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讨论:2021年基金會針對中文維基百科的行動

活跃的讨论
本頁面為討論有關2021年9月基金會行動集中討論頁面。
此頁面的討論易發展成激烈的爭論。請在討論和編輯時保持冷靜,遵守礼仪文明討論,不要進行人身攻擊,尋求共识

其他有關的集中討論頁面:
# 話題 發言 參與 最新發言 最後更新(UTC+8)
1 近期的基金会行动 107 39 Ganlihao 2021-09-24 07:19
2 基金会宣言翻译(Parker翻译版本) 28 12 UjuiUjuMandan 2021-09-16 16:51
3 關於蟲蟲飛 293 40 MCC214 2021-09-28 16:31
4 关于玄客 8 8 SYSS Mouse 2021-09-18 08:12
5 “漏网之鱼” 31 16 Cmsth11126a02 2021-10-05 11:33
6 关于还没停下来的基金会行动 9 7 Unite together 2021-09-15 19:54
7 Outlookxp 被解任管理员 50 31 不爱思考得猪 2021-09-23 22:42
8 待补充中文维基百科#部分用戶與香港國安法之間的關係 28 15 Sanmosa 2021-09-21 08:07
9 新聞報道 43 18 BlackShadowG 2021-09-26 00:09
10 基金会的问答及翻译 9 7 Antigng 2021-09-17 00:26
11 基金会就被撤职的管理员与选举问题的说明和答疑 24 11 MCC214 2021-09-20 17:37
12 管理员除权的原因假设 34 13 葉又嘉 2021-09-20 01:13
13 关于“城市酸儒文人挖坑”的禁制案 17 11 維基百科最忠誠的反對者 2021-09-19 19:24
14 关于我Lanwi1的个人观点 76 12 Lanwi1 2021-09-20 01:50
15 此事无解 61 13 不爱思考得猪 2021-09-25 00:22
16 关于新浪微博上的动态 20 11 燃玉 2021-09-30 22:47
17 本次行動與中國阻礙WMF申請WIPO觀察員身分事件的關聯性 17 9 Liu116 2021-10-08 13:57
18 老大哥的个人意见 21 15 Cmsth11126a02 2021-10-04 17:58
19 來說一下什麼「社群沒有嘗試處理這些問題」 7 5 葉又嘉 2021-09-20 01:04
20 关于Techyan真人傀儡Lifeingenso 5 3 Sanmosa 2021-09-23 22:01
21 關於游魂的真人傀儡 31 14 Newbamboo 2021-10-02 13:00
22 基金会公听会基本确定将于2021年10月14日13时(UTC)举行 5 3 忒有钱 2021-10-10 19:07
23 点一下链接看看 10 6 Newbamboo 2021-10-05 18:07
24 用戶RTX 3090與Walter Grassroot關係 9 3 Sanmosa 2021-10-13 21:16
25 就9月的基金会行动举行的交流会的会议摘要 8 5 31.22.108.229 2021-10-19 13:21
發言更新圖例
  • 最近一小時內
  • 最近一日內
  • 一週內
  • 一個月內
  • 逾一個月
特殊狀態
已移動至其他頁面
或完成討論之議題
手動設定
當列表出現異常時,
請先檢查設定是否有誤

近期的基金会行动编辑

m:Special:Log/WMFOffice: 以下用户被基金会全域禁制并移除权限:

以下用户被移除了管理员和行政员(若有)权限:

WMF澄清:仅被移除权限的用户可以通过申请成为管理人员投票复职 --GZWDer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16:58 (UTC)[]

基金會行動仍在進行中。--SCP-0000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17:02 (UTC)[]
已完結。看來Techyan被雙重計算了(吧--1233 T / C 2021年9月13日 (一) 17:18 (UTC)[]
但是沒算到蟲蟲飛...--AT 2021年9月13日 (一) 17:25 (UTC)[]
@GZWDer  吐槽,看看獨裁社群講的話:「即刻除權會怪基金會,但如果基金會有錯卻還要用申请成為管理人員這個管道而非即刻復權管理員職位」?基金會很明顯來算帳了。如果是這樣,麻煩獨裁社群就別再說「自由的百科全書」了。某方面來說,至少一兩個月前預測維基百科已經變成獨裁社群看來沒錯。--Z7504非常建議必要時多關注評選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4:13 (UTC)[]
@Z7504  吐槽 你得了吧,还“独裁社群”呢。你写在这儿的骂基金会留言是被删了还是怎么的?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要领教一下“独裁社群”,麻烦你回墙内去使用百度百科。--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5:40 (UTC)[]
WMF相關的宣言。--AT 2021年9月13日 (一) 17:17 (UTC)[]
悲惨--Ganlihao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12:44 (UTC)[]
关于维基媒体基金会封禁中国大陆维基人用户组成员的几点疑问
1.鉴于近几年维基媒体基金会介入全球自组织社群越来越频繁,需要进一步讨论维基媒体基金能否直接介入社群事宜?
2.如果能够直接介入,是否需要制定相关详细的可操作性章程?让社群明白其介入的条件,以及处理结果的维基人申诉通道。维基人申诉机构隶属于维基媒体基金是否合适?全球维基人是否应该成立相应团体,制约平衡维基媒体基金会?
3.鉴于其目前还没有章程,维基媒体基金会对中国大陆维基人用户组处理的行为是否合适?
4.如果合适的话,是否应该向全球社群透明地提交相关的处理报告,处理的证据和理由?如果涉及社群成员的隐私和安全保护问题,是否可以采用相应的文字技巧保护相关人员,然后再透明地提交报告?--Ganlihao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12:46 (UTC)[]
5.qq群中中文维基大陆组个别成员讨论说要诉诸国安法,但是并没有对不同政见者产生相关的实施行为,能依据否言论,甚至戏言就冒然进行处理?
6.由于中国大陆禁用VPN,亲大陆维基人如去举报了香港,台湾反大陆维基人,是否等于举报自己?中国大陆维基人真得实施了人身伤害吗?维基基金会认定人身伤害的证据和标准如何?
7.大家私下的讨论被qq群里面的自己人泄露出去,维基基金会是否在鼓励这种行为,全球维基社群是否应该容忍这种出卖同志的行为?--Ganlihao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12:48 (UTC)[]
8.台湾和香港持不同政见的维基人,有没有同样的威胁话语?他们有没有拉票行为?他们遵守了维基社群的行为法则吗?
9.中国大陆维基人政治观点非常不同,如果维基百科的知识缺少了中文维基大陆组方面的知识,观点和意见,是否还能够成为一个全面均衡的全球性知识。
10.因为这次事件处理不当和不公,造成中国大陆的亲中维基人不愿和不敢编辑条目,反大陆维基人正在中文维基群中全面清洗亲大陆维基人的编辑行为和链接,造成维基百科知识不全面和不均衡,维基基金会是否考虑了这些问题,事先准备了应对这些问题的预案了吗?
我希望中文社群能够讨论这10个问题。--Ganlihao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12:51 (UTC)[]
@Ganlihao: 阁下能否不要写出比如“中国大陆维基人政治观点非常不同”这种语句。我就是中国大陆维基人,我反对共产党,我支持基金会这次的行动,我很讨厌被代表。--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13:23 (UTC)[]
仔细看清楚词义,中国大陆维基人政治观点非常不同”恰恰说明大陆人思想是多元的,WMC并不能代表所有大陆人,但他们的观点在维基百科中也应该有一席之地,不能完全清除和被排挤。清洗行为和维基多元化宗旨不符合。--Ganlihao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13:51 (UTC)[]
@Ganlihao: 哦,明白了,那你应该写“不同的中国大陆维基人政治观点可以非常不同”,否则容易让人产生误解你把所有中国大陆维基人当成铁板一块对待。另外非常同意你的“大陆人思想是多元的”这句话。--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14:05 (UTC)[]
@Ganlihao: 另外纠正你一点:这次清除排挤的只是几个流氓恶霸,其中一个人甚至不是WMC的。被清除排挤的是这些人所代表的霸凌、恐吓、捣乱的行为。--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14:09 (UTC)[]
你的“不同的中国大陆维基人政治观点可以非常不同”建议很好,我准备修改了。
另外,
第一,流氓,恶霸是需要讲证据和理由链的,而非凭情感和断言下定论,这就是我希望基金会透明地递交报告的原因。
第二,应该赋予WMC申诉的通道,他们也可以形成相应的报告,对基金会进行反驳。
第三,如果社群中政治观点不同方都有言语过激行为,或者流氓恶霸行为,只处理一方,就明显不公平。所以如果WMC能够提交对立方的不当行为,那么基金会的处理还是不够公平。
第四,如果政见不同各方都有霸凌、恐吓、捣乱的行为,那么最好各方都需要有人被处理,否则会造成基金会以霸凌、恐吓、捣乱的行为为借口,打击持有不同政见者。--Ganlihao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14:22 (UTC)[]
@Ganlihao: 嗯嗯,同意同意。🙋‍--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14:27 (UTC)[]
其实基金会不公开证据链的一大原因是,这样会对加害者和受害者同时造成进一步的伤害——试想,如果受害者的身份被加害者得知(或加害者得知其被禁制的实际原因),那么加害者是完全可以在维基外的渠道对受害者进一步打击报复的;同样,加害者也有可能因为证据被公开而遭到进一步的人肉网暴。基金会不是执法部门,是没有办法在维基媒体网站以外保护用户的;它能做的仅仅是在维基媒体的网站和活动中,驱逐加害者——这也正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23日 (四) 21:29 (UTC)[]
"如果涉及社群成员的隐私和安全保护问题,是否可以采用相应的文字技巧保护相关人员,然后再透明地提交报告?"
",这是我10点中重点强调的。
其实从保护维基精神来看,基金会更不可实施独裁行为,否则负面影响深远。总之,维基报告还是不能缺少的。为保护涉事双方,在涉及隐私处进行文字处理基础上,还是可以提交报告的,否则犯了完美主义谬误。当今,有多少独裁行为是借保护隐私之名而实施的呢?--Ganlihao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23:19 (UTC)[]
我的问题不是在讨论基金会的行动的对错问题,而是讨论如何对其行动进行规范化、限制化和程序化的问题。基金会对全球维基社群来说是独裁般的存在,全球维基社群应该有对其相应的制约机制。--Ganlihao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13:58 (UTC)[]
太震驚了,這次是針對WP:WMC成員做清洗啊……-- Matt Zhuang表示有事按「此」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17:26 (UTC)[]
WP:WMC成員大屠殺--A1Cafel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17:29 (UTC)[]
WMC差不多三百人,這裡只肅清十九人,當中部分沒有參與WMC的公開紀錄,說是大屠殺有點過份吧?被除權或者封禁的用戶,似乎是針對早前「報國安」事件,與及近月合力打編輯戰使條目不出現批評中共觀點的涉事者。下面基金會職員的公告也有說,「我們努力希望不去打消中國用戶為了自由和開放知識的積極性和所做的努力,包括很多這個用戶組的成員。我們不希望他們害怕自己的貢獻是不受歡迎的。」-- 2021年9月13日 (一) 22:36 (UTC)[]
我猜测跟守望者爱孟事件有关,见其封禁日志。--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3:53 (UTC)[]
Wikipedia:編輯禁制紀錄是否需要跟进更新?--Liuxinyu970226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2:05 (UTC)[]
“比如这一次,拿学生来说,北京大学有七千多人,右派只有百分之一、二、三。什么叫百分之一、二、三呢?就是坚决的骨干分子,经常闹的,闹得天翻地覆的,始终只有五十几个人,不到百分之一。另外百分之一、二的人,是为他们拍掌的,拥护他们的。”--Zhenqinli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4:39 (UTC)[]
我:学习前再看一下社群动态。我:卧槽?!我:这书今天晚上不念了。 --Milky·Defer 2021年9月13日 (一) 17:31 (UTC)[]
觀念正確,凡事有分輕重 /s-某人 2021年9月13日 (一) 17:36 (UTC)[]
正是螳螂捕蟬 黃雀在後,真的慶幸還有基金會--臭臭貓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17:44 (UTC)[]
正義之舉!本人在此感謝各位維基人的共同努力!——維基百科最忠誠的反對者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17:48 (UTC)[]
我希望再沒有人為了彰顯自己的政見,打壓不同觀點的維基人,然後在網路上恐嚇「我要殺幾個維基人」了。-Iflwlou 2021年9月13日 (一) 18:23 (UTC)[]
打起鼓来,敲起锣。乌拉跨氪 2021年9月13日 (一) 18:46 (UTC)[]
此次基金會行動之正式聲明元維基頁面。—— Eric Liu 創造は生命(留言留名學生會 2021年9月13日 (一) 18:53 (UTC)[]
WP:OA2021--1233 T / C 2021年9月13日 (一) 19:28 (UTC)[]
我想問一下這些被封禁用戶的用戶延伸頁[1]怎樣辦,留下還是刪除?-Iflwlou 2021年9月13日 (一) 19:36 (UTC)[]
按惯例(○)保留。 ——魔琴 [ 喀布尔陷落 ] 2021年9月14日 (二) 00:03 (UTC)[]
希望從此中文維基百科少一點烏煙瘴氣的拉幫結派。-- 👨‍🎤 Jim | Talk | 2021年9月13日 (一) 19:38 (UTC)[]
基金会有误判,我跟WP:WMC无任何关系。--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19:39 (UTC)[]
不只你,上面這些用戶中包括Hamish、Manchiu、DreamLiner、蟲蟲飛都不是WMC的成員,瑞丽江的河水有加入過但已退出。所以或許另有原因,不是只波及WMC用戶。--Sun8908 怯就輸一世 2021年9月13日 (一) 20:54 (UTC)[]
我对基金会行动仍然不解,我既跟Walter Grassroot事件毫无关系,也从不在站外活动,更没有拉帮结派。--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1:06 (UTC)[]
君可否记得2016年8月你对爱孟的解封,可否记得你对WMC社论的赞同。--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3日 (一) 21:09 (UTC)[]
我当时解封爱孟是站在独立的第三者立场,那个社论只是证明了我当时的怀疑。关于WMC是什么样的组织我完全不清楚,我完全想不到WMC是这样的组织。--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1:25 (UTC)[]
君请看我下面那句。您这关系撇清得太快。—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3日 (一) 21:30 (UTC)[]
可记得WMC成员向阁下请求复核CU证据后爱孟获得CU-wiki中内容一事?-Mys_721tx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1:38 (UTC)[]
当时因被某些用户杯葛而情绪低落的我接受过WMC成员的请求,只透露了判断依据是某次操作,IP和UA等其它内容都没透露。--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2:11 (UTC)[]
可记得CU log中还有用户账号相关事件?-Mys_721tx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2:17 (UTC)[]
不记得,只记得关于两个账号是否为同一人的判断理由。--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2:41 (UTC)[]
可记得当时另外因WMC关联被除权的管理员Manchiu解封爱孟时参照的用户核查员是谁吗?-Mys_721tx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3:33 (UTC)[]
不记得也不清楚相关经过,因为我不关心爱孟。--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3:47 (UTC)[]
可记得当时谁给爱孟打过掩护吗?-Mys_721tx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0:22 (UTC)[]
我当时不是很清楚相关经过。--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0:33 (UTC)[]
亲WMC的用户里面是有不加入以便在受到指责时撇清自己和WMC之间的关系的,他们也知道WMC做的一些事情上不了台面。然而,他们的行为与WMC成员无异,需要解封自己人,需要做票拉票时,他们也会协同参与的。--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3日 (一) 21:09 (UTC)[]
亲WMC用户为什么盯上我是因为我当时的精神状态是因被某些用户杯葛而低落,还可以说WMC会利用因某些用户的强硬态度而被排挤掉的人。--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1:46 (UTC)[]
希望事实如此。但您的过往行为已经侧证了WMF除权的必要性,毕竟没有人能知道您当时是怎么想的。A silver lining:君也没有遭致禁制,如Maggie事后的解释,您也还有被重新公平选上的机会。--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3日 (一) 21:56 (UTC)[]
若我能被重新公平选上,那就是因为“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2:03 (UTC)[]
以事論事:這個可能幫到您--1233 T / C 2021年9月13日 (一) 22:37 (UTC)[]
我觉得通过RFA复职更理想,既能需要公正投票,也能给用户评价我的机会。--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3:11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全域禁制用戶 蟲蟲飛 之IP傀儡,且偽裝為中立第三方干擾討論,以全域禁制方針移除其發言。,已由SCP-0000留言)於2021年9月20日 (一) 13:46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我还认为只有“跟其他用户的圆滑地协调”才能防止像WMC这样的情况出现,用户的威压态度也是滋生拉帮结派的环境的重要原因。--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2:41 (UTC)[]
我觉得作为一个拥有管理权限的人来说,具备不受他人干扰而做出独立决定的能力是极端重要的。如果你不能做到这点,你就不应该拥有管理权限。--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3日 (一) 22:56 (UTC)[]
我有不受他人干扰而做出独立决定的能力,若有用户对我的支持则更能做到,有支持就不会背叛。--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3日 (一) 23:03 (UTC)[]
那您的意思是如果有用户反对您,您就会背叛吗?那我觉得既然这点干扰就会影响您作出独立决定的能力,那您也许并不适合拥有管理权限。--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4日 (二) 00:16 (UTC)[]
我不会背叛。--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0:20 (UTC)[]
说句心里话,如果没有WMC成员,我早就不在世上了。当时最理解我的痛苦的只有WMC成员,使我重燃希望贡献维基的也只有WMC成员。--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0:30 (UTC)[]
过去已然过去,我们向前看吧。爱孟不是你的神。--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4日 (二) 00:37 (UTC)[]
过去没人关心我,现在不知道。我从来没视过爱孟为神,若现在还没人关心我,那我对维基的疑虑就如WMC成员所说的。若要向前看就必须改善关系。--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0:46 (UTC)[]
中文维基百科社区的问题,应当尽量由社区成员协商、磨合解决,而不是动不动到基金会告御状,让那些连中文都读不懂的基金会领导 凭stereotype去断案。--Zhenqinli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6:07 (UTC)[]
怎么叫告御状?让那些连中文都读不懂的基金会领导 凭stereotype去断案又从何而来?每个人在面对社群可能处于危险的时候都可以向WMF求助。
再说了,本案的协商,如浅蓝雪等同志所做的尝试全部以失败告终。你认为还能协商吗?--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8:36 (UTC)[]
基金會在2020年年末就有了能以母語流暢閱讀/撰寫的職員(還是特地為了處理中文維基百科的大量問題而設的)。讀不懂?--1233 T / C 2021年9月14日 (二) 13:41 (UTC)[]
特@WeTrace维基百科最忠诚的反对者Mys_721txAINH魔琴:等人,感谢你们长期以来的坚持和帮助,正义终于得到伸张,真的很感激你们。
我于本案在将WG诉诸法律事件转发于元wiki后,亦受到人身威胁,进而无法持续跟随此事。有一直坚持的朋友真的万分感激。某WMC用户组,长期利用维基百科的管理权限,政治立场挂帅,大规模攻击、封禁异见用户,乃至上升到举报给国安局,却对真正违规的人不闻不问,篡改方针、滥用人肉傀儡进行绑票,违规操纵选举,以上种种罄竹难书,实乃中文维基的大不幸。

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0:39 (UTC)[]

真是无耻之尤!你们赢了,但维基百科在中国(包括大陆、台湾、香港、澳门)将没有未来。再也不见!——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21年9月14日 (二) 00:50 (UTC)[]
真是正义之尤!你们输了,但维基百科在中国(包括大陆、台湾、香港、澳门)将有未来。欢迎随时回来。--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4:35 (UTC)[]
@蘇州宇文宙武 我同意你的“维基百科在中国(包括大陆、香港、澳门)没有未来”。但是现在就把台湾加进去还为时尚早吧。至少要等到中共成功武统台湾吧。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2:05 (UTC)[]
同喜,感恩前人的努力,期望未來不必再有維基人蒙受無論站內站外之無端人身攻擊。 --NHC、才不是NPC呢哼!。:.゚ヽ(*´∀`)ノ゚.:。 2021年9月14日 (二) 01:19 (UTC)[]
然而另一个大陆相关的中国维基媒体用户组也是不再认可,其中Shizhao已被解除VRT(就是以前你们熟悉的OTRS,现在已经改称VRT了)访问权。--Liuxinyu970226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2:01 (UTC)[]
我还记得WMC成员攻击过WP:WUGC成员。--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2:11 (UTC)[]
独断专行的行政员VS某个在中文维基百科外因为某些从事非法行为而名声不佳的人,这种行为……出于礼貌,我就不说那三个字了。中国人每登陆一次维基百科,巴西雨林就会少一堆肉蛋奶(严重错乱) 2021年9月14日 (二) 05:38 (UTC)[]
对被移除管理员权限的维基人而言,怎么办?我认为基金会行动这个非常引人注目的不寻常方式可能会损害账户持有人的声誉,社群成员可能想知道您做错了什么,基金会行动反而会招来恶意行为者的注意。--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3:07 (UTC)[]
我倒是不知道我坚持帮助了什么(笑)。 ——魔琴 [ 基金会行动 ] 2021年9月14日 (二) 03:23 (UTC)[]
一夜之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这铁拳……被除权的部分管理员相信在此前贡献良多,虽然WMF说可以再走一次流程重新当选,但遭遇这样的打击,可能会影响其继续贡献的动力。--🔨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3:40 (UTC)[]
联想到维基百科外边的一些破的不能再破的破事,我只想说:有两个人肯定死得不冤。中国人每登陆一次维基百科,巴西雨林就会少一堆肉蛋奶(严重错乱) 2021年9月14日 (二) 05:32 (UTC)[]
顺便,不要以为这群人都是忠党爱国的,比如刚才提到的两个已经涉嫌违反中国大陆法律的,是谁我暂且不说。中国人每登陆一次维基百科,巴西雨林就会少一堆肉蛋奶(严重错乱) 2021年9月14日 (二) 05:44 (UTC)[]
违反中国大陆法律的,两头违法?--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6:46 (UTC)[]
最近广西有位仁兄用UU加速器被请去喝茶了,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所有居住在中国大陆的维基百科用户事实上都可能“违反中国大陆法律”。(纯粹表达当前的现状)--🔨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02:44 (UTC)[]
@Liu116: 那怎么我看有一些大陆维基人翻墙翻的那么的理直气壮。甚至在其他维基人已经给出了明确中国大陆法律条文“计算机信息网络直接进行国际联网,必须使用邮电部国家公用电信网提供的国际出入口信道,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自行建立或者使用其他信道进行国际联网。公安机关可对违反此规定的人给予警告,并处以最高15000元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以后,DavidHuai1999/北洋风云还在辩驳:“再补充一句,常见的VPN只是上网工具,借助其上网并不代表信道改变,使用的依然是电信、移动等运营商提供的官方信道。”--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03:08 (UTC)[]
人家制定的规则,当然是人家自己拥有最终解释权,当然是以人家自己的理解为准,现在那些被罚的也许只是蜀黍刷KPI的牺牲品,以后进一步收紧起来了铁拳砸过来谁都来不及反应。所以两个月前有人提议解散所有QQ群不是没有道理的。Telegram用+86的号都不安全必须搞个GV号或者外国的电话卡才有保障,更何况QQ?--🔨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03:42 (UTC)[]
@Liu116: “人家制定的规则,当然是人家自己拥有最终解释权”--嗯嗯,非常同意🙋‍你的观点!--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13:41 (UTC)[]
中文維基近兩三年管理失能,其中一個被WMF封鎖的賬號就是長期管理戰、車輪戰的實例[2],不當行為被封了,不足一小時便有管理員縮短封禁期,然後直接解封,還不止一次,之後還有多少管理員肯去處理呢,這種局面的確打擊「继续贡献的动力」,但造成此處境並非基金會,基金會亦已闡述採取行動的因由。--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6:03 (UTC)[]
  • 以后大陆用户(不管是否与WMC有关)应该都很难再拿到管理员权限了吧(甚至会不会关系到巡退或界管?)...... 无法设想以后中国大陆维基人在中文维基的境地。--Yining Chen留言|签名) 2021年9月14日 (二) 15:34 (UTC)[]
    1、不会。2、您想错了。--SyaNHs Whales 2021年9月15日 (三) 01:47 (UTC)[]
    1. 会,2. 我没想错。[開玩笑的]--Yining Chen留言|签名) 2021年9月15日 (三) 15:18 (UTC)[]
深表忧虑。-- 2021年9月15日 (三) 04:33 (UTC)[]
  • 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麻风病碱性污渍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5:03 (UTC)[]
    身正不令而行,何惧为?--𢿃𠫱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5:07 (UTC)[]
    我只想感叹维基媒体基金会对于中文维基百科的管理员宰割的如此轻松...至于管理员是不是有什么不公正行为,我不了解,所以不做评论啦--麻风病碱性污渍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5:38 (UTC)[]
    正是具体的作为才致使这样的结果。--SyaNHs Whales 2021年9月15日 (三) 05:58 (UTC)[]
若有Wikipedia:封禁申請就不会有像现在这样的事……--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6:05 (UTC)[]
亲爱的,WMF最近的华人社区的行为是对民主的直接攻击,对你们所有人的不尊重,如果你会说英语,他们就不敢以这种不诚实的方式攻击你的社区。 你要为你的权利站出来,在什么司法制度下,你不能上诉,你甚至不能讨论和抗议,这是不公平的,如果你现在保持沉默,总有一天你会成为这种暴行的受害者。 请大声说出来,来吧meta喊,很多人会支持你。62.212.239.59留言
如果站外的拉帮结派,让维基本身的选举机制如同摆设是民主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毕竟这种暴行下已经成为了过去的常态,在这里还是要提醒一下,过去中文维基的常态,不是正常的状态。-newerdrawn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6:25 (UTC)[]
  • 抱怨几句。得了,我们开n个维基吧,内地中文维基,这个内地维基人自娱自热;澳门中文维基,这个澳门维基人自娱自热;香港泛民中文维基,这个亲泛民的香港维基人自娱自热;香港建制中文维基,这个亲建制的香港维基人自娱自热……观点和立场是多元的,和谐是调节出来,基金会一棒子打死不喜欢的观点,必定造成中文维基的分裂。WMC是否有错的问题应该由社群处理,基金会的干预才是对中文维基的最大破坏。本人已经取消了对基金会的捐赠,准备去问问之前的捐款能不能退回(另:这个应该去哪里问,发邮件么?)。--Fkj杭外人(→_→给Fkj留言←_←) 2021年9月18日 (六) 03:43 (UTC)[]
    @Fkj: 请注意维基百科是按照【语种】分类,而不是按照地域分类的。--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4:41 (UTC)[]
    汉语普通话维基、汉语澳门广东话维基、汉语香港广东话(泛民方言)维基、汉语香港广东话(建制方言)维基……语种本身就是由地域和民族决定的,当我们开始鸡同鸭讲时,就算我们还都在用汉字,分裂也已经产生了。中文维基对于各种问题(尤其是两岸、京港关系)的争议已经足够广泛且深入,没有其他哪个维基的用户群体是如此多民族、多地区、意识形态差异巨大,两岸四地维基人之间的矛盾必然存在。基金会有责任协助社群调和矛盾,但协助的方法绝对不是跳出来独裁一巴掌把代表内地维基人的组织拍死。现在我们还能看到两地的编辑为了一些意识形态问题相互争吵、车轮战、甚至于威胁,是好事,至少说明中文维基还是多元的;当那一天任何一个讨论只见到一种声音(显然基金会刚刚拍死了另外一种),或是有鸡同鸭讲的两种声音,那中文维基是真玩完了。--强烈谴责基金会独裁中文维基社群事务Fkj(→_→留言←_←) 2021年9月18日 (六) 15:18 (UTC)[]
    我希望阁下注意一下,这件事缘由可不是两岸三地的矛盾,而是某些人试图对社区进行渗透式的破坏,这点基金会应该讲得很清楚了。而且阁下认为WMC代表内地维基人?阁下不要擅自代表他人,因为这里就有一个内地维基人不是那么认为的,我非常支持基金会能够在社区几乎对WMC毫无办法的时候处理掉它,反而这种破坏社区的行为不被制止,才会让社区背离其宗旨。另外维基的方针里面明确了:WP:DR 争议的处理方式,威胁是应当被避免的。 另外阁下应该知道基金会只全域封禁了7人,而中文维基当中各地区编辑者都远不止这个数字,阁下如果只看到一个声音,那么说明要么讨论者不多,要么就是社区共识,除非阁下认为,除了那七个人,其他人都不会发声了。- newerdrawn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6:17 (UTC)[]
    太同意你的说法了。本来我也想在我对于Fkj的回应里提一下我讨厌被代表。但是看到你已经说了,我就不重复赘述了。--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6:28 (UTC)[]
    @Fkj: 那像我这样的大陆维基人呢:和你讲的一模一样的标准汉语普通话,和你书写一模一样的国家标准简化汉字,和你住在同一个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在意识形态上与你有巨大差异,你打算怎么办?你为什么总是认为所有大陆维基人都是一模一样的呢?另外这次WMF只是拍死了几个穷凶极恶的流氓(里面的一些人甚至都不是大陆维基人)。WMF有拍死你和其它很多现在在这几个版面上反对WMF的人吗?没有吧。当然你的这句话:“现在我们还能看到两地的编辑为了一些意识形态问题相互争吵、车轮战、甚至于威胁,是好事,至少说明中文维基还是多元的;”我是深表赞同的。--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6:25 (UTC)[]
    討論是好事,拉幫結派不是。
    爭執可以說是好事,但一個人可以被解了又封封了又解解了又封,肯定是有問題的做法。
    威脅可以是好事?我想這個很難理解可以被認為是好事的理由。--Charlesmaker9283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6:56 (UTC)[]
    @Charlesmaker9283: 我来试着解释一下:由于墙内的言论环境极其恶劣,导致墙内很多人对于多元化的,海纳百川的,自由的言论环境感到非常陌生,从而不懂在自由的言论环境下所需要遵从的成文的和不成文的关于彼此之间交流沟通的基本礼仪,从而导致墙内很多人认为“相互争吵、车轮战、甚至于威胁”是一种多元化的表示。因为他们在墙内习惯于一元化、没有争吵、车轮战、威胁的肃杀氛围。这表明墙内的人已经在维基百科的自由氛围的影响下开始启蒙,意识到多元化言论环境比一元化言论环境要优越。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墙内的人不比像你这样从小在自由的台湾香港环境下长大的人,对于在自由的言论环境下所需要遵从的成文的和不成文的关于彼此之间交流沟通的基本礼仪从小耳濡目染,已经自然而然的浸透了你自己的每一个细胞。先让墙内的人了解到多元化的言论自由的重要性,哪怕这种了解是一种有些扭曲的了解也行。然后再一步一步的让他们了解学会和认同在自由的言论环境下所需要遵从的成文的和不成文的关于彼此之间交流沟通的基本礼仪,就水到渠成了。--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7:07 (UTC)[]
    @Fkj: “不过既然阁下这么支持老蒋清党,烦请阁下自己跑去meta请基金会把阁下封禁了吧。”--这句话一点逻辑性都没有,支持老蒋清党和我跑去meta请基金会把我封禁有什么逻辑上的关系吗?而且我为什么要把我自己封禁了?!你以为所有大陆维基人都是像Techyan、Walter Grassroot那样的恶霸?再说了,像你这种支持Techyan、Walter Grassroot的大陆维基人不也好好的,基金会也没来封禁你嘛。还有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这次基金会封禁的并【不是】所有大陆维基人,而只是几个在维基百科上作恶多端的恶霸。被封禁的人里面有的甚至都不是大陆维基人。--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9日 (日) 01:41 (UTC)[]

基金会宣言翻译(Parker翻译版本)编辑

抱歉很久没有用中文写过这么长的文章了,中文退化严重,很多段落也不知道如何翻译得信达雅,如果有人愿意校对不胜海涵。翻译在User:Park1996/关于2021年9月基金会行动的有关声明。我也不是很清楚元维基的很多语法怎么玩了,如果有人愿意搬运一下也十分感谢。--ParkerTian 2021年9月13日 (一) 21:03 (UTC)[]

写完才发现User:KOKUYO大大已经在meta跟我同时翻译完了,请大家对照参考m:Office_actions/September_2021_statement/zh--ParkerTian

@KOKUYO::我现在要去上课,你如果觉得你翻译得更好就搬运过来替换掉我的吧,或者愿意对照校对一下也可以。--ParkerTian 2021年9月13日 (一) 21:22 (UTC)[]

@Park1996:,你的翻译比User:KOKUYO的准确很多,但也有一些误译,譬如 I take it as both a triumph and a challenge 是说他对于这件事觉得是胜利和挑战,而你翻译为“我个人在维基百科的活动有喜悦也有挑战”。--蒙人 ->敖包相会 2021年9月15日 (三) 04:41 (UTC)[]
那就烦请阁下综合我们二位的翻译进行校对了。我刚开学事情有点多,最近睡眠也不是很好可能接下来很少有精力重新搞这么长的一篇文章了。阁下应该现在还是可以编辑meta上面的译文的吧?--ParkerTian 2021年9月15日 (三) 07:01 (UTC)[]
我昨天已经改过了。我是改了之后才读了你的翻译,觉得你的翻译比KOKUYO的好不少,所以交流一下。--蒙人 ->敖包相会 2021年9月15日 (三) 16:26 (UTC)[]

看到现有翻译的一些错误,甚至把原意翻译反了。比如原文是说担心对能够接触的个人身份信息和当选人的职位的威胁(即担心坏蛋威胁我们维基人来获得信息),而翻译成了担心外部势力渗透获取个人信息和影响选举制度。原文根本没有什么外部势力或者选举制度。翻译者的一些错误似乎是对英文的理解有误,一些则是自己添加的内容。我正在修正。--蒙人 ->敖包相会 2021年9月15日 (三) 01:30 (UTC)[]

修正了一遍。原来翻译的错误不少啊。比如“受怀疑的非主流網站”被翻译成“默默無聞的網站”。“「掌控」社群的威脅是實質存在的”被翻译成“社群受到不當控制的「威脅」是實質存在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连引号的位置都标错了,意思也完全反了。等等。--蒙人 ->敖包相会 2021年9月15日 (三) 04:31 (UTC)[]
我是看到新聞報導摸進這裡的局外人。就我看來,譯得不錯。但是本宣言的問題不是翻譯能解決的。原本的內容本來就空洞,沒有任何可供查考的線索(當然我知道這是有意為之),於是兩邊的人成為信仰之戰:"你沒太過份怎麼基金會做這種前所未見的事?" 對上 "這是前所未有的迫害!"。希望在事情的敏感性過去後,能有幸看到全貌。
至於我自己的立場嘛,2009年的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紀念標誌投票中,為黨為國堅持到底的人如何達成自己的目的已見端倪。有意防微杜漸者,應時時重溫該場投票。若是有心,可以再深入去挖其中一些人在自家討論頁上的私下互動。我認為那是一切的開端。我從那時就是局外人,以後還會繼續身處局外。
最後,Parker老兄你居然大落落的"海涵"別人,自視甚高,令人佩服啊哈哈。(好啦,我知道你是一時忘記查字典而已。)--2603:8000:500:FB00:B17B:4491:C865:8BBE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20:32 (UTC)[]
我自己都说了啊,我汉语退化严重了用词完全乱套了……欢迎阁下私信我地址给我寄一本现代汉语词典哈(开玩笑的)--ParkerTian 2021年9月15日 (三) 21:49 (UTC)[]
“就我看來,譯得不錯。”那是因为改过了哈。--蒙人 ->敖包相会 2021年9月15日 (三) 23:52 (UTC)[]

一点感想编辑

这次声明边翻译边读,大致就是WMF认为某些WMC成员的行为(她特地用了某些并表示不希望因此把全体都波及到)有疑似外部介入的情况,进而怀疑可能ZHWP最近的某些冲突是有组织性地尝试“骑劫”管理人员或者不当获取个人信息的情况,她特地举了克语WP的例子说如果一个语言版本被骑劫会是什么后果。结合WG的编辑倾向我觉得倒也不过分,感觉基金会可能背后有我们没有的证据。她捎带脚说了可能现阶段管理人员的选举要改变方法防止拉票或者抱团的可能性,并且说希望中国大陆以外的中文维基人进行沟通。我的担忧主要是首先现阶段ZHWP两岸四地再加上海外维基人,如果把中国大陆里的绝大多数都排除出中文维基的决策过程中,是否又会涉及到NPOV乃至另一个小圈子抱团的问题。但是反过来只要中国大陆维基人成了一个组织,考虑到中国大陆高压的政治态势和打压程度,以及ZHWP实名上网人士的数目,被骑劫又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现在的问题是需要找一个能平衡这两个问题的解决办法同时避免小圈子,考虑到海外华人的基数,我是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了。--ParkerTian 2021年9月13日 (一) 21:22 (UTC)[]

无非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个地方我是不想待了,你们爱怎么闹怎么闹吧。我只说一句,维基百科在中国(包括大陆、台湾、香港、澳门)没有未来,看着吧。——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21年9月14日 (二) 00:47 (UTC)[]
中國共產黨本來就不想讓中國大陸人來維基百科,不然何苦要封鎖?摧殘中文維基的責任有誰比得過中國共產黨?--Googol19980904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1:46 (UTC)[]
笑。——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21年9月14日 (二) 02:04 (UTC)[]
  警告,请注意言辞,就说这么多。--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1:48 (UTC)[]
@蘇州宇文宙武 我同意你的“维基百科在中国(包括大陆、香港、澳门)没有未来”。但是现在就把台湾加进去还为时尚早吧。至少要等到中共成功武统台湾吧。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2:03 (UTC)[]
在港澳也还没有防火大墙吧。--蒙人 ->敖包相会 2021年9月15日 (三) 16:27 (UTC)[]
@Mongol: 你说的对,港澳的确没墙。但是和台湾比起来,港澳的维基人还是有风险的,否则这次Walter Grassroot也不会以《国安法》来恐吓香港的维基人。所以港澳应该算是介于墙内和墙外之间的中间地带。港澳算是墙外,但是没有真正(台湾、自由世界)的墙外的那个自由度。属于可以自由阅读维基百科,但是不一定能自由编辑维基百科的地带。--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20:53 (UTC)[]
在中文维基百科的头七八年里,中国大陆是没有抱团的组织的,有也是十分松散的组织;但当时其实并没有现在这么严重的NPOV问题,尽管大家都在往自己喜欢的观点那一边使力,但不抱团恰好确保了谁也争不过谁,只能妥协平衡各方的意见。但是,抱团的WMC却打破了这样的力量平衡。因此,平衡其实是一个自然过程,不平衡才是人为产物。每个维基人都应该是独立的个体,应该珍惜你的立场和发言权,不要沦为他人的工具。--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4日 (二) 01:40 (UTC)[]
菲姑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以一己之力毁灭中文维基的大陆社群,谁沦为谁的工具我们大家都门儿清。——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21年9月14日 (二) 02:04 (UTC)[]
谢谢抬举啊,可惜我差不多两年没和WMF打过交道了,他们做事太慢了,还投鼠忌器。--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4日 (二) 02:22 (UTC)[]
再请您注意言辞。--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2:23 (UTC)[]
WMC不是能够代表中国大陆维基人的组织。它的成员大多数都是条目能力差而态度狂妄的。苏州宇文宙武也不例外。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1年9月16日 (四) 08:51 (UTC)[]
(+)强烈支持WMC用户组,滥用权力,扭曲方针,公然滥用权力将wiki百科中立的观点改为不中立的观点,胡乱封禁/解封,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怎么还这么多人鸣锣喊冤……--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1:49 (UTC)[]
WMC代表不了中国大陆维基人,WMC管理员也不占中国大陆的绝大多数。--Lt2818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1:56 (UTC)[]
笑,起初他們……——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21年9月14日 (二) 02:04 (UTC)[]
你没有被清说明你还是有原则的。继续保持原则就好了。--𢿃𠫱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4:59 (UTC)[]
不同意WMC會被騎劫,目前的WMC已是效忠中共──以上未簽名的留言由731wiki討論貢獻)於2021年9月15日 (三) 13:01 (UTC)加入。[]

關於蟲蟲飛编辑

  • 不理解这事和虫虫飞有什么关系。 ——魔琴 [ 喀布尔陷落 ] 2021年9月14日 (二) 00:03 (UTC)[]
    • 可能和Wikipedia:管理員解任投票/蟲蟲飛涉及的事情有关了(讨论页最下面有懒人包),不过也只是猜测。--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4日 (二) 00:14 (UTC)[]
      虫虫飞解任案在寒假期间,我从头看到尾,仍然不能理解其间有什么关系。 ——魔琴 [ 喀布尔陷落 ] 2021年9月14日 (二) 00:50 (UTC)[]
      你覺得驚動整個監管員群組的事情沒人會報上去?--1233 T / C 2021年9月14日 (二) 04:37 (UTC)[]
      • 虫虫飞之前就被查有傀儡使用的可能,之后解任案应该被保了,所以被怀疑?不过可能的好处是那些虫虫飞骚扰者(可能来自伪基的)终于可以“弹冠相庆”(至少一些页面的半保护可以歇停一下)?——Sakamotosan路过围观杯弓蛇影 | 避免做作,免敬 2021年9月14日 (二) 00:54 (UTC)[]
        会不会它们短暂终止破坏呢?--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2:03 (UTC)[]
        希望“短暂”的时间趋向无穷大。(怎么更像是在献祭一样)——Sakamotosan路过围观杯弓蛇影 | 避免做作,免敬 2021年9月14日 (二) 05:57 (UTC)[]
        没有警察就没有犯罪了?或许我们要忍受一段时间的“狗去猪来”了。中国人每登陆一次维基百科,巴西雨林就会少一堆肉蛋奶(严重错乱) 2021年9月14日 (二) 05:40 (UTC)[]
        它们许诺短暂停止破坏,我于伪基百科和他们沟通了,他们表示近期不破坏。我相信他们最后一次。--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8:34 (UTC)[]
        破坏者是不可信任的。Yage Wu曾数次说自己不会破坏,然后反悔了。Itcfangye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0:55 (UTC)[]
        您是对的,它们再次破坏了--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5日 (三) 01:05 (UTC)[]

在下不能理解为何虫虫飞在非WMC且非中国内地人时遭到gban。WMF是否怀疑虫虫飞解任案中WMC拉票?现提请再次解任前管理员虫虫飞,观察社群意见。 ——魔琴 [ 基金会行动 ] 2021年9月14日 (二) 01:05 (UTC)[]

这个真没必要吧,Wikipedia不应该走形式主义。而且您也提错地方了(这里是/消息)。--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4日 (二) 01:22 (UTC)[]
没有意义。虫虫飞被禁制我也不能理解,若照上次解任案理据,则除权足矣,拉票也不是死罪。--Lt2818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1:28 (UTC)[]
(-)傾向反對,如果全域禁止后,虫虫飞无法有效申诉,记录就可以,解任就不用了--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1:44 (UTC)[]
没必要,WMF对虫虫飞禁制的原因不一定是解任案的问题,我觉得滥用傀儡案可能是禁制的主要原因,当时中维社群没有采取行动,有可能WMF后来介入调查后确认了滥用傀儡的真实性。——BlackShadowG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2:08 (UTC)[]
根据Lt2818的回复,滥用傀儡也不足以 Global ban  ——魔琴 [ 基金会行动 ] 2021年9月14日 (二) 02:10 (UTC)[]
还是让子弹飞一会儿,WMF调查后可能掌握了我们不知道的证据。——BlackShadowG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2:28 (UTC)[]
問個問題:若蟲蟲飛請支持他的人反對對他本人的罷免,是否算是拉票呢?--南無地藏菩薩華山初心回復請Mute 2021年9月16日 (四) 15:53 (UTC)[]
@華山初心:没有听懂,意思是请支持者投票反对罢免?那不就是拉票。反之我也认为是拉票,涉嫌干扰投票(如带动反弹)和真人傀儡。--YFdyh000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2:51 (UTC)[]
@YFdyh000:是的,請支持者投票反對罷免。--南無地藏菩薩華山初心回復請Ping 2021年9月20日 (一) 13:29 (UTC)[]

我不認為蟲蟲飛的封鎖和WMC有關,反而我認為和這個有關。早說了嘛,你維當時根本無能。--1233 T / C 2021年9月14日 (二) 04:51 (UTC)[]

認同。但我自己掌握的資料顯示你上面提到的事件可能也與WMC有關。Sanmosa Outdia 2021年9月14日 (二) 04:56 (UTC)[]
个人倾向于虫虫飞滥用傀儡一事比较复杂,不建议跟风起哄。不过解任投票中有无做票行为,可就难说了。--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4:58 (UTC)[]

(?)疑問:剛看過一下Wikipedia:2021年基金會針對中文維基百科的行動,對此表示無言。現在的問題是被封禁或移除了權限的管理員(包括User:蟲蟲飛)能否上訴?若不能的話會很麻煩,一下子失去了眾多管理員會無人處理站務及傀儡,原本中維已經缺乏積極處理站務的管理員,現在一下子這樣的話只會導致維基出現更多破壞者及其助長傀儡行為,對此表示極度擔憂。Stevencocoboy 2021年9月14日 (一) 05:15 (UTC)[]

全域禁制一般是不可上訴的,我們有2018年的先例可以看。Sanmosa Outdia 2021年9月14日 (二) 05:28 (UTC)[]
現在可以,appeals wikimedia.org--1233 T / C 2021年9月14日 (二) 05:33 (UTC)[]
我认为虫虫飞被WMFBAN有可能是滥用傀儡且社群没有正当共识,详见Wikipedia:管理員解任投票/蟲蟲飛。社群没有正当共识也是实施基金会行动的理由之一,之前的守望者爱孟事件也是。--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7:15 (UTC)[]
简单地说就是中文维基百科本地社群过于无能。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1年9月16日 (四) 07:30 (UTC)[]
我認為可能和Revi認定蟲蟲飛罷免案被WMC操控,然後將此事報告給基金會有關。--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6日 (四) 09:36 (UTC)[]
不是吧!?这件事WMC也能做出来!?--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1:09 (UTC)[]
不能百分之百的确认,但是对于-revi如何对WMC有这样的态度还是有一些线索可供参考。
过往不少基金会对中文维基社群的研究、Signpost的文章、都对大陆社群略有微词(可能意识形态不同就是原罪吧),例如en:Wikipedia:Wikipedia_Signpost/2021-07-25/Special_reporten:Wikipedia:Wikipedia_Signpost/2019-08-30/Community_viewen:Wikipedia:Wikipedia_Signpost/2019-10-31/In_focusm:Universal_Code_of_Conduct/Initial_2020_Consultations/Chinese。当然WMC也有做过自己的一些宣传,例如Signpost上的这篇文章,但力度可能还不够。再加上WMC也经常有意无意的显露出对抗的态度。可能-revi通过各种途径耳濡目染对WMC印象不好。
另外,过去-revi曾经在SRCU因为一些英文用法上的问题和曾加入WMC但当时已经退出的Super Wang有一些摩擦,见m:Steward_requests/Checkuser/2019-01#3GFRIENDSNSD@zh.wikipedia。我个人认为这次冲突有点无厘头:或许在-revi的英文学习经验中,useless不是很严重的说法,但是Super Wang就上头了……争吵了几句以至于自己被短暂封禁。
-revi在m:Stewards/Confirm/2021/-revi中声称“...given WMF's "We don't care about community" attitude”(……基于基金会“不在乎社群”的态度)。可能他只是做技术的分内事,不想去过多掺和本地社群如何处理。两次关于虫虫飞的评论,也许只是一种随意的吐槽,估计他也不指望能对中文社群有什么影响。但在调查了一年余的基金会眼中,可能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实在是次RFDA案的讨论中,主要因素未必是WMC,只是很多人认为她在站务上比较勤恳,功大于过而已。鉴于这次基金会行动本来就有点矫枉过正的感觉,或许还有一点申诉的机会,但是要看基金会那边是否把虫虫飞认定为“不可申诉”了。--代价竟是我自己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2:25 (UTC)[]
Revi對她的判斷可見,不外乎是技術數據和奧卡姆剃刀(後來千村狐免破壞時所用的依據,原文:Occam's razor),再得出「她濫用傀儡」的結論(原文:(一大堆技術數據從略)Now, calculate how it is feasible for this kind of incidents occur multiple times, using the same IP, same UA, and within 90 days period. Occam's razor(奧卡姆剃刀的英文翻譯) tells you the most logical answer to this is 'SHE IS SOCKING'.),而個人從觀察Revi的行為可見,他冷酷無情(SW和我在meta被封一天至三天也和他有關),本地CU也懶得做,以為有很多人支持他,就目中無人(順帶一提,R的權限超過數十個,誰人有如R一樣有那麼多的權限)?--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7日 (五) 06:54 (UTC)[]
英文水平不够很难跟人家对线--Hankz54留言) 2021年9月21日 (二) 10:02 (UTC)[]
等一下,您是哪一位?Itcfangye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2:37 (UTC)[]
这个本来呢问问WMC的代表人物就可以。但之前几个WMC系管理员说谎了,那么问也没用了。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1年9月16日 (四) 11:19 (UTC)[]

經過違反全域禁制方針的腦內不正常放電後,腦內告訴我基金會拒絕覆核本案當事人的禁制。這個思考絕對沒有違反禁制方針。 拒食木瓜。〉 2021年9月16日 (四) 23:15 (UTC)[]

腦內還順便告訴我:「此外,Ihatesmoker在造謠,希望幫忙回應一下:我一直都公開說自己的香港人,早就加入了香港用戶組,只是後來退出了」,我不對我腦內放電負責。 拒食木瓜。〉 2021年9月16日 (四) 23:23 (UTC)[]

  • 我認為J君的「腦內不正常放電」有可能是J看到人家在Gmail裏寫甚麼,腦內告訴我,Gmail有漏洞,可以將郵件內容洩漏出去……。--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7日 (五) 06:59 (UTC)[]
    ?--拒食木瓜。〉 2021年9月17日 (五) 10:12 (UTC)[]
  • 參閱基金會行動於另一頁面有關蟲蟲飛的討論魏鵬展在2016年2月被建立初期有多個分身及單一用途帳號參與編輯[3] [4],部分已經被確認[5],而蟲蟲飛(前稱:屈原蟲)也是該條目的主要參與者。Talk:魏鵬展的編輯歷史[6],顯示於2019年6月IP 124.217.188.244不當移除討論頁留言[7] [8],而這些留言是屈原蟲及另一註冊編輯在2017年10月31日及11月1日的討論,及後有活躍於魏鵬展條目的IP在2019年將該討論章節全部刪除,做法可疑。而蟲蟲飛於2021年9月13日被基金會封禁後,翌日9月14及15日便又有IP 124.217.189.41在魏鵬展的編輯,甚至匿名要求全保護該條目[9],顯示其並非新用戶,加之其編寫的編輯摘要[10],有可能是曾經是持有權限的註冊用戶。蟲蟲飛在本年年初被元維基指出其濫用IP作出利益衝突的操作,蟲蟲飛近日被解除權限及全域封禁,不排除是基金會方面持續觀察其編輯行為的結果,如IP 203.160.71.3於2021年7月在魏鵬展的一筆編輯[11]。此外,根據WP:WMFBAN被基金會全域封禁的個體,是不得在維基媒體基金會其下的所有項目編輯,包括使用IP、註冊新帳號或動用分身帳號。--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08:06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全域禁制用戶 蟲蟲飛 之IP傀儡,且偽裝為中立第三方干擾討論,以全域禁制方針移除其發言。,已由SCP-0000留言)於2021年9月20日 (一) 13:46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再談蟲蟲飛用傀儡的可能性编辑

請大家看看這一個(魏鵬展)條目歷史[12]尤其是2016年2月15日和22日兩天

在2016年2月15日的時候,一大堆(7個)活躍於此條目的疑似魏鵬展的傀儡剛剛被ban,翌日16天蟲蟲飛就開了賬號,6日後(2月22日)蟲蟲飛就開始了在這條目上修改,並活躍為這條目維護(存廢討論)。

也看看魏鵬展的一首詩:

《螢火蟲》
魏鵬展

看蟲蟲,看星星,
蟲蟲飛,星星飛。
下刪一堆文字為免犯版權

可能蟲蟲飛使用這名字只是碰巧,或只是出於對魏鵬展的仰慕,也有一個小小的可能是魏鵬展眾多傀儡之一。

這是一個連我自己寫時都不太相信自己的陰謀論,只不過在這讓大家看看,這段子談這些一定是挺敏感,如果大家覺得這些東西太扯的話無視就算。 Iridium(IX) 2021年9月15日 (三) 13:16 (UTC)[]

一個大家能想到的疑點是為什麼一個傀儡會認真投入站務,不過想想也不要忘記多年前的范。 Iridium(IX) 2021年9月15日 (三) 13:21 (UTC)[]

請問為什麼這種明顯無理的行為需要轉貼到這裡?--拒食木瓜。〉 2021年9月17日 (五) 13:21 (UTC)[]
@Jonathan5566: 如果只看最上這一段連我自己也覺得像陰謀論,所以你現在放一句在最上這個位置沒大意義--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4:03 (UTC)[]
?--拒食木瓜。〉 2021年9月17日 (五) 14:14 (UTC)[]

註:想想還是把無禮部分刪除存在這裡,畢竟Sotiale當初講的那一番東西可能不是空穴來風,雖然大家也應該不想碰這東西就是了 Iridium(IX) 2021年9月15日 (三) 14:02 (UTC)[]

ohhhh。。。。。。。--𢿃𠫱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3:18 (UTC)[]
。。。。。。。--Iridium(IX) 2021年9月15日 (三) 13:19 (UTC)[]
嘿嘿,虫虫飞最开始的名字并不叫虫虫飞。--东风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3:23 (UTC)[]
沒錯的但畢竟她最後還是用了蟲蟲飛--Iridium(IX) 2021年9月15日 (三) 13:24 (UTC)[]
最开始是屈原虫,我记得。--𢿃𠫱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3:26 (UTC)[]
  • 這真的越來越接近doxing了-某人 2021年9月15日 (三) 13:25 (UTC)[]
    我實在是沒意知道任何私人資料,為什麼你一直要打成doxing?--Iridium(IX) 2021年9月15日 (三) 13:28 (UTC)[]
@SIridiuM28:CopyVio, 原作者还在世呢。。。 ——魔琴 [ 基金会行动 ] 2021年9月15日 (三) 13:27 (UTC)[]
  • (▲▲)同上上,以及为什么要往VPO放这玩意儿。VPO真是越来越有味道了。--安忆Talk 2021年9月15日 (三) 13:28 (UTC)[]
    那我有那地方放?--Iridium(IX) 2021年9月15日 (三) 13:31 (UTC)[]
    如果这种不善意的猜想(一说阴谋论)无法断言,请放在心里。--安忆Talk 2021年9月15日 (三) 13:35 (UTC)[]
    只是記得今年早點外語維基已說過蟲蟲飛有用傀儡,當時我是對她表達信任的其中一人[13],最後本地的大家都否決了對她的指控。但現在也希望大家想想蟲蟲飛有用傀儡習慣的可能性,維基管理員方面的總不是斷言。 Iridium(IX) 2021年9月15日 (三) 13:38 (UTC)[]
    那您还不如放在WP:OA2021。--安忆Talk 2021年9月15日 (三) 13:40 (UTC)[]
User:SIridiuM28但要標記{{Archive_top}}吧!記得是Jimmy Xu關閉的--南無地藏菩薩華山初心回復請Mute 2021年9月15日 (三) 17:50 (UTC)[]

[14] 也不知道大家有什麼想法,User:大撚剛剛因為傀儡被ban之後的一天,蟲蟲飛剛開賬戶就已經觸及了6、7個大撚edit過的條目。對不起但這編輯傾向和選擇實在是挺重合。。。 Iridium(IX) 2021年9月15日 (三) 15:01 (UTC)[]

想問一下這樣蟲蟲飛有沒可能從一開始就是大撚的傀儡嗎?。。 Iridium(IX) 2021年9月15日 (三) 15:24 (UTC)[]
  • 蟲蟲飛正如上面有用戶所言並非最初註冊用戶名[15],考古發掘可多了解此用戶,但在下認為現在評估蟲蟲飛於2016年使用分身與否,對於處理維基百科當前的的管理問題作用不大。--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5:55 (UTC)[]
    的確,如果說我搞這東西的意義也無非是提醒下大家如果有一天蟲蟲飛要再選,大家也可以多加考慮,但實在不是現在逼切的。--Iridium(IX) 2021年9月15日 (三) 16:04 (UTC)[]
    蟲蟲飛被WMF Ban了,不可以回归的。Itcfangye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6:14 (UTC)[]
    Just in case some guys call for appealing, then maybe we can make it clear that the decision should not be appealed --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02:49 (UTC)[]
    您有興趣可以看看屈原蟲於2017年11月1日在VIP就其被指編輯戰所作的辯解[16],正是您提出的有關條目,不過都是知多點而已,不認為基金會因為追溯到這個條目而對其採取行動。--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6:31 (UTC)[]
    @Uranus1781: I have read the stuff you given before I made this discussion. In the page provided 蟲蟲飛 is only defending her dispute with Ihatesmoker on only the 魏鵬展 page, but not on why she and 大撚 have that many coincident activities (7 in total just one day after 大撚 is banned and on the day 蟲蟲飛 created acc) , so that still does not explain anything (I am not at home hence sorry for not using chinese) --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02:49 (UTC)[]
    魏鵬展由124.217.189.41在剛剛的9月14日及15日編輯中顯示出其對方針指引及管理操作有一定認識,如這筆編輯的摘要,同一IP在這兩天於相應的英文版亦有相類的編輯[17],而查閱於2020年3月22日該條目在中文版[18]、粵語版[19]、日語版[20]、英文版[21],都由124.217.189.185加入一個於編輯當天新鮮發報的blog page做來源,其中的日語版因為編輯次數不多及參與者少,更容易顯示用戶之間的交錯變動[22],該等在不同語文版本編輯魏鵬展的124.217.189.x基本上可推斷是同一人,至於是否由現正被封禁的用戶操作則不予評論,並建議關注條目內容本身。@BillytanghhIhatesmokerSIridiuM28:回覆及知會該條目的近期編者。--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7:15 (UTC)[]
    ping 是找我嗎?對不起我不已太懂維基syntax。首先聲明,我與魏鵬展本人並不認識。本人於十數年前是香港一個教師,向來不恥不學無術自我吹捧的同業。我在五年前左右在香港大學校友列表見到魏氏自我吹捧為「知名的」香港大學校友,心想:「依家冇人識你呀!人起朵你起朵!天啊!竟然有人這麼不要臉!」,後發現魏鵬展明顯為本人親自用不同傀儡寫成的自我宣傳條目。後來提刪成功,又後來復還。還記得蟲蟲飛本來叫屈原蟲,不知在哪找到台妹照片上載至個人頁面,還說:「自己是台灣女子,沒有博士學位,所以自己不可能是魏是云云。」管理員一見到是女子就信任「她」了。喔…ping 我來是講歷史嗎?我認為魏鵬展根本沒有知名度,由五年前開始已經是魏氏自己一人所編,觀乎條目也是低質量,例如加入多個無聊來源去證明同一件事。詳見我剛剛對該版面的修訂。為甚麼我離開多年沒有修訂頁面又「突然」回來?因為看新聞看到蟲蟲飛的名字,馬上記得當年扮女人的條目。哈…大家也可以看看蟲蟲飛被禁後,真正突然出現完成蟲蟲飛遺志的兩個 IP:14.0.171.46及124.217.189.41,明顯是同一個人喔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7:35 (UTC)[]
    誒‘不知在哪找到台妹照片上載至個人頁面,還說:「自己是台灣女子,沒有博士學位,所以自己不可能是魏是云云。」’是在維基上?但我找用戶頁記錄找不到? --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07:42 (UTC)[]
    我記得是屈原蟲自己的使用者頁面,背景有山有水,台妹漂亮的。我好像為此提過刪(圖片版權存疑),因為明顯魏氏就不是女生嘛!最記得屈原蟲的回覆及版權申述表示照片是媽媽替她影的。--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7:50 (UTC)[]
    commons:Commons:Deletion_requests/File:旅行生活照_國外親友爬山記_2017年10月1日.jpg--Mys_721tx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7:53 (UTC)[]
    ‘不知在哪找到台妹照片上載至個人頁面’但為什麼在用戶頁歷史看不到蟲蟲飛有用過這圖片?--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08:03 (UTC)[]
    我也想知道為甚麼「User:屈原蟲」的修訂歷史只有一項,是因為改名問題嗎?--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8:09 (UTC)[]
    2020年1月26日,蟲蟲飛的用戶頁被刪除[23],清除公開的編輯歷史,於原版刪除後的當天重建[24],而您舉出的頁面則是更名後的重定向[25]。--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8:12 (UTC)[]
    同我對維基編輯認知有極大衝突…是管理員特權還是所有人都可以要求刪除自己頁面及編輯歷史?我真的想清一清:當年放過自己工作到個人貢面,背景太特殊,怕被同事認出 --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8:15 (UTC)[]
    你可以WP:OS-- Matt Zhuang表示有事按「此」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8:19 (UTC)[]
    單是刪除刪除自己的用戶頁,找管理員已經可以,但一般管理員的刪除只算將頁面的內容隱藏,監督是將過往的記錄徹底移除。--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8:26 (UTC)[]
    如果我想問管理員看看記錄看看蟲蟲飛是不是真的曾在用戶頁說過‘自己是台灣女子’算不算 doxing?如果算的話就算,否則的話我想要知道--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08:16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按全域禁制方針移除被判定為全域禁制用戶「蟲蟲飛」的傀儡IP帳號之留言,已由路西法人留言於2021年9月21日 (二) 05:09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你是誰?--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5:25 (UTC)[]
    蟲蟲飛是香港人與她曾聲明過自己是台灣人沒衝突,雖然可能Ihatesmoker的確是在說謊,而你自己2016年就在wiki你應該知道,但你的貢獻記錄讓我不太信任你--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5:27 (UTC)[]
    9月15日12:46後暫時沒再有IP用戶在那條目上活動,先查了那124.217.189.185IP用戶先吧,而且如果只是從條目本身的角度出發的話那就避免在這裡提--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07:41 (UTC)[]
條目現在被半保護至10月15日,當然沒有IP編輯。--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7:47 (UTC)[]
簡單來說那查不查IP?--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07:50 (UTC)[]
不會比對IP與註冊用戶的關係,也不會公開。特殊情況則是如蟲蟲飛於2021年初涉及的濫用IP案,但查出後監督須要隱藏所涉及的頁面,避免該等IP在相關的頁面繼續曝光,同樣是不公開其使用的IP。--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8:35 (UTC)[]
噢好的,實在還是不太熟悉維基誒--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08:38 (UTC)[]
如果虫虫飞真的是台湾人,那她年初被监管员指控滥用傀儡的时候应该就会被指出来了吧(?虽然好像这是不能透露的信息,但至少可以说从IP上看她的地理位置和其宣称的有所出入?) ——魔琴 [ 基金会行动 ] 2021年9月16日 (四) 10:08 (UTC)[]
但近年蟲蟲飛多聲明自己為香港人,這前後有衝突。如果當年蟲蟲飛的確有聲明過自己是台灣人的話,可能就是通過假稱自己為台灣人以嘗試和魏鵬展這香港人條目割掉關係。所以說很想有管理員查證蟲蟲飛是不是真的曾聲明‘自己是台灣女子’。 --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10:14 (UTC)[]
另外一方面把近期在魏鵬展條目的IP(兩個IP都只有約少於10個edit記錄)與蟲蟲飛比對,可發現他們的edit傾向也有一定重合,但時間跨度挺大。(且蟲蟲飛的確非常活躍於站務)--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10:23 (UTC)[]
屈原蟲在2018年11月在本地元維基,都有其申請改名為蟲蟲飛的記錄。這是可追溯至2016年2月的屈原蟲討論頁存檔[26],屈原蟲於2017年11月曾把以屈原蟲為名的照片加入到屈原蟲用戶頁(據上面有用戶指是女子照片)[27],屈原蟲於2018年9月曾經出選管理員但落選[28],屈原蟲於2018年11月要求刪除其上載的個人照片[29] [30],屈原蟲於同月更名為蟲蟲飛。蟲蟲飛於2020年1月26日要求刪除自己的用戶頁[31],這次刪除清除了其用戶頁可公開查閱的編輯歷史,而於原版用戶頁刪除後的當天又重建[32],旋即於刪除當日重建[33],所以由屈原蟲建立的原始版本用戶頁只有持有特殊管理權限的管理員才能查閱。如果上面有編輯稱蟲蟲飛自稱是「台灣女子」之事曾經發生,及後其轉變為香港用戶,而長期以IP用戶身份編輯魏鵬展的都是香港IP,2018年11月屈原蟲更名為蟲蟲飛應是這個轉變的時間點,而後蟲蟲飛較多參與巡查及回退的操作,至2019年9月當選管理員。--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2:36 (UTC)[]
台灣女子照片應該就是 Mys 在上面給的這個 [34]--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12:42 (UTC)[]
屈原蟲與更名後的蟲蟲飛在交流中也表現出對香港的認識遠比台灣多,屈原蟲於2018年6月更獲邀加入香港用戶組。--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3:04 (UTC)[]
因為是「女生」而獲提名當維基管理員也令人大開眼界。--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4:10 (UTC)[]
@Ihatesmoker:屈原蟲在2018年9月參選管理員時提名人給出的其中一個理由是「中文維基目前鮮有的女性使用者」[35],不過這次落選,到2019年9月以蟲蟲飛為名當選管理員時,還有支持票稱「沒想到是個女的」,下面也有一條關於女性使用者參與中文維基的提問[36]。--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5:53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按全域禁制方針移除被判定為全域禁制用戶「蟲蟲飛」的傀儡IP帳號之留言,已由路西法人留言於2021年9月21日 (二) 05:09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這事情可以這樣解釋,她和魏鵬展認識(朋友),或收到魏鵬展或者其朋友的指示,或魏鵬展或者其朋友要求她註冊賬號以作維護該條目,另I君應該是見到LIHKG的討論才走過來的吧(連登是說她就是魏鵬展)。--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6日 (四) 10:24 (UTC)[]
可能,只不過目前為止也沒有什麼決定性的證據--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10:27 (UTC)[]
‘見到LIHKG的討論才走過來’所言非虛,不過倒是抱著一個懷疑的態度,就先當是證蟲蟲飛個清白。不然如果蟲蟲飛真的有用傀儡/IP,那近兩天在魏鵬展條目上的IP有可能都是她的。--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10:34 (UTC)[]
魏鵬展的編輯歷史[37],及屈原蟲在討論頁顯示其對該條目在被提刪後的種種堅持[38],因此有人推斷蟲蟲飛與魏鵬展有直接關係亦非不無道理。--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2:59 (UTC)[]
不過魏展鵬的微信號是npcjeffrey(Google結果可知[39]),而站內也有同名的賬戶user:Npcjeffrey。--Googol19980904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4:52 (UTC)[]
他本來就開過一堆傀儡(或真人傀儡)就是了,你重新看看這一串討論吧 --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14:55 (UTC)[]
‘在2016年2月15日的時候,一大堆(7個)活躍於此條目的疑似魏鵬展的傀儡剛剛被ban,翌日16天蟲蟲飛就開了賬號,6日後(2月22日)蟲蟲飛就開始了在這條目上修改,並活躍為這條目維護(存廢討論)。’與及 兩者重合 [40],不過還是暫時不要繼續這討論為妙 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14:59 (UTC)[]
魏鵬展在2016年2月被建立初期有多個分身參與編輯[41],部分已經被確認[42],幾乎都只是編輯魏鵬展單一條目;User:Npcjeffrey應是2016年2月同期在中文版的單一用途賬號,只有兩次涉及魏鵬展的編輯[43];在英文版建立對應條目的User:Sexymary[44],也是在英文版只編輯Jeffrey Ngai Pang Chin的單一用途賬號[45]。--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6:20 (UTC)[]
讓我覺得蟲蟲飛挺有可能用傀儡/IP的就是大撚被ban/蟲蟲飛加入的時間,和之後一日和一段時間蟲蟲飛與大撚之間的高度重合(傾向和時間上)--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13:08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按全域禁制方針移除被判定為全域禁制用戶「蟲蟲飛」的傀儡IP帳號之留言,已由路西法人留言於2021年9月21日 (二) 05:09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一兩個頁面’你少撒謊,且還沒說時間--Iridium(IX) 2021年9月18日 (六) 03:09 (UTC)[]
(节删)--Crowley666✍️ 2021年9月16日 (四) 16:44 (UTC)[]

鑑於偽基百科那裡不知道在搞什麼東西還是暫時不要再繼續這個話題吧 [46] Iridium(IX) 2021年9月16日 (四) 14:53 (UTC)[]

亦应当考虑为何攻击性账户群本身都是特征特别明显(i.e. 容易模仿)。--Mys_721tx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6:48 (UTC)[]
They are making things complex, not sure whats their true intention--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02:45 (UTC)[]

自叙 我的文学路◎魏鹏展--45.11.92.66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8:18 (UTC)[]

强烈抗议“虫虫飞就是魏鹏展”的说法。虽不否认虫虫飞注册帐号及之后的操作与魏鹏展有关或受其影响,但后期存废复核符合方针指引。既然有管理员认为doxing,那就全关了吧,反正讨论不出结果。Crowley666✍️ 2021年9月17日 (五) 02:14 (UTC)[]

'既然有管理員認為doxing' ???--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02:45 (UTC)[]
'雖不否認蟲蟲飛註冊帳號及之後的操作與魏鵬展有關或受其影響' This may be enough to be considered as 真人傀儡--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02:47 (UTC)[]
  • 焦點不在於“虫虫飞就是魏鹏展”,而是潛在的分身問題,Talk:魏鵬展的編輯歷史[47],顯示於2019年6月IP 124.217.188.244不當移除討論頁留言[48] [49],而這些留言是蟲蟲飛的前身屈原蟲及其他註冊編輯的條目討論,而涉及的2017年10月31日討論,當時的屈原蟲不足十分鐘便作出回應,及後於2019年被活躍於魏鵬展的IP組刪除討論,而且只有IP刪除討論,做法可疑。而蟲蟲飛於2021年9月13日被基金會封禁後,9月14及15日便又有IP 124.217.189.41在魏鵬展的編輯,甚至匿名要求將該條目全保護[50],顯示其並非新用戶,加之其編寫的編輯摘要[51],有可能是曾經是持有權限的註冊用戶。蟲蟲飛在本年年初被元維基指出其濫用IP作出利益衝突的操作,蟲蟲飛近日被解除權限及封禁,不排除是基金會方面持續觀察其編輯行為的結果,如IP 203.160.71.3於2021年7月在魏鵬展的一筆編輯[52]。此外,根據WP:WMFBAN被基金會全域封禁的個體,是不得在維基媒體基金會其下的所有項目編輯,包括使用IP、註冊新帳號或動用分身帳號。--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04:11 (UTC)[]
    不排除蟲蟲飛與魏鵬展相識,看她命名和edit傾向。此外如果蟲蟲飛的確有表示過自己是台灣人,那其實她的身份也非常可疑,極端點可能自稱台灣人就是為排除自己身份與香港人魏鵬展的關係。--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07:04 (UTC)[]
    蟲蟲飛自称是香港人啊。Itcfangye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10:04 (UTC)[]
    @Itcfangye: 請見上面Ihatesmoker的說法,他的確是2016年前的用戶,見證蟲蟲飛加入,不過也不確定所述真假 (雖有一部分已確定是真)--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0:15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按全域禁制方針移除被判定為全域禁制用戶「蟲蟲飛」的傀儡IP帳號之留言,已由路西法人留言於2021年9月21日 (二) 05:09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我没认定她是台湾人,别立稻草--Iridium(IX) 2021年9月18日 (六) 02:55 (UTC)[]
看了下“大撚”的讨论页。。天知道怎么回事,包括这用户名--Crowley666✍️ 2021年9月17日 (五) 04:39 (UTC)[]
還有一種可能性:她本身對文學感興趣,又是保留派,編輯歷史只是一種巧合,至於她的地域身份,可能只是當時她有苦衷。--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7日 (五) 07:44 (UTC)[]
(?)疑問 看了半天,我始终不明白一点,于是请教楼上诸位,无论蟲蟲飞=魏鹏展,或是其人是魏姓诗人的友人也罢。不惜代价(包含人力 wiki是很耗费时间和精力的)保住魏姓诗人的条目是为何?为了出名(wiki上有我自己的条目,话说我记得好像shizhao也有?)?这不是一句保留派就能彻底解释清楚的吧?--我是火星の石榴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07:56 (UTC)[]
我在上面已經說過了,不要看一些不看一些。--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7日 (五) 08:23 (UTC)[]
Red16wiki上有你的條目?貴姓大名?現在才知道草-某人 2021年9月17日 (五) 15:21 (UTC)[]
@MCC214[53]這不太可能是巧合,他們在兩天內重合的七個條目全部都沒被存廢討論所以不關保不保留派,對文學有興趣也沒可能剛好萬中只選擇這七個無名條目重合。時間的巧合(剛ban就/才加入)也說明很大機會是同一個人操作--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08:28 (UTC)[]
翻查她一開始的編輯,她在香港文學→文學相關人物→香港文學→文學相關人物→香港文學之後才到魏鵬展的,而大撚系破壞者是一開始就編輯魏鵬展,這明顯和她上述的先後次序不符,再者,梁世聰呢?--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7日 (五) 11:13 (UTC)[]
@MCC214:‘她在香港文學→文學相關人物→香港文學→文學相關人物→香港文學之後才到魏鵬展的,而大撚系破壞者是一開始就編輯魏鵬展’這證明了什麼?--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1:50 (UTC)[]
是從哪條目先開始不關事吧,這不能否認他們在大撚剛被ban的第二天,蟲蟲飛加入當天,單單兩天內就重合七個條目的事實。--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1:52 (UTC)[]
這7個條目明顯都是同一主題,可看出證明他兩有相關edit傾向,且當時大撚的六個sockpuppet(15日)因為在魏條目上太明顯而全被ban掉,一個比較有警覺的人在第二天(16日)開賬(蟲蟲飛)是應該不會再次直衝魏條目?所以次序沒什麼參考價值--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2:03 (UTC)[]
從我的發言可見,大撚系破壞者的編輯傾向很固定(只編輯同一條目的SPA),但她不是,而且您知道後面她編輯了甚麼了嗎?再者,我們不能妄斷某個人「必然是某個被封禁用戶的傀儡」。--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7日 (五) 12:08 (UTC)[]
@MCC214: 我只是在比較大撚一個和蟲蟲飛,大撚系一系列的賬號如果你有注意的話他們加入一天都沒有就已經太明顯被全ban掉了,他們當然沒機會有後續。因此你沒法因為蟲蟲飛有後續就以此為理由把她與大撚排除關係。 -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2:12 (UTC)[]
和此事件類似的,是我一開始的編輯有一些是涉足颱風條目,當時就有人因為我認為一些三不沾颱風沒有關注度和不喜歡台灣的一些颱風譯名,而說我是CIH0426,也和她一開始的編輯一樣不涉足特定頁面,最後的結果就不在此說了。--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7日 (五) 12:17 (UTC)[]
@MCC214: 不明白你這例子的意義何在?‘一開始的編輯一樣不涉足特定頁面’?她一開始的7個條目明顯是同一系列,有著特定edit傾向,且與13日創賬15日被ban的大撚高度重合。大撚加入的三天內,他edit過的條目蟲蟲飛在16日加入後兩天內幾乎大部分都有edit過,這沒有特定傾向?--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2:21 (UTC)[]
當年有人就認為CIH0426也是這樣子的,所以我就被CU了,這個例子見2017年11月的CU。--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7日 (五) 12:44 (UTC)[]
@MCC214: 這不太一樣吧,你剛加入是先做了一堆港鐵的edit,之後你做了幾個颱風條目的edit,涉足的條目一個也沒和CIH0426的重疊,且你們兩也沒時間上的關連(蟲蟲飛是大撚剛被ban第二天加入)--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2:52 (UTC)[]
但是當年它們就是這樣認為的,至於下面的IP,我認為是模仿犯所為,我見過破壞者在偽基說扮其他被全域禁制/鎖定用戶.....。--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8日 (六) 12:40 (UTC)[]
@MCC214: 你如果願意按進去這IP看看記錄的話他2016年就已經被使用(與蟲蟲飛同期),至於近期在偽基搞事冒充屈原蟲的Kapol[54]就是維基的Leung Ka po123,比這IP晚了整整四年。此外你的案例跟現在根本就不能類比,當時的人這樣子是他們問題。 --Iridium(IX) 2021年9月18日 (六) 13:29 (UTC)[]
LKp123都是香港人,此外,您沒有看見千村狐免自嗨的時候說自己扮ISECHIKA,LKp123說自己扮千村狐免的麼?以上的事例,只不過您認為破壞者扮破壞者才不在意而已,加上,老手IP並不能假設其沒有看過蟲蟲飛的編輯特徵,也不能認為其不反對她(尤其是因為有人想翻案,它搞一搞就坐實了她的「罪名」),所以,我不認為這裏的IP是她。--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09:45 (UTC)[]
UT:大撚历史版本的标点符号,完全可以duck。但大撚这个号与魏鹏展的关系不明。我建议,若基金会要处理,不要波及无辜(即魏鹏展这个人)。--Crowley666✍️ 2021年9月19日 (日) 10:17 (UTC)[]
無論是大撚或是其傀儡,共通點都是發言時用的是「你」,但蟲蟲飛是用「您」;另魏鹏展的歷史當中,蟲蟲飛是「減多過加」、IP卻是「加多過減」,還有一個人是「加多過減」,我就不說誰了。--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11:34 (UTC)[]
這不足以成為一個有決定性的‘分別’--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2:09 (UTC)[]
您以為來了一陣大風,後面就是一場大雨麼?--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12:33 (UTC)[]
談傾向上面提到‘她一開始的7個條目明顯是同一系列,有着特定edit傾向,且與13日創賬15日被ban的大撚高度重合。大撚加入的三天內,他edit過的條目蟲蟲飛在16日加入後兩天內幾乎大部分都有edit過’更有意義--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2:50 (UTC)[]
您以為大撚就是大雨前的強陣風,蟲蟲飛就是大雨麼?--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13:04 (UTC)[]
別強行無視『她一開始的7個條目明顯是同一系列,有着特定edit傾向,且與13日創賬15日被ban的大撚高度重合。大撚加入的三天內,他edit過的條目蟲蟲飛在16日加入後兩天內幾乎大部分都有edit過』這個強烈關係--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3:16 (UTC)[]
假鴨子的頁面您看過了嗎?現在所謂的指控和這裏面所說的情境的很相似。--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13:41 (UTC)[]
@MCC214: 『她一開始的7個條目明顯是同一系列,有着特定edit傾向,且與13日創賬15日被ban的大撚高度重合。大撚加入的三天內,他edit過的條目蟲蟲飛在16日加入後兩天內幾乎大部分都有edit過』如何是故意做旁枝末節?搞笑?--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4:21 (UTC)[]
@MCC214: 你在說什麼鬼東西?我的意思是LKp123加入和與中維結仇時都是在2020年,沒有可能操控一個2016的IP,所以可以排除下面一堆IP和最近聲稱要冒充蟲蟲飛的Kapol的關係啊--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1:58 (UTC)[]
我回應您的時候也在同時回應C君的發言,至於我在上面的留言,我只是想說明,有模仿犯的可能性,畢竟香港不喜歡蟲蟲飛的人又不是只有一個兩個,總而言之,「因為有反對蟲蟲飛的香港人見到蟲蟲飛的人意圖想翻案,於是它就走來搞一搞,因為蟲蟲飛的地域和它一樣,此舉就可以坐實了她的『罪名』,使她永不翻身。」--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12:27 (UTC)[]
@MCC214: 2016年前憎恨蟲蟲飛而又活躍至今的破壞者我實在不知道有誰--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2:47 (UTC)[]
她得罪了甚麼人,有時連她自己也不知道。--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13:04 (UTC)[]
@MCC214: 那這種那麼低可能性的假設並不足以把這2016年IP與蟲蟲飛憎恨著掛上關係--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3:10 (UTC)[]
UT:大撚的标点符号可以duck。建议管理员交基金会处理,基金会不处理就算了。--Crowley666✍️ 2021年9月17日 (五) 09:08 (UTC)[]
再看看吧 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0:17 (UTC)[]
腦內還順便告訴我:「此外,Ihatesmoker在造謠,希望幫忙回應一下:我一直都公開說自己的香港人,早就加入了香港用戶組,只是後來退出了」,我不對我腦內放電負責。 拒食木瓜。〈煮〉 2021年9月16日 (四) 23:23 (UTC)

此外Ihatesmoker是不是在造謠?@Mys 721tx: 你有沒有辦法看看有沒有蟲蟲飛聲明自己台灣人的記錄? (抱歉ping了兩次,但不知道為何有人搬了過來但沒搬這段)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08:44 (UTC)[]

粗略检查未见一直公开声明为香港人。--Mys_721tx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17:17 (UTC)[]
hm--Iridium(IX) 2021年9月18日 (六) 02:55 (UTC)[]
文字遊戲。「蟲飛沒有一直聲明香港人」不等於「蟲飛是台灣人」。「一直」公開聲明爲香港人又是什麼概念?--拒食木瓜。〉 2021年9月18日 (六) 13:46 (UTC)[]
@Jonathan5566: 這裡所有人包括我都清楚知道蟲蟲飛不是台灣人,別被IP帶偏--Iridium(IX) 2021年9月18日 (六) 13:48 (UTC)[]
見‘蟲蟲飛是香港人與她曾聲明過自己是台灣人沒衝突’--Iridium(IX) 2021年9月18日 (六) 13:49 (UTC)[]
我想:這裡如果要算最肯定「蟲蟲飛是香港人」的用戶應該就是我,因為我肯定蟲蟲飛就要魏鵬展本人嘛…我所指稱的是:當年蟲蟲飛就是扮台灣女子以「證明」自己不可能是魏鵬展。之後說自己是香港人,但仍強調自己是女人,帶出效果一樣。但下面 (高樓太高,請 ctrl+F 搜尋「證明「蟲蟲飛就是魏鵬展的眾多傀儡之一」的強烈證據」)就證明了蟲蟲飛=魏鵬展。(節刪)--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9日 (日) 03:36 (UTC)[]

他有沒有用傀儡也好,封都封了。這是在討論什麼?他殺了人又如何?這段討論除了doxing之外我真的看不出有什麼意義-某人 2021年9月17日 (五) 15:23 (UTC)[]

@AINH: 上面說過了,近期魏鵬展條目上再次有IP擾亂,如果有關係的話可能要處理。--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5:29 (UTC)[]
且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跳去doxing,我沒暗戀蟲蟲飛還是什麼我不需要她私人資料。--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5:30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按全域禁制方針移除被判定為全域禁制用戶「蟲蟲飛」的傀儡IP帳號之留言,已由路西法人留言於2021年9月21日 (二) 05:09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借用首席大藍絲達叔一句:「詩?詩我唔得㗎喎!屙屎我就識!」為甚麼你不註冊新號回覆?基金會不準許嗎?我純粹就係路過,但又睇你呢個不學無術、完全冇名氣嘅小學教師唔順:「知名的香港大學校友」?哈…我個年代港大同學對買碩士洗底嘅人有以下睇法:「有料就 JUPAS 入 HKU 啦!」駛唔駛咁驚人知你讀教院同中山大學。做四十年人都未見過有人咁唔知醜,要自己上維基推廣自己,(節刪)講完!(對於其他討論者:對不起剛剛失儀,但如果你被一個垃圾無名詩人誣陷為不知所謂的詩人大戰參戰方,你的反應會比我更大。首尾呼應:借用首席大藍絲達叔一句:「詩?詩我唔得㗎喎!屙屎我就識!」)--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17:14 (UTC)[]

[55] 還有這IP怎麼被解封是什麼玩意?代理檢查 proxy 和 recent abuse 都打了勾是什麼意思? Iridium(IX) 2021年9月17日 (五) 15:35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全域禁制用戶 蟲蟲飛 之IP傀儡,且偽裝為中立第三方干擾討論,以全域禁制方針移除其發言。,已由SCP-0000留言)於2021年9月20日 (一) 13:46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剛剛下班時有一個想法,好奇問一下:你們一班香港維基管理員其實有定期真人聚會嗎?對不起上面太多文字,沒有心神細嚼,如有理解錯誤請指證:上面是嘗試使用 sentential logic 去證明或否定「蟲蟲飛是魏鵬展本人或其傀儡」嗎?這應該永遠沒有結果。但我很好奇,如果這麼多人為蟲蟲飛說項謂「蟲蟲飛是女的,所以她不可能是魏鵬展本人。」,那麼最有力的證明不應該是「我肯定佢係女人,因為上次網聚我睇住佢坐係度屙尿!!!看到她就跟之前台妹相片一樣!」嗎?當然,邏輯上沒有人見過蟲蟲飛不等於他/她就是男子漢甚至是魏鵬展,但也不等於他/她就是她所稱的一樣/數年前我記憶中自稱台妹,正所謂知人口面不知心嘛。至於傀儡問題,我相信沒有人反對大撚及其分身就是魏鵬展本人吧!言則如果有人認為蟲蟲飛也是大撚的分身,那麼這人應該會同樣認同蟲蟲飛就是魏鵬展本人。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7:11 (UTC)[]

我来翻译一下幽默点:“我肯定佢係女人,因為上次網聚我睇住佢坐係度屙尿!!!”的意思是“我肯定她是女人,因为上次网聚我看到她坐在那儿排尿!!!”--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7:35 (UTC)[]
请将评论限制于CCF使用傀儡破坏、利益冲突编辑等行为而非其个人特征。--Mys_721tx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7:50 (UTC)[]
嗯嗯,同意你。--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8:23 (UTC)[]
下文已經證明魏鵬展條目的唯一關注者蟲蟲飛先生就是該人的分身。該頁面完全沒有關注度(倒是是次討論為其吸引數千人流), 該人只是一個普通到不普通的小學教師另為沒有名氣的詩人, 一直在維基存在是因為蟲蟲飛及其同伙 (被維基全域禁制倒也是個成就), 可以以關注度提刪了吧? --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9:16 (UTC)[]

(*)提醒我剛剛去找當年首次發現魏鵬展的條目香港大學校友列表尋找蛛絲馬跡,相信找到證明「蟲蟲飛就是魏鵬展的眾多傀儡之一」的強烈證據!。各位看倌請看!

前設:魏鵬展條目當年是由其本人以大撚及其一眾分身所開設及維護。
而當年由 IP 124.244.113.46 將魏鵬展放到香港大學校友列表紀錄在此。該 IP 的編輯包括:魏鵬展、於中山大学香港大學校友列表九龍華仁書院聖公會聖紀文小學加入魏鵬展,而現時沒有任何網上資料指稱魏鵬展於聖公會聖紀文小學就讀,故 124.244.113.46 就是魏鵬展本人。該 IP 亦於2018年2月8日創建吳氏宗親總會泰伯紀念學校,當年 (2017-18學年) 魏鵬展在該學任教 (魏鵬展條目 reference 6)。當然魏鵬展亦加入他視如命根的「『文學創作班』,內容包括新詩、小說及散文」內容吧!而「吳氏宗親總會泰伯紀念學校」的修訂歷史第一個強烈證據,就是 IP 124.244.113.46 於 08:13 修訂條目後,蟲蟲飛於七分鐘後,即 08:20 補充內容
回到該 IP 的使用者貢獻,2018年4月2日 (一) 05:50 撤銷了屈原蟲於量子加密通信的修訂,於一分鐘後撤回。可見上面有指蟲蟲飛可能是仰慕魏鵬展而保護該條目,似乎魏鵬展本人亦十分關注蟲蟲飛的修訂呢(當然我們現在知道魏鵬展就是蟲蟲飛)!
繼續在使用者貢獻中尋寶,「2018年5月19日 (六) 07:50 差異 歷史 +415‎ Wikipedia:互助客栈/方针 ‎ →‎倡議收緊人事任免投票資格」是甚麼呢?(抱歉,我真的沒有緊貼維基新聞,就連「基金會」、「WMC」哪一個是中共代理人其實也不是十分掌握),所以我對於內容真的看不懂,但請看倌按一下「下一版本」,看到的就是「124.244.113.46留言) 2018年5月19日 (六) 07:50 (UTC)」變成「屈原蟲留言) 2018年5月19日 (六) 07:53 (UTC)」!就是蟲蟲飛直接承認自己就是該 IP,即是魏鵬展本人。[]
該 IP 在最後的修訂為於User:蟲蟲飛/簽到區的四個 test message,我也不多講述了,因為上述已經證明蟲蟲飛=魏鵬展。而我無法叫醒裝睡的人,但裝睡的人請聽:「快 D 同魏鵬展呢個痴線佬割蓆啦,佢衰到透哂,已經冇利用價值!」哈!
結論:
1. 124.244.113.46 就是魏鵬展本人,因為該 IP 知道公共領域搜尋不到的魏鵬展小學母校資訊。
2. 124.244.113.46 與蟲蟲飛於相連時間修改同一小學條目。
3. 蟲蟲飛修改 124.244.113.46 簽名檔;蟲蟲飛就是 124.244.113.46。
4. 由 1. 及 3.,得知蟲蟲飛=魏鵬展。
5. 魏鵬展是男性,由 4. 得知蟲蟲飛也是男性。
6. 由 5. 得知蟲蟲飛一直自稱女性為謊言,當年張台妹相係假!
7. 此文並不能解釋魏鵬展先生自稱為女性的原因為何。(節刪)

--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8:20 (UTC)[]

敢問維基管理員:以上證據足以將蟲蟲飛加到Category:大撚的維基用戶分身嗎?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8:35 (UTC)[]
(?)疑問:上面的論述只能證明蟲蟲飛曾忘記登入和用ip測試簽名頁,不能證明大撚也用這個ip,你看大撚的編輯特徵和這個ip完全不同。此外,我看到Ihatesmoker在魏氏條目有很豐富的貢獻,例如Ihatesmoker也在香港聖瑪加利女書院加了「魏鵬展是著名教師」,而且我想問Ihatesmoker在魏氏加入了大量未公開的隱私訊息,你是怎樣獲得魏氏未公開過的隱私訊呢?--203.160.80.37留言) 2021年9月19日 (日) 02:35 (UTC)[]
(:)回應我重申一次:我無法叫醒裝睡的人。你所指稱的聖瑪加利女書院[1]香港教育學院教育學士(主修中文,副修普通話)[2]中山大學中文系文學博士(研究古典文學)[3]皆為網上已公開資料,在魏鵬展條目一直都有 reference,與上述論點1完全沒有網上公開資料不同,可見該 IP 就是魏鵬展本人,你只要肯看就看到,但同樣,我不能撐開裝盲的人雙眼。但我倒想知:為甚麼你本人魏鵬展這樣害怕被人知道自己從香港教育學院畢業呢? 柯南跟我說:你要麼就是當年沒有畢業一直吹牛, 要麼就要一直跟人說自己一直都是玄門正宗的港大門生,就像你到今天都堅持蟲蟲飛就是女人一樣。但放心!我與新聞中中國管理員要向國安舉報香港用戶不同,我不會舉報你的 :) --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9日 (日) 03:06 (UTC)[]
剛剛檢查這些 reference 時發現:魏鵬展在這數天突然將自己中山大學博士學歷從其專頁移除!不可能是中山大學博士的學歷也做假吧?也許這亦旁支地證明魏鵬展也十分緊貼上述 IP 人士不喜歡的「非香港大學」學歷的引用吧?還是,從個人專頁移除了中山大學博士,所以ihatesmoker於網上這個加上的內容就是虛假,從而證明了ihatesmoker上述所有皆為虛假,網軍就可以將ihatesmoker拿下…?
剛剛上 google 搜尋「魏鵬展 中山大學」,發現魏鵬展在其 sina 網頁亦剛移除其母校中山大學呢!幸好還有 google cache,清楚可見「中山大學 中文系 文學博士(PhD) 2010年9月至2016年12月」。我想,這就是維基總部要全域封鎖中共網軍的原因吧!中共代理人以為只要在網上東改西改就可以改變歷史,這個想法,不!這個做法,不但反人類文明,而且還很弱智呢!
--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9日 (日) 03:52 (UTC)[]
如果她是魏鵬展,那她就不會在用戶頁(一直到被全域禁制之前)都表明自己是女性吧!請您說話前用腦先想清楚再說,不要因政治立場和她不同,就連是非也分不清楚!--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09:20 (UTC)[]
上面的論證正正就是證明了蟲蟲飛是魏鵬展「不可能耶!因為她說她是女生,所以她就不可能是魏鵬展!」就是她一直在騙你吧?「扮女生的原因?」就是當年為證明自己不是魏鵬展,煞有介事的上存一張台妹照到維基,當然亦可能純粹性心理偏離,也可能跟微信妓女一樣有額外益處 (例如維基就有人因為該人自稱女性而提名管理員,或現在給予其額外信任)。數碼足跡前不容抵賴!在此等證據前,竟然得出「因為蟲蟲飛自稱是女生,所以她不可能是魏鵬展!」而不是「蟲蟲飛原來有男性生殖系統」,我只能說:「邏輯是個好東西,我希望每人也有」。--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9日 (日) 11:45 (UTC)[]
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蟲蟲飛是魏鵬展」和「蟲蟲飛以一張台妹照掩飾自己是香港人」,反而我認為她弄一張台妹照,只是想說她是女生罷了,再者,您看看她以前用的是香港常用的書面語多,還是台語多?所以我不認為她弄一張台妹照,和她所宣稱的地域甚至誠信問題有必然的關係,而Uranus1781的發言,您是不是忘記看了?--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12:27 (UTC)[]
@MCC214在圖片存廢裡面蟲蟲飛聲明自己是照片裡的人誒親--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2:58 (UTC)[]
不是自己的為何要放進去自己的用戶頁?--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13:46 (UTC)[]
@MCC214: 既然她聲明了那台妹圖片是她自己,那如何‘只是想說她是女生罷了’?你究竟在說什麼東西?--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4:16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按全域禁制方針移除被判定為全域禁制用戶「蟲蟲飛」的傀儡IP帳號之留言,已由路西法人留言於2021年9月21日 (二) 05:09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在知道我是從lihkg看見這東西後為什麼你的logic就怪怪的?--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3:00 (UTC)[]
我只是覺得,您年紀尚小,很多事情您不明白。--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13:46 (UTC)[]
我現在12歲就上連登我覺得自己很厲害了,你應該是要讚我--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4:19 (UTC)[]
自問上面論證嚴謹。你知,我知,單眼佬都知。你執意要像黨開會一樣「沒有、沒有、沒有、通過!」我也奈何不了。唯一可恨的是2018年當時沒有發現該等證據,否則當年就已經可以一次過將大撚分身清理。-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19日 (日) 16:48 (UTC)[]
‘不要因政治立場和她不同,就連是非也分不清楚!’這裡沒人提到蟲蟲飛政治立場,你在幹什麼?--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2:23 (UTC)[]
‘I君在上面說某位人士是「中共代理人」。--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12:27 (UTC)[]
‘不要因政治立場和不同’,你這是假定魏鵬展與蟲蟲飛關係?--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2:53 (UTC)[]
‘非也,我對此討論的立場一點也沒改。--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13:04 (UTC)[]
這事情可以這樣解釋,她和魏鵬展認識(朋友),或收到魏鵬展或者其朋友的指示,或魏鵬展或者其朋友要求她註冊賬號以作維護該條目,另I君應該是見到LIHKG的討論才走過來的吧(連登是說她就是魏鵬展)。--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6日 (四) 10:24 (UTC)--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3:11 (UTC)[]
@MCC214: 這樣的話你還是覺得你所提的解釋是合理的吧--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3:12 (UTC)[]
所以說這裏誰提過蟲蟲飛政治立場?--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3:15 (UTC)[]
「還有一種可能性:她本身對文學感興趣,又是保留派,編輯歷史只是一種巧合,至於她的地域身份,可能只是當時她有苦衷。」被直接無視掉了......,再者,WMC見到它的地域不是中國大陸的時候,會如何對她呢?她要不要避一避風頭呀?--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9日 (日) 13:41 (UTC)[]
‘這樣的話你還是覺得你所提的解釋(她和魏鵬展認識)是合理的吧’被直接無視掉了......--Iridium(IX) 2021年9月19日 (日) 14:17 (UTC)[]

阴谋论,简直了 Boom114514留言) 2021年9月19日 (日) 11:21 (UTC)[]

几个小时前虫虫飞在某tg群组一如既往地发谬论:因为1233曾邀请她加入香港用户组,所以可以证明她是香港人。 这个说法显然站不住脚,最多只能证明当时1233认为她是香港人。 于是我找1233确认,1233的答复是他并不保证虫虫飞是香港人。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1年9月19日 (日) 19:34 (UTC)[]

可否提供 tg 連結?我想吃花生 我希望其他討論者也能看看那一個 tg 討論。--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21日 (二) 09:34 (UTC)[]

虫虫飞一贯在被质疑时东拉西扯,扯出大量荒唐之论来狡辩。一个不亏心的人不会这样做。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1年9月19日 (日) 19:36 (UTC)[]

该讨论中的若干IP用户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Mys_721tx留言) 2021年9月19日 (日) 21:27 (UTC)[]
我只能肯定若干IP是大撚,而無法認為是蟲蟲飛所用,您可以持續認為若干IP是她,但您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會尋求其他管理員(包括和蟲蟲飛關係較疏甚至不和的管理員)介入以作事實查證。--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0日 (一) 09:51 (UTC)[]
上面明顯痕跡給就給了,你當沒看見就沒看見。不知道為何總感覺有種莫名其妙的笑點,不過你想請求其他管理員請便,不過我也會為此再把東西整理下呈上--Iridium(IX) 2021年9月20日 (一) 11:25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按全域禁制方針移除被判定為全域禁制用戶「蟲蟲飛」的傀儡IP帳號之留言,已由路西法人留言於2021年9月21日 (二) 05:09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我上面已經說過一來時間問題,二來並沒見有在那時間針對蟲蟲飛的IP濫用者,三來那些IP和蟲蟲飛編輯記錄有重合--Iridium(IX) 2021年9月20日 (一) 13:32 (UTC)[]
使用IP账号play bad hand是明显的CCF行为。使用傀儡伪装中立评论者亦是明显的CCF行为。因其绕过基金会导致所滥用IP被封禁后倒打一耙还是明显的CCF行为。如果User:MCC214继续无视众人给出证据,应视为CCF的代理人予以适当处理。--Mys_721tx留言) 2021年9月20日 (一) 16:20 (UTC)[]
以前我也以為千村狐免用了字符值破壞,就必然是某個維基老手,但結果它在偽基自爆只是在本站純破壞[56],這個情況您可以解釋一下嗎?還有,去年十月有人指控您亂封人,去年一月有一個IP是提報您[57],Yage Wu在上月自爆自己用過蟲蟲飛使用過的IP段[58][59](根據蟲蟲飛子頁的過濾器日誌,也有相似的IP被攔),到底又是如何一回事?您是不是在去年開始就以為這些被隱藏的人也是蟲蟲飛偽造第三者指控您的吧(由於被監督,我就不說了)。--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1日 (二) 10:20 (UTC)[]
LTA之發言並無可信性。--SCP-0000留言) 2021年9月21日 (二) 11:38 (UTC)[]
以前Yage Wu的傀儡,有一部分我曾在HAM說明,包括去年十一月的(裏面就包含某個開頭的IP,及後某IP在客棧自爆HAM裏面的一堆人是YW,被Mys 721tx封了),一個用拼音命名的就是我在今年看出來的,去年一月某IP提報Mys 721tx,引用頁面就是Yage Wu被封的IP,此明顯是YW冒充第三者的操作(根據[60],Yage Wu明顯和提報Mys 721tx的IP是同一人),而蟲蟲飛未被禁之前就說不信Yage Wu,所以經事實查證,YW的所言非虛,而近日本人提報的某個IP,就已經弄到Yage Wu在偽基批評我了,說此IP只是編輯模式和自己相似。--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1日 (二) 11:44 (UTC)[]
不關這討論的東西就別放這裡--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09:47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不文明,已由Sanmosa Outdia於2021年9月20日 (一) 05:02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MCC214:既然都在香港那把蟲蟲飛叫出來好了,順便再多喊個人見證一下。--Googol19980904留言) 2021年9月20日 (一) 01:10 (UTC)[]
之前她一早就說過在太子某公司工作。--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0日 (一) 09:27 (UTC)[]
為何你對她的言辭就百分百相信,她說在太子工作就是在太子工作?而對我的話就另一態度?她從沒給過證明,至少我有舉過理據,為什麼有的你不相信沒的你直接相信?--Iridium(IX) 2021年9月20日 (一) 11:31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按全域禁制方針移除被判定為全域禁制用戶「蟲蟲飛」的傀儡IP帳號之留言,已由路西法人留言於2021年9月21日 (二) 05:09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問題是你沒貼出連結作為證據’?眼睛還好使?‘她從沒給過證明,至少我有舉過理據’?--Iridium(IX) 2021年9月20日 (一) 13:28 (UTC)[]
@SCP-2000:ip並沒有任何不文明言論吧?就算ip是蟲蟲飛,也不應該回退。--Googol19980904留言) 2021年9月20日 (一) 12:58 (UTC)[]
編輯摘要已指出IP為蟲蟲飛的傀儡。依基金會全域禁制方針,被禁制用戶不得編輯任何由基金會擁有的Wiki等。如其反對基金會行動,那應向 Case Review Committee提出申訴。--SCP-0000留言) 2021年9月20日 (一) 13:10 (UTC)[]
@SCP-2000:基金會也沒說全域禁制用戶已編輯的內容就要刪除?那全域禁制用戶創立的符合標準的條目也要刪?--Googol19980904留言) 2021年9月20日 (一) 13:15 (UTC)[]
全域禁制方針「Any contributions made by a banned individual, directly or indirectly, may be reverted or removed as part of ban implementation.」。個人認為可理解現在其行為就如被永封用戶參與討論之性質雷同,皆為繞過封禁。而其言論也不見得有保留必要,該員偽裝成中立第三方來參與討論,一定程度上也干擾了討論的進行及未來共識的達成(如有)。--SCP-0000留言) 2021年9月20日 (一) 13:26 (UTC)[]
@Googol19980904WP:WMFBAN:“一旦一個個體被實施全域禁制,那麼此人將被禁止參與或利用任何維基媒體基金會旗下的網站、平台或活動,不論這種行為是基於自己的意願還是代其他人完成”、“被實施全域禁制的個人不得編輯、貢獻或修改上述網站、平台或列表的任何內容——除非此人獲得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明確特許”、“基金會的全域禁制針對個體而非特定用戶名。因此,它適用於該個體可以控制的任何備用帳號,以及在禁制頒佈後建立的任何帳號”。Sanmosa Outdia 2021年9月20日 (一) 15:09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全域禁制用戶 蟲蟲飛 之IP傀儡,且偽裝為中立第三方干擾討論,以全域禁制方針移除其發言。,已由SCP-0000留言)於2021年9月20日 (一) 13:46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太子…魏鵬展就是在太子教書啊真巧合…哈!如果上面有人說約蟲蟲飛出來,可能「她」也想見見「她」的偶像大詩人呢!哈哈哈!
曲線講完,認真:自稱「她」、自稱「太子上班」…所有東西都是蟲蟲飛自稱,你深信不移而且拿來當證據,不知道是真傻還是把看倌當傻子-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20日 (一) 21:09 (UTC)[]
e--Iridium(IX) 2021年9月21日 (二) 01:31 (UTC)[]
在本頁的一連串IP操作,其中包括常見於魏鵬展的124.217.18x.xxx,而在2021年1月的Wikipedia:申请成为管理员/和平奮鬥救地球/第3次,顯示來自同一組的IP 124.217.188.186企圖干擾投票[61] [62],其在投下無效支持票時稱「看到那麼多台灣和香港用戶出來支持,我也不得不支持了」,不但將投支持票的編輯說成是地域化的行為,從用戶名可以看出是台灣人及香港人的描述,也顯然不是新手了,而是一名有相當維基資歷的用戶。這次地球君參選投票結束不足一個月,元維基監管便於2月初指出蟲蟲飛利用IP作出利益衝突的操作,除了牽涉存廢复核,也包括登出以IP譴責其他管理員、參與討論及進行了一些破壞活動,揭示蟲蟲飛涉嫌在出任管理員期間長期濫用IP作出不當行為。--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20日 (一) 17:17 (UTC)[]
提請查核用戶吧!大撚(即魏鵬展本人)與蟲蟲飛就說過了三個月期限,但你上述所言的 IP 操作屬實的話,足證明蟲蟲飛無視全域封鎖禁令規限繼續編輯呢!那麼提請就應該有鎖 IP 的意義了 (我未有時間每一條逐個比對,恕我未能提請查核)-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20日 (一) 21:13 (UTC)[]
可以提请查核了。说不定steward已经等在那里了呢:你们中文维基百科终于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就是晚了几个月。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1年9月21日 (二) 07:22 (UTC)[]
IP不是能查嗎……--路西法人留言 2021年9月21日 (二) 07:37 (UTC)[]
我反而擔心如果有全域封鎖用家不斷用 IP 繼續活躍維基,該組 IP 最後假如被封鎖,又如果該被全域封鎖人士實為教師及該 IP 屬該學校,會否影響該校其他人士瀏覽維基?--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21日 (二) 09:38 (UTC)[]
Ihatesmoker封鎖只影響編輯、登入,不影響瀏覽。--Cmsth11126a02留言) 2021年9月21日 (二) 12:39 (UTC)[]
僅限匿名用戶,沒有被封禁的用戶可登入編輯。--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21日 (二) 15:35 (UTC)[]
  • 這個人是魏氏,實際上它很忙,又是會長、專欄作家和主編之類的,而它又是教師,教師做甚麼我不覺得會有人不知道,我那麼多年以來,從沒有感覺到蟲蟲飛身上有股文學風(真是魏氏的話說話也會帶有文學味,因為一個文學作家寫詩的時候,有其的意思存在,包括自己的所見所問,感受等),所以,您覺得她是魏氏麼?--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1日 (二) 12:53 (UTC)[]
    所以你現在認為「蟲蟲飛不是魏鵬展」的論據有三:
    (一):蟲蟲飛一直在用戶頁自稱自己是女性,而魏鵬展是男性(見上文「蟲蟲飛就是魏鵬展的眾多傀儡之一」的強烈證據中你對於蟲蟲飛該等分身數碼足跡的回應)
    (二):魏鵬展很忙,所以沒有時間上維基(言則維基人應該全都是無業吧?)
    (三):魏鵬展有文學味,而你從蟲蟲飛身上感受不到文學風(上文也說我也曾經當過教師,你從我上面被「節刪」的數量會覺得我的屁股跟魏展鵬一樣都有文學味嗎?)
    我倒是想看看如果魏鵬展突然在其新詩作品謂曰:
    「今天是我第一次上維基百科
    竟然見到有我的條目!
    實在是
    令人大開眼界!」
    你會否將之採納成你的認為「蟲蟲飛不是魏鵬展」的論據(四)呢?因為我相信其他人只會想補上一首「隔壁王二不曾偷」回應呢!--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21日 (二) 14:48 (UTC)[]
    忘記回應你最後一道問題:「所以,您覺得她是魏氏麼?」
    答:當然啦!你看一看上面「蟲蟲飛就是魏鵬展的眾多傀儡之一」的強烈證據就知證據確鑿了啦!
    如果你認為我論證有錯請指教,因為真理愈辯愈明。不斷回應因為「蟲蟲飛是女;魏鵬展是男;所以蟲蟲飛不是魏鵬展」是 sentential logic 入門中最初階的習題:sound agrument = valid argument + true premises。你的前設「蟲蟲飛是女」NOT true,哪能去達至 sound argument 呢?不知道你是用 valid 但 unsound 的 agrument 原因為何。要麼是固意去嘗試混淆大家,要麼是你未掌握好基本邏輯。(上文不敢用中文寫,怕有錯:我的邏輯是從魏鵬展母校學的呢!)--Ihatesmoker留言) 2021年9月21日 (二) 15:13 (UTC)[]
    翻查魏氏被弄入存廢討論之前,前一天有一個條目名梁世聰,當時她也是極力要求保留,由此,您是否認為魏氏=梁氏?--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2日 (三) 08:36 (UTC)[]
    ‘這個人是魏氏,實際上它很忙’蟲蟲飛自己不說了是在太子上班?她自己不說了‘生活很忙’?不還是活躍站務?你說什麼鬼東西?‘真是魏氏的話說話也會帶有文學味’又是什麼鬼東西?你現實與這人相識?他怎樣說話你也知道?文化人就一定要句句‘之乎者也’才能與人溝通?
    ‘翻查魏氏被弄入存廢討論之前,前一天有一個條目名梁世聰,當時她也是極力要求保留,由此,您是否認為魏氏=梁氏?’我禮貌點告訴你這是一堆廢話--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09:41 (UTC)[]
    蟲蟲飛在用戶頁「男扮女裝」對自己有甚麼好處呢?太子又不是只有魏氏在上班,更不是只有魏氏才可以上班和「生活忙」。--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2日 (三) 09:54 (UTC)[]
    ‘蟲蟲飛在用戶頁「男扮女裝」對自己有甚麼好處呢’又回到這個論點,我還以為這已經是上星期的進展,上面已經很清楚提到,請別翻炒擾亂--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10:14 (UTC)[]
    Hongkonger50也做過和若干IP相似的口吻,其他證據見SCP-2000的討論頁,我不再重覆,完。--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2日 (三) 10:19 (UTC)[]
    ‘Hongkonger50也做過和若干IP相似的口吻’關‘蟲蟲飛在用戶頁「男扮女裝」’什麼鬼事?你完什麼?--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10:27 (UTC)[]
    ‘相似的口吻’從哪得知?--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10:39 (UTC)[]
    自己看Hongkonger50的貢獻。--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2日 (三) 10:54 (UTC)[]
    別浪費人時間,你提出你就講清楚你如何見得--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11:08 (UTC)[]
    [63]。--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2日 (三) 11:38 (UTC)[]
    ‘講清楚’看不明白?--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12:46 (UTC)[]
    它說了四句話:「他(蟲蟲飛)沒有答非所問」、「使用傀儡一律封鎖」、「我認為分身帳號在未公開的情況下是不應該在WP空間留言,除非他已經提報管理員」、「我在第一次提報他破壞時已經說明了兩個原因,其中一個原因是他不文明行為,而管理員拒絕了我的提報,我認為應該延長他的封禁時間」,所有發言均是附和蟲蟲飛的。--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2日 (三) 13:06 (UTC)[]
    嗯--Iridium(IX) 2021年9月25日 (六) 02:26 (UTC)[]
    而且‘Hongkonger50也做過和若干IP相似的口吻』關『蟲蟲飛在用戶頁「男扮女裝」』什麼鬼事?--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11:08 (UTC)[]
    别的不知道,有观点认为与虫虫飞沟通有一定的难度。 ——魔琴 [ 基金会行动 ] 2021年9月22日 (三) 09:53 (UTC)[]
  • IP 45.64.243.28於9月18日在Wikipedia talk:元維基用戶查核請求要求提報Ihatesmoker及SIridiuM28 [64],由於當前只有本頁有蟲蟲飛身份的討論,而該匿名用戶的身份極為可疑,因此該IP的相關編輯亦在此記錄,以供參考。--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21日 (二) 20:18 (UTC)[]
  • 常見於魏鵬展及本頁的IP 124.217.18x.xxx,於2020年年初在互助客棧等Wikipedia頁面亦有多筆編輯,包括指控註冊用戶及巡查員,從有關IP的留言中,當時已有編輯其認為該匿名用戶的身份是具有一定維基資歷的註冊用戶,甚至是管理員:
  1. 互助客棧/條目探討「Trymybestwikipedia所創的一系列條目」有多筆IP 124.217.18x.xxx的留言[65],其中的2020年2月12日,124.217.188.206發表「提案人為香港ip …… 剝削用戶合法編輯權的做法提出質疑,如果認為T君違反方針,應走去vip舉報,而非通過曲解共識的做法去封鎖用戶,這種做法惡劣之極,請路過的管理員介入處理。」@Sanmosa:「你的口氣很像某個管理員啊。雖說現在急的並不只你一人,但我也沒急,你急甚麼?」
  2. 互助客棧/其他「請求巡查員SCP-2000刪改別人留言的解釋」[66],124.217.189.239發起指控「巡查員SCP-2000為了禁止別人發言,竟然把其他用戶的留意刪去,我主動去他用戶頁給他提醒,但他仍然不認錯 …… 不知這個譯法是否錯誤呢?」@Hotaru Natsumi:「本人現在有理由懷疑您是某註冊用戶的傀儡 …… 同時,此段時間此IP僅用於一個用途,即維護trymybestwikipedia的討論。」@SCP-2000:此為您於年多前被124.217.18x.xxx所作的匿名指控。
上述的IP 124.217.18x.xxx於同期在互助客棧兩頁面的留言措辭,顯示其不但是一名註冊用戶,更如 Sanmosa君所言與某名管理員相似,Hotaru Natsumi君也質疑其動機。這些IP的幕後操縱者利用其對方針指引有一定熟悉,企圖透過匿名指控愚弄編輯們,以達致其目的,亦使中文維基終要將互助客棧等Wikipedia頁面實施半保護,而公開的編輯記錄,以及元維基監管在今年2月發出的敬告,蟲蟲飛涉嫌使用匿名身份所做的行為,不是局限於存廢复核,也顯示包括在地球君再選管理員時的IP投票及在客棧等發動匿名指控,似乎比之前所認知的時間更長期及程度更嚴重,惟解任投票的正反票數比例卻明顯失衡,解任反對票雖然不是全部來自WMC,但也佔頗多票數,而這場投票的結果亦傾向質疑元維基最少由兩位監管的查核及複檢,或許這是促成基金會須要對蟲蟲飛採取行動的原因之一。--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21日 (二) 20:18 (UTC)[]
  • 這個人在這個時候在這裏出現並非空穴來風,但從編輯傾向和用戶名傾向可見,這人並不是蟲蟲飛,而是Kapol6360(之前我發現它的IP就是來自香港),而在以前,Hongkonger50就試過冒充第三者,也曾在蟲蟲飛回應的話題上撞在一起,也因為K被封而長期針對SCP-2000,包括跨維基擾亂,故經調查,建立條目詢問桌、客棧和知識問答其中一名破壞者、以至近日出現的香港IP全部都是K所為,IP是謎題,這個是謎底。--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2日 (三) 08:36 (UTC)[]
    [67] 牛逼了,只有一個編輯記錄的IP你也能得出編輯傾向。Kapol2020年加入並被封,2016年和2018年的IP居然是他的,牛逼死了麼?--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09:35 (UTC)[]
    我講清楚Kapol加入和與中維結仇是在2020年,宣稱要假扮蟲蟲飛是在剛剛上一個星期,這裡IP幾乎全部都早幾年2016-2019加入,扯談也有個譜--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09:43 (UTC)[]
    哈密瓜油在偽基的真身捷豹的同名賬號早在2013年就註冊了,K又怎樣不可能?而我很肯定此賬號100%是Kapol6360,您看完[68][69]就知道了。--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2日 (三) 09:48 (UTC)[]
    哈密瓜油在偽基的賬號在2013年就註冊,又不是哈密瓜油在2013年加入偽基並與之結仇,卻有2013年之前幾年前的偽基賬號,這有什麼問題?當然沒問題。LLOOIITT在kapol用戶頁留言,又不是那些IP在kapol用戶頁留,又有什麼問題???發一句‘那些IP是我的’那些IP就通通都是LLOOIITT的?--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10:06 (UTC)[]
    抱歉我沒有說清楚,應該是「哈密瓜油在偽基的真身捷豹的同名維基百科賬號早在2013年就註冊了」(不信您可以在維基百科的用戶建立日誌打捷豹試試?),而根據K的編輯和用戶名傾向,K不能擺脫和這些IP的關係。--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2日 (三) 10:12 (UTC)[]
    前者無法證實,這acc加入後從來沒做過任何編輯。‘K的編輯和用戶名傾向,K不能擺脫和這些IP的關係’不明白你如何得出這個結論,把2016和2018IP與蟲蟲飛做個比對,已經過半數編輯與蟲蟲飛重合,編輯傾向還如何是與kapol有關係?IP還有用戶名傾向?什麼鬼話?--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10:24 (UTC)[]
    冷靜點和你說句,在開帳前有一兩個IP不是問題,但別忘記‘開帳前有一兩個IP不是問題’適用於所有人,包括蟲蟲飛和kapol,但是那些IP只和蟲蟲飛有著明顯重合。且它不是只有一兩個IP,在與維基結仇前就沒緣沒故開了十幾個擾亂性IP+賬戶絕對不正常。這些IP不然是蟲蟲飛,不然是模仿犯,相比之下Sotiale已提過有用IP/sockpuppet為自己辯護習慣的蟲蟲飛的可能性比起一個在2020年結仇的用戶的可能性大幾倍。--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10:34 (UTC)[]
    技術證據不代表甚麼,因為可以偽造,香港的破壞者不是一個兩個,至於哈,它在偽基和維基都提過Makecat這個封了很多年的濫用傀儡的前管理員,再者,您如何解釋K為何聲稱若干IP是自己所用的?以前D17C最早也不是用此賬號的,那K用了也不足為奇。--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2日 (三) 10:54 (UTC)[]
    ‘技術證據不代表甚麼,因為可以偽造’那些證據都是在幾年前已經存在,我不覺得kapol能在5年前已經預示到他五年後將會冒充蟲蟲飛,並事先搞偽證。
    此外我要在這承認,那些IP是我開的,是我為了屈蟲蟲飛而開的,證明了是我的沒?用你的腦袋想想,kapol想搞死蟲蟲飛裝是蟲蟲飛的IP,現在又說那些IP是自己的(不是蟲蟲飛的),難道他精神分裂?--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11:01 (UTC)[]
    事實上他真的有精神分裂(畢竟是偽基人)。--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2日 (三) 11:38 (UTC)[]
    請停止你的擾亂扯談行為--Iridium(IX) 2021年9月22日 (三) 12:45 (UTC)[]
  • Uranus1781,這又如何解釋呢?--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2日 (三) 08:53 (UTC)[]
在2021年2月的維基百科:管理員解任投票/蟲蟲飛,監督員 Wong128hk君指出蟲蟲飛早已被投訴濫用IP,元維基監管員接報後觀察情況已久,並非單一事件,但考慮到IP被共用的可能,因此直到蟲蟲飛在存廢复核時,確定在此期間只有蟲蟲飛佔用相關IP及連番的登入和登出操作,並與配合IP以管理員身份恢復被刪除的圖像,清楚顯示蟲蟲飛不但濫用IP,而且以管理員身份作出利益衝突的操作,所以才正式向中文維基發出通報,而有關數據亦已經過其他元維基監管員的複檢[70] [71]。由User:大撚User:屈原蟲,124.217.18x.xxx在魏鵬展及該等IP在互助客棧所作的匿名指控,已至在本頁出現的相類IP操作,還有元維基監管員的報告,都顯示蟲蟲飛過往有使用分身的重大嫌疑,縱使 MCC214君於2021年9月22日提述某一個單一用途賬號自認操作某個IP,惟單單某單一用途賬號在本頁的宣稱 [72],而 MCC214君提出今年5月的一宗CU,被封用戶乃本年3月22日註冊,缺乏理據及技術資料其假扮蟲蟲飛,退一步來說就算其在今年5月後有這樣做,甚至再退一步是更早便這樣做,也無法讓蟲蟲飛撇清在2020年及2021年初所涉嫌的濫用IP操作,特別是元維基監管觀察蟲蟲飛連串登入登出操作的的技術分析結果。當然隨本次討論提到一些疑似是被封禁者分身的IP,之後或會有人模仿,但即使往後發生也同樣不能推翻2021年年初或以前的記錄及查核,而且模仿被基金會封禁者的行為,有關IP也幾乎可遭即時封禁。--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25日 (六) 20:43 (UTC)[]
我就不太相信蟲蟲飛2016年剛加入離當上管理員還有兩年前就能有他人先開定IP冒充她,這人不是先知並沒其他可能--Iridium(IX) 2021年9月26日 (日) 04:56 (UTC)[]
查閱User:大撚用戶討論頁[73],到User:屈原蟲(改名為蟲蟲飛前)用戶討論頁[74],在魏鵬展主題的連貫性,以及魏鵬展條目討論頁有IP 124.217.188.244及203.145.9x.xxx在2019年6月21日至29日期間分多次移除蟲蟲飛及Ihatesmoker的討論留言[75]。屈原蟲是「大撚」的延續的可能性頗高,而詞彙「大撚」含有粵語髒話,並不太可能出現於台灣通行的國語,加上屈原蟲的註冊時間,屈原蟲即使如部分用戶所指曾經自稱是台灣女子,惟屈原蟲在註冊初期與在當時剛剛被封的「大撚」一樣集中活躍於魏鵬展,該條目又是一個香港的人物,這點也與屈原蟲後來被認為是香港用戶吻合,而長期出現在魏鵬展及相關討論頁出現的IP,與其稱作假冒蟲蟲飛,還不如稱這些IP是由同一名註冊用戶將自己假裝成其他人參與編輯及討論。--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26日 (日) 06:59 (UTC)[]
  • 今年五月的一宗實際上是在客棧發生,當時Hongkonger50說了四句話:「他(蟲蟲飛)沒有答非所問」、「使用傀儡一律封鎖」、「我認為分身帳號在未公開的情況下是不應該在WP空間留言,除非他已經提報管理員」、「我在第一次提報他破壞時已經說明了兩個原因,其中一個原因是他不文明行為,而管理員拒絕了我的提報,我認為應該延長他的封禁時間」,後來被舉報並被AT封禁,Hongkonger50=Kapol6360=Leung Ka po123,香港人,Lkp因VOA被永封,輾轉去到K,K承認去年所建的Lkp是自己,被AT解封,後來因為被SCP-2000舉報,蟲蟲飛將其封了回去,後來就一直辱罵SCP和她至今,Tigerzeng接到郵件申訴後撤銷了上述封禁,其後一直在偽基以「六虫飞的身份活動,在本站宣稱開了100+的傀儡破壞,包括客棧等新手常用頁面,最近才改成Kapol6360。

203.145.9x.xxx和在2020年及2021年初所涉嫌的濫用IP操作方面,這件事由Yage Wu說起,在偽基另有一個名Yage Wu,另一個香港人,也是去年建的,因濫用傀儡輾轉被蟲蟲飛永封,其後在客棧其他區於去年十月至今年二月被隱藏的IP和內容(此討論名為「Mys 721tx濫權,任意封禁用戶」,當時其他區有大量版本被監督,但翻查歷史,雖然發起人被監督了,但有一個IP刪剩了(自己找),在今年一月(即[76]),有上述IP段內的IP舉報Mys 721tx;今年四月,Yage Wu在偽基說「Mys 721tx 嚴重濫權,要下台!」([77]),並引用了被大量版本被監督的話題;直至上月 ,Yage Wu在 [78]自爆用過203.145.9x.xxx裏面的IP,而Kapol6360和Yage Wu濫用傀儡破壞的時間和上述IP有所重合,由此數據可見,蟲蟲飛更大可能和LTA撞了IP。

技術證據並不代表甚麼,因為根本就不能證實是那個人在用(按照她的解釋,您是否認為她在騙社群?),該DRV被隱藏用戶所提請求的編輯傾向並不明顯,而香港的破壞者不是只有一個兩個,而翻查魏氏被弄入存廢討論之前,前一天有一個條目名梁世聰,當時她也是極力要求保留。

從我的觀察方面,她沒有說過粗口或有辱罵性質的字句,而在魏氏的頁面歷史及相關討論頁,大撚用「你」而不是她慣用的「您」,所以也不可能是大撚的延續,也即是說,大撚≠蟲蟲飛。

她當時為何沒有說自己是那裏人,和前幾天有本站用戶匿名所說的新聞內容有關,我那麼多年以來,就感覺到WMC是如何弄得這裏變互煮和分裂的,她也意識到這種危機感,以前她在自己的用戶頁弄女子相(不是自己的個人照片為何要放?),您以為WMC不會看?

魏氏的頁面歷史,因為她極力要求保留另一文學人物條目梁世聰的例子存在,所以只是一個巧合,而和第四點所說的一樣,大撚是香港人,而且用過傀儡,所以魏氏的頁面歷史裏面的IP也只會是由大撚所用,和蟲蟲飛無關。

我於2021年9月22日提述某一個單一用途賬號自認操作某個IP,並不只是單單某單一用途賬號在本頁的宣稱 [79],而是我在開頭就說了由一個LTA所用,這兩個([80][81])就解釋了是誰操作的,這些IP和我在開頭提及的LTA的口吻很相似。

以上。--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6日 (日) 11:58 (UTC)[]

  • MCC214君,在下只是將查獲的可公開閱覽資料在此展示,並不是來為蟲蟲飛是否長期使用傀儡爭辯,也沒有興趣查究蟲蟲飛的真身是何許人,縱使有編輯在本頁提出了此話題。查閱維基百科:存廢覆核請求/存檔/2016年1-3月#魏鵬展,「大撚」尋求恢復魏鵬展時,管理員AT便提到「話說您的名字最好改一下,不然可以因為用戶名不當而被封禁」,不排除這是「大撚」在2016年2月被查獲有多個傀儡賬號被封後,此君不再使用這類用字做用戶名註冊及調整用字的原因。MCC214君所提述之偽基賬號並不屬於維基百科可查核之範圍,這些分身是否與該偽基賬號有關基本上是無從查究。在下在此並沒有打算要說服任何人,而IP分身的操作者這是誰,蟲蟲飛畢竟有元維基監管發出的通報,又有本地監督的說明而被認為有重大嫌疑,但最終是否信納應由諸位自行探討及決定,正如 您在2021年2月的解任蟲蟲飛的投票也有自己的解讀。--Uranus1781留言) 2021年9月27日 (一) 12:52 (UTC)[]
先道歉一下在上面我說錯了東西,活躍在這裡OA討論的IP並沒在幾年前就與蟲蟲飛重合,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有這樣一個幻覺,希望沒如何影響到討論。回到正題,無論是‘203.145.94.0’或‘124.217.188.0’段的IP本來就很常被香港人用,有趣的是在2018年兩段同時都被暫時封禁,理由為‘確認為傀儡或真人傀儡 Cheung0914[82]。活躍於魏條目(和這OA討論)的IP是誰的我現在不敢定論,只不過那些IP大多都有大半編輯是香港劇集條目,即便不是蟲蟲飛也與Cheung0914傾向更為相近。而實際上MCC早在年初就已舉報過‘203.145.94.0’段,[83],因此現在Yage話語是吃了誠實豆沙包還是順水推舟還是無法證實。似乎這兩IP段互相有一定關係(都大量參與魏相關主題)。也注意一下,在魏鵬展條目討論和此討論的多個‘203.145.94.0’段IP都在2015-16年就已經加入,幾個都在2019年同時在條目討論發難搞事,而另外的就只擾亂這討論,意義不明。而另外在條目也有十幾個‘124.217.188.0’段的都是在2016年就加入,但不同的是大多在2016年內就已經進行過魏鵬展的編輯,也是意義不明。
其實說我從一開始比較關注的還是蟲蟲飛與魏鵬展直接的puppet大撚系的重合,也補充上面Ihatesmoker的發現,魏鵬展條目上其實你可以特別留意到兩個IP:124.244.113.46 和 203.198.171.77
2016年12月1日 (四) 13:03‎ 124.244.113.46 對話‎ 4,251位元組 +4‎
2016年12月1日 (四) 12:51‎ 蟲蟲飛 對話 貢獻‎ 4,247位元組 +119‎
2018年1月31日 (三) 08:37‎ 蟲蟲飛 對話 貢獻‎ 5,239位元組 −159‎
2018年1月31日 (三) 07:57‎ 203.198.171.77 對話‎ 5,398位元組 +7‎
可以看到他們時間的重合性,這的確與年初時Sotiale所描述蟲蟲飛與IP登入登出時間重合的舉證似曾相識。而且三人之間有著除了都圍繞魏鵬展,特別有一個明顯有關香港的大學學歷人士條目的重合傾向,不過這傾向並不見於大撚系。[84] 無論如何如上所說在2016年的時候就有人作假證的可能性極低。
其餘‘技術證據並 ... 和蟲蟲飛無關。’說來無謂--Iridium(IX) 2021年9月27日 (一) 14:26 (UTC)[]

至於Yage Wu的傀儡和偽基賬號的關係,其實SIridiuM28已經告訴您了,另在去年十一月的相關查核之中,我列舉了相關IP的編輯、再根據編輯傾向、技術判斷偽基日誌偽基貢獻來看,所有證據均指向Yage Wu。

再回應SIridiuM28,她當時也極力想保留梁世聰,所以魏氏的編輯歷史純屬巧合,其餘回應見第二段。

以上。--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28日 (二) 08:31 (UTC)[]

关于玄客编辑

  已解決
已經被解禁 Non-admin closureSYSS Mouse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00:12 (UTC)[]
下列討論已經關閉,請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見,請至合適的討論頁進行,並不要再次編輯本討論。

WG在QQ群中说(我相信这种东西应该是可以传出来的吧),User:玄客因为和WG的QQ名(玄客啸士)类似就被全域封禁了。“这个是一个台湾用户,有十多年编辑历史,虽然写的都是什么台湾霹雳舞戏之类的我看不懂的东西。”希望能复核。 ——魔琴 [ 基金会行动 ] 2021年9月14日 (二) 02:13 (UTC)[]

基金会有说:我们会在元维基(Meta)上设置一个专页,以讨论此系列的行动,并于几周之后,我会主持公听会,让我们能更深入的讨论本案相关议题。,这些问题等那时候去向meta反应吧(我也有很多问题想问)。——BlackShadowG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2:32 (UTC)[]
我也認為是錯誤封禁。這位玄客的編輯傾向明顯是台灣方面而非大陸,有可能是這個原因。無論如何都應該即時向基金會反映。
 
要聊嗎 2021年9月15日 (三) 15:58 (UTC)[]
讓我想到臺灣白色恐怖時期時,警總把馬克吐溫與馬克思都分不清楚。--Outlookxp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23:16 (UTC)[]
Maggie Dennis已作出答覆,大意是被封禁的用戶或者是被確定是傀儡,或者是與其他被封禁用戶同名。不排除誤封。他們設法和賬戶持有者聯絡,但是如果沒有在維基百科留下郵箱,那麼就無法直接郵件聯絡,只能請他們自行通過討論頁上的地址聯絡。--Yangwenbo99 2021年9月15日 (三) 23:34 (UTC)[]
用戶:玄客 已經被解禁了。SA 13 Bro (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06:31 (UTC)[]

本討論已經關閉,請勿修改。如有任何意見,請至合適的討論頁進行,並不要再次編輯本討論。

“漏网之鱼”编辑

当一直以自由标榜自己的维基百科不再“自由”,不允许其他声音的存在。那么这个维基项目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正所谓越缺乏什么才会越强调什么。不知是美国人怕中国政府怕得厉害,还是自己心虚,以至于才会做出这样的决策行为。在针对WMC精确打击后,又抛出所谓“不希望打击到其他中国大陆用户的编辑意愿”,这话听来如此讽刺。“在我的地盘这,你就得听我的”——周杰伦的歌词现在听来如此应景。基金会打压异己,这不正是在座的各位,总是拿来批判中共的词吗?我看到港台用户开始弹冠相庆,我颇感欣慰。这是你们成功的开始,当维基百科不再拥有来自中国大陆的声音,你们的维基百科将会成为港台版的百度百科。幸得基金会留下了我这条“漏网之鱼”,可能是我这条鱼太小,入不了法眼,让我有机会在这说出这段话。我是如此红的一个人,但凡看过我的用户页就能知道我的政治态度。我还能被错过,只能怪我露脸不够多,对维基百科的贡献还太少。 封禁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烦请谁去和基金会说一声,把我这WMC的开朝元老也给全域封禁了吧。要不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不再是中国大陆维基用户组的成员了,请至少还我一个清白。谢谢各位,拜拜了您嘞!总有刁民想删除我的用户页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2:55 (UTC)[]

如果您请求对自己的封禁,请去metawiki自己寻找global lock页面,加上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了,不用他人帮您转交。--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4:19 (UTC)[]
“当一直以自由标榜自己的维基百科不再“自由””这一句话就说明你对维基媒体的理解有误啊,维基的自由更多是版权的自由--百無一用是書生 () 2021年9月14日 (二) 06:33 (UTC)[]
我觉得你们对于整个维基百科的理解总是会有偏差。这个事情根本不是因为一个人是否红来定性的。你们在维基百科这么多年怎么来的?如果维基媒体基金会本来就要封你们,何必到现在?你所谓的打压异己中根本就没有施行者。说实话你随意如何红都无所谓,在中国更是越红你越有话语权。然而,你们在维基百科自动把所有事情安上政治色彩。中国大陆的声音到底是怎样的?你们又到底在如何代表一整个偌大的中国?--𢿃𠫱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6:23 (UTC)[]
你要这么喜欢被封禁,请shizhao阁下直接封了得了。什么这那那这的。@shizhao:--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8:32 (UTC)[]
@鱼头炮 “在我的地盘这,你就得听我的”-- 这句话说的没有问题啊。难道在中国境内还可以访问维基百科吗?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2:41 (UTC)[]

敬请某些人士停止扰乱编辑

本来不想回应的还是回复一下:中文维基百科的服务器提供商是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维基媒体基金会,受美利坚合众国和加利福尼亚州法律管辖,WMF的基金会行动具有最终性和强制性,中文维基百科的内容基于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协议发表,MediaWiki基于GPL协议发表,如果您对这次WMF的行为感到不满,敬请考虑自行购买服务器建立分站点。WMF在公告里也已经说了,中国大陆的很多编辑包括WMC的很多成员都是很好的编辑者,WMF也希望也欢迎他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继续贡献,但是某些人想要故意煽动身份政治主动搞割席我只能说,来去自如。--ParkerTian 2021年9月14日 (二) 03:30 (UTC)[]

本来不想回应的还是回复一下:你说“故意煽动身份政治搞主动搞割席”。如何解释就连只是对WMC没有偏见的管理员都被除权了?台湾管理员倒是一点没受影响。结合此前中文维基百科身处中国大陆以及香港管理人员的OTRS均被解除,这到底是谁政治意识形态优先?别倒打一耙。总有刁民想删除我的用户页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3:44 (UTC)[]
虽然觉得没有必要但还是把基金会声明的原文搬过来:我想要在此强调——我们无意控诉在此系列行动中受到权限限制之用户有任何不良企图。我们已经注意到多种可能导致个人资料外泄以及相关权限落入外部势力之手控制的渠道。我们得知有用户为了获取相关权力来刻意讨好社群——然而他们的最终目的与维基媒体基金会开放知识之目标相左。同时,我们注意到部分受信任的社群成员,可能已成为外部团体威胁或利用的目标。这次的行动主要为了解决上述之外部威胁,减少相关成员被招募或胁迫的可能性。除了个人资讯可能被泄露的用户之外,我们相信部分在此次行动中被除权的用户也可能面临相似的威胁。[……]我们并不想要打击及摧毁积极为开放知识奋斗的中国(大陆)编辑者(包含WMC成员)的信心。我们不希望他们担忧他们的贡献会不受欢迎。可是,我们也不能在明知他们的安全可能遭受威胁的前提下,放任他们暴露在危险之中,而不采取任何保护措施。这是对隐私和安全威胁采取的措施,跟政治意识形态无关。——BlackShadowG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3:54 (UTC)[]
托词谁不会找?社群还觉得收回本地CU权限是个错误呢,你问基金会,他觉得吗?--总有刁民想删除我的用户页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3:57 (UTC)[]
您怎么想是您的自由,当初收回CU权不就是担心大陆方面的隐私问题吗。如果您认为这也是“政治意识形态优先”,那我也无话可说。——BlackShadowG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4:30 (UTC)[]
社群还觉得收回本地CU权限是个错误呢[來源請求],此外,安全重于一切,如果有人拿着CU直接举报给政府,如同Walter Grassroot的做法,那就太好玩了,是吧,那才叫不故意煽动身份政治搞主动搞割席,对不对呀?--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4:34 (UTC)[]
对隐私和安全方面的威胁采取措施相信大家都会同意,问题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中国大陆一定存在隐私和安全方面的威胁,而是否持有此种观点又是和政治意识形态高度相关的。--DrizzleD (按此给我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4:37 (UTC)[]
@DrizzleD 嗯嗯,中国封锁屏蔽维基百科也是和政治意识形态高度相关的。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2:48 (UTC)[]
说得对,但这和我说的话有什么关系,或者说你想表达什么。--DrizzleD (按此给我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3:45 (UTC)[]
@DrizzleD: 为你点👍!我说这句话就是想要测试一下你是否会搞双重标准。因为部分大陆维基人一旦涉及墙,立刻就会搞双重标准,说墙和政治意识形态不相关。但是你却没有。再一次为你点👍!--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6:33 (UTC)[]
我是真的不懂你的概念,所以你是承認真的有管理員明張目膽地對WMC的行為保駕護航。另外,你組也真的創下了一個紀錄 - 第一位曾被基金會資助參加維基年會而其後被基金會永久禁制的維基人。--1233 T / C 2021年9月14日 (二) 04:48 (UTC)[]
我十分认真地请求基金会好好查查WMC,公然对抗基金会意志,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暴徒了,一定要出重拳!--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4:52 (UTC)[]
还是那句话,ZHWP的服务器所有权是WMF,出资人是WMF,啥都是WMF做的WMF就算说“老子喜欢”把你给封了都是理所应当,ZHWP全文都是CC-BY-SA协议,MediaWiki也是GPL的,求求你们了想玩自己下一个MediaWiki到阿里云上自己搞个分站它不香吗……举个例子你去别人家别人叫你滚你还要赖在人家家不走不成?--ParkerTian 2021年9月14日 (二) 06:47 (UTC)[]
比喻完全不当。WMF的资金来自读者,内容来自志愿者,它不为志愿者服务,反倒去伤害志愿者,能是对的吗?当然具体到这件事情,是好是坏尚不能定论,但绝不能说WMF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志愿者无权、无理由抗议。--DrizzleD (按此给我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7:45 (UTC)[]
你有权抗议,有理由抗议,我也有权反驳你的抗议,这部本身就是很合理的沟通吗?--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8:33 (UTC)[]
@Pavlov2:不,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并有权“反驳”抗议,但说“无权”抗议则是不对的。--DrizzleD (按此给我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3:53 (UTC)[]
这是黑箱中的“政变”还是屠杀?-- 2021年9月14日 (二) 04:41 (UTC)[]
这既不是政变也不是屠杀,只是一次对违规滥用权力的人,绑架中文wiki的人的一次基金会行动而已。请不要把本次行动错误定性。--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4:43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扰乱,已由Cmsth11126a02留言)於2021年10月5日 (二) 03:33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有没有懂哥解释一下咋回事?Fggddforchina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4:46 (UTC)[]

来,看这个Wikipedia:2021年基金會針對中文維基百科的行動--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4:48 (UTC)[]
今深愔業報與謹言慎行之理。Sanmosa Outdia 2021年9月14日 (二) 04:54 (UTC)[]

但WMC打压异己啊,所以基金会才要封禁WMC,保护其他中文维基用户的安全,这有什么不对? 桐生ここ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08:24 (UTC)[]

不是封禁wmc,因为wmc里也有好人。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1年9月19日 (日) 14:52 (UTC)[]

为什么这种“自由”要以损害秩序与安全为前提?丢掉了秩序与安全的自由,还是真正的自由吗,这种自由可以进一步地繁荣兴盛吗?WHC越雷池在先,肆意扰乱中文维基秩序,损害社区安全与利益,置大局于不顾,甚至丢名声丢到别的姊妹社区去了!坚决支持WMF为了社群的健康发展,行使自己的合法合情的权利对各社群做出正确处理。维基社区要由爱护维基的用户治理! M.Lv留言) 2021年10月4日 (一) 07:04 (UTC)[]

关于还没停下来的基金会行动编辑

今天又封了几个:

阁下的名字与此事件无关,属于滥用傀儡封禁的。--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8:15 (UTC)[]
別忘了LTA:冏這個月才被全域禁制。-- Matt Zhuang表示有事按「此」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0:01 (UTC)[]
这可是两回事:是由于全域破坏才被禁制的,这是自作自受(话说影武者从2006年活动到了现在,为何至今还没有遭到全域禁制呢?);可是现在被制裁的非但不是破坏者,反而是为我们做出过大量积极贡献的人。--膜法师一只(>>点此与我谈笑风生) 2021年9月15日 (三) 11:54 (UTC)[]
@Outlookxp:被除权管理员,但是没有全域那啥。--Liuxinyu970226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0:15 (UTC)[]
最後一個很明顯只是一種巧合,原因見MZ的發言。--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4日 (二) 10:23 (UTC)[]

刚刚发现基金会又ban了两个人,分别是user:Voodoo MachineUser:千面者游魂,请你们确认和此案有关系吗?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07:55 (UTC)[]

这两个用户是游魂的傀儡。--Lanwi1(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08:01 (UTC)[]
那就趁没被保护赶紧标记上?--Liuxinyu970226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2:39 (UTC)[]

Outlookxp 被解任管理员编辑

 ——魔琴 [ 基金会行动 ] 2021年9月14日 (二) 10:26 (UTC)[]

  • 整件事越來越匪夷所思了……。--MCC214Sign | Contributions 2021年9月14日 (二) 10:31 (UTC)[]
  • 说句冒犯的话,对我个人来说,这件事唯二的好事是Outlookxp和Hamish被除权了。Win7爱上ME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0:50 (UTC)[]
    Outlookxp作为台湾人却亲中共,Outlookxp说他既爱台湾又爱中共,真的不知道有一天中共武力攻打台湾的时候Outlookxp应该爱哪一边。不过台湾作为自由社会当然也能够容纳Outlookxp的这种观点。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3:22 (UTC)[]
    @不爱思考得猪:感觉你有些天真,我不太信所谓的“自由社会”能容纳多方观点。推特永久封禁川普账号、YouTube删除部分用户的订阅数/粉丝等事件我还记忆犹新。Win7爱上ME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8:29 (UTC)[]
    @渣七爱上蓝屏小仆女: 看来你对言论自由这个概念有些误解。你所例举的“推特永久封禁川普账号、YouTube删除部分用户的订阅数/粉丝”都是发生在私人公司(推特、油管(谷歌))拥有的平台上,而不是【公共平台】(类似英国海德公园)。言论自由只对公共平台适用,是防止政府的公权力打压人民言论自由。但是私人公司在自己拥有的平台上管控言论是完全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的,这个和张三跑到你家骂你和你妈,然后你把张三轰出你家的道理一样,都和“言论自由”无关的。你可以阅读一下编程随想的相关博文《政治常识扫盲:澄清【言论自由】的各种误区》(尤其是★公共空间 VS 私人空间这一部分》。--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3:40 (UTC)[]
    本地也有类似的描述:Wikipedia:言論自由。——Sakamotosan路过围观杯弓蛇影 | 避免做作,免敬 2021年9月23日 (四) 02:56 (UTC)[]
    点赞👍。和编程随想说的一模一样。其实推特能够容忍川普那么多年,已经仁至义尽了。--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23日 (四) 14:42 (UTC)[]
    @不爱思考得猪:个人喜欢什么随个人,他生在台湾和他应该喜欢谁有什么关系?生在大陆的就一定都是100%喜欢这里的?(虽然大部分人确实是),要去阻止Outlookxp爱共,那这个“自由”其实也不怎么自由嘛。--快乐的老鼠宝宝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1:31 (UTC)[]
    ??所以你的意思是影射说他被除权是因为亲共?这维基人事任免和亲共有什么关系?--大漠孤盐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23:13 (UTC)[]
  • 又一个与WMC无关人士被除权了……。——BlackShadowG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1:02 (UTC)[]
    • Pavlov2还说Outlookxp倾向中国大陆立场呃,虽然我不太信。Win7爱上ME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1:15 (UTC)[]
      [85]自己看看他在站外的发言咯,又不是我胡说。--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11:31 (UTC)[]
      因为这个就算亲大陆了吗,疑似有点猎巫。--夏日旗鱼上新!Arc de Triomphe de l'Étoile 2021年9月14日 (二) 11:43 (UTC)[]
      他曾表示“一些网站如Dcard、伪基等同名ID非本人”基於假定善意可認爲知乎那邊的也未必是他。
      我是推測與其有意無意曲解方針指引以及與WG之間的特殊性關係(WG曾稱呼Outlookxp為老弟這類叫親昵的稱呼)有關。——WMLO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1:43 (UTC)[]
      可能只是一般的对他人的称谓吧,不一定亲昵,称呼亲昵也不能说明什么 ——魔琴 [ 基金会行动 ] 2021年9月14日 (二) 11:59 (UTC)[]
      也许这次基金会行动会很大规模,非常大规模了。--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12:04 (UTC)[]
      在我的印象中,他在執行上是較為偏袒覺青那方的立場,如果說是拿他作為拔權平衡性的樣板,我還比較相信。——Cbls1911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7:47 (UTC)[]
      Outlookxp遏止傀儡破壞條目的舉動長期以來不遺餘力,讓維基百科能正常運行的功勞很大,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這麼多年來,他盡心盡力貢獻於台灣條目,並不是基金會所認為的那樣,Outlookxp受連累於這件事讓人覺得沒有道理。--Barter84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2:52 (UTC)[]
我覺得會不會純粹是純粹因為這個……--路西法人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2:18 (UTC)[]
WMF不可能这么武断的,等等,再等等。--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12:21 (UTC)[]
  • Outlookxp不是台湾人吗,怎么会和这件事有关联......--Yining Chen留言|签名) 2021年9月14日 (二) 15:12 (UTC)[]
    实际上,我更好奇的是雾岛圣为什么没有被wmf global ban。。。--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15:19 (UTC)[]
  • (!)意見,為何這麼好的管理員會被解任?--葉又嘉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5:31 (UTC)[]
    • 你自己觉得这个管理员好而已。Win7爱上ME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5:37 (UTC)[]
    我对这个管理员没什么看法,就是我最好的看法。至于雾岛圣#¥!@#%!@¥%!¥……!#¥--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15:39 (UTC)[]
    我猜可能是[86]。--南無地藏菩薩華山初心回復請Ping 2021年9月14日 (二) 19:29 (UTC)[]
    说起雾岛,他搞出来的问题,我还记住呢。——Sakamotosan路过围观杯弓蛇影 | 避免做作,免敬 2021年9月15日 (三) 01:34 (UTC)[]
  • Outlookxp被解任实在可惜,希望届时他能够重获权限,维基百科需要他。至于雾岛圣,就是因为有这种人当管理员,W某这些年才越来越嚣张,这两人只有基金会治得了,如果雾岛圣将来还要来选,我绝对投反对票。--🔨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5:42 (UTC)[]
    @Liu116:有人還在telegram叫囂讓瑞麗江的河水復職呢。瑞麗江的河水今年與霧島聖一起包庇WG我還記憶猶新。--Googol19980904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8:19 (UTC)[]
    对瑞丽江的河水了解不多,他可能顶多只是立场上些许偏向W某。不过雾岛圣对W某如此之偏袒,我是看在眼里的,最典型的例子在于2017年8月Cwek和W某互相人身攻击的时候,他封了Cwek七天,对W某却连个警告都没有(当时W某除了在DYKC上人身攻击以外还在编辑摘要里使用不文明用语),后来W某又继续人身攻击,被Antigng封了2周结果没多久被雾岛圣解封。--🔨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8:43 (UTC)[]
    瑞丽江的河水的诚信我认为不行。有问题的管理操作大概不多,不过言论傀儡性还是强。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1年9月17日 (五) 10:00 (UTC)[]

註:此處原有文字,因為搞錯人,已由南無地藏菩薩華山初心回復請Mute於2021年9月15日 (三) 17:37 (UTC)刪除,尚祈見諒。若有異議請至互助客棧或向管理員反映。[]

  • Outlookxp長久以來巨量的站務貢獻,社群都有目共睹,發生此事實在是相當可惜,令人遺憾。--No1lovesu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7:50 (UTC)[]
  • 敝人剛才從一個影音網站獲悉維基百科發生了一些封禁用戶之事,因此間接查到了這個頁面。聽聞Outlookxp遭到解職,敝人感到驚訝。Outlookxp貢獻了很多台灣相關主題的條目,也對中國大陸族群保持善意交流,是很有貢獻的管理員。而且敝人從未看過Outlookxp發表過親共的言論,所謂的親共之說應該是誤會。敝人希望基金會能查明,還Outlookxp一個清白。--Matt Smith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0:27 (UTC)[]
    應該也不必查明了,三週後重新提名 Outlookxp為管理員就行了,希望 Outlookxp大大不要灰心,繼續為中維提供貢獻。--葉又嘉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1:29 (UTC)[]
這也是個辦法。--Matt Smith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2:15 (UTC)[]
在這波被解的到底能不能回去還是一個問題呢-- Sunny00217  2021年9月15日 (三) 13:13 (UTC)[]
  • O君对整个维基百科的贡献有目共睹,此次被除权简直是莫名其妙,难得一个还算一碗水端平的管理还被拿下了。三周后如果有人提名麻烦ping我一下。O君要是亲共,世界上还有反共的?——春风桃李花开夜秋雨××叶落时。 2021年9月16日 (四) 00:49 (UTC)[]
  • 什么亲共反共的,有些人看管理员究竟是首先看的什么…(▲)同上,麻烦也ping我一下。--安忆Talk 2021年9月16日 (四) 00:58 (UTC)[]
  • 或許是因Outlookxp信任Walter Grassroot的說詞,允許將其暫時解封,現在查明真相後,被基金會連帶除權。比起此事,香港和中國大陸維基人處境更令人擔憂,如魚死網破被報復性舉發,希望北京不會真的去處理這類事。--42.74.5.168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3:59 (UTC)[]
    諸位可惜驚訝O被除權,我可一點不驚訝。基金會如果沒有實錘證據,不會不考慮其貢獻。且是台灣人被與大陸違規者一同處理,明顯意味是其與之氣味相投。他是不是親共,不知道的人是不是沒有編寫過大陸敏感條目?如果是TG打壓的對象,Wg等人想盡辦法要變成北京立場,關鍵爭議之時,O出面是站在哪一邊?尤其是近些年表現明顯。在一些爭議討論中,其觀點不乏親共立場。我只能說如果不是基金會查到了有力證據,那也太火眼金睛了。想起歷史上的人物,有這麼幾句: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 一生真伪复谁知。”有人認為王莽非常虛偽,我不這要看。在他前期的確誠心誠意是按照儒家做人做事,積累了崇高威望,然而一朝權在手,人是會變的。好好看看基金會此次對WMC行動之目的,也是為了防止某些管理員之類被收買。台灣人又怎樣,看看高級將領現在也不是沒有被共諜收買的案例。按照TG的慣例,香港、台灣都是他們要魚目混珠的主要目標。有多少TG 特工是以香港身份到世界各地的。這就好比保護裝。當然,我這不是說O就是此類。我僅是藉此談到這些現象,什麼都可能發生,沒什麼奇怪。古人說,瓜田李下,君子當自重。誰跟五毛表現一致誰就會被視為五毛即使不這樣去說心裡也會懷疑,誰跟疑似五毛同氣相聲,經常援手,難道不是一樣會被質疑?歷史上可嘆的人物很多,不管是不是有點兒冤枉,都內省一下,看看自己的問題,才能謹慎做好。幾千年來,我們中國人的文明修養中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內省,包括沒有被基金會處置的仍在跟WG相親的人,真是本人熱愛維基而來,那這是一個提升自己的好機會。——Nice-walker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00:34 (UTC)[]
    我在此猜測Outlookxp被除權的原因也不適當,主要是看到親共反共之類的說法,無助於個人的反思和事件的釐清。在自認問心無愧、並未拉幫結派同流合污後,可由當事人依除權頁面留下的E-mail網址,向基金會確認除權的詳細原因。確認結果如是誤判,可平反還自己清白。如是雙方觀念差異,可視個人隱私程度說明,由社群自行判斷。如是自己確有不當,則大方承認,修正過失即可。--223.137.152.247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03:55 (UTC)[]
    確實,其實不是親不親共的問題 在此次事件中,聽信wg的一面之辭 、可能的私下交情,就給予解封 這是不合管理員該有的水準的, 管理員就像法官 不能帶上自己的情緒,失去中立性的,希望outlookxp 之後重新當上管理員後 能改進,或是不要在碰類似的封禁--葉又嘉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14:59 (UTC)[]
  • 如真想知道,去問管理員Antigng,他8月時有收到我寄的信。—-Outlookxp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16:30 (UTC)[]
    • 本人在此证实@Outlookxp:上述言论为实。其在该信中提出了一非常合理,但不宜在此公开的理由。--Antigng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02:38 (UTC)[]
      信件內容有收錄在給基金會的報告嗎?--拒食木瓜。〉 2021年9月18日 (六) 14:16 (UTC)[]
      個人感覺不太有用處。。。 本地處理的想法 跟基金會那邊的立場出發點會不太一樣。--葉又嘉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6:06 (UTC)[]
    • 反正就把我當惡劣的管理員也沒關係,現在,那些被我壓制的長期破壞者都一一再來[87]。—Outlookxp留言) 2021年9月19日 (日) 00:48 (UTC)[]
      • 反破坏这种事情找人做就行了。如果你能够承诺今后只做反破坏工作,我也支持你重新担任管理员。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1年9月19日 (日) 08:01 (UTC)[]

待补充中文维基百科#部分用戶與香港國安法之間的關係编辑

虽然我没有关注 wiki 站务的事情,但是我猜是否与此事相关?主要涉及用户隐私信息安全。期间发生了些什么料,希望知情者能补充。—wi24rd(IP封禁中)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4:34 (UTC)[]

Walter Grassroot在WMC的群内对香港编者涉及法律威胁,号召吧香港编者都举报给国安。结果被发现后拒不承认,撒谎骗取解封。又有多位管理为其免除封禁保驾护航。
Antigng调查证实后后,WMC用户组空前的嘴硬,质疑Antigng行动的合法性和合理性,最终导致WMF不得不采取果断行动终止这一混乱。--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14:46 (UTC)[]
说得头头是道,只可惜目前并没有实际证据。Win7爱上ME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4:55 (UTC)[]
Antigng不都公布简报了吗?他说了一次又一次,你们怎么就说没有证据--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4日 (二) 15:07 (UTC)[]
好吧,证据我找到了,他们说截图造假也无法拿出聊天记录清白,反正我对中共并没有好感,就不再帮他们辨白了,现在我只希望虫虫飞解封。Win7爱上ME留言) 2021年9月14日 (二) 15:33 (UTC)[]
就是放一下监管员User:-revi在《路标》特别报告下的评论:

Oh yeah, Chinese Wikipedia... where admin socking and harassing other editors is perfectly fine under their own standards.

傀儡这件事实际上是WMC试图大战监管员,试图推翻监管员的决定。--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4日 (二) 16:11 (UTC)[]
若干年前,本人指控守望者爱孟在站外软件中威胁将某一维基人提报国安,并附上截图。WMC的推辞即是我图片造假,是软件合成云云。虽然已过去多年,但看到上面的报道,还是感慨。WMC顺我者昌,逆我者国安的指导思想一点没变,面对指控的推辞也是数年如一日。当初封禁爱孟时,WMF投鼠忌器,反应迟钝,让许多满怀求同存异,包容协作精神的维基人早已失望至极,不再纠缠于此。而数年后的现在,又与当初有何区别?zhwiki已经失去把控wiki基本理念的能力。WMF作封禁当然值得欣慰,但若处理就仅是封禁就结束了,再过几年,更令人胆寒的事或许还会发生。乌拉跨氪 2021年9月14日 (二) 17:10 (UTC)[]
对了,面对基金会行动,WMC居然宣布公开和维基媒体基金会对抗,公然决定抗衡其意志。
放弃幻想,准备斗争ug.org.cn/archives/390/on-wmf-office-action-zh-1/?variant=zh-tw?WMC,你脸?
我愿中维不朽。--仁爱亲诚Pavlov2 2021年9月15日 (三) 01:11 (UTC)[]
我就一直很奇怪為什麼維基的風氣越來越差,該前管理員Walter Grassroot(我當時也不知他是管理員)可以公然地發表地域性的貶損語言[88]而無任何後果,甚至是正常討論之下[89]全都是不正常的政治式口號回應。想不到的是他們已經腐敗濫權到這地步,以為天下無敵,天真自大到自以為可以人身要脅香港維基人,你們要不要重看反修例系列條目,看一看香港人是不是你們想像的好欺負?
「放棄幻想」啊,上一句說得不錯啊,而「准备斗争」啊,真是令我嘔心,憑什麼?這一句應該改做「面對現實」,你們完蛋了啊。當你們行了歪路,利用了社群對你們的信任,意圖操控中文維基,排除其他觀點,這已經注定了你們多年所有曾立意良善的努力都化為烏有。當然你們不是唯一一批,維基仍有很多濫權的管理員藉著社群的信任胡作非為,這些居心不良的人會前仆後繼,但你們永遠都會失敗。--Iflwlou ☯I♨I☀ 2021年9月15日 (三) 11:30 (UTC)[]
@Iflwlou:你的前管理員是指QQ群嗎?如果是的話,按WMC的個性一定沒解。另他並不是你維的前管理員-- Sunny00217  2021年9月15日 (三) 13:16 (UTC)[]
@Sunny00217:那就太好了,因為我最近都遇上了水平很低的管理員,看到了全域除權的我都以為個別涉及人士都是有管理員資格,原來口口聲聲說「我要殺幾個人」那個不是管理員,至少維基的管理員的質素未低到一個點。-Iflwlou ☯I♨I☀ 2021年9月15日 (三) 14:02 (UTC)[]
“看一看香港人是不是你们想像的好欺负”,不得不遗憾地说“是的”,至少对于某位大人来说。现在立法会变成一言堂、大批民主派人士被抓、苹果日报倒闭、“台湾总统”不能用、运动员衣服上没有区旗都要被建制派批斗,然后电话卡也要实名制了(虽然实名制问题上港府给的理由没一个和国安法有关不过懂的人都懂)。而这些事情的缘由不正是某位大人观反送中运动有感趁疫情之乱出国安法铁拳?所以说反送中运动的例子举得不太好。--🔨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07:55 (UTC)[]
我看怕那傢伙的鐵拳,是在掐死牠自己,就如派幾個嘍囉滲透維基百科,自以為勝券在握,結果搞到一無所有,連其他中國的維基人名聲都受影響。我就放長雙眼牠這樣子亂搞,有沒有本事依靠香港來吸全世界的錢。-Iflwlou ☯I♨I☀ 2021年9月16日 (四) 12:54 (UTC)[]
WMC這樣下去遲早會成為曹軍的戰船,要知道Wikimedia的server是在Florida的。Sanmosa Outdia 2021年9月16日 (四) 07:47 (UTC)[]
对此事件和WMC不甚了解,纯属旁观。我只有一点疑问:为什么将其它维基人举报给国家执法机构就要被全域禁制?如果有维基百科用户在站内发布了自己强奸儿童的信息,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警是否会被全域禁制账号?如果不会,那么强奸儿童和危害国家安全的区别是什么?什么样的法律是所谓的「恶法」?谁有权确定「恶法」的定义?——٩(๑❛ᴗ❛๑)۶北美动物浣熊君北美动物窝欢迎您】 2021年9月16日 (四) 14:13 (UTC)[]
@Raccoozzy:見meta:WMF_Global_Ban_Policy/zh#全域禁制的考量标准:「对维基媒体网站构成重大或重复性骚扰,在情感或身体层面威胁用户;」强奸儿童和危害国家安全的区别在於WMF只關心用戶的安全,不會關心個別兒童的權利。--Sun8908 2021年9月16日 (四) 17:20 (UTC)[]
也就是说将涉嫌强奸儿童的维基用户举报给当地公安机关也会被全域禁制,是吗?--——٩(๑❛ᴗ❛๑)۶北美动物浣熊君北美动物窝欢迎您】 2021年9月17日 (五) 11:33 (UTC)[]
@Raccoozzy: 你得了吧。那么喜欢不被全域禁制的百科,请你回墙内去使用百度百科。--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13:44 (UTC)[]
你在说些什么?--——٩(๑❛ᴗ❛๑)۶北美动物浣熊君北美动物窝欢迎您】 2021年9月17日 (五) 14:36 (UTC)[]
@Raccoozzy: 我是说:既然你这么不喜欢全域禁制,那么墙内的百度百科没有全域禁制这种东西,你应该回墙内去使用百度百科,这样你就不会再碰到全域禁制,也不需要费口舌去争辩全域禁制的恰当与否了。--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15:15 (UTC)[]
我从未说过我不喜欢全域禁制,我在谈的是全域禁制的实施条件。--——٩(๑❛ᴗ❛๑)۶北美动物浣熊君北美动物窝欢迎您】 2021年9月17日 (五) 15:17 (UTC)[]
@Raccoozzy:哦,明白了。对不起,误解你了。--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15:48 (UTC)[]
@Raccoozzy不要滑坡谬误。WMF也没有说此事只和“Walter Grassroot威胁向香港举报维基用户”有关——我想只靠这一件事情不会写出一份200页的报告,更不会牵扯到一位涉嫌使用傀儡的香港管理员。Itcfangye留言) 2021年9月17日 (五) 14:37 (UTC)[]
你自己很明白,國安法與政治密切相關,強姦兒童不是。你可以看到有人擁護國安法,有人反對。你可有看到有人擁護強姦兒童嗎?國安法定義模糊,任何人都有可能入罪,這是事實層面。如果你想問的是實施條件,我想用一個定義模糊的法律威脅一個意見與自己相悖的人可以是實施條件。然而你想要有一個實施條件只是想把事情簡單化,但把想把事情簡單化並不好,每件事情都必須依照個案去檢視處理。而且這是做事起因問題,你發現一個維基人強姦兒童舉報他,每個人都會拍手。你發現一個維基人強姦兒童,你威脅他要是不迎合你你就舉報他,你如果被封禁了我不會覺得你是無辜的,因為你想藉此事奪得自己的利益。--Charlesmaker9283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8:19 (UTC)[]
我还想强调的一点是,“诉诸法律威胁”和“诉诸法律”是两回事。前者并不一定最终会诉诸法律,其意图是通过威胁来让用户噤声和放弃。后者在Wikimedia网站上并未被禁止,亦有先例可循:如影武者一案。--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19日 (日) 17:38 (UTC)[]
只是威脅的話,不會全域禁制,最多也就封禁3個月了事,只是wg自己做的事不願意承認 還讓整個wmc替他說謊。而這類wmc集體違反方針 已經不只一次了,因此全域禁制。 --葉又嘉留言) 2021年9月19日 (日) 17:23 (UTC)[]

那我们换一个例子,比如比如我是某个条目的传主,有人在维基百科上发布了我的个人隐私,我跟他说请你立刻住手否则我要报警了,这算不算通过威胁来让用户噤声? ——٩(๑❛ᴗ❛๑)۶这里是浣熊君浣熊窝欢迎您】 2021年9月20日 (一) 23:14 (UTC)[]

那要看看這是不是基金會所認定的「私隱」。如果是的話,不算,否則算。基金會只有義務遵守美國法律,而沒有義務遵守其他任何國家的法律,因此如果他們認為某個國家的法律是不合理的,同時又有人說他們認為不合理的法律要求其他用戶做(或不做)某些特定的事項,那樣就會構成他們所認為的威脅。Sanmosa Outdia 2021年9月21日 (二) 00:07 (UTC)[]

新聞報道编辑

那篇有夠扯,開鍘名單可不全是中國大陸用戶-- Matt Zhuang表示有事按「此」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3:10 (UTC)[]
(´▽`) —— Eric Liu 創造は生命(留言留名學生會 2021年9月15日 (三) 07:36 (UTC)[]

环球时报的相关报道编辑

最早发布于环球时报的微信公众号,今天上午澎湃新闻的环球时报账号也转载了这篇文章。--忒有钱🌊塩水あります🐳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05:11 (UTC)[]

在我们看来,“维基媒体基金会”在这件事上,倒更像是听从华盛顿当局的政治喉舌。我们不得不怀疑:未来涉及美国、欧洲、港台及世界其他地方的一些华盛顿当局不喜欢的条目、内容及观点会不会渐渐消失,不附会其利益,而被“维基媒体基金会”和美国政府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编者会不会逐渐被排挤打压——那不如还是改名叫“美国国务院百科”甚至“美国大百科全书”、“反华百科全书”比较好。在今后的未来中,或许只要出现棘手的管理问题无法解决,“基金会”就会再封杀几个中国编辑、把污名再扣在中国头上,然后还要用沾满一亿美元蛋糕奶油的手指着这些被他们杀掉的中国用户说:看,这就是扰乱者,是间谍,是中国政府的外宣工具。

我只能说,“中国大陆维基人用户组”已经气急败坏给维基媒体基金会泼脏水了,我很好奇美国联邦政府有没有通过网络审查审查过滤掉自己不喜欢的内容呢?(仅仅是列出冰山一角让大家对比对比):
茶壺山醜聞案 塔斯基吉梅毒試驗 五角大楼文件 棱镜项目 关塔那摩湾拘押中心 美國非道德人體實驗--Daoche wuzui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06:01 (UTC)[]
还是越南好,仅仅是访问Wikipedia就可以被警察上门服务,我的心里只有感恩捏。中国网民翻墙上维基百科被处罚--Daoche wuzui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06:05 (UTC)[]
都不需要WMC参与,环时之流自会借此事炒作来指责WMF的。--🔨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08:51 (UTC)[]
@Liu116:现在WMC的“官网”求闻版面也转载了这篇报道了。WMC参与应该是实锤了。--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4:46 (UTC)[]
我的意思是没有WMC参与人家照样会这样子报道,毕竟WMF立足美利坚合众国。--🔨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4:57 (UTC)[]
嗯嗯同意。--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8:52 (UTC)[]
不用“应该”,《求闻》明确说了WMC参与。--忒有钱🌊塩水あります🐳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8:50 (UTC)[]
嗯嗯,不好意思用词不当。我一向讲话比较软。--不爱思考得猪留言) 2021年9月18日 (六) 18:53 (UTC)[]

环球时报后来又出了一篇报道,里面提到了多名具体的维基人:又发现一个吃里扒外的“汉奸”!--CuSO4 in 2021 2021年9月23日 (四) 01:09 (UTC)[]

这篇报道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已经是doxxing了。--菲菇维基食用菌协会 2021年9月23日 (四) 03:16 (UTC)[]
显然意见,报道中的“邮差陆先生”正是Walter Grassroot,他被全域禁制后开始在站外攻击中维和WMF了,还人肉了某位用户。--BlackShadowG留言) 2021年9月25日 (六) 16:09 (UTC)[]

基金会的问答及翻译编辑

刚才看到WMF在meta的m:Talk:Office_actions/September_2021_statement发了一个问答页,身体原因我就不全文翻译了,有兴趣的同仁可以去翻译一下。最重要的关于未来RFA怎么搞WMF的大致意思就是WMF不反对现阶段本地社群搞RFA然后给WMF复核,但是建议最好还是改革RFA再举行新的RFA。没有提接下来管理员短缺怎么解决的问题。本质上就是又把这个包袱丢回了本地社群让我们自行解决--ParkerTian 2021年9月14日 (二) 22:45 (UTC)[]

  • FAQ的摘要:
    • 基金会早在2017年就接获了相关的报告,但直到去年开始认真调查这个事情。
    • NDA政策变化与这次基金会行动紧密相关,准确来说,改变NDA政策后基金会才能进行该次行动。
    • 基金会没有证据表明其已经遭到骇客入侵,故认为没有用户的机密信息外流。
    • 剩下的我就不是特别熟悉了,还是建议去读完整版。 --Milky·Defer 2021年9月15日 (三) 00:51 (UTC)[]
  • 我在底下询问了关于玄客的事,等候回应。Itcfangye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1:59 (UTC)[]
  • 個人認為基金會是次行動的重點在於反滲透,infiltration這個字反覆出現於聲明及問答頁。情況令我想起MCU裡九頭蛇滲透了並一度控制著神盾局。究竟誰是九頭蛇,相信明眼人必定會知道。--臭臭貓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3:12 (UTC)[]

FAQs ...

  1. 基金会何时留意到有关风险的存在?(调查)持续了多久?
    虽然早在2017年我们就已收到来自其他社群成员的相关投诉和疑、虑,我们对此展开认真调查仅有不足1年的时间。很明显,早期部分社群成员的干预行为无法在不引起安全问题的情况下解决问题。(此处的安全应包括社群成员的安全,译者注)
  2. 保密协议修改与(针对中文社群的)基金会行动之间有何关联?
    近期基金会修订了《非公开信息保密协议》(下文简称“保密协议”)。协议修订后,基金会暂停了对同时涉及以下两种情形的社群成员所签署的保密协议的认可:1). 该员所处的司法辖区封锁了维基媒体计划(的站点);2). 该员的居住地与其账户的关联为其本人和基金会外的第三人(方)所知。该修订的必要性在于,来自可信来源的消息表明近期出现了一处几乎是针对维基社群,乃至令多位社群志愿者处于险地的安全威胁。
    上述安全威胁与(我们收到的)维基体系遭“渗透”的情报内容存在关联——该种“渗透”涉及个人信息相关的权限持有者,以及(社群)选举出的重要权限持有者(管理员等,译者注)。因此,我们在行动之前不能走漏任何风声,否则将可能引发我们早有所知的安全风险——而这正是我们所担忧的。我们即时终止了所涉司法辖区内相关权限的使用,并与受影响的社群成员沟通,以确定其是否与上述风险有涉——毕竟,不是所有受限的社群成员动机皆不良善。
    保密协议的修改是(基金会)为响应维护社群安全的即时需求而迈出的第一步。第二步是与受影响的用户联系,并与监管员合作,执行这些用户在私下沟通中做出的选择。(放弃有关权限等,译者注)
    只有在开展这一填补安全漏洞的紧急行动之后,我们才能够着手公布针对(中文)社群特定成员的调查结果。两案在许多方面密切相关,但亦存在一定的不同:中文社群的案子不仅仅涉及安全风险及其规避措施,(我们)还调查了一些安全风险之外的其它议题。
  3. 社群成员的个人信息有没有泄露?
    我们尚无证据表明有人突破了技术限制。我们开展的第一步行动,即修订保密协议,旨在从技术层面上避免当局或其它有意掌控信息者轻而易举地发现、定位并利用(权限持有者)来获取其它用户的个人信息。由于我们的软件会将有关信息查询操作记录在案,我们没有理由认为有用户的个人信息被以上述这种(被当局或他人利用的)方式获取。(mediawiki中,所有用户查核操作都会产生日志,译者注)至于(持有权限的)社群志愿者(通过私人邮件,聚会等方式)在多大程度上将个人信息透露给其它(非持有权限的)志愿者,这向来是个问题。我们也希望我们生活在一个所有人皆动机良好且值得信赖的世界里(,虽然很明显现实世界并非如此,译者注)。尽管“假定善意”是维基社群运作的核心原则,对于分享个人信息而言,这一原则不适用,也不应适用。近期,希望大家通力协作,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跟“什么人”分享“什么信息”可能会带来“什么样”的安全风险,以及在数字环境中如何安全管理个人信息。当下,希望每一位对自身安全有担忧的维基人浏览一下元维基上的以下页面:https://meta.wikimedia.org/wiki/Voices_under_Threat 该页面上有一些可能对您有所帮助的资源。
  4. 社群可以将(本基金会行动中)被褫夺进阶权限者重新提名RFA么?基金会是否强制要求(中文社群)RFA制度改革作为举办未来RFA选举的先决条件?如否,对被褫夺权限者的RFA是否有此要求?
    (本行动中)有部分管理员被解任,解任理由包括:有证据表明(将其选上的)RFA受到操控,参与者受胁迫而投票(有时是QQ等其它平台上的站外威胁);有证据表明其滥用管理权限支持用户组(WMC)被禁制用户的目标和行为。以上行为包括:起底、骚扰、分享账号及站外协调(应指真人傀儡之类,译者注)。然而,(基金会)并不全然清楚这些被除权的管理员在多大程度上知悉用户组部分成员的所作所为;依《基金会行动方针》,褫夺进阶权限属第二级基金会行动,基金会并不反对被除权者参与公平的重选并由社群定夺其权限去留。考虑到有证据表明过往(WMC)用户组的活动涉及对反(WMC)者的人身威胁,我们确实认为先行改革RFA制度为宜,但与此同时,我们亦准备好审视近期举行的(RFA改革前,译者注)此类选举是否存在早前选举中出现的(不当)行为。
  5. 受保密协议修订影响的用户最终是否能够恢复账户使用权?
    答案是肯定的——虽然笔者并不确定该过程需时几何。考虑到前述安全威胁的性质,为最大限度保障社群和(受影响)用户自身的安全,我们在与有关用户沟通联络的同时,于服务器一端终止了其账号的使用权(指全域锁定,译者注)。所有(受影响的)用户均可选择自行解除保密协议并放弃相关权限,其中一些用户亦选择了该种处理方式。另一些用户则选择申诉;基金会法律团队正在信任与安全团队的支持下,检视这些用户的申诉并确定其是否能恢复行使进阶权限。用户自行放弃权限或申诉成功后,其账户即可解锁。
    可能会有人询问基金会是否会透露申诉成功的用户,答案是“否”。如透露,则可能置这些用户于危险之中。当然,用户可以选择自行透露有关信息,但笔者亦建议其在透露前依其面临的风险作出安全评估。
    笔者亦不打算列出受保密协议影响而剥夺权限的用户。仅指出,该等除权并不具有争议性。
  6. (现时)WMC用户组仍公开活动(包括:举办编辑松、运作(《求闻》)刊物等),而一些受(基金会)全域禁制者仍管理该用户组及相关站外社媒平台(如QQ群组)。在该组仍受被禁用户管理的情况下,是否应在站内予以移除与该组有关信息,以符合基金会全域禁制的要求?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笔者亦不认为以下的回答接近完美。基金会开展信任与安全相关的行动(指主要由T&S团队负责的基金会行动,译者注)已有多年,并非所有(基金会)行动都获得了社群成员的普遍支持;有些行动如此,另一些则具备强烈的争议性。数年前,为应对一次(基金会全域)禁制在某个社群引起的强烈争议,基金会修订了《基金会行动方针》,规定在编辑活动中充当被基金会禁制的用户的“代理人”者,亦有机会遭禁。(指commons资深用户Russavia的禁制案,译者注)(如遇此情形,)通常我们会先行尝试发出警告,但依不同情形的下不同的固有风险(,亦可能直接采取更严厉的措施,译者注)。
    我们并不打算删除WMC用户组相关的站内页面,尽管笔者确实认为有一些(未受基金会承认的)非正式用户组的建立相关的困难问题值得纳入考量。未受基金会承认的用户组允许存在,笔者个人亦认为该种许可是好事,因其降低了参与组织(社群活动)的门槛。然而,这种许可也引发了一些关于“未受承认的用户组在维基站点上,通过暗示性的文字冒用受承认的用户组的名义”相关的疑虑。
    我们希望(WMC)用户组里其它用户(包括收到警告信的用户)以本次基金会行动为鉴,重新思考其与社群其它成员的协作方式。我们相信在部分事件中,部分WMC成员并没有了解到事情的全部。笔者亦强烈怀疑部分WMC成员可能需要自省一段时间,以改过自新,思考如何在(维基媒体)运动目标的指引下“再前行”。
    关于用户组相关站内页面,我们也将持续关注。若其存在错误表述其承认状态或充当被禁制用户“代理人”的情形,我们会考虑是否应当采取行动。

--Antigng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3:43 (UTC)[]

簡單就基金會的問答集進行翻譯如下,其他請詳閱meta:Talk:Office_actions/September_2021_statement

(原文內容引用)

(個人翻譯如下)

(原文內容引用)

(個人翻譯如下)

(原文內容引用)

(個人翻譯如下)

(原文內容引用)

(個人翻譯如下)

(原文內容引用)

(個人翻譯如下)

(原文內容引用)

(個人翻譯如下)

以上供參。--🍫巧克力~✿ 2021年9月15日 (三) 04:12 (UTC)[]

基金会的问答及翻译2编辑

@卡達:刚刚发现又贴出了一批新的FAQ,是否翻译一下然后追加上去?在m:Talk:Office_actions/September_2021_statement#Mini_Faq_#2(这一批中第四条涉及玄客)--Liuxinyu970226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23:11 (UTC)[]
您好,因現實生活有些忙碌,已與Antigng君討論,由他來完成相關翻譯與更新,再次感謝Antigng君提供的翻譯。--🍫巧克力~✿ 2021年9月16日 (四) 02:29 (UTC)[]

FAQ2 ...

  1. 七笔禁制理由都很“常规”么?(“常规”是指仅涉及社群公认基金会信任与安全团队有管辖权的事宜(而非纯粹本地社群事务,译者注),如暴力威胁等严重(不当)行为。)
    对。首先,您已然意识到笔者可能不能如您所愿,非常详细地解答您的疑惑,对此笔者不胜感激。(原提问即标题,提问人没有问具体的禁制理由,而是问禁制理由“常规”与否,表明其意识到了基金会不可能透露具体的禁制理由。译者注)就着您的问题,笔者解释一下个中原因。当我们谈论基金会行动时,有一系列因素需要平衡。(一方面,)需要确保受害者的安全。如果我们透露的(基金会)行动原因(详细到)足以令威胁、起底、骚扰等(不当行为)的受害者被轻而易举地发现,则我们可能会加剧他们遭受的伤害。(另一方面,)需确保社群知悉我们的决定是基于合理的理由。我们希望(维基)人在参与维基媒体计划时能有安全感,而不必担忧什么“非本地的权威机构”会突然强力介入并开展不公正的行动。笔者也是人类社会的一分子;笔者所在的地方,当局的行动——在笔者看来——也非全然公正。故笔者完全能理解维系(权威机构与个人间,译者注)信任的重要性。(此外,)还需避免被(基金会行动)制裁者遭打击报复。这个问题很复杂也引伸出更多的考虑因素。笔者参与领导的任何团队的成员都将一基本原则牢记在心,那就是,所有案件的参与者都是人,有基本人类尊严的人。笔者认为基金会《生者传记决议》原则上对受基金会禁制的个人也应适用。毕竟我们(基金会)不是司法机关。法理上,我们确实有权禁制个人参与(维基媒体)计划;但另一方面,依笔者的“不拙之见”,我们也有在社群需要我们(出手)时执行禁制的道义责任。这种需求有时是由于情势过于危险本地社群难以干预,或是情况过于复杂以至本地制度无法解决。(若为执行《通用行为准则》需成立全域机构,笔者亦希望社群成员能参与合作。)“(基金会)不是司法机关”这一现状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挑战:我们无法强制搜证,也无法保护举报人、目击证人和“陪审员”免受他人胁迫或报复,更无法避免被举报人遭“私力救济”。从社会意义上说,对他人的不当行为的批评指责乃遏制不当行为的强有力工具,但同时它又是一把“双刃剑”:我们对他人在维基媒体计划上(不当)行为的(指控)意见,可能会伴随他们终生;即使他们犯事时尚年幼、为生活所迫或遭困扰,即使他们日后改过自新(,该种指控仍可能成为其挥之不去的污点)。(笔者认为《当你被公开羞辱》即便不是一部关于如何更好地应对此类问题的指南,也至少是一本发人深思的读物。)
    (遵循基金会所咨询的律所(非受聘于基金会的法律人员)给出的法律建议,)笔者已然在本案中公开远多于过往的(基金会行动)案件中我们所能公开的内容。其中一个原因在于,本案涉案人数之多、活动之广,令笔者得以在不过分针对任何个人的前提下,或多或少地归纳概述案情(并公开发布)。话虽如此,笔者在此向大家赌誓:所有(基金会全域)禁制所针对的行为,皆被包括英文社群在内(大量英文社群成员反对基金会扩权,译者注)的(全体)社群视为基金会管辖权以内的事宜。本案的材料经过基金会两个法律团队的审视;最终的禁制决定亦“不可申诉”,因其属于以下条款描述的情形:"Excluded cases are those conducted because of statutory, regulatory, employment, or legal policies as defined by Foundation attorneys."(出自Trust_and_Safety/Case_Review_Committee;换言之,本案中遭禁制用户不可上诉至信任与安全案件审查委员会,译者注)。“人身伤害”四个字岂是随口一言?此乃基金会信任与安全团队(的工作)中极少遇到情形;一旦遇到,我们必将严肃对待。
    至于本案中被除权的管理员和遭行为警告的用户是否允许申诉,基金会内部确有分歧。虽然传统上此类案件均允许申诉,但目前基金会法律团队不认为该种申诉可行:该案的材料并非每名涉事者单独一份,而是盘根错节的几百页资料。对于遭行为警告的用户而言,行为警告非明面上的制裁;是否以及何时将遭受行为警告之用户在基金会内部留档以供日后其申请基金会资源(如奖金和拨款)时审视,也是过去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一名最近被基金会行为警告的社群成员向我们反映,(被警告者)们在维基媒体计划上的贡献会遭不公平的过分审视;据此,我们调整了应对上述问题的策略。(我们会不断学习与改进,即使是被基金会制裁的个人给我们的反馈意见也可能对我们有所帮助。当然,受基金会全域禁制者例外,依《全域禁制方针》基金会不予此类人沟通。)对于被除权的管理员而言,经相关社群同意他们亦可复职。当下,基金会信任与安全团队的全球负责人(指Jan,译者注)正与中文社群开展积极主动的对话沟通,探讨如何在中国大陆内外对(尤其是发生在意见不和的社群志愿者间)报复和胁迫的担忧仍存在的情况下,安全地开展(管理员选举/复职)。
  2. 基金会是否认为部分/相当多涉案编者充当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理人?
    早前已有记者向笔者询问过类似问题;笔者并未承诺向该记者提供独家消息。故,在此处转述早前的回复,作为笔者对该问题的回答:“我无意指责中(华人民共和)国,亦尚未掌握能驱使我作出如此指责的情报资讯。我甚至不确定这些个人受(北京,译者注)影响是出于自愿或否。某种意义上说,我之所以会(持这样的立场),是因为我自己就是一名维基人,也不希望数据被强行引申解读。本想(把以下内容)删掉的,但我还是在这里给你举个例子:如果你问我,2021年美国国会暴动案是否为美国政府(或受其影响的个人)所为,我同样难以直接回答你的问题。是?否?有可能是?说到底,(这类事件的肇因)是那些认为自己有权通过作恶或开展争议行为向他人施压,以满足自身需求的人。这类问题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特色)的问题,也不是美国(特色)的问题。它们是人(性)的问题,是在这个‘战线’无处不在、真假消息纷飞的时代,我们会越来越频繁地参与处理的问题。”(笔者在提交(编辑时)没把这段话删掉。就当是拿自己的国家引战吧。)
  3. 基金会有否考虑过(本次基金会行动)可能在中文社群引起的“寒蝉效应”?
    当然考虑过,这正是我们在决定如何行动之时所考虑的最困难的因素。老实说,无论我们如何开展行动,“寒蝉效应”都会存在。虽然笔者还是想避免讨论(受基金会行动影响的)特定个人的行为,在此仍试举一例:公开记录显示这其中有一部分用户存在针对香港的中文社群成员的行为。公开记录所示的以上行为明显能诱发“寒蝉效应”。而(WMC)用户组成员开展的“寒蝉”行为不止于此,其中一些的对象则是中国(大陆)社群志愿者。如上方的回答中所述,笔者认为对强力的权威机构本身的恐惧就有可能带来“寒蝉效应”。(指第一个问题的回答中“希望(维基)人在参与维基媒体计划时能有安全感”的部分,译者注)笔者在此开诚布公地探讨“寒蝉效应”,其中一个原因是笔者希望这样做可以部分缓和(该效应的负面影响)。笔者已竭尽所能透露我们行动的细节及原因,望大家理解。考量基金会行动对社群日常发展的影响,并在出现问题的情形下及时加以修补,也是笔者的职责所在。包括中文社群在内的部分维基社群成员在为我们的站点作出贡献的同时又要被迫应对上述行为,同时我们体系的缺陷也令以平稳的方式应对相关情况成为不可能。对此,笔者亦有愧。但现实就是,欲维护安全就必须让人们知悉危险之所在,分享(过多)信息有时也是冒险之举。笔者真心希望大家不要因相关消息而受“寒蝉效应”困扰;请大家振作起来,评估有关安全风险,与我们和其它社群成员通力合作,共同守卫彼此的安全。我们团队(指基金会信任与安全团队,译者注)和基金会人权团队将致力于探索实现这一目标之路。
  4. 第八名(被禁制)用户User:玄客未列于基金会全域禁制列表(见此,译者注)。我们调查了该用户的编辑倾向,发现其与其它七名被禁制用户皆不吻合。请问为何该用户会被禁制?(该用户是谁的傀儡/真人傀儡?)
    对于特定的禁制案,笔者只能透露以下信息:这一连串基金会行动涉及庞杂的站外证据和技术证据。所有被执行禁制的账户,要么是被指认为(列于禁制列表上的)个人的傀儡账户,要么就是被指认为他们的主账户。错认用户有可能发生;这也是我们会向受(禁制)影响的账户本人提供邮箱ca@wikimedia.org的其中一个原因。如账户设置了邮件地址,我们便会通过(站内电邮)与之取得联系;有时候我们只能在他们的用户页留言通知。笔者亦请大家注意,本次基金会行动涉及有史以来在短时间内执行的最大规模的批量禁制。如果经与(被禁制)用户的沟通联系,我们发现有证据表明禁制决定有误,则我们将撤销禁制,(在有关页面)做出注解解释原因,并公开向用户道歉。
  5. 关于WMC用户组,我认为基金会有必要回应他们声明中的一些牢骚话(指《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一评基金会全域锁定中文维基人及玛吉·丹尼斯的“声明”》,译者注),并出示相应证据。
    两点:
    一,WMC用户组并非受基金会承认的维基团体。在别处笔者业已指出(见上一组FAQ中第六个问题,译者注),(允许未受承认的用户组)是好事,因为它降低了参与组织社群活动的门槛。然而,未受承认的用户组并未签署有关协议(包括行为守则),基金会不能赋予其附属团体的地位。笔者有意愿与(WMC)用户组内其它未被禁制的个人展开对话,正如笔者与大家展开对话一样。但笔者不会通读(WMC)用户组的通讯记录——特别是在有关记录涉及到被禁制的个人或其代理人的情况下。笔者会尽其所能向询问者提供模糊的信息;但依基金会方针,笔者不会与被禁制用户对话,亦不会与通过非(由基金会)控制的通信渠道自行联络我们的用户对话。
    二,虽然基金会未公开其内部调查报告,多年来已有若干维基人发布了大量关于(WMC)用户组及其活动的相关的证据。在此为大家列出若干,例如以下发表在英文维基刊物《The Signpost》上,由一受承认维基团体的成员(指香港用户组的User:1233,译者注)提供的信息,该员今天仍在邮件列表Wikimedia-L支援中文维基媒体计划: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kipedia:Wikipedia_Signpost/2019-10-31/In_focu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kipedia:Wikipedia_Signpost/2021-07-25/Special_report 笔者未见案件材料与上述记录有矛盾之处。

--Antigng留言) 2021年9月16日 (四) 16:26 (UTC)[]

基金会就被撤职的管理员与选举问题的说明和答疑编辑

Moin, I am Jan, and I promised @Zhenqinli: and @卡達: yesterday that I would join the conversation here to answer the local community's questions on the election issues. I apologise that I will have to do so in English as I don't speak this project's language. In answering questions, I also use the same approach as Maggie does. That means, I am committed to continuing to answer questions. I will not respond to comments or questions that are disrespectful to anyone in the community, to my colleagues, or to myself. I can talk civilly about our work even if people disagree with me or I disagree with them. I will not answer loaded questions. I do not expect people to bury hard questions under flowery words, but I also do not believe it is a productive use of my time or the community's at large to tacitly endorse or engage in such tactics.

Before I start with the election issue, two more points I have seen widely discussed here. First on the office actions, the Foundation follows a publicly documented process. You can learn more about it here (process overview) and here. Every action taken by User:WMFOffice is governed by those rules, including when the case involves significant amounts of off-wiki evidence. Questions on such cases are best directed at ca@wikimedia.org. Second, the Foundation respects the five pillars of Wikipedia just like every member of the volunteer community needs to do. That means for the Foundation, it does not have a position on editorial issues. Those issues belong to the community. The community has to strive towards building an encyclopedia that is neutral, freely licensed, and build by volunteers who need to respect each other and each other's views backed by credible sources.

On the elections, the FAQ above says that the Foundation is not invoking office actions that ban the de-sysoped users from being elected again by the community.We also recognize that Zh.WP is a complicated community. Our aim is to ensure that every volunteer member of your community can express its view on all users who apply to you as a group for volunteer permissions like admin rights on your wiki freely, safely, and without fear of retaliation for voting one way or the other. How you vote, and why, is a personal decision of every volunteer and needs to be respected. This is very important for any Wikipedia community to function well long-term. In the course of the investigation, it became very clear that no canvassing has not been respected in elections for a long time, alongside other challenges to election integrity. That is a concern for the Foundation because it undermines the ability of a community to govern itself well and stay aligned with the five pillars of Wikipedia.

The Foundation trusts the local community to decide whether to move forward with elections. We will monitor those elections for violations of Wikipedia:拉票 and other dangers to election integrity and step in if there is evidence that an election has been rigged. We also respect the authority of your bureaucrat team. I am committed to respect their decisions if they think the Foundation got something wrong.

I have also seen that the community has discussed SecurePoll as an option.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learning more about it, I can explain how complicated communities like Farsi and English Wikipedia have used SecurePoll for their local elections to date, its limitations, and how it protects against Wikipedia:游戏维基规则.

With any thanks to @卡達: and others for their translations over the last couple of days in the service of the community. Best regards, --Jan (WMF)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8:13 (UTC)[]

大家好,我是Jan。昨天我向@Zhenqinli:和@卡達:作出承诺,会加入本地讨论回答一些与(管理人员)选举有关的问题。很抱歉我不会说中文,因此只能用英文回答大家的问题。我回答问题时遵循与Maggie相同的原则,即:我会尽我所能、持续为大家答疑;对于任何涉及针对社群成员,我及我的同事不礼貌言辞的留言或疑问,我都将不予回应;哪怕是不认同我或我不认同的人,我也能与之文明沟通;我不会回应带有预设观点的问题;我不希望参与讨论者在讨论中一边堆砌华而不实的词藻,一边在其中夹杂着难回答的问题,如该情况发生乃至受社群成员支持,我只能认为这是在浪费我和社群的时间。
在探讨(管理人员)选举相关的问题前,我先回应一下在这里看到正被广泛讨论的另两个议题。一是关于基金会行动(的流程):基金会在开展基金会行动时,会遵照一公开记录的流程而行事,见此。所有由账户User:WMFOffice进行的操作,皆受上述规则之限制,即使案件涉及大量站外证据也不例外。如对此类案件有疑虑,可致信ca@wikimedia.org询问。二,基金会如各位社群成员一样,也须遵守维基百科的五大支柱。这意味着基金会在编辑相关的议题(如编辑争议,译者注)上不持有立场;此类议题属社群事务。社群(而非基金会,译者注)应戮力构建一部内容中立,版权自由,编者彼此尊重并尊重他人提出的可供查证的观点的百科全书。
关于(管理人员)选举——如上方FAQ所述——基金会并未在(本次)基金会行动中禁止被除权的管理人员再度通过社群选举当选管理人员。我们认识到中文维基作为一个社群的复杂性,我们(行动)的目标则是确保,社群中每一位志愿者成员皆能在其它成员申请(进阶)志愿者权限(如管理员权限)时,自由、安全地发表对他们的意见,而无需恐惧“如何如何投票会遭致报复”。投什么票,为什么这样投,是每个志愿者作为独立的个体而做出的决定,应当给予充分的尊重。这种尊重对任何维基百科社群的长远发展至关重要。在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禁止拉票的原则长期以来并没有被遵守;该种现象连同其它一些问题,破坏了(本地管理人员)选举的纪律。因其削弱了社群自治,乃至严格遵守五大支柱的能力,基金会对之有所关切。
基金会信任本地社群,并尊重其在“(制度改革前,译者注)是否仍举行管理人员选举”这一议题上作出的决定。(如本地仍决定举行选举,)我们将监督之,检视其中有无拉票等破坏选举纪律的行为,并在有证据表明选举遭操控的情况下介入处理。我们亦尊重本地行政员团队的权威性;即使行政员团队认为基金会的决定有误,我也将尊重其决议。(可能是指推翻除权操作,不确定,译者注)
我也留意到本地与引入SecurePoll机制相关的讨论。如果大家对SecurePoll感兴趣,我可以向大家解释复杂如英文维基、波斯文维基的维基社群是如何用SecurePoll开展本地选举至今的;我也会向大家介绍SecurePoll机制的局限性,以及其在防范游戏维基规则方面的作用。
最后,感谢@卡達:等人近数日为社群作出的翻译贡献。祝编安,

--Jan (WMF)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8:13 (UTC) --Antigng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9:41 (UTC)[]

  • Thank you for contacting and discussing with us. I have put your words to a new section. 也请其他用户检查一下我为这一节取得标题是否合适。Itcfangye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08:30 (UTC)[]
  • Hi Jan and all, this is William from the Hong Kong community, may I ask if this is one of the preliminary conclusions that the foundation reached during the first phase of the investigation against Canvassing in the Chinese Wikipedia? At the same time, it seems that some banned person is still controlling chatrooms outside of Wikimedia spaces. May I ask if a continuation of putting links to those spaces on Wikimedia services a violation of the foundation global ban.--1233 T / C 2021年9月15日 (三) 09:56 (UTC)[]
  • Hi @JEissfeldt (WMF): Thanks for coming here to answer the community's concerns. I noticed that none of the specific questions from Wikipedia contributors at meta:Talk:Office_actions/September_2021_statement have been answered (legalese notwithstanding with the impression that the community's concern can be overriden by that of WMF attorneys). While I understand that accountable responses could take time, the users affected by WMF Action have been labelled as "infiltrating users from China" by media report(s) citing the WMF statement[4][5]. Maggie mentioned earlier about comments or questions that might be disrespectful: should WMF offer some timely clarification that could help discourage news media reports that are apparently untruthful or disrespectful to the Chinese-language editors? --Zhenqinli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8:40 (UTC)[]
我觉得这里正应有WMC的人出来说话,既然他们说现在基金会都行动全都是错的,那么基金会的人来了,他们可以直接在这里对话。I think members of the WMC should participate right here in this discussion, as they accused every action the foundation has taken. Now this is the place to talk directly.--𢿃𠫱留言) 2021年9月15日 (三) 11:11 (UTC)[]
Thank you @Antig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