  46. ^ 亚心网. 《麦西热甫》被列入联合国急需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2-24.. 2010-11-19.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