葷菜

(重定向自荤菜

葷菜 (梵文:pañca parivyaya,五辛) 是指五種具「辛味」的野菜:大蒜(藠頭、小蒜)/薤白小根蒜)、韭菜興渠(中藥稱「阿魏」;非中原江南的原生植物,在古代一度誤傳成蕓薹油菜香菜求求羅香[1]),合稱五葷五辛。現代被擴充解釋為任何一種含有大蒜素葱科植物。原是印度婆羅門的飲食禁忌佛教道教因食用五辛會口氣重,惱人心緒,礙人修行,不建議食用。

词语释意编辑

葷菜这个词在近代則訛稱为含有動物性成分的餐飲食物為「葷菜」,事實上這在古代是稱之為“腥”。所謂「葷腥」或“肉葷”才是這兩類的正確合稱。

歷史编辑

禁食五辛源自於古印度婆羅門的飲食禁忌[2],食用蔥、蒜的主要是賤民階級[3][4]。印度人認為仙人天人喜歡潔凈,人食五辛後不肯接近。[5]

佛教的《律藏》則記載佛陀說法時,有比丘食蒜不來聽法,怕害熏諸梵行人。佛陀於是對僧團設下律制,禁止噉蒜[6]。在《根本說一切有部律雜事》中,將食葱、韭類也算入食蒜而禁止[7]。若因病須服用,則不在禁止對象之列。

楞嚴經》稱「五辛熟食會引發情慾,生啖容易動怒」[8],這句話可能取自《大毘婆沙論》「欲貪煩惱就像吃興渠,瞋恚煩惱有如食辛辣」。[9]

本草綱目》記載有在農曆元旦食五辛(五辛盤)以辟癘氣、瘟疫的習俗,並以五辛為「韭、薤、蔥、蒜、[10]。《荊楚歲時記》則以五辛為「大蒜、小蒜、韭菜、蕓薹胡荽(香菜)」。

佛教五葷编辑

「五辛」之說出自《大乘梵網經》,謂此五辛為“大蒜、革葱(山葱)、慈葱()、蘭葱(小蒜)、興蕖(阿魏)”,《菩薩戒義疏》舉舊說為「蒜、葱、興蕖、韮、薤」[11]。《楞伽經》稱:“葱、韮、蒜”(或加:薤)[12]。《翻譯名義大集》舉出:大蒜(梵 laśuna)、蔥(梵 latārka)、小根蒜(梵 palāṇḍu)、韭(梵 gṛñjana)、興渠(梵 hiṅgu)五種。

道教五葷编辑

爾雅翼》謂,“西方以大蒜、小蒜、興渠、慈蒜、茖蔥爲五葷,道家(是指道教)以韭、蒜、蕓薹、胡荽、薤爲五葷。 ”即道教五葷蕓薹胡荽蕓薹為現在油菜一類。

本草綱目》謂,「鍊形家以小蒜、大蒜、韭、芸苔、胡荽為五葷。」所謂鍊形家,應屬道教一派。

另外,道士忌食數種肉,《上清靈寶大法》有言;「天厭雁、地厭犬、水厭鯉、鱔、龜、鱉。」等肉,號稱「三厭」(三官所厭)。據說只要喫了,即會為上天忌諱,法力就會消失。

禁食的原因编辑

佛家五荤及道教五荤的蔬菜多属于植物当中的葱科,这些植物的成分当中都含有大蒜素,当人体食用这些含有大蒜素的蔬菜后,在血液中会释放一氧化氮,能令血管扩张,放鬆平滑肌,有改善勃起功能障碍的效果。因此,古代中医認為這能治療陽痿,增進性慾。而性欲的产生,又影响到了佛教、道教信徒的修行,使人難以不,并且与其禁欲的基本教义所背离,故为之禁食

相關條目编辑

参见编辑

注釋编辑

  1. ^ 慧琳《一切經音義》:「興渠(…出烏茶娑他那國彼土人常所食者也此方相傳以為芸薹者非也)。」
    贊寧宋高僧傳》:「又以僧徒多迷五辛中興渠。興渠人多說不同,或云蕓薹、胡荽或云阿魏……五辛此土唯有四:一蒜、二韮、三葱、四薤,闕於興渠,梵語稍訛,正云形具,餘國不見。迴至于闐,方得見也,根麁如細蔓,菁根而白,其臭如蒜,彼國人種取根食也。于時冬天到彼不見枝葉。薹、荽非五辛,所食無罪。」
    凝然《梵網戒本疏日珠鈔》:寂德云西域呼芸薹殑渠盧英语Commiphora wightii(guggula,求求羅香)也,聲有相似。又聞彼處諸寺皆不聽食芸薹也。愚謂梵音巧異,差在毫端,語既不同,未可爲一。
  2. ^ Palandu, Palaṇḍu, Palāṇḍu: 11 definitions. according to the Śivapurāṇa 1.25, while explaining the greatness of Rudrākṣa:—“[...] a devotee of Śiva shall refrain from eating meat, garlic, onion [viz., Palāṇḍu], red garlic, potherb, Śleṣmātaka, pig of rubbish and liquors 
  3. ^ 法顯. 法顯傳. 舉國人民悉不殺生。不飲酒不食蔥蒜,唯除旃荼羅。旃荼羅名為惡人,與人別居。若入城市則擊木以自異,人則識而避之不相唐突。 
  4. ^ 卷2. 大唐西域記. 蔬菜則有薑、芥、瓜、瓠、葷陀菜等;蔥、蒜雖少,噉食亦希,家有食者,驅令出郭。 
  5. ^ 楞嚴經. 是五辛……十方天仙,嫌其臭秽,咸皆远离。诸饿鬼等,舐其唇吻,常与鬼住,福德日销。 
  6. ^ 《四分律》:「爾時世尊在祇桓園中,與無數百千眾圍遶說法。時有比丘噉蒜遠佛住,時世尊知而故問阿難:「此比丘何故遠住?」阿難言:「此比丘噉蒜。」佛言:「阿難!寧可貪如是味而不聽法耶?自今已去,一切不應噉蒜。」爾時舍利弗病風,醫教服蒜,佛言:「聽服。」
    《摩訶僧祇律》:「復次佛住王舍城,爾時世尊為大眾說法。時有比丘食蒜在下風而坐,畏熏諸梵行人。佛知而故問:「此是何等比丘,獨坐一處如鬪諍人?」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比丘食蒜,畏熏梵行人,故在下風獨住。」佛語諸比丘:「當知是比丘若不噉蒜時,當欲得失如是甘露法不?」答言:「不也。」佛言:「是比丘以食蒜故,失如是不死之法。」佛言:「從今已後不聽食蒜。」
  7. ^ 根本說一切有部律雜事》:「佛告阿難陀:「諸苾芻輩有食蒜耶?」阿難陀言:「有。」佛言:「由彼食蒜障入聖道,向不食蒜者聽我說法,以金剛智杵摧壞二十身見大山,得預流果。是故阿難陀!從今以往制諸苾芻,不應食蒜及葱韭類。食者得越法罪。……苾芻聞已便於寺中,為病食蒜。受用房舍床榻氈席大小行處、及以眾中出入往來、或繞制底、或禮香臺、經過俗人為其說法、或時受請詣施主家、或至園林天廟之處、眾人聚集輒往其中,所到之處諸人咸聞蒜臭,共生嫌賤,作如是語:「沙門釋子雖復出家,而還噉蒜臭氣相熏,與我何別?」苾芻白佛,佛言:「苾芻有病欲食蒜者,所有行法我今當說。諸病苾芻若食蒜者,應住寺側邊房,不得用僧臥具及大小行室、不得入眾、亦不為俗人說法、不遶制底、不禮香臺、不往俗家、園林天廟眾人聚處皆不應往。可於屏處而噉服之,設人見時不生譏恥。若服了時,於七日內仍住於此,服葱可停三日、若韭一日,後方洗浴并可洗衣,香熏無氣後方入寺。如上所制,不依行者得越法罪。」
  8. ^ 楞嚴經. 是五辛,熟食发淫;生啖增恚。 
  9. ^ 大毘婆沙論》(玄奘譯):「以自性故者。欲貪隨眠如食嬹瞿(興蕖),瞋恚隨眠如食辛辣。」
    大毘婆沙論》(浮陀跋摩譯):「以自體者,欲愛使如食興渠,恚使如食苦蔘子」
    雜阿毘曇心論》:「彼自性者,貪欲使如興渠熏,瞋恚使如苦種子」
  10. ^ 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二六.菜部.韭》:「頌曰:『昔人正月節食五辛以辟癘氣,謂韭、薤、蔥、蒜、薑也。』」
    《本草綱目》:「五辛菜,乃元旦立春,以蔥、蒜、韭,蓼、蒿、芥,辛嫩之菜,雜和食之,取迎新之義,謂之五辛盤,杜甫詩所謂︰「春日春盤細生菜」是矣。」
    康熙字典》:《風土記》元旦,以蔥、蒜、韭,蓼、蒿、芥,雜和而食之,名五辛盤,取迎新之意。又股象也。
  11. ^ 《大明三藏法數》:「 五辛(出梵網經)……【一大蒜】大蒜者至葷至辛之物也。【二茖葱】茖葱者薤也其形似韭類山葱也。【三慈葱】慈葱者乃葱之正名也。【四蘭葱】蘭葱者即小蒜也。雜阿含經云(出自佛祖統紀法苑珠林引文,不見於雜阿含經)非小蒜木葱是也,木葱即韭也。【五興渠】興渠者葉如蔓菁根如蘿蔔生熟皆臭如蒜出于闐國華夏不產故不翻也。」
    本草備要》:「慈蔥,冬蔥也;茖蔥,山蔥也;興渠,西域菜,云即中國之荽。」
    智顗《菩薩戒義疏》:「舊云五辛謂:蒜、葱、興蕖、韮、薤。此文止蘭葱足以為五。兼名苑分別五辛。大蒜是葫𮏉。茖葱是薤。慈葱是葱。蘭葱是小蒜。興蕖是。」
    法藏《梵網經菩薩戒本疏》:此文五中大蒜可知。有人說慈葱是胡葱。蘭葱是家葱。上三是人間常食。革葱是山葱。北地有江南無。其興渠。有說芸臺是也。然未見誠文……又釋其阿魏藥梵語名興渠。將謂是此辛臭物之苗葉。
    弘贊《梵網經菩薩戒略疏》:五辛經律互出,名種不同,多云葱蒜韭薤興渠。今本經以葱開三成五,亦由方土名異,古今呼別也。大蒜一名葫,張騫使大宛國持回,今人常食者是。有云:即胡葱,謂由從胡地持來故。本草云:胡葱類食葱,莖葉細微短,如金燈似大蒜,而形小,如此則非大蒜也。茖葱,一名山葱,生山澤中。莖細葉大,亦名茖山葱。有云:即薤也。慈葱冬夏衰,春盛生。蘭葱,即小蒜,一名野生。有云:即韭也。然葱之種類頗多,故有木葱、大官葱、水葱、樓葱,亦名龍用葱。由其葉上有八角如龍角,亦名龍爪葱。冬蔥,即凍葱,冬夏常有。漢葱,葉實俱梗,冬則葉枯,春末開花,結實可種。春葱,即[卄/糾]葱。有云:糾是慈葱,以其莖葉慈柔故也。興渠是梵語,亦云興宜,此云少。此方無有,葉似蕪菁,根似蘿蔔。冬則苗葉俱落,出土辛臭。凡是葷辛臭者,皆不得食。道家以芸薹胡荽為葷。非也。
  12. ^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酒肉葱韮蒜,悉為聖道障
    《入楞伽經》:是故,大慧!求聖道者酒肉葱韮及蒜薤等能熏之味悉不應食
    《大乘入楞伽經》:一切肉與葱,韮蒜及諸酒;如是不淨物,修行者遠離。
  13. ^ Hingu, Hiṅgu, Hiṅgū: 17 defin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