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直通運行

鐵道運行方式
(重定向自直通運轉

贯通运营,或稱直通运行直通運輸直通運轉(源自日語「直通運転」一詞),是指不同鐵路業者鐵路線的列车行驶到其他鐵路線上的一种运行方式,多为客运列车所採用。直通运行的方式让乘客得以减少换乘次数、提高客运效率;虽然直通的线路名义上仍然是多条线路,但是個別列车的运营里程会增加。[1]

目录

概要编辑

直通运行主要是为了解决在头尾相接线路中乘客需要在相接站点换乘的问题,透過直通运行,乘客可以免去下车等待的时间,提高了通勤的效率;而两线相接的车站也减少了站内轉乘的客流压力。但同時亦有可能因兩線之號誌、供電、通行方向軌距等系統規格不同而提升整合及營運的複雜程度。

各地實施情况编辑

日本编辑

 
東京許多都市鐵道路線均有直通運行服務。圖片為相互直通運行的京急機場線都營淺草線列車。

日本因擁有規模龐大、且路線相接的公營與私營鐵道路網,從而產生出許多直通運行服務。日本最早的直通運行服務,為1904年東武龜戶線通車後,從龜戶站至總武鐵道線(今JR總武本線)兩國橋站(今兩國站)間互通,該服務在1910年廢止。目前直通运行在日本各家铁路業者之间十分普遍,例如名古屋市营地下铁上饭田线只有两站,全线只有0.8km,但是该线的大部分列车都和名古屋铁道的通勤铁路小牧线互通运行,而小牧线全长20.6km从名古屋途径春日井市小牧市最终到达犬山市

目前日本最大的直通運行系統為東京的地下鐵系統,13條路線中就有10條實施直通運行,龐大的運輸規模使其成為全世界規模最大的都市鐵路系統。

韩国编辑

 
韩国高铁路线图,显示出部分与既有传统铁路直通运行的路段

在韩国首尔首都圈电铁也屬於直通运行的情况,这种直通运行称为「运行系统」,比如首都圈电铁3号线是由首尔地铁3号线一山线直通运行的名字,韩国首都圈电铁的好几条线路都是多条线路直通运行并给予了运行系统的名字。此外,韓國高鐵亦曾有數處路段與既有傳統鐵路直通運行,導致營運速度上的提升困難,直至高速化專用路段完工之後才得以改善。

香港编辑

目前直通運行在香港並不常見,但有以下几个例子。

  • 港鐵觀塘綫荃灣綫:當荃灣綫旺角以北段服務受阻,視情況而定,觀塘綫(黃埔方向)列車或會在旺角站過後直接駛入荃灣綫,改以中環為終點站。在某些時候,九龍灣車廠會派出列車由彩虹站2號及3號月台起載,直接以中環為終點站。
  • 港鐵觀塘綫將軍澳綫:視情況而定,觀塘綫(調景嶺方向)或會在油塘站過後直接駛入將軍澳綫,改以寶琳站為終點站並使用調景嶺3號月台上落。此外,當將軍澳綫油塘以東段服務受阻,視情況而定,觀塘綫(調景嶺方向)列車或會在藍田站過後直接駛入藍田站後備行車隧道前往將軍澳綫,改以北角為終點站。
  • 輕鐵:由於輕鐵沒有把特定軌道劃分給特定路線的做法,所以在這說的直通運行都是指行駛某路線的車輛在行駛完其路線後接續行駛另外某路線,而不涉及跨系統/軌道。
    • 614P615P綫:到達屯門碼頭兆康後,轉換為對方路線繼續行程。此為全港唯一常規直通運行的情況。
    • 505綫特別班次:鳴琴開往屯門碼頭,於屯門站轉換行走為507綫,車序為916。鳴琴開出時間約為平日早上07:40 。
    • 751綫特別班次:天逸開往屯門碼頭,於河田站轉換行走為507綫,車序為485。天逸開出時間為平日早上07:15 。

而香港巴士小巴路線亦會出現上述情況:

中國大陸编辑

 
在中国大陸铁路系统中,部分跨线车因经由线路的上下行不同而使用复车次,比如图中的2251/2253/2256/2257、2258/2255/2254/2252次列车,经京承锦承新义高新沈山沈丹线运行,单程需多次切换车次
 
重庆轨道交通10号线列车直通运行于5号线园博中心站

虽然建设的时候有线路名称,中国国铁所运营的客运列车服务一般只强调起点、终点、和车号,所以即便贯通运营(又称跨线车)也较难甄别[2]。其运行的列车又分为直通旅客列车与管内旅客列车。直通旅客列车,是指走行距离跨及两个及其以上铁路局的旅客列车。这些列车一般为中长途列车。

以下為除中國國鐵以外其他中國大陸鐵路實行此運行型態的情況。

北京编辑

北京地铁4号线大兴线采取贯通运行制度,大部分列车会驶入对方轨道中并驶完全程,但是有異於日本不同業者間互相直通運行的狀況,这两条线路均由北京京港地铁有限公司运营[3]

昆明编辑

昆明地铁1号线2号线在初期阶段贯通运营。[4]日后继续建设时将分拆为两条线路。[5]

南京编辑

  • 南京地铁1号线与西延线(原1号线组成部分)、南延线(后来新建部分)分别贯通运营,但是10号线开通后,西延线拆分给10号线,不再贯通运营。[6]
  • 南京地铁S7号线通车后,部分S1号线列车会在高峰时段进入S7号线贯通运营。

杭州与绍兴编辑

郑州编辑

郑州地铁2号线城郊线目前采用贯通运营的模式,部分2号线列车会驶入城郊线轨道贯通运营[7]。根据规划,9号线二期工程通车后,城郊线将成为9号线的一部分,不再与2号线贯通运营。

济南编辑

津浦铁路因与膠濟鐵路分属不同的运营机构,在建设济南段时没有与胶济铁路接轨,还另外设置了新的济南站。1911年起,两线的运营机构达成了协议,在津浦铁路济南站胶济铁路济南站之间增加了两条联络线,列车可以来往津浦铁路黄河以南和胶济铁路全线的车站;在随后达成的新协议中,互通的车站范围扩展到了津浦铁路全线,还增加了直通车票和零担货物的互通。[论文 1]在日军占领了华东地区后,两线都由日方的管理机构管理,日本投降至今又都属于中国的铁路部门管辖。

臺灣编辑

由於軌距、供電方式的不同,臺灣現今沒有跨鐵路業者間的直通運行服務,僅有業者各自路線之間有行駛直通運行的列車班次。

臺北捷運编辑

 
2014年11月15日凌晨開行的臺北捷運「新店→淡水」最終列車

臺北捷運為減少旅客轉乘次數及分散轉乘人潮,初期路線大多採L型設計。但一期路網營運時各路線皆未完全開通,因此有多條不同的路線曾暫時採取直通運行的方式,直到2014年11月二期路網完成才結束。目前臺北捷運已無跨幹線直通運行的營運模式。

  • 中和線中和新蘆線東門以北路段通車前,曾與淡水線採行「淡水/北投—南勢角」模式直通運行。此種運行模式又被暱稱為「淡新中線」。
  • 淡水線、新店線松山線通車前,曾採行「淡水—新店」模式互相直通運行。此種運行模式又被暱稱為「淡新線」或「南北大動脈」[8]

此外,新北投支線原先規劃與淡水線直通運行[9],但因噪音問題通車前即改採獨立營運區間。

臺鐵编辑

臺鐵的直通運行路線大多是支線與幹線之間的大站直通運行,以方便旅客轉乘,例如:

美国编辑

大都会北方铁路纽黑文线有部分列车会直通运转到东岸线英语Shore Line East上。[10]

未能實行的例子编辑

上海地铁5号线莘庄站1号线对接这站在两条线路中都是起讫站点;但是在规划中是同一条线路称为R1,由于车站的设计以及两条线路编组、列车宽度、最小曲线半径等不同使得两条线路不能直通运行,这导致所有乘客经过此站都必须换乘,使得莘庄站常年高峰必须使用限流措施。[11]

參考資料编辑


引用错误:页面中存在<ref group="论文">标签,但没有找到相应的<references group="论文" />标签